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素梅仔细的把舱中搜了一遍,仍是不见人迹,不禁犹豫起来,暗道:这棺木之中,是否是夫人遗体,很难预料,如若不是夫人遗体,我把它运入理在居岂不是中了西门玉霜的诡计,如是弃置不管,又怕是夫人。
  她久年追随白惜香,智慧增长甚多,但对西门玉霜此举的用心,仍是无法猜想出来,暗暗叹息一声,忖道:此事只有姑娘能够解得其之谜,偏巧她又熟睡未醒。
  只听香菊的声行传了过来,道:“素梅姊姊,那舱中可有棺木么?”
  素梅遥遥应道:“有。”
  香菊道:“那棺木中可是夫人的遗体?”
  素梅道:“棺木上写了夫人名号,但究竟是与不是,却是难以料断。”
  香菊道:“你不会打开瞧瞧么。”
  素梅道:“棺木已经封了起来。”
  香菊道:“我上船瞧瞧再说。”
  素梅心知香菊来了亦是白来.她年纪较小,见识不如自己广多。
  付思之间,香菊已登上木舟,直入舱中。
  此女稚气未脱,尚保持一片纯洁,见得那棺木上的字迹,不禁流下泪来,扑身拜倒地上。
  素梅右手一伸,抓住了香菊左臂,道:“快些起来,这棺木中是不是夫人遗体,还难预料,也许是那西门玉霜的诡计。”
  香菊一挺而起,拭去脸上泪痕,道:“不错,别要我白哭一场,那棺木之中不是夫人,那才冤死了。”伸手抓住棺盖。。
  正待暗运内功,打开棺盖瞧瞧,素梅突然伸手接住香菊玉腕,道:“菊妹不可造次。”
  香菊茫然说道:“不打开瞧瞧,如何能够知道内情?”
  素梅道:“咱们先把棺木运入埋花居中再说。”
  香菊缓缓放开手,道:“好吧!姐姐见识,一向强过小妹。”
  两人一齐动手,把那小舟划到岸边,把棺木抬上岸去又把小舟谁离水道,任它飘去。
  林寒青望了那棺木一眼,欲言又止。
  素梅低声对香菊说道:“发动机关,那西门玉霜既然知晓了咱们居住之地,难保不会再来。”香菊伸手在一块巨石后面一推,登时响起一阵轧轧之声,但很快的又恢复了平静。
  林寒青看水道不见异样,不禁大奇,问道:“机关发动了么?”
  素梅道:“这机关设在水底和两壁石问,虽然发动了,亦是看不出来,但如有人或部支经过水道,自会触上机关,船毁人亡。”
  林寒青道:“原来如此。”伸手接在棺木之上,接道:“如有人躺在棺木之中,岂不是轻易混了进来么?”暗运真气,借势把内力传入棺木之中。
  素梅接道:“这个小婢亦曾想到,但又害怕这棺木中万一是夫人遗体,如任它飘流湖中,沉入水底,岂不是终生大恨么?”
  林寒青隔木传力,觉不出棺木中有何反应,不禁心中一动,暗道:“那西门玉霜为人,阴毒绝伦,她既然白惜香视作劲敌,必欲除去而后快,但又为白惜香气势震骇,不敢随便出手,说不定真的会找上玄衣龙女,暗施毒手,一念及此,不觉间由心底泛起一缕寒意,这西门玉霜既摇找上白惜香的母亲,又何尝不能到北狱枫叶谷去,找上良己母亲?”
  香菊眼看林寒青扶着棺木,呆呆出神,一语不发,忍不住说道:“喂!你发的什么楞,咱们三个人,难道还怕她一个人不成。”
  林寒青缓缓取开放在棺木上的右手,道:“那西门玉霜诡计多端,武功高强,咱们三人也不是她的敌手,两位姑娘要小心一些才是。”
  香菊眨动了一下大眼睛,道:“打什么紧,我们打开棺木之前,早些准备,只要发觉她不是夫人,就立刻施下毒手,给她个措手不及。”
  她自信这几句话,说的十分聪慧,故意把声音提得很高,想使那棺木中人一起听到。
  素梅、香菊,年龄虽然相差无几,但性格却是大不相同,素梅老成持重,显得十分成熟,香菊却是稚气未脱,一派突或纯洁。
  林寒青也不知她想的什么法子,唯恐多言泄密,也不再多追问。
  但见两人抬着棺木,一口气行到竹楼前面,把棺木放在一片空地之中。
  香菊一翻腕,唰的一声,抽出背上长剑,递向林寒青道:“你拿着。”
  林寒青接过长剑,还未来得及问她,香菊已转身奔入室中。
  片刻之后,手中拿着一个铁凿出来,说道:“素梅姊姊,你和林相公各执长剑,守候棺旁,我来开棺木,如是棺木中不是夫人,你们就立刻把他乱剑分尸。”
  她自觉这办法想得十分妥当,也不管林寒青和素梅是否同意,扬起手中的铁凿。划开密封,暗支内力,唰的一声,掀起棺盖。
  凝目望去,只见棺木中躺着一个青衣妇人,乱发覆面,掩去了眉目,无法看得真切。
  香菊伸手探入棺木中,正待拨开那青衣妇人脸上的覆发。突听素梅娇声喝道:“香菊不可。”
  香菊缩回手来,道:“怎么啦?”
  素梅道:“如若这人不是夫人,你这般冒险伸手去,必将被她扣住脉穴,那岂不是使我们无法下手了么?”
  香菊道:“姊姊说的不错。”
  素梅暗运动力,长剑探入了棺木之中,用那森寒的剑尖,拨开那青衣妇人脸上覆发。
  林寒青和那玄衣龙女,匆匆一面,记得不甚真切,但素梅、香菊应是一望既知,哪知事情竟然是大出人意料之外,只见两人四道目光,盯在那青衣妇人脸上瞧看,良久一语不发。心中好生奇怪,忍不住问道:“这是不是白夫人?”素梅手中的长剑,剑尖仍然指着那青衣妇人的咽喉要害。香菊一皱眉头,道:“有些像,但又有些不像。”
  林寒青奇道:“怎么?你们不认识白夫人么?”
  香菊道:“谁说不认识了,只是不能确定这人是不是?”
  林寒青暗道:“那有这样笨的人呢?身为人婢,连夫人都不认识?”心中突然一动,道:“在下不方便查看好人遗体,你们两位查查看她有没有伤痕。”
  香菊道:“如是受的内伤,瞧不出来,又该如何?”
  只听素梅冷冷接道:“不用瞧了,这人不是夫人,快些合上棺盖,将棺木和尸体,一起烧了。”
  香菊不知素梅是故意用的诈语,当真应了一声,伸手拉棺盖。
  素梅看她当真的推动棺盖,心中暗暗叫苦,但又不能立时把诈语揭穿,只好抽回长剑。
  就在香菊将要合上棺盖时,突觉一股强猛之力,直冲而上,香菊只觉双腕一麻,棺盖激飞而落直飞上七八尺高。
  紧随道那飞起的棺盖,跃飞起一条人影。
  待那棺盖蓬然摔落实地,棺木旁却悄然站着一个活生生的青衣妇人。
  只见她扬理一下散乱长发,笑道:“死丫头,好很的心啊!想活活把我烧死。”目光一掠林寒青,道:“嗯!你竟然恶得下心,袖手旁观。”
  林寒青道:“果然是你,西门玉霜。”
  西门玉霜伸手在脸上一抹,恢复了本来面目,笑道:“不错啊!我没有见过玄衣龙女,只是听人说过她的长相,扮得不太像。只好用头发覆在脸上,想混充一下,想不到却被你们瞧了出来。”
  林寒青冷冷说道:“白姑娘今天不见客,你混来此地作甚?”
  西门玉霜咯咯大笑,道:“嗯!是不是病的不能动了。”
  林寒青心头以震,暗道:“这女人果然厉害,正是白姑娘一位劲敌。”
  幸好他脸上五颜六色,疤痕纵横,虽然有些惊愕之情,也瞧不出来,略一沉吟,答道:“白姑娘学博古今,技拟天人,斗智斗人,你都非她之敌,她不见你,只不过……”
  西门玉霜冷锐的目光,一直盯在林寒青双目之上,接道:“不要避开正题,答非所问,告诉我那白惜香是病势流量呢,还是已经死了?”
  香菊怒道:“我家姑娘好好活着,你为什么要咒她死了?”
  西门玉霜微微一笑,道:“那最病势沉重了?”
  素梅、香菊,都知姑娘近来病热转剧,林寒青心中更是明白,白惜香随时随地可能气绝而死,是以,西门玉霜这等单刀直入的一问,三人一时打都不知如何回答?
  西门玉霜仰起脸来,望着碧天,笑道:“你们也不用在我面前施诈了,其实不问你们,我心中也明白,白惜香决然活不过今明两天。”
  林寒青暗自忖道:“白惜香身染绝症,只要是精通医理之人,都该看得出来,但如说能够算准她死亡之前,那就非同小可了。但西门玉霜却能一言道破,届非毫厘不差,但看情形,大变确在她预言之中,此人既是有如此能耐,不知何以竟不敢和白惜香当面动手,其实她只要一掌一指之力,即咳把白惜香置于死地了。”
  只见西门玉霜淡淡一笑,道:“你们三个合起来,也不是我的敌手,这一点,你们都该有自知之明,还不收起兵刃,难道真想和我打一架么?”
  香菊道:“我如早知是你,就该把你我到湖中才是。”
  西门玉霜笑道:“可惜现后悔已不及了。”
  林寒青当先弃去手中长剑,道:“她说的不错,咱们合起来,也不是她的敌手,两位姑娘,也不用再存侥幸之心。”
  素梅缓缓丢了手中长剑,道:“你装死混入埋花居来,究竟面何用心?”
  西门玉霜笑道:“带我去见姑娘,再说不迟。”
  林寒青道:“我等已再三说明,白姑娘今夭不见客。”
  西门玉霜道:“那她何时见客?”
  素梅道:“你明日再来就是。”
  西门玉霜道:“往返劳累,不如我留在这里等她一夜。”
  香菊怒道:“厚脸皮,那有强留强住的客人?”
  西门玉霜脸色一变,冷冷说道:“小丫头,口舌干净一点,惹得我动了怒火,有得你苦头吃。”
  她娇美绝伦,艳丽无匹。笑时媚态横生,发怒时却别有一股震慑人心的气度,双目中暴射出的神光,有如冷电中夹着霜刃,逼射在香菊脸上,只瞧得香菊打了一个冷颤,垂下头去,不敢多言。
  林寒青眼看已成僵局,生恐香菊出言不慎,招惹起这个女魔头的杀机,急急接口说道:“好!你如若不怕激怒白姑娘。尽管留在此地就是。”
  西门玉霜怔了一怔,道:“她在何处?”
  林寒青道:“未得白姑娘允许之前,不便奉告。”
  西门玉霜笑道:“我如答应了她的要求,岂不是化敌为友了么?”
  林寒青心中暗道:“她连番挫折在白惜香的手中,心中实已对她在着极深的畏惧,如若能够动用恰当,或可畏服这个女魔头,使她不敢擅发野性。”
  心念转动,突然想起了三十六计“自欺欺人”,忖道:我必得先欺骗自己,才能装作的维妙维肖,使她相信。
  西门玉霜看他久久不言,若有无限心事,忍不住说道:“你在想什么?”
  林寒青长叹一声,道:“白姑娘确实病的很重。”
  素梅、香菊齐齐一惊,四道目光中,充满着惊恐,望着林寒青。
  西门玉霜回顾了二婢一眼,挥手说道:“你们两位下去吧,我要和林相公谈谈。”
  素梅一螫柳眉儿,道:“林相公,你……”林寒青生恐她说得了嘴,泄去隐密,破坏了自己的计划。急急接口说道:“西门姑娘,此来并无恶意,两位姑娘清退回去吧!”
  香菊还待讲话,却被素梅一把拉住,回身而去。
  林寒青目睹二婢去远,才长叹一声,接道:“据白姑娘告诉在下,她必得三日静养之后,才可从死亡之中。挣得生机,唉!不过,据在下所见,只怕是生机茫茫,难有希望。”
  前几句话,意在布谋,后两句却是字字出自肺腹,但感双目一阵酸楚,涌出两眼泪水。
  西门玉霜默然不言,一对秋波,却不停在林寒青脸上转动,良久之后。才缓缓说道:“她说话之时,脸上神色如何?”
  林寒青心中暗道:“此人聪慧绝伦,这简简单单一句话,必有深意,不知要如何回答才好。”
  西门玉霜接道:“据实告诉我,我就可以告诉你她能不能由必死中取得生机。”
  林寒青只怕迟延时间过久,引起她的怀疑,随口答道:“谈话声音很低,神情一片黯然。”
  西门玉霜颦起了柳眉儿,道:“仔细想想看,是不是这付模样?”
  林寒青无法判断自己是否说错了,但话已出口,自是无法收回,只好硬着头皮说了下去,道:“在下记得甚是清楚,决然不错”
  西门玉霜突然垂下头去,默不作声,良久之后,才缓缓抬起头来,说道:“她有一半活命希望。”
  林寒青心中暗道:“我随口胡诌,倒是被我诌对了。”当下接道:“其实白姑娘早已料定了你要来!”
  西门玉霜接道:“但因她病势沉重,怕我到此之后,萌起杀她之念,才让你们拦阻于我?”
  林寒青道:“白姑娘并无阻拦你的意思。”
  西门玉霜道:“那是谁的意思,改情是那两个丫头么?”
  林寒青道:“不是,是区区在下的主意。”
  西门玉霜嗤的一笑,道:“这就奇怪了,你为什么要拦阻我进入这埋花居呢?”
  林寒青道:“事情显而易见,白姑娘生了病,我们又都不是你的敌手,放你进这埋花居来,岂不是引狼入室?”
  西门玉霜一皱眉道:“比喻虽然不错,只是太难听了。”
  林寒青道:“在下只是据实而言。”
  西门玉霜道:“也许那白惜香已经病的神志不清,忘记了和我今日有约。”
  林寒育道:“这倒是未曾听她说过。”
  西门玉霜仰望天色,道:“这也不能怪她,我来得早了一些。”
  林寒青道:“在下话已说完了,你要作何打算?”
  “白惜香现在何处?”
  林寒青道:“在密室之中养息伤势。”
  西门玉霜道:“我答应不伤害她,不知你肯否相信么?”
  林寒青道:“不相信。”
  西门玉霜先是一呆,继而淡淡一笑,道:“我如是非要见她不可呢?”
  林寒青道:“在下和素梅、香菊,虽然明知不是姑娘之敌,但亦将持尽全力阻挡!”
  西门玉霜双目眨动,神芒暴射,冷冷说道:“你可是认为我当真的不敢杀人?”
  林寒青淡淡一笑,道:“如若白惜香能够由死亡中取得生机,自会替我们报仇。”
  西门玉霜右手突然一伸,奇快绝伦的抓住了林寒青的右腕脉穴,道:“让你试试行血回集,非人能受的痛苦。”
  林寒青道:“你毁去了我他面貌,加人大苦,比死亡更重十倍,何惧死亡之苦。”
  西门玉霜缓缓缓放开了林寒青的脉穴道:“你可是很爱那白惜香?”
  林寒青道:“白姑娘天仙人,才博古今,在下纵然有心,也有些自惭形秽。”
  西门玉霜笑道:“你可知道她不能生育儿女么?”
  林寒青道:“如是两情相悦,终身厮守,那生儿育女的事,也不放在我林寒青的心上。”
  西门玉霜笑道:“这么说来,你对她是一片真情真意了。”
  林寒青心中暗道:“此人聪绝伦,三十六计之内,决定是骗她不住,看来是只有先行自欺,才能欺她了!”当下长长一叹,道:“只可惜香白姑娘的病势沉重,在下又无能为力。”
  西门玉霜脸色一变,继而淡淡一笑,道:“李中慧、白惜香,各各具殊色,但那李中慧却是出身名门,你又为什么贪恋那奄奄一息,朝不保夕的白惜香呢?”
  林寒青道:“情有所钟、虽苦亦甜。”
  西门玉霜道:“瞧不出你还是一个多情种子……”
  语声微微一顿,又道:“你如相信我许下的诺言,咱们就商量一件事情。”
  林寒青道:“什么事?”
  西门玉霜道:“只要你告诉我白惜香现在何处,我就促成你和李中慧结成夫妇,不惜我身藏灵丹,恢复你昔年容貌。”
  林寒青心中暗道:“果然是心存阴谋而来,她一日不杀白惜香,就一日不敢放手施为,怕激怒白惜香,以其人之道,还击其人之身。”
  心中念转动,口中却冷冷说道:“如果在下不答应呢?”
  西门玉霜道:“你纵然不畏死亡,可是还有那两个丫头,我不信她们都是钢筋铁骨。”
  林寒青淡淡一笑,道:“她们忠心为主,只怕其志之坚,在我林某之上。”
  西门玉霜道:“你不肯说出她藏身何地,难道我不会找么?”大步在向小楼行去。
  林寒青心知拦她不住,索性跟在她身后而行。
  香菊、素梅,早已退回那小楼之内,两人研究了半晌,仍是想不出对付西门玉霜的法子,策还未定,西门玉霜已大步向小楼中冲了过来。
  素梅横身拦拦在门口,道:“你要干什么?”
  西门玉霜陡然伸出手去,抓住素梅左臂,道:“闪开!”随手一挥,竟把素梅摔出了七八八尺远,跌在地上。半晌爬不起来。
  香菊看那西门玉霜出手一击,如此威势,不禁骇得一呆。
  西门玉霜行如飘风,就在香菊一呆间。人已冲入厅中。
  香菊神志清醒,欲待出手拦阻时,那西门玉霜已然直登楼上,失去了踪影。
  林寒青右手疾出,抓住了香菊的衣角,低声说道:“香菊姑娘,不要追了,咱们挡她不住,快去把素梅姑娘救醒再说。”
  这香菊心地纯洁,本无主意,想了想,救素梅也是一件紧要的事,立时奔了过去,抱起素梅,道:“素梅姊姊伤的很重么?”
  素梅摇摇头道:“没事,香菊妹妹,林相公说的不错,咱们决不是她的敌手,她怕的只是姑娘一人,她如是找不出姑娘下落,必将严刑迫咱们招出姑娘的藏匿之处,这一点咱们万万不能说出。”
  香菊道:“妹姊放心,她杀了我,我也不说。”
  一双俏目望着林寒青,满脸怀疑地说道:“就是怕林相公……”
  素梅接道:“不许胡说,林相公是大英雄大丈夫,岂会陷害姑娘,唉!香菊妹妹,我知道你不怕死,但她有很多非人就够忍受的手段,只怕非咱们所能忍受。”
  香菊接道:“那要怎么办呢?”
  素梅探手入怀,摸出了一个玉瓶,倒进了一粒红色丹丸,道:“把这个含入口中,万一西门玉霜严刑迫供时,就把它咬碎吞下。”
  香菊伸手接过,瞧了一眼,张开樱唇,放入口中,问道:“吞下去很快就死么?”
  素梅道:“很快,由一数到十,药性即会发作。”言罢,又倒出一粒,自己含入口中。
  林寒青道:“请给在下一粒如何?”
  素梅微微一笑,道:“林相公不用陪我们吞毒而死了,我们以身殉主,死而无憾,林相公大可不必。”
  林寒青笑道:“我林寒青如若一定要找个死的籍口,就叫作殉情一死如何?”
  素梅眨动了一下大眼,道:“这些话,你可告诉过我家姑娘么?”
  林寒青道:“白姑娘聪慧绝伦,什么事都难逃过她的料断,还用在下说么?”
  素梅喜道:“如是姑娘知道你很爱她,那就增大了她很多生机。”
  只听香菊接道:“西门玉霜来了。”
  林寒青迅快的接过一粒丹丸,含入了口中。
  素梅还未藏好玉瓶,西门玉霜已然如飞而至,目光一掠林寒青道:“你吃的什么?”
  林寒青道:“毒药,快效毒药,眨眼即可死亡。”
  西门玉霜缓缓伸出手去柔声对素梅说道:“什么药品,给我瞧瞧。”
  素梅摇摇头,向后退了两步,道:“不给你看。”
  西门玉霜目光转动,四下望了一阵,道:“这一块山谷盆地,不过百丈方圆,你们纵然不肯说,我也是一样可以找出她藏身之地。”
  香菊道:“你当真敢见我家姑娘么?”
  西门玉霜笑道:“他病的快要死了,我为什么不敢?”
  香菊冷冷说道:“你如打搅她的清修,当心她杀了你。”
  她有着满腹委曲,无处发泄,口含速效毒药更是存了必死之念,想到这西门玉霜的可恨,就不禁想骂她几句,但自己实又想不出有什么骂人家的理由,只好借重姑娘身份,代骂几句,消消胸中之气。
  她接着说道:“你可是瞧我家姑娘身体不好,就想咒她死么?须知她无所不能,她曾经告诉过我们,原本不想活了,但想到你为人之坏,留你在世上,怎么得了,因此又该变了主意,要多活几年,先杀你之后,她才能放心地死去。
  她心中有气,随口胡诌,言来牵强附会,难使人相信。偏巧是遇上了聪明绝世的西门玉霜,心中揣摩道:“她如要存心欺骗我,心然会想出一套动人的谎言,使我深信不疑,似这幼稚可笑的话,定然是不假了。”
  素梅深知香菊为人,胸无城府,再说下去,必将破绽百出,急急接道:“香菊妹妹,不用和她说了,说了她也不信,岂不是对牛弹琴?”
  西门玉霜一颦柳眉儿道:“你家姑娘约我来此,想来定然有什么重要之事,在未见你家姑娘之前,我只好留在此地了。”
  香菊道:“你留在这里干什么?”
  西门玉霜笑道:“等候白姑娘啊!”
  香菊道:“你这厚脸客人,强留强住,可没有人管你饭吃!”
  西门玉霜脾气变的出奇的好,微微一笑,道:“不要紧,我修过禅宗,瑜珈,一打坐,三五日不吃饭。”
  香菊道:“我们没有空房子,供你安歇。”
  西门玉霜道:“那也不要紧,贱体寒暑不侵,只有尺地让我歇息也就行了。”香菊怒道:“哼!看来你是想赖定在这里了?”
  西门玉霜道:“不错,未见看白姑娘之前,我决不会走。”
  素梅心中暗急道:“她分明是猜想姑娘病势沉重,是以才这般发赖下去,有她在此,行动受制,又不能进那密室去通知姑娘一声,如何是好,难道当真要和她僵持下去不成?”
  林寒青默察着眼下的情势,心中暗自担忧,西门玉霜心中虽然料定白惜香病势沉重,奄奄一息,但她未见到白惜香尸体之前,始终放不下心来,不敢乱逞凶焰,出手伤人,但又不甘心就此而退,这般对耗下去,终是要被她洞悉真象。
  一旦她确信白惜香已经死亡,或是重病难愈,只需举手之劳,立可取自己和素梅、香菊等人性命,必须要在她心中疑怀未消之前,设法把她逐离这埋花居。
  但那西门玉霜武功高强,机制过人,智慧武功,都在几人之上,这办法,实是难想的很!
  只见西门玉霜就在一处花丛旁坐了下去,说道:“三位尽管休息啦!不用管我。”
  林寒青暗施传音之术,说道:“两位姑娘,请退入厅中,咱们得想一个对付她的办法。”
  素梅已偿过西门玉霜的厉害,举手之间,就可以取自己性命,当下缓步向后退去。
  林寒青暗中留神,只见西门玉霜对三人离开之事,浑如不觉一般,连眼皮也未睁动一下。
  三人退回厅中,研究了半天,仍是想不出一个对付西门玉霜的法子。
  林寒青长长叹了一口气,道:“我瞧咱们是想不出法子,只好请示姑娘了。”
  素梅道:“不行,我和香菊妹妹,都不能擅进室中,要去还是林相公你去的好。”
  林寒青道:“我不知暗门开启之法,如果我去,两位之中,必然要有一人陪我进去,一人行动已是危险万分,两人行动,如何能逃过西门玉霜的耳目?”
  素媒、香菊沉吟不言。
  林寒青眼看二婢,已将为自己说动,急急接道:“眼下时机迫促,就算你家姑娘规戒森严,也只好从权一次了,日后她如责怪下来,由在下承担就是。”
  香菊突然站了起来,道:“好,我去一趟吧!”
  林寒青道:“在下去和西门玉霜胡扯几句,打扰她的耳目。”
  香菊道:“我从楼上窗口溜下去。”
  行了几步,突然又停了下来,道:“如是姑娘睡了呢?”
  素梅呆了一呆,流下来两行清泪。
  林寒青叹道:“那就叫醒她吧。”
  素梅叹道:“如是姑娘长眠了,咱们应有什么好留恋的?西门玉霜不杀咱们,咱们也不要活了。”
  林寒青听得呆了一呆,才意会出两人言中之意。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