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何来关心客

--------------------------------------------------------------------------------

  太叔夜淡然一笑,紧注白衣人道:“在下心中有一事始终不解阁下是否替在下参详赐教?”白衣人道:“兄台有何疑难之事?”
  太叔夜道:“不瞒阁下,天堂地狱谷在下是去过了,现我身所学,大半是那里得来。传言‘天堂地狱谷’武功不通则死那是一点不假……”白衣人闻言大喜,急问道:“你能全部了解其中奥妙?”
  太叔夜立自贴身处摸出一个薄薄的纸包道:“阁下请看这包里是什么?白衣人接过打开,只见里面是一叠银色之物,拿起来轻如无物,抖开一看,诧异的叫道:“这是你穿的白衣白裤!”
  太叔夜点点头道:“此物非丝非棉,不知是何物织成,透空气而不透明,是在下祖传之宝,幼时记忆未忘,那是家父在我满两岁生日所赐,并嘱永勿离身。十年前与丫头蓝妮逃出离散时我被一双人猿捉住弹山中,蒙人猿抚到七岁时,该猿不幸死亡,我即如野猿到处奔窜,及至八岁时才进入‘天堂地狱谷’内,因年纪渐长,遂按图上招式日夜苦练武功。任至前年始出来,现在请阁下看看我那白衣上有何东西?”
  白衣人越听越奇,依言详细注目,忽然惊叫道:“这上面写满了各式武功秘诀的图样!”太叔夜点头道:“问题就在这里!”白衣人惊愕道:“什么问题?”大叔夜道:“这衣上武功秘诀显为家父所写。”白衣人道:“令尊定有先知之明。”
  太叔夜道:“这上面的武功竟与‘天堂地狱谷一部分相同,换句话说,这衣工所有的是属‘天堂地狱谷’一部分而已我如没有这衣上武功脉络作为楷引,就算身住‘天堂地狱谷’一百年也毫无收获,因为谷内峭壁上所到根本就错结复杂,颠三例四;我得这套衣服上的顺序指引后,举一反三,才将谷内武功完成大半。”
  白衣人沉静不语,似在思索着什么东西,霍然问道:“令堂是否娃黄?”太叔夜想想后道:“记忆里似是不错。”白衣人忽然跳起道:“一那就对了!”
  太叔夜惊愕道:“阁下有何指教?”白衣人坐下道:“天涯客俗名黄天君,他的妻子早亡,身边仅存一个幼女名黄蕾。”
  太叔夜大惊叫道:“我娘的名子确是一个‘蕾’字我爹亦常以‘蕾’字相呼。”白衣人迫:“这就更对了,天涯客爱女如命,他常对我娘说他要找一个最好的女婿,在黄蕾五岁时,他从外面抱来一个六岁的男孩,取名‘和郎’,并自那时即谢客授艺。讵料‘和郎’性喜文学而讨厌武功,因此至故,‘和郎’到二十岁还未会到‘天涯客’全部武功之一半。”
  太叔夜叹声道:“和郎可能就是我爹了。”白衣人道:“绝对是的.可惜,不幸的事情发生了,他与黄蕾朝夕共处耳斯鬓磨,竟在二十一岁那年与黄蕾发生关系,‘天涯客在数月之后终于发现了。听家母说,和郎遭其痛叱一顿正将一对少年情侣赶走出门,发誓永不许与其见面。”太叔夜叹声道:“那也未免太过份了。”
  白衣人道:“一从这里证实你令尊就是当年“和郎’,而你母亲就是当年的黄蕾了。”太叔夜道:“在下于‘天堂地狱各’中并未发现什么‘天翻神功’秘诀或图解呀?”白衣人道:“有无可疑之处?”太叔夜道:“只在最后一块光滑的石碑刻有‘绝学’两字。
  白衣人叹道:“那就难以揣摩了,不过,也有几点问题可解。”太叔夜道:“阎下是说如何?”白衣人道:“第一,天涯客可能突然终止刻图用字;第二,他或生命已到终点无力继续;第三,他有意将精华隐藏而叫人去寻找。”太叔夜点头道:“阁下所说似都有可能。”
  白衣人道:“如不学到他的用华助学,你要想报仇那就困难而危险。”太叔夜过:“事在人为,我不亲手诛灭三大势力,生有何宰。承阁下关注,在下铭刻难忘。”白衣人轻轻叹声道:“希望我能控你尽点力量,你休息罢,千万勿走漏消息。”
  太叔夜激动的道:“多蒙指示,恕不相送。”白衣人仍从窗纵出,刹时失去身影,太叔夜终夜转辗未睡,一直想到天明。他这次从齐家堡出来,骑的是送给海珊珊那匹黑麒麟,天刚破晓,他即会出赶路,只用两天的时间或赶到王屋山中。及至找到海珊珊的家里时,讵料除了两个看家的中年妇人外,连海珊珊的母亲都不见了。
  他自报姓名向两个妇人打听之下,回答的是去向不知。他知再问也问不出结果,立又跨上神驹下山,紧朝东南奔驰而去。
  不出一月江湖风波一天紧张一天,盖世剑余龙祖的弟妹被杀,齐秦威的属下高手八百余人全灭,赫连洪的手下到处死亡。这些传言有些虽属夸大,但也毫无假造,白衣大侠之名,这时已成了武林人物心目中的空前绝后高手,甚至有神鬼莫测之秘。地点越远,传说越奇。
  因事情与其他武林人士无关,一些隐居数十年未出而江湖无闻的异士奇人,都被一白衣大侠这四个字引了出来,有想找白衣大侠印证武功的,也有隐居太久而想出山看看武林动态的,甚至还有专门起热闹的,总之,江湖上在数月之内多出了不少古怪人物,奇在老少都有,男女混杂,僧道不缺,纷散于僻乡闹市。
  时居春初,原野解冻,万物复生,一切都呈现新兴气象一在湖南藏江通往贵州的玉屏官道上,沿途车水马龙,行人串连不断,随后两匹座骑奔驰于行人间速度相当惊人。骑上两个丫环打扮的少女一红一日姿色并佳。四个轿大都是一样大汉,奇在各人腰边挂上了一把长剑,但轿中不知坐的是什么人物,凭两个丫环看来一定是女的。轿后不远。约两箭之距,赶上一匹雄壮大黑马,马上坐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人物,相貌英俊超群,表情常挂着神秘的色彩。
  那乘绿色四人大轿没有直奔至玉屏城于离城约二十里处即从斜次里奔往凡净山方面而去,四个轿夫加紧了速度,八条腿竟奔走如飞。怪!那骑黑马的少年似有某种企图硬是死跟不放,更奇的是那少年的马后还有八个中年人物,竟悠忽自道旁树林分成两批隐去,如幽灵般绕到少年前面。
  绿色大轿在一座高山下停住,自轿内掀带步出一个二十岁美丽少文,一身淡黄劲装作江湖儿女打扮,面色沉凝,只见她朝四个轿夫道:“你将那骑黑马给我拦住厂四个轿夫同应一声“唰”声齐响,各拔长剑横截小道之上。黑马少年恰于这时驰近,一见勒缰,飞身下马,顺手将缰绳往马背上一抛,那马神俊还在其欢,岂知竟精灵无比,它似知道主人有什么举动,轻嘶一声,扬起四蹄,箭一般冲进树林隐去不见。
  少年微微一笑,大步走向四个轿夫道:“四位拦道为何?”四轿夫之一接口道:“奉小姐之命。”少年朗声大笑道:“世上还有坐轿行劫的,我太叔夜这是第一次耳闻其事。四轿夫同声厉喝,唰的分开围住,另一阴笑道:“小子,你说话要留神一点!”少年若无其事,伸手一指轿前少女道:“姑娘目的何在?这四位粗鄙无知,在下懒得与彼等开口。”
  少女注视他良久,闻言娇叱道:“那就问你自己了,为什么由白马山一直跟随我的轿子不放?莫非你就是那病王孙?”少年确是病王孙太叔夜,闻言纵声笑道:“天下路,天下人行谁叫姑娘与在下道路相同呢?请问姑娘,在下之言对不对?设或尚有怀疑……”
  “住口!”少女娇叱一声道:“没有这样巧,我的轿是故意叫他们抬到这山下来的。太叔夜哈哈笑道:“这就真是巧了,姑娘的故意恰好凑上在下的必经之道啦,在下未动身时,已决定走这条小路直奔凡净山的。”
  少女词穷,恼羞成怒叱声道:“不管你巧舌如簧,我今天就是不准你走这条路!太叔夜淡然笑道:“世上竟有这种不讲理的怪事,见姑娘轿市上悬在一把长剑,莫非就是剑祖赫连前辈的家属?”少女哼声道:“既知又何必问?竟还有胆量用来。”太叔夜道:“请问赫连芳露与姑娘是什么关系?”少女闻言一怔,既而面色一沉道:“那是我不争气的姐姐,你休想要拿她的行为来讽刺我。”
  太叔夜闻言知情,明白她们姊妹外表虽然相象,然品德似有不同,接道:“近闻江湖出现一名辣手名妹,剑术超群,系出剑租一派,请问一声,是否就是姑娘雅号?”少女冷笑道:“那就是我赫连孤洁怎么样?”太叔夜道:“五岳潜龙龙家兄弟犯了姑娘什么罪?你竟将他们杀得一个不剩?”少女冷冷的笑道:“你就是为了他们五人来跟踪我的?”
  太叔夜面色一沉冷笑道:“近闻姑娘武功已有超出令尊之能,在下何敢与姑娘作对?”少女叱声道:“既然自知无能,此来岂不是自寻死路。”太叔夜纵声笑道:“这才显出在下勇气。’少女踏前数步道:“你先试试我的从仆看看。”太叔夜冷笑道:“何必多枉送几条性命。”四位轿夫闻言,各挥长剑,立从四面猛吼攻出。
  太叔夜忽有所觉不让四剑近身。以奇奥的身法自东面轿夫手底闪出,朗声喝问一句道:“何方朋友?要看就出来,莫在暗中窃伺。他声落未几,那少文冷声笑道:“你的听力不坏,那是家父调给我指挥的北路八老。’太叔夜目注四位轿夫持剑未追,冷笑道:“姑娘的声誊原来是凭人多得来的。”
  少女叱道:“你能打过我四位轿夫时,我再叫他们一个一个出手。太叙夜嘿嘿两声道:“只怕人死多了难免轻诺夫信。”少女被激,挥手一掌拍出,立将身边一株古树打根劈断,蓬声倒之在地,怒声娇喝道:“我若食言,誓同此树!”
  太叔夜沉吟忖道:“要杀必全数杀却,否则必走风声,然彼方人数过多难免有人漏网,此事且宜慎重,否则我太叔夜之名非被江湖揭穿不可……”灵机一动,淡然笑道:“在下不是不相信姑娘,实不相瞒,今天在下来意是专找姑娘印证几手剑术的,如姑娘不怯,咱们约地独斗千招如何?”
  少女见他口气猖狂,激得粉面铁青,立即朝两个丫环和四个轿夫道:“你们都随八老回滇池去罢。”两丫环及四轿夫可能都知道她的性格,闻言后一言不出,纷纷抬轿奔驰而去。大叔夜听林内之人共有八个,这时亦悄悄离去,暗思计已得成,拱手道:“姑娘之意欲在何地印证?”少女冷笑道:“咱们在凡净山顶分个生死罢。”
  大叔夜撮嘴发出一声轻轻的长啸,立即召来那匹黑麒麟,纵身上马,拱手朗声道:“姑娘请!”少女哼了一声,长身拔起道:“怕你不来!”太叔夜见她去势如电,暗惊忖道:“此女轻功已属绝伦,难怪人言其武功高深莫测。”忖思中毫未停止,放缰飞弛,直奔见净山脚。
  顿饭之后太叔夜赶到了目的地,放马人林后,立登山峰,及至一看只见那少女已在等候,耳听她冷笑道:“我当你逃走呢?”太叔夜接道:“在下就怕到此见不着姑娘。少女娇叱道:“你想到在我手下能接几招?”太叔夜面色沉沉的笑道:“姑娘在印证之外是否还敢赌点什么东?”少女很有把握似的道:“我输了任你处置,你输了只怕下不了凡净山!”
  太叔夜即为雷欢的化身,他与武林三大势力有灭家之恨在心,今天既知这少女是剑祖赫连洪之女,真正恨不得斩尽杀绝,仇恨之火在爆发下,理智渐渐降低到零点,心头已充满原始似的兽性陡然升起一种连他自己都想象不到的吓人想法,一步步前踏,阴阴冷笑道:“只怕姑娘今天忍受不了在下的手段!”
  少女已看出他杀气盈眉,无由自心底升起一股寒气双掌一搓立抢先机,叱声齐挥自速劈出!太叔夜在理智崩溃之下竟如猛兽扑进,一招招硬接硬攻立即展开一场空前无比的凶斗。
  轰轰轰?两人硬碰三掌之后,双双积压被震退数丈,少女似觉出于意外冷声娇叱道:“你真是姓太叔名夜?”太叔夜再次扑出,阴笑道:“你休得说废话”少女似有某种预感升起招式一变,冷笑道:“可能你是两位白衣人的化身之一?”
  太叔夜见她身法如电招式幻成一片巨网般从四面攻来冷笑一声,道:“等会再告诉你想象不到的事情。”少女错估敌人的穴量,心情上大受影响她后悔遣走手下之人在五百招过后渐感有了恐惧,太叔夜似也遇到前所未有的高手竞毫无保留的尽出所学,二人因是棋逢对手,各自都无法占得上风在各抢先之下,逐次地形变更,这时已由峰顶而打进一座森林,天时渐暗于千招之后又打到一处谷内。
  少女这时已有逃走之心,但在太叔夜的疯狂猛扑之下,竟感全无空隙可乘。太叔夜抓住她心神不宁之机,狂吼一声双手十指如雨般点出,少女的傲性全消一觉对方指劲有异,咬牙强劈二十余掌意存侥幸避过。讵料太叔夜指法尤如江河缺堤根本就无休无止,在掌式变换之际,钻隙抵空,倏忽连中三指,少女闷哼一声,娇躯颓然倒地,面上吓得毫无颜色。太叔夜一见成功,纵声狂笑道:“现在叫你知道我的手段了。
  少女见他一步一步的行进身前,知道他要替“五岳潜龙报仇了,自料毫无生望,轻轻叹口气,闭目道:“你已点我三大要穴,有言在先任凭你宰割罢,但你本身与我无仇,希望你手下留情。给我一个痛快的死亡罢!”
  太叔夜这时被仇恨之火蒙蔽了理智,表情望全是一股疯狂的兽性,闻言狂笑道:“与你无仇?哈哈!无仇的死得太多了,我能让你痛快对!当然要你痛快过后才能下手。说着手一伸,擦声响起,少女的下衣被他猛力撕去一块,纵声笑道:“你父亲作恶一世才有你姐姐那样无耻,久闻你孤芳自赏,但是今晚也逃不了本人这一关,自今以后跟着你姐姐卖淫罢。我想来想去,这样比杀你更痛快,我使你父亲在武林中丢尽了脸后再要你们的命?”
  少女突觉下体暴露于敌人之前,闻言又羞又惧,几乎晕死过去这算比杀她更厉害。既知他要采取强暴行为,心头一横,准备嚼舌自尽。太叔夜见她嘴唇微动立即再点一指,狂笑道:“你想自杀吗?哈哈,哪有这样简单!”少女突觉舌头一缩,竟难达到齿隙之间。甚至发声却不可能,知道自杀之路又绝,面上的眼泪竟如泉水般流出。
  太叔夜睁大一双血丝满布的眼睛,尽情欣赏当前美妙无比的玉肌冰肤,已经完全失去以往的品性。他看呀,看呀!突觉一股欲念升起,舌干、喉燥、浑身发抖,双手机械似的脱衣解带,一丝不挂,如饥如隔的俯身往少女身上猛压而下
  就在那于钧一发之际,也就在那两人要接未接之际,他的脑子突然“轰隆”响起一声嗡然大鸣,一股寒流,如闪电般冷遍全身,只惊得地悚然停止动作。被复仇火焰所压抑的理智猛然冲出兽性的束缚,他暗自惊叫道我怎么能作出这种无耻行为呢!
  风息,雨停,狂潮退尽。他机械般的穿衣系带,陪暗自叹道:“我可以将她乱刀分尸但绝不可损吾品行。但是,现在我不能杀她了,我要留着她的生命,作为对我的邪念的惩罚。’穿戴停当之后,他看到躺在地上的玉体时,忽又升起一股莫明其妙的怜惜。自身上脱下一套外衣裤,轻轻的替她盖上。伸出两指,向她身上连点四下,刹那解除她的穴道,不待对方睁眼,飘然无言隐去。
  少女未失知觉,她虽然闭着眼睛,但对太叔夜一切举动和呓语比睁眼着着还清楚,她听到太叔夜去后,面上突现一种微妙的表情,没有眼泪,恐惧退尽。她如痴如呆的坐起身来双手捧往太叔夜那身蓝绸衣裤双目凝望着空空夜间,想呀,想呀—一不知她在想些什么东西,是恨!是怨?是羞?是—一总之无人知道。
  忽然一股寒风,带起草本嗽嗽之声立将她从沉思中惊醒,听她轻轻的叹息一声,苦笑着摇头。以自然的动作,将大叔在那身衣裤穿上低头似欣赏般的观察了半晌,姑后才缓缓离开。
  第三天,太叔夜骑着黑麒麟出现于贵州娄山山脉之间,他专找冷僻之地奔驰,扬鞭急策,似有什么紧急之事。奔驰到一座高峰之下,只听他勤响自语:“这可能是贵州金顶山了吧,怎么毫无一点动静呢?”悄悄的将马赶入林中,独自徒步朝峰顶跃登。
  未及一半,突然自一堆岩石闪出一人喝道:“是什么人?”太叔夜一见认出,拱手道:“南宫前辈还认识晚辈太叔夜吗”闪出之人原来是破斧苍樵南官甫,闻言一怔,啊声道:“小伙子,你还认得老朽,别往峰顶去。”太叔夜近前问道:“晚辈在午前偶遇着磊落先生韦凤鸣前辈,听说这里将有一场热闹可看,不知是什么热闹呢?”
  南宫甫招呼他走入岩石后坐下道:“你不是被他进来助拳的?”太叔夜微微笑道:“晚辈有何能力帮拳?韦老根本没说邀人相助呀!”南宫甫骂声道:“老斯文真该死,你也是江湖正派之士呀!他怎么不说呢?”太叔夜道:“可能敌人太强,韦老不愿晚辈卷入旋涡哩。”
  南宫甫沉吟一会点头道:“这倒是有道理,敌人是剑祖赫连洪的小老婆和义子,武功自高非一般武林可比。我们是陪过几个正派之士前来,想全力将这两个妖人扑灭。太叔夜轻声道:“原来是假金钗银果木和桃花浪子萧人岳。听说这一双狗男女背着赫连洪的面,私下里还有一手。
  南宫甫道:这是江湖皆知之事,唯赫连洪一家人不知而已,目前正在峰顶翻云覆雨,搞的一团糟呢?”太叔夜沉吟道:“前辈此事恐怕不妥吧,闹翻赫连洪会出头的。”南宫甫叹声道:“势在骑虎难下不得不为也,明知将有奇祸,但不能眼看一个正派大侠死亡呀,不过希望今晚一战能竞全功,只要那两个狗男女一个不活就行了事后还可假借白衣大侠之名。”
  太叔夜闻言暗暗时笑,忖道:“你们怎知真正的白衣大侠就在面前呢。”接着问道:“请问前辈所谓正派大侠是谁呢?”南宫甫道:“黑天鹅雷不同你大概没有见过但也应听过?”太叔夜闻言大惊暗忖道:“每闻此人之名我总有点亲切之感。难道真与我有关系。”紧接道:“雷大侠之名已久仰,可惜无缘拜见,他为什么与那个妖人闹到生死相拼呢?”
  南宫甫叹声道:“这不是一日之事,可能还有某种前因唯雷大侠一生神秘莫测,在最好的朋友面前都不肯说似往之事。前因为问,老朽一无所知只知近因是为了那两个妖人一个采花一个平补先后都被雷大侠破其好事。因此之故,那两人报之入骨两日前放出空气硬要雷大侠到峰上了断。雷大使生平不惧恶势力,亦扬言决来赴约,时间在今晚子时,老朽与韦凤鸣得知消息后,随即奔走各地,暗邀几个正派之士来助。”
  太叔夜闻言沉吟道:“两个妖人来此有多久了?”南宫甫道:“老朽暗盯到此已有半个时辰了,他们正在峰顶做那见不得入的勾当。”太叔夜拱手道:“此事晚辈必须参加动手暂不奉陪我得将马匹藏好,不然会被对方发觉。”南宫甫见他说得坚决,也不好劝止,悄声道:“小伙子,你藏好马匹再来这里,等大家会齐后同时上峰。太叔夜拱手道:晚辈遵命!”
  他纵下山腰不到二十丈,忽然一改方向,笔直再朝峰顶冲去身还未到耳听有男女之音淫声浪气的起自一堆石后随即停步,沉吟忖道:“我换不换白衣呢?’侧耳暗祭四野,听出毫无异动,忖道:“我没多少时间啦!”心中有所决定,长身就往石后扑去,人目之余眼见两个赤身露体的男女正在颠凤倒鸳冷笑一声再不多看,双掌如狂风暴雨般罩下膨陷两声大展继起哀嚎惊天,刹那血肉横飞。
  南宫甫藏身峰下耳听响声有异,叫声不好只惊得手脚失措,喃喃道:“完了雷大侠单身赴约啦!’惊忖未竟忽见山下飞登七条人影,注目之余突然目射疑惑之光,暗叫道;怪呀,雷不同也在其中闪厂闪出迎上低声招呼道:“你们快停。”
  来人是黑天鹅雷不同,磊落先生韦凤鸣,关东大使拓拔仇,三巧友东门游,南门归西门除,三斧大将诸葛尚等。众人闻声走近,雷不同道:“南宫表哥,峰顶出了什么事,震撼之力竞传出老远?”南宫甫摇头道:刚才我还担心你一人赴约去了哩!他说声来住,关东大侠拓拔仇突然回头喝声道:“什么人?”南宫甫面对山下,入目挥手道:别大声是自己人,他是病王孙太叔夜少侠!”说着招手道:“小伙子,快来会会,不知哪些人你还未见过哩?”
  不远处响起太叔夜的声音道:“哈哈!除您老之外,晚辈连一个也未曾拜识过。众人见他走近在夕阳下环党目光一亮,无不在心中暗赞一个美字!南宫甫哈哈轻笑,—一介绍后道;小伙子,他们都知道你的大名哩。
  黑天鹅雷不同前进数步,猛伸双手拉住道:“你就是太叔夜!”他这举动非常出人意外,大家都给怔住了,太叔夜突觉有点悲戚,恭声道:“晚辈正是,雷大侠有问赐教?”雷不同自知过于激动,他机警过人立即变换态度,哈哈大笑迢:我还不到五十岁,你得改改称呼。嘿!真是后起之秀!”
  众人不知他搞些什么名堂,南宫甫一打手势禁声道:“雷大侠你得轻声点,对方就在汪面峰顶上。太叔夜接迢:“众前辈,晚辈刚听峰顶发出惨叫之声,可能那双男女另外撞上对头哪,我们不如就同去看个分明!”雷不同长身纵起,首先抢登,众人一见,鱼贯跃进,太叔夜独自落后,忍不住暗笑难禁。既而,他想起雷不同刚才那种态度,忖道:“他可能也有与我同样感觉等会得想个办法和他单独谈谈。”
  突然,只听雷不同惊声大叫道:各位快来,点子遭人收拾啦!”众人闻声同感一震,加紧飞登,及至赶到,莫不诧叫出口,南宫甫郑重道:“谁有这大的威力,竟在一声巨震中同时杀死两大顶尖高手。”破斧苍樵南宫甫声还未住,三斧大将诸葛尚宏声接道:“显然是用掌大劈死的,竟打得不成人形啦!”
  关东大侠拓拔仇突然大声道:“你们看!”他指着一块光滑的大石上,众人见他是指着离尸不远的树根下,同时弃进一着,齐声骇叫道:“白衣大快杀!”太叔夜故装叹声道:“我们快离开为妙,否则必遭人怀疑!”众人闻言,一致点头,立由南宫甫领先下山。太叔夜走到山脚时立住道:“各位前辈先走一步,晚辈还有坐骑须去牵来。”黑天鹅雷不同见他时时注意自己,忽有所觉,接口道:“我陪你会牵马。
  众人毫无所觉,同时道声前途再见后,纷纷朝一处森林奔去。太叔夜感觉雷不同机警异常,微笑道:“雷前辈担心晚辈遇险吗?”雷不同道:“我此生只关心一个人。”太叔夜听出话中有因,但句不硬探问,微笑道:“久仰前辈深藏不露,神秘出名。”他边说边朝一座谷内行进,雷不同在后跟着接过:“人无杀身之祸,谁愿作那神出鬼没之事。”太叔夜道:前辈仇人是推?今当晚辈之面透露,岂不失去神秘之旨。雷不同道:“观少侠满面正气色严,目盈智慧之光纵吐心声,何忌之有。”
  一顿又道:“曾闻少侠寄于关洛善人之家,又曾奔走武林王之府,使人有莫测高深之感!”太叔夜道:“事虽顺理成章,然而有观察之心,前辈对我行动有何观感?”雷不同道:“身入虎穴能安全离开非大智之士不能办到,少侠诚属智勇双全之士。”
  太叔夜道:“闻前辈口气,武林王莫非即前辈仇人?”雷不同道:“少侠之仇,只怕较我更深。大叔侄突然停步道:“前辈从何看出?雷不同见他自射奇光如电,况声道:假病入尹家,借仆人之名入齐家堡,此举可瞒天下人,但却不能瞒过博古老海天察。太叔夜正色道:“海老已将所测告诉何人?”雷不同见他突显杀气招手道:你是第三人。
  太叔夜吁口气道:海老还有什么推测?雷不同道:“救齐白玉,拯齐世勋,沿途杀人毁齐家百余高手,据说都是你一人所为。太叔夜闻言大惊道:“海珊珊被救呢?”雷不同道:“那是另一个白衣人就因这个关系,致使我不敢向你道出久压心头的痛苦。太叔夜侧耳一听四野,招手道:“前面是座深谷,前辈请到那国去谈。说完长身纵起笔直朝谷中落去雷不同紧紧跟着,忖道:“可能是他了。”
  二人进入谷内,找到一个崖洞坐下,太叔夜道;前辈可否道明身世?”雷不同道:“镇邪大侠雷声厉就是我的父兄。”太叔夜闻名之余,两泪纷纷齐落如雨,扑倒在地,悲声叫道:“叔叔,侄儿就是雷欢啊!”雷不同双手一伸将他拉起抱住道:“欢儿,你好苦啊……”他哽咽不能成语,全身起了颤抖良久,两人哭声始往,继又默默无言……
  突然一声马嘶顿将二人震惊,雷不同叹声道:“那是你的马吗?”太叔夜道:“此马名黑麒麟,性已通灵,无事不会乱叫可能有人入谷了。”雷不同道:“你今后仍用太叔夜之名,不到时候切勿更正现在先让为叔去查看一下,你在此洞勿动,可能有什么人物到来。”
  太叔夜点头道:“叔叔当心暗算!”雷不同一步奔出洞外,举目一看,只见明月在天,四野静寂无声,耳听毫无异动,不禁立起怀疑,循壁一路查去,及至东面林内,发现一匹黑马昂头竖耳,似亦在注视什么!他知道那就是太叔夜所说的黑麒麟。忖道:“此马真是一匹无双宝驹。”讵料,在他行到两丈处时,“黑麒麟”忽然猛扑而上,张口扬蹄,如见仇人!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