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世上有人类出现之前,“命运”早已存在。
  只有敢与命运为敌的人,才是强者!
  你、我、每个人在大念狂妄的年龄,都做过勇者。但可惜绝大多数很快就屈服了,还得向命运讨好地馅媚、只英身上兮姑的创伤由.
  “命运”究竟是什么?“人”究竟能不能征服它呢?
  “既然你是练武的人,又既然你没有别的技艺,而且你愿意用武功和气力开拓你的前程,那么,我瞎神仙就相钝你应走的方向……”
  说话的是个中年瞎子,形容枯柄樵粹,淡青色的长杉,很奄但很干净。
  他又说道:“此卦显示客官你性格很掘强,但心地却善良,所以你不宜做绿林好汉,更不宜在江湖上混日子,依我瞎子看来,你最好投身军旅,哪怕从军卒干起,亦有吐气扬眉,显荣乡里的一天。”
  瞎子说完了,便紧紧闭嘴,任何人一望而知他决计不肯再说一个字。
  在他对面坐的一名大汉掏出二十文铜钱,放在桌上,起身抱拳施了一称,便大步走出辽间狭窄的木屋。
  接着一个人坐下来,面对着瞎子。
  瞎子的切子耸了一下,突然问了一句很奇怪的话:“上一下卦一十文钱,但你付得起么?”
  他脸上都对死灰色的眼睛似乎还能表路出怜悯的神色。接着又道:“你起码有一年没洗澡了,除了臭味之外,你也没有人味,可想而知你不在人间很久了,我知道你的面色一定苍白得怕人,你究竟多久没有剃头刮梳子了?我聘得见你乱草似的找发摇动的*音呢。还有,极重要的一点,你根本没有脚步伐,可见得你一直活在幽冥世界之中。”
  瞎子对面的人果然正如他所描述一般,乱草似的发丝,苍白得近乎透明的面庶,身上是乡下人的装束,但衣服太窄小太不合身了,一望而知本来不是他的,况且污迹斑斑,又脏又臭……
  他早已确定这瞎子当真略了,但这刻却禁不住仍然仔细地贱滕对方呆沸和死灰色的眼珠。
  瞎子把六枚钢钱投在俄热内,道:“你把姓名告诉我就行了。”
  那苍白的人:“我叫小辛,将来别人一定要叫我小辛老爷。”
  瞎子姚甜头,说道:“小辛老爷,我早已是命运之神的手下败将,却不妨看看你命运如何!”
  他摇动毯壳,发出上碌上碌的姥各,停下来逐个铜钱摸过,又摇动拉壳,又停手摸钱。辽样一共六次之后,把毯壳放在一翻起那对白眼,仰天想了半晌,才长长透口气。
  小辛忽然道:“瞎神仙,我身上一文钱都没有。”
  婚神仙微笑一下,道:“没关系。”
  小辛壬音更冷了道:“我也不想毙你的鬼话了。”
  蹈神仙道:“行,我朋于你的命运,我一个字都不提。不过……”
  小辛已站起身,却没有往外走,问道:“不过什么?”
  格神仙道:“只不过小辛老爷你既然白耗了瞎子赚钱的时间,恐怕你非得替我做一件事不可”
  小辛嗯一声,道:“什么事?”
  略子道:“陪我喝酒,现在开始!”
  少辛道:“好:我陪你。”
  他神色淡淡,口气淡淡,似乎没有任何事情使他吃惊。
  疤间小小的命相馆一咄了门,酒一拿出来,好象就褪得宽阔不少,屋内光线本来很黯淡,但小辛依照瞎子指示点上灯之后不但全屋光亮,而且很温暖。
  桌上的酒很不错,便上“洞庭春”三个字,还注明是桐庭尹家酒坊监制的珍品,天下喝酒的人若是不知道洞庭尹家坊的洞庭春妞,那就根本不算是会喝酒的人。
  小辛仰脖子嗯了一杯,轻轻咳一声,道:“好酒,好酒。”
  睹神仙也喝一杯,道:“你多久没有喝酒了?十年?二十年?”
  小辛没有回答,瞎神仙又道:“只有很久很久没有沾酒的人,第一口酒才会那样地咳一贷。而天下只有我知道,乃是在幽冥世界待了很久,十年,说不定二十年。”
  他忽然停口,侧耳币了一阵,才道:“外面有十二个人,都是武高手。为什么?你什么地方值得他们注意?”
  小辛不作声,自己斟酒,一连干了三杯。
  瞎子忽然浮起笑容,道:“啊,我明白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身上带者什么物率,竟能使不少武林至磁之众为之垂涎觑觎?”我看这一刀一剑只不过很锋利而已,难道比性命还宵贷?”
  瞎神仙逍:“这世上的贺刀宵剑,在武林人看来.,有些确贺比性命还贵。我劝你不如放手吧”“
  小辛道:“放手并无不可,但我却忽然想送给你。”
  瞎神仙笑一下,道:“我辽不想被你这个幽冥使者勾去性命,你的刀剑在武林人眼中,可能贺免无比,但我却认为比尘土更贱。至少壤土不宙苦人性命。”他停歇一下,又道:“你不如把刀剑都送给他们。”
  小辛又连干三杯,舒服地舒一口气,道:“使得,我带着这两把刀剑,原本不过想当几两会子花花,但如果和性命有咄,郡就犯不上了。”
  疤间相命馆乃足一长排的木屋当中的一间,后面又是垂斑木屋,当中有些狭窄污秽的街道。但相命馆前却是一片大广场,广场中有不少灯光,每一斑灯光都齐聚着一群人,吆喝贷、它吃发以及凄凉的琵爸贷,显示出江湖生涯的无奈和坎坷
  相命馆前本是黑劫劫一片,当小辛开门出来后,身形出现在屋内射出的昏黄灯光下,竟甚是清晰。
  小辛手中举起一个长形包袱说道:“这块布包着的是一把剑和一把刀……”他面向黑暗,使人弄不清楚他究竟是自言自语,抑是当其对某一个人说话。
  只有他自己晓得,今夜乃是他乎生第一次面对江湖的武林人物。因此它的心禁不住迅急跳动起来。弱肉强食,强存弱亡,本是宇宙的弦律,谁也无法更改。
  突然间小辛的心不再急跳,自己也感伍到这一剎那,冷静得有如石头。因为他发现一件事,他的“夜眼”,在上瞥之间,已见到十二个黑衣人,或远或近,或堵或立,都利用地形和阴影极力掩蔽身形。然而这十二人的面孔装束、身材、兵刃以至每个人的特征,都清楚得有如田主般展布在他眼前。
  小辛的信心猛可高涨,有如钱塘江口的海潮,淹没了一切……
  “这一刀一剑确实比普通的刀剑锋利得多,我小辛可不敢贪心占有,只打算找个当铺押几两银子花花……
  小辛的声音很诚恳,样子也像穷疯了的人。
  左近七八尺外一个粗壮的嗓音应道:“好,我给你二十两银子。”一大锭银子咄的飞落他脚前。
  小辛笑了,开心地道:“那就谢啦!”他捡起银子揣在怀中,把长包袱扔在地上:发出“当琅”一声。
  小辛已回到相命馆内…连喝了三杯洞庭春。那栈碧色的液体,使他感到暖和舒服……
  门没有关,所以灯光从门口射出去:仍然照见地上那个包袱,.那个包袱居然还在原处,没有人现身拾取。
  小辛放下杯,低安道:“噢,瞎神仙,”
  瞎子应道:“什么事?”
  小辛道:“刀和剑在包袱里:而包袱还在地上”
  瞎子道:“我的耳朵告诉我了,”
  小辛道:“既是如此,我看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这些都是又疯又傻人,白白花了二十两银子,却不要刀剑。二是这锭银子根本是假货’”
  瞎子道:“他们既不疯不傻:;银子也不是假货。”他停歇一下,又道:“给你银子的是四方天狼中的东方狼王大礼,他既然到了:那么其余约三匹狠,南方狼梁二义,西方狼李三廉,北方狼陈四耻,也一定在旁边。”
  小辛问道:“这四匹狼很有名么?武功怎么样?”
  瞎神仙用为讶的语气道:“你居然没有璃过四方天狼的名气?唉,你简直孤陋寡闻得叫人不能相信。这四匹狼乃是近十年来名度一时的刀客,落在他们联手的四方刀阵中,听说从来没有生还的人。”
  小辛一点也不怀疑瞎神仙的话,在他印象中,这四个人都有一对饿狼似的眼睛,以及剌悍的气势,.真是狼和刀客的混合形象。小辛又知道大凡是刀法名家,遇上了好刀时,不必用眼睛去看就能感受出来。剑或其它兵器亦是如此,绝无例上。
  外面忽然有了婪动,只见四个佩刀的黑衣人分别站在包袱的四面,背对背,面朝外,显然是结阵守住包袱。
  黑暗中还有八个人,小辛早先已亲眼瞧见,而且从这些人的神情和位置,看得出是另两个集团。一伙是三个年轻人,腰士都插着长剑,他们的特征是每一个都很年轻,不会超过二十岁,但却都流玷出老练和冷酷的神情。
  另一伙五个人都蒙着脸,但绒小的身材和头发已显示出全是女子。她们腰间斜插一把短刀,双手部缩在袖里,散布在右侧较远的黑暗中。
  小辛卯脖子干了一杯,忽然起身大步出去。他瞧也不瞧地上的包袱一眼,径自走了。
  过了一阵二东方狼王大礼仰天冷笑数蛙,道:“要是有人想知道这个包袱内是什么物事,不妨过来拿去瞧瞧。”
  南方狼梁三义按着厉声道:“只须破得四匹狼的四方刀阵,这包袱就送给他。”
  黑暗中没有人接腔回答,而且过了很久,仍然没有动情,又过了不知多久,远处突然传来步蛙,不一会有人走近,喃喃说道:“奇怪,我小辛老爷已经剃了头,洗了头,但这儿还是老样子。大家干叮都不说话不动手呢?”
  火光忽闪,晃眼四下甚是明亮。只见小辛手中竟拿着四支火炬,相机点然,然后分别插在四周,每支火炬相隔三四丈。于是十二个人黑衣人全都显露在火光下。
  但见四匹狼个个腰肢毕挺,手按刀把。其余的两伙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们身上,没有一个人向小辛望上一眼,亦没有对他点燃火炬之举表示同意或不满。
  小辛走入相命馆,.说道:“瞎神仙,我其怀拟我现在是不是活在人间,他们简直当我死人。”
  瞎子道:“我累得很,只想睡觉。”
  瞎子道:“我的病已生了很多年,那倒不要紧。但现在门外除了四力夭狼之
  小辛道:“你怎么啦?莫非生病了?外,我瞧见三个人咬牙切齿的声音,又嗅到五个女人的香气,这些人在我瞎子门外一站,我的病想不加重也不行啦!”
  瞎子有气无力道:“他们是三兄弟,姓谢,江湖上姥到拼命三郎之名而能不
  小辛道:“那三个都带着剑的小伙子是谁?”头痛害怕的,好象已经不多了。”
  小辛接着问道:“那五个蒙面女子呢?她们也很令人头痛么?”
  瞎子唉地叹口气,说道:“当然啦,何止头痛,筒有连头接都会痛。她们就是忠犀五劫金……”
  小辛忽然打佃哈哈,但笑其中全无笑意。接着大*道:“这就奇了,这些人的声名我小辛老爷从未媛过“而我的头却像石头一样,一点儿都不疼。”
  屋外四支粗大的火炬很光亮,发出低微连枋的“必剥”贷。火光照射下的十二黑衣人,没有一个说话或移动,像是十二块黑色石头。但相命馆内都忽然蛙得很冷,一阵阵的杀气涌入屋内,使瞎子打个寨瞭,叹气道:“唉,我已经嗅到死人的气味,身上份得很冷。”
  小辛大货道:“瞎神仙,这次你错了,这里绝不会有死人。”
  外面傅来怒哼姥,是匹方天狼发出的。又有冶笑N*,那是“灵犀五黏金”那五个黑女子发出的。
  小辛道:“奇怪,拼命三郎全都没有*培,难道他们赞同我的看法?”
  瞎神仙道:“不可能,疤三路人马向例一出手,必定有人死亡。只不过拼命三郎疤三兄弟只喜欢拼命,不大爱出货说话而已。”
  小辛道:“原来如此,不过他们三路人马若是一直都不出手,又怎么有人死亡?”
  外面的情势果然正是僵持局面,“四方天狼”虽用刀阵税稄布于包袱四周,但是他们谁也不敢疏神松懈,因为“拼命三郎”的三把剑虽未出硝,却已涌出杀气,形成一股强大的压力。
  小辛走入相命馆,.说道:“瞎神仙,我其怀拟我现在是不是活在人间,他们简直当我死人。”
  瞎子道:“我累得很,只想睡觉。”
  瞎子道:“我的病已生了很多年,那倒不要紧。但现在门外除了四力夭狼之
  小辛道:“你怎么啦?莫非生病了?外,我瞧见三个人咬牙切齿的声音,又嗅到五个女人的香气,这些人在我瞎子门外一站,我的病想不加重也不行啦!”
  瞎子有气无力道:“他们是三兄弟,姓谢,江湖上姥到拼命三郎之名而能不
  小辛道:“那三个都带着剑的小伙子是谁?”头痛害怕的,好象已经不多了。”
  小辛接着问道:“那五个蒙面女子呢?她们也很令人头痛么?”
  瞎子唉地叹口气,说道:“当然啦,何止头痛,筒有连头接都会痛。她们就是忠犀五劫金……”
  小辛忽然打佃哈哈,但笑其中全无笑意。接着大*道:“这就奇了,这些人的声名我小辛老爷从未媛过“而我的头却像石头一样,一点儿都不疼。”
  屋外四支粗大的火炬很光亮,发出低微连枋的“必剥”贷。火光照射下的十二黑衣人,没有一个说话或移动,像是十二块黑色石头。但相命馆内都忽然蛙得很冷,一阵阵的杀气涌入屋内,使瞎子打个寨瞭,叹气道:“唉,我已经嗅到死人的气味,身上份得很冷。”
  小辛大货道:“瞎神仙,这次你错了,这里绝不会有死人。”
  外面傅来怒哼姥,是匹方天狼发出的。又有冶笑N*,那是“灵犀五黏金”那五个黑女子发出的。
  小辛道:“奇怪,拼命三郎全都没有*培,难道他们赞同我的看法?”
  瞎神仙道:“不可能,疤三路人马向例一出手,必定有人死亡。只不过拼命三郎疤三兄弟只喜欢拼命,不大爱出货说话而已。”
  小辛道:“原来如此,不过他们三路人马若是一直都不出手,又怎么有人死亡?”
  外面的情势果然正是僵持局面,“四方天狼”虽用刀阵税稄布于包袱四周,但是他们谁也不敢疏神松懈,因为“拼命三郎”的三把剑虽未出硝,却已涌出杀气,形成一股强大的压力。
  在另一边的“灵犀五点金”距四匹狼虽是稍远,但她们每个人左手指头上套着约五只紫金毒爪,乃是当世有名的七种绝毒暗器之一,因此他们的距离虽是稍为远些,对四匹狼的压力,丝毫不弱于拼命三郎。
  四匹狼直到现在连打开包袱瞧一瞧的机会也没有,甚至很可能直到被人围攻杀死之后,还未瞧过包袱内的刀剑是什么样子。
  小辛的话没有错,那“拼命三郎”和“灵犀五点金”两路人马,谁也不愿出手和“四方天狼”硬拚。这个亏既然谁也不通吃,这局面只好一直僵持下去.了。
  瞎神仙忽然道:“小辛,你.早就瞧出他们的僵局,所以去洗头、洗澡、刮胡子,换了一身新衣新鞋,唔,还吃了牛肉面。你早就瞧出了,对不对?”
  小辛道:“当然啦,要不然我怎肯走开,我至少得知道那两把刀剑究竟落在谁的手中啊!”
  瞎神仙道:“不对,事后你可以问我呀。”
  小辛拿起刚斟满的酒杯,这回没有一仰而干,却微带沉思的神色,道:“你以前虽是使刀的高手,但你现在眼睛瞎了,身子又有病。我怕你已打不过这些后起的高手了。”
  瞎神仙泛起一抹凄凉的微笑道:“对,长江后浪推前浪,我老早就不行了。但你怎知我曾是武林林中人?又怎知我是使刀的?”
  小辛似乎感染到这英雄末路的凄凉味,连酒也不想喝了,他将酒放回桌上,道:“你右手虎口的老茧和小指的两处关节,都留着使刀的特征,天下各种兵器的握法以及使的力道都不相同,所以手上都留下了不同的特征。这一点想必你也是知道。”
  瞎神仙摇头道:“我从未听说有过这等事,是谁教你的?”声音中流露出的兴趣。
  小辛道:“这个人你不会认识。”
  瞎神仙道:“我十年前眼睛还未瞎之时,天下武林有名人物我认识了九成.,所以说不定你的师父是我的熟人。”
  小辛道:“他不是我的师父,只是几片落叶之一……”
  瞎神仙讶道:“落叶?什么落叶?”
  小辛没有解释,却接回方才的话.,道:“你不会认识他的,三十年多前他已变成一片落叶,那时候你瞎神仙,才不过是十几二十几的小伙子。”
  瞎神仙征了一下,才笑道:“好,好,我的确从未听过叫做“落叶”的人。但你亦不必替我耽心,外面那些人不会杀死我的!”
  小辛道:“哦?真的?为什么呢?”他的托音忽然蛙得有点奇怪,竟然充满了睡意。
  睹神仙道:“十年前我双目失明,又负了很严重的内伤,有几个朋友把我送来此地,承蒙方伍兄出面替我向武林宣布弃刀除名。方正兄乃是刀法名家,威掠湖广二十余年,公推刀法第一,所以我从前有些仇家,都冲着方哀兄的面子放过了我。直到现在,武林朋友们仍然都让我瞎子苟延残喘……姨,小辛,你怎么睡着了?”
  小辛的4杆蛙回答了这句话,他的头和背靠在墙上,居然沉沉睡熟了。
  瞎神仙大声道:“年纪轻的人疲倦就能睡着,我好羡慕你……”
  稍速处传来冰冷的女子口音,是“犀五点金”之一,道:“他至少有三十五六岁,还算年轻人?”
  近处的东方狼王大礼道:“不对,我瞧他最多只有二十一二岁而已,年轻得很。”
  北方陈四耻大声道:“大哥说得对,那厮很年轻。”
  “灵犀五点金”另一个女子尖声道:“你们男人的眼睛像拉子一样笨。”
  双方忽然都不作声,显然都等等看“拼命三郎”有没有意见。过了一会儿,谢大郎用生涩的声音,极简短地道:“看不出,像三十五,也像二十。”
  东方狼王大礼提高声音喝道:“瞎子,依你看呢?“
  瞎神仙苦笑一声,道:“若从声音猜测,他有时像是十八九成,有时则像是五六十岁。我也猜不出来。”
  南方狼梁三义冷哼一声,道…“该死的瞎子,故意胡说八道:“
  “灵犀五点金”之一说道:“他不叫瞎子,二十年前“烛影摇红”秦聪,出道不到一年之久,便已击败了五十四位用刀的高手名家,由那时起便名震武林,位列天下十二名刀之一。十年前被仇家暗算,双目失名,身负重伤,才落得今日这种样子:“这个女子口音竟是出人意料之外的娇柔,咬字清晰之至。
  她接着又道:“至于号称湖广刀法第一的“一声雷”方震,还排不上“天下十二名刀”之列。可笑的是,大名鼎鼎的四方天狼、连这种武林历史都不晓得。哼,要是烛影摇红秦聪还是当年的他,一旦得知你们四匹狼昨天刚杀死了它的好友方正,只怕你们的四个狼头立刻保不住了。”
  瞎神仙身子猛可一哀,两行热泪从鱼白死灰色的眼眶直滴下来。
  这三路人马虽然说了不少说,大家都站了很久,但由开始直到现在,没有一个人首松懈片刻,亦没有一个人移动过。
  他们能够成名,过的是刀头只血,江湖仇杀的日子,而能活到现在,其间亡在没有一点可以侥幸取巧的。他们每逢遇上强敌,只要小口位中有一个人散漫松懈,比不上敌人坚韧冷静的话,早就大伙儿命丧黄泉,向阎王老子报到去了。
  “灵犀五点金”之中的那个娇柔口音忽然又道:“拼命三郎谢家兄弟,你们装哑巴也不行。前天你们在南昌府,闯入白老尚书府第,出手杀死了十七个人,其中十三个全然不懂武功。你们翻箱倒筐,最后搜走了白府家传的胭脂玉佛。但你们得到了什么?什么也没有,胭脂玉佛腹中藏有武功秘岌的传说本是虚构的谣言,最荒谬可笑的故事:但你们居然上当出手……”
  娇柔的声音停歇了一下,而瞎神仙听了这些话,面容忽又惨蛙,看起来比流眼泪还凄惨些。
  那女子口音又道:“你们杀一些人本来不算什么,但问题是白老尚书身分不比乎常之人,你们此举惊动了官府,甚至会惊动远在京师的皇帝。唉,日后不但六扇门中的捕快们被此案拖累得睡不安寝,迫得只好不眠不休地大举追缉凶手。还害得武林中千千万万的朋友应付不暇,其中有不少人还要吃冤枉官司。”
  谢大郎涩声叱道:“闭嘴,关你们什么事?”
  瞎神仙一直仔细聆听,虽然色变泪落,但神情却越来越冷静,身子也挺得毕直。要是有人在门外远远瞧见,绝对认不出这个坐得毕挺的人,就是从前那个樵粹而又奄奄一息的瞎子。
  “灵犀五点金”之中那个娇柔口音又响起,说道:“瞎神仙,你为什么要使小辛睡着?他究竟是什么人?那包袱之中究竟是什么刀什么剑?”
  瞎子深深吸一口气,使自己全身放松,才用平常的声音应道:“实不相瞒,我瞎子在酒里放了一点药。小辛的来历我至今试探不出,但个人似乎很不错,心地恨好。所以找决定让他睡觅,免得涧这浑水。”
  他停了一下,又道:“至于包袱内的刀剑,我瞎子全然不知,纵然是世上最珍贵的宾刀宾剑,对我瞎子也毫无意义。”
  别人没有再出声,瞎神仙也紧紧闭起嘴巴,于是四下一片沉寂。
  小辛的轩声沉重而又均匀,屋内外人人都可以听见这种轩声,打死他也不能相信小辛根本一直睁大眼睛,眼光澄澈又锐利,找不到丝毫的睡意。
  所有的对答他当然字字听见,而那瞎神仙面部和全身任何细微的变化,也全都落在他眼中。
  东方狼王大礼粗扩的声音忽然传入屋内,道:“听说灵犀五点金之中有一位花解语姑娘,很会讲话,声音也非常好璃。不过,又听说这花解语姑娘不说话则已,一说话就能够使天下大乱,非发生杀人流血之事不可。从前我以为这只是好事之徒胡乱说说而已,谁知见面更胜似闻名.。花解语姑娘果然厉害之至。”
  她究竟那一点很厉害?大家都等东方狼王大礼说下去。王大礼果然接下去说道:“现下我四匹狠在左右雨路压力威胁之下,只好结阵防守。但时间若是拖得久了,这形势自然会起变化。最可能的变化是我四匹狼和拼命三郎突然联手,杀死了灵犀五点金。因为我四匹狼向来使刀,拼命三郎使的是剑。这包袱之内正好是一刀一剑。我们只要同意把刀剑平分,联手之势便成功了。”
  但事实上,由于一个“贪”字谁也不愿轻舍其一
  故此到目前为止,四匹狼和拼命三郎还未联手。人人心中皆知此理,所以东方狠王大礼不必点出来。
  他又说道:“花解语故意说出方震和白老尚书的事情,用意不外想激瞎子出手,谁知瞎子已不是弃刀除名以前的烛影摇红秦聪了,哈,哈——”
  谢大郎涩声道:“就算他是烛影摇红秦聪,我兄弟也不把他放在心上。
  花解语叹息一声,说道:“看来烛影摇红秦当真死了。”
  三路人马仍然僵持不动,花解语娇柔的声音首先打破了沉寂,道..“哎哟!累死啦,难道我们这样等到天亮不成?”
  东方狼王大礼厉声道”.“灵犀五点金足迹向来不离苏州地面,拼命三郎谢家兄弟则一向在川南走动。哼,花解语姑娘,你们五位何故离开了苏州?”
  花解语吃吃笑道:“耳传之言怎可相信?事实上我们几姊妹经常离开苏州。只不知若是在路上相逢,王兄你认不认得我们?”
  东方王大礼点点头,道:“据我所知你们向来全身里以黑纱衣棠,没有人见过你们的真目面,我当然认不得你们。”
  花解语道:“这便是我们的答复。二
  东方王大礼道:“好,那么拼命三郎你们呢?”
  谢大郎声音更为冷涩,道:“不告诉你。”
  花解语娇声笑道:“看来谁也不肯先说出来意,王兄你说是吗?不过,我却可以猜一猜,你们是不是受F血创会”之托而来的?”
  四方天狼和拼命三郎都不回答,过了一会,花解语又笑道:“经过十年漫长的岁月,除了P血创会d中人之外,还有谁对烛影摇红秦聪不放心!”
  仍然没有人作声,看来四方天狼和拼命三郎都绝对不会回答花解语的猜测。
  相命馆内忽然传出一声惨叫,跟着瞎神仙跟舱奔出来,乱发披面,左手掩住胸膛。只见他的手和胸前鲜血淋漓,显然被刀剑刺伤,而且伤得很重。
  瞎神仙另一只手指着相命馆,咽喉中格格有声,却说不出话,转眼间便跌倒在地上。
  三路人马一共十二对眼睛当下都不由自主瞪着屋门,突然间四支火炬一齐熄灭,四下登时陷入一片黑暗中,只有屋内的灯光照射出来,隐约还照出四方天狼的身影。
  屋内传出的轩声如故,过了很久,小辛仍没有出现。但二一路人马谁也不肯移动半步,以免任何声响或动作会影响了所有人的视听。
  最不爱说话的谢家兄弟突然都发出又惊又怒的哼声,按着是谢大郎道:“包袱,不见了!”
  灵犀五点金那边也传来吱吱喳喳的惊诧声,四方天狼不能不信了,个个扭转头瞧看,果然那个在他们四个人脚跟后面的包袱已失去踪迹。
  十二对眼睛现在已集中在瞎神仙身上,虽然屋子射出的灯光没有直接照到,但仍然可以见到他卷曲约身形,他们一下子就确定那人是瞎神仙,于是全部目光迅即凝视屋子,莫非四支火炬都是小辛弄熄的?他用什么暗器,能从屋子里一举击灭四支火炬?小辛是不是趁火炬乍灭之时拿走了包袱?他的轻功难道厉害到这种地步。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