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杀
第一章 森林里的十三头狼


  他曾在无际的大漠中粉碎了风沙七十六骑的组织,在最酷寒的黑龙江中擒下滚龙王薛游;他曾在热得可以烤熟鸡蛋的地方停留过,也曾横渡过最可怕的喀曼拉嘎勒维亚山谷;他曾做过七省巡抚见了也要下拜的官,也在当卧底时在市肆干过杀猪的:他杀过人,也曾经救过人;如今心甘情愿地仍在他最钦佩的人门下做事。
  他二十岁,样子一点也不难看:他的剑杀过他所要杀的人,十多年来,只有一个能逃出他的追捕和追杀。
  他从不激动,而敌人激动或俱怕的时候,正是他抓人杀人的时候。
  这是他一贯的作风。就像一只狼追捕一头鹿。
  但,当他接获这个对这帮无恶不作已罪无可赦的人之决杀今后,他不顾一切地追捕这个仇人和他的手下们,无论为公为私,虽然,他知道自己恐怕不是对方的敌手。
  他一个人,对方十三个。
  问题对方也是一头狼;当他还没有学会拔剑时,对方已作了二十多年狼了。这人是他唯一追捕不着的人,而且差点丧生在对方的手下。
  他侥幸地逃了回来,三年后的今天,他无法不再度追杀。
  他的人冷傲、孤僻、坚忍。
  他的剑诡秘、辛辣、快速。
  他的手坚定;他的身法是箭的飞驰。
  土壤很湿,林中不见一丝阳光。他舔舔干裂的嘴唇,看来今天要流血了。
  积叶中散布着血的腥味,泥土也有冒血的意味。他用膝盖顶着地面,手肘支抵着,他的脚稍一发力,人便像脱弦般射出,掌即落地,快得像一支箭,稳得像一座山。四肢第一寸骨肌都配合得没有一丝瑕疵。
  四肢健全的人的确不少,能真正运用四肢者,却少主又少。
  他不动时像一座岩石,他的眼睛发亮,尤其是在如此幽冷暗惨的林中。
  这的确是森林,黑得有一种死亡的感觉。他在这黝黑的大丛林已潜伏了三昼两夜;在他还没有把敌手一一歼灭时,他绝不退却。
  他一直都保持冷静。
  这是第三个晚上了,从他踏入这座山林起,当他知悉他的仇敌在京城作案时,他就感觉他一定会与敌人再度交手;当他最崇敬的人分派他和三名同僚捕捉这干亡命之徒时,他就感觉得出血的腥味:当他经过家乡,发现他过去的恩师友朋全给杀了,他知道他已没有退路了。
  四个江湖上黑道凶徒闻名丧胆的高手分四条路追缉,但就是给他迫上了。对方意图穿过这座山林;这座山林不易穿越,但穿过了便一定安全。所以他们要准备粮食银两,他们沿途劫杀,也把遭劫的人家斩章除根,灭门屠杀。这是他们做事的惯例。
  只是,他一路追杀过来。一路都听闻这十三人凶残作为。
  他决不会放过他们。
  他要活捉他们。
  或者杀了他们!
  第三夜。
  这是森林的最深处。
  这里有百丈高木,树皮布满了厚厚的青苔,而且发出磷光——这是森林里唯一的光,正在闪动着它的恐怖。野兽的嘶嗷正向它所占领的天地发出哀鸣。
  有血。
  一头野犬死了,刀插在它的咽喉。
  有血未必有人,有刀却必有人在。
  因为野兽也会流血,但除人类以外就没有用刀的野兽,
  在这种地方,偏偏有人;但没有任何人作任何移动,也没有人说话:要不是那柄刀,根本不可能想象得到会有人!要不是磷光闪烁,根本不会知道那堆怪石正是十三个人。
  “嚓!”一柄火折子亮了。
  现了十三张狰狩的面孔,虫兽的怪鸣骤然停歇:磷光和火光的闪耀下,就像十三个从地狱来的恶鬼!
  还是没有人说话。
  良久。
  一个声音响起:“有人已追来。”
  另一个哑沙的嗓子:“让他来吧。”
  一个女子清脆的语音:“你们不是他的对手。”
  又一个缓慢的声音:“那是谁?”
  一个比较苍老的声音,“冷血。”
  似乎是怔了怔,沉默。又一人道:“他不该追入森林中来。”
  似是一声叹息,一个温和的语音,“我们在火云坎杀的那家人,正是他其中一名师父的家人。”
  这时人折子忽然暗淡下去,看来马上便要媳灭,暗蓝色的光芒作最后的跃动。
  一个声音响起,冷酷、无情又有无比的威严;他的话像一柄沉厚的宝刀:“他在尾随我们,不出十里一定碰上;你们不是他的对手,现在各自分散,林外第一站集合。”我们全数齐集,他们四师兄一旦会集对付我们,那就更不好惹了。咱们分开来,让他轻敌,反而好办。
  话很缓慢、很阴沉、很可怕,一字一句都听得很清楚,话很简洁,可是实际上却讲得很快;当他开始说出第一个字时火已开始摇晃,最后一字说完时人才摇灭:当最后一个字语音仍在回荡时,他人已去。
  火光灭了;磷光便再度显目的闪烁:然而这里已一个人没有——十三个人都走光了。
  但却不是没有人,是有一个人。他在人走后,磷火尚未重现时到来的;他像一座岩石,坚定、冷静。
  他的确来得太快了些。
  他马上找到了那把用尽的火折子,隐约有一抹笑意:“他们旨在分散目标,但最终一个个都得死!”
  他的手更坚定。
  他是他最敬佩的人四名最得力助手之一,铁手、无情、冷血、追命——他是冷血。
  他也有他自己的真正名字,但现在人人都知道他便是“冷血。”
  此际他也不见了。
  丛林又口复虫兽的呼号,磷火的权威!
  一个人走着,他的脚踏在厚厚的落叶上,居然没有一丝声响,单凭这份轻功。已足令人刮目相看了:况且他根本无心走路。
  他不怕冷血。没有人能比他的箭更快;现在他的箭已搭在普上,一触即发,只要冷血一出现,他足可把冷血射穿三个窟洞!何况江湖上还没有“冷血”这个名字时,他已是武林中闻名丧胆的“血弓冷箭”田九如了。
  想到这里,他倒希望冷血快些出现,死在他手中:也许,也许银两也可以多分一些。
  一想到那些花花白白的银子金子,他不禁笑了,笑得好开心。只要一出这座森林,便没有人会追捕得到他们了,他可以好好的享用那些银子……只是那该死的家伙,还要单身追入林来,岂不是送死!
  他又笑了。那小子真不要命。他怎样也想不出天下有什么人能接下大哥三招的:况且他田九如也不是好惹的。
  时已子夜。夜雾已逐浓渐厚:他闻到一种腐臭和潮湿的味道,哺哺道:”该找一个地方休息了……”
  他在一处停下,他跃上左旁的一株大树,迅速地用枝叶编织成一座粗床,但又溜了下来,把夜行服上的三根铁丝扣搭在草床上,然后又攀向另一株大树。
  没有人敢偷袭田九如,因为偷袭田九如的,结果都是一样,死!
  当你以为能暗算成功时,田九如的箭便穿过你的后心。
  田九如在第一株树桠上编了小草床,暗算的人只要向草床一出手,震动了草床的铁丝,等于惊醒了田九如,那时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田九如又能一箭穿心了。
  这只是田九如的反暗算方法之一,也不知有多少人死在他的设计下,他的冷箭下,所以别人宁愿明斗,也不愿暗袭田九如。
  田九如的箭法和反暗击术是第一流的,轻功也非常高明。只是另一株树大高,田九如飞行了六七丈,便只得用手攀爬其余十丈了。
  他把箭插好在背羹里,手足并用的迅速地在上爬升。
  想到冷血被他一箭穿心时,他不禁又笑了。
  他本想哈哈大笑的,可是他笑不出。
  他只有三尺便到达树顶了,但树顶上有一个人冷冷地望着他,就像两道寒冰的刺人。
  田九如打了一个冷颤,喊声道:“你……”他的手也不敢再攀爬了。
  那人的话更无情,更像冰:“你的一切我看见。”
  田九如蓦然一声暴喝,纵身而起,飞掠冷血的头顶居高临下,来反击冷血。
  只见他人尚在半空,黑夜中寒芒一闪,“铮”的一声,剑出鞘,又已还鞘。田九如的身驱如大鹏鸟般的在黑夜的上空一顿,蓦然向下沉落,掠落之处,鲜血飞洒成一条长带形。“蓬”!田九如的身躯跌落地下。
  田九如临死前还想起大哥的一句话:“没有得到最后的胜利、抑或敌人仍然未死,绝不可得意,否则必悔。”
  可惜他再也不能后悔了。
  冷血慢慢滑下树来。他绝不浪费任何精力,而在该当们为时全力而为:他绝下多出招,但一出招就致人死命;所以他只有四十九剑招。静若处子、动若脱兔正可形容这样的一个人。
  他到了地面,看见了田九如的尸体。田九如死了。
  只是他此刻绝无笑意,因为他杀的不是大敌,仅是名敌人而已。
  直正的放手还在前面等着他。
  他大步从田九如身上跨过。
  ------------------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