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内容提要
九十年前,“赤煞教”惨杀同道,被武当、少林诛灭于天目峰;九十年后,该派居然死灰复燃,以“红星教”面目重现江湖,烧杀掳掠,无恶不作,意欲复仇而独霸天下。
一群域外淫男荡女,仗恃奇门武学,成立貌似中立实则助纣为虐的“中流会”,极欲入主中原,阅尽人间春色……
风雨飘摇,惨案迭起,武林面临一场浩劫!
江南豪侠“青天飞龙”应清华,于断涧峭壁间有缘得到玄天掌、震天指等秘典遗籍,苦苦参研,练就惊世绝俗武功,侠肝义胆,在危急时刻挺而出,勇斗“黑水飞魔”,降伏红裳仙子,怒斩“塞北神屠”,直捣“中流会”老巢,一路过关斩将,力挽狂局。
在江湖侠士“酒仙”、“渔隐”及红尘女侠白如霜、冷艳雪的鼎力支持下,应清华号令武当、少林、昆仑、点苍各派精诚团结,于月圆仲秋之夜,与“红星教”展开了惊心动魄的生死搏杀……
神奇旖旎的江南风光,典雅俏丽的文辞华章,细腻入微的感情描写,使本书平添了别有洞天、韵味无穷之妙意!


--------------------------------------------------------------------------------
楔子

--------------------------------------------------------------------------------

  “琼枝只合在瑶台,谁向江南处处栽;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寒依疏影萧萧竹,春掩残香漠漠苔;自去何郎无好咏,东风愁寂几回开。”
  梅花,确是骚人墨客相对吟哦的好对象,也是高人隐士品格心性的真象征。
  读这首明高启的咏梅绝唱,便可想到梅花的一切。
  当风雪封山,万物枯寂的时候,只有它一枝独秀,先春而开;幽香疏影,美化了凄风冷月的世界。
  它不畏霜雪,反因霜雪而益见精神;它性喜清静,却为清静而频添诗意!
  所以,人人爱它,处处欢迎,尤以隐居之人、更多以它为寄情的对象。
  衡山紫盖峰南麓,四面群山群屏,林木葱郁。
  靠山溪边,有数椽茅屋,面向溪流,斜对小瀑;门前有个广场,横宽七八丈,场边溪畔,尽是老干横斜之梅树。
  屋侧有一板桥,横跨溪上,渡溪西去,即近小溪水潭,潭侧数丈,又是一片梅林。
  林中搭一茅亭,亭畔鲜花似锦;泉声花色,更宜雅人在此登亭举杯,听泉邀月,或是凭梅开卷,对花吟哦。
  这时,正是梅花盛开的季节,暗香浮动,沁人心肺。
  傍晚时分,薄雾已掩盖山腰。
  屋中走出三个孩子,各携短剑,一女二男,都是粉雕玉琢,惹人怜爱。
  女的年约十三,盘譬蛮靴;二个男的都在十几左右。
  他们走出门前,便听得女孩开口道:“云弟,你在旁边,先练掌法和步法;让我和龙弟对拆剑招,然后再互相调换,不许偷懒!”
  话落,便分开两边,各自练习。
  那女的与那叫作龙弟的大男孩,武功已有根底,剑式一展,便见银光耀眼,上下翻飞,点挑劈刺,颇具威力。
  小的一个,也在两丈之外,认真演练;不断伸掌踢腿,招式亦自不凡。
  正值他们练得起劲的时候,从对面山腰,泻下一条人影,两个起落,便越过梅林,藏身在场边树下。
  此时,暮色已浓,人影模糊;大约二人,演至最后几式,更为精彩;使树下之人,也不禁出声叫好。
  不料彩声刚出,已被女孩发觉;只见她娇喝一声道:“龙弟,有人!”
  人已似飞燕投怀,身带剑芒,射向树边。
  幸得屋内传来娇唤道:“婉儿不得无礼!你看清楚是谁了么?”
  才使她速定身形,抱剑细观。
  只听一阵呵呵大笑,跟着出现一个老人,蓬头垢脸,须发俱白,零楼长袍,腰缠草带,右手一根黑杖,杖头挂个大葫芦,口中还笑着道:“还是弟妹高明,早知醉化子索酒上门;喂!婉儿龙儿,你们不认得怪伯伯了吧?”
  其实,婉儿姐弟,早已看清是谁。
  他说话未完,已被三个小娃儿围在中间,拉手抱腿,闹个不停。
  屋中又响起一阵娇呼道:“老哥哥请进,我正忙着,恕不出来迎接了。”
  接着,屋内灯亮,照着老少四人,慢慢走入门去。
  入门是个客厅,字画古玩,陈设甚是雅洁,茶几桌凳,也是一尘不染。
  老人坐下不久,从厅侧后门,出来个绿衣少妇,一身绸便服,腰围黑裙;衣袖微卷,似正下厨工作。
  她年约甘五,美艳绝伦,刚出侧门,婉儿姐弟已赶着叫妈。
  老人也起身以迎,呵呵大笑道:“弟妹你忙!老化子三年不来,你更美丽年轻,真是修为至佳,令人佩服,今天我酒兴勃发,欲向弟索坛梅子百花酿,祭祭酒虫!”
  那少妇,也贝齿烂然,梨涡乍现地道:“我都成了老太婆,还说年轻!你要喝酒,有的是;但是,大姊去了长沙,华哥和二姊也上了天山;没人陪你畅饮,恐怕你喝不痛快而已。”
  “没关系,有酒有菜就行了,我先谢谢弟妹啦!”
  老人急接着说话,似是怕人不给酒喝的样子,话完又作揖如仪,状甚滑稽。
  那少妇也接着道:“好,你就不要客气,尽喝就是啦!婉儿,你来,帮我的忙;龙儿云儿两人,陪伯伯在此地玩!”
  说完,便回身进去,只剩下老少三人,在客厅中闲聊。
  “龙儿,你们都长高了,是不是又有了小弟弟?”
  老人坐在竹椅上,龙儿兄弟各站一旁;他一面说话,一边摸着他们的头。
  龙儿回答道:“三妈在去年生个小弟,现在房中睡着。伯伯,为什么你很久不到我家来?”
  云儿也接着道:“怪伯伯!我们小弟弟真可爱!他生得多胖!多白呀!你看了也会喜欢的。姊姊说你最会讲故事,是不?”
  他连说带比,极力地形容那弟弟的美;又睁着那双大眼,希望老人给他满意的回答。
  “伯泊我整日在外奔跑,那有你爸妈的福气?!所以,很久不来。现在你们又有小弟,我当然喜欢!以后,我也会讲故事给他听的。”
  “不嘛!怪伯伯!现在先讲个给我们听,好不好?”
  云儿嘟着小嘴,边说边摇老人的膝头不已。
  龙儿也跟着道:“对啦!怪伯伯先讲个武林故事,要大本领也打得厉害的!”
  老人给他们缠得没法,只得笑着道:“莫吵!莫吵!听我说:武林故事很多,但都不如你爸妈的故事好听!怎么不请他们自己讲呢?”
  这次,龙儿也嘟着嘴儿道:“爸和妈们,整天只教我们读书,练功;从来不讲故事;问他,就说不到时候,等我们读好书,练好功再说;讲嘛,怪伯伯!”
  “好,好,我讲!但要等我喝完酒再讲,龙儿,你爸说得对!必须要读好书,练好武功,才是好孩子!”
  “那你晚饭后就讲!”
  “对!等会喝完酒,你就讲!”
  “好,好!我讲!我讲!”
  接着,客厅中响起老少三人的笑声。
  同时,也从厅后传来一声娇呼:“开饭啦!”
  酉末时刻,客厅内,又响起孩子们的笑声;一老四少,围坐在一堆。
  只见那老人,睁着双眼,醉态盎然,右手摸着银须,歪着蓬发的脑袋;满含回忆的意味,拉开了话匣子。干是一件幽情蜜意,可歌可泣的武林故事,紧扣着孩子们的心弦!

  ------------------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