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凶手

第一章 从惨叫开始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惨嘶,自东厢楼阁之上传来!
  而在这偌大的厅堂里,本来正是兴高采烈,喝酒猜拳之际,都给这一声惨嘶,唬得呆住了。
  看这厅堂中的人,多为武林人士装扮,个个虎背熊腰,双目炯炯有神,佩剑悬刀,看他们的气度举止,就可以知道他们的身份,绝非泛泛之辈。
  这厅堂的中央,有一大“寿”字,四处布置辉煌灿烂,堂皇冕丽,显然是大富之家;而厅中的数百名武林人士,莫不是一方之主,从这点可以看出,这富贵之家显然也是武林泰斗。
  最难得一见的是,大厅首席旁的四张太师龙雕檀木座椅,这四张座椅上,坐着四个年近花甲的老人。
  为首的一个,银眉白须,容貌十分清灌,身形颀长,常露慈蔼之色,背插长剑,这个人不是谁,正是当今沧州府,声望最高,武功也登峰造极的武林名宿,“第一条龙”凌玉象,据说他的“长空十字剑”剑法,天下无人能接,可惜年事已高,乃归隐江湖,封剑多年了。
  第二个是一个白发斑斑,但脸色泛红的老者,腰问一柄薄而利的缅刀,终日不离身,左右太阳穴高高鼓起,显然内功已入化境。这是“第二条龙”慕容水云,手中缅刀的“七旋斩”法,挫敌无数,为人刚正不阿,黑道中人听到“慕容水云”的名字,真的是闻名丧胆,走避不迭。
  第三个是一个装扮似道非道的老者,黑发长髯,态度冷傲,手中一把拂尘。这人姓沈,名错骨,排“第四条龙”,武功奇高,手中的拂尘,乃奇门兵器,名“错骨拂”,但性格奇僻,冷酷无情,不过为人还算正义,只是手段太辣而已,若说黑道中人见慕容水云走避不迭,见这个沈错骨,只怕是连一步都不敢动了。
  第四个是一名鹑衣百结、满脸黑须的老人,眼睛瞪得像铜钱一般大,粗眉大目,虽然比较矮,但十分粗壮,就像铁罩一般,一双粗手,也比常人粗大一二倍。这人身上并无兵器,但一身硬功,“铁布衫”横练,再加上“十三太保”与“童于功”,据说已有十一成的火候,不但刀剑不入,就算一座山塌下来,也未必把他压得住!这人性格在“五条龙”中最为刚烈,正是“第五条龙”一一龟敬渊。
  所谓“武林五条龙”,昔日都是赫赫有名的武林豪杰,可惜岁月不饶人,他们年纪渐渐大了,不过也愈发受武林人士所敬重,“武林五条龙”这个牌匾,一直就未曾拆过下来,或换在什么人的名下。
  所谓“武林五条龙”,便是:“第一条龙”擅长“长空十字剑”剑法的凌玉象;“第二条龙”,擅长“七旋斩”刀法的慕容水云;“第三条龙”擅长“三十六手蜈蚣鞭”的金盛煌;“第四条龙”,擅长“错骨拂”的沈错骨;“第五条龙”,就是擅长“铁甲功”的龟敬渊,这五人在沧州府的武林,可说犹如日之中天,德望之高,鲜有人能出于其右的。
  今日,正是“武林五条龙”中“第三条龙”的金盛煌的五十大寿。
  这厅堂上的武林豪杰,自然是自江湖各地赶来,以庆这富甲一方,武功盖世的“三十六手蜈蚣鞭”金盛煌的五十大寿。
  而那一声惨呼,自楼上传来,并非别人,正是寿星公金盛煌的声音!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这一声惨嚎突然响起,又突然地静止了。
  在座的群豪,有些仓皇起身,有些拔刀动枪。
  有些仍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一时人声沸腾,十分惶乱。
  忽然一宏厚而温文的苍老语音,压住了全大厅的吵杂之声,这声音缓慢而有力,使得大家都静了下来,听他说话:“各位,适才那一声惨叫确是金三弟的,我们也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发生,可是却要请各位合作,尽量镇静,这样我们才能听清楚和看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如果发现有人离场或潜逃,还请诸位把人擒下。多谢!”
  各人随声望去,只见凌玉象仍安然坐在大师椅上,扬声说话,而他身边的慕容水云、沈错骨、龟敬渊等,不知何时,皆已不见。
  众人甚至不知这三人是何时走出大厅的。
  凌玉象含笑道:“各位,慕容二弟、沈四弟、龟五弟已去查看何事了,以金三弟的功力,再加二弟、四弟和五弟等,就算天大的事,也该罩得住。
  厅中诸人纷纷坐了下来,有人笑道:“‘武林五条龙’动了四条龙,天下哪有平复不了的事!”
  又有人笑道:“就在那一声惨叫响起之际,我已看见慕容二侠、龟五侠等人一掠而出,好快的身法呀,我连看都看不清楚。”
  更有人笑道:“你当然是看不见了,人家是前辈风范,应变得多快多从容,我们呀,可登不上大雅之堂罗。”
  大家说笑纷纷的,凌玉象也笑着,但他却蹩着眉:因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三十六手蜈蚣鞭”金盛煌,是不可能随便乱叫的!
  更何况那是一声凄厉的惨叫!
  无论发生了什么事,去的三位兄弟,也一定已赶来报告,以安大伙儿惊疑之心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偏偏就赶在金盛煌的五十大寿宴上?
  忽然大厅人影一闪,沈错骨黑衣如风,脸色就像黑衣一般的硬绷绷,凌玉象一皱眉,沈错骨双手一摊,竟都是鲜血。
  厅中有人惊叫了一声。
  沈错骨俯前对凌玉象道:“大哥,你去一趟。”
  凌玉象道:“好。”好字未了,他的人已像一朵云一般,飘出了厅外,身法从容而迅速。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大厅中又恢复了交头接耳,只听沈错骨铁青着脸,一字一句他说道:“在事情还未清楚之前,请诸位勿擅自离席,违者死!”
  这几句话,沉重而有力,杀气像刀风,一时之间,大厅都静了下来,连一只蚊子飞过的声音,都能听见。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凌玉象飘出大厅时,心中也不断地想着:但他一步出大厅之后,身法急展,如风驰电掣,黄衣飘飘,已转过“紫云阁”,折出“湘心亭”,掠过“竹叶廊”,直扑东厢高楼。
  凌玉象甫一进楼,只见几个金家仆人,神色张皇,眼圈发红,木然而立,几个金家的亲戚姨妈们,正匆匆走上楼去,看个究竟,其中一名仆人一见凌玉象便哭道:“大爷……”竟泣不成声。
  凌玉象沉声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慕容水云忽然自楼上探出头来,叫道:“大哥,你快上来。”
  凌玉象身子平空直升而起,已自窗外穿人;凌玉象甫一入内,已被房里的景象所震住了!
  这是“第三条龙”金盛煌的房间。
  这房间里本来因祝寿已布置成通红一遍,而今更是红得可怖。
  血红。
  红色的鲜血,遍布房子的每一角落。
  金盛煌就倒在血泊中。
  他的身上还穿着锦袍,半个身于,倚在床上,背向大门,临死的时候,手还捂着心胸,血,就在那儿流出,染红了整张床。
  致命伤就在胸膛上。
  血渍由敞开的大门开始,一直洒落到床上,显然出事的地方就在大门口,而金盛煌负伤一直挣扎到床边,他的一只手,还伸到了枕下,掏出了半截黑鞭。
  他仗以成名之“三十六手九节蜈蚣鞭”,或因五十大寿之喜,并未带在身上!
  凌玉象什么阵仗未见过,但金盛煌是他自己的结拜兄弟,相交数十年,他不禁激动得全身发抖,终于落泪。
  金夫人以及金家的于弟,皆哭倒在房中。
  凌玉象强忍悲楚,扶持金夫人,忍泪道:“三嫂子,你要节哀,三弟的事,我们四个兄弟,一定会为他报仇的……”
  金夫人竟哭得昏倒过去了,凌玉象急以本身真气,逼入金夫人各脉要穴,金夫人悠悠转醒,嚎啕大哭道:“大伯啊大伯,盛煌死了,今后叫我怎么活,你说叫我怎么活……”
  “第五条龙”龟敬渊本来已紧握铁拳,听到这里,脸肌绷胀,全身骨胳,竟“格格”作响,怒吼道:“王八羔子,敢杀我三哥,我龟老五跟他拼了!”说着冲了出去。
  慕容水云身形一闪,己拦住了他,问道:“五弟,你要跟谁拼?”
  龟敬渊一呆,随即大吼道:“我管是谁,总之找今日的来客,一个一个的揍,不怕他不认!”
  慕容水云怔了怔道:“五弟,这使不得——”
  龟敬渊怒吼道:“你别阻我,否则连你也揍。”
  凌玉象沉声叱喝道:“五弟,不得鲁莽。”
  龟敬渊对这“第一条龙”凌玉象,倒是心存敬服,很是听话,当下不敢再闹,但悲从中来,竟蹲下大哭起来,边道:“三哥啊三哥,是谁害你,快告诉老五知道,俺把他千刀万剐,替你报仇!”
  凌玉象皱眉叹道:“三嫂子,这件事,我看还是要报官料理,比较妥善。”
  金夫人缓缓抬起脸来,满脸的泪,竟已哭出血来,忽然似想起什么似的,道:“好,盛煌的两位知交,都是天下名捕,冷血与柳激烟,都在座上,何不请他们来相助?”
  凌玉象大喜道:“有他们两人在,三弟案情,必能早日寻出真凶!
  谁是柳激烟?
  柳激烟不是谁,柳激烟是五湖九州、黑白两道、十二大派都尊称为“捕神”的六扇门第一把好手。
  “捕神”的意思,不仅指他如捕快中的神,而且也指就算是鬼神作案,他也一样能追缉真凶归案。
  柳激烟不但才智高,武功也高,而且还相当年轻,不过三十余岁,他用的武器,只是一柄小烟杆。
  据说从没有人能在他烟杆下,走得过二十招。
  “捕神”柳激烟不但智勇双绝,九流三教、三山五岳的人,无不有他的眼线;尤其在衙里的捕快们,都视他为青天大老爷,听命于他。
  柳激烟与“武林五条龙”相交已近七年。
  而今金盛煌被杀,柳激烟在情在理,必会全力出手的。
  至于冷血,冷血又是什么人呢、
  冷血只有二十岁,是六扇门里极年轻的一个人。
  可是他却是“天下四大名捕”里的一个。
  “天下四大名捕”,系指:无情、铁手、追命、冷血四人,连“捕神”柳激烟,居然都榜上无名。
  这“天下四大名捕”,都是武林中的数一数二的好手,各人有各人过人之能,冷血便是其中之一。
  他在十六岁的时候,便已屡建奇功,他要追缉的要犯,从来未失败过的。十八岁时,他为了要擒住一武功极高的混世魔王,他躲进那魔王的魔窖里,十一天不言不动,不食不饮,抓住一个仅有的机会,趁那魔王不防之际,给予致命的一击!一个十八岁的少年居然能擒住那魔王,一时使武林为之轰动。
  十九岁时他单人匹马,闯入森林,追杀十三名巨盗,终于把对手一一杀死,甚至高过他武功一倍的首脑,也死在他剑下。当他拖着满身伤痕的身于,回到县城,众人都以为他活不长了,可是没到两个月,他便可以策马出动,追缉恶徒了。
  冷血善剑法,性坚忍,他的剑法是没有名堂的,他刺出一剑是一剑,快、准而狠,但都是没招式名称的。
  他觉得招式只是形式,能杀人的剑术才是好剑法。
  所以,冷血的年纪虽轻,但在六扇门的辈份,却是相当之高。
  不过,也因为他年轻而刚烈,许多捕快差役,都不甚服他,他们宁愿膺服柳激烟。所以柳激烟的声望,远比他还大。
  冷血与金盛煌,相识仅一年,但他与凌玉象,曾经在一次追缉沧州大盗中合作过,已有三年的交情。
  金盛煌这件事情发生,冷血也决不会坐视不理的。
  冷血是站着的。
  只要他还可以站的时候,他决不会坐着。
  因为坐着会使他精神松弛,万一遇敌,他的反应就不够快。
  柳激烟是坐着的。
  只要他可以坐着的时候,他决不会站着。
  因为站着会使他精神疲累,一旦遇敌,他就不能反应敏捷;只有从最充足的休息中,体能才能发挥最大的力量。
  可是他们都看向同一方向。
  他们都在金盛煌的房中,望着金盛煌倒在血泊中的身子。
  柳激烟缓缓地道:“凌兄,您上来的时候,这里的情形,可就是这样了?”
  凌玉象沉声道:“老夫曾吩咐下去,任何人不得移动物品,任何人不得擅自离席。”
  柳激烟睿智的垂下头,再问道:“凌兄,您上楼来的时候,可曾看见什么可疑的人?”
  凌玉象道:“三弟惨叫声甫发,二弟、四弟、五弟已相继掩至,老夫留在大厅,安顿客人。”
  慕容水云道:“我一扑上楼来,便见大门敞开,心知不妙,便与四弟、五弟冲了过去,只看见……三弟,就伏在那床边,嘶声叫……”
  柳激烟动容道:“叫了什么?你听清楚了没有?”
  慕容水云凄然道:“三哥叫的好像是‘你,楼……,便气绝身亡了……我痛极欲绝,还是四弟比较冷静,他说他会去叫大哥上来……后来,三嫂子等,也闻声上来了……”
  柳激烟吁了一口气,叹道:“可惜金三侠无法讲出他的话来。”
  冷血忽然道:“有。”
  柳激烟道:“哦?”
  冷血冷冷地道:“这儿有人姓楼的没有?”
  金夫人止住哭声,沉思了好一会,方道:“没有,这里没有姓楼的人。”
  慕容水云接道:“宾客中也没有。”
  柳激烟忽然提点道:“会不会是姓刘的?”
  凌玉象拍案道:“对!应该是有的!老夫这就去查查。”
  柳激烟喃喃地道:“金三侠临死之前,毕竟说了句重要的
  话。”
  冷血沉声道:“他这句话,可能就是凶手的姓名。”
  冷血很少说话,他的话往往都很有力,很决断。
  柳激烟比较多话,但他的话,很睿智、很沉着、也很动听。
  凌玉象很快地走上楼来,拿着一份名单,叹道:“宾客中确有两个姓刘的,家仆之中也有一位姓刘的。”
  柳激烟道:“哦?他们有无可疑?”
  凌玉象摇首道:“这两名姓刘的宾客,一名叫做刘亚父,根本不会武功,是当店老板,因常把珍品卖给三弟,所以在这大寿中,三弟才会请他来。此人根本不可疑。”
  柳激烟道:“还有一人呢?”
  凌玉象道,“这人会点武功,名声也不大好,但对三弟,却一直心存敬服,而他的那一点武功,就算猝然出手,趁三弟不备,也决不可能得手的,他叫刘九如,外号‘铁尺’,在江湖上不甚出名,只怕你们二位,也未听说过吧?”
  柳激烟笑道:“这刘九如现年四十三岁,兵器铁尺二尺三寸,好酒色、无功过,但喜惹事生非,曾被捕一次,下柳州大牢,家无亲人,对金兄,倒常在外人面前,赞誉有加。”
  这柳激烟不愧为“捕神”,对区区一个武林小卒,居然对他的生平,尚记得如此清楚,朗朗上口。
  凌玉象一呆,说道:“捕神不愧为捕神,真是佩服佩服。”
  柳激烟一笑道,“哪里哪里,我是吃这行饭的,对江湖上的一人一物,当然要了如指掌。”
  冷血冷冷地道:“刘九如我不知道,还有那刘姓仆人呢?”
  凌玉象笑道:“这更不可能,那是一位七岁女童,是三弟刚卖回来的小丫环,连喜事丧事还分不大清楚呢。”
  慕容水云忽然道:“二位,大厅中的客人,要不要查查,在出事的时候,他们是否曾离开过?”
  柳激烟道:“大厅中的人,是不是都是你们的朋友?”
  凌玉象道,“老夫都查过来了,没有冒名而来的人。”
  柳激烟道:“其中会不会有人与金三侠有过宿怨或世仇的?”
  金夫人泣不成声地接道:“不会,绝不会有。盛煌庆祝大寿时,名单都是与我商议过的,我们就怕宴中有什么不快的事情发生,所以把会生事的、有过怨隙的人,都没有请来,谁知,还是……”说着又哭了起来。”
  柳激烟道:“还是烦凌兄派个人,告诉沈四侠,把厅中的人放走吧,那是无补于事的。谁都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事发生的,
  那家丁喘着气道:“不不是小的逃回来的,是他,他放小的走……”
  凌玉象道:“他的样子,你有没有看清楚?”
  那家丁傻巴巴地道:“小的哪敢回头看,没给吓死,已经够……够命大了。”
  柳激烟说道:“你知道他为何要放你走?”
  那家丁结结巴巴地道:“那人……那人塞给小的一两银子……出手好大方啊……一两银子,还塞给小的一封信,要小的面交大人,不不是小的要银子呀,是他说,小小小的要是不交,他就那么一用力……一用力就能捏死小的……”
  冷血沉声道:“信呢?”
  那家丁抖抖颤颤地掏出了信,金夫人正想接过,柳激烟微一摇手示意,自己接过信,在手上衡了一衡,再在当风的窗旁,把两个软塞塞入鼻孔之中,才撕开了信,这确确实实是一封信,没有任何陷饼,柳激烟才把信交给了金夫人,金夫人读着,忽然叫了一声,晕倒在地,凌玉象叫侍婢扶住了金夫人,持信大声朗读:
  “第一条龙凌玉象,第二条龙慕容水云,第四条龙沈错骨,第五条龙龟敬渊,大鉴:
  记得十年前‘飞血剑魔’巴蜀人的血债否?今天他的后人,要你们偿命。第一个是金盛煌,三天之内‘武林五条龙’,死干死净,了却十年前的血海深仇,你们等着死吧。
  剑魔传人谨拜”
  飞血剑魔?
  这个名字,不单令金夫人晕眩过去,连凌玉象、慕容水云、龟敬渊也为此脸色惨白,柳激烟、冷血亦为之动容!
  这一战,便是武林中有名的“五龙斗狂魔”之役。
  这一役,也令“武林五条龙”犹有余悸,每每提起巴蜀人的一战,不禁心惊。
  关更山的弟子们,因得严师管教,武功很高,所以才能把巴蜀人这狂魔毙之于手下,但巴蜀人的弟子,虽然得飞血剑魔真传,唯不肯苦学,仗师威名,横行无忌,一旦师父被杀便逃遁得无影无踪,隐姓埋名,再也不见他们重出江湖了。
  可是巴蜀人的武功已尽传授给他们,一旦让他们练成,只怕又是一场武林浩劫,这是“武林五条龙”一直以来,隐藏在心头上的阴影。
  而今“飞血剑魔”的后人,终于来复仇了。
  以巴蜀人后人的声势,令冷血、柳激烟等,也觉棘手。
  金家的人,望着凌玉象、慕容水云、龟敬渊等人,脸上都抹过一片不祥的惊恐之色。
  大厅死寂一片。
  龟敬渊忽然一个虎扑,跳起来道:“来就来吧,连巴老魔也栽在我们手中,他龟孙子有种的出来,看俺龟五爷要不要得了他的命!”
  大厅的人都在沉吟着,没有人出声呼应,只剩下他自己洪钟般的声音,在大厅中回荡着。
  凌玉象手执着信,干笑几声道:“好,巴蜀传人,咱‘武林五条龙’还没有老到不能拔剑,还可以决一死战!”
  柳激烟沉吟道:“以四位武功,已蜀传人,自不是怕,但问题是,敌在暗处,我在明处,巴家后人,究竟是谁,我们尚未得知,只怕会吃亏一些。”
  冷血沉声道:“最重要的是,巴蜀人的‘飞血剑’一击,论武功,凶手可能非四位之敌,但‘飞血剑’若不及凝神戒备,则纵有天大的本领,也避不开去。”
  柳激烟道:“所以目下我们最重要的,是要找出谁是巴蜀人的传人,我觉得沈四侠应先放走大厅中人,以免打草惊蛇,令对方隐瞒行藏。”
  凌玉象点了点头,对慕容水云道:“二弟,麻烦你去走一回,把事情告诉沈四弟,并叫他回来,厅中的事,你也去安顿一下。”
  慕容水云道:“好。”人已飘然越出厅外。
  柳激烟长叹,沉思了一会儿,道:“来人身手很快,金三侠不过一声惨叫,你们便赶来了,可是仍给他逃了开去。”
  龟敬渊睁着眼睛,握拳嘶道:“妈的,要是给俺见了他,俺就一一一”
  那拿信来的家丁忽然怯生生地道:“禀告,禀告凌大爷……”
  凌玉象不耐烦地轻叱道:“什么事,快说。”
  那家丁怯怯地道:“小的在未去厅堂之前,好像,好像看见阿福脸色苍白的走过,小的多事,问……问他做什么,他,他说,他看见谁杀死老爷的,可是,可是,他又不敢说出来……”
  凌玉象跳了起来,道:“他有没有说是谁?”
  那家丁更是惊慌:“没……没……没……没有。后来,小的就到厅堂去了,经过花园,就被……”
  凌玉象喃喃地道:“怪不得我冲上来时,阿福似有话跟我说……那时我正匆忙,也没有停下来……”
  柳激烟也脸色大变道:“好,这就是线索,现在阿福在哪里?”
  那家丁道:“他,他好像很怕,到,到柴房去了。”
  柳激烟道:“好,凌兄,我先和龟五侠去盘问阿福他见到的是什么人,龟五侠对金府较熟,有他在场,可知阿福看到的是什么人:还有,冷血兄,你追查千里,从无失手,这次可否劳烦你待客人散后,追踪那叫刘九如的,因为昔年他在柳州是因有暗杀人之嫌而被捕的,后证据不足而释放,这么多人中,他最可疑,如果他杀了人,你跟踪他回去,若有疑窦之处的,或者能找出他行凶的兵器……这事儿,烦冷兄你去跑一趟,凌兄,这儿金夫人及现场就靠你料理了。”
  凌玉象长叹道:“为了咱们兄弟的事,令两位奔忙,老夫好生不安。”
  柳激烟淡淡地道:“金三侠的事,冷血兄及我皆是金三侠之友,而我们又是吃这行饭的,自然如同己任,非理不可,何谢之有?如这件事太棘手的话,我会去请庄之洞、高山青来帮忙,他们在沧州,可说是老马识途,有他们在,案情定必早日清楚,就这么说了,我们分头进行。”
  凌玉象大喜,说道:“若有庄、高二位出手,就算巴蜀人复生,也奈不得咱们也。”
  既然这是一个多事的武林,一个高手辈出的武林,劫杀戮案件,也必定特别多。
  因此,六扇门中,必需有一些好手,才制得住这群江湖上的亡命之徒。
  这些年来,衙门里的确出来了一些高手,“武林四大名捕”、“捕神”便是其中佼佼者。
  在沧州本地,最令汪洋大盗们为之头痛的,便是名捕头:“铁锥”庄之洞。庄之洞也不过三十余岁,但不管是武功、机智,皆有过人之能,而且跟衙门官显,都有很好的交情,所以沧州捕头之中,他可算是捕中之王。
  他有一个莫逆之交,叫做高山青。
  沧州府内有十万禁军,十万禁军的教头,武功自然好得不得了,这位教头,每三年更换一次,而“巨神杖”高山青,已连任了三届总教头。
  这两个人,都是沧州府官方武林高手中数一数二的大人物。
  他们在浩荡武林中的声誉,当然仍比不上冷血和柳激烟,但在沧州府内,这两人的名号只怕要比冷血及柳激烟,要响亮得多了。
  冷血,及柳激烟,再加上庄之洞、高山青,正如凌玉象所说,就算“飞血剑魔”巴蜀人再生,这四人加上“武林五条龙”之四,巴蜀人只怕也得劫数难逃了。
  可是事情真的会那未简单吗?
  事情不会那末简单的。
  柳激烟、龟敬渊往柴房走去,龟敬渊走在前面,柳激烟在后面慎重而从容的跟着,龟敬渊一直在前面咆哮着:“……当初咱们杀掉巴蜀人后,俺就他妈的下决心要斩草除根,把巴蜀人那魔头的三个徒弟也除掉,就是大哥二哥不肯,说什么做人要留余地!余地!余地!现在三哥也给人做掉了,还留什么余地!”
  柳激烟一直没有作声,日暮昏沉,四下无人,金府这一变乱,令来宾怅然而返,金府的人,也莫不哀痛十分,聚集堂前,龟敬渊走着走着,指着前面的一座破屋,大叫道:“阿福,阿福,快出来,有话问你!”
  屋内的人,应了一声,开着柴房,龟敬渊怒道:“好没胆量的小子,还关起门来,怕人杀他不成!谁敢在金府作乱,这次我龟老五就不会饶了他——”
  柳激烟忽然身子一蹲,沉声道:“有人翻墙入来!话未说完,忽然冲天而起,像避过什么暗器似的,反击一掌!
  这一掌遥劈在石墙之处,轰然一声,石墙坍倒了一角,灰尘漫天之际,只见墙外人影一闪而没。
  龟敬渊怒嘶着冲了出去,边叫道:“老柳,你追那头,我追这边,看他往哪儿逃!”
  三个起落之间,已追出园圃,但见前面的人,身法轻灵,龟敬渊眼见自己迫不上了,便大吼道:“贼子,有种别逃,跟你爷爷分个你我才走!”说着一掌劈去,砰然击中一棵树干,树崩倒,隆然声中,叶飞漫天,凌玉象、慕容水云、沈错骨三人,黄、白、黑衣飘飘,已闻声赶至!
  凌玉象发出一声断喝道:“老五,是什么人!”
  龟敬渊气喘咻咻地道:“有人要暗杀我们!”
  慕容水云急问:“在哪儿?”
  龟敬渊再看清楚,树断枝折,哪里还有人呢?当下怒道:“往哪儿溜了,这贼子,不敢跟俺交手!”
  凌玉象道:“老五,你找到了阿福没有呢?”
  龟敬渊道:“没有,他刚要从房子里出来,我们便遇上此人了。”
  凌玉象惊问道:“柳兄呢?”
  龟敬渊道:“也是追人去了。”
  凌玉象急道:“不好,快去救助!”
  黄、白、黑三道人影,犹如鹰击长空,一起一落,已在十余丈外,龟敬渊犹丈八金刚摸不着首脑,呆呆地傻站在那儿。
  凌玉象、慕容水云、沈错骨三人几乎是一齐到了柴房门前,三人同时站住,呆住!
  柴房门前,站着一个家丁打扮的人,那是阿福。
  不过阿福看到他们,没有作揖,也没有笑,只是双眼直钩钩的盯着他们。
  阿福看到他们,眼睛瞪得老大,不过他既见主人也无所动,那除非是阿福看不到他们。瞪着眼而看不见人的人,只有几种人,瞎了眼的是一种,死了而不瞑目的人又是一种。
  阿福没有瞎眼睛。
  所以他只好是死人。
  沈错骨铁青着脸走前去,手指才触及阿福,阿福便倒了下去。
  阿福前身,没有半丝伤痕,他背后却是血染青衫,似被尖利的兵器,刺入了心脏,刚好不致穿胸而出!
  阿福没有合上眼睛,张大着嘴。
  他的眼睛里充满惊恐,张大着嘴似要说些什么。
  他究竟见到了什么人,竟如此恐慌?
  沈错骨冷冷地道:“老五错了,他不该离开阿福。”
  慕容水云叹道:“阿福已永远没有机会说话了,他究竟要说什么?”
  凌玉象忽然道:“但愿柳捕头能没事就好。”
  话犹未了,一人已跃到柴房的屋瓦上,几乎一个踉跄摔了下来,慕容水云惊道:“柳兄!”
  柳激烟勉强应了一声;跃了下来,脸色苍白,按着心胸,似很难受的样子,凌玉象急上前扶持着他,道:“柳兄,你怎么了?”
  柳激烟翻了翻眼,捂着后胸,浓浊地咳了几声,好一会儿才勉强说道:“我来到这里,发现有人,和龟五侠追了出去,我眼看就要追着,忽然在石墙转弯处,有蒙面人掩来,好厉害,出手之快,令我闪避莫及,只有硬拼!我挨了他一掌,咳,哈,他,他也不轻,挨了我一拳!”
  凌玉象长叹道:“为这件事,令柳兄几乎丧了命,真是
  柳激烟叹道:“这不关你们的事,是对手大厉害了。”
  沈错骨冷冷地道:“柳兄可知对手用的是什么掌?”
  柳激烟道:“他出手太快了,我也不知他用的是什么掌力,不过,这一掌,还不致要了我的命!如果我不是硬与他换了一击,只怕就要糟了。我们因彼此都要运功挨受对方一击,所以下手时,反而没有用全力。”
  慕容水云道:“柳兄先去歇歇。”
  柳激烟摇头道:“不必了,冷血兄仍在否?”
  凌玉象答道:“他已经去跟踪刘九如了。”
  柳激烟点点头,忽然似想起了什么事一般惊叫道:“龟五侠在哪里?”
  慕容水云笑道:“你不用担心,适才我们还遇着他——”忽然笑容隐去,随即只听凌玉象沉声道:“他落了单,快去瞧瞧
  园里有一棵断树,树叶遍地。
  一棵生长力繁茂的树,被硬硬砍断下来,是很残忍的事。
  这棵树是被龟敬渊追敌时,一掌劈断的。
  现在树旁倒下了一个人。
  附近的落叶,都被他身上流出来的血所染红了。
  一个精壮而生命力强的人,生命惨遭斫杀,是件更残酷的事。
  这个倒地的人,正是“武林五条龙”之五——龟敬渊。
  是他劈倒了这棵树,可是,又是谁劈倒了他?
  他本应是劈不倒的,他练的是刀枪不入的“金刚不坏神功”,连“十三大保”,也修练至相当的境界,而且他还身兼“铁布衫”,自幼又学“童子功”,迄今仍未间断过。
  而今他却倒下了。
  就在凌玉象。慕容水云。沈错骨赴柴房的一刻间,他便被打倒了,甚至没有打斗之声,难道这一身硬功的人,连挣扎也来不及?
  柳激烟没有说话,点亮了烟杆,在暮色里,火红的烟一亮一闪。
  凌玉象忽然变成了一个枯瘦的老人,从来也没有看人过,这叱咤风云一时的“长空十字剑”凌玉象,竟已这么老,这么瘦了。
  慕容水云全身微微颤抖,暮色中,一脸是泪。
  沈错骨黑袍晃动,脸色铁青。
  这还是垂暮,这一天,将要过去,还未过去。
  沈错骨的声音,出奇地冷静:“五弟的致命伤,是左右太阳穴被人用手指戮入而殁的。”
  柳激烟点头道:“也就是说,杀龟五侠的人,已熟知他所学之武功,而且知道左右太阳穴,是龟五侠唯一的罩门。”
  凌玉象沉声道:“无论是谁,也不可能在龟五弟毫无防备的猜形下,一击得手的。”柳激烟颔首道:“太阳穴是人身死穴,可是不易被人击中,何况,以龟五侠的武功!”沈错骨冷冷地道:“除非是五弟绝未防范的熟人、”
  慕容水云说道:“对,凶手绝对是个熟人!”
  沈错骨冷笑道,“可是我们还不知道那是谁,已丢了两位兄弟了。”
  凌玉象沉声道:“从现在起,我们谁也不许落单,以给敌人有下手的机会,至少有两个人在一起才可以行动,我们不怕死,但至少不能死得那未冤!”
  柳激烟忽然道:“不好。”
  凌玉象急道:“什么事?”
  柳激烟道:“这样看来,对方绝不止一个,冷血兄跟踪刘九如,若龟五侠和阿福的死,乃与刘九如有关,只怕冷血兄此刻,此刻已……”
  慕容水云一顿足,道:“我们立即跟去看看。”
  柳激烟平静地道:“慕容三侠勿冲动,对方要的是你们三位的命……我看,需要庄之洞、高山青二位赶来相助”
  说着自怀里掏出两只小小的信鸽,把两封写好的信,系于鸽子的足爪上,迎空一放,两只信鸽,在暮色里划空而起,劈劈扑扑,自暮蔼黑沉中飞入长天,转瞬不见。
  柳激烟望着渐渐远去的信鸽,喃喃地道:“凭我和庄、高二位的交情,他们在明晨即可来此。”
  这四十余岁的刘九如,看来精壮无比,似有无穷的精力,自金府出来后,也没有什么悲伤的神色,冷血跟踪他,走过了几条街,只见他沽了壶酒,边行边饮,未到家门已酩酊。
  冷血皱了皱眉,几乎不想再跟踪下去了,不过冷血一向能忍,略一转念,便继续跟踪下去,至少要知道,他回家要十什么。
  这一跟踪,刘九如竟似没完似的,喝了酒,又敲了一个酒鬼的家,两人斗了半天嘴,谈的都是些不着边际的事,然后刘九如谈到不高兴起来,一拳把那家伙打倒,便一摇三摆的回去了。
  暮色阑珊,夜色已组成一张大网,遍布四周。
  刘九如拐过一条街又一条街,一条巷又一条巷,穿过几个小弄,多数是一些荒废的屋子,难得见人。刘九如找了一间屋子,便钻了进去。
  原来这地方是造窑区,白天工人们在此烧窑,晚上便离开,刘九如连房子也没有,便选这种不要钱的地方来往。
  夜色已临,烧窑的砖房零星落索,倍觉凄凉。
  明月当空,不觉温柔,却觉凄厉。远近处,皆有野犬吠号,一声又一声,长而刺耳。
  冷血静静地走近刘入如的房子门前,他想:既然如此:倒不如直接找刘九如谈谈更好。
  他正欲敲门,突然问,他发觉近处的犬鸣倏然终止。
  他一愣,下意识的提高警觉。
  就在他一怔的刹那,有十七八件暗器,自各个不同的房子里,向他射来!
  暗器准、快,而不带一丝声息!这些暗器在明月下发出奇异青亮色,显然都是淬过毒的!
  冷血忽然向前一抓,敲门的手变成了抓门,轰然一声,那房子的门,被冷血硬硬抓了出来,冷血用门往身前一挡,一时只闻“笃笃笃笃”之声不绝,暗器都钉入了木门上!
  只听房里的刘九如惊叫道:“谁?是谁?”
  但在那时候,这些屋子里每一间房都跃出三四个人,手执长刀,身着黑衣,蒙头蒙面,长刀在月色下发出慑人的光芒,直斩冷血!
  冷血已无心亦无暇答话,猛一运力,自手掌直逼入木门内,一时“噗噗噗噗”,暗器都由木门内反逼出来,激射向这群黑衣人!
  黑衣人皆为之一愣,闪避。挥刀!有三名黑衣人惨嚎着倒下,这些暗器,果然是见血封喉的!其他黑衣人来势不减,直扑冷血。冷血没有发话,没有后退,而且忽然拔剑,往最多人的地方冲去!
  既然已中伏,就得杀出去!
  这是冷血的原则!从没有冷血所不敢作的事。
  他拔剑的手势很奇怪;他是反手拔剑的,剑就在腰间,没有剑鞘。
  无鞘的剑拔得最快。
  剑是用来杀人的,不是拿来看的。
  这也是冷血的原则。
  剑身细而薄,长而利,易于攻,难于守。
  但冷血是只攻不守的。
  因为他认为最好的守势就是反攻。
  这也是冷血的原则。
  江湖上盛传他一共有四十九招剑法,剑招皆无名,但却势不可当。
  冷血反冲了过,蒙面人尖叫,惨嚎,翻卧,围攻!
  月色下,血光翻飞。
  一批冲近冷血的人,中剑倒下,第二批却拥了上来,长刀疾闪,招招要害。
  第二批人也倒下了,第三批又接了上来。
  这第三批人打了没多久,在厮杀声中,便有人高声叫道:“这厮厉害,我们敌他不过!”“逃!快逃!”
  “不,首脑说一定要杀!”
  “我们不是他对手!”
  “不是他对手也要杀!”
  “不行了,快逃吧!”
  惨叫声中,又已有三人倒下,有人嚷道:“他受伤了!”
  “看,他挨了我一刀!”
  “不,他比刚才还勇猛!”
  “还是逃吧!他好像受伤了!”
  “他还流着血哩!”
  第三批人都倒下了。第四批人冲上来,才打了不一会,便逃掉了大半,剩下的,无心恋战,边打边逃,又死了一半,其他的都逃掉了。
  没第五批人了。
  明月当空,是明媚还是邪恶?
  月光当头照,是照透罪恶还是洗涤罪恶?
  冷血站在明月下,手上执着又细又长的剑,他肩上一道刀伤,血淋淋下。
  可是他从来不因受伤而倒下过。
  出道以来,像这样的伤,已经算是很轻的了。
  月下是血,血中横七竖八的,倒了四十三个人。
  四十三个死了。
  他不得不杀。
  他一剑出手,对方还有没有命,连他自己也控制不住。
  杀了这些人,他觉得好空虚,真想弃剑跪地,在月色下痛哭一场。
  他甚至不知道这些人是谁。
  冷血忽然想起,认定了适才那间房子,推门进入。
  只见房内桌椅零乱一片,显然也经过一场恶斗。
  而刘九如,被几张桌椅压在下面。
  冷血急拨开桌椅,扶起刘九如,只见刘九如手上还握着一柄铁尺,显然是曾与人恶斗过,他胸前有一道血口,似被什么物体迅速打中而收回,刚好打穿了刘九如的内脏!
  这样的手法,显然又是那…一记“飞血剑”所为的。
  可是刘九如居然还有一息尚存。
  冷血忙用一股真气,逼入刘九如体内,刘九如双眼一翻,流下许多鲜血,冷血知他已活不久了,于是问道:“是不是你杀死金盛煌?”
  刘九如微微张开无力的双目,喉咙格格作声,但说不出话来,只是一直在摇头,一直在摇头。
  冷血略一皱眉,又问道:“你知道是谁杀你么?”
  刘九如费力地点首,挣扎着想说话,可是血不断自喉里涌出来,冷血暗暗叹息,要不是刘九如壮硕过人,只怕早已命丧多时了;那胸前的一记,实际上已把他的内脉打碎了。
  忽然刘九如勉强嘶声道:“杀我者,两,两个,两个公——”再想说下去,血大量地涌出,登时气绝。
  冷血缓缓地放下了刘九如,心中很混乱、很惆怅。
  究竟是谁,要派这么多人来伏袭自己呢?
  究竟是谁,要杀害刘九如呢,
  如果刘九如就是残害金盛煌的凶手的话,那么这桩事情,便已是结束时候了。
  可是事情显然没那未简单。
  对方不仅要杀死刘九如灭口,还要杀害自己。
  而且今晚围攻自己的人,用的刀法、武功,都像是同门师兄弟,显然是同一个师父教出来的。
  是哪一个门派,具有这么强的一个实力?
  看来杀刘九如的人,手法上与杀死金盛煌大致相同,只怕这才是“飞血剑魔”巴蜀人的传人。
  可是巴蜀人的传人,这些人的师父,究竟是谁呢、
  这些都像一个一个,不能解开的结。
  刘九如临死之前,究竟想说些什么、
  那“两个人”,是“工人”还是“公人”,“公子”或是公孙,是一个人的名字,还是一个集团的名字?
  冷血呆了好一会,忽然撕开了刘九如的衣襟,似找什么似的,找了好一会,又走出去,揭开了好几个蒙面人的脸纱,都是一些陌生的大汉,冷血再撕开了他们的衣服,像在端祥着一些什么。
  月色下,冷血似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
  庄之洞看来比较矮小精悍,比柳激烟还要年轻一些,腰间缠着椎链子,一副精明能干的样子。
  高山青的样子,与庄之洞非常相似,不过高山青却比庄之洞神气豪壮多了,所以庄之洞看去是短小精悍,高山青却是高头大马,高山青拿着的是一条玉一般的桃木棍,棒身细滑,杖尖若刀,长七尺六寸。
  这是第二大的晌午,也就是署名为“剑魔传人”所说的“三天之内,‘武林五条龙’死干死净”的第二天。
  堂前两具棺椁,灵柩前,端坐着金府家属,以及凌玉象、慕容水云、沈错骨、柳激烟和冷血。
  凌玉象的妻子、儿子,也在堂内。他们是在昨日闻讯,今日赶至金家,见凌玉象后,方知晓一切的。
  因为而今这种情形,凌五象自然不想回家。“武林五条龙”中,真正儿媳满堂的,只有凌玉象、慕容水云及金盛煌三人而已,至于沈错骨,生活似道非道,个性又极为孤僻,没有亲人;龟敬渊更加嫉恶如仇,性情暴烈,除几个知交外,也没有妻室。
  为了妻儿安全,凌玉象力促他们回到凌家去,以免有殃及池鱼之灾。
  庄之洞、高山青二人一至,柳激烟便站了起来,冷血与这二人,曾经在办一件事情时也碰过面,也算认识,柳激烟替他们给凌玉象、慕容水云。沈错骨介绍过后,再不客套,把事情一五一十,告诉庄、高二人。
  庄、高二人一见丧事,便知不对劲了,听罢,庄之洞当下黯然道:“可恨的魔孽,竟加害了金、龟二位英雄,真令人痛恨!”
  高山青声若洪钟,怒道:“凌老英雄你不要怕,我们必替你揪出凶手来!”
  沈错骨冷哼一声,柳激烟一见不对,笑骂向高山青道:“高老弟,你还是算了吧,你来助我们一臂之力,是最好不过,若独手擒凶,别说我啦,‘天下四大名捕’的冷血兄,一样在这里,不也照样是束手无策么?”
  庄之洞也笑道:“高老弟大大口气啦,再说,凌、慕容、沈三位大侠,可也不是好惹的哩。”
  慕容水云忽然笑道:“二位莫过太过奖,高兄的话,未尝不对,擒凶确是要靠高兄等人了,二位来了最好,二位未来之前,我不放心走开。”
  冷血冷冷地道:“慕容二侠要到哪里去?”
  慕容水云脸上掠过一片郁色,道:“我的妻儿住在城郊,讯息来回不便,不管兄弟我是生是死,总要回去安排一下,我尽量在今晚之前赶回这里;我们兄弟,虽不能同年同日生,但愿能同年同日死。”
  柳激烟说:“慕容二侠你一个人回府,太不安全了吧?”
  慕容水云笑得非常洒脱:“大丈夫何惧生死,只要死得不窝囊就好了。”
  凌玉象正视着慕容水云,一字一句地道:“二弟,我们要活着替三弟和五弟报仇,不能死。”
  柳激烟缓缓地道:“二侠纵要回府,也要带个人去。”
  庄之洞义不容辞地道:“不如我陪慕容二侠去一趟。”
  凌玉象道:“二弟,我们这儿有柳兄、冷兄、高兄及四弟,你还是和庄兄一道的好。”
  冷血忽然道:“只有慕容二侠庄捕头两个人,只怕人手不足,若慕容二侠一定要跑这一趟我也一齐去。不过请凌大侠及沈四侠,万勿走开。”
  柳激烟笑道:“冷兄你放心,何况我和高兄,也不算是好惹的人。”
  冷血缓缓起身,笔挺的身于似经得起任何打击,淡淡地道:“好,这儿一切,要劳柳、高二兄了。”
  ------------------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