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支汉代金镖,因其上刻有武学玄机,所至之处,武林为之疯狂。而所得者最终均遭凄惨命运,因之该镖被称“断肠镖”。 公门高手生判官沈鉴护送至宝断肠镖入 京,中途被黑道盟主修罗扇秦立真拦截擒住,并施以修罗炼狱之刑,但比鉴终未说出断肠初 所藏下落…… 十五年后,对前情一无所知的沈鉴之子沈雁飞因欠赌债而逃至七星座,被修罗扇视为百 年难遇的练武奇才,收之为徒。秦宣真之女秦玉桥对沈雁飞也一见钟情,把前辈异人黄山金 长公秘炼冷云丹给他眼下。 黑道诸果因垂涎断肠镖,趁修罗扇闭关而联合偷袭。沈雁飞、秦玉娇等人大败。沈雁飞 情急躲到患病卧床的少女识可卿的闺房中,急中生智男扮女装,与祝同床共枕,骗走了老魔 头。后来沈雁飞还幸运地取食了税可卿的师门圣药杨枝宝露。 沈雁飞再入江湖,巧遇金龙旗传人吴小 琴,沉静冷漠的吴小琴本有出世之念,却被他以花言巧语打动了芳心。沈雁飞带着吴小琴回 家省母,方知案宣真乃是自己的大仇人,回程途中,觊觎吴小琴美色的青城叛徒顾聪设计, 使二人乘船触礁而沉。吴小琴被白云老尼教回庵中,无巧不巧地与未婚先孕的视可田相遇, 引起了一场醋海狂涛。 沈雁飞与吴小琴失散后,把《修罗秘录》上所载的第八式练成。青城山群雄大会之日, 沈雁飞连施绝艺,以五明完手及天魔舞等怪异把式,力克黑道盟主修罗扇,成为一代领袖天 下武林的无敌大侠。 而乱世之源断肠镖也随着白云老尼永沉万丈深渊。 本书除情节离奇曲折外,最大的特点是宏 扬坚贞不渝的爱情,对男女动人情愫的描写个人回肠荡气,潸然泪下。


--------------------------------------------------------------------------------
楔子

--------------------------------------------------------------------------------

  距今七百多年以前,在那古老的年代,正是宋室南渡,偏安一隅的初期,发生了一个凄艳的故事。
  这个故事传说不广,所以,很少很少有人知道。
  在那繁华甲于天下的扬州,虽然隔江已尽是亡国之恨,但商女仍然高讴那靡靡的后庭花曲调。昔人曾经为了扬州的繁华,有过“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的谀词。
  而唐朝的杜牧,也有过两句脍炙人口的诗:“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可以想见扬州这个古代名城的魅力。
  城外东南方,运河白水滚滚南下,河上舳舻相望,樯帆如林。河边夹岸垂杨,飘绵拂水,生像是柔情万斛的佳人,欲系将发的兰州。
  运河的西岸,有座精致的红色小楼,静悄悄地矗立着。虽然此时城中人心惶然,正为了金兵南下的消息而骚乱不安。可是,这座小红楼,其中仍是一片寂静,似乎是早已与世界相遗。
  每天的晨昏,小红楼上雕刻着花纹的栏杆边,总可以瞧见一位容色明艳的女郎,凝眸脉脉,眺望着每一片帆影。
  春花秋月,夏日冬寒,时序不断地暗中偷换,可是这位解语名花般的丽人,依然凝眸望着片片帆影。那满脸期待的神情,使得路上的行人时常因之而驻足徘徊。
  但她痴惘的眼光,从来不曾为了这些路人的驻步徘徊而垂顾,即使是冷漠的一瞥。
  她记得一位多情公子,在渡江南归故乡之前,曾经对她许下的诺言,他说不管她青楼卖笑,曲巷停车,也不管他本身的家世和她有着怎样的一段距离,他这番南归谒见严亲之后,便将毅然北返,宁愿度那天涯飘泊的生涯,也要和她厮守在一起。
  于是,扬州城里一位名倾天下的女校书,便突然绝迹烟花风月之场。
  可是,日子一天天地消逝,她眼中的归帆,始终没有一艘泊在小红楼前的岸边,而从船中走出一位翩翩公子,含笑仰头向她招手。
  时局越发紧张了。终于有一天,那群剽悍的金兵铁骑,像潮水一般践踏过扬州。
  这位将自己局处于红楼小天地中的绝色佳人,终也难免悲惨命运的降临。清雅温柔的绣阁,变成野兽蹂躏的洞窖。
  那些犷悍的敌人,四处掳掠麇集了许多良家妇女,并在这座红楼中不断地逞其兽行。
  自胡马窥江而去后,红楼又恢复了往日的寂静,只是楼上横着好几具妇人裸尸,有两三个甚至面目血肉模糊。
  一个满面风尘的少年人,忽然来到这座红楼,一径拾级而登。当他发现了楼上凄惨的情景,立刻面目失色,木立良久。
  在一座屏风后面,露出一对憔悴失神的眼睛。这对眼睛虽然黯淡无光,但仍然明显地流露出悲惨的神色。
  那位少年人呆立了许久后,从身上拿出一个长方形的小锦盒;已被暮色笼罩住的小楼,忽然闪起一片银辉。原来那个锦盒四周,都缀满了圆匀明净的珍珠,当中一颗最大的,发出清冷锦辉,宛如一轮冰魄,捧在手中。
  他揭开盒盖,又从盒中拿出了一支金光闪烁的小镖,通体只有两寸来长,但见他一仰头,直着喉咙将那支小金镖吞人腹中。
  屏风后的那双眼睛,现在已被一片泪水所淹满。
  少年人在榻上缓缓躺下,随手扔掉那个锦盒。满楼银光摇颤中,另一支小金镖从盘中滚出来,静静地躺在楼板上。
  屏风后那双眼睛忽然隐没,跟着一个女郎幽灵般冉冉走出来。
  她的容貌在清冷银光之下更显得憔悴幽凄。
  少年在榻上转眼瞧见她,低低呻吟了一声。她冉冉走过去在榻沿坐下。
  两个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她的泪珠点点滴滴地落在他的面上和胸前。
  “你终于回来了。”
  少年轻轻嗯一声。
  “可是你比那些野兽们来迟了几天。”她的声音更低,而且并不畅顺,但仍然清晰可闻。
  少年嘶哑地说:“便是为了这淮南故珍的金镖,我才来晚了。”
  “我瞧见你吞金的一切情形。”她悲伤地说:“可是,我终于没有走出来。”
  少年静默了一会儿,才轻声道:“我明白你的意思,这样很好。”
  他痛苦的皱起眉,顿了一下,哑声道:“我现在已因吞金断肠而快死去,其实,我一听见扬州被陷的消息早已经柔肠寸断,你……你也陪我去吧。”
  她让眼泪继续滴在他的面上和颈脖上,勉强装出一个微笑,低声道:“我当然会跟着你去的,但我要替你营造一个舒适坚固的墓穴。”
  少年全身忽然剧烈地震动一下,那雪白齐整的门牙把下后都咬破了,沁出鲜红的血。
  她伏身下去,让他紧紧拥抱住。
  “这支金镖太锋利了。”少年在她耳边喃喃说道:“我……我要先走一步,你也快点儿来吧。”
  她忽然啜泣出声,断续地道:“啊,我为什么这样做呢?只为了惨遭敌人蹂躏,再无面目侍君箕帚,便怪起你的来迟,你……你在九泉之下,肯原谅我吗?”
  少年陡然张目,坚定地说:“你做得对,方才我不是说过我明白吗?‘自古同心终不解,罗浮冢树至今哀’,这都是天意啊,你应该含笑接受这命运。”
  他痛苦的挣扎一下,面额和下巴流满了鲜血,她也沾上一面鲜血。
  时光不断地流逝着,不管人们觉得那时光流经之时是好是坏,它却稳定地流逝不休。
  一个坚固的石墓,将他永远埋藏在里面,也永远和她隔离开,因为,她认为自己不配和他躺在同一个墓穴里。
  她在锦盒里写下简略的经过,却是用她自己的血蘸着写下去的,然后,将剩下的另一支金镖刺透心房。
  据说她虽然是刺心致死,但其柔肠已寸寸断尽,于是,这支镖便得到断肠镖的名字。
  这支断肠镖放在那镶着价值连城的夜明珠锦盒中,带同这段凄艳绝世的悲剧,在人海中隐秘地流传。
  可是正如这断肠镖初见天日般,凡是得到它的人,都不能避免遭遇到凄惨悲哀的命运。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