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白衣怪人现

--------------------------------------------------------------------------------

  海珊珊道:“是啊,五岳潜龙并不太坏,何必将他们个个杀死,一网打尽呢?”戎加接口大笑道:“三年前,龙游龙老二打了我一个耳刮子,今天我非见他五马分尸不可!”突然一声惨叫,只惊得海珊珊打个寒战,注目看去,只见齐世荣跄踉退出斗圈,一条右臂不知被对方何人割了条长过四寸的大血口。只痛得歪牙裂嘴,哼哼不绝!
  尹忠急叫道:“戎兄快去救治……”治字未收口,齐世显又被对方点了一剑,左脸开了一个血洞。尹忠忖道:“五岳潜龙的武功确实非常了得,可惜今天难逃生路!”五岳潜龙兄弟在刚才攻出最后一股内劲之后,逐次招法渐渐迟缓,齐世勋负伤不重,一见大叫道:“大家下手,他们不行了!”
  除齐世荣负伤不算,此刻还有八大高手,闻声同发一声清喊,剑光大盛,立将圈子收拢,各自准备猛烈一击!五岳潜龙已被迫得寸步难移,五兄弟成了四面靠背之势苦支死挡,血液和汗水,竟成雨点似的下落!
  恰当他们危机一发之际,突从森林内发出一声嘿哩冷笑道:“人多为强,虽胜不武,都给我停手!”音落中,一条雪白的人影如闪电似的降落斗场边缘!大家一见,莫不诧然大震,一致看出,这人竟稀罕之极,见不到五官和发肤,由头至脚,全为白绫笼罩,飘飘犹如雪一般,仅在眼部射出两股电炬般的炯炯神光,触目竟有慑人心灵之三。
  尹忠暗暗传音旁观之人:“大家勿动,此人来得突然,定为江湖少见的厉害人物,冒失必遭惨重伤亡。”斗场依然未停,唯攻方没有原先激烈,齐家兄弟姐妹虽有些怯惧,却已谨慎注意提防,尹家兄妹已停手跃出三丈开外,但此际的“五岳潜龙”已是脱力之际!
  雪白人影一步步走近斗场,冷冷一哼道:“不给点厉害给你们看,你们是不会乖乖的听吩咐……”
  余音未绝,白光陡闪!猛起数声惊叫中,齐家兄妹六人中就有四人宝剑被夺,只惊得大叫后退,呆立于四丈之外,从目共睹,“五岳潜龙”同时跌坐地上,而他们的身前却站定那白衣之人,手中还多出四把利剑!
  白衣人微微俯首,似在查着那四把宝剑,忽又抬头冷笑道:“你依仗名剑与父威,竟敢在江湖横行不法。”挥手掷出四剑道:“人上有人,天外有天,现在你们可知道厉害?”
  五岳潜龙在他说话之际略恢复元气,一致起立道:“承大侠三次救命之恩,小可兄弟没齿不忘再生之德!”白衣人挥手道:“你们走罢,谁敢阻拦我就要谁的命!”“五岳潜龙”闻言之余,同时同声应是,拱手招飞而去。齐家兄弟只恨得敢怒而不敢动,尹普上前一步道:“阁下贵姓大名,因何阻我们报仇?”白衣人朝他望望道:“你们有何深仇?我的姓名从不告人。”
  尹晋道:“家父曾在关洛道上遭这龙家兄弟拦途抢劫。”白衣人哈哈笑道:“当时是我传音喝止他们,那你又如何向我报恩呢?”尹忠闻言恍然大悟,跃身上前道:“原来是阁下救了我的主人,那真感激之至,在下姓尹名忠,这边有礼了!”
  他说着长揖及地,毫无装作之情,白衣人拱手道:“尹大侠一生忠厚,本人常有所闻。”齐家兄妹沉闷良久,这时才由身为老大的沉声道:“阁下不说字号,难道畏惧家父威望?”
  白衣人嘿嘿冷笑道:“武林三大势力根本不在我的眼中,齐秦威那点能力又算得了什么!今天念在你们为恶未深,否则早叫你们血染此谷。”众人见他双袖一挥,白影疾闪,刹时飘入林中不见,尹忠一一劝告道:“公子、小姐们,尽快包伤上药,此时只有呈报舅老爷啦,刚才这人的功力深不可测,除舅老爷和三位老师外,他人只怕全非其敌手。”他内心里对白衣人毫天敌意,此语只是敷衍而已,众公子小姐亦徒唤奈何,忙了一阵之后,大家无精打采的各找坐骑上马,由尹忠引导顺山前进。
  走出十余里后,忽见自右侧林里奔来一匹黑色大马,马上之人朗声大叫道:“前面是公子和小姐吗?”尹忠首先认出,喜得哈哈大笑道:“兄弟,你脱险啦。我说你不是夭折之相,真谢天谢地。哎,你怎骑的是庄主自用宝马黑麒麟?”众人看出,来的正是太叔夜,无不感觉掠异不已,此中以齐白玉、尹玉姬、海珊珊最高兴,一见人马奔到,立刻策骑迎上,微笑着问个不住。
  戎加和井贵本来心情开朗之极,一见太叔夜现身时,刹时如遇仇敌,面色难看已极,嫉妒之情充分显露于面,竟连招呼都很勉强。太叔夜的眼光如电,每个人的表情了如指掌.但他装作没有看到,停骑一一招呼过,朗声道出进洞杀蛇经过,接道:“我奉庄主和四老之命,除了无事之时陪伴小姐和公子打猎外,主要是负责探查江湖一切动静。”尹普本来面色严肃难看,大有摆摆公子派头之势,但闻言电蛇被杀,刹时转变面龟,招呼道:“阿夜,电蛇大有用处,你将它放在哪里?”
  太叔夜催马行近道:“四老说要制成一件罕有的长鞭,我就将蛇奉送四老啦。”尹普哈哈笑道:“那太妙了,本公子记你大功一件,回去后必定重赏。”齐世勋抚着伤口道:“作鞭是好,恐怕太长了,将来无人能使。”齐世功接口道:“凭我们的内功施展有何问题,将来回到姑丈家里,大家各使一路鞭法比赛,看谁能使得完整就算谁的。”齐世荣右手一挥,哈哈笑道:“论鞭法我是拿手,宝鞭一定属……哎哟!”他的剑伤最重,这一高兴挥动,立即震裂伤口,我字未出,接着哎哟大叫,歪嘴咧牙,再也高兴不起了。
  太叔夜似有先知之明,故装惊异的道:“三公子哪里不对劲?”尹普大声骂道:“还不是五岳潜龙那几个该死的东西所伤!”太叔夜大惊似的道:“大家拼了一场啦?”齐白玉的妙目不离他面上良久,开言接道:“快要得手时,却遭一个白衣怪物插手捣乱,你在路上没遇上那怪物吧?”
  太叔夜摇头道:“我是刚刚赶到山中,不久前确是听到喊杀之声,才向这山中搜过来的。”尹普道:“我们不是打猎,回去时禁止走露风声,阿夜不可忘了,你现在带路罢。”太叔夜暗暗好笑,一提缰绳,催马冲出带路,回头道:“公子要往何处?”齐世勋沉声道:“不要问,五湖四海,三山五岳,你走哪儿都可以。”
  海珊珊年龄最小,她也不懂避嫌,心中对太叔夜大有好感,随即催马赶上叫道:“病王孙,咱们在前面开路。”太叔夜已驰出两箭之地,闻声回头,笑道:“海小姐,山地无路,沿途都是荆棘,你不怕刺伤皮肉?最好让我找出路来走现成的较好,一旦不通时,往往还要走回头路哩。”“嗳呀,你不要叫我小姐,最好喊我珊珊。”一顿又道:“你当我初出江湖吗?我走的地方可多着哩,高山峻岭,名域大川走得够多,荆刺伯什么,我却不似那种娇生惯养的千金闺秀。”
  太叔夜哈哈笑道:“小姐原来还是老江湖,小的失敬失敬。“说完两腿一夹,“黑麒麟”长嘶冲出,疾驰如箭!海珊珊拼命策马时,大叫道:“病王孙,你怎么又叫我小姐啦,再不听话我就要生气啦。”太叔夜连声道:“是,是,小……啊!珊珊别生气,唉,我总改不了口啊。”
  “咭咭!”海珊珊轻声哈哈娇笑,驰马奔上前并排走着,接道:“再喊两声试试,口是喊顺的啊!”太叔夜侧转半个脑袋,微笑着注定地道:“还是不喊为妙,后面那批公子小姐一旦听到了,岂不大发雷霆?”海珊珊噘嘴道:“我是我,他们是他们,喊我又不是喊他们,怕什么?”
  太叔夜道:“他们会责备我不分尊卑呀!”海珊珊道:“尊卑?什么尊卑,难道我比你尊?尹叔叔早就向大家说过了,他不将你看作家人从仆,目前暂作他家的护院,那还是怕你不答应,将来呢,他老人家还想把你认作义子哩,不过,尹婶婶不同意,意思是要将你作某种不明的那个……”顿一领,面上露出神秘的微笑道:“现在不如将来,总之,后面那批公子小姐们不敢将你看作仆人的,现在你放心了罢,快喊吧!”
  太叔夜听不懂她话中深意,笑叫道:“珊珊,珊珊……”海珊珊听他一连叫出十几个,不禁嫣然娇笑道:“你真坏,不叫就不叫,一叫就像放爆竹一般。喂,前面没有路啦。”太叔夜勒住缰绳道:“槽!前面是处断崖!”海珊珊道:“走右边,顺断崖前进看看。”
  太叔夜依言向右,走远不到半里,忽听后面追上一骑海珊珊回头一望,娇笑道:“玉姐追上来了!太叔夜轻声道:“别大声,前面有人!”海珊珊闻言一怔,立即朝后打个手势,阻止尹玉姬说话,微笑道:“几个人?”太叔夜伸出四个指头道:“他们下断崖啦,都是武林人物,轻功好高。”尹玉姬适时赶到,似已听出他说的一切,悄声道:“后面也有不明的江湖人物现身,尹忠说并非与我等有关,特此要我赶上通知你们。”
  海珊珊眼看太叔夜停骑下马,随即也跳落地上,问道:“不走啦?”太叔夜悄声道:“你们在此勿动,让我去窥伺一下看看。”尹玉姬飘身下马,叫道:“阿夜,还是等众人到齐再动吧?”太叔夜摇头道:“咱们又不打架,人多了反而不妙,我看看就上来。”声落人起,翻身跃下断崖!海珊珊轻声道:“玉姐,你在这里等后面的人,我也去看看。”尹玉姬点头道:“阿夜不知谁是我们要找的仇人,你认出后赶快来报信,莫忘了,我昨天告诉你那些人的相貌还记得吧?”
  海珊珊口中应着,心中忖道:“我才不管哩!”她的身子小巧灵活,循着太叔夜的去向紧追!自言道:“我个人的功夫非常神秘莫测,我非暗地偷探他一下不可!”太叔夜追踪前进不知多少路,耳中仍旧未失对方动静,他停停察察发觉断崖越来越深!海珊珊追了好久还有没发现他的背影,心中不禁着急,脚步也渐渐放开了!突然,自崖石后伸出一只手来,如风将她拖了进去,简直使她无预防之极!只将她吓得几乎尖叫出口……
  “妹妹,别作声,是我啊。”一声甜甜的妹妹起自海珊珊耳旁,她听出非常熟悉,回头一看,只喜得几乎大叫!怔了一下,悄声道:“无名姐姐,你为何在这里啊!”她见的竟是一个美如天仙一般的少女,年纪竟是与她差不了多少,其美真是无可言喻,一身如银的素装,被山风微拂,飘飘然似雾疑云,只见她嫣然微笑道:“妹妹,你以后叫我……”海珊珊撅嘴道:“叫你什么啊?你不是不肯说吗?”少女轻声笑道:“叫我云霓姐姐好吗?”“好啊!多美的名字!嗯,你还没告诉我在此干吗呢?”云霓嫣然道:“我在查一个神秘人物呀”
  “啊!”海珊珊惊异的道:“你已经够神秘了,难道还有更神秘的人吗?”云霓道:“这个人是天下第一号神秘人物,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海珊珊闻言更奇,点头道:“云姐,你看到有个少年男子从这里经过吗?”云霓神秘的点点头,打趣道:“他是你心上人吧?”海珊珊闻言大急,哎呀一声道:“不来了,姐姐太坏了呀,你怎么乱嚼舌根呢,他叫病王孙太叔夜啊,说真的,人长得确实不差,听说才只有十八岁,你不是别人,说真的,我有心……云霓见她羞答答的,轻声娇笑道:“我猜对了吧!”
  海珊珊扬手要打,噘嘴嗔声道:“我要打你啦!”“难道我又没有说对?”云霓放装疑问的道:“对!对……”海珊珊骂不出口,骄声哼道:“我准备认他作哥哥啊,不过却难于出口。”云霓的眼睛,倏忽射稀有的快乐之光,轻轻一拍她的玉肩道:“妹妹,这个主意太好啦,你没有兄弟姊妹,认个义兄照顾照顾那是再好也没有,姐姐预祝你成功。”海珊珊快乐的道:“我有姐姐呀!”
  云霓闻言一愕,似是出乎意外,海珊珊一见娇笑道:“傻姐姐,就是你啊!”云霓闻言喜不自胜,双手一捞,将她捞在怀道:“好妹妹,你原认我作干姐姐”海珊珊感觉她怀里柔软如绵,一阵说不出的幸福猛冲心头,无言的点点头,表示早已有这个心思。
  二女默默的搂偎良久,都觉难舍难分,忽然一声细细的长啸起自远方,声音竟似蚊鸣!但却悠长至极!海珊珊没有一丝感觉,云霓却突然大惊道:“妹妹快随我来,数十里外有场大架开始了。”海珊珊抬头大惊道:“我没有听到呀!是谁在打架?”
  云霓顺势将她抱起,飘飘的履草如飞,答道:“现在还不知道,但绝对是武林一等一的高手,我心中判断是什么人物!然而还不是说的时候。”海珊珊只感觉耳边风声呼呼,山石林木竟如百双鬼影般尽在眼内幻化,忖道:“云姐姐的轻功简直是无与伦比,其快多么惊人啊!”忖着忽然叫道:“姐姐,病王孙不知哪去了,我和他还有两匹马停在那边呢?”云霓笑道:“你们的同伴多得很,他们一定会带走的。”“哎呀!你都看到了?”
  云霓轻笑一声,忽然停住道:“到了,你听到什么没有?”海珊珊忽觉耳中传进一阵隆隆无比的大震,惊叫道:“那是运无上内功在拼斗啊!”云霓点头道:“两个对一个打得激烈之极!”海珊珊道:“哪边功夫强呢?唉,一定是两人那边强啦?”云霓将她放下后,仍只拉着前行,答道:“我听出是那个单打的强些。”海珊珊闻言诧异道:“这个人真正了不得,是谁呢?”云霓悄声道:“你别大声,他们就在前面山谷内!”二人偷偷的掩至一座崖上,俯首潜窥,海珊珊猛的大睁双目,张口就待惊叫!云霓伸掌掩住她的小嘴,传音道:“别说话,那白衣怪人你见过吗?”海珊珊点头传音道:“今天他夺过武林王子女四把宝剑,曾经还救过关洛善人,此人真正神秘极了。”云霓一指另外两个长相阴险的老者道:“这两人你见过没有?”海珊珊仔细一看,自如幻的人影中认出,传出惊愕无比的声音道:“啊,那是武林王身边三大谋士之二,难怪有这么厉害!”
  云霓点头道:“你在关洛善人家中见过吧,他们今天却遇上真正的强敌了,再拼上个五百招后必定落败,妹子,我说要找的神秘人物就是这个白衣怪物!”海珊珊叹声道:“你还没有弄清他的底子吗?”云霓道:“那怪物真是神出鬼没的,精灵到了极点,我一连追踪了他三次,都被他巧妙的避脱了。”
  海珊珊不知她为了什么要查那白衣怪物的身世,但却不便动问,眼看他们越打越激烈,这时候她目力都分不出斗场人形了。
  云霓悄悄的带了她一把,将其拉低一点,传音道:“这次有你在我身边,可别又要被他避脱了。”海珊珊懂得她的意思道:“姐姐别管我,你只管一人去追。”云霓摇头道:“你没有人作伴不行,江湖风险太大,往往老江湖都要上当。”海珊珊忽然悄声道:“姐姐,那个老冬烘似的儒老名叫伪儒萧萧,他在说什么?”云霓道:“他是在用计探查白衣怪人的底细,另一个伏豸牛独已挨了白衣怪人一招掌风。”海珊珊紧紧注视着白衣怪人的招式,看得眼花缭乱,连一招半式都看不出来,叹口气摇头,云霓笑道:“你叹什么气?本没有名堂可言?”
  云霓道:“他的内功算是中原武林超特一流人物,打开根本不限于招式,随便挥手踢脚都成章法,哪还要什么招式,你快看!‘伪儒’萧萧也挨了一下啦!”突然,在她语落中发出四声长啸,海珊珊惊叫道:“萧萧和牛独猛攻啦!”云霓伸手一带,悄声道:“他们以进为退,要逃走了。”她说的一点不错,两个老者同攻三招之后,双双拔足纵起,翻身就朝森林逃遁。白衣怪人厉叱一声,遥击两掌未成之际,白光一闪,如电追上,刹时都没人林中而去,双方的速度简直快得出奇。
  云霓叹道:“我们下谷去看看,好象下面还死了人呢?”海珊珊首先纵起,笔直朝崖下落去,一到林边,突然惊叫道:“姐姐快来,真的死了人啦!还是两个老者啊。“云霓到这一看,点头到:“这两人我见过两三次,他们是武森王手下的重要人物。唉!都是遭受重掌法所击毙,无疑是白衣怪人杀的。”她说着自身上拿出一只玉瓶,揭开瓶平面,用指甲挑了一点白粉弹上死者流血的伤处,收好瓶子道:“妹子,我们走罢,这谷的两面不远就是大道。”海珊珊边行边道:“姐姐,你弹的是化尸粉吧?”云霓道:“功用相同,名称不一,我弹的是无相粉,只较一般武林用的化尸粉快一点而已!”
  二人走上大道后,只见沿途商客来往不绝,海珊珊道:“姐姐,我们向何方走呢?”云霓拉着她道:“走这面,你们的同伴也是向西行的。”行过十余里后,云霓指着前面道:“转过那山角就是一个镇市,我们到那儿吃点东西再走。”
  海珊珊道:“姐姐没有骑马?”云霓道:“我有一辆马车,已叫车夫驶往前途去了。”未几,二人进镇找了一家馆子,叫来一盘水较、两盘莱、一碗清蒸鸡,慢慢的吃着,海珊珊大概是肚子饿了,狼吞虎咽吃得津津有味。云霓环视一眼,见十几张桌子都陆续坐满了食客,而那些客人却没有一个女的,人人的目光莫不朝她们这桌偷瞧。海珊珊忽然看到一个座上坐了三个中年人物,仔细注目,不禁大惊,用脚轻踢云霓传音道:“姐姐.东角上那三人你认得吗?”云霓笑笑,传音道:“那是剑祖赫连洪的两个亲生子和一个义子,上首名叫镇海剑赫连独,南坐的名叫镇陆剑赫连弧,末座上之人最坏,名叫桃花浪子萧人岳,他们的武功都非常高强。”海珊珊惊异的道:“姐姐什么都清楚,江湖经验又好。这三人我曾见过两次,最讨厌的就是那桃花浪子萧人岳!”
  云霓道:“那他为什么不向你打招呼,我是暗探出来的啊。”海珊珊道:“我是在尹叔叔家里见过,那也是暗地里啊,记得是在花园里,我和尹玉姬姐姐躲在一株芙蓉树偷看到的!第二次是书房里,尹叔叔说姓萧的品行最坏。”一顿气道:“姐姐你看,他的坏眼睛从未离开我们。”云霓道:“不要理他,我们快些吃我们的。”“哼!”海珊珊不高兴的道:“姐姐本事这么高,怎么还怕他们?’云霓笑道:“我不是对你说过吗,最讨厌和人打架呀。”“他们欺到你头上来也不理吗?”海珊珊的口气已不传音了,“他再看我就要骂他了!”
  云霓道:“妹妹别气,我叫他去当众出些丑如何?这样也算报复吧。”海珊珊高兴得几乎跳起来,立即传音道:“那真好,快些,如何动手呢?”云霓道:“我要他通身不安宁,又抓又摸,急得他团团转个不停!”海珊珊惊讶道:“姐姐会法术?“云霓笑道:“你别问,他快要动手了。”海珊珊闻言留意,偷偷的向那面窥视,心中又惊又疑,她不但没有看出云霓半点异动,而且说话的态度也仍很自然。东角的桌上三人,这时正轻谈细语,根本就没有防备有人捣名堂,惟“桃花浪子”萧人岳的声音略大一点道:“大哥,你是不近女色之人,但却对女人的评论非常在行,那桌上两个妞妞你看算不算绝世佳人?”
  上首的赫连独举杯一饮而尽,微微颔首道:“小一点的太稚嫩,尚未放出成熟的诱人之媚,胎子确实够格啦,可能还有点武功在身,不知为谁家乖乖。”他夹上一块大肉,张开血盆似的大口,囫囵往里一送,“嘟!”嚼也不嚼,硬生生吞了下去,接道:“另一位没有评论可说!”南面坐的赫连弧突然朗声笑道:“大哥说她不好?”
  赫连独郑重的道:“二弟说的两个字都没有错,不过往下还要加几个字为没有不好的评论!”“桃花浪子”萧人岳纵声笑道:“我大哥说,她是天下第一美人……哎……,他“人”字刚出口,猛的跳起哎了一声!紧接着就是又手在身上乱摸不停……
  二赫一看见,不由自主的哈哈同声大笑,赫连弧连笑带鼓掌道:“老三,你昨晚是睡了狗窝!”“桃花浪子“看起来简直坐立不安,两手东挠西挠,满脖羞红过耳,急得大叫道:“大哥、二哥,快替我看看,我身上那来这么多跳蚤?”赫连弧大笑道:“我说的一点不错吧,睡狗窝焉能不生跳蚤!”“桃花浪子”萧人岳越挠越觉得不对劲,只急得真个团团打转!顿时引起满堂大笑。赫连独皱眉道:“三弟,你别丢人现眼了,几只跳蚤也要大惊小怪,你难道不知道运起内功相抗吗?”
  “桃花浪子”萧人岳摇头道:“谁说没有,我实在忍不住才跳起来的,那小玩意似不怕内功。”他一面说一面要脱衣服,赫连独摆手阻止道:“老三,在座的有不少武林朋友,大庭广众之中,脱衣像什么话!”突然自北角上发出一声怪叫道:“桃花三浪子表演得真够劲!”“桃花浪子”萧人岳闻声虽冒火,但却顾不得理会,迫不得已,狂犬似的扑向柜台大叫道:“店家,快替我找个房间。”掌柜的正笑得不可开交,起身撩把眼泪道:“贵……客……请随……随小老来。”他话都接不上气了,正当众声大哗中,忽听赫连弧指手喝道:“那瘦皮猴,你是什么东西?竟敢在赫太爷们面前找开心?”众目顺其所指方向看去,只见北角上一张桌旁坐定个四十余岁的猴形人物,低着头,独自边斟边酌,处之泰然。赫连弧见他不接腔,虎的跳起道:“小辈,你敢轻视我二太爷!”海珊珊笑口未收,悄声道:“姐姐,那瘦小人要挨揍啦!”云霓悄声道:“那是阿尔金山有名的厉害人物,名叫赛悟空袁灵,心黑手辣,从不服人,他吃不了亏的,这人鬼计百出,全身都有古怪东西,论武功,只怕赫连弧还不是他的敌手。”海珊珊眼看赫连弧大有上前动手之势,忽然遭赫连独叫住道:“老二坐下,让为兄来问他几句再动手不迟。”赫连弧冷笑坐下道:“大哥去打他两个嘴巴!”
  赫连独起身道:“二弟别多嘴,这人愚兄有几分认识。”他面朝对方笑声道:“阁下可是阿尔金山袁灵兄?——那瘦皮猴放下酒杯怪笑道:“赫老大眼光不错,较赫老二稍胜一筹,请问令弟为什么要打在下嘴巴?”赫连弧闻言一震,接口冷笑道:“阁下说我三弟表演什么?”姓袁的瘦皮猴怪声尖笑道:“桃花浪子身带八只神米蟹,故意当众表演滑稽戏,袁太爷有心捧场,难道就该挨嘴巴不成?”赫连独立即阻止兄弟斗嘴,拱手道:“袁兄别误会,舍弟不知是你,请问敝三弟身遭何物挠痒?”
  瘦皮猴伸手一端酒杯,面上装作怪样,嘿嘿笑道:“只要令弟不打我嘴巴就行了。”他喝口酒,夹口莱,放下杯筷,慢慢的摸了一把嘴唇接道:“赫老大,你也算是老江湖了,刚才地下爬的八只神米蟹都没有发现,岂不见笑武林朋友,好在放宝的未存毒念,否则嘛……哈哈,令三弟一身雪白的细皮嫩肉非给它烂去一层不可。”赫家兄弟闻言大惊,同时诧异道:“神米蟹?“
  瘦皮猴又是一声嘿嘿怪笑道:“相信二位不知该物厉害,在下再说一次,神米蟹为海底最深处一种宝物,其形似蟹,其小似米,其毒无比,其坚胜过金刚石,武林中人,即内功通神的都视为至宝,但却无法可得一只,知该物之名者亦少有其人,今天在此山村酒店中能出现八只之多,显而易见,附近定隐有武林异人,请问令三弟萧兄是否曾得罪过什么人物,否则他不会放出那神物来戏他取乐的。”他刚住口,只见桃花浪子萧人岳已匆匆的步出后房,面上现出疑云满布的样子,低着头,不带劲似的走到原先的座位上。赫连独立将瘦猴的话意转告后问道:“你是否发现那种小玩意?”萧人岳闻言大惊,摇头道:“解开内外衣服,竟连一点东西都没有呀!”
  赫连弧道:“那是放物的人收回去了,目前江湖奇人接二连三的出现,你我兄弟非谨慎一点不可呀,此事必须禀告老人家才行。”在他说话中,云霓一拉海珊珊,趁着出出进进的客人众多,立即会帐出店,走出镇后,海珊珊悄声道:“姐组,那瘦皮猴所说是不是真的?”云霓轻笑道:“袁灵见多识广,他说的只有一点不对!”海珊珊好奇的道:“哪点不对?”云霓道:“我的神米蟹只叫人发痒难禁,却没有毒的。”
  海珊珊娇笑道:“那多好玩啊!姐姐怎么能养熟的?你已收回啦?”云霓见她显出羡慕之情,轻笑道:“那是三十年前我爹捉来养成的,你想要吗?姐姐送你两只,只要每月十五之夜用针在指头刺一点血液喂它就行了,平时它不吃什么.放在身上不要费心管,换衣服、洗澡都不要照顾,它们有的是能力,永远也不会丢掉或遗失的。”
  海珊珊乐得笑嘻嘻的,双手连连作揖道:“多谢,多谢姐姐.你真好!”云霓顺手摸出两只米粒般小的紫色小蟹,笑笑道:“你千万不要当众现出,恐防遭人抢夺,甚至还会对你不利!”说着自腰间一只小袋检出一支小小花针似的银色东西,在珊珊手指上刺出一滴血珠,立将小蟹放置其上,简直无法看清它食也未食!云霓道:“好了,他们记得你是他的主人,今后只要你心意一动,他们绝对服从去作,可说是心意相通,毫不出错。”海珊珊喜得直跳,眼看那小东西闪电似的钻到衣袖内去了。二人继续前行,一个时辰之后,云霓忽然道:“妹子,你的同伴就在左侧山那面,姐姐还有点事情,你快去,我们时常可以会面的。记着,不要向外人说出我的事情。“海珊珊恋恋不舍的道:“姐姐,我要找你时怎么办?”云霓道:“不要找我,你有事我会知道的。”海珊珊见她很快就隐人道旁树林之内,轻轻的叹声道:“我真舍不得离开你啊!”独自呆立良久,出了一会神,这才朝左面山旁行去,走远不到十余丈,忽听山上有人叫道:“珊珊,你怎么一个人单独在这儿啊?”海珊珊闻声大喜,如飞往山上冲出,边走边叫道:“病王孙,你怎么盯人盯得不见了?”山上现出一个青年,无疑就是太叔夜,闻言朗笑道:“你可叫我找苦啦,还来责问我呢,快点,大家都在山脚下休息着等你。”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