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奋勇救娇娃

--------------------------------------------------------------------------------

  尹玉姬道:“四老判断确定,是哥哥发现的,他们已同表哥表姐们追进洞去,时间很久了!”尹忠闻言更惊,叹声道:“电蛇咬人不痛不痒,至死方知,其毒绝伦,追去岂不太危险。”太叔夜这时插言道:“大哥,你就快点带路罢,迟了恐怕有人遇险,电蛇不怕兵刃和掌力的。”
  尹忠急急带路,问道:“兄弟,你也知电蛇的性能?”太叔夜走在二女后面,闻言道:“小弟生长西南边区,对毒瘴动物略有一点见闻,电蛇是蛇类最稀少而最毒的一种,是赤练蛇与铁线蛇的变种,因其两目闪光如电,故名电蛇。百年的电蛇发绿光,五百年发蓝光,千年以上的发紫光,那是己近通灵之物。”
  尹玉姬闻言惊叫道:“那我们所见的是蓝光,岂不已有五百年啦。”太叔夜应声道:“五百年的电蛇咬人立死,有药也来不及救治,西南苗区荒野亦很稀少。”尹玉姬闻言大惊,一股劲的催尹忠快走。
  尹忠别的人他可以不管,因尹善人的关系,他只担心尹晋遇险,弯弯曲曲的奔行约半里地,他立住道:“这里开始有叉路了,向前有三条洞道,不知公子等是走那条洞?”
  尹玉姬焦急道:“我们的目力虽能黑夜视物,但洞内过于黑暗,怎能看出他们的足迹呢?”太叔夜接道:“大哥,你由右边走罢。”海珊珊惊讶道:“你能看出足迹!”
  太叔夜目睹尹玉姬也回头惊注自己,接道:“海小姐,我是判断而已,人的习惯往往以右边为顺。”他言中之意似很勉强,显出敷衍之情。
  尹忠是个直性人,闻言毫不怀疑,唯尹玉姬和海珊珊聪慧过人,且不追问但不深信,各在心中存了几个疑问。
  尹忠深知这个初交朋友聪明无比,依言立向右洞内疾奔。海珊珊走在第三位,回头打趣叫道:“病王孙,他们不会分开吧?”
  太叔夜道:“海小姐,我这个字号是江湖人开玩笑叫出来的,小可有病不否认,王孙两字怎能配得上去呢?公子们都知道这洞很危险,他们岂能作过于冒险的事啊。”海珊珊格格娇笑道:“我知道江湖上人的用意啊!”
  尹玉姬本来很着急,但听出海珊珊话中有趣,于是也笑声道:“妹子,你说说看,王孙两字的用意何在?”海珊珊咭咭轻笑道:“玉姐,等会告诉你。”尹玉姬闻言暗道:“这丫头可能有话不便当着男人明说。”
  太叔夜不知海珊珊的心意何在,心中难免嘀咕,忽听尹忠在前大声道:“他们往回奔来了!”尹玉姬听他声音在二十丈外,立即赶去问道:“我们没有听到啊?”尹忠大声答道:“他们在另一条岔洞内,还远得很啊。我听到有惊骇之声,可能遭怪物追出来了。”
  海珊珊同太叔夜赶到尹忠面前时,那岔洞内首先奔到两人,一看认出是尹普和齐世勋,只见二人大叫道:“你们快退,妖怪厉害非常!刀剑不入,掌劲难伤,已经快追来了!”
  了字刚落,继续奔回的有齐世功、齐世荣、齐霞飞、齐世显、齐云彩,而独独不见齐白玉。众人一时慌乱至极,根本就没有一人留心人数,一窝蜂似的往外钻,及至奔出洞外时,尹玉姬突然惊叫道:“白玉妹子呢!唉哟,她没有出来呀!”
  齐家兄妹闻言大惊失色!尹普跳起暴燥叫道:“这……这怎么办?”尹玉姬道:“我们快去救人呀!”她说着就要首先进洞。尹普一见大惊,伸手一把拉住道:“妹子别动,那怪物虽然不大,但却有二十丈长,大表哥拔出太阿剑都伤它不了,你去行吗?“
  齐家兄妹虽有手足之情,但到了这种危险之际也都裹足不前,一个个只急得团团乱转,额上汗水直冒。
  尹忠抢出道:“公子和小姐你们在此勿动,让小的一人进去再探视罢。”太叔夜眼睛一转,他心中倏忽似有某种打算,抢出拉住尹忠道:“大哥,你去也是白费,电蛇不是用力量可克服的……”
  他话还未说完,顿时引起齐家兄妹和尹普同声叱道:“你是什么东西,敢阻尹忠去救人?”尹忠一见不妙,立即接口道:“公子!小姐!阿夜绝对不是这个意思,他定有法解救三小姐出险。”回头对太叔夜道:“兄弟,你是有何高见?”
  太叔夜扫了众人一眼,面上毫无表情,淡淡的道:“怕死之心,人皆有之,此间是没有贫贱与尊卑可分的,若说有分,那就是看有无勇气和血性了,无勇气,无血性,那怕亲如父子也不敢挺身冒险去救。相反,哪怕是毫不关己之人,只要仁字在心,他也不顾一切地去冒死亡走险。大哥,你是庄主依重之人,留下照顾庄主要紧!让小弟前去察看吧。”
  齐世勋不等尹忠开口就接声明道:“我命你不得空手而回。”太叔夜毫不在意地道:“小的即使救不了活人,最低限度也要找到死尸为凭,公子之意小的明白,那是防小的中途停止不进啊!”
  齐家兄妹和尹普都有这个想法,遭其一语道破,闻言面面相视,口虽不言,面上却露出恨恨之情。太叔夜不管他们如何,朝尹忠道:“大哥,假设小弟不能生还时,请你向庄主代小弟说声铭谢他老拯救之恩,今生虽未报答于万一,来生定当结草衔环!”
  尹忠目含泪水,叹口气道:“兄弟,祝你平安回来……”太叔夜点点头,面上毫无病容和戚然之感,相反还露出从未有过的红色光泽,一现之际,简直是美得举世无匹。
  众女一见,刹时目吐微妙之光,看得呆了,公子们心中似另有不同感觉,那是一股寒气加上三分妒忌升人脑顶之上,眼睁睁地望着他大步踏入洞中而去。
  海珊珊一拉尹玉姬:“玉组,我俩去请四老的来如何?”尹玉姬点点头,通知众人后随着她奔回庄院。海珊珊回头一看,不见有人跟来悄声道:“玉姐,病王孙之貌你刚才看到吗?”尹玉姬道:“你是说他太美之故?”海珊珊轻笑道:“一般人的心中,往往将王子、王孙认定完美比尊贵更甚,他王孙之名就是美字上叫出来的啊!”
  尹玉姬似有同感地道:“他的美,如没有那种超人的气质也不会被人看重,此人可惜出身太低微了点,不知他有没有亲人?”海珊珊不同意她的想法。心中暗道:“英雄不怕出身低,谁是生来就是王侯命!”
  他们快到后花园时,举目只见东川四老鱼贯而来,尹玉姬高声叫道:“四位伯伯快来啊!齐白玉被电蛇咬死在洞里啦!”海珊珊闻言埋怨道:“玉姐生死现在还未查明,你怎么就说已咬死了?”尹玉姬道:“八成是靠不住了。”
  呼延钧急急走近道:“谁叫你们不听话,还有谁在洞内?”海珊珊接口道:“大家都逃出来了,刚才太叔夜单身进洞抢救去了。”张大夫叹声道:“去也白费,又是一个出不来了!”
  归海生道:“那孩子进去太可惜了!”微生客摇道道:“他不是天寿之相,说不定还能除去毒物。”呼延钧先往洞口奔去,疑问道:“电蛇只有鼻头是致命伤,那一细小弱点,就是你我四人也难一下击中,何况该物还快得如风似电呢。”
  微生客道:“只要不被咬上,捉住还有希望。”张大夫摇道:“太危险,死与生的希望是九十九比一,就是你我动手也只有徒唤奈何。”海珊珊忽然天真的道:“派个人将全身四肢都包扎起来,使它咬不着行吗?”
  呼延钧回头道:“娃儿,它的脑袋伸缩如电,牙齿锋锐如针,长有五丈,谁能挡得了,何况并不需要咬破肌肉,毒液沾皮即死呢!”尹玉姬叹口气道:“齐白玉那不是完了!”六人奔至洞口时,张大夫问道:“还没有消息?”尹普接口道:“太叔夜进去还不久,洞太深了。”呼廷钧道:“现在多去人没有用处,再等一刻如无动静,你们先回去。”
  尹忠道:“四老也要前去?”张大夫接道:“该毒物不消灭,将来危害更大,到时只有轮流去碰运气了。”正当大家等待焦急之际,霍然由洞内冲出一个人来。
  尹普先看清,惊叫一声,纵上前扶住道:“白玉,你怎么样啦?”众人闻声拥上,连四老都紧张至极,大家都看出齐白玉面色铁青,无力的向尹普身上一倒,闭目喘息,急促得胸部起伏不定。
  齐霞飞自尹普手中接过去,轻轻扶其坐下,良久才问道:“三妹,好一点没有?你怎么出来的?”齐白玉休息一阵后,呼吸渐渐缓慢,闻言睁开眼睛,疲倦地叹口长气,环视身边一周后叹道:“我被病王孙太叔夜救援出来的。”齐世勋急急地道:“你有没有被毒物咬上?”
  齐白玉摇头道:“你们走后我遭毒物追及,周身被其一圈又一圈的紧紧困住,头颈四肢被怪物束得似扎草人一般,窒息得只有出气而无一丝进气,每出一口气,身体就缩小一部分,我的内功几乎用尽,但却休想把它震脱,及至最后一口气时……”她长吸口气道:“恰好被太叔夜这时寻来,他一见我垂危之下,立即拼命冲近而我就在这时失去知觉,及至醒来时,怪物不见了,而太叔夜也不知去向,因此,我仗一口疲乏之气拼命向洞口冲来。”
  呼延钧叹道:“电蛇没有咬你,那是被它占尽上风之故,好在你没有力量再反抗,该毒物习性好强,敌人遭它困住后,非到将死才下口,太叔夜一到,它怕你被其夺去,于是放弃你再攻太叔夜。”
  齐白玉道:“那为何人怪都不见呢?”她问完缓缓立起,张大夫接口道:“太叔夜聪明露于目上,他是因为使你脱身之故而将毒物诱到他处去了。”众人又候了一个时辰,微生客叹道:“太叔夜没有希望脱困了!”归海生向众青年道:“你们回庄去罢。”众男女青年见说,默默地离开洞口.只有海珊珊和尹玉姬显出戚然之色。
  尹玉姬悄声问道:“珊妹,太叔夜能逃得脱吗?”海珊珊叹口气道:“玉姐,我怎么知道啊!”尹普接道:“只要白玉妹子能无恙出来就好了,以后我再不敢进那鬼洞了。”齐白玉余悸犹存的叹声道:“太叔夜因我而死.此生真无以为报,明天我也再无心情去打猎了。”齐世勋反对道:“那怎么行,这次打猎只是借口而已,目的在替姑丈报仇的。”
  齐白玉皱眉道:“连一条蛇都对付不了,还报什么仇?哼!亲兄姐都不敢来救我,竟派个功力不如我们的来送死,回家时我告诉爹爹,看你们如何逃避责任!”这句话的份量不轻,不由她兄姐开口不得,就是尹家兄妹也觉惭愧之至。
  此中只海珊珊年纪最轻,当然她也没舍死相救的责任,只听她说出刚才的情形后道:“太叔夜并没有人迫他进洞的,是其自告奋勇的啊!”齐白玉不听则可,一听更气,妙目一睁,朝道她大哥齐世勋道:“你凭什么权力要迫太叔夜不得空手出洞?”
  齐家兄妹以她最小,以往可能是娇纵惯了,在齐家兄弟面上的尴尬之情可看出,显然对这小妹妹有点畏惧,齐世勋在内疚之下,强辩道:“愚兄迫他是为了救你啊,他是姑丈的家人,我们是主人的身份,命令他去是理所当然的呀,三妹怎么怪起愚兄来了。”齐白玉越听越气,干脆就扭头不理。
  大家到达花园阁楼时,只见尹善人夫妇早已在坐,于是一致上前问安就座。尹善人看看众人一个不少,即问道:“听说无极洞出了怪物,幸喜你们没出事。”尹普接口记:“白玉表妹几乎被怪物咬死,幸得太叔夜救了出来。”
  尹夫人间言大惊道:“这是什么妖怪?”尹玉姬立将经过先后续道:“阿夜还没出来。”众小见对太叔夜关怀至极,心中都非常诧异,海珊珊道:“叔叔,他可能没命啦。”
  尹善人蕴着泪水跺足叹道:“这都是普儿之过!谁叫你们呈能探洞,那孩子太可爱了,死了岂不太可惜。唉!孤单单的毫无亲人,我不该将他收留下来的。”
  尹夫人起身劝道:“老爷现在还不知生死如何,你暂且忍耐点,唉!那孩子我一看就高兴,老想要好好照顾他岂料……岂料……”她也说不下去了,眼泪自然流了下来,声音哽咽难续。
  众少年一见都感愧咎,同时低头默然无声。尹善人戚戚不能自制,快步走出阁楼,这时正当中午之际,迎面只见家人仆妇等送来午餐,他挥手道:“你们告诉夫人,我不吃午饭了。”
  他说完一股劲奔向书房,忽听有人叫道:“老爷,庄门外有人求见!”尹善人闻声摇头道:“井贵,你去回话!说庄主今日有事,改日来见罢。”发声之人就是井贵,闻言应声退下,忖道:“庄主从来没有不见访客的,今天怎么变了!”
  尹善人独自躺在书房床上,满眶泪水直流枕上,显出他对太叔夜不平常的伤感。未几,戎加又来禀报道:“老爷,来客共有三人,年龄都很苍老,申明非见庄主不可。”尹善人闻言一证,抹了一把眼泪,撑起身来问道:“来客姓什么名谁?”戎加在外答道:“他们要面见庄主才能说出,而貌陌生,以往从没见过。”
  尹善人沉吟道:“可能又是为什么《诲天一览图》而来。戎加,快去无极洞请四老回来。”戎加迎声去后不久,耳听客庭内吵闹人声顿起,尹善人步出书房待问真相,忽见一个丫头急急奔来惊叫道:“老爷,庄前出事了!”
  尹善人闻言大惊,问迢:“春枝,什么事?”春枝手中还提着一把锋利无比的单刀,挥动时闪闪发光,郑重道:“少爷和小组、表少爷、表小姐等围住三个老头在打架,情势非常激烈。”
  尹善人闻言弯色,跺着脚道:“怎么不问清楚就打呢!千万别伤了好人,春枝,快传话出去,说是老爷盼咐火速停手,谁也不许伤害客人。”春枝大急道:“老爷,对方是江湖上顶尖高手啊,少爷小姐们全都出动都不行哩,婢子是来找四位客老爷的呀!”
  尹善人搓手焦急迫:“这……这怎么办!”恰在这紧要关头,突听呼延钧朗声道:“老友别急,我们回来了!”尹善人一见四老赶到,叹口气道:“阿弥陀佛,四位兄弟快去。孩子们太也不懂事了。”一顿之下,眼见四老要走,又问道:“老友们,我那新收的孩子呢?”张大夫回头道:“我们统找了一次,唉!毫无半点影子,一时间,那古洞无法找遍,待庄前之事了断后再去详细查看望。”
  四老奔至庄前,只见大门外广场上已打得天翻地覆,齐家兄妹共有九人围困三个老者,剑气如狂风暴雨般进攻,声势之雄,罕见罕闻,但却对那三位老者竟不无法攻进一丈之内。
  四老一见大惊失色,张大夫郑重道:“这三老从未见过,不知是何方异人,看功力都在你我之上,武林中那来这等高手!假没是真正来寻是非的岂不要糟!”呼延钧的目光紧注一会接道:“目前叫停是不可能,好在对方未运全劲,甚至尚未显出煞气,否则这批年青人早就有了伤亡。”
  归海生正待接口,忽见海珊珊走来道:“四位伯伯,那三个老者是什么人啊?”微生客似乎对她非常喜爱!伸手拉着她道:“伯伯们尚未认出对方来路,妞儿,打了多久啦?”
  海珊珊道:“我们这边己攻击四百多招啦,一开始,尹姐姐就不准我参加。”归海生道:“不参加太好了,这三人的武功皆奇高莫测,估计仅次于武林王齐秦威!”
  海珊珊闻言大惊,急忙道:“那四位伯伯快动手啊!”张大夫摇摇头,晚辈们围攻尚有话说,伯伯一旦都出阵,岂不遭江湖武林耻笑。”突然一声大喝起自场内,四老一惊,八双眼睛同时注意,只见九个青年都被三位老都震出三丈之外,一个个空着双手,岳器都遭震得不翼而飞。
  呼延钧一见传音道:“我们快去招呼,免使对方责怪失礼。”张大夫首先抢出大笑道:“何方高人?竟不惜同时指教后生晚辈?”三个无名老者似乎早已看到他们,其一人豪声笑道:“东川四义名扬四海,谁料竟是慢客之人,这批少年不坏,似都经过高明传授,莫非是出之四位手下?”
  呼延钧接口大笑道:“弟等何能,哪得有福气,请问兄台等仙乡何处?隐号怎样称呼?”另一老者拱手道:“不敢,在下等自号琼楼三叟,今在阁下等面前,只怕要改掉叟字啦。”微生客哈哈笑道:“不敢不敢,兄弟等哪有三位年高。”第三位老者道:“微生兄太客气,在下复姓羊舌名化,这位是左丘光,这位是东郭明。“他一一指出左右同伴介绍。
  归海生哈哈大笑道:“原来是五十年前的浮生三大侠,难怪各位对区区等底细了如指掌!”另三老闻言同时醒悟。齐声哈哈道:“面目全非啦!”琼楼三叟亦同声大笑。
  羊舌化接道:“时不我与,哪得不变。久闻四位隐居尹善人宝庄,在下等特此前来拜访,本意想与四位愕然相见,岂知竟逗上一批后起之秀,真是始料不及的事。”张大夫拱手道:“三位请进庄内谈,岂有站着叙旧之理。”在丘光回顾一眼道:“张兄,这批年青人个个不弱,能否介绍相见?”
  张大夫招呼众青年走近后,一一指名介绍,说得非常详细,于是再介绍琼楼三叟给众人道:“这三位前辈就是五十年前的‘浮生三侠’,你们今后要多多请教。羊舌化前辈曾经震撼漠北,左丘光前辈曾横扫关东无敌,东郭明前辈是威镇天山。”
  众青年刚才领略过滋味,闻言莫不慑服,七老在前,十位青年跟随,于是鱼贯入庄,及至大厅落座之际,尹善人闻悉出见。客气一番,尹善人向众青年道:“你们到花园去玩,休在这里吵扰前辈们。”
  众青年走后,张大夫向琼楼三叟道:“三兄此来必有大事,能否不以外人见避?”羊舌化道:“四兄与尹善人都是光明正大人物.在下等自无不言之理,吾辈此次出山,是奉有故主秘密使命,在吾等未出之前,故主夫人早巳派出小主人重覆江湖,目的在找一位姓雷的孤儿,附带找寻《海天一览图》,近闻《海天一览图》已到武林王手中,而姓雷的孤儿毫无踪迹可寻。”
  张大夫道:“姓雷的孤儿不知与贵主人有何关系,而贵主人又是谁呢?”东郭明接道:“吾主乃世外隐士,现已去逝三年,唯有严格规定,请善人与四兄见谅,在下等实难奉告。然雷姓孤儿就是十六年前雷声厉之子,此子与故主之关系连在下等都一无所知。仅仅知道在十五年前,经故主救回一个少女,而这少女既是雷家的一个小丫头,除此之外,别无所悉。”
  东川四老沉吟一会,心中似有某种沉重之事不便出口,恰在这时,家人奉上酒肴,尹善人起立道:“招待不恭,希各位贤士见掠。”“琼楼三叟”起立身道:“打扰庄主了。”酒饭过后“琼楼三叟”起身告辞而去。
  东川四老送到庄外回来,张大夫一看左右无人,郑重道:“江湖武林已太平了几年,目前已显出紧张之态啦。”呼延钧道:“张兄是说《海天一览图》必将引起一场争夺之斗?”张大夫道:“这件事情倒是可大可小,问题而在姓雷的孤儿身上!”归海生叹道:“三大势力围攻雷声厉之事只说不了了之!岂知竟还有一个后代,不过,听羊舌化等口气,似还没有什么复仇的迹象。”
  微生客道:“怕就怕那孤儿已有成就,否则正点子不行,辅佐的再强也闹不出大事。“归海生道:“显而易见,浮生三侠的主人无疑是个通天彻地的人物,否则岂能使他三人慑服,假设其故主与雷家有密切关系存在,这次找寻雷姓孤儿定存传授绝技复仇之心!”
  张大夫叹道:“事实上三大势力当年也做得太绝太毒了,今后一旦闹开,其凶杀必定空前,你我虽与此事无关,因尹庄主与武林王齐秦威的关系,恐亦难以脱身事外!”
  四老心情沉重的走向书房,与尹善人暗谈一会,即起身再往庄后探洞去了。时间过得很快,四老整夜没回来,天明不久,众青年已准备按昨天的计划出发了,海珊珊经不起尹玉姬的纠缠,居然也随其远行。尹忠这次似没有了以往心情开朗,勉强的骑马跟随上道,一行共计十八人骑,大家禀告尹善人后即扬鞭策马,鱼贯奔上大道而去。
  在众青年走后第三天,东川四老也由庄后回来啦,见了尹善人都说仍未找到太叔夜的影子,但行知众小外出打猎时,心中感到一阵惊愕,归海生叹道:“东翁,他们……”他说到中途之际,眼角看到张大夫禁声的暗示而改口道:“他们成群结队往外跑,难免不生出是非来。”
  尹善人叹声道:“我正想请四位分出二人,暗中去监视他们。”四老摇头叹气,大有疑难之感,张大夫道:“东翁时遭人劫,庄中不可无人,此举尚待参详行之。”尹善人告退道:“四兄请斟酌行事,我就不在这几打扰了。”归海生目送尹善人走后,回头道:“众少年此次出猎大有问题,据我揣测,可能是找人报复去了。”
  张大夫道:“我之所以阻你提起此事,就怕东翁心中着急,目前我等力量不能分开,否则难保本庄安全。然而又得有人去暗盯众小,此事确实困难。”四老正当无计可施之际,门外突然现出一个少年。
  四老一见,莫不惊诧叫道:“太叔夜!”“各位前辈好!”太叔夜微微一笑的拱手作揖。张大夫叹声道:“老朽等入洞找了三天啦!你在什么地方?没有遇险就好了。”
  太叔夜恭声道:“晚辈也是刚才出洞的,齐三小姐不知安全出洞否?”呼延钧点头接道:“她没事,你如何逃脱的?庄主非常关怀。”太叔夜一指门外道:“幸晚辈略知该毒物底细,现己将它打死拖回。”
  四老闻言更加惊奇不已,同时出房一看,只见门口盘放者一条怪蛇,其粗略胜母指,长却不下二十余丈,通体如墨,头大如拳,真是罕有之物。张大夫叹道:“这正是电蛇,小哥,你的运气真大,竟能未遭其毒口。”
  归海生道:“此蛇是什么宝物!”微生客笑道:“我想将它制成一条鞭!”归海生道:“正是,可惜太长,只怕无人能使啊。”太叔夜道:“你老请收下罢,晚辈还要去向庄主请安。”呼延钧点头道:“小可见过庄主后,回来还有点事情须你去办。”
  太叔夜应声去后,张大夫郑重道:“此于秀外慧中,将来必成大器,其沉着稳重,真不象初入江湖之人,甚至还有非常神秘之感。”呼延钧笑道:“当前问题已可解决了,叫他去暗查众小行动,可说是再好也没有了。”归海生摇头道:“也只有暗查而已,一旦有事发生,叫他阻止却不可能。”
  顿饭之后,太叔夜在外问道:“晚辈回来了,四位前辈有何指示?”张大夫走出交代过后道:“有事发生时,你就暗叫尹忠回来报信,快到帐房去领路费,你只说是老朽要的,注意,多带点,出门人不能一日无钱。”太叔夜恭声应是.告退而去。
  他一切准备妥当后,由庄丁牵出一匹黑色大马道:“太叔夜师傅,这是庄主员心爱的良马,奉命要你骑去。”太叔夜接过道:“多谢庄主关怀,李兄,咱们回来见。”
  说完飞身上马,扬鞭一催,似箭疾驰,他身穿黑色劲装,跨下黑色名驹,远观如乌云般滚滚腾飞,一日之间,驰出三百余里,及晚,人马已到了关中道上。
  第二日,太叔夜在延长城吃过午饭,刚出店时,迎面遇上一个熟人,即停马问道:“刘师傅,你在这条大道上发现一批男女青年没有?”那人是西原镖局中一名大镖客,耳听有人叫他,抬头一看,立即上前大笑道:“原来是病王孙太叔夜,好久不见了,你刚才说什么?”
  太叔夜牵马上前道:“小弟现为关洛善人尹世泽的护院武师,这次出来是奉善人之命寻找小庄主的,兄台在路上发现一批少年男女没有?”刘师傅拱手道:“恭喜朋友有了安身之所,据你所问,莫非是寻尹普等人?唉,他和武林王一批子女刚由此道经过。”太叔夜闻言大喜,拱手道:“刘兄再会。”
  他纵马出城,一口气追了三十余里,前途渐渐辽阔,唯右面有一条山脉延伸,回头一看,后面城池不见,却看到一辆车跟来。
  突然间,右侧山区陡起一声震云霄的悠悠长啸,听出竟在深山之内,一怔之下,立即带缰猛叱一声,策马向山区纵去。长啸之处是在一座山谷之内,山欲不深,四面都是密密森林,其中乱石错纵,这时人声大吵。兵器飞舞,那竟是展开一场激烈无比的凶斗。
  动手的是五个中年大汉对抗九个青年,五大汉非别,看出竟是五岳潜龙龙家五兄弟,身上无一不是鲜血淋淋,显然都负了剑伤,九青年就是齐世勋、齐世功、齐世荣、齐世显、尹普、齐霞飞、齐云彩、齐白玉、尹玉姬等人,论功力,五岳潜龙虽是江湖一流高手,但碰上这批武林后起之秀,简直是只有招架之功,毫无一点还手之力。
  东面林前立定三男五女在观斗,那是海珊珊、春枝、雅荷、月香、白梅、尹忠、戎加、井贵等,海珊珊神情非常沉重,她似在替五岳潜龙等生命担忧,尹忠搓着手无可奈何,大有不忍龙家兄弟死亡之概,唯独戎加和井贵在大声呐喊助威!
  五岳潜龙显然从未遇过这种强敌,一个个拼命招架防可,似也豁出生命不要了!面上毫无畏惧之情,确实江湖硬汉!春枝轻轻走到海珊珊面前道:“海小姐,我们这批人现在只听你的指挥啦,要不要加入进去?齐大公子和齐二公子都负伤了”海珊珊朝尹忠道:“尹大哥你看如何?”尹忠叹道:“对方马上都得死亡,我们何必落井下石。”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