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风流寡妇俏剑客

--------------------------------------------------------------------------------

  “不、不、不,那个娇娃我可不敢惹。”
  车战摇头叹道:
  “看情形,近几日我是摆脱不了她啦!深夜了,我们回去罢。”
  二人回到店中,忽见店家惊慌迎上道:
  “公子,公子,不得了啊!店中出事了。”
  车战见他是对自己说话,急急问道:“什么事?”
  店家道:
  “你的,我的……”
  车战急急道:
  “我的朋友!”
  店家道:“对!你的朋友和一位三十许少妇打起来了,现在,现在由瓦面打得不见了啊!”
  车战立向南宫超道:“糟:我知道那妇人是谁。”
  南宫超道:“是谁?”
  车战道:“风流寡妇!”
  南宫超骇然道:“吓!最邪门的女人。”
  车战道:
  “你在这里等你师妹,我得追上去。”
  南宫超道:
  “那寡妇不好斗,你得当心她上古迷魂香,还有夺魂一丈绫。”
  车战道:
  “我会小心,你替我交店钱。”说完,飘身上屋。
  登上瓦面,向四野一看,一点动静也没有,简直不知向哪个方向追。
  正当此际,偶而听到远处传来娇叱之音,车战一加考虑,猛地一拔身,势如流星,循声而追。
  在七、八里之外,这时有三个人影舞动,车战一到,看得清楚,那正是雷龙女和一个年轻风骚的妇人在动手,另外还有公孙红。
  风流寡妇使的是一根绫罗似的带子,挥动时,尤如蚊龙绕大,劲道之强,带起呼呼风声,雷龙女以双剑抢攻,但却无法近身,好在侧面有公孙红牵制,否则十分危险。
  车战一看情形,随即现身,朗声道:
  “大家住手!”
  雷龙女闻声,娇声叫道:
  “车战哥,快来收拾她!”
  车战道:
  “你与公孙姑娘退下。”
  二女闻言,双双闪开,风流寡妇则不似想像那般浪,只见她收起长绞,整理一下衣裙,然后步向车战道:
  “还我玉壶来!”
  车战笑道:
  “应该说还你‘上古迷魂香’才是。”
  风流寡妇哼道:“我齐丰姿的上古迷魂香岂是那样容易掉的,那壶中装的是丹药,不是迷魂香。”
  “丹药?”车战感到意外,笑道:“如果你的迷魂香没有遗失,刚才你不施展?”
  齐丰姿冷声道:
  “她们不配。”
  车战道:
  “她们不配,你看我配不配?施展一下看看?”
  齐丰姿忽然笑起来道:“你敢和我赌,你得先把玉壶还给我,雷龙女说在你的手中。”
  雷龙女娇声道:
  “战哥,别上她的当,那壶中一定是迷魂香。”
  车战道:
  “龙女,你和公孙姑娘回店去!”一顿又向公孙红道:
  “姑娘,你师哥在等你。”
  公孙红道:
  “阿战,你要当心,她的阴毒比她武功邪门更厉害。”
  车战笑道:“你们如果放心不下,回客栈请你哥哥一道来,”这是他对雷龙女的脱身之计。
  齐丰姿道:“姓车的,别婆婆妈妈!”说完转身就走。
  车战追上笑道:
  “怎么,施迷魂香还要占上风头,好,我倒不信邪。”
  雷龙女一看车战如风追去,心中一急,也要追出,但被公孙红拉住道:“你急什么,难道怕寡妇把他吃了!”
  雷龙女跳脚道:
  “不是这样啦,你不见妖妇的眼睛?”
  公孙红疑惑道:
  “眼睛?眼睛怎么样?”
  雷龙女道:
  “哎呀!阿红,你真是死心眼,那妖妇的眼睛色迷迷的。”
  公孙红闻言心里也急了,连忙道:“啊呀!这怎么办?阿战一旦中了迷魂香,岂不是听妖妇摆布,我们快追!”
  雷龙女不待她话落,抢先追出。
  公孙红也顾不了师哥,全力赶上道:“阿龙,慢一点!”
  雷龙女道:“人都不见影子了,还要慢?”
  公孙红道:
  “我们两个曾经有个协议,你还记得?”
  雷龙女道:
  “当然记得,绝不后悔,怎么样?”
  公孙红道:
  “既然你得到我得到都是共有,那我们就得好好商量。”
  雷龙女道:
  “哎呀!这是什么时候,那有则时间商量。”
  公孙红道:
  “我们慢慢盯,他们不会去得太远,这是观察阿战的好机会,他如不老实,我们就放弃不要他。”
  雷龙女摇头道:“假如他是被迷魂香迷倒,那怎么能说他不老实,总之一句,我不在乎那,我是要定了他。”
  公孙红道:“你真的不在乎他与别的女人有那个?”
  雷龙女道:“只要他不讨厌我,那我就满足了,阿红,这是我对你说的心里话。”
  公孙红叹道:
  “可见你对他用情入迷了,我有什么话说,我既然与你发过誓、赌过咒,我也只好照你的样子,不过你那表哥怎么办?”
  雷龙女气道:
  “什么怎么办,我又没有与他订亲,我爹也没有答应他,提他干啥?不过我们要担心另外一个人。”
  公孙红道:“谁?”
  雷龙女道:“现在不能说,不过我已有预感。”
  二人追呀追呀,一连追出几十里,快要追到三更了,雷龙女焦急道:
  “糟啦!他们拐了弯啦……”
  忽听后面有人大叫道:
  “师妹,师妹!请停一停!”
  二人背后如风追来了中州书生南宫超,公孙红立住高声道:“师哥,你也追来了,来得正好,阿战被风流寡妇引得不知去向了。”
  南宫超吁口气道:“你们白追了,你们追的是南面,他们走的是西方,现在距离只怕有百多里啦!”
  雷龙女吓声道:
  “你怎么知道?还说有百多里?”
  南宫超道:
  “雷姑娘,你看后面还有谁来了!”
  一条人影适时追到,雷龙女一见是哥哥雷大鸣,不禁呆了,娇声叫道:“哥,你怎么在这里?爹呢?”
  雷大鸣喘声道:
  “快去会爹爹,朝廷有命,要爹爹追查盗御库的盗贼。”
  雷龙女不管什么强盗不强盗,问道:
  “你见到阿战了?”
  雷大鸣点头道:
  “我见他追赶一个女于,但我追不上。”
  雷龙女跳脚道:“该死的风流寡妇,她存什么心,竟把战哥引了这么远。”
  雷大鸣奇怪道:“这是什么一回事?”
  南宫超笑把经过一说,摇头道:
  “雷贤弟,这其中有奥妙,你就别问了,你看你妹妹和我师妹,她们怕风流寡妇把阿战吞到肚子里啊!”
  公孙红娇声道:
  “师哥,你说什么,当心我不理你。”
  南宫超把头一缩,连声道:
  “不说,不说,师妹!现在多了雷兄一家,我们合力查贼要紧,说真的,阿战永远不会出事的,你们放心吧!”
  雷大呜也道:
  “妹子,爹等得非常急,我们快走吧!”
  二女这下有什么办法,只得随行,在路上,雷龙女问道:“你们与九剑派有什么结果呢?”
  雷大鸣道:
  “妹子,你落了单,怎么知道的?”
  雷龙女道:“阿战说的。”
  雷大鸣笑道:
  “我们与九剑派正打得火冒三千丈时,不知从哪儿来了一个天神,他一到就叫停,在当时的情况下,谁会听他的。”
  雷龙女大惊插嘴道:
  “那完了,你们都不是他对手!”
  雷大鸣道:
  “不错!不听叫停,他就出手,全不薄彼厚此,攻九剑派,也攻我们,爹见不是头路,猛喝我和查天监后退,只要后退,那巨人就不攻,这下把九剑派打惨了。”
  南宫超笑道:
  “原来你们会到了!”
  “南宫兄,你知道那巨人!”
  南宫超道:
  “十日前,我见他与一个如疯子一般的老叫化在一块,他叫疯老化子为师傅,隔一天,他落了单,看到他与风流寡妇同行。”
  雷龙女叫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我看到他猛揍风流寡妇,而且把那妖妇五个高手都打死。”
  公孙红道:
  “可能他上了寡妇什么当,也许寡妇偷了什么东西。”
  “哈哈!说对了,风流寡妇偷了他一只玉壶,壶中全是大还丹。”
  忽见一条人影自侧面闪出,南宫超一见,也哈哈笑道:“端木王子,居然也人中原了!哈哈!”
  雷大鸣等不识,瞪眼看着来人。
  南宫超向他们介绍道:
  “大家见见!他是疏勒王子端木沙,是道上的好朋友,人称‘戈壁之虎’,我们又多了一个帮手了。”转过头道:
  “端木兄,这是雷大鸣兄,那是雷兄妹子龙女,喏!这是我师妹公孙红。”
  疏勒王子拱手道:
  “哈哈!不是客气,诸位大名确实久仰了!”
  南宫超一把拉近端木沙,边走边问道:“王子,听你口气,你对那个‘擎天神’似很清楚?”
  端木沙正色道:
  “五十年前,中原武林有两位武功绝世的奇人,一个是残废人,号‘老残废’,一个是老化子,号‘天乞子’,那个擎天神名叫大佛儿,就是天乞子的徒弟,炼成一身刀剑不入的‘纯阳童子功’,这巨人是孝子,他练武功没有别的事,一心要找他老娘。”
  雷龙女道:
  “他娘怎么样?”
  端木沙道:
  “这巨人的父母也是武林人物,在当年也算得一流高手,夫妇俩最擅长医道,尤其对各种奇丹妙药堪称一绝。”
  雷大鸣道:
  “不对,他为什么出来找老娘?”
  端木沙叹声道:
  “就是因他父母是名医,引起各方武林去求丹,求的都是十年难炼一瓶的大还丹,这种事情,他父母当然不肯,人之生,有几个十年?后来家遭暗袭,父亲被杀,母亲下落不明……”
  雷龙女道:
  “其师听说还在世,有那么大的本事,为何不替巨人出力?”
  端木沙道:
  “天乞子时疯时好,性情不可捉摸,谁知道呢?”
  雷龙女道:
  “原来那玉壶是装大还丹的,可见齐丰姿没有骗阿战,这样看来,迷魂香真的还在她身上……,不妙,阿战非吃亏不可。”
  这篇话,端木沙可一点不明白了,两眼望着大家。
  南宫超一见,立即加以说明,笑道:
  “阿战这人,精灵如鬼,别看他表面忠厚,保证他吃不了亏的,好了,天也亮了,前面有镇,我们也该休息了。”
  雷大鸣道:
  “家父现在镇上,大家好好商量一番。”
  雷龙女和公孙红一心想着车战,生怕车战被风流寡妇给迷了,其实车战和齐丰姿那面已经起了变化,当车战追着齐丰姿进入一座荒芜遍地的山区时,突然被一大批蒙面怪人给挡住,人数不下四十余个,看情形,全是顶尖高手。
  车战一见,发出冷笑道:
  “齐姑娘!我这样称呼你,是不用一般武林眼光看你,可是你却把我看走眼了,原来你早有埋伏?”
  齐丰姿似也觉得莫名其妙,望望对方,回头道:
  “不必冷言热讽,车战!不,独孤乙,我给你证明。”说完,飘身而上,娇叱一声,夺魂绫真如神龙绕空,一霎攻入敌群。
  车战一见,不由愕然,忖道:
  “是我误会她了。”
  不出一刻,对方的喊声大起,可是,在呐喊中,居然亦发出惨叫连连!
  这种情形之下,车战连搓手,他帮吧,不甘愿,不帮,过不去,然而在犹豫难决之际,突然从空中罩下两道寒光。
  车战一见,猛地大喝一声,迎上寒光,喳喳喳喳,金星四射,不加考虑,顺势搂住齐丰姿细腰,一冲出了重围,再将双足一蹬,人如流星。
  这一走,不到一刻,居然脱离了八十里。
  眼前是一深谷,车战将齐丰姿放下道:“对方到底是什么门路,居然有施飞剑的。”
  齐丰姿的心中,不知有什么感觉,静静地望着车战,良久、良久……
  车战看齐丰姿不回答,追问道:
  “喂!我问你呀?”
  齐丰姿不由自主地叹口气道:
  “他们是北极派的,”
  车战大惊道:
  “北极派有这种高手?”
  齐丰姿道:
  “北极派掌门人谷不凡,在漠北养精蓄锐,他不进则已,一进就要横扫中原武林,刚才发飞剑的就是十大长老中人。”
  车战道:
  “刚才之举,是对你而来,根本不是对我?”
  齐丰姿道:“对了,不过他们没有看清你,如果看清了,你也算上一份。”
  车战道:“这是什么话?”
  齐丰姿道:
  “他们也知你就是独孤乙了,而且也怀疑你是车自强的后人。”
  齐丰姿说到这里,又望着车战一会,笑道:“你为什么要救一个要与你作对的人,她还是个武林不齿的风流寡妇。”
  车战哈哈笑道:“人家看的我不一定看,人家说的我不一定说,也许我倒欣赏你这样泼辣的美丽寡妇哩!”
  齐丰姿道:“你胡说什么?”
  齐丰姿骂着,但带神秘的笑意又道:“看你只有二十出头,居然不老实!”
  车战笑道:
  “那不管,我问你,你这风流寡妇的雅号从何而来?”
  齐丰姿叹声道:
  “简单的说,在我出嫁之夜,夫家突遭横祸,我那尚未喝交杯酒的夫君,加上他一家十八口,全被贼人杀绝,后来我打听,去灭我丈夫一家的贼人,全是青年高手。”
  车战道:“啊!你把这事怀恨在心,不择手段,不惜色相,勾上就杀。”
  齐丰姿正色道:“色引是实,我是清白的。”
  车战大惊道:
  “有这种事,我真不敢相信,难道整个江湖都是胡说八道?”
  齐丰姿瞟了他一眼,不再答腔,问道:
  “我们的事如何解决?”
  车战伸手将玉壶给她道:
  “迷魂香给你,我们就此算了。”
  齐丰姿道:“你错了,壶中真的不是上古迷魂香,这是从一个巨人身上偷来的,里面是大还丹呀!”
  “真的!”车战了解她所说的巨人,可是有一点,他想到齐丰姿在这一路,为什么不施迷魂香了,问道:
  “你曾经暗算我一次,但这一路,你又不施?”
  齐丰姿啊声道:“不久前的夜里,我看到一个青年与温倩云在崖上出现,原来那是你呀!”
  车战笑道:“就算你不知是我吧,你又为什么要害温倩云?”
  齐丰姿笑道:
  “咕咕!我害她?我是想帮她,温倩云、殷爱奴、白姣姣,她们三人名为万百通的老婆,实际守的是童身活寡,我劝她们不要误了终身,她们反而敬重那个老鬼,我想过,如果她们有了对象,一定会脱离老鬼。”
  车战笑道:
  “你替别人设想,可是不替自己想想?”
  齐丰姿笑道:
  “谁要我这风流寡妇,我今年二十八岁了,名声又不好,也没有我看得中的人,我决心不嫁了,”
  “你引我到这里来,不!到我救你的那个地方,又有什么用意?”
  齐丰姿似被问到心眼里,低下头,轻轻的道:
  “我有一个秘密栖身之处,希望你去住几天,”
  车战忽然看到她楚楚动人的另一面,不禁拉住她的玉手轻声道:
  “在什么地方?”
  齐丰姿犹豫道:“你……”
  车战道:“别你了,告诉我。”
  齐丰姿道:“在瑶山!地名百花谷,方圆百里没有人屋。”
  车战道:“我们走!”
  齐丰姿忽然道:
  “去是可以,你不要想到别的事上去。”
  车战笑道:
  “真个的,我没有把你看成风流寡妇,否则我就不会救你了。”
  齐丰姿闻言,深深地感动了,紧紧拉着他的手,轻声道:
  “阿战,你这人我真无法形容,说你道学也不是,说你放浪也不对,既非君子,也不下流,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车战道:
  “孔子曰,食色性也!与生俱来,所谓柳下惠坐怀不乱,那是胡说八道,只怕坐在柳下惠怀中的是个丑八怪才是真的,我这人有个原则,美第一、缘第二,情是非有不可,有美无缘,我心方寸如铁,有缘无情,这事何趣之有,外乎此,即为下流。”
  齐丰姿轻笑道:“这样说,温倩云被你动过了。”
  车战笑道:
  “你这一挑,我可忍不住了。”
  齐丰姿立即闪开,嫣然笑道:“我比你大七八岁,你别傻!”
  车战笑道:
  “那是世俗眼光!”说着扑出。
  齐丰姿大吃一惊,拔腿就逃,连连道:“不要不要!”
  她的身法,在车战眼中真是从未见过,心中忖道:
  “比比轻功也好。”
  二人追到逐到了天亮,忽见齐丰姿立住指道:“我的巢到了,里面有个丫头,你可别乱来!”
  车战道:“一定也很美!”
  齐丰姿道:“哎呀!她还只有十六岁。”
  车战笑道,紧跟在后,进入谷口,只见四壁高耸,谷深千尺,中有一楼,四地遍植奇花异草,间以清池莲塘,景致十分宜人,车战不禁立住道:“好美的幽谷,尤其这座竹楼,你怎么能建设呀?”
  齐丰姿叹声道:“这座楼不是我建成的,是先师建成的。”
  车战道:
  “对不起!我们上楼吧,立在楼顶了望,谷景一定很美。”
  进楼门,只见一位美丽的少女相迎,车战暗忖道:“不出所料,这少女不但美,而且也有很高的武功,无怪她能独自守此幽谷。”
  齐丰姿吩咐道:
  “妮妮,准备酒菜,这位公子是我常向你提起的独孤乙。”
  车战忙纠正道:
  “不!我的真名真姓叫车战,妮妮,打扰你了!”
  妮妮轻笑道:
  “车公子,我家主人这个地方,不知杀了多少江湖高手,临死连一杯茶都不给他喝,你却有酒饮,我真感到稀奇呀!”
  车战笑道:
  “你认为我死的代价比别人高?”
  妮妮望着齐丰姿道:“主人!你终于找到知己的人了,恭喜,恭喜,我也可以跟你走江湖啦!”
  齐丰姿道:“妮妮,从现在起,我们要改头换面了。”
  妮妮道:
  “主人,可是武林中还要那样看待你怎么办?”
  齐丰姿道:
  “只要车公于不叫风流寡妇,我不在乎千万人叫。”
  车战笑齐:“齐姐,你何必再人江湖,这些年,姐的气出够了,为何不享享清福呢?”
  齐丰姿笑道:
  “傻瓜!你根本就不知我的一切,我所告诉你的,那只是三年前的事,我如不找到杀我夫家真正的主谋人,我能甘心!”
  车战问道:“你现在知道了?”
  齐丰姿道:
  “知道!是谷不凡的大女儿和她丈夫‘飞天饿虎’候冠,可惜他们行踪诡秘,势力又大,我没有办法。”
  车战笑道:
  “以你的观察,谷天鹰和侯冠,单打独斗,绝非齐姐对手,只要他们在外行动,你不能没有机会?”
  “你错了,谷天鹰以玄冰神功作招牌,那是阴谋,她真正看家本事是‘七变魔身’,她丈夫侯冠更厉害,炼成‘飞天神虎功’,如果不是这样,他们夫妇怎能代父统御那么大的北极派呢!”
  车战道:“原来如此,我几乎被蒙住了。”
  齐丰姿道:
  “他们的真正东西不会随便出手的,只有与独孤乙打硬仗才会露面,因为独孤乙就是车自强之子,而车自强之子又是在武林坟场长大的。”
  车战惊讶道:“吓!你什么都知道?”
  齐丰姿道:
  “当然!这是得风流寡妇之赐,我在北极派人口中得了不少秘密,亦因此之故,北极派恨我人骨,今天你是见到了,四十余高手加上长老来对付我,就是要以千斤压四两,没有想到你出面,来个四两拨千斤。”
  车战大笑道:“哈哈!那真巧?”
  谈了一会,妮妮送上酒菜,齐丰姿替车战斟上酒,笑道:“我有生以来,今天是真正做人,来!喝个痛快!”
  车战一干而尽,笑道:
  “你之所以要我来,真正原因就是吐苦水。”
  齐丰姿笑道:“那也不见得!”
  车战道:
  “还有别的?”
  齐丰姿道:“不说了,来!再干!”
  二人喝了一整天,结果都醉倒了,人事不知,害得妮妮在旁守着,从黄昏又守到天亮,直到中午才完全醒来。
  车战在百花谷住了整整十天,他们互相都很尊重。
  这天,车战向齐丰姿道:
  “不能再住了,我的事情很多,非走不可了。”
  齐丰姿道:“好!我看你也呆不住了,我不送你了。”
  临行,齐丰姿道:“这十天你看到有人来过没有?”
  车战摇头道:“没有呀!”
  齐丰姿道:
  “你又错了,妮妮在谷口,天天都没对外断过联络,告诉你,当今皇上失了血龙杯,四海神、雷节度这两家人全在为这件事奔走。”
  车战道:
  “吓!盗血龙杯的是什么人,齐姐可以猜想嘛?”
  齐丰姿道:
  “已经凡属大事发生,离不开北极派和黄金帮,这件事很难说,告诉你,现在江湖更乱了,我已知道近年出了不少古怪人物,不过我会仔细查探的。”
  车战追问道:“你有不少手下?”
  齐丰姿笑道:“江湖人物谁没有几个死党。”
  告别之后,车战走出百花谷,不出五十里突然看到前面山道上坐着两位老人,不禁暗暗叫苦:
  “害了害了!死缠不清的又上门了!”
  原来那两老人是矮胖子‘高谈先生’罗新民、高瘦子‘海涵子’齐天飞,两个都是武林中老辈怪物,一生无所事事,也不插手江湖恩怨,就知二人好赌,不,口赌。
  “小子,你来了!”罗老头望着车战大乐。
  “当然来了,百花谷呆了十来天,那还不筋疲力倦。”齐老人做鬼脸。
  车战生气道:
  “别胡说,又是等我买酒钱!”
  罗老人向着齐老人道:
  “哈哈!小子发急了。”
  齐老人道:
  “当然!齐寡妇是清白的。”
  车战掏出一锭银子丢下道:“够你两个喝三天的,别缠我。”
  齐老人道:
  “小子,你是好色如命,前途当心!”
  罗老人大笑道:
  “不!是风流成性,前途送命!”
  车战气道:“你们到底有完没完!”
  罗老人道:“哈哈!齐天飞,有人,风流不下流是好子,你说呢?”
  齐老人道:“嗨嗨!罗新民,玩火的死于火,好水的死于水,你说呢?”
  车战不理,越过二老就要走。
  齐老人一把拉住道:
  “小子,慢点!我的话没完,你逃不了。”
  车战怒不可遏,吼声道:
  “你两个老不死要逼我出手!”
  罗老人嘻嘻笑道:
  “小子,别神气,我们两联上手,不见得不能拖你三天两夜。”
  齐老人道:“对!我们不放行,你就别想走。”
  车战跳起道:“七八十岁一个了,你们为什么还不死?可见得阎王爷都讨厌你们。”
  齐老人哈哈笑道:
  “小子,再拿一锭出来,我卖消息。”
  车战摇头道:“不要,不要!”
  罗老人怪叫道:“不要也要,快拿出来!”
  车战真拿他们没办法,只得再给一锭,说真的,他也喜欢这两个老人。
  齐天飞接过银子,向罗老人道:
  “前途有几关?”
  罗老人搔了搔头道:“我想想看,穷人关、桃花关、暗杀关、巨毒关,哎呀!想不起来了。”
  齐老人道:
  “这小子最危险是桃花关!”
  罗老人道:
  “不!他是容易过桃花关。”
  “不容易!”齐老人跳起道。
  “不!最容易。”罗老人挥动拳头了。
  车战一看,知道二老的赌毛病又发了,忖道:“这样也好,他们不打起来,我就脱不了身!”
  二老愈争争愈烈,结果真的出手了,霎时拳掌齐飞。
  车战似见惯了,大笑一声,拔腿就跑。
  一路上,他把二老的暗示捉摸一番,忖道:
  “穷人关是什么?巨毒关、暗杀关;嗨嗨!敌人在前途布下暗算和巨毒,至于桃花关?哼!还施美人计。”
  一阵快奔,他也不知走了多少路,这已快近中午了,忽然一阵肉香扑鼻,忖道:“有人烤野味。”
  循声而进,忽见一座林前坐着两人,他跳起来了,骇然看到一个老化子,一个巨人。
  “天乞子!”
  原来真是天乞子和他徒弟‘擎天神’大佛儿,只见老化子头也不抬,但却向车战招手,这使车战想退也不能了。
  走过去,道:“前辈,有何赐教?”
  老化子道:
  “坐下来,这里的烤鸡不赖,吃,吃饱了再说。”
  车战知道,这一顿不好吃,吃完了可难受,但他还是放量猛啃。
  老化子道:“佛儿,你要找的就是他。”
  巨人道:“独孤乙是他,又名车战?”
  老化子道:“真名车战,是老残废徒弟,在武林坟场长大的,练有‘无形神功’,你看他有没有兵器?”
  巨人道:“没有。”
  老化子道:
  “胡说,在武林坟场,有七千多套绝学,集千年武林精华,其中最神的就是无形神功,更绝的是无形神剑。”
  巨人啊声道:
  “他以空手击落北极派两长老的飞剑,原来是施无形神剑干的。”
  老化子突然大笑道:
  “他吃完了,你就向他动手。”
  车战大惊道:
  “前辈,我们为什么要动手?”
  老化子笑道:
  “嗨嗨!我老人家与你那老残废师傅打了几十年,永远分不出上下,现在老残废不与我见面,要分高下,只有你们两个接手了。”
  车战道:“算我输了好不好?”
  老化子骂道:
  “胡说!你不怕丢脸,我不许人丢你师傅的脸。”
  车战道:
  “我们约期再斗如何,目前我有很多事要办,假如我死了,我的父仇谁来报?”
  老化子摇头道:
  “我老化子也要入武林坟场了,没有多少时间看到你们分高低。”
  车战道:
  “分出输赢又怎样?说来毫无意思,你老此举,似在帮助邪门横行。”
  老化子冷笑道:
  “那不关我的事,今天非动手不可。”
  车战生气道:“老叫化,你太不近情理了,好!要动手你来,我要替师傅打败你,使你死也瞑目。”
  巨人跳起道:“车战,你太无礼,怎对家师如此放肆,来吧!”
  车战猛地闪开,大怒道:“好!打败徒弟打师傅。”
  老化子突然跳起道:
  “车战!你不能使无形神剑,那会杀害佛儿,只许施拳脚。”
  车战冷笑道:
  “废话!相打没好手,相骂没好口,我对你师徒已忍让够了。”
  老化子大急道:
  “我与你师傅相约,不许见生死,你敢违背师言,替师失信?”
  车战道:
  “你们相约,我不在场,谁知是真是假,”
  这下老叫化子可急了,大叫道:
  “你小子连我的话都不听,真是不知尊卑。”
  车战大怒道:
  “家师教我,行道江湖、伸张正义,你教徒弟做什么,为了你自己意气之争,你这种前辈多一个不如少一个,要想后世尊敬,就得先站稳立场,快!是你自己来还是你徒弟来?”
  老化子这下可碰上烦恼了,只见他连连搓手。
  巨人道:“师傅,拼就拼,考虑什么?”
  “混小子,你不想寻娘了?”
  提起寻娘,巨人冷了半截,颓然坐下。
  老化子忽然和声道:
  “车战,我与你师比武,是我一生最大的事,这样如何,你要爹,他要找娘,现在我答应你,等你们心愿完了时,再分高下,否则我真死不瞑目。”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