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这是我死的日子

1.你听到雷声吗


  他每走十八步就要发出一声嘶吼,以消弭太狂烈的战志。
  战志已烧痛了他。
  也灼痛了他的剑。
  甚至更染红了大街。
  这是蓝衫街。
  蓝衫街是京戏里的一条大街。
  大街最大的特色就是。
  热闹。
  ——什么是热闹?
  热闹就是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生气勃勃、车水马龙的总称。
  所以,请注意;热闹只是外表的事物。在过年放鞭炮,在元宵看花灯,在端午赛龙舟,在重阳齐登高,都很热闹,但热闹归热闹.人的内心不一定就很快乐,甚至可以仍然很孤寂,非常的孤寂。
  因为孤寂纯粹是内心的感觉。
  这条街也是这样子。
  这条蓝彩街街面很宽,很阔,也很干净、平坦、整洁,但行人却不多,店铺亦少,整条街看去,大得有点教人心慌。
  行人不多、店铺少,这样的街怎么大得起来?
  答案是:可以。
  因为这条街是供官家、贵人、皇亲国戚走的“官道”。后来;也是因为住在这条街的达官贵人,觉得太冷清了,他们觉得不够兴旺,于是,才一声令下,客让这条街可以在傍晚以后在街边摆卖,这条街才算开始热闹起来。
  也因如此,这条街在大白天里,显得分外冷清。这时候也能摆卖的,多半跟这些住宅里的权贵“有些关系”,不过,跟这些人“有关系的”的摊子,卖的多半不会让寻常百姓太感兴趣的东西。
  是以,大街不一定就热闹,有时候,一些小街小巷小微小弄,里面都挤满了人,水泄不通,好玩的好吃的好乐的好看的多不胜数,那才是真正属于老百姓的“大街”。
  这道理就正如庙大不一定灵、人高不一定强、声大不一定就凶一样。
  他的声音却不算太大。
  也不很凶。
  可是却很有杀气。
  ——杀气是什么?
  杀气其实是一种要命的味道。
  他确然很要命,事实上,战斗只不过开始了半盏茶的光景,丧命在他剑下的,已有十七人。
  ——十七名“金风细雨楼”的精英!
  ——十七名“风雨楼”的精英,已断送在他的剑下。
  的确,在初杀第一个人的时候,他是有点犹豫,有些顾虑,有些微儿杀不下手。
  因为他的目标不是来杀这些人的。
  这些人还不配他动手。
  他要杀的只有一个人。
  只有这个人才值得他(和他的师兄弟)动手。
  可是,他若要杀此人,就难免失除掉这些保护这人的“障碍。
  所以他只好大开杀戒。
  当地杀了第一个“障碍”后,杀性便给激发,杀气激布。
  他杀红了眼,杀红了剑,也杀红了长街。
  ——现在这一条街,绝对已不是“蓝衫街”,而是“红”:
  血染蓝街!
  他杀上了瘾,杀了一人又一人,把前仆后继保护那人的忠心子弟,—一歼杀。
  他不留手.也不留情。
  他剑下决不留命。
  因为他是“剑神”。
  温火滚。
  他现在已杀上了火。
  而且还是滚烫的火焰。
  他要杀的人正是:
  戚少商!
  ——当今“金风细雨楼”代总楼主!
  他要杀戚少商的理由是:
  为师兄弟报价!
  ——因为,“剑仙”吴奋斗,“剑鬼”余厌倦都死在戚少商的狙击下,至于“剑妖”孙忆旧,则完全是给戚少商设计陷害的。
  这是“七绝神剑”中老么罗睡觉的判断。
  ——老么的判断一定正确!
  吴奋斗、余厌倦、孙忆旧一死,“七绝神剑”剩下的“剑神”的意见立即起了分歧:
  “剑魔”梁伤心的看法是;“他们死了也活该,这叫天意收拾了他们——谁叫他们活着的时候就是不团结,老爱跟我们作对!”
  可是“剑神”温火滚却不同意:“无论怎么说,他们都是我们的师兄弟,有人害死了他们,我们自当为他们报仇——连大侠萧秋水都说过一朝是兄弟,一生是兄弟。我们不替他们复仇,别人会笑话,自己心中也说不过去。”
  “剑怪”何难过却比较温和:“孙老妖、余老鼠、吴老仙他们的确嚣张过分,对咱们口限心不服,面和气不和,可是这伙却不能不报——若然不报,有损威信!我们不加听老幺的裁决。”
  “老幺”自然是“剑”罗睡觉——他是“老幺”,因为这七人中要算他最年轻,但若论剑法、名气、威望、地位,当然以他最为老到!
  所以他说的话就是最后裁断。
  “仇是一定要报的。”理由有三:
  罗睡觉说话的时候是闭着眼睛的。根据地的说法,一个人平常一日的精力,多用在眼神、眼力上,是以,他若果没有特别原因,就一定闭着眼睛,节省精力,也储存每一点。每一滴的精神力量。
  他从不浪费自己的力量。
  他的师兄们简直还怀疑地也储藏、节约他的精液,经过细心与长期的观察,谁都没有发现过这“小师弟”自淫、遗精、嫖妓乃至发泄过。
  “一,此仇不报,京城、江湖、武林均没有香等立足之地。杀了戚少商,可使‘风雨楼’群龙无首.咱们却可立威于天下!”
  “二,陷害他们的是戚少商和金风细雨楼的人。他们杀得了孙妖、余鬼、吴仙,就一定会斩草除根,迟早会找上咱们。咱们理应先下手为强。”……三,咱们以报私怨、江湖仇杀的名义除去戚少商,那就正合蔡太师之心意。太师复出视事,指日可期,咱们先领一功,他回自有犒赏。我们可以说是公报私仇。在公在私,这一仗都一定要打;这个仇都一定要报。要不然,皇上反而误信了这娃戚的奸徒,而忽略了咱们的实力和忠诚。”
  “还有一个附带的理由。”罗睡觉慢条斯理地道;
  “我想杀死戚少商。”
  温火滚忍不住问:“为什么?”
  罗睡觉道;“因为我看他不顺眼。”
  这就是理由。
  这理由已足够。
  ——你要支持一个人或反对一个人的理由,往往只是对方“看得顺眼”或“看不顺眼”而已,这理由听来十分荒唐,其实却十分真实,这是“人夹人缘”,看似荒谬,实则奇妙。
  不过罗睡觉也有补充:“而且这不是单方面的——”
  他顿了一顿,才接下去说:“我觉得戚少商也看我们不顺眼,他也要剪除掉我们这组人马——尤其是我!”
  于是,温火滚、何难过、梁伤心就准备杀人了。
  他们要杀的当然是威少商。
  温、梁、何三人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正要动手,罗睡觉却说:
  “人是要杀的——但不是现在。”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要等待。”
  “还要忍耐。”
  温火滚明显不想等。
  何难过也失去了耐性。
  梁伤心做事一向都喜欢速战速决。
  “要打杀能力远低于自己的人,什么时候动手也无妨;”罗睡觉陈述阻止理由,“但对手若比我们强,或者至少跟我们足以相持,那么,就直等和恶,等他有了疏忽,露出了破绽,忍到他气弱运衰的时候,才予以重手狙击,一战必胜,也必能取其性命。目前,戚少商助诸葛老鬼迫退了太师,又有糊徐皇帝的信任,气势当旺,声威无两,护他的高手也多不胜数,防范森严,咱们还得等他得意志形,或候运气一过.咱们就给他来个迎头痛击,要他翻不了身、还不了手。”
  “那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
  温火滚终于还是火火滚滚的问出了这句心里的话。
  “你听到雷声吗?”
  罗睡觉忽然这样问。
  温火滚不明所以。
  也不知其所指。
  “也许,听到天际响起雷声的时候,就是时机到了,”罗睡觉倦倦的一笑,说,“这时候最好的就是养精蓄锐,睡觉去吧!”
  ——睡觉?!
  嘿!
  ——我们都不像你,睡着了也能练剑!
  温火滚不禁打从心里啐了一口。
  他跟常人一样,只能在清醒的时候练剑,而已他脾气暴躁,动辄发火,但越是躁烈光火之际,他的潜力就越能发挥,剑法的威力就越大。
  他们几师兄弟,尽管创路不尽相同,剑法上各有造诣,但在性情上却也有许多一致之处,例如:
  何难过在心情难过之际,他就会专注地练武,而在心里难受的时候,他的剑法就会发挥得更淋漓尽致。
  根据与他交过手而又侥幸能生还但犹有余悸的敌人回忆;跟何难过动过手,就算不死,但每想起那一战.都不知怎的,十分难过、非常难过。
  梁伤心也一样。
  他的剑法是在伤心中最能发挥,也更能发威。
  他便的是伤心剑。
  他的人也一样,常伤人心,也常遭人伤了他的心。
  他的剑招是先伤人心,再伤人身,他自己也是个伤心人,他的剑剑剑攻人心房。
  可是他们都不能像罗睡觉那样;睡着了也能练剑,甚至入梦中也能使剑。
  他使的正是;
  梦中剑!
  他们只好在等。
  等雷声。
  他们一直在忍。
  从春季一百忍耐到了夏天。
  初夏时分,隐约雷鸣。
  他们不仅听到了雷声,也看到了雷家的人。
  雷家的人来了:雷如、雷有、雷雷、雷同、雷必、雷属、雷巧、雷合等八大高手。
  他们显然与罗睡觉密斟、商议。
  然后他们就开始了行动。
  这行动就称之为:
  “一剑发财”!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