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四个黑衣童子,如临大敌一般,各出长剑,闪闪寒锋,紧逼着林寒青四处大穴。
  不论那一个黑衣童子,一加手劲,林寒青将立即重伤剑下,溅血当场。
  但这位忧郁的少年,确有着过人的胆识,抑或是自恃身负绝技,全不把紧逼在四大要穴上的长剑,放在心上,坦然举步,神情冷肃,缓缓向那巨舟行去。
  登上了踏板,步上船头,只见甲板上,站立了十几个黑衣劲装大汉,肃然无声,气象十分庄严。
  船舱中传出来一声娇柔的低声道:“带他入舱。”
  四个黑衣童子长剑一振,寒芒闪了几闪,暴散朵花,低声喝道:“进舱中去!”
  林寒青目光四顾了一阵,才缓缓步入舱中。
  只见两只粗如此臂的巨烛,熊熊高燃,四盏垂苏宫灯,一排并恳,四周舱壁,一色的黄绫幔遮,八颗龙眼大小的明珠,分嵌在舱顶黄绫幔遮的壁板上,明珠吃那强烈的烛火一照,闪动着明亮的宝光。
  靠后壁横放着一张黄缎布幔的桌子,桌后锦墩上,却是空无一人。
  四个黑衣童子,齐齐垂下了手中长剑,左首一个却抱拳过顶,说道:“犯人带到,敬候娘娘玉旨。”
  林寒青打量了那金碧辉煌的船舱一眼,背负起双手,仰面欣赏那舱壁间一副山水图,图下面并无落款.似非出自名家的手笔,气势、笔劲,都不够雄伟,但白云飘渺,孤雁独飞,一女卓立在山峰之上,却别有一番意境。
  只听一阵佩环叮吗,舱门壁角处,缓步走出来四个绿衣小婢。护拥着一个黄衣妇人,珊珊而出。
  林寒青目不转睛的盯在那一副山水图.上,直似不觉着有人入舱。
  那黄衣归入缓缓落坐在锦墩之上.低大喝道:“你知罪么!”
  她声大虽然娇若黄莺,但却别含有一种威严之气,林寒青不自觉转脸望去。
  一瞥之间,不禁一呆.原来那黄衣妇人声音虽然娇脆动听。但一张脸却生的丑怪无比,疤痕斑斑,青白杂陈,在一身金碧金华的黄绫官装托衬下.愈显得丑陋可怖,不敢再看。
  听那黄人妇人娇若银铃的声音,重又传了过来,道:“你这人见了本宫,也不行礼,胆子倒是不小啊!”
  林寒青淡然一笑,仍是默不作声。
  那黄衣妇人怒道:“这人可是耳聋了么?”
  林寒青眉头微耸,缓缓应道:“什么事?”
  他语气之中,冷漠轻松,毫无一点畏惧之情。
  他的轻松冷漠,反而使那黄衣妇人为之一怔.沉吟了良久,说道:“举世之间,从未有人胆敢这般藐视本宫之言。”
  林寒青抬头瞧了那黄衣妇人一眼,又缓缓垂下去,对那喝问之言,恍似不闻。
  那黄衣妇人看他冷漠之情,心头更是恼怒,厉声叫道:“我不信世上当真有不畏皮肉受苦之人,先打他二十皮鞭。”
  并肩站在那黄衣妇人身后的四个青衣小婢.一人应声而出,探手从那木桌之下,取出一条皮鞭,挥手一鞭,抽了过去。
  林寒青突然一个转身,让开三尺,皮鞭挟风,掠衣而过。
  那黄衣妇人冷笑一声,道:“原来是个自恃武功的狂生!”
  说话之间,那青衣小婢已抡开皮鞭拍击过去,只见她玉腕挥动,横扫直劈,满舱中,响起一片呼呼啸风之声。
  林寒青双肩晃动,穿行在纵劈横击的鞭形之中。
  那青衣小婢一连抽击了二是余下,始终未能击中林寒青-下。”
  只听那黄衣妇人冷喝道:“住手啦!”
  青衣小婢玉婉一挫.收了皮鞭,一长粉脸羞得赤红如火。
  林寒青仍然是一副冷漠神情,使入无法透捉摸到他是喜是怒。
  忽听佩环叮咚,那黄衣妇人竟然离开坐位,缓缓走了下来,伸手从那青衣小婢手中取过皮鞭,说道:“无怪你这等狂妄,原来是有所仗持.你能在足不离数尺方圆之地,闪避开了那纵横交错的鞭影,自然非绝佳轻功莫可!”
  林寒青轻轻叹息一声,道:“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们把我狭持至船舱之中,不知是何用心?”
  那黄农妇人忽然微微一笑,路出一排整整齐齐的牙齿,说道:“凡我的坐舟行经之处,从无人敢暗中窥探……”语音忽然一顿,凝神听去。
  她的声音美悦动人,齿如编贝,又白又小,但美齿妙音,却托衬的她那一张疤痕斑斑的怪脸,更加难看。
  林寒青突然转过身子,缓步向前走去。
  那黄衣妇人玉婉一振,手中皮鞭突然疾飞而出,直向那林寒青双腿之上卷去。口中冷冷说道:“只要你能躲过我手中皮鞭三招,你就可以安然下船而去。”
  林寒青一提真气,身体随着抽来的皮鞭,一个倒翻,又站在实地之上了。
  他动作的灵巧和迅快,使那黄农妇人,大大的吃了一惊,微微一怔,才抡动皮鞭,横里扫去。
  林寒青右手一拂,袖口之中,突然银芒一闪,点击在那黄衣妇人的皮鞭之上,劲力强猛,竟然把那皮鞭弹震开去。
  那黄在妇人眉头一耸,冷冷说道:“身手果然不凡。”玉腕一震,手中软软的皮鞭,笔直的点过来。
  林寒青剑眉微微一扬,左手一挥,竟然硬向那皮鞭之上抓了过去。
  掌指和鞭梢将要相触之际,那黄衣妇人手腕一沉,笔直点来的软鞭,忽然由中间向下折垂,将要着地之时,又向右面折去。
  这等分力折鞭的变化,实乃武林中罕闻罕见的绝技,林寒青万万没有料到,她点来的一鞭之上,竟能同时用出了三种不同的力道,一时应变不及,鞭销正抽在右膝之上。
  黄衣妇人虽能在软鞭之上,分用出三种不同的力量,击中了林寒青,但那鞭梢劲道大减,已难伤人,一击中敌,立时投鞭于地,转身而去。
  但闻佩环叮咚,黄色的背影,消失于壁间舱门中不见。
  林寒青呆呆的站着不动,脸上神情,更见忧郁。
  四个黑衣童子齐齐拔出长剑,一排守住舱门。
  林寒青星目转动,打量了四周一眼,缓缓举步行去。
  他忧郁的外型和内在的胆识,刚好成了极端的对比,有着常人难及的履险从容,似是那四个黑衣童子不拔剑守住舱门,他一时间也不会生出冲出舱去的冲动。
  忽听一声娇叱,一个青衣小婢缓缓走了过来,低声说道:“相公且慢。”
  林寒青脚步一顿,回过头来,目注那青衣小婢,仍然一语不发。
  那青衣小婢微微一笑,道:“相公,请暂时留步片刻,等候娘娘旨下。”
  林寒青星目眨动了两下,冷冷说道:“什么事?”
  那青衣婢女微微一笑,道:“你这人只会说这句话么?”
  林寒青道:“除非你们能挡得住我。”剑眉轩动,星目闪闪,忧郁的脸上,突然泛升起一片彩光。
  青衣小婢瞧的微微一怔.道:“这巡舟之上,所有之八,都有着几招惊人之学,你想凭借个人的武功,硬闯出去,岂是容易之事。”
  林寒青淡然一笑,又举步向舱外行去。
  四个黑衣童子长剑齐挥,寒锋交错,闪起一片剑幕。
  林寒育对那暴起的剑幕,视若无睹,举步行去,不慌不忙。
  只听柔音细细,由身后传了过来,道:“站住。”
  林寒青突然冷厉的喝道:“挡我者死!”一侧身,疾向舱外冲去。
  四个黑衣童子,长剑并出,寒芒电闪,分向林寒青四处大穴刺去。
  林寒青看似漠然无备,但出手却是疾如电奔,右手一挥之间,已然抓住了一个黑衣童子的右腕,借势一抢,响起了一阵金铁交鸣之声,另外三支长剑,齐齐被弹震汗去。
  那黑衣童子虽然仍然握着长剑,但已失去了运用之能,心中大为震骇。
  林寒青挡开拦路剑势,跃出船舱,流目四顾一眼,不禁一呆,甲板上站着黑衣人,每人手中都握着兵刃,看见人站的方位,似是排成了一座拒敌的阵势。
  林寒青对那八个手执兵刃,满脸杀气的黑衣人,视而不见,目光却望着四面滔滔的江流发呆。
  那他原已忧郁的脸色,更显得忧郁了,双眉紧紧皱起,双目中的神光,也逐渐敛失不见,呆呆的站着不动。
  双方沉默的相待着。
  那四个黑衣童子,虽已退出舱门,但他们对林寒青的武功,已生出畏怯之心,不敢再随便出手。
  只见林寒育的神情,愈来愈见萎靡,似是忽然间得了重病,体力不支,缓缓坐了下去。
  但他出手一击威势,仍然深深的留在那些黑衣人的脑际之中,他虽然坐了下来,仍然是不敢逼近身去。
  夜风如啸,江涛震耳,听澎湃怒潮,显然这巨舟已到了江心之中。
  足足过了有一顿饭工夫之久,两个青衣小婢,联袂行了过来,说道:“娘娘有旨,请相公后舱一叙。”
  林寒青缓缓站了起来,微一颔首,竟然随在二女身后行去。
  那两个青衣小婢,实未料到,这冷傲不群,身怀绝技的少年,突然变得这样柔顺起来,心中大为奇怪,暗暗的忖道:此人的性格当真是变化万端,莫可预测。
  林寒青在二女前导之下,缓步而行。
  穿过那豪华堂皇的大舱,左道带路的青衣小婢,突然掀开壁间黄绫,说道:“相公请。”
  林寒青左右回顾了一眼,举步行入舱中。
  那青衣小婢放下扯起的黄绫,带上舱门。
  这是一座布设十分精致的雅室,四壁一色天蓝,一张精巧雕花石桌面上,早已放好了四样精致的佳肴、美酒。
  那黄农妇人早已卸去珠翠宫装,改穿了一件天蓝色的拖地长衫,长长的秀发,被在肩上,面窗而立,江风吹飘起她的长发、衣袂。
  林寒青打量了四周的形势一眼,靠在舱壁上默然不言。
  只听一个娇脆甜柔的声音,传了过来,道:“你觉着我很丑么?”
  林寒青微一启动双目,仍然默不作声。
  那甜柔的声音,重又传了过来,道:“我叫柳媚儿,但这名字很少有人叫过,别人都称我金娘娘,你要怎么称呼我?”
  这次林寒青连眼皮也未睁动过一下。
  金娘娘继续说道:“你怎么不说话呢?”
  她缓缓转过身来,只见林寒青紧闭着双目,不禁长长一叹,道:“你睁开眼来瞧瞧我,好么?”
  林寒青闭着双目说道:“你把我挟持上船,究竟是何用心?快些放我下去,要不然……”
  金娘娘咯咯一阵大笑,道:“要不然怎样?到我这江上行宫之人,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
  林寒青冷哼一声,道:“那两条路?”
  金娘娘道:“一条是为我所用,投我门下,另一条是沉尸江中,为鱼虾所食。”
  林寒青缓缓把身体倚在舱壁上,闭着双目,忖思逃走之策,不再和她多费口舌。
  金娘娘虽然纵横大江,威名远播,不知征服了多少武林高手,但面对这位冷漠镇静,莫测高深的年轻人,实有些无可奈何。
  但她究竟是久历江湖之人,见闻广博,心知对此等之人,生死威逼,名利相诱,都将白费心机,他漠视生死,轻贱名利,唯一之法,就是等他开口,在就他言词之中,找出他的弱点,加以利用、胁迫。
  每个人都有弱点,只是他们的弱点不同而已。
  柳媚儿阅人无数,各色各型的人,她都见过,当下转过身去,面窗而立,望着那满天星辰,一片江涛。
  果然,林寒青久而不闻对方之言,反觉着有些不耐起来,不自禁的睁眼望去。
  只见她仍然是自己入舱时所见的情形,面对窗外,似是正在欣赏着夜阑时江上景色。
  林寒青耸动了一下剑眉,心中暗暗忖道:“如今这巨舟已驰入江心之中,欲待迫返巨舟,重靠江岸,只有施展擒王的举动,一举制服金娘娘,便迫她下令返舟靠岸。”
  夜风中,突然飘传来呼唤大哥之声,语音凄凉,充满着焦急。
  那是于小龙的声音,林寒青一听之下,立时分辨了出来。
  一个念头,疾快的由他脑际闪过,他不能再等待下去,放任巨舟,沿流而行,他双目中闪动起震慑人心的寒光,突然一跃而起,直向金娘娘飞了过去,右手一伸,疾抓而出。
  金娘娘虽然是背他而立,但却似背后生了眼睛一般,林寒音刚已发动,她突然转过了身子,娇躯一闪,避开了五尺。
  辉煌烛光的照射下,只见她杏眼柳眉,粉面朱唇,一双圆大眼睛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瑶鼻通梁,樱口菱角,微带笑意的娇声说道:“看不出你还会暗施算计。”
  林寒青忽觉脸上一热,说道:“你如不快把巨舟靠岸,可别怪我出手狠毒了。”
  金娘娘盈盈一笑,娇媚横生的说道:“此地何地,此时何时,阑夜深闺,美酒佳肴,动手相搏,脚来拳往,岂不大煞风景?”
  她脸上已不复见那斑斑疤痕,言笑之间,风媚无限,充满着一种成熟妇人的诱惑。
  林寒青镇静了一下心神,冷冷说道:“我兄弟在叫我,我必须要早些登岸。”
  金娘娘淡淡一笑,道:“当今之世,还无人能够管束到我的行动。”
  林寒青身子一转,疾快的欺攻而上,右手飓然拍出一掌。
  金娘娘秀肩晃动,娇躯横移三尺。
  林寒青怕那拍出掌力,伤了舱壁,突然收回掌势,反臂点出一指。
  金娘娘轻撩长衫,露出了一双雪白的玉腿,举步一跨之间又避开了一指,笑道:“你如当真想打,不妨用些酒菜,咱们到甲板之上,好好的打上一场,分个胜败出来。”
  她举动轻灵美妙,虽是在性命相搏之中,亦不忘姿态的优美、动人。
  林寒青两击未中,右掌突然一收,平胸而击,人却迅快绝伦的追了上去,左手“挥尘清谈”斜斜拍了过去。
  金娘娘咯咯大笑,道:“当心别打破了案上酒杯。”笑声中腾跃而起,闪开一掌。
  林寒青冷哼一声,趁她尚未落着实地之际,平胸的右掌,突然推出。
  这一掌计算的恰到好处,金娘娘脚将着地的同时,林寒青的掌力,亦山涌而到。
  那知这看去娇媚绝伦,明艳照人的妇人,确然是有着惊人的武功,只见她玉臂一挥,身子突然直拔而起,玉腿一收,在有限的空间,一个倒翻,长褛飘飞着,把娇躯投入了那木榻之上。
  林寒青呆了一呆,收住攻势,暗暗的赞道:这女人好俊的轻功。
  只见她翻落的姿势,优美异常,平平的把一个娇躯仰卧到榻上,举手理一理乱披在脸上的长发笑道:“你不能再打了。”
  只听那呼叫大哥之声,一句接一句,传了过来,混入那澎湃的江涛声中。
  林寒青脸色沉重,凝自寻思了片刻,突然向舱外冲去。
  但闻一声娇叱“站住!”金娘娘突然一跃而起,疾如电闪般,直射过来,纤纤玉指,横里抓来。
  林寒青一骈食、中二指,点向了金娘娘的脉门。
  金娘娘掌势一沉,反向林寒青“曲池穴”上点去。
  但见两人掌指翻转,忽升忽沉,修然之间,对抵五招。
  这五招变化迅快,招招间不容发,攻拒之间,各尽其奥。
  金娘娘突然踢出了一脚,长褛飘动,玉脚裸程,肌肤莹光,耀目生花。林寒青漠然而退,横移三尺。
  金娘娘忽然长叹一声,道:“但凭你和我这几招近身相搏,就该送你回去了。”
  她忽然收敛起放荡的笑容,变成了一脸庄肃之色,接道:“能得相见,总算有缘,请坐下吃杯水酒,我这就下令回舟,送你登岸。”
  这位美艳的妇人,笑起来媚态横生,荡意撩人,但这脸色一整,却又庄严肃穆,一派气指颐使的高贵风度。
  林寒青只觉这瞬息之间,她已然完全换了个人,那雍容华贵的气度,隐隐尚有一种震慑人心的威严,当下颔首作礼,道:“多谢娘娘的盛情,我那师弟幼小,等我久不归去,心头定然大为焦虑。”
  金娘娘突然合掌一击,舱门启动,缓步走进来一个青衣小婢,神态恭谨,垂首肃立应道:“候娘娘玉旨。”
  金娘娘道:“要他们转舵驰回原地,送这位相公登岸。”
  那青衣小婢,应了一声,欠身退下。
  金娘娘缓缓落座,指了指对面坐位,说道:“急也不在一时,请坐吧!”
  林寒青略一沉思,落了座位。
  金娘娘伸出皓腕,纤纤玉指,握住了酒壶,先替林寒青斟满了一杯酒,又倒满自己面前酒杯,说道:“当世武林,都知道有一位金娘娘,纵横江湖,但见过我真正面目之人,却是少之又少,除了我几个随身侍婢之外,也不过三五个人罢了。”
  林寒青轻轻咳了一声,端坐不言。
  金娘娘只道他要说话,等了半晌,仍是不见开口,不禁微微一笑,道:“你可是不爱说话么?”
  林寒青点点头。
  金娘娘道:“你的武功和冷漠,极是少见。”
  林寒青道:“娘娘的武功,不在我之下。”
  金娘娘举手理一理长披秀发,说道:“如你是三旬过后之人,具此武功,那也不算稀奇,难得是你这点年纪,却有这等身手。”
  林寒青道:“娘娘过奖了。”
  金娘娘忽然叹一口气道:“今夜一别,不知日后是否还有缘再见,相公可否把姓名见告?”
  林寒青道:“在下林寒青。”
  金娘娘盈盈一笑,道:“你几岁了?”
  林寒青怔了一怔,默不作答。
  金娘娘也不放在心上,微微一笑,道:“看你冷漠、忧郁的脸色,倒是像七老八十之人,唉!年轻人竟然有这忧苦沉重的性格,想来定然是有一段伤心的往事?”
  她语音一顿,义道:“如我看的不错,你该有二十岁吧?”
  林寒青道:“虚度二十一岁。”
  金娘娘缓缓垂下头去,背过身子,良久之后,才缓缓转了过来,双目中含满了晶莹的泪水,微笑说道:“我长你一十四岁,叫你声小兄弟,不算托大吧!”
  林寒青道:“这个,这个……”
  金娘娘道:“江湖儿女,该不受俗繁礼法之束……”两行晶莹的泪水,滚下双腮,接道:“如我那兄弟还在世上,该和你一大了。”
  林寒育道:“令弟呢?”
  金娘娘道:“三岁失踪,至今下落不明,唉!但愿皇天保佑,使我们姐弟有重逢之日。”
  林寒育看她凄然之情亦不禁黯然神伤,心想说几句慰藉之言,但又懒得出口。
  金娘娘拂拭去颊上泪痕,接道:“我那兄弟长的和你很像,虽然他留给我的只是儿时音容,但却无日不缠绕我的脑际,在我想像之中,他年已成长,该和你一样的高大了。”
  一阵江风,吹了进来,飘起了她身上长褛,露出一只圆润雪白的玉腿。
  她伸出手去,拉一下吹起的褛袂,掩上玉腿,缓缓闭上了双目,幽幽的问道:“林相公,你可有歧视我的心意么?”
  林寒青淡然一笑,道:“不知道。”
  金娘娘先是一怔,继而淡淡一笑,道:“是啦!你可是从不肯关心他人之事?”
  林寒青突然长叹一声,欲言又止。
  金娘娘缓缓站了起来,端起酒杯,道:“船已将靠岸,咱们分手在即,我敬你一杯酒。”
  林寒青也不歉辞,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突听一个柔音细细的声音,传了进来,道:“启奏娘娘,舟已靠岸。”
  林寒青站了起来,抱拳一礼,转身大步而行。
  金娘娘突然沉声喝道:“兄弟止步。”
  林寒青停了脚步,回首望来,只见金娘娘缓移莲步,追了上来,说道:“你虽无意视我为姐,我却有心认作为弟,不论你把我看的何等下贱,但我却从你音容美貌中找回了失去的兄弟。”缓缓伸出玉掌,托着一个金牌,接道:“这枚金牌,算姐姐相赠你一件薄礼,也许你回后,会有用着它之处。”
  林寒青略一沉吟,道:“恭敬不如从命。”接过金牌,瞧也不瞧,随手放入了衣袋之中。
  他依然是一副淡然和忧郁的神情,似是世间,人人物物,都无法激起他感慨之情,豪壮之气。
  金娘娘黯然一笑,道:“愿皇天为我们安排个重见之日,再见兄弟时,希望你已经扫除了忧郁的神情,世间有无数伤心之事,但也有无数的美丽回忆、可爱事物,兄弟珍重,恕姐姐不送了。”
  林寒青一拱手,大步出了内舱,穿过豪华舱厅,踏上了甲板。
  只见七八个佩带兵刀的黑衣人,个个肃容而立,齐齐抱拳相送。
  林寒青目光一转,看踏板已接岸上,缓缓举步而下。
  于小龙早已在江畔等待,一见林寒青步下船来,急急迎了上去,长长吁一口气,道:“急死我啦!”
  只见李文扬肋间挟了两个三尺长短的木桩,急急奔了过来,一见林寒青安然登岸,微微一笑,缓缓放下木桩。
  林寒青望了那两根木桩一眼,心中大为感动,心知李文扬准备借这两根木桩浮力,冒险蹈水,赶往那巨舟相助,但他为人一向不喜对人说感谢之言,只不过微微颔首一笑。
  李文扬低声说道:“这巨舟颇似传言中的江上行宫,林兄竟然履险如夷,安然回来,兄弟实在佩服,想适才一番恶战,定然是惨烈绝伦。”
  林寒青摇头一笑,道:“他们并未迫我动手,就把我送回来了。”
  李文扬道:“有这等事?”
  林寒青还未来得及答复,突听一个女子声音传了过来道:“林相公可是要渡江么?”
  林寒青道:“纵然渡江,也不敢有劳相送。”
  只见那巨舟之上,缓缓放下一只小艇,收了踏板,扬帆而去,三帆齐张,片刻工夫,已走的消失不见。
  那小艇却直划近岸边。
  操舟的是两个青衣小婢,林寒青隐隐辨识出,其中一人,正是带自己进入金娘娘内舱之人。
  只见一个青衣小婢走了过来,欠身对林寒青道:“小婢等奉命操舟,送相公渡江。”
  林寒青凝目向那小艇望去,只见那小艇两端尖长,其形如梭,看容量,也不过可站三五个人而已。
  那近身青衣小婢微微一笑,接道:“相公放心,我等自幼在水中长大,操橹灵活,决不致使相公受到惊骇。”
  于小龙接口说道:“你这船一点点大,如何能渡我们三个人和两匹健马。”
  那青衣小婢笑道:“不要紧,这梭形快舟,浮力甚大,只要那马儿不要在舟上跳动,就可安然渡过。”
  于小龙不敢妄作主意,回顾了师兄一眼,道:“大哥,咱们要不要坐她们的船?”
  林寒青略一沉吟,道:“你去牵马来吧!”
  于小龙依命而去,片刻工夫,牵着两匹长程健马,走回江畔,两个青衣小婢,先把两匹马牵上小舟,笑道:“三位上船吧!”
  李文扬当先一跃,落在船上,林寒青、于小龙也紧随飞落小舟。
  李文杨久在江湖之上走动,跃上小舟之后,立时暗中留神看二女举动,表面之上,却装出一副测览江水的闲情雅致。
  二女动作纯熟,一女掌橹,一女掌舵,一叶扁舟,疾向江心冲去。
  江涛震耳,波浪起伏,小舟裂浪而行,水花飞起,衣履尽湿。
  林寒青缓缓坐了下去,闭上双目。
  李文扬目光一转,只见林寒青顶门之上,汗水滚滚而下,心头大感奇怪,但又不好追问,只好闷在心头。
  舟至江心,波浪愈大,快艇载重过多,吃水甚深,起伏之间,船缘和江水几成平面,看去甚是骇人。
  幸得二女操作纯熟,运橹转舵,避浪而行,足足耗去了大半个时辰之久,才渡过江面。
  于小龙手牵着马,当先下船,李文扬紧随登岸,只有林寒青仍然盘膝端坐不动,头顶上汗珠儿滚滚而下。
  二婢亦感大惑不解,其中一人忍不住叫道:“林相公船已靠岸,我们还要赶回复命……”
  林寒青缓缓睁开眼睛,举步跨下快艇。急急向前行了几步,才回身招手说道:“有劳两位姑娘。”
  二婢齐齐含笑答道:“不敢当,相公珍重。”
  掉头摇橹,疾驰而去,倏忽之间,隐没于起伏的江涛之中。
  李文扬暗中留心观察,只见林寒青头上的汗水逐渐消退,紧张脸色,又恢复了淡淡的忧郁,心中大感不解,忖道:此人适才那等神情,直似突然间得了什么急病,但此刻看来,却又完好无恙,愈想愈觉不解,越思越是困惑。
  但他丰富的阅历经验,使他不肯轻易发言,只把此举反复思想后,闷在心头。
  三人登岸之后,立时向钟山青云观中赶去。
  李文扬轻车熟路,带着放腿而奔,林寒青、于小龙虽有代步,但因李文扬没有坐马,只好牵马赶跑。
  大约有二个时辰工夫,东方天际旭日将出之际,三人已到青云观外。
  这青云观建筑的规范,并不算大,占地只不过半亩大小。
  三人刚到了青云观外,忽听那紧闭的观门,呀然大开,一个四旬左右,长髯垂胸的道人,迎了出来。
  李文扬抢在前面一步,说道:“不敢,不敢,有劳道长大驾亲迎。”
  那原来这道人正是他们要找的青云观主。
  只见青云观主微微一笑,道:“李公子竟然也赶来。”
  李文扬笑道:“久日不见观主,思念甚切,特地赶来拜访。”
  那道人连连说道:“贫道那里敢当,几位快些请入观中待茶。”两个道童,由那道人身后,闪了出来,去接于小龙手中两匹缰绳。
  于小龙望两个道童一眼,递过马缰,却伸手取了马背上的行李。
  青云观主目光闪了几闪,两道冷眼般的眼神,缓缓由林寒青和于小龙脸上扫过,说道:“那一位是林公子?”
  林寒青一抱拳,道:“晚辈林寒青,道长可是青云观主知命子老前辈么?”
  那道人微微一笑,道:“正是贫道,令堂已遣飞鸽传书贫道,说你最近几日要到,贫道已然引颈相望,等待多时了。”
  林寒青黯然叹息一声,垂下头去。
  知命子微微一皱眉头,道:“诸位请入观中。”转身带路,向前走去。
  李文扬、林寒青、于小龙紧随在如命子身后而行,两个道童牵马绕入了另一条小径之中。
  穿过了一座满植花树的庭院,登上了七层石级,绕入大殿左侧一座精致的院落中。
  一排花树,环绕着一座瓦舍,知命子带三人直入那瓦舍之中,只见木椅竹几,打扫的纤尘不染,一个眉目娟秀的道童,垂手站在一侧。
  知命子低声说道:“三位请坐……”泪光一转,望着那道童说道:“献茶。”
  那道童应了一声,退了出去,片刻之后,手中托着木盘,走了进来。
  知命子低声说道:“三位请自用茶,贫道去去就来。”
  李文扬道:“老前辈请便。”
  知命子点头一笑,匆匆出门而去。
  李文扬似是觉出情势有些不对,回顾了林寒青一眼,道:“林兄。”
  林寒青原本忧郁的脸色,更显得忧郁了,双眉愁结,若有无限心事。
  只听他轻轻应了一声,抬起头来,说道:“李兄有何见教?”
  李文扬道:“林兄早已认识得青云观主么?”
  林寒青摇摇头.道:“不认识。”
  李文扬不再多问,伸手端起茶杯,呷了一口,陷入了沉思之中。
  沉默延续了一盏热茶工夫之久,连那终日挂着笑容的于小龙,也似是受到了强烈的感染,一张嫩红的小脸,紧紧的绷起,端坐不言。
  大约过了一盏热茶工夫之久,知命子面带微笑,缓缓而入,说道:“林公子。”
  林寒青抱拳道:“老前辈。”
  知命子道:“周大侠又渡过一次险期,林公子总算赶上了。”
  林寒青脸色大变,全身也微微颤抖起来,但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知命子大感奇怪,微一沉吟,道:“令堂传书之上,提到你带来了起死回生的千年参丸……唉!”他长长叹息一声,接道:“为了周大侠的伤势,贫道已然尽了最大的心力,总算撑过了这段惊涛骇浪的日子……”
  李文扬突然插口说道:“难道除了那千年参丸,周大侠的伤势,就无法医好么?”
  知命子摇头说道:“除了那千年参丸,贫道还想不出有何药物能够疗治周大侠的伤势。”
  林寒青缓缓抬起头来,正待开口,知命子又抢先说道:“周大侠内功精湛,健异常人,如以他伤势而论,实难撑得过这些时日,但他竟然拖过了数月未死。”
  李文扬道:“道长的医术,举世无双,调理得法,才保得周大侠的性命。”
  知命子抬头望望天色,笑道:“他已经入睡了,至少得二个时辰,才能醒来眼药,咱们还可以多谈一阵……”
  他微微叹息一声,接道:“他身上连受一十七处剑伤,三剑深伤筋骨,内腑之中,又被掌力震伤,全凭深厚的内功,支撑着,奔行至此,贫道虽然略通医理,但术难回天,这等惨重之伤实非一般药物能够疗治,一面飞鸽传书枫叶谷,报告凶讯,一面道人搜购药物,以延续周大侠的生机。”
  林寒青突然插口说道:“道长可否带晚辈去探视一下周大侠的伤势。”
  知命子沉吟了一阵道:“他此刻已然是气若游丝,生机频绝之际,昏迷近日,迄未醒过,林公子要见他,最好是待他服过千年参丸,神志稍复之时,再看他不迟。”
  林寒青突然站了起来,道:“晚辈可否到周大侠的病室外面,看他一眼?”
  知命子道:“林相公何以急欲一见周大侠呢?”
  林寒青两目圆睁,眼角迸裂,鲜血汩汩而下,道:“晚辈带来的一瓶千年参丸被人偷去了。”
  知命子如受突然一击,全身震颤了一下,道:“参丸被人偷去了?”
  林寒青道:“唉!被人偷去了,晚辈有负慈母之命,丢掉了参丸,误却周大侠的性命,虽万死不足以赎罪。”
  知命子虽然为人沉着,但遇到此等之事,亦有些茫然无措,轻轻叹息一声,道:“那参丸在何处被人窃去?”
  于小龙抢先答道:“就在桃花店中,事情不能怨我师哥,别人又不是抢去的。”
  林寒青一语不发,但眼角的鲜血和汗水,却如雨滴一般,滚落在白衫之上。
  李文扬道:“追寻失去参丸,非一朝一夕之功,眼下紧要之事,是要道长多用一些心思,暂保周大侠的性命。”
  知命子缓缓站起身子,强自按耐下心中的激动,淡然一笑,低声对林寒青道:“参丸既已被人窃走,林公子也不用太过伤心,贫道当尽我之心,以延续周大侠的性命。”
  林寒青缓缓举起衣袖,拂拭一下脸上的血迹泪痕,缓缓说道:“在下遗失了千年参丸,如若因此延误了周大侠的性命……”
  忽听一阵羽翼划空之声,一只通体雪白的八哥,穿门而入,就落到李文扬的肩头之上。
  知命子回顾了那雪羽红嘴的八哥一眼,说道:“周大侠一生闯荡江湖,行侠仗义,扶忠除奸,心胸磊落,积善无数,吉人天相,决不致就此含恨九泉,林公子也不用为此自苦伤身。”
  林寒青一双神光四散的目光,突然神芒泛动,似是这在一瞬之间,他决定了一件重大之事,缓缓说道:“周大侠清醒之后,盼道长能让在下一见。”
  只听那雪羽八哥清脆的叫着:“道长,道长。”
  知命子道:“好!贫道当使林公子心愿得偿。”
  李文扬一皱眉头道:“舍妹这寸步不离的雪媚儿,突然飞来青云观中,好生叫人不解……”
  只听一个清脆的笑声,传了过来,道:“大表哥聪明一世,糊涂一时,难道就不会有人偷了她的雪媚儿么?”
  李文扬微微一怔,还未来及开口,一个全身青衣,头梳双辫,年约十四五岁的少女,已缓步走了进来,带着一脸天真的憨笑,一步一跳的蹦到了李文扬的身侧。
  她目光环扫了室中一周,当她目光转注到林寒育的脸上时,不禁微微一呆,低声对李文扬道:“大表哥,这人哭什么?”
  李文扬对这位尤带稚气的表妹,似是无可奈何,轻轻一皱眉头,道:“你一个人跑来了?”
  那青衣少女道:“不行么?”
  李文扬道:“你偷了她的雪媚儿,定然害得她心急如焚,她要肯饶了你,才是怪事。”
  青衣少女道:“哼!怕什么?我在妆台上留下了字,告诉她到金陵青云观来找青云观主……”
  知命子对这少女,似不相识,一皱眉头,道:“姑娘找贫道作甚?”
  青衣女嫣然一笑,道:“常听表姐夸你剑术高强,来找你领教、领教。”
  知命子愣了一愣,道:“李姑娘信口胡说,姑娘岂可相信。”
  青衣少女道:“你不用伯,我只是找你比个胜败出来,咱们无怨无仇,我也不会伤你。”她年纪虽小,但口气却是老大的很。
  李文扬急急吼道:“不许胡说!”
  那青衣女抿嘴一笑,望着知命子道:“等会咱们比武之时,不要让我大表哥看见。”
  知命子看她年纪幼小,犹带稚气,对她狂妄之言,也不放在心上,淡淡一笑,道:“贫道浪得虚名,只怕不是姑娘对手,我看还是不用比试算了。”
  李文扬急急说道:“我这位小表妹自幼被娇宠惯了,一向语无伦次,道长不要和她一般见识。”
  知命子笑道:“贫道一把年纪了,那里还和她一般见识。”脸色忽的一整,肃然对林寒青道:“林公子。”
  林寒青道:“老前辈有何吩咐?”
  知命子道:“那窃取参丸之人,可曾留下了什么痕迹么?”
  那青衣少女突然插口接道:“老道长……”
  于小龙冷冷的望了那青衣少女一眼,道:“你少说两句好么?人家在谈正经事情。”
  那青衣少女呆了一呆,怒道:“哼!你是我什么人?要你多管闲事,不要脸。”
  于小龙道:“你骂那个?”
  青衣少女道:“就是骂你!怎么样?”
  于小龙怒道:“你可是不想活了?”双眉耸动,大有出手之意。
  那青衣少女突然欺进一步,右手挥掌击了过去,左手纤指随出,点向于小龙的肋间,口中喝叫道:“你凶什么?我非得好好的教训你一顿不可!”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