第十回 驱虎吞狼


  斩情女道:“你所以有些怕了。”
  田昆道:“你不怕吗?”
  斩情女怔了一怔,点点头,道:“我是有些怕,不过,我知道万寿山和林成方不怕非得想法子托他们下手不可。”
  田昆道:“万寿山、林成方,只怕不一定会卖王荣的面子。”
  斩情女道:“我也这样想,所以,咱们要想个办法了。”
  田昆道:“什么办法?”
  斩情女道:“如是我说出来,咱们也不用想了。”
  田昆微微一笑道:“王荣加派了不少的人来,咱们在这地方在布置,也都完成,可以放心睡一会了。”
  斩情女道:“睡不着时,多用些心机,想想咱们应该如何防备。”
  田昆沉吟子一阵,道:“听说黑剑门,还有一个习惯。”
  斩情女道:“什么习惯?”
  田昆道:“他们不会把生意的时间,订得很长。”
  斩情女道:“这个,我也听说过。”
  田昆道:“所以,姑娘的凶险日子,也不过五七天罢了,只要咱们躲过这几天,那就行了。”
  斩情女道:“田兄,有一件事,只怕你没有记清楚。”
  田昆道:“什么事?”
  斩情女道:“黑剑门接下的生意,还没有失败过,他们在一定的时间内,都完成了杀人的计划。”
  田昆道:“一般情形而言,黑剑门绝不会今夜下手,大概他们也要摸摸咱们的布置。”
  突然放低了声音,说出一番计划。
  斩情女沉吟了一阵,道:“我们不能低估黑剑门,这办法是好,但要再多一个替身。”
  田昆道:“夜色已深,明天,我们就找个替身回来。”
  第二天一大早,王荣果然拜访了宝通镖局。
  接见王荣的是万寿山和林成方。
  王荣开门见山地说出了来意,道:“敝局很希望和贵局合作一次生意,而且,那位顾客,也是由局保到了徐州来的。”
  林成方道:“王公局主可是说的那斩情女?”
  王荣道:“对!正是斩情女。”
  万寿山微微一笑,道:“四海镖局,是天下知名的大镖局,不贵局出了面,难道还用得着我们帮忙。”
  王荣道:“斩情女一再请求,要贵局参与此事,王某人特来拜访,还望万兄,给兄弟一个面子。”
  万寿山沉吟了一阵,道:“不瞒分局主说,斩情女也和咱们谈过,但却被我一口拒绝了。”
  王荣道:“贵局既然由开封把她保到徐州,为什么竟撒手不管?”
  万寿山道:“咱们接下这个生意时,不知道她的身份……”王荣接道:“兄弟也吃了这个亏,等知道她是谁,已经骑上了虎背,只好硬着头皮顶下去。”
  万寿山笑一笑道:“贵局实力强大,和宝通镖局不同,我们小局子,不过十几个人。”
  王荣接道:“万兄,兄弟此番前来,受了斩情女再三的重托,万兄能否赏脸,还望给兄弟一个明确的答案。”
  万寿山皱皱眉头,道:“老实说,敝局已拒绝了斩情女,但王兄开了口,咱们的确很为难……”
  王荣接道:“如是确有碍难之外,兄弟也不便强求,在下告辞了。”
  万寿山道:“王兄慢走。”
  王荣道:“万兄还有什么吩咐?”
  万寿山道:“咱们可以拒绝斩情女,但却不能拒绝你王兄。”
  王荣道:“万兄的意思是……”
  万寿山道:“本来,敝局想接一趟镖,王兄,咱们人手少,接下票生意,就要全局子动员,好在,这生意,我还没有答应,现在,兄弟决心推掉它。”
  王荣道:“这个,这个!”
  万寿山接道:“日后,咱们对贵局,还有仰仗之处,所以,敝局决定接受王兄之邀。”
  王荣道:“万兄如此赏脸,兄弟感激不尽,好在,这只不过六七天的时间,万兄可以把生意向后推延个十天半月,就可以两全其美了。”
  万寿山道:“这趟镖走不走,事情不大,咱们既然答应了王兄,就当全力以赴。不过,我们人手少,兄弟只能把敝局中一位好的镖师派过去。”
  王荣道:“万兄派什么人去?”
  万寿山道:“就是这位林镖师。”
  王荣道:“斩情女提过,林镖师的身手很高明,兄弟这里先谢过了。”
  万寿山道:“王兄看看,要他几时过去了?”
  王荣道:“越快越好,午饭在我们凝翠吃。”
  万寿山道:“好!中午之前,我要他向王兄请命。”
  王荣道:“不敢,不敢,大家合作。”
  送走了王荣,万寿山觉得有些好笑,想不到宝通镖局经手雇人刺杀斩情女,如今又要派人去保护她的安全。
  心中念转,目光,却转到了林成方的身上,道:“成方,你都听到了意下如何?”
  林成方道:“晚辈正在想,咱们该不该通知黑剑门一声?”
  万寿山道:“通知黑剑门,为什么?”
  林成方道:“以黑剑门耳目的灵敏,只要咱们的人一进凝翠楼,黑剑门就必会得到消息,如是不通知他们一声,必将引起他们的怀疑。”
  万寿山道:“这也有理,但派谁去呢?”
  林成方道:“苏百魁,要他通知黑剑门中人,就说四海镖局出面邀请,为了同行之间的情面,不便拒绝,只好派人参与,再告诉他们四海镖局已经飞鸽传报总局,听说总局已答应加派手,赶来赴援。”
  万寿山道:“好,这件事,我这就叫苏百魁去通知黑剑门,但咱们局子里,只派你一个人去,是不是孤单了一些?”
  林成方道:“晚进可以断言,王荣肯找上咱们这个地方来,请咱们派人合作,必是斩情女一力主张,而且,她也会告诉王荣,指定要总座和晚进受邀,派我一个人去最好,对黑剑门和斩情女,都算有个交代。”
  万寿山道:“嗯!”
  林成方道:“不过,有一个人不能闲。”
  万寿山道:“谁?”
  林成方道:“高空雁,这个虽然不能说话,但他的智慧、武功,都是一流中的顶尖人物,这点不用总座费心,我和他商量出一个办法来。”
  万寿山道:“他用什么身份去?”
  “客人,凝翠楼是座大客栈,有酒、有菜、有女人,什么人都可以去,高空雁可用客人的身份投宿于凝翠楼。”
  万寿山道:“这办法不错,你们仔细地商量,如何彼此呼应,我要韩二也改扮一下,陪他同往。”
  林成方道:“这就方便了。”
  两人又计议了一阵,苏百魁已经归来。
  万寿山对苏百魁很客气,一面让坐,一面说道:“黑剑门怎么说?”
  苏百魁道:“我转告了总座的意思,说四海镖局出面邀请咱们,总座很为难,不知道是否应该答应?”
  万寿山道,“好极啦!他们怎么答复?”
  苏百魁道:“他们说要帮忙,就全力帮忙,免得露出破绽。”
  万寿山点点头,道:“他们对四海镖局派来的援手,如何评论?”
  苏百魁道:“他们说得很轻松,就算是四海镖局的高手尽出,也无法阻止他们。”
  万寿山道:“好!你办得很好,这样,我就放心。”
  高空雁和韩二这一档走得很隐秘,韩二又经过了一番仔细的改装,成了一个五十六七岁的老人,一脸须花的胡子,遮去了本来的面目,高空雁却仍是本来面目。
  大杨方晚了高空雁一步离开了镖局,劲装佩剑,大摇大摆地进了凝翠楼。
  王荣早已在跨院门口迎候,带着林成方进入跨院正厅。
  斩情女一身男装,迎于阶前,说道:“林兄,还能不能变出来小妹的样子?”
  林成方道:“姑娘的易容术不错,如非姑娘先招呼,在下绝认不出。”
  斩情女让林成方进入厅中,宾主落坐。厅中只有三个人,斩情女,林成方和王荣。
  林成方四顾一眼,道:“田兄在吗?”
  斩情女道:“他们去办点事,晚一会才能回来!”
  林成方道:“哦!”
  斩情女道:“想不到一件事,真的发生了,他们雇了黑剑门的杀手,取我性命。”
  林成方道:“事情很意外,在下已听王兄说过了。”
  斩情女道:“我心中明白,如非王分避主出面,小妹绝对无法请到你林兄助拳。”
  林成方道:“姑娘言重了,敝局因为人手太少,所以,特别重大的事,不敢轻易接下。”
  斩情女道:“费用方面,林兄尽管开口,小妹如是能够拿出来的,决不吝惜。”
  林成方道:“行有行规,这一次,咱们就王分局主之邀而来,费用方面,已和王分局主谈妥了,用不着姑娘费心。”斩情女道:“好!既是如此,我也不客气了……”
  语声一顿,接道:“林兄,小妹还有一件事情请教,希望林兄指点。”
  林成方道:“不敢,不敢,姑娘请吩咐!”
  斩情女道:“林兄,黑剑门这个组织,你听说过没有?”
  林成方道:“听是听说过,但所知有限,兄弟初出茅芦,对江湖上的事务,知晓不多。”
  斩情女道:“既是如此,小妹就先说明一下,黑剑门是一个杀人的组织,他们要杀的,那就等于阎王爷的生死簿,几乎是没有一个人能够逃过。”
  林成方道:“这么厉害?”
  斩情女道:“对!所以,小妹要请林兄出个主意。”
  林成方笑一笑道:“主意在下倒是想不出来,不过,姑娘有什么差遣,只管吩咐,林某人,既吃了保镖这口饭,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黑剑门的人,纵然真有一击取命的能耐,林某人也敢碰碰他们。”
  斩情女道:“好!王兄,看看给林兄一个什么职司?”
  王荣道,“请林兄相助立事,乃姑娘一力主张,我看,还是由姑娘决定吧!”
  斩情女笑一笑,道:“小妹想把林兄留在这跨院之中,不知王兄的意下如何?”
  王荣道:“好!一切由姑娘作主。”
  斩情女道:“那就这样说定了,跨院外面,由贵局负责,请王兄酌情分派人。”
  这时,田昆忽然快步进来,直入厅中。
  王荣霍然站起身子,道:“田兄有事情吗?”
  田昆道:“一位年轻人,带着一位老仆,住进凝翠搂。”
  王荣道:“日兄不是交代了柜上,不准再收留客人了吗?”
  田昆道:“柜上倒是很合作,但来人非住不可,双方几乎冲突起来。”
  王荣道:“田兄没有过问。”
  田昆道:“兄弟本想过问,但想一,想,忍了下来,柜上大概看我没有说话,也不再坚持,让他们住了进来。”
  王荣道:“田兄看出他们的来路没有?”
  田昆道:“看不出来,那位公子很英俊,世上如若真有佳公子,那人实在当之无愧。”
  林成方心知是高空雁,嗯了一声,道:“田兄,他们带家伙没有?”
  田昆道:“身上未佩兵刃,不过他们有一个长形皮箱,就算是里面装有十把刀剑,咱们也是无法瞧得出来?”
  王荣道:“他们住在哪里?”
  田昆道:“也包了一座跨院。”
  王荣道:“南京总局的人还没有到吧?”
  田昆道:“没有。”
  王荣道:“诸位请坐一会,兄弟过去看看。”
  林成方道:“在下和王兄一起去。”
  王荣道:“不敢有劳,也许只是个普通客人。”
  转身向外行去。
  目睹王荣离去之后,斩情女突然长长叹一口气,道:“林兄,万总镖头不能来吗?”
  林成方道,“姑娘,宝通镖局人手少,算上总镖头,也不过四位镖爷,能够派上用场的,只有总镖头和兄弟,还勉强凑合,局里要人主持,恐怕他不能来了。”
  斩情女神情默然苦笑一下道:“林兄,虽然四海镖局,尽出精锐,还向总局讨了援手,但小妹心中明白,渡过这一次劫难的机会不大。”
  林成方道:“黑剑门中人,真的那么厉害?”
  斩情女道:“没有人能防得住黑剑门派出来的杀乎,他们从来没有失败过。”
  林成方道,“姑娘也别把黑剑门看得大高,他们也是人,总不能化阵清风而来,我看四海镖局子的布置,已经相当的严密,再加上这跨院中防卫,姑娘大可高枕无忧。”
  斩情女道:“林兄,如是万总镖头也肯赶来参与,对小妹的安全,当有不少帮助,但不知林兄肯不肯去劝劝他?”
  林成方微微一笑,道:“姑娘盛名满江湖,不知经过了多少大风大浪,怎的对此事,竟然如此畏惧?”斩情女道:“因为,对方是黑剑门,我自己也觉得奇怪,对黑剑门中的杀手,怎会如此畏惧?”
  林成方道:“姑娘的功呼,恢复了多少?”
  斩情女道:“这一月来,我一直不敢提气运功,还有三天,我才满四十九日……”
  林成方道:“四十九日之后,姑娘就可以完全复原了?”
  斩情女道:“狗肉郎中是这么说的,但四十九大的时间,没有运气坐息过,一旦动手,是不是还能保持昔日的水准,很难预料!”
  林成方道:“这也许就是姑娘畏惧的原因,好在只有三天。
  我们全力防范,相信不难应付过去,黑剑门总不能派来大批高手硬攻硬袭,咱们这么多人,我不信拦不住黑剑门的杀手!”
  斩情女凄凉一笑道:“林兄,如是万总镖头不能来,恐怕要你林兄独挑大梁了。”
  林成方道:“这个,兄弟如何敢当,王分局主,田兄,阴阳双剑都是……”
  斩情女摇摇手,不让林成方再说下去,接道:“林兄,他们都算江湖中第一流的高手,但他们内心之中,都对黑剑门,有着畏惧之心,真正不怕黑剑门的,恐怕只有你林兄和万总镖头,万总镖头不能来,只有你林兄一个人了。”
  林成方道:“这个,这个……”
  斩情女道:“就小妹所知,一个人如是心中存了畏惧,十成武功,只能用到八成,但拼与搏,生死相差都毫发之间。”
  林成方转头看去,只见田昆微微垂首,一言不发,似乎是默认了斩情女的话。
  略一沉吟,林成方突然哈哈一笑:“姑娘,在江湖上走动的人,谁会真的怕死,心中就算是有些什么畏惧,那也不过是受到了传言之惑,一旦真到了生死之战,那份畏惧之感,也许会激起反拼命的决心……”
  田昆突然抬头,接道:“林兄说得不错,这份淡淡的畏惧,也可能就是力量的源泉,一旦照面,拼势既成,只有全力一搏,那时,早先的一份畏惧,只有更坚定拼命保命之心。”
  斩情女道:“但愿如此?”
  田昆轻轻咳了一声道:“姑娘,在下觉得安排的防守,可以调整一下。”
  斩情女道:“你还有什么高明的办法?”
  田昆道:“咱们要把防守的圈子划小一些,不论黑剑门中人,如何高明,他们刺杀你之前,必须先要见到你……”
  斩情女道:“哦!”
  田昆道:“要王荣多派一些镖局的伙计,带着总局的高手,分守在跨院门口,跨院的后面,彼此声息相通。”
  林成方道:“把王荣调入跨院之内,人夜之后,连屋面也交给他们。”
  斩情女道:“咱们的人,摆在这跨院的房内等他们。”
  田昆点点头,道:“我们把阴阳双剑也调入这跨院中来。”
  林成方道:“对!咱们人手集中,一旦有人淌入,也好全力对付。”
  田昆道:“在下也是这个意思,我料想黑剑门不会派上二十个人来,咱们要在重要的地方,保持着绝对的优势。”
  林成方道:“田兄的安排,非常之好,兄弟赞同。”
  他突然感觉到应该全力保护斩情女,不让她受伤害。
  原来,万寿山和林成方安排是虎吞狼之计,斩情女也不是什么好人,让他们自相残杀,先拼个死活再说。
  但现在林成方改变了主意。
  他想黑剑门受到挫折。
  只有在连番挫折之下,他们才会派出更高层的人。
  林成方想到了擒贼擒王,如若能借四海镖局之力,并加上田昆和阴阳剑等人的实力,能逼得黑剑门中的首脑出动,那才是真正的大收获。
  高空雁和韩已经住入了凝翠楼,当今第一大镖局,也被拖着陷入了这场是非之中。
  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林成方决定借重这些人的力量,逼使黑剑门首脑出动。
  心中念转,口中却朗朗一笑,道:“姑娘,田兄这番布置,实在很好,咱们力量集中,就算黑剑门出动十个,八个杀手,我相信也可以应付,问题是,诸位要放开胸襟,黑剑门中的杀手也是人,我不信他们一个个都生得三头六臂。”
  在林成方连番的安慰之下,斩情女的胸襟,似是放宽了很多,笑一笑,道:“对,黑剑门中杀手也是人,是人就可以对付,实在也用不着怕他们。”
  田昆也被激起了豪壮之气,道:“黑剑门中杀手在江湖上只是一个传说而已,咱们都未见过,实在也用不着怕他们。”
  林成方很快地激起了小跨院中的斗志。
  阴阳双剑已由前厅转入了后面跨院中来。
  对待林成方,阴阳双剑很客气,立刻交谈起来。
  郭相轻轻吁一口气,道:“林少兄,这两天,咱们一直守在大厅中,只要有人进入了凝翠楼,就无法避过咱们的眼睛。”
  林成方道:“这两天,郭兄是否看到可疑的人物?”
  郭相道:“刚才,有一个年轻人带着老仆,住进了凝翠楼,那小子有些可疑。”
  林成方道:“郭兄,马兄,两位见识广,眼皮宽,对两个进入店中的人,是否有些认识呢?”
  他不担心高空雁,但却担心韩二,以阴阳双剑的见闻之博,韩二虽经易容,只怕也未必能瞒过阴阳双剑。
  幸好阴阳双剑,都未发现韩二的身份。
  这就使林成方放心了。
  这时刻,王荣突然行了进来,直行斩情女的身前,低声道:“总局的副总镖头,破山手石一峰,亲率本局中两个名镖师,赶到了徐州,他想见见姑娘。”
  斩情女道:“你说明我的身份没有?”
  王荣道:“没有。”
  斩情女道:“现在,咱们要如何对贵局副总镖头去说?”
  王荣道:“事情很简单,还要姑娘一起冒充下去。”
  斩情女点点头,道:“就依王兄之见。”
  田昆立时把阴阳双剑和丁盛,遣入内屋,厅中只留下田昆和林成方。
  斩情女身上加了一件大披风,坐在大厅之上。
  田昆一抱拳道:“王兄,去请贵局的副总镖头吧。”
  王荣点点头,却未离去,目光转到林成方的身上,道:“林兄,有件事,还请林兄担待一二。”
  田昆道:“王兄吩咐!”
  王荣道:“敝局副总镖头,在江湖上,算是具有相当的声望,所以,林兄在见着他时,还望能够给他一点面子。”
  林成方道:“他是江湖前辈,于情于理,咱们都要对他礼让一些。”
  王荣道:“有林兄这句话,兄弟就放心了。”
  转身向外行去。
  片刻之后,王荣带着一个五十四五岁,身躯修伟、留着花白长髯的人,行了进来。他穿淡色劲装,外面罩着一个黑色的披肩,双目炯炯,神色逼人。
  赤手空拳,未带兵刃。
  未竺王荣替他引见,石一峰已自抱拳说道:“在下石一峰,四海镖局的副总镖头,哪位是敝局的顾客。”
  斩情女站起身子道:“我!”
  石一峰微微一笑道:“阁下身体可有些不适?”
  斩情女道:“是!我的身体不太好。”
  石一峰道:“王荣向总局求援,敝局总镖头派老朽兼程赶来。”
  斩情女接道:“有劳前辈了。”
  石一峰双目一起盯注着斩情女,似乎要从她身上,找出什么隐秘,口中却缓缓应道:“保一趟坐地的人头镖,使敝局如此劳师动众,在敝局而言,可是前所未有的事。”
  斩情女轻轻吁一口气,道:“在下身染奇病,不得不托护贵局。”
  石一峰点点头,目光转到了王荣的脸上道:“王局主,什么人想动咱们的镖,值得你飞鸽传书,要求总镖局援手。”
  王荣略一沉吟道:“听说是,有人雇了黑剑门人,要杀咱们的顾主。”
  石一峰呆一呆,道:“你怎么知道是黑剑门中人?”
  王荣道:“这是传言,咱们不能不防。”
  石一峰道:“他们要杀人呢?还是劫财?”
  王荣道:“听说是要杀人。”
  石一峰大约对黑剑门也有些头痛,沉吟了一阵,道:“咱们镖局有规矩,你还记得吗?”
  王荣道:“记得,不过在下接下这趟镖时,还不知道,听到江湖传言,已然无法下台。”
  石一峰低声道:“你和黑剑门人接触过没有?”
  王荣道:“没有。”
  石一峰道:“想法找到他们的人,和他们谈谈。”
  王荣道:“谈什么呢?”
  石一身低声道:“咱们和他们商量一下,同是江湖人,何苦为了一点小事,闹得拔剑相见。”
  王荣一皱眉头道:“副座,现在,只怕转不回头了。”
  石一峰道:“试试看吧,别叫总镖头为难。”
  王荣道:“总镖头交代过总座了?”
  石一峰道:“这件事,来自有方,如若没有一点纠葛,总镖头怎会通知各地分局,不可和黑剑门中人冲突。”
  一提到黑剑门,两人就开始谈起了家务事,把斩情女、田昆、林成方,都冷落到了一边。
  王荣似乎是未料到石一峰对黑剑门,有着如此的畏惧,沉吟了一阵,道:“副座,咱们现在已经骑上了虎背,在下办事不够干练,日后,自愿接受总局的惩罚。”
  石一峰一皱眉头,道:“王分局主,你的意思是……”
  王荣接道:“副座,咱们镖局内部的事情,在下觉得和别人无关,总局以后要如何处置属下,那是咱们自己的家务事,似乎是用不着牵扯上别人,不论在下受什么处置,都无怨言,不过,目下的情况,关系到整个镖局的声誉,咱们总不能把接下来的生意,推掉不管。”
  石一峰道:“如若这件事,真的牵涉到黑剑门,咱们似乎是也应该考虑一下。”
  王荣道:“副座,目下,是否牵扯上黑剑门,属下也无法断言,不过,只是听到了这个传说而已,究竟是不是黑剑门中人,连我也无法确定。”
  石一峰道:“这个咱们一定得查清才行。”
  王荣道:“在未查证清楚之前,咱们应该如何呢?”
  石一峰道:“在未查证清楚之前,咱们先不接这件生意。”
  斩情女冷冷说道:“那是说,贵局和我的约定,可以不算数了。”
  石一峰道:“在下不是此意,此事,也不能在你的身上算起,敝局早已经有了这么一个规定。”
  斩情女道:“如是有人来取我命,抢我珠宝,你们管不管?”
  石一峰道:“自然要管!只要他们不是黑剑门人就行。”
  斩情女道:“我明白了,只要他们承认是黑剑门中人,你们就可以不管了。”
  石一峰道:“尚请原谅。”
  王荣突然轻吁一口气,道:“副座,这话就不对了。”
  石一峰道:“哦!”
  王荣道:“一句黑剑门的话,就可以叫咱们弃镖不顾,如若黑剑门通知一声,要咱们镖局关门,咱们是不是也要听呢?”
  石一峰道:“这个,老朽来此之前,总镖头特别交代……”
  王荣苦笑一下,道:“副座,四海镖局,在武林之中,也算是很有声誉的组织,咱们如若对黑剑门如此畏惧,传言出去,不但对咱们的生意上,有着很大影响,就是对咱们局子的镖师也是一种污辱。”
  石一峰道:“王局主,这是总镖头的意思,老实说,老夫也作不了主。”
  王荣道:“副座,这么吧!目下这件事,还未证明,是不是真有人要杀咱们的顾主,眼下都还不太清楚,副座就算不知道这件事,日后,总镖头怪罪下来,由属下一人承担如何?”
  石一峰沉吟了一阵道:“王局主,这件事,如以老朽之意,咱们应该先报告总镖头,由他决定如何?”
  王荣道:“他不在现场,而且心中早有成见,只怕也难公平处置。”
  石一峰道:“哦!”
  王荣道:“所以,在下之意,还是请副座作主。”
  一直很少开口的林成方,却突然开了口,道:“贵局很奇怪,既然开了镖行,尤其是天下祭、镖局,就算有不敢接下的生意,也不能在顾主面前,这样高谈阔论,叫人听得寒心……”
  石一峰突然喝道:“住口,你是什么人?”
  林成方道:“在下也是保镖的,算起来,和石老同行。”
  王荣接道:“这一位就是保护斩情女闯过中原十道埋伏的宝通漂局的林镖师。”
  石一峰原想发作,但听王荣这一介绍,突然间,只好忍了下去,笑一笑道:“失敬,原来阁下是宝通镖局的林镖师……”
  目光转到王荣的脸上,接道:“王局主,这宝通镖局的人,怎么会到了此地?”
  王荣道:“联保,在下听到传言,对方可能是黑剑门中人时,就作了两件事情,一件是向总求援,劳动了副座的大架,另一件就是要求宝通镖局联保。”
  石一峰道:“哦!江湖上讲究气势,像咱们四海镖局,拥有众多的高手,就算有些伤亡,也动摇不了咱们的基业,如若只有一两个人的小镖局,那就不同了……”
  林成方冷笑一声,接道:“贵局虽然很大,但忌讳大多,干保镖的怕强盗,那岂不是等于捕快怕了做贼的,纵然人多势众,也等于大而无当。”
  石一峰一皱眉头,道:“阁下话中带刺,可是说给老夫听的?”
  林成方道:“不错,敝局虽小,可是不怕黑剑门。”
  石一峰脸色大变,道:“年轻人,你如敢对老夫无礼,那可是自找苦吃了。”
  林成方轻轻叹息一声,道:“黑剑门所以能够名动江湖,除了黑剑门的杀手厉害之外,还有一个更大的原因。”
  田昆看看石一峰没有接口,自行接道:“什么原因?”
  林成方道:“怕他们的人大多。”
  田昆轻轻咳了一声,欲言又止。
  说了也算了,偏偏又回头望了石一峰一眼。
  不望这一眼,也许石一峰会装聋作哑的算了,但这一眼,却望得石一峰火了起来,冷笑一声,道:“你叫林成方?”
  林成方道:“是啊!”
  石一峰道:“你是宝通镖局的镖师?”
  林成方道:“对!小镖局,比起你们四海镖局,还不如你们一个分局大。”
  石一身道:“人贵自知,你不这样的相当,那就对了,江湖上名无幸至,四海镖局,如是没有一套办法,也不会有今日这样的规模。”
  林成方道:“也可能是正因为贵局的规模太大了,所以,贵局有些怕事,没有了当年那股闯荡江湖的锐气。”
  石一峰怒道:“你……”
  林成方接道:“我,我不过一个小小镖局的小镖师,但我不怕黑剑门。”
  石一峰究竟是见过世面的老江湖,拂髯长笑,借长笑声,发泄了心中一股怒火,道:“王分局主,咱们退保,撤走咱们的人。”
  王荣面有难色,道:“副座,我们已经收过保费了。”
  石一峰道:“江湖上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收了订金,退保时,须加倍奉还,还他们多一倍的订金就是。”
  王荣道:“副座,那是指咱们还未行动之前,现在,咱们已履约两日,如何能中途撤保。”
  石一峰一皱眉头,道:“王分局主,老夫的话,你听到了没有?”
  王荣道:“听到了,不过,这和咱们四海镖局以往的作风不同,我不能砸了镖局的招牌。”
  石一峰气得个身颤抖,道:“好啊!别人不听我的,咱们自己人也敢抗命,王荣,你好大的胆子。”
  王荣道:“副座息怒,属下如有得罪之外,此处过后,副座尽管惩处,但目下还请副座原谅。”
  话很婉转,但决心很强。石一峰冷笑一声道:“王荣,咱们四海镖局的规矩,以下犯上,是什么罪名,你知道吧?”
  王荣道:“我知道,至少也是开革的罪名。”
  石一峰道:“你既然明白,也应该决定如何做了?”
  王荣道:“我已经决定了。”
  石一峰道:“哦!怎么个决定法?”
  王荣道:“如是副座不能支持属下接下这趟镖,属下已决定独力支持,副座如是实在无法帮忙,副座就请离开吧。”
  石一峰道:“什么?你要老夫走!”
  田昆轻轻咳了一声,接道,“两位不用争执了,事实上,来的人是不是黑剑门,我们不不知道,敌人还没有来,我们先就窝里反了。”
  王荣道:“副座,不论如何,请你给属下一个面子,你副座可以不管这件事,但不能坚持要属下撤走。”
  田昆道:“石老,你是武林中有身份的人,四海镖局,更是当今第一镖局,贵局不和黑剑门冲突,咱们此事无可厚非,不过,目下咱们是不是要对付黑剑门中人,咱们还不清楚,似乎是用不着先自己闹翻。”
  石一峰冷哼一声,未再说话。
  不知他是否已经被说服了,但至少,他未再说话。
  王荣轻轻吁一口气,道:“事情就这样决定了,我下令再调集一部分镖局中人,保护这座跨院。”
  石一峰道:“什么、咱们的人,要守在外面?”
  王荣道:“副座,没有法子,咱们的人都怕黑剑门中人。”
  田昆道:“石前辈,如若愿意留在这里,那也很好。”
  这时,突然有一个镖师,匆匆忙忙地奔了进来,道:“见过局主。”
  王荣心中很烦,冷冷说道:“什么事?”
  那镖师道,“有一个,自称刺客,求见局主。”
  王荣道:“什么人?”
  那镖师道:“不认识,他脸上带着面具,手执金刀……”
  王荣接道“既然手中有兵刃,你们为什么不出手拦住他?”
  镖师道:“拦不住,我们已有四个人受了伤。”
  王荣道:“有这等事!”
  举步向外行去。
  林成方低声道:“王兄留步。”
  王荣苦笑一下,道:“他不但打伤了我们的人,而且,还自称刺客,这那里还把四海镖局放在眼中。”
  林成方道:“在下倒觉得来人很有豪气,何不请他进来,咱门大家见识一下。”
  王荣道:“请他进来?”
  林成方道:“对……”
  回顾了斩情女一眼,接道:“阁下可以先避一避,至少,别让对方一眼就看到你。”
  斩情女点点头,行入内屋。
  林成方站起身子,当先行入院中。
  他的勇敢,豪壮,很自然地,变成了大家敬重的人物。
  王荣看群豪等都已站好,笑一笑道:“我去带他进来。”
  林成方道:“不必了,王兄是我们的主脑,叫他进来就是,一切还要王兄问他。”
  王荣哦了一声,心中暗道:“看来,我也是心中大紧张了。挥手对那镖师说道:“去!叫他进来。”
  那镖师躬身领命而去。
  片刻之后,一个身着黑色长衫的中年人,缓步行了进来。
  只是他左手摆在前胸处,手上留着很长的指甲,而且色呈淡青。
  右手却晶莹如玉,白得和他的脸色一样。
  这是个白白净净的中年人,但却左手上那些长指甲和淡青的肤色,给完全破坏了,再加上那一身黑衣,把一个好端端的人,托衬得神色诡异。
  王荣打量黑衣人一眼,道:“你叫刺客?”
  黑衣人冷冷说道:“我是刺客,来这里想刺一个人。”
  王荣道:“哦,你要刺杀什么人?”
  黑衣人道:“包下这跨院的人,也是你们这四海镖局的雇主。”
  王荣道:“阁下好大的口气。”
  黑衣人冷冷说:“何只是口气,如是没有把握,怎会轻易到此。”
  王荣道:“你认识我吗?”
  王荣道:“第一次见面,不过,对阁下,我倒是清楚得很。”
  王荣说道:“我是谁?”
  黑衣人道:“四海镖局的王分局主。”
  石一峰突然开了口,道:“阁下来自何处,可否见告姓名?”
  黑衣人衣淡淡一笑,道:“在下来杀人的,不是和诸位攀交情的,用不着通名报姓?”
  石一峰道:“就算是杀人的,但也有个来处,人的名儿,板的影儿,阁下为什么不肯报出自己的来历呢?”
  王荣心中明白,石一峰这般苦苦追问,目的就是想让对方,报出黑剑门的身份。
  但那黑衣人,却是完全没有想到石一峰的问话苦心,一直避不作答。
  王荣了解,所以,急急接道:“你这个人,口气如此狂傲,难道完全不把四海镖局放在眼里。”
  黑衣人冷冷说道:“四海镖局的人,我已经领教了很多个,不过尔尔罢了。”
  王荣怒道:“在下也是四海镖局的人。”
  黑衣人道:“四海镖局又怎么样,在下既然敢来,确未把贵局放在眼中。”
  王荣想发作,但话到日边,又忍了下去。
  原来,他忽然想到了石一峰既在现场,这个事为什么不让石一峰承担下来。
  心中念转,就忍下了没有开口。
  果然石一峰见王荣未再开口,就忍耐不住了,冷笑一声道:“好小子,老夫在江湖上走了大半辈子,还没有遇上过,你这样愣头青,你出手吧,老夫接下了。”
  黑衣人目光转到石一峰的脸上,道:“你是这里当家的?”
  石一峰道:“四海镖局接下原生意,老夫自然能够作主。”
  黑衣人道:“那好极了,我正要找这一个人。”
  石一峰道:“哦!”
  黑衣人道:“在下如若制服了你,你是否交出入来……”
  王荣生恐黑衣人说出斩情女的名家,急急接道:“别说有石副总镖头在此,就是王某人,也不会任阁下如此猖狂,四海镖局实力雄厚,金字招牌,天下皆知,咱们打不过阁下,那只怪咱们学艺不精,但只要我们有一个活人,你阁下就别想叫咱们交出顾主。”
  黑衣人冷冷悦道:“那也行,我杀完你们所有的人,她就推出面不可了。”
  石一峰道:“你划道子吧!”
  黑衣人目光转动,回顾了一眼,道:“你们这些人,是一起上呢,还是准备用车轮大战。”
  石一峰道:“你只有一个人?”
  黑衣人道:“还有人,不过,在下是死卒,杀不了我要杀的人,只有一条路好走!那就是拼命一战。不过,别担心,我们会有两个人一同出手,我不死,他们不会现身。”
  石一峰道:“听你这个人的谈话,似乎是黑剑门中人?”
  黑衣人冷笑一声道:“你不要管我是那一个门户中人,只要答复我的话就行了。”
  石一峰道:“咱们必须先了解你的身份,然后,才能决定,如何和你动手。”
  黑衣人道:“那倒不用了,诸位有什么能耐,尽管施展出手,通名报姓,大谈来历,似乎是用不着。”
  石一峰一皱眉头,道:“你们这等,横蛮无礼,难道认为我们真的怕了你们?”
  黑衣人道:“我们行事,一向是不让人怕,只求达到我门的目的罢了。”
  石一峰冷笑一声道:“你这样做法,用心何在?”
  黑衣人淡淡一笑,道:“我已经说话够多了,从现在起,在下只要用手,不再开口了。”
  石一峰转头望去,只见林成方、田昆等所有人的目光,都投注在他的身子,似乎是一切事,都等他作决定一样。
  这等沉默的反抗,使石一峰突然觉得很孤独,轻轻吁一口气,道,“王荣,咱们应该如何?”
  王荣道:“副坐决定。”
  石一峰道:“不论他是什么来路,咱们忍不下这,刁气。也不能砸了四海镖局的招牌。”
  王荣道:“是!”
  石一峰道:“不过,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咱们镖局,已有几个人伤在这个人的手下,不能太大意。”
  王荣道:“这个属下明折。”
  唰的一声,抽出单刀,大步向前行去。
  黑衣人突然一伸手,拍身了王荣前胸。
  招数上谈不上什么奥妙,但却占尽了一个快字。
  王荣早已凝神戒备,但仍然被那快速的掌势,迫得退了两步。
  对方攻势太快,王荣出刀亦自不及。
  这情形不但使王荣心中暗暗震动了一下,就是石一峰也看得一皱眉头。
  这黑衣人的手法辛辣,招数的快速,当真是极为少见。
  王荣究竟是久经大敌的人,接敌一招攻势,已知厉害。不待对方第二招攻出,立时又后退了三步。
  就是这一段空暇,使得王荣有了施展刀法的机会。
  他号称霹雳刀,大喝一声,突然挥刀击出。
  这一刀的凶厉,直似巨浪撞岩一般,那阴森黑衣人,也逼得退了一步。
  名无幸至,王荣能掌理徐州分局、确也非同凡响。
  但见他展开了霹雳刀法之后,刀刀如雷霆下击,挟杂着不停的大喝之声,气势之壮,刀法之猛,使得那黑衣人全无还击之力。
  不知何时,那黑衣人手中,多了一柄金色灿灿的圆圈。
  他始用一只右手拒敌,手中金圈,左右封挡,竟然把王荣一把单刀拒挡在金圈之外。
  但他摆在前胸的左手,一直没有动过。
  搏杀激烈,金铁交鸣之声,不绝于耳的传了出来。
  田昆缓步移到了林成方的身侧,低声道:“林兄,你看看这一战,哪一个能胜?”
  林成方道:“表面上看来,王兄的刀法凌厉,威势很强大,但如仔细看去,那黑衣人只用一手拒敌,左手待机而动,实已占尽优势,稳操胜算。”
  田昆道:“林兄,那人一直不动左手,是不是有些怪异?”
  林方成道:“可惜我还没有瞧清楚,他们就动上了手。”
  田昆道:“瞧清楚什么?”
  林方成道:“瞧清楚他摆在胸前的左手。”
  田昆道:“在下在江湖上走动的时间,也不算太短,见过的事情不少,但却没有见过这等怪人、怪事,搏杀激烈,生死一瞬,但却有一只手,不肯用出去。”
  林方成低声道:“田兄,那位石副总镖头,见识广博,你何不问问他?”
  田昆道:“我看他也不会瞧出来,如是瞧出来,他早就说了。”
  林方成道:“你给他提一下,飞指断魂手!他也许就明白。”
  田昆道:“飞指断魂手,那……”
  林方成接道:“我只是这样想,心中毫无把握。”
  田昆道:“哦!”
  林方成道:“给石副总镖头提一提,王分局主刀法,只要稍有破绽,就可能遇上危险,他们相处日久,彼此了然,要他在王荣这套刀法将尽之前,设法接替他下来。”
  田昆对林方成,也早已生出了敬慕之心,笑一笑,道:“行。”
  缓步走了过去。
  一直行到石一峰身侧,才停了下手,道:“石老,在下要奉告阁下一件事?”
  石一峰道:“什么事?”
  田昆道:“来的这位黑衣杀人客练的阴柔之劲,再加上他练习的飞指断魂手,王分局主的霹雳刀法,只要一有破绽,很可能就会遇上凶险。”
  石一峰道:“哦!”
  田昆道:“阁下和王分局主,相处甚久,想来定然知道,他这一套刀法,几时可以用完,希望石老在这套威力强大的刀法用完之前,接替他下来,免得露出破绽,授敌以可乘之机。”
  石一峰点点头道:“指断魂手。”
  田昆道:“不错,以石老见识之广,自然知道那飞指断魂手的厉害了。”
  事实上,石一峰也只是听人提过了这么一种武功,对这门武功,知道的大少。
  田昆也不太熟悉,甚至连那名字,也是听林成方刚刚谈起。
  石一峰已感觉到了来的刺客不简单,同时也感觉到受保护的人,也不简单。
  他自己忽然发觉,已经骑上了虎背,只有硬着头皮撑下去了。
  王荣的霹雳刀法,确具有无比的威势,配合着他大声的呼喝,不但气势壮大,事实上,也有着绝人的威力。
  那黑衣人有很多冷厉的武功,但在王荣的压制下,竟然施展不出。
  但他手中的金环,确有着极强的应变能力,尽管那王荣攻势锐利,但都被金环封开去。
  林方成的推断不错,石一峰对王荣的霹雳刀当,确有着很深的了解,眼看王荣一套刀法将要用尽,石一峰突然挥剑而上,道:“王局主,你退下来老夫要领教一下这位朋友的高招。”
  口中说话,手中长剑,却未敢稍停,一连攻出七剑。
  这七剑凌厉凶悍,出尽他全身功力,果然是极具强大威势便把黑衣人手中金环给逼封开去。
  黑衣人冷笑一声,道:“好!正点子,在下正希望你出手。”
  石一峰未答话,却是全力运剑,展开疾攻。
  他心中明白,那飞指断魂手,可以伤到王荣,也可以伤到自己,这一点大意不得,有着丝毫大意,就可能造成大恨,所以一上手,就全力施为,不让对方有乘隙反击的机会。
  王荣在石一峰全力攻击之下,脱身而出。
  田昆快步行了过来,低声道:“王局主霹雳刀果不虚传。”
  王荣叹息一声,道:“惭愧,惭愧……。”
  田昆接道:“王局主,不是兄弟捧你,那一阵连环刀法,在当今武林之中,很难找得出几个人。”
  王荣口中虽然在谦逊,但内心之中,却感到十分受用。道:“那家伙一只手不肯使用,定然有什么奇怪的原因。”
  田昆道:“那只手,才是追魂取命的手,没有一击得手的把握,不肯轻易施出来……”
  王荣心中一震,暗道:“我被人家恭维一半天,原来,我是在用两只手臂,打人家一条胳臂。
  再看石一峰长剑纵横,闪起了一片寒芒,带起了轻微的啸风之声。
  但那黑衣人,仍然只用一条臂,一只金环,封住了石一峰的长剑。
  但石一峰的长剑上压力很大,逼得那黑衣人,全神应付。
  王荣轻轻吁一口气,道:“田兄,我瞧,咱们用不着讲什么江湖规矩了。”
  田昆道:“哦!王兄的意思是……”
  王荣接道:“咱们人手多,给他耗个什么劲呢?倒不如多上几个人。”
  田昆道:“兄弟也是这个意思,对付这种杀手,本无江湖规矩可言,只是……”
  王荣接道:“只是什么?”
  田昆道:“石副总镖头,也是成名的人物,咱们如若一拥而上,只怕他心中不乐。”
  王荣道:“田兄说的是……”
  田昆道:“其实,咱们这里,都已经准备好了,只要兄弟招呼一声,他们立刻出手。”
  王荣道:“我想,还是由敝局中人出手,以免引起石老的误会。”
  山昆道:“那就悉凭王兄作主。”
  王荣点点头道:“副座,咱们用不着和这个人磨下去了。”
  口中说话,右手长刀一摆,攻了上去。
  石一峰似是也发觉了那黑衣人并没有全力施用,尤其是那中横在前胸的手,长长的铁青的掌指,给人一种冷厉、诡异的感觉。
  所以,王荣挥刀挟击并未抗议。
  不抗议,就是同意了王荣的援手。
  石一峰的剑,配上了王荣的霹雳刀法,立时构成了刀剑合壁的压力。
  黑衣人手中的金环,已然有些应付不了。
  忽然间,石一峰剑出如“毒蛇寻穴”,在金环封架住王荣的长刀时,乘隙而入,一剑刺中了黑衣人的左肋。
  剑势偏了一些,不足以致命。
  但也在那黑衣人的左肋上,划一道长过半尺的血口。
  鲜血涌了出来。
  王荣忽然间,大喝三声。
  三声大喝,配合着三刀凌厉的攻势,斩下了那黑衣人人执着金环的右臂。
  黑衣人横在前胸的左手,突然伸了出去,抓向石一峰。
  他这只怪手,给人心理上的压力加大,一旦施了出来,确也是快如电光石火。
  石一峰骇然后退。
  如是他举剑封挡,那条手臂,虽然厉害,也许以石一峰精纯的剑法,还可以封挡得住。
  至少,可以逼得他施展不开。
  可是,石一峰却向后退开。
  但见那曲在胸前手臂,忽然伸直,一把抓向了石一峰的前胸。
  石一峰长剑已然在身后退避时垂了下去,这时,再想收回来,封挡那疾如流星而来的手臂,已然有所不能。
  只好又身后面退去。
  但那手臂来得太快,长长的指甲,已然触到了石一峰的肌肤。
  这时,石一峰突然弃去了手中长剑,右手一挥,拍了出去。
  他已经明白,自己难逃危运,了施展出了生平绝学,条出一招破山掌。
  只见他身子摇颤,七窃中突然涌出了鲜血,砰然一声,倒了下去。
  这一掌,击碎了他内腑五脏,也震断了他的心脉,完全绝了他的生机。
  王荣急步奔了过来,道:“副座,你怎么样?”
  石一峰道:“我还好……”
  突然发觉了左肩处,衣服破裂,肌肤上,也微微麻痒。
  他江湖上经验丰富,立时明白了这中毒之征。
  撕开肩上的衣服看去,只见左肩处有着四个血孔。
  色呈紫黑,却不见血流出来。
  那说明了黑衣人左手上的长指甲,都已经刺入石一峰的肌肤之中,林方成,田昆也得了过来,查看石一峰的伤势。
  田昆一皱眉头道:“石老,毒性很烈。”
  石一峰道:“不错,毒性很烈,伤处一点不痛。”
  王荣取出一个玉瓶,道,“副座,这里有解毒丹药,先请吃下两粒。”
  林方成低声道:“王兄,药不对症,不如不用,何不搜搜对方身上,是否有解毒之药。”
  一语提醒了梦中人,王荣快步奔了过去,果然在那黑衣人身上搜出了一个玉瓶。
  打开瓶盖,倒出三粒丹丸,色是乳白,也不知是毒药还是解药。
  王荣把药丸托在了手中,皱起了眉头。
  田昆取过一粒药物,在鼻子间闻了一闻,道:“林兄,你看看,这是解药,还是毒药?”
  林方成取过一粒丹丸,伸手捏开,在鼻息之间,闻了闻,道:“好像是解药。”
  就这一阵工夫,石一峰遥脸上,已经泛了一层淡淡的黑气。
  王荣道:“林兄,副座有些不对了,这药物,要不要服用下去?”
  林方成道:“没有把握,这是赌运气的事,在下不敢作主。”
  田昆突然低声对王荣说了几句话。
  王荣应了一声,转身而去。
  片刻之后,王荣匆匆转了回来。
  这一阵工夫,石一峰已经坚持不住,人已坐在木椅上,呼吸急促,也闭上了双目。
  王荣迅快的把一粒丹药送入了石一峰的口中。
  石一峰吞下丹丸,人已晕倒在座椅上。
  王荣道:“我在江湖上,也混了二十年,从没有见过这样厉害的毒性。”
  林方成道:“哪来的丹药?”
  王荣道:“斩情女的,据说能解百毒,希望她药物对症。”
  林方成仔细查看了一下,道:“王局主可以放心,她的药物不会错。”
  等了约一盏茶工夫,石一峰缓缓睁开了双目,道:“好厉害的毒性!”
  王荣低声道:“多亏少公子的赠药。”
  石一峰道:“哪一个少公子?老朽该去谢谢人家。”
  王荣道:“不用谢了,就是咱们哪位顾主。”
  石一峰呆了一呆,道:“人家救了我?”
  王荣道:“是!那是他身上仅有的一粒灵丹。”
  石一峰道:“这个,这……”
  这个什么,他说不出来,但内心中却有莫可言喻的感触。
  如若双方倒过来,自己是那位顾主,却不会把仅有的一粒灵丹,拿来作为救助一再反对自己的人。
  至少,人家的修养,人家的气度,比自己高明多了。
  心中忽然间生出了一阵惭道傀之感。
  轻轻吁一口气,问王荣道:“弄清楚没有,那愣不子是哪里来的?”
  王荣道:“到现在为止,咱们没有查清楚他的身份。”
  田昆道:“阁下可是还有什么顾虑?”
  石一峰道:“没有了,老夫这条命是捡回来的,为了报答赠药的恩情,也要和他们拼了……”
  林方成道:“石田昆老没有了顾虑,咱们倒可以放手一拼了。”
  石一峰道:“老夫根本不怕黑剑门,担心的是总镖头。”
  王荣道:“对方一直不肯说出历、身份,究竟他们是不是黑剑门,咱们是完全无法了解。”
  石一峰笑一笑,道:“不用再追问他们的身份来历了,最好是大家蒙着头,打场糊涂仗,他们是盗,是匪,咱们是保镖的镖师,他们想抢人,咱们要保护人,这就行了。”
  话已经说得很明白,谁都能听得出来就算对方是黑剑门中人,他也准备干上了。
  这叫心照不宣,没有人故意敞开点明这件事。
  王荣立刻行动,招呼了两个随来的镖师,守在跨院外面。
  斩情女住的这所跨院中,又加强了不少的实力。
  铃镖田昆,和阴阳双剑,负责屋顶上的警戒,王荣、石一峰、林方成、坐在大厅中。
  四海镖局里,十二名精悍的趟子手,每人带了一匣连珠弩,四名镖师率领之下,跨院四周巡逻。
  四步一岗,十步一哨,这大概比岗、哨还要严密。
  看看四外布置,林方成也有些怀疑了,黑剑门中人,如何能进来。
  四海镖局的实力,总算已经展示出来了一些。
  田昆低声道:“林兄,听那杀手说,他还有一个人,那个人不知现在何处?”
  林方成道,“至少,他不可能潜入这座跨院之中。”
  王荣道:“想一想,刚才住进来的两个人,十分可疑。”
  石一峰道:“既然揭开了脸。咱们也不用顾忌,找他们去。”
  林方成道:“似可不必,目下咱们还未弄清楚对方是敌是友而且,人手离此,很可能中人调虎离山计。”
  田昆道:“对!目下,咱们是完全的守势,适宜力量集中。”
  石一峰道:“这话不错,王分局主,事己如此,咱们只有拚了,徐州分局有多少高手,把他们都调过来吧!”
  王荣低声道:“回副座的话,局中已调来了不少人手,足可严密防守这座跨院了。”
  石一峰道:“好!我坐息一会,倒要见识一下,他们能来些什么人物?”
  言犹未了,一个趟子手急急奔了进来,道:“有人求见王镖头。”
  王荣道:“什么?”
  趟子手道:“他自称血手小三。”
  王荣呆一呆,道:“血手小三,没有听过这么一个人物啊!”
  趟子手道:“三位道:“道镖师,都亮了兵刃,把他拦在跨院门外。”
  王荣回顾了石一峰和林方成一眼道:“要不要他进来?”
  石一峰道:“要来的总要来,血手小三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人,咱们应该见识见识。”
  王荣一挥手,道:“好!去请他进来吧!”
  趟子手转身而去。
  片刻之后,一个身材瘦小,年纪不大,身着黑衣。空着双手的人,在一个手持单刀的镖师监视之下缓步行了进来。
  石一峰坐在一木椅上,王荣却站在厅门口处,刀已出鞘,平在前胸。
  血手小三穿的衣服虽然是疾服劲装,但他衣袖却是作得特别长,双手下垂,衣袖掩去了双手。
  王荣手中长刀向前一推,道:“阁一,可以停下了。”
  黑衣人冷笑一声,停下了脚步。
  王荣道:“你叫血手小三?”
  黑衣人道:“不错,正是区区。”
  王荣道:“你不带兵刃,想必杀着全在一双手上了。”
  血手小三道:“在下有血手之称,自然双手有非常开功。”
  王荣道:“刚才俺们会过了一位朋友,留着长长的指甲,也练了一身恶毒的武功,听说叫什么飞指断魂手。”
  血手小三道:“他死了?”
  王荣道:“对!死了,杀人的手,早晚也会为人所杀。”
  血手小三冷冷说道:“咱们这一行,早已不把生死之事放在心上了。”
  王荣道:“哦!”
  血手小三道,“你们这一群人中,总该有一个头儿吧!一个能够作主的人?”
  王荣道:“你说吧!俺们谁能作主,谁就会回答你。”
  血手小三道:“什么人杀了在下刚才那个同伴?”
  石一峰道:“老夫杀的。”
  王荣道:“在下也有一份。”
  血手小三点点头,我说呢,你们之中一个人绝杀不了他。”
  石一峰道:“那也未必,老夫已试过他的武功,如若我一个人动手,也一样能杀了他。”
  血手小三冷笑一声,道:“在下一身不喜口舌之辩,我到此,也并非为同伴报仇,他学艺不精,死在诸位之手,也只怪他命短,在下想知道的是,你们愿不愿意谈条件?”
  石一峰道:“谈条件,什么条件?”
  血手小三道:“很实惠的条件,我们愿意出十万两银子。”
  王荣怔一怔,道:“很高的代价。”
  血手小三道:“山西柳家的银票,六千两银子一张。”
  王荣道,“四海镖局的招牌,不知道化了多少血汗,别说十万两银子,再多几倍,咱们也不能卖了这份声誉。”
  血手小三道:“那是说,我们之间只有拼命一途了。”
  王荣道:“咱们也不要和什么人拼命!咱们是在作生意。”
  血手小三目光转动,回顾了一眼道“她呢?躲到洞里了?”
  石一峰道:“谁是他?”
  血手小三哈哈一笑,道:“就是化钱买你们保命的那位顾主啊!”
  石一峰冷冷说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也不管你来自何处,但俺位是保镖的,俺们接下这一趟镖那就等于是咱们自己的事,谁要相侵犯咱们保的镖,只有一个办法。”
  血手小三道:“什么办法?”
  石一峰道:“杀死我们,或是被我们杀死。”
  血手小三点点头道:“看来你们是吃了秤铭铁了心啦,咱们这场交易,无法做下去了。”
  石一峰道:“放肆,你小子出言如此无状,王局主给我拿下。”
  王荣一顺手中的长刀,道:“阁一有两条路可以选择,退出去,还是亮家伙动手。”
  血手小三眼珠儿转了一下,突然一侧身子,一掌拍去。
  他出手快如闪电,逼得王荣身一侧闪去。
  王荣手中虽有长刀,但却有着应变有及之感。
  血手小三滑溜得像一长泥鳅,一掌拍出之后,逼退王荣,身子一闪,人已进入了厅中。
  石一峰长剑一探,刺了过去。
  血手小三身子向前一探,避开长剑,人却一直向前冲了过去。
  困昆飞起一脚封住了血手小三的去向。
  血手小三右手一探,五指屈半伸抓向田昆的右腿,似是准备硬挨一脚,也要伤了田昆。
  这等硬拼的架势,逼得田昆疾快的收了右腿。
  就这一点空隙,血手小三已飞身而起,冲向林成方。
  林成方只觉他攻来的右手中,闪起了一道寒芒。
  敢相他一举手间,手中已多了一把精利匕首。
  林方成右手一挥,拍出一掌。
  左手疾如流星一般,五指半屈半伸,扣向了血手小三的右腕。
  血手小三右手一挫,收回了右腕,道:“阁下可是宝通镖局的人?”
 

 << 上一页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