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浪子独占玉女心

--------------------------------------------------------------------------------

  车战心中非常激动,他何曾想到庄怜怜是如此钟情于他,暗叹一声,伸指连点,立将庄怜怜麻穴解脱。
  庄怜怜良久才站起,拿起长剑,指着车战道:
  “这个仇我会报的,武功打你不过,我会施展其他手段杀你。”说完冲出洞去。
  车战怕她深夜遇险,立即巧妙跟踪下去,同时把易容变回去,似另有试探。
  直到天亮,只见庄怜怜走人一镇,于是挤进人群,在一批生意人里面混了进去。
  车战忽然想到衣服和包袱,非立即换不可,可是大街上找不出方便的地方,左想右想,直至他看庄女走进一家馆子,这才放心,转入背街,一看清早无人,火速更换。
  这时正当街上人潮不断之际,车战回到庄女那家店前,他故意不察,直奔柜上大声叫道:“店家,可有清静上房?”
  老店家一看是位异乡口音的公子,连声道:
  “公子,你搞错了,这是食馆,不是客栈。”
  车战故意啊声道:“对不起,打扰了!”说完转身就走。
  庄女哪有看不见的,人多不敢叫,立即结账追出。
  车战这一手,百灵百应,他明知庄女在后,但不回头,终于找到客栈,开了上房。
  没有多久,忽听房门敲个不停,装出惊讶之声道:
  “谁?门未闩上,请进!”
  门开处,只见庄女如飞扑上,一头钻进车战怀里,忍不住低声哭泣。
  车战慢条斯理道:“庄姑娘,你怎么了!”他也不关门,任其倒在怀里。
  庄女哭了一阵,忽然抬头道:
  “我被独孤乙捉住了。”
  车战装作大惊道:
  “有这种事!糟啦,那是个大色狼!”
  庄女猛地离开道:
  “他没有,他没有……”
  车战这才把门关上,扶她坐在床上,叹声道:
  “真不幸,你怎么遇上,我早有预感,自你与我相见后,我就担心你遇上他,结果还是遇上了,不过不要紧,这人武功、人才一品,满腹文章,我替你们撮合,他不会抛弃你。”
  “不要、不要、不要!”庄女跳起来乱叫,接着道:“我是清白的,你不要乱想,他问了我一些话,最后放了我。”
  车战故意疑问道:
  “这家伙我很清楚,到口的肥肉,从来不放过的。”
  庄怜怜急道:“阿战,你是不信我的话嘛?”
  车战道:
  “怜怜,你也没必要使我相信,我也无必要知道真假,何必争执呢,你不要我撮合,证明你恨他,这样好了,你救过我,我一定要报答,今后我如见到他,我会狠狠地揍他一顿,替你出出气。”
  庄怜怜摇头道:
  “不、不、不,他的武功神奥无比,我不要你冒险。”
  车战叹道:
  “那你此时寻找我有什么事?”
  庄怜怜道:“阿战,我是北极派的人。”
  车战哈哈大笑道:“别开玩笑,你对我这样好,会是北极派的?”
  庄怜怜道:
  “真的!北极派首席谋士达不花,现已广搜天下美女,投你所好,不择手段对付你,我只是其中之一。”
  车战闻言,这下可大惊了,正色道:“有多少?”
  庄女道:
  “凡是经过个别训练的,都互不认识,我只知道已经有好几个了。”
  车战道:
  “过去你对我说的那些——比方认识倩云……”
  庄怜怜道:
  “阿战,你不要疑心,温倩云确是我的密友,我阻止苗女害你才是故意的,否则我无法亲近你,也因温倩云之故,我一开始就喜欢你。”
  车战点头道:
  “我想你是真心话!”伸手将她抱在怀里。
  车战道:“派你来对付我的任务是什么?”
  庄女立觉通体如触电,偎得更紧,嗯声道:“北极派命我查探他们疑神疑鬼,暗生恐惧的东西。”
  车战笑道:“你没有查出来?”
  庄女道:
  “是的,你真有?”
  车战道:“无形神剑,你要看?”
  庄女急忙道:
  “不、不、不,我不要看。”
  车战深深地吻她道:“看看没有关系,你不会出卖我!”
  庄女道:“不要,不要,等你消灭北极派再给我。”
  车战道:“你如何回去复命呢?”
  “北极门只是怀疑,他们根本不敢确定,我只说无法接近你就行了,不过他们不会死心,像我这种使命,只怕还有美女派出,告诉你,他们研究很久了,知道暗杀的希望太少了。”庄女皱了眉说着。
  车战道:“我有一事拜托你,打听一下,谷不凡的秘密石洞里面,关的那些人物,有没有我的爹?”
  庄女道:“你真是南极派唯一后代?”
  车战点头道:
  “我的真名就是车战。”
  庄女道:
  “谷不凡曾经下过严厉的命令,除了首席谋士达不花。副谋士柯哥林,任何人物都不许去秘洞,听说秘洞机关严密而奇险,有三十个高手守住洞外,形容如铜墙铁壁一点不为过,车伯伯的消息只怕难以知道,不过我会尽力的。”
  车战急急道:
  “那太险,你不必探听,我只希望你安全的卧在北极派中。”
  庄女道:
  “阿战,目前我知道你在帮助朝廷查探阴山双鹗,告诉你,北极派得到消息,现也派出大批高手了。”
  车战道:
  “这是意料中事,现在你先走,防人耳目,以后要见面,非得小心不可。”
  庄女反手抱住,亲了良久,这才整衣溜出房门面去。
  好在店中人数不多,都是当地乡民,车战吃过饭,收拾行李,随即结账动身。
  离开该镇,时又不早了,认定方位,照常西进,看情形,他要单独夜行。
  出了城,看到一位老者,车战迎上拱手道:“请问老丈,照大路走,前途是什么地方?”
  老者呵呵笑道:“年轻人,你要去哪里?”
  车战笑道:
  “出外游历,无一定地址。”
  老者道:
  “呵呵,青年学子,老汉失敬了,照大道走,不出百里即牛阑关,不过天已不早了,年轻人,再走三十里就别再走,过了大山塘再无镇市啦!”
  车战拱手道:“多谢老丈!”
  车战别了老丈一想,毫无所得,去牛阑关干啥,见了雷节度使不好意思,于是他走了二里就拐弯。
  刚刚拐弯,走还不到半里,耳中传来喝叱之声,车战一愣,忖道:“这里有人动手。”
  抬头一看,满眼参天森林,察出打斗是在林中发出,于是提劲走出。
  在森林深处,有片很大的空地,这时有两个人物盘圈飞腾,寒光映着天空,泛出银光万道,车战一到,见是两个中年人,不由暗道:
  “噫,这个地方居然有两个非常高手拼命!”
  车战藏在树后,仔细观察双方剑术和功力,他发现双方各有所长,如果要分胜负,非千余招不可,而且是败者必死,胜者非重伤不可。
  当此之际,忽然有个奇快的人影在车战背后闪动,居然没有把车战惊觉。
  猛地一点东西,直飞车战头顶,这下可把车战惊动,顺手一伸,立将该物抓住,原来是个纸团。
  这种地方有纸团出现,车战愣了,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小字一行:“当心寒鹰、七变魔身”,车战悚然一震,立即提功,忖道:
  “鹰即谷天鹰,寒为寒冰灵魂,近来知道这妖女练成七变魔身。”
  想着之际,忽觉侧面寒风袭到,强劲无比,车战顺手一掌拍出,冷笑道:
  “鬼鬼祟祟!”
  突见一个老婆婆露出头来道:
  “小子,再见了!”
  车战这时并不迸,朗声道:“谷天鹰,七变魔身现形了!”
  忽听远处冷声道:
  “姑奶奶迟早要你的命!”
  人走了,车战也呆了,他手中的纸团成了谜,那是谁打来的呢?
  “别发呆,观斗要紧!”
  闻声不见人,听声音如银铃,八成是少女,车战忖道:“北极派又有美人计了,这次又耍什么花样?”
  斗场这时拼得激烈异常,双方绝招尽出,车战对场中人物一个也不识,根本插手不得,谁是非?谁是是?不能相助,不能叫停。
  正当生死立现时,忽听林梢发出一声娇叱,红影一闪,由空中射下,寒光如电,顿将一个劈倒在地。
  另外一个中年人喘声道:
  “多谢姑娘援手!”
  车战这时看清楚,原来是个红衣绝色少女,只见少女气定神闲的拱手道:“雷镖头,你怎么与北极派人交上手的?”
  那中年人叹道:“北极派人做事,没有理由可讲,请问姑娘如何称呼?”
  红衣女娇声道:“晚辈天山纪翠羽!”
  中年人道:
  “啊呀!姑娘大名,老朽久仰,‘天山雁’威震罗刹,我雷镇湘有幸,得蒙姑娘援手!”
  车战一听“雷镇湘”三字,立即走出树林,朗声道:
  “雷大叔是你呀!”
  中年人一看来了个青年,但却不识得,拱手道:“老弟,你认识雷某?”
  车战笑道:
  “晚辈车战,曾在雷节度口中,听说大叔在长沙开镖局?”
  中年人大笑道:
  “哈哈!车战!原来你是车战,听说你在家兄家中做客,可惜老朽穷忙,老想前去会你,但始终不能如愿,没有想到,却在这里遇上,真正大巧。”
  车战道:
  “大叔!晚辈抱歉,晚辈在林中看了很久,只因不识双方,未能出手,请见谅!”
  红衣女笑道:“我叫你注意斗场,原来你们只是闻名而未见面?”
  车战拱手道:
  “姑娘,原来纸团是你打来的,在下谢了!”
  少女道:“叫我翠羽好了,何必姑娘、姑娘,七变魔身法一击不中,她还会来的。”
  车战笑道:
  “如果姑娘不杀北极派高手,我这时还得提防你哩!”
  雷镇湘道:“三位在说什么?”
  车战笑道:
  “晚生在林中,曾遭一个妖女暗算,多蒙翠羽姑娘事先示警。”
  雷镇湘叹道:
  “嗨!北极派真正势力强,到处都是他们的人,老弟,恕老朽不再耽搁了,老朽有事赶往牛阑关。”
  车战和纪女同时抉手道:“前辈请便!”
  雷镇湘一走,纪翠月笑道:“风流种仔,大名真是如雷贯耳,怎么样,找个地方谈谈好吗?”
  车战笑道:“有美人当前,不谈太可惜了。”
  纪翠羽道:“跟我来!”
  说完,去势如凤。
  车战如影随形,在后笑道:“好快的身法!”
  纪翠羽笑道:
  “你不是轻松地跟上了。”
  车战道:“我在尽全力呀!”
  纪翠羽奔着回头道:“别虚伪,北极派人很清楚,你的轻功,也是他们头痛之一。”
  车战闻言不觉吓一跳道:
  “咦!姑娘怎么知道?”
  纪翠羽道:
  “我之所以要以轻功奔着与你说话,那是谁也无法听到的,你要问我如何知道,我说出来你会双脚不动了。”
  车战大惊道:
  “姑娘又是北极派派来对付我的?”
  纪翠羽道:“你很精灵!”
  车战道:“你的纸团?……”
  “绝对不是与谷天鹰作圈套,首席谋士达不花收买我,又以我家人作人质,这事只有谷不凡一人知道。”
  车战道:“你杀哪个……”
  纪翠羽立即打断道:“达不花有命,为了取你信任,必要时,杀死几个北极派高手那不在乎!”
  车战道:“好毒的北极派!”
  车战听来,真是有点寒心。
  纪翠羽道:“我本可逐走那个家伙就算了,但想到杀一个少一个,如是假戏真做,要了他的命!”
  车战想到纪翠羽比庄怜怜更干脆,干脆得使自己难以相信,他沉住了。
  纪翠羽回头道:
  “你别钻牛角尖。”
  车战笑道:“大使我迷惑啦!”
  纪翠羽轻笑道:“你认为再不会有第二个庄怜怜了,也许有第三个第四个,不过总有几个不是的。”
  提起庄怜怜,车战不由一愣,问道:
  “你与庄怜怜有认识?”
  纪翠羽郑重道:
  “那是在达不花买我之前,达不花千虑必有一失,他收买人家就不应把人家的家人当人质,手段够狠。”
  车战道:
  “我担心你们的家人!”
  纪翠羽叹道:“牺牲一家比牺牲整个中原武林,请问何轻何重,没有你,北极派早已横扫中原武林了。”
  这一阵全力狂奔,纪翠羽忽然停住道:
  “到了红枫岭了,我们已奔出一百七十里啦!”
  车战急刹冲势,停住问道:
  “这是什么方向?”
  纪翠羽道:“正北方,还是跟我来。”
  车战跟着她走进一谷,又问道:“去哪里?”
  纪翠羽笑道:
  “有幽洞可住,你不喜欢?”
  车战道:
  “翠羽,别开玩笑!”
  东转西拐,走到一座崖下,纪翠羽笑道:“这里有一古洞,北极派人找不到,你不要心跳,怎么啦,风流公子,这下正经啦!”
  车战连忙道:
  “翠羽,别耍我了,你一定还有什么指教!”
  进了洞,直至深处,忽见纪翠羽拿出大链,伸手在壁上拿下一支火把,打火点燃。
  车战道:
  “噫!这是你常来的地方?”
  车战见她如在家里一样,不禁好奇地问她。
  纪翠羽道:“一切我都早有安排。”
  她指石墩道:“请坐!”
  一切如命令,车战笑了,坐下后问道:“可以说下文了。”
  纪翠羽在另一石墩坐下后道:
  “达不花命令我,第一是庄怜怜同一任务,第二要我献出肉体,与你朝夕相处,直至任务达成为止,不在万不得已不许离开你。”
  车战吓声道:
  “这又为了什么?”
  纪翠羽拿出一只小纸包道:“这里面包的是‘天魔散功粉’,朝夕相处的目的,你还不知道?”
  “找机会下毒!”车战大吃一惊。
  纪翠羽道:
  “现在你对我尚有疑问没有,凭你风流成性,我要害你,加上这个周密计划,你是神仙也逃不了。”
  车战道:
  “我不懂,你与不与我朝夕相处,达不花如何知道?现在你已把知心话全告诉了我,你当然不想达成他的任务,今后你又如何交差?”
  纪翠羽道:“你再看一样东西!”
  说着拿出一颗珠子,交给车战道:
  “达不花说,这是处女珠,他调查得很清楚,知道我不但是处女,而且没有心上人,现在珠子是白的,你知道如何使它变红的?”
  车战大惊道:
  “太绝了,非逼你失身于我不可,这太……”他简直说不下去。
  纪翠羽道:
  “我对你很了解,委身于你,我无遗憾,问题根本不在此,问题要我毁你武功。”
  车战决然道:
  “纪伯父和伯母现汪什么地方,监视严不严?”
  纪翠羽道:“你要救我父母出来!”
  车战道:
  “除此没有两全之策,将伯父母救了出来,你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纪翠羽戚然道:“很难,很难!家双亲虽未被关起来,但要想进入‘八卦谷’难若登天,守护人有高手三十几个,还是副谋士办公之地。”
  车战道:“再难也要去,不过这几天去不成。”
  纪翠羽道:
  “为了追查阴山双鹗?”
  车战道:“对,听说北极派也已出大批高手,假如血龙杯落在北极派,那会连累不少人!”
  纪翠羽似知道车战这人的个性,他一下了决心,从来不会更改,其实除了救她父母出来,再无别的方法。
  车战忽然又问道:
  “庄怜怜的家人又在什么地方?”
  纪翠羽道:
  “也在八卦谷!谷不凡把人质分两等,第一等关在地狱洞,也就是武林中所称的秘洞,第二等人全住在八卦谷。”
  车战道:
  “好了,这几天要委曲你,我们必须朝夕相处了。”
  纪翠羽见他毫无轻浮之气,暗暗忖道:“难道他对我毫无好感,不对呀,否则他为何要救我父母,他这人真是个怪物……”
  车战见她默默不语,心中明白她在想什么,笑道:“翠羽!别胡思乱想,早点休息,明天我们要四处查探。”
  纪翠羽瞟他一眼道:
  “这一路奔走,你不洗澡?”
  车战道:“洗澡?这洞中连沙都没。”
  纪翠羽笑道:
  “后洞有清泉池,你去先洗,我还可准备酒菜。”
  车战高兴道:
  “原来你一切都有安排,真是个有心人!”一语双关。
  纪翠羽咬着嘴唇,笑而不言。
  车战又道:“只有一事不如事先计划对不对?”他一顿又道:“翠羽,我倒希望你没把真心话说给我听,否则
  纪翠羽轻笑道:“你的毛病又发作了,快去洗澡。”
  车战道:
  “翠羽,我们先后要调整一下,你先洗,洗完出来准备吃的,等你准备好啦,我也洗完了,这样趁热一同吃如何?”
  纪翠羽一想有理,立即提着衣包向后走,但忽又回头道:“你不老实,不许进来啊!”
  车战正经道:
  “在伯父母未被救出前,我不会向你下手的,不过话得说在前面,到时你不许逃避啊!……”
  纪翠羽媚他一眼,呸声道:
  “这种事,你是当条件,难听死了!”
  纪翠羽进入后洞,准备换衣,她还担心车战偷看,犹豫一会才解带宽衣,在她赤裸裸地跳下清池时,谁知刚下水,突见池中有条东西在游动,这下可吓坏了,一声尖叫,拔腿就跑,猛向前洞冲出。
  车战听到尖叫,心中一急,也往后洞跑。
  这下可好,中途上两下一凑,撞个满怀。
  纪翠羽不是装的,吓得紧抱车战,而且抖个不停,车战搂住问道:“什么事?什么事呀?”
  纪翠羽颤声道:“毒蛇!毒蛇!”
  一听只是蛇,车战乐了,哈哈大笑道:“真是的,一位耍刀弄剑的女中高手,居然怕小蛇。”
  女人怕蛇是天生的,纪翠羽还是抱着不放,车战满怀都是软软的,滑滑的,奇香扑鼻,这还能装正经,一面扑,一面亲个不停,时间长了,纪翠羽通身如触电,嗯嗯扭扭,迷啦!如何忍得住,双手搂得更紧。
  双方火熊熊地抱了良久,车战轻声道:
  “我们一同去洗澡如何?”
  纪翠羽嗯声道:“当心那东西!”
  车战道:
  “不会的,它早逃掉了。”
  双双搂着,走人后洞,后洞也有火炬,照得清池透明,车战道:
  “你看,池里没有东西。”他一面说,一面脱衣,之后来个鸳鸯戏水。
  在池中,车战又搂住满怀羊脂美玉,笑道:“我提前如愿了,真多谢那条小蛇撮合。”
  纪女笑骂道:“坏东西!我根本就不打算给你,等你救出我父母,我准备开溜。”
  车战开心大笑道:
  “我会大涯海角找到你!”说着上下其手了……
  二人双双出浴,换了衣裳之后,纪翠羽准备酒菜,吃完已是天亮了。
  酒后,二人又搂着,再亲热半天才出洞,这时阳光已上东山,纪翠羽甜甜地靠着车战道:“我们向什么方向走?”
  车战道:
  “在我想,阴山双鹗只有两个地方可藏,一为深山绝谷,一为闹市人密之地,闹市有官家,那比我们搜查强。”
  纪翠羽道:
  “我们专查深山绝谷?”
  车战道:“对!你的地形熟,你看先查什么山区?”
  纪翠羽道:
  “阴山双鹗会不会去云贵高原?苗岭山脉最多深山绝谷,人烟稀少。”
  车战道:“对!我们就向苗岭山脉搜查,不过那会耽误救纪伯伯。”他犹豫了。
  纪翠羽道:
  “哎呀!八卦谷就在苗岭呀,这是顺路,过了西粤边界就到苗岭支脉,以我们现在的位置,向右通雷公山,中走云雾山,左通白云山。”
  车战忽然想起道:
  “阿羽,快拿出处女珠来看看,是不是由白变红了?”纪翠羽闻言,含情带羞,拿出珠儿。
  车战一看,珠儿大如拇指,羊脂白色,隐隐宝光四射,真是奇异之物,但他噫声道:“不对呀!我们已经……已经……它还是白色?”
  纪翠羽轻轻捏他一把:“轻声点,这是外面。”说着,忽见珠儿泛出桃红。
  “吓!真个灵应了。”车战非常惊讶。
  纪翠羽道:
  “达不花作事,从不出差,他是个武功、智谋,心机三绝的可怕人物,否则我会屈就他,如果我不屈从,后果你是想得到的。”
  车战急急道:“这是小蛇撮成我们提前相爱,现在你可以冒次险了。”
  纪翠羽道:“如何冒险?”
  车战道:“过了六七天,等我计划好了,你就去见达不花,把处女珠给他看。”
  纪翠羽道:“哎呀!不行呀!”
  车战道:“为什么?”
  纪翠羽道:
  “你的功力呀,他会派个一等高手来试探你,这不全穿了。”
  车战道:
  “阿羽,你听我说完,我是要你在我突袭八卦谷之前一刻人谷,一方面内应,更重要是保护你父母,等全谷大乱时,你就趁机救出双亲啊!”
  纪翠羽闻言,大喜道:“好计策!”
  说着催道:“我们走!”
  车战忽又摇头道:
  “达不花不在八卦谷怎么办?”
  纪翠羽道:“不成问题,副谋士柯哥林一定在,给他看也一样,我们只求一时瞒过就行了。”
  车战道:“决心这样,我们这就动身。”
  刚刚过了西粤边界,忽然看到一个巨人的影子,车战一见大喜道:“我的最大助手来了,真是再好没有了。”
  纪翠羽骇然叫道:
  “擎天神,阿战,你是他的朋友?”
  车战大笑道:“你也认得他?”
  纪翠羽道:
  “他是北极派最头痛的人物,他曾大闹北极派三次,杀了三十几个高手。”
  车战惊奇道:
  “我从未听他说过,那是什么一回事?”
  纪翠羽道:
  “他曾在漠北找娘,不知谁骗他,说他娘在北极派关着,于是他向北极派第二总堂要人,当初谷不凡还想把他收归己有,可是擎天神理都不理,冲人第二总堂,如入无人之境。”
  车战道:
  “有了他,我们突袭八卦谷有十分把握。”
  这时大佛儿已看到车战,只见他大吼大叫道:“阿战,你找得我好苦啊!原来在这里。”
  双方一近,车战急问道:“有消息了?”
  大佛儿道:
  “双鹗已逃入苗区,坐镇牛阑关的雷老头、公孙老头二人,率领大批高手全力追踪,就是不见他的影子。”
  车战道:
  “刚好,我也正想去,现在我们走。”
  大佛儿见道:“慢点!死神之使和游七魄现在笔架山等我,你们从正面追,我绕笔架山会他们。”
  车战介绍纪女道:
  “这是纪姑娘!”
  大佛儿拱手道:
  “纪姑娘好,我叫大佛儿,对了,阿战,我遇到两位姑娘,她们也正在找你,她们知道我是你的朋友,叫我遇上你时,要你去蝙蝠洞会面。”
  纪翠羽道:“阿战,一定是庄怜怜和温倩云。”
  车战道:
  “蝙蝠洞又在什么地方?”
  “哎呀!你对西南一带真是太生,顺路,我们走!”
  大佛儿告别去了,纪翠羽走着想起什么,面上神秘地笑个不停。
  车战噫声道:
  “有什么好笑的?”
  纪翠羽勾住他的颈子轻声道:
  “你有机会一战三了!”
  车战豁然,顺势吻住她的樱唇。
  “要你先上阵!”
  二人卿卿我我地奔到天黑,尚未到蝙蝠洞,远远就看到两条倩影,纪翠羽抢先奔出,霎时会合。
  车战赶到时,只见庄怜怜低着头,温倩云却朝他抛媚眼。
  车战道:“你们搞什么名堂?”
  纪翠羽娇笑道:“你心里有数!”
  车战暗指庄女道:“别难为她了,你们是过来人,她……她……”
  温倩云扶住庄女轻声道:
  “我们是一个串上的蚱蜢,谁也逃不了。”
  四人进了蝙蝠洞,只见温倩云拿出酒菜,车战啊声道:
  “你们住在这儿几天了?”
  庄女这时含羞道:“四天了,白天出去探你下落,晚上回来闷等,几天下来,真的闷死了!”
  纪翠羽格格笑道:
  “现在不闷了。”
  车战道:“阿羽,说正经的,快把我去八卦谷的计划告诉她们,人数不宜大多,加上大佛儿就行了。”
  庄女道:
  “大佛儿知道这地方?”
  纪翠羽把计划告诉二女后,郑重道:“到时必定有场凶杀,怜怜和倩云必须蒙面,我在里面作内应。”
  庄女道:
  “我爹和娘不知住在八卦谷哪一面啊?”
  纪翠羽道:“我知道,四个老人家都有功夫,到时无须背抱,问题是,逃出来之后怎么办?”
  车战道:
  “我有办法,请雷节度派人护送到京。”
  吃过饭,三个美人儿把车战拥着,进入石洞的密室,石门关上,那话儿就不用说了,必定天翻地覆。
  良辰易过,洞外现出曙光,石门开啦,只见三个女人,人人面泛桃花,容光焕然,但却不见车战。
  三女合作,很快就酒饭做好,刚刚摆上,只见车战行出石室,一见石桌上的饭菜,哈哈大笑道:
  “起床就有吃,太好了!”
  温倩云笑道:
  “不洗脸不许上桌。”
  庄怜怜立即拿面巾交与车战,笑道:“洞后有暗泉。”
  车战笑道:
  “还是阿怜温柔!”
  纪翠羽娇笑道:
  “她温柔,你却一点不温柔。”
  车战做个鬼脸,大步向后洞去了。
  温倩云向纪翠羽噗嗤一声笑道:“你看他,像不像整了一夜,我说他是金刚。”
  庄怜怜道:
  “云姐,殷爱奴和白姣姣怎么样?不能把她们摆在一边呀!”
  温倩云笑道:
  “阿战风流,风流得使我心悦诚服,死心爱他,我已把阿姣和阿奴向他怀里送,可是他不,借故避开,不然我哪会与阿战脱离。”
  庄怜怜道:
  “阿姣和阿奴一样美丽动人,他为什么不动心呢?”
  纪翠羽轻笑道:…
  “不与阿战接触,难以动阿战之情,这家伙并非见色就爱的,阿姣和阿奴那里,我们三人要暗暗安排。”
  车战已出来,四人围一桌进餐,三女见他狼吞虎咽,莫不咕咕好笑。
  “不要笑!还有严重问题未解决。”车战正经八百的。
  纪翠羽道:
  “攻八卦谷当然是严重问题。”
  车战道:“你们快吃,否则来不及吃了!”
  三女闻声大惊,温倩云道:
  “你察出什么事了?”
  车战道:
  “预感!对了,阿羽,北极派除了谷不凡、达不花、柯哥林三个首脑之外,其他全不认识你和阿怜?”
  纪翠羽道:
  “当然有认识我们的不能说全没有,不过那只是达不花尚未控制我们,全北极派人,除了这三个主脑,都不知我们人了北极派。”
  车战道:
  “这反而好办,一旦有事,你们可以放手攻击,还有,云贵一带有些什么帮派?”
  纪翠羽道:
  “你不提起,我倒忘了告诉你,云贵一带非常混杂,可说黑道多,白道少,如金顶帮、索岭寨、佳木堡等等比较势力大的,小股不可胜数,问题是否己被北极派收买就不可知了,你有什么预感?”
  车战道:
  “庄怜怜和温倩云说在这蝙蝠洞住了好几天了,居然没有发现这块木片,你说好笑不好笑?”
  温倩云急问道:
  “什么木片?木片又怎么样?”
  车战道:“这木上刻有一些字,也许是在倩云和怜怜来此之前留下的,而且是给我的呢!”
  庄怜怜道:
  “什么字,这留字人为何知道你一定来到蝙蝠洞呢”
  车战道:
  “你们可能听过天乞子这个老化子,他的神通近于不可思议,知道我要来蝙蝠洞有何稀奇!”
  纪翠羽道:
  “木片上刻了什么,你说呀,是天乞子留的我相信。”
  车战道:
  “刻的是:‘云贵江湖乱,尽投北极门,不花美女众,独怕玉观音’!你们说,这一路你们还能轻松?”
  纪翠羽道:
  “玉观音又是谁?难道也好像我们一样,是达不花买来的,我和怜怜在漠北长大的,居然一点也不知道。”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