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怒火烧毁万重山

--------------------------------------------------------------------------------

  奔出几十里,终于找到一个山洞了,车战把艾姗抱进洞,放在一块干净石上,喘声道:“艾姗,你不轻呀!”
  艾姗笑道:
  “你走得太快了,能在半个时辰之内,抱着一个人奔走三十多里,能办到的人恐怕不多,现在你采取行动呀?”
  “大胆的丫头!”车战暗骂,笑道:
  “你们罗刹人有句俗话,“在做之前要想七次”,比我中原人的“三思而行”更加谨慎,你忘了不成?”
  艾姗惊讶道:“你懂得不少呀!”
  车战休息一会,摸出一颗丹药喂她道:“决吞下!看看我运内功能否逼出毒来。”
  艾姗吞下后轻笑道:“你不趁火打劫呀!”
  车战也轻声道:
  “你不能动,没有意思。”
  说笑归说笑,他运起无形神功,按住艾姗背后,不一会,忽见艾姗嗯了一声,张口吐出一股异香之气,不久,车战松手道:
  “你行好运,我成功了!”
  艾姗道:
  “心中好难过呀!好似无数蚂蚁爬动。”
  车战道:
  “这是气被内功所逼,由各处血脉中集于咽喉,我想如不要急于治好你,过了十天也会好的,他这毒物本名十日眠。”
  艾姗的手脚能动了,她握拳伸腿,忽然跳起来,扑上车战,紧紧抱住乱亲,边亲边笑道:“你真好!唷,你太可爱了,难怪微微降到你怀中。”
  车战真没有想到她来这一手,扶住她道:
  “你真火辣!别闹了,我要去山东办急事。”
  “我跟你去。”艾姗松手,认真他说。
  车战道:“好,你快拿衣包宝剑,我们这就动身。”
  艾姗急急拿起衣包,背上长剑,开心地抢在前面,回头道:“阿战,你看,快近黄昏啦!”
  艾姗的纯洁和天真,车战愈看愈有好感,笑道:“这一路,特别要小心,跟在我身边不是好事,我是北极派眼中钉,随时都有麻烦。”
  艾姗道:
  “我才不怕,打架算什么?”
  车战道:
  “明的当然不怕,暗箭最难防,北极派各种邪门人物多得很,他们在真正武功占不了上风时,下流手段层出不穷,你被九苗蛊神整倒就是一个例子。”
  艾姗道:
  “我知道,谷不凡的续缘夫人就是我罗刹北极诸国第一号人物。”
  车战急急道:
  “谷不凡有续缘夫人?还是邪门人物!”
  艾姗道:
  “原来你还不明白,谷不凡的老婆死了多年了,他到漠北不久,在罗刹游历了七年之久,于北极结识了“玄冰神魔”之女,还生了个女儿叫“冷艳幽灵”谷月影,不过未入过中原。”
  车战道;“艾姗,你不说,我真的不知道。”
  艾姗道:
  “北极派的内情,没有人比我清楚的,告诉你,达不花、柯哥林还是谷夫人的心腹,整个北极派大权,实际上操纵在夫人手中,谷不凡大女儿谷天鹰的丈夫,还是谷夫人外甥。”
  车战道:
  “我与北极派的恩怨,可说势不两立,其中原因一时说不完,我会慢慢告诉你。”
  经过好几天日夜奔走,这日到了苏州金坛城,时正中午,二人落在一家名为洪湖客栈里,梳洗后正当客栈内客满,车战在房中向艾姗道:
  “这是真正中原内地了,好在你这罗刹女子大部分象中原汉人,如果是白种人,那会把你当动物看。”
  艾姗笑道:“进店时,老板当我是你太太,你为什么不解释?”
  车战笑道:“我很荣幸,何必解释?”
  艾姗笑道:“你是假风流,这段时间不短,你却正经得很。”
  车战在她耳边道:
  “不到时候!”
  艾姗画脸羞他道:
  “错过机会,以后你休想。”
  车战亲她一下道:“你忘了,我定的只有一个房间。”
  “哎呀!你!”艾姗叫起来了。
  车战把房门一关,抱起艾姗向床上放,笑道:“你叫吧!”
  艾姗这时半推半就,二人扭作一堆了,如火如茶。
  艾姗笑骂道:
  “哎呀!坏蛋,这是白天嘛?”
  车战轻声道:
  “窗户关得紧,房门上闩了,我怕失去机会。”
  其实艾姗早已心许,这时已到神魂颠倒之际,那话儿就不必说了。
  如胶如漆了半天,房门开了,双双走到前厅进餐。
  喝酒时,艾姗横了车战一眼道:“你是暴君!”
  车战轻声道:
  “小声点,厅里有可疑人物。”
  艾姗忽觉东角桌上有两位老人在注意她,轻声道:
  “是什么人物?”
  车战摇头道:
  “看他们眼神,不但内功高深,而且有邪光,今后夜晚要小心。”
  艾姗哼声道:
  “除了你,别人休想动我一根汗毛。”
  忽见店外走进两个面罩黑纱的少女,居然一直走向车战。
  艾珊突然闻到一股与众不同的异香,似有所悟,起身招呼道:
  “好不久见了,请坐!”
  车战莫名其妙,正在疑问之际,其中一个己在他右侧坐下啦,同时耳中传来轻轻地声音道:“阿战,别露相,店中有两个大邪门人物。”
  是纪翠羽的声音,车战豁然,接口道:“是何来路?”
  另一黑纱女子道:
  “北极派的堂主,‘屠魂鬼手’真名不详,‘毒莽无常’姓名亦不详,是两个可怕人物,他们是第一次进入内地。”
  车战听出是余微微。
  店家解事,走到车战面前问道:
  “公子,须要添杯筷吧?”
  车战正要说话,忽见艾姗道:
  “她们先吃过,阿战,我们三个要回房去一下,你在这里监视。”
  车战点点头,当三女起身去后,车战忽见东角上两个老人站了起来,料定他们要走,不禁暗急,忖道:
  “糟!他们要走了。”
  料得不错,两位老人结帐出店了,车战无暇回房通知三女,立即暗盯而上。
  过了一刻,三女出来时,一看不见车战,同时东角上的两个老人也不见了,三人都知是怎么一回事,纪翠羽急问道:“我们怎么办?”
  余微微道:
  “回房去,再等一会,如果屠魂鬼手等的落脚地,被阿战找到,阿战就会回来,假如到了天黑不回来,那就是追赶前去了,我们也好走。”
  纪翠羽道:
  “阿战见不得北极派的人,这一追,不知追到什么地方去了。”
  余微微道:
  “我想尚未离开此地,这样好了,我们分开寻,寻不到还是回客栈,以明天早晨为最后限期,吃过早餐还不见回来,那就直向山东走。”
  艾姗道:
  “我对此地不熟,怎么办?”
  纪翠羽道:
  “跟我一道走好了,微微,你呢?”
  余微微道:
  “我想我的手下也到了吧,你别担心我不熟悉。”
  纪翠羽道:“好,我们立即分开。”说完带着艾姗向东街奔去。
  纪翠羽奔东街,微微自然走西街,但她走不到街尽头,忽见一个大汉在街上东张西望,微微认出大汉,立即走近道:
  “大金刚,你们全来了?”
  大汉一听声音,立即躬身道:
  “小姐,大家都到了。”
  余微微道。
  “快!吩咐下去,全部展开找寻车公子。”
  大汉道:“吓!小姐,车公子追着两个老人出北门了。”
  余微微急急道:
  “十八罗汉全部北上,你们四个展开寻纪姑娘,寻到了告诉她,车战公子追敌出了北门,我先追下去了。”
  大汉躬身道:
  “玄风和妙品有消息,她们早到苏北了。”
  余微微道:
  “好!大家在泰山见。”
  余微微真是江湖空前未有的奇女子,她不知凭着什么,根本不在城中停留,也不直向北追,一路凭着她的观察,居然拐向西追。
  余微微没有错,车战追盯两个老人,他只知把敌人掌握在视线下,早已错了方位,这时已深入茅山,那正是金坛城的西面,离城足有五十里了。
  两个老人似知背后有人盯着,他们也似故意引诱,可是这回的车战为什么还不出手呢?他又有什么打算?难道他不知对方在诱导自己?
  两个老人这时进入座小山谷中,说来不算山谷,那只是一处凹地,林深而密,忽然,又有一个老人出现,身边还有六个中年人。
  双方一会面,被追的两老之一在前,居然向后出现的老人拱手为礼道:
  “大先生,车战引到了。”
  那老人道:
  “两位堂主辛苦了,我们快人茅山,继续让他追。”
  堂主之一急急道:“大先生,这时是下手的时候了!”
  后现身的老人道:
  “张堂主,你错了,我们的目的,最主要是把车战引离方位,拖延他去泰山的时间,这时动手,只怕杀他不成,反把我们元气大伤,他的武功已到不可思议之境,掌门人也想早除掉他,但夫人力主暂缓,目前夫人只要血龙杯。”
  另一个堂主道:“大先生,涂光峰父于怎样了?”
  那老人道:
  “郭堂主,涂光峰父子已在掌握中,他拿到草图也好,让他取到血龙杯更好,他父子绝对活不成。”
  三位老人走着谈着,忽听后面有个中年人报道:
  “大先生,车战追得更近了。”
  那位大先生忽然向张、郭两堂主道:“现在绕南走。”
  又对六大汉道:“你们注意,每隔数里,必须有两人在他前面闪动,但要小心。”
  车战这时刚刚登上一崖,但忽觉方位不对,正不知如何处置之际,忽听崖下有人叫道:“阿战,快下来!”
  那是余微微的声音,车战大感意外,反身扑下。
  余微微迎上道:
  “你中了敌人的诱导之计了,正面是南方。”
  车战道:“星月元光,天空全是乌云,我对地形又不熟呀!”
  余微微道:
  “傻子!你追他们又不下手,一路盯着,到底为什么?”
  车战道:“我想谷不凡一定在附近。”
  余微微道:“啊!原来你想找他们头子?你错了,谷不凡的行动,比你更神秘,他能被你找到?”
  车战道:“现在怎么办?”
  余女道:
  “我猜对方还是不会放弃诱导你,他们的目的,八成在拖延你去泰山,现在我们在此山区故意到处找,左右前后乱追一通,也给他个莫名其妙,然后我们展开身法过扬子江。”
  车战点头道:
  “阿羽、阿姗呢?”
  余微微笑道:
  “为了追你,全走散了!”说完,拉他一把,不再说话,立即照计行事。
  二人在茅山区到处飞奔,不时发现有黑影出现,可是他假追一下又放弃,当到起更时,二人突然身法如电,连人影看不见了。
  天亮了,江都城门口走进了一对青年男女,那正是车战和上帝之女,微微已取下黑纱,打扮得素净无花,但她那天仙般的容貌丝毫不减。
  进城只吃了一顿早餐,连休息都没有,紧接再向北赶。
  二人足足走了三日三夜,这时微微道:
  “已进山东了,我们又有人盯上了。”
  车战道:
  “现在不管他,如果有人硬阻,我们就杀,由他盯去。”一顿,他又皱眉了。
  余微微无时不在看他,尤其他那最吸引微微的眼神,这时见他有点心神不定,问道:“阿战,你怎么啦?”
  车战道:“为何不见阿羽和阿姗?”
  微微轻笑道:
  “怎么啦!这几天我冷淡你了?”
  车战道:
  “不是啦!我担心她们出事情,阿羽是达不花放出来的,如果遇上达不花,后果不堪设想,我估计,北极派己倾巢而出了。”
  余微微道:“阿姗的武功,你还没有见到,有她在,保你有惊元险。”
  车战道:
  “靠不住!她已上过九苗蛊神的道,何况她又是谷不凡欲得之人。”
  余微微道:
  你锗了,目前你是最重要的人,北极派的全部精神现在是血龙杯,而你又是争夺血龙杯的最强对手。”
  车战道:
  “这倒是我希望的,希望北极派全部来对付我。”
  微微不自禁的地拉住他的手,轻声道:“白天不能快,敌人也是一样,我们租马骑好不好?”
  车战道:
  “骑马我内行,但我不喜欢骑马。”
  余微微道:“为什么?”
  车战道:“马能载人,也能累人,在我想,有匹马在身边,等于带个比你走得慢的从人,要照顾它吃,照顾它喝,一旦有事,或它又不能走的地方,你想多伤脑筋?”
  余微微笑道:
  “当然啦!有好处自然也有坏处,好吧,我们还是靠着两条腿。”
  车战侧头看看她,手也拉得紧紧的。
  余微微有了感觉,瞄他一眼,忖道:
  “他真是有分寸的人,无怪他能如此吸引人!”轻声道:
  “阿战,阿姗怎么样?”
  车战一看四下无人,低头亲亲她的秀发,笑道:“你忽然问这个干什么?”
  余微微依偎着他,瞟着眼道:
  “她说你是暴君!”
  车战笑道:
  “那是她引发的。”
  余微微扑嗤笑了,轻声道:“怎么说?”
  车战道:
  “不能说,不过总有你知道的时候,你可能说我是暴君啊!”
  余微微立觉心机摇摇,轻声道:“阿战,我怕!我不知如何办?”
  车战道:“阿姗向你说过什么没有?”
  余微微仰起头,眼睛发出妙不可言的神采,嗯声道:“说得很仔细,不过没有阿羽说得那样有技巧。”
  车战忍不住抱住她,深深的吻住她的樱唇,耳语道:“阿羽已经有多次了,当然她有经验。”
  微微轻声道:
  “快放手,这是白天,又在路上,你真是,如被我手下看到才笑话。”
  车战松手笑道:
  “你太美,美得使我情不自禁,微微,天为什么还不黑啊!”
  余微微狠狠的瞟他一眼道:
  “你呀!这时我才明白你真正的风流,我看呀,你将来如何把我们安置?”
  车战道:
  “有打算,早已有了打算。”
  余微微问道:“什么打算?”
  车战道:
  “逐走万百通,但不杀他,将金银岛上我不要的放他带走,重新整理金银岛,不过那是我找到家父以后的事。”
  余微微道:
  “我听说过,金银岛尤如世外桃源,正合我们隐居。”
  车战道:
  “温倩云已经掌握了万百通全部重要财富,把金银岛整理好后,我们每年结伴云游一次,行道江湖,以三个月为期,剩下的时间,我们在金银岛过神仙生活。”
  余微微道:
  “我也有一大批金银珠宝,那是在伊犁得到的,正担心没有地方运,到时全交给你作行道用,我真希望这一天快点实现。”
  车战笑道:
  “我保证有这一天!”
  车战、余微微想到未来的美景,如醉如迷,就在这个心情治然的时候,突见前面冲出两大汉,如飞而来,同时发出如雷地大叫:“车公子,车公子,不好了!”
  “不好了”三个字,真如晴天霹厉,车战被轰得呆住了,他心中想,必定出了大事。
  余微微一见是自己手下,迎上急问道:“出了什么事?”
  一大汉道:
  “雷节度父子,外甥全被杀害啦,女儿不知去向,我们看到官家运了三口棺材进入临沂城。”
  车战面色大变,冲上急问道:
  “打听出原因没有?”
  大汉道:
  “公子,传说是涂光峰的九剑派杀的,但又有的说是北极派杀的。”
  余微微道:
  “很明显,雷节度也要夺草图,北极派更要夺,一场争夺之下,雷家遭了殃。”
  车战恨声道:
  “以杀还杀,我要替雷伯伯报仇。”
  余微微道:
  “假设车伯伯是落在北极派,你不怕逼着北极派下毒手?”
  车战道:
  “如果家父真的是被谷不凡关在石洞里,我敢说,谷不凡也不会马上加害,只有两种情形之下,谷不凡才会下毒手,一为北极派处于无法挽回的败势,那他们会以家父来要挟我,一为他们得到了两极派当年令符,同时他们又将我除掉了,现在两极派令是在我的手中,谷个凡的两极掌门之梦未成,家父就算在他手中,绝无生命之危。”
  余微微道:
  “他一旦真要以车伯伯要挟你,你又如何应付?”
  车战道:
  “那是以后的事。”
  余微微道:“我没有话说,只有听你的了。”
  说完回头向大汉道:
  “火速通知我们的人,一旦遇上北极派人,只要在有利情况之下,不择任何手段,每次成功,都得留下我的标记,听到嘛?”
  大汉连声道:
  “小姐,属下听清楚了,我们这就去。”
  大汉走后,车战问道:“为何留下你的标记?”
  余微微道:
  “我要尽可能替你分担责任。”
  车战道:
  “我们先取血龙杯,火速去泰山。”
  余微微道:“在泰山,必定有几场大凶杀,就这样去,目标大显露,敌人有警惕。”
  车战道:“易容?”
  余微微道:“对,你拿出你的最好方法,易得愈老愈好,我拿出我的方法,你可不要见笑!”
  车战道:
  “好,找个地方,马上动手。”
  余微微道:
  “不!后面有人一直盯着,非到黑夜不可,现在我们拿出在茅山那一套,首先摆脱敌人的眼线,否则由两个青年一下变成七老八十的人,那就等于未变。”
  车战道:“走!”
  二人拔身而起,去势如箭,数里后,立即改变方向,又数里,再改,拐来拐去,直到天黑,使敌人再也盯不住啦!
  在天到黄昏后,这时临沂城内出现了两个老夫妇,一个长衫大褂,手持拐杖,苍松鹤发,一个老态龙钟,白发背曲,但有点相同,都是面色红润,有养生功深之情,非青春之貌,他们走柱街上,如乡巴老进城,东张西望。
  “阿战,你仔细看我,我也详细看你,查查有无破绽?”
  “微微!面貌衣着,形像举止,你变得太好,不过你的牙齿,哪有七老八十还有一口排列整齐的贝齿?”
  “对!你也是,快,到背街去,我有千日胶,黄黄的,擦上去就行了。”
  “微微,吃饭喝酒不会脱色?”
  原来那是车战和微微,只见假老太婆笑道:
  “不经我的独门药洗,一辈子脱不了的。”
  二人转过背街,再出来时,都变成黄板牙啦!
  车战忽然道:
  “微微,我在茅山追的两个老贼又在后面出现了。”
  余微微道:“不要理他们,找机会下手。”
  车战道:“在大街上?”
  余微微道:
  “他们是北极派的堂主,属二号人物,我们把他们在大街宰了,更能传遍江湖,北极派得到消息,必定是个下马威,不出半日,好事的,必定替我们取个字号。”
  车战道:“好,走慢一点,来他个突袭。”
  余微微道:
  “阿战,突袭不好吧?我们是正派人物啊!”
  车战冷笑道:
  “对付邪门讲什么光明正大,佛祖不会超度魔鬼的。”
  余微微道:“有几成把握?”
  车战道:“你认为他们能活着逃脱?”
  余微微道:
  “屠魂鬼手,和毒莽无常两个人能在北极派堂上任堂主。可见他们功力,门道不是三脚猫,也许另有邪门。”
  车战笑道:
  “我不是一个盲目行事的人,同时我告诉你,下手时,你对屠魂鬼手,凭字号,他只有隐手功夫是长处,致于‘毒莽无常’四字中‘毒莽’,你认为是那个莽字呢?”
  余微微逍:“不是蟒蛇的‘蟒’?”
  车战道:
  “不!是毒草之‘莽’,这是说,他也是个奇毒之人,下手时,不能留他一点气。”
  余微微道:“你怎么知道?”
  车战道:
  “一个人的姓名不可靠,你想到独孤乙没有?可是字不是自己取的,可靠性少说也有几成真实。”
  余微微道:
  “我又看到你另一面了,好!行人多了,够散布消息了。”
  两个北极派堂主也是六十左右的人,能在北极派任堂主,身当一面重任,中原各派的掌门人亦不过如此,其武功经验是何等高强,可是在江湖上,就怕功力距离相差太远,他们在行走中,对于左右前后,可说观察人微,对于错身而过者,尤其提防甚严,前面的两位自发老人,不时也在其一再注意中,然而他们就是毫无疑问,这时还正在交谈里!
  眨眼之下,二人突觉背部如遭雷劈,眼睛一黑,躺下了。
  “杀人了!杀人了!”
  街上立即发出两声大喊,行人大乱,好事的、胆大的,霎时远远围观。
  “我看到,是两个白发老人下的手,好快啊!”
  “对,由屋面上逃走,一定是白发双魔。”
  人群中七嘴八舌,难免有些地头混混奔走相告,自称行家了。
  不出一刻,人群中走出两位中年人、四名大汉,谁也不明他们是何身份,四名大汉在两个中年人的指挥下,立即把尸体抬走了,等官家有人赶到,连尸体的影子也不见啦!
  北极派自两个堂主无故被杀之后,一连数日,坏消息个断,死讯如丧钟,一声声往上传,全派惊动了。
  在临沂西面,有座山,名为抱犊岗,近日在山上一座古洞内,武林人出进不断,原来其中住着几个神秘人物,为首的竟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其次是两位老人,通着儒装。
  这时女人面色铁青,手中端着水烟台,不断吸着,一口接一口。
  “夫人!杀了雷节度,目的在扰乱那小子去泰山,现在我们自己反而被拖住了,这是想不到的。”
  女人道:“一共死了多少人?难道连对方的来路都查不出?大先生,这太泄气了。”
  “夫人,一共死了二十三名,两位堂主、十一位舵主、十位香主,只查出对方是两个白发老男女。”
  女人道:“这好!几乎把带来的人去了三分之一了。”
  另一老人道:
  “夫人!属下现已派出马堂主回去调人了。”
  女子哼声道:
  “那要多少日子?二先生,你难道没有计算过?”
  大先生道:“夫人的意思是?……”
  女子道:“不管,继续奔泰山,我要会会那两个神秘老不死。”一顿又道:“大先生,无论如何,你要查出他们的来历。”
  大先生道:
  “是、是!夫人放心,必要时属下亲自出马。”
  女人道:“不,由二先生去,我随时要与你商量,对了,上帝之女和那车战呢?”
  二先生道:“这几天查不出,八成到了前途去啦!”
  女人立即道:“我们快动身,当心他抓到涂光峰,草图假如落在姓车的小子手上,血龙杯泡汤了。”
  大先生道:
  “涂光峰率领一批剑手,现已逃得不知去向了,夫人,还是忍耐一下,车小子如没有草图,他去泰山也是白费。”
  忽然有个中年人奔进禀道:
  “夫人,又有三个香主被杀了,尸体发现在蒙隐城外。”
  女人突然站起道:
  “那两个老不死……喂!是不是那两个老不死干的?”
  中年人道:
  “重伤死亡,与前一样。”
  女人挥手道:
  “我知道了,去吧!”
  大先生看到女人向后招手,立即道:“夫人,非走不可?”
  女人道:“被动不如主动,我不能让那两老不死个个下手,再等几天,我的人手要去大半了。”
  后洞一连走出四个丫头、两个中年妇人。
  女人挥手道:
  “收拾行李,我要走了。”
  “丫头和妇人同声应是,又向后洞走去。
  “夫人,十大护法和现存的八大堂主如何调配?”大先生躬身问。
  女人道:
  “那是你们两个的事,何必问我?”
  “是、是!”他侧头道:“柯兄,你率十大护法作后应,不走大道,距离不宜过长。”
  二先生道:
  “是的,首席,还有二十几个香、舵主,如何分配?”
  大先生道:
  “柯兄,那是他们堂主的事,我们少插手。”
  青年妇人一定是北极派掌门的续缘,那是不问可知,两个老人当然是正、副谋士——达不花和柯哥林了,看情形,不但是堂主,连护法都被他们三人掌握了。
  这面调配完,悄悄出动,看情形是要决心一拼了,可是车战和余微微又怎么样呢?其实那两个假老夫妇已经到达新泰城了。
  在一家客栈里,车战和微微正在进餐,旁边还坐着一位书生。
  “车兄,在街上,如果不是你暗暗叫我,我真一点也看不出。”书生显得神秘兮兮。
  原来书生就是中州书生南宫超,只见车战叹声道:“雷节度被杀,我心中十分伤感,南宫兄,官府有何反应?”
  南宫超叹道:
  “雷伯是位告老之人,官府除了呈文进京之外,我看得出,没有什么行动,不过我知道,四海神捕前天进京了,他似自知力不足,进京后,必有大批高手调来。”
  余微微道:
  “除了锦衣卫,难道还有什么人?”
  车战道:
  “锦衣卫无济于事,除了正副使,其他再多何用,一个个顶多算普通高手。”
  南宫超过:“那要看刑部晋见皇上怎么说了,如皇上真个龙颜大怒,供奉院的供奉可能有几个老古董出马?”
  车战道:
  “我对京中人物太不了解,供奉院有些什么人物?”
  南宫超道:
  “供奉院里的人数不知,不过只知受皇上礼聘的武林奇人似不少,那都是些隐士,人人神秘异常,没有皇上手谕,谁也派不动。”
  车战笑道:
  “来与不来,与我毫无关系,南宫兄,我之所以请你来会面,希望南宫兄替我找到麻不乱,通知他们,只说是我的意思,除了大佛儿,任何人都不得去泰山。”
  南宫超道:
  “那是为什么?”
  车战道:
  “请不必问,这就请动身。”
  南宫超起身道:“好,我这就走。”
  南宫超走后,余微微笑道:“你用心良苦啊!”
  车战叹道:
  “雷节度之死,算来是我疏忽,如果我事先阻止,这时他们一家还是好好的,有了前车之鉴,我还能让麻不乱他们去。”
  余微微道:
  “我们只有直扑泰山了,先取到血龙杯,回头再展开暗袭。”
  车战点头道:
  “在我估计,我们这几天行动,最少也拖住他们一段时间,现在奔泰山,不会遇上大批北极派人物,纵有少数,那是他们该死。”
  出了店,两个假老人这时也不管别人看到,提功急奔,直向泰山。
  三天后在泰山的日观峰上,出现了一对新面孔,男女两个都是三十许人,全是黑衣,四手空空,各背一个衣包,一个英俊,一个美丽。
  原来那又是车战和余微微的杰作了,只见女的道:
  “我这个打扮,伊犁人是常见的,凡是我的手下,一看便知,你是第一次,你的人见了怎么办?谁都认不出。”
  男的笑道:“我这是未戴面具的独孤乙,为了大整北极派,白发双魔和现在的你我,要不时出现,现在你号什么?我就自称独孤乙。”
  余微微笑道:“我就是余微微,现在可以下山了。”
  车战道:
  “找个地方,我们倒要仔细看看血龙杯。”
  余微微道:“看看涂光峰的话是真是假?”
  车战道:
  “对!他说上面刻有天竺奇僧独创的三清古佛掌。”
  二人不走南面,偏西面飞踪而下,沿途不见一人。
  在他们的口气里,无疑已找到血龙杯了,半日后,二人到了万德城,落店梳洗,吃过饭,于是关紧房门。
  余微微道:“阿战,快拿出盒子来。”
  车战道:
  “微微,我不认识梵文,”
  余微微笑道:
  “你也有不懂的,看我的好了,家师是梵文大师。”
  “好极了!”说着,拿出一只六寸高,五尺见方的紫檀木盒来,交与微微道:“听说杯上所刻,是肉眼难见的梵文,你要运出内功才行啊!”
  余微微接过木盒,只见没有锁,而是暗钮,立即打开,突觉宝光内蕴,不禁低声惊叫道:“是纯羊脂白玉雕成的,毫无暇疵。”
  车战道:
  “装人清水,先看看有无血龙出现?”
  余微微道:
  “不,先看梵文。”
  她运起内功,将目力提到八成,良久,忽然叫道:“是心法!”
  车战急急道:
  “记下来,然后运出功力,把梵文抹掉。”
  余微微道:
  “这很容易,可惜没有用,心法未完,似只一半。”
  车战诧然道:“一半?怎么会呢?”
  余微微想想后道:“此杯必有一对,另一个杯上可能刻有下半心法。”
  车战道:“嗨!交趾人进贡才一半,这是什么道理?”
  余微微道:“心法似很玄奥,只怕连交趾国也不知道,此杯是古玉,杯上有灵气隐隐,是非凡之物。”
  车战道:“你的意见?……”
  余微微道:
  “此杯落单多年了,如我判断不错,另一半也会出世啦!”
  她将梵文心法记下后,立即运出内功,小心地抹抹玉杯,一会郑重道:“我怕损坏玉杯,抹去其中一段也够了。”
  把玉杯装人木盒,交车战收入包内后,再一字一字说出来,加以解释。
  车战天赋奇高,听一遍就够了,之后,他闭目宁神,悟了一会,突然叫道:“微微,这是佛门心法,与我练的无形神功各有其妙啊!”
  余微微笑道:
  我明白了,你练的是道家最高心法,天竺奇僧刻的是佛门心法,我刚才也把我练的一比较,似也有共同之处,这就是所谓万法归宗之说一点不假了,可惜只有一半,否则我们又多一种最高武学啦!”
  车战道:“微微,我们必须找到四海神捕才好,把玉杯交给他,也好使他交差。”
  余微微道:
  “慢点!留下来,暂时不交,我还有用。”
  车战道:“你有什么用?”
  余微微笑道:
  “也许有大用,暂时不用问,我们走!”
  车战道:“不!你要说一点点用处给我听。”
  余微微勾住他的脖子,亲了一口道:“假设我们另外易一种容,又假设京中派出了几个神秘供奉……”
  车战道:
  “我明白了,把玉杯故意露露,与供奉看看!”
  余微微道:“接下去?”
  车战道:
  “供奉当然全力向我抢夺,难免一场做戏打斗。”
  余微微道:“再接下去。”
  车战道:“我们冒充北极派的人,打不过就逃走,叫供奉找北极派要血龙杯。”
  余微微鼓掌道:
  “这是其中一部分用处。”
  二人说完,正要出房间时,忽然听到轻轻地敲门声,同时听到外面有少女叫!
  余微微立即道:
  “是玄风!快,快开门。”
  车战急急拉开房门,一看真是玄风和妙品,立即将她们放人。
  余微微惊喜道:“你们如何找来的?”
  玄风道:
  “四大金刚发现小姐在伊犁的易容,还说身边有位不认识的青年,我们知道那青年是车公子易容的,刚才找到柜上一问,因此找来。”
  车战笑道:
  “你们真精灵,为何不想你们小姐另有男朋友?”
  妙品笑道:
  “只有你能勾引我家小姐,别人没有这种本事。”
  余微微笑骂道:“阿妙,你胡说什么,快说,四大金刚、十八罗汉现在哪里?”
  玄风道:“他们要去泰山,我想不对劲,假传小姐之命,阻止他们,现在不也在城中。”
  余微微笑道:“你做对了,有赏!”
  妙品道:
  “小姐,你可知道?涂光峰父子全光了,他们剑手也被杀光了。”
  车战骇然道:
  “草图夺走了?这是几时发生的?”
  玄风道:
  “是雷节度被杀的同时,不过涂光峰死得惨,经过一番严刑才死。”
  余微微吓声道:
  “北极派得了草图还施严刑?”
  玄风道:
  “那是逼问血龙杯上刻的什么玄功之故。”
  余微微望着车战道:“难怪北极派出动大批人马,原来他们也得了杯中秘密。”
  玄风道:“我们在暗中盯着,发现北极派足有四十个男女老少登上泰山去了。”
  车战笑道。
  “成事在人,让他扑个空,对了,你们可曾见到大佛儿?”
  妙品道:
  “还有麻不乱、桑屠、纪小姐、艾小姐都在一块,听说大佛儿要单独奔泰山,后被艾姗劝住,不放他打单。”
  余微微笑道:
  “大佛儿真个听话?”
  玄风道:
  “不知为什么,那巨人居然乖乖的,现在艾姗为首,反向南走了。”
  余微微望着车战道:
  “有了艾姗,你又多个谋士了。”
  车战笑道:
  “你是诸葛亮,她是庞统!伏龙和凤雏,全归我了,哈哈!”
  余微微立向玄风。妙品道“你们快去通知我们的人,叫他们悄悄分批南行,目的地为祁连山。”
  玄风忽又道:
  “八大奇探有信来,说京师派出四位供奉,两个有六七十岁的老人,一个中年男的,一个中年女的。”
  余微微道:
  “只说形貌,没说字号?”
  “有!”妙品急答道:
  “两老是一僧一道,和尚号“山海头陀”,道人叫“长城真人”,中年男子号“黑山剑客”何茂森,中年女人号“五湖大娘”秦梦源,听说都是武功超凡之人。”
  车战道:
  “八大奇探本事真了不起,我听说过,他们确是奇人,三十年前,兴安大会有他们参加,原来他们被皇上礼聘为供奉了。”
  余微微道:
  “听说兴安大会的时候,你们两极门最出风头?”
  车战叹道:“也就因为这个原故,才引起谷不凡夺权之心。”
  余微微打发玄风和妙品走了后,二人在房中又详细商量一会,这才出店南行。
  走了两个时辰,余微微猛拉车战一把,立向一座树林闪进。
  车战疑问道:“你看到什么了?”
  余微微道:
  “西罗杀星史脱拉,还有两个男女。”
  车战急问道:“在什么地方?”
  余微微道:
  “在后面,也向这边来了。”
  车战道:“女的什么年纪?”
  余微微道:“不到三十,看样子妖妖气气,另外那个男的不认识,又好像见过,也不到三十。”
  车战偷偷地闪到林边向外探头,又急急回来道:“女的是谷不凡大女儿‘寒冰灵魂’谷天鹰,那男的没见过。”
  余微微道:
  “你勿动,我就回来。”
  她不等车战说话,形如幽灵般闪了出去,车战要阻都来不及,只在林中搓手不停。
  过了半个时辰,余微微回来急急道:
  “好消息!北极派将来会分裂。”
  车战道:“微微,你说什么?”
  余微微道:
  “我本来要去看看那个男子是什么人,无意中听出谷天鹰的口风,她是站在她父亲一边,暗暗发展她自己的势力,原来谷不凡有批死党,暗中不服玄冰夫人掌权,大家捧谷天鹰为首,现与玄冰夫人暗斗非常激烈。”
  车战道:
  “难怪北极派大批北来,谷天鹰又是单独行动。”
  余微微道:
  “听口气,史脱拉似已加入了谷天鹰的阵容,他们之间有了条件,而且也很妙。”
  车战道:“什么条件?”
  余微微道:
  “谷天鹰许下诺言,要把她三妹谷天虹许配史脱拉。”
  车战道:
  “谷天鹰有什么资格替妹妹做主,我知道,北极派就只有谷天虹是善良的。”
  余微微道:
  “我也知道,听说论正派武功,谷不凡的子女,只有谷大虹最强,漠北武林称她为“绝世双剑”,兄姐们还怕她三分哩,谷天鹰以妹妹作饵,怕只是圈套而已。”
  车战道:“那个男子是谁?”
  余微微郑重道:
  “是个非常难缠的人物,他叫巴力克,为交趾浪人,号“黑心狼”,武功隐毒,又号“无影飞刀”,他表面上加入了谷天鹰,实际上似另有图谋,我听他没有说几句话,但说出来都与血龙杯有关,他好像把重点放在血龙杯上。”
  车战道:
  “我本来要想趁这时机除掉谷天鹰和那两个家伙,现在他们既是北极派的炸药,我就暂时不动了。”
  余微微道:
  “我意外又看到两个人影了,一个老头、一个中年妇人,如果我猜得不错,那就是京里出来的供奉。”
  车战道:“那与我们元关,他们出来,对我们有好处没有坏处。”
  余微微道:
  “如果他们只为血龙杯,而不替雷节度伸张正义呢?”
  车战道:
  “八成如此,雷节度的仇,只有我们去报了。”
  余微微道:
  “不,我要拉四供奉下水。”
  车战疑惑道:“拉他们下水?”
  余微微道:
  “先别问,来!我们的相貌形态改一改,你改中年,我改少妇,你在见到四供奉任何人时,手中拿出血尤怀盒子,我则从后追你,我们要以五成功力放对,大打一场。”
  车战大惊道:“做戏?”
  余微微道:
  “对!在他们面前,作得要真,否则瞒不过的,这场戏的后果,不出数大你就明白。”
  车战大笑道:“我冒充是北极派的。”
  余微微笑道:
  “你真鬼!我这诸葛亮没有当时孔明好当,你比刘备精多了!”
  车战道:“那两个供奉在什么地方?”
  余微微道:
  “当我暗盯谷天鹰回来时,发现他们向西南方向的路上走,但不知做什么?”
  车战道:
  “北极派一定在泰山扑了空,现已回程了,但四供奉却以为血龙杯已经到了北极派手中,他们在情况不明之下,也在暗盯着。”
  余微微道:
  “对!这正是我们做戏的时候。”
  车战照计行事,他立即易容,完成后问道:
  “我以北极派人何种身份?”
  余微微笑道:
  “北极派根本没有你这号人物,哪来身份?打完了,你走了,四供奉一辈子也在北极派要不到你这个人,四供奉大捣北极派,无休无止是确定了,这一来,北极派自身也起了疑问,派人清查又难免。”
  车战大乐道:
  “高招!我走了,你在暗中追!”
  车战立即偏西南出林,他一路察去,在十余里路程中,突然看到各种江湖人物,但都放弃,因为没有微微所说的,也有好几个北极派人,他也不再出手,不过他有所悟,忖道:
  “北极派人在回程分散了,这是为什么?”一沉吟,忽又道:
  “他们在搜寻我,认为血龙杯已落在我手中。”
  时又快黄昏,车战忽觉身侧有人。
  尚未察出,忽见两个人闪出!
  “朋友!你贵姓?”
  两个中年人已到车战近侧。
  车战一看,问道:
  “朋友,两位有何指教?”
  两中年之一道:“朋友,问答也有先后吧?”
  车战道:“在下胡辙,转教是?”
  那中年人噫声道:
  “看阁下与我年纪也差不多,凭阁下步法,也是武林中人,在下等未听过有胡辙人物?我们是北极派的。”
  车战故意吃惊,抱拳道:
  “失敬、失敬!在下来自南疆。”
  那中年见他从小山道走,立显自得之情,点头道:“听口音,你确是南方人,北上有何贵干?”
  在这种逼问式的追查下,车战强忍一口气,灵机一动,笑道:
  “在下在查寻一个姓巴的交趾人,不知二位兄台可曾见过,此人号称“黑心狼”,听说也到北方来了。”
  “嗨!是‘无影飞刀’巴力克,阁下竟敢找他?”
  车战故意大笑道:
  “我没羽箭正是他的对手。”
  车战提到巴力克是其对手的人物,两中年似有了戒心,立即拱手道:“打扰兄台了!在下等未见到巴力克,对不起,再会了。”说完走向一条岔路去了。
  车战不由暗笑,但他从二人脸色中看出,那‘黑心狼’确有几分威风。
  余微微在暗中盯着,车战不能走没有掩蔽的地方,否则会暴露她的行动。
  再查三五里的时候,忽见一处山道小路上确有两个人,也正是微微所说的,一位年约七十的老人,头束金冠,身穿僧纳,一看便知是个老头陀,一个是中年妇人,车战想想觉得好笑。
  “这样两个人走在一块儿,确实不太相称,不过我明白,这就是微微手下奇探所得,四供奉中的‘山海头陀’和‘五湖大女’了!”
  他立即取出檀香木盒,一面故意着,一面低头往前走。
  他的脚步有意放重,不由不便前面的头陀和妇人不回头。
  “大师!那个中年人手中?”
  “对!是圣上说的,檀香木盒中有血龙杯。”二人猛地一回身。
  在暗中的余微微,她发现头陀和妇人有了企图,她已如风追出,大声道:“北极派,你逃到天底下我也能查出你,快把东西拿来。”
  车战侧身而立,作出一拚之情,冷笑道:“不怕死!你敢在北极派人面前动脑筋,那是你活得不耐烦了!”
  立即将木盒收起,双手一搓,猛迎上去,火辣辣地与微微交上手。
  头陀这时立住道:“五湖施主!你看看,那年轻女于子中年男子使的是什么功夫?”
  妇人道:
  “和尚,这是什么时候?还有心情看他们的武功?”
  头陀郑重道:
  “我看他们武功很奇特,也是有用意的。”
  妇人道:“什么用意?”
  和尚嗨嗨笑道:
  “贫僧看得出,这时我们如果一出手,那中年人怕失去宝物,自然要拼命,少女怕宝物被我们得手,攻势不是对那中年人了。”
  妇人道:
  “二人被逼,反而联手?”
  头陀道:“那是自然的。”
  妇人道:“大师要等他们分出胜负才出手?”
  头陀点头笑道:“总比这时出手好吧?”
  妇人笑道:
  “长城老道说你有心机,不似出家人,果然有道理。”
  车战一面猛仆,一面暗示道:
  “微微,向左侧林中,和尚与那妇人想捡便宜。”
  余微微笑道:
  “是你逃走的时候了,当心!八成轻功,否则恐难摆脱。”
  车战说逃就逃,余微微故装大怒追击,这种行动,大出头陀意外,一顿之下,立与妇人冲出,也向林内猛扑。
  车战和余微微存心脱身,那与真正打斗不同,等头陀和妇人追进林内时,真的连影子也没有了。
  “噫!这是什么一回事?难道飞掉了!”头陀愣住在林甲。
  妇人生气道:
  “大师!这下可好,捡死鱼不成了?”
  和尚冷笑道:“问北极派要人!”
  妇人道:
  “大师!现在的北极派,比当年两极派更盛,说得好,他们不认帐,说得不好,他要看我们的真才实料呢!”
  和尚道:
  “通知长城真人和黑山剑客,看他北极派强盛到什么程度,如不交出人和血龙杯,捣他个鸡犬不宁。”
  看情形,余微微的策略成功了,他们这时又回到武林从未见过的新的面目,双双已在向南进的三十里外啦,只听车战哈哈大笑道:
  “这一把火,放得太好了,不出一月,等好消息。”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