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无敌大盗劫库银

--------------------------------------------------------------------------------

  月黑风高,大地沉寂,时当初更,突然居庙关口同时冲出五骑千里快马,马上坐的是五个男子,面罩黑巾,一律玄色披风,箭装紧束,谁也看不出他们的本来面目!唯有第一骑个子不高,略显年龄不大外,其他连人带马都是一色黑,毫无特征可辨。
  五骑飞驰如电,竟能于一夜之间到达北京城的西山脚下,第一骑忽于是刻举手一挥,立即停马不进,只听他回头示意五骑立刻团团围扰,并低声道:“唐横,这次我们都得要特别谨慎,你与云扫二人进库下手,仇天巡守皇库正面,贡下把守皇库后面,凡有来敌,你们四人都不许出面动手,一切由我亲自阻挡,成功后,你们先奔西北,待摆脱追骑后再转往江南,到达江南时,要立即将库金印记毁去,化整锭为碎金,之后,火速由康记钱庄出名发放贫苦百姓。”
  他身边第一骑恭声答道:“大公子暂时不去江南广前骑点头道:“清廷这次被劫,必定以全力搜捕,我要留在京师观察动静,稍后几日再下江南。”
  第三骑上前问道:“属下等如被追及,红货恐怕难保安全,大公子能否护送一程?”
  被称为大公子的第一骑侧顾他一眼沉吟道:“红货绝不能放弃,数十万江南灾民全靠此次能成功去救济,然而,我也只能挡住城郊一刻,过后就要看你们全力突围了。”
  最后一骑急急接道:“对方如只九门提督衙内那批高手,属下等自信可以对付,假设追骑中竟有龙、虎、金、殿四大卫在内,甚至还有两大国师出马,属下等不要说保红货,就是本身脱困也是万难,这点,大公子有否顾及?”
  大公子突然带转马头沉声道:“如有四大卫士出马,你们就直说是‘无敌九剑’手下,但不许透出我的真正姓名,他们必定因怯惧而自退,至于两大国师,他们已于三日前下辽东去了,你等无须担忧。”
  四骑黑衣大汉闻言之下同声应是,立即随他驰进了一座枫林中。久而俄顷,枫林内突起五条黑影,趁着大风浓云的深夜,如腾空飞马般翻进皇都,目标直奔紫禁城内皇库而去。
  是日清晨,整个北京城陡增了一股空前未有的严肃气氛,内外各城门尽为御林军把守得水泄不通,普通军民人城,一律不准通行,凡是大街小巷,充塞了宫廷卫士,无论王亲国戚,百官居民人家,莫不要彻底经过搜查。
  同时,由外四门驰出了八十骑长程快马,马上坐的都是威慑武林的皇家卫士。
  事情发展到中午后,消息全都哄动了,传言皇库内竟于一夜之间被劫去黄金三十万两,甚至于牺牲守库卫士二十七人,为一年来五次京城劫案中的最大一次,康熙老佛爷龙颜大怒,现已严命全部皇家卫士出动搜捕,并降旨天下各府州县的文武衙门限期破案。
  一连三日三夜,京城内的搜捕工作完全失败了,嫌疑犯虽捕了三百多名,但在审讯之后却没有一个是皇库劫案大盗,结果只押下与该案无关的三名武林大人物,其一是武当派有名的玉虚真人,他竟是武当派掌教真人之师兄,号称江湖四仙剑之一,第二名为关东武林最享盛誉的‘天王指’赵超圣,第三名为‘漠边大侠’沙士龙。
  奉旨主持这次破案最高人物为康熙皇帝第四位御弟,“此人是文武百官视之如五殿阎王的人物,他就是四亲王觉罗寿荣,当他讯得真犯无著,而被捕者竟是武林声誉甚隆之人时,居然亦降尊道歉,待如上宾。
  四亲王王府位于都城铁师胡同,规模宏大,门禁森严,出人者莫不是高官显爵,经常门庭若市,车水马龙,是日更形繁忙,自晨至午,凡因案来参见者,简直是络绎不绝,计有各部大臣及皇亲国戚,其中以五亲王、八亲王、贞贝勒、多贝勒、西定郡王为最焦急。
  四亲王自接圣谕之时起,他竟昼夜不眠的坐待书房,急躁的等候各方面消息,直至前一时止,他已经过三昼夜未曾休息,送走各部大臣及西定郡王等后,留下五亲王和八亲王、贞贝勒、多贝勒,还有九门提督黄焕升等重要人物。
  众人随他到达花园内一所淡雅的大书房中落座后,四亲王立叫家将召来三人,那就是玉虚真人、关东‘天王稻赵超圣、漠边大侠沙土龙等三位江湖异士,经四亲王介绍之后,两位贝勒暨九门提督亦起身礼待甚诚,寒喧中,五亲王叹声向王虚真人道:“仙长乃道门高士,武林名宿,鹤驾所及,遍达字内,定知‘无敌大盗’,为何许人也,都城五次遭其劫,皇上龙颜大怒,祈仙长指示机宜是幸。”
  玉虚真人面向关东“天王指’赵超圣和漠边大侠沙土龙望一眼,起身为礼,念了一声无量寿佛道:“不瞒王爷,贫道这次远赴漠边和关东,邀请赵施主与少施主进都之意,就是为了查探无敌大盗的来龙去脉,然经半月以来,毫无线索可得,承王爷下问,真使贫道无可奉告为愧。”
  五亲王闻言大惊,正色道:“以仙长云游之广,尚不知该犯为谁,看来此案定必相当棘手了!”
  关东‘天壬指’赵超圣移动了一下坐姿,沉重的道:
  “草民这次进都,途逢大国师于古北口外,据说该犯不止一人,第三次抢劫时,是否还经多贝勒爷亲自追及过?”
  多贝勒显曾失手于大盗之手,只见他尴尬答企:“该批大盗确有五人,另四名很可能是其中之一的手下人物,是晚虽有明月高悬,但因对方都蒙有黑巾于面,相貌未露,观察非常困难,惟其内有中等个子之人,武功高深莫测,剑术超卓不群,现在想来,该犯可能即为盗魁无疑。”
  漠边大侠沙士龙接口道:“草民与龙卫士是多年知交,深知罗大人武功有不同凡响的造就,据说虎卫士项虹大人。
  金卫士伯都大人、殿卫士彭章大人等功力更属卓绝之士,但不知因何未将该大盗制服呢’四亲王闻言沉哼一声,圆睁虎目道。“沙义士不要提了,那都是一批饭桶,这次如再空手而归,本爵非奏请皇上将其革职不可,第四次遭劫时,该四员曾将该犯困于大和殿内、诅料被其全不费力的冲了出去,当时如无本爵亲自赶到,几乎连皇上圣驾都被惊扰。”
  九门提督身居臣僚之位,在座者除了三位江湖异士外,可说是非王即侯,他虽有满肚子意见要说,但却又不敢乱开口,只在一旁默默静听而已。
  八亲王文雅寡言,半天不发一言,唯多贝勒适时接道:
  “四叔,听说妹子今晨进宫去了?”
  四亲王点头道:“她要请求皇上准许其亲自出京探案,不知皇上能否准行。”
  多贝勒欣然笑道:“妹子如能亲自出马,大案必破无疑,皇上方面没问题,怕就怕在娘娘不许啊!”
  四亲王似对其女非常爱护,闻言含笑道:“你妹子自蒙皇上恩认公主后,宫内自娘娘以下,一日也不能无她,说起来娘娘那里真还是个问题,但因案情重大之故,有皇上许可了,娘娘也不敢阻留。”
  玉虚真人肃然起立问道:“王爷所提,莫非即为清华郡主?”
  四亲王哈哈笑道:“仙长也知小女之名?”
  玉虚真人正色答道:“武林公认的‘无双玉女’,贫道那能不知,三年前大会天下武林于江南,郡主一剑镇群雄,江南四公子尚且不敌,真正是名闻宇内,四海同钦。”
  四亲王闻言更乐,大笑道:“得仙长一言夸奖,小女也值得骄傲了!”
  正当四亲王笑声未竟之际,忽听书房外响起一声银铃似的娇喊道:“爹,你老在背后说我的短处吗?”音落人随,从门外闪进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女,明眸皓齿,貌若天人,满身红装,映室生辉!
  四亲王一见,欣然起立大笑道:“公主回来好极了,快来见这二位武林尊长。”
  来女定是所谓清华郡主,只见她嫣然娇笑道:“哟,原来有玉虚道长、赵大侠、沙大侠在座,这真是难得请到的大人物啊!’”。,全室之人都因她是皇上的义女之故,莫不同时起立相迎,玉虚真人连忙接口道:“公主数年未履江南,恕贫道久疏问候。”
  清华郡主娇声让座道:“道长、沙大侠、赵大侠,快请坐,咱家最喜欢随便,不要太客气,一爹,你老怎么了,连于叔、八叔也站起来了……!”一顿之余,面对多贝勒和贞贝勒道:“两位道长可别待在这里了,皇上有命,火速进宫候旨!
  大家坐下之际,多贝勒问道:“妹子,皇上有什么急事召见吗?”清华郡主摇头道:“皇上未对我讲,你们快去罢。”
  四亲王目送两贝勒告退之后,急向清华郡主问道:“皇上准许你出京了?”
  清华郡主点头道。“皇上倒是许可了,但被娘娘阻了一阵子,然因事情过于重大,说来说去也就放行啦,但却不准我单独出京,除金贝子和玉贝子随行外,还要荣华妹子和富华阿姐伴行,这事不知五叔和八叔的意见如何?”
  五亲王看八亲王皱眉道:“既是姑娘有意,我们岂敢不遵?”
  荣华君主和富华郡主可能就是五亲王与八亲王之女,只见八亲王叹声道:“荣华武功虽可去得,但却毫无江湖经验,五哥,你富华又何尝不是一样。”
  一五亲王看了清华郡主一眼笑道:“有公主携带,危险相信没有什么可出,惟江湖风霜雨露只怕她们受不了啊!”
  清华郡主忽然娇笑道‘五叔别给侄女戴高帽了,同时也别看轻荣华妹子和富华姐姐,别认为你们过了半生戎马生活,一经过无数次刀山剑林,论江湖门道并不见得高到哪里去,不瞒你,荣华妹子和富华姐姐这是第九次出京了,你们作爹的还被瞒在鼓里啊!”
  随皇伴驾,无日清闲,五亲王和八亲王可能真不知自己立儿一切动态,闻言之余,无不面面相觑,都觉诧异不止。
  四亲王一见大笑道:“你们俩兄弟还要管什么国家大步,连女儿怎样出门的都不知道,可见管教不严之一斑啦!”
  清华郡主桥笑道:“爹,你老也别说得太满了,我的动态如不是每次向你禀告,难道你能知道一点点吗,得啦!天下乌鸦一般黑,都差不多哩!”三位老王爷闻言大笑哈哈不禁。,似都被其堵住嘴巴了,这时才听九门提督黄焕升恭声道:“公主这次出京,是否专为‘无敌大盗’而行?”
  清华郡主点头道:“圣将下旨全国军民人等共破此案,凡能捕服该盗者,赏银万两,官封特级卫士,同二品衔,随朝伴驾,圣旨将在明日早朝降下。”
  她说着目注漠边大侠沙士龙等道:“三位对江南四公子的家世是否略知一二?”
  沙土龙悚然答道:“公主之意,此案与四公子有关?”
  清华郡主含笑摇头道:“沙大侠不要误会,我只是偶然想起动问罢了”玉虚真人似已看出某种迹象不对,郑重接道:“公主曾与四公子印证武学,原来尚不知底细?”
  。清华郡主目射智慧之光,微微笑道:“我与彼等虽说印证一次武学,但却并未将其任何一人击败,江湖传言我略胜一筹,那都是讹传之误,那次印证之后,我深深感到武林人才济济,而以江南尤盗,四公子真不愧为绝世之士,然其四人各有莫测之长,武学之渊博,浩瀚如大海,如想凭友谊之赛去探其武学根源,那真是谈何容易,更休想知其家世了”玉虚真人叹声接道:“四公子之武功来源实为江湖一大秘密,一可说与当今各大门派毫无关系,不仅此也,他们天生傲骨,目空武林,甚至于与各大门派毫无往来,贫道所知者仅其家世一二而已,其他却一无所闻。”
  他停了一下续道:“四公子以敖世显年龄最长,可能有三十出头,其先人为四蜀望族,富甲一方,迁江南后,即定居于秦淮河边,次为屠云上,祖居青海,其富同敖世显,水相传优.二为有从消,祖为长安巨商,同屠公子字居丹阳湖畔,四为康定野,他有兄弟二人,弟名康燕南,武功毫无所闻,文名只怕公主更清楚,总之一句话,他们都是江南巨富公子。”
  清华郡主点头道:“康燕南的文名,可说比四公子武名更著,皇上于去年曾命吴翰林宣召进京未果,竟遭其避而不见,其傲世之性,恐怕还甚于四公子!”
  四亲王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认真向玉虚真人问道:“仙长,那康定野有多大的年龄?相貌是否有超人之姿?”
  清华郡主抢笑着道:“爹,你老问这个干吗?”
  四亲王知道她心中会错意思,含笑答道:“清儿,你想到两年前为父那次遭遇吗?”
  清华郡主愕然叫道:“爹认为那次拯救你老的是康定野?”
  四亲王长长的叹口气道:“受人点滴之恩,当以涌泉图报,何况那次为父几乎死于天山啊。”
  沙士龙和赵超圣闻言大愕,同时望着玉虚真人,似在看他有无耳闻其事,玉虚真人沉着的接口道:“四千岁那次遭‘半首魔君’行刺遇救,原来是一康姓少年,不知他说。
  出了名字没有?”
  四亲王叹道:“仙长也知本爵遇刺之事?可惜那少年战败‘牛首魔君’后,即匆匆离去,仅仅道出其姓,但其英姿华貌却永远嵌在本爵内心深处!”
  玉虎真人道:“康定野现年二十三岁,不知与四千岁两年所遇时是否相符?”
  四亲王迅即摇头道:“时虽过了两年,但该少年当初却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孩子,并不似二十出头的形貌,那就证实非是康定野无疑了。”
  门外突起宏钟似的一声大佛号声,紧接着走进一个高大红衣老僧来,只见他哈哈大笑道:“千岁所遇那位少年施主却不简单,他就是半月内震动关外的‘屠龙公子’,又号‘晴空无影’,亦称‘一日千里’!”
  众人一见,由四亲王率先起立相迎道:“大国师回来了,辽东消息如何?”
  大和尚哈哈笑道:“原来有玉虚道友、沙施主、赵施主在座!”一顿之下,他急向清华郡主暨三王合十为礼道:
  “王爷们和公主请坐,辽东确如传言之乱,然而安岭一带更加无法无天,‘黑山神熬’和‘兴安金豹’已成气候,势力庞大无比,好在是仅仅霸占武林。”
  清华郡主急问道:“这二人本身武功如何?不知有无叛乱之迹象?”
  大和尚合十道:“公主请放心,他们势力虽大,却无兴,兵造反之迹,其二人武功都不弱于‘天山灵官’、‘牛首魔君’和‘九天三害’,然其属下高手如云,竟较后者三方更盛!”
  玉虚真人试探道:“大国师与这两大魁首有无印证过一二?”
  大和尚哈哈笑道:“道友真是有心人,贫僧与安国师弟曾各与彼等印证千招,估其功力剑术,贫僧自认毫无战胜之机,道友为武林四仙剑之一,何妨往访一试。”
  玉虎真人微微笑道:“以大国师盖世之学尚说此谦话,贫道岂不闻声却步了!”
  四亲王深知这一僧一道并不对劲,岔言笑道:“久闻玉虎仙长曾大斗‘天山灵官’于玉门关外,结果至今传言不一,能否得仙长亲口一谈?”
  玉虚真人笑而未答,却被‘漠边大侠’抢着接道:‘哪场难得一见的武林大事,幸被草民不期而遇,‘天山灵宫’在那次几乎声誉扫地!”
  大和尚接口大笑道:“天山灵宫以其看家本领‘中天一指’险些难逃玉虚道友的‘大师剑法’之下,确是侥幸之至。”
  玉虚真人含笑道:“大国师过誉贫道了,‘天山灵官’的‘中天一指’确非等闲,当日之斗,贫道仍是余悸在心,事已过去,不谈也罢,惟大国师所谓‘屠龙公子’、‘晴空无影’、‘一日千里’,难道真属一人之号?”
  清华郡主显出非常注意的抢着道:“是啊,他在辽东一带作出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吗?”
  大和尚哈哈笑道:“他打败了‘黑山神熬’和‘兴安金豹’,这还不算轰动关外吗?”
  众人闻言大惊,四亲王甚至站起来问道:“国师之言,定必无讹,但却从何获悉该少年就是拯救本爵之人?”
  大和尚正色答道:“三日前,贫僧师兄弟偶遇他在居庸关外,因其所乘一骑蓝色异马非常稀罕而追求动问,记料该少年性情大异常人,一见贫僧二人走近时,先发大笑,继则面如严冰,居然知道贫僧二人的皇上赐号,贫僧看出他心存敌视,随即传音师弟提劝戒备,但事又不然,经他出言讥讽了半天之后,似觉贫僧等毫无举动而未出手,结果他自报字号为‘屠龙公子’,并以命令式的口气要贫僧回京时向四千岁代为问安!是时贫僧不明他与四千岁有何关系,于是忍气动问,他冷冰冰的哼了一声说:“和尚忒也,你只说天山康姓少年向‘寿荣老头’问安就得了,千岁,你老说该少年傲到什么程度?”
  四亲王哈哈大笑道:“人中之龙,自与凡俗迎异,好在国师没有与其动手!”
  大和尚似感余忿未息,长长吁口大气道:“千岁爷,不是贫僧当着玉虎道友、赵施主、沙施主面前说泄气话,当日自他那一双大大的神目中射出来那股慑人魂魄的精光看来,其内功之深,简直如汪大海而摸不着边际,一旦出手,试问凭贫道师兄弟合手,不知能否接下他十招!”
  一室之人闻言大震,莫不心神动荡,玉虚真人问道:
  “大国师尚能详记其容貌否,以往是否见过?”
  大和尚摇头叹道:“功力到达他那种化境之时,其容貌无可为凭,美虽不能幻化出来,丑则可以一日万变,他如不愿以真面目示人,凭表面谁也无能识出其本来真相I”四亲王急问道:“国师当日所见如何?”
  大和尚微沉答道:“他以存心卖弄~手,初见如二十岁的美极少年,未几一变而成瘦弱猿猴的中年病夫,末了竞变成一个狰狞可怖的怪物,幸就幸在他卖弄之下,否则安国师弟的那种如火烈性怎能克制’他语虽未尽,意已明显,闻者莫不深知其情,沙土龙接口叹道:“莫非他是‘无敌大盗’的化身,如是,则劫案更显棘手了!”
  大和尚接口道:“就是为了这点才使贫道提前回京面圣的,此人底细一日不明,破案最好暂缓时日,如果侦得盗案确属该少年所为时,那就非集全力围捕不可了!”
  四亲王闻言不语,他已显出非常困扰之情,良久问道:“国师尚未朝见皇上吗?”
  大和尚点点头道:“此事非先与千岁相商不可,因之尚未进宫面圣。”
  清华郡主接道:“爹的意思如何?”四亲王沉吟道:“还是凭皇上意旨为委!”
  玉虚真人立向沙、赵二人递过一眼起身道:“蒙三位王爷恩待,贫道拟请告退了!”
  四亲王起立道:“仙长和沙大侠、赵大侠欲往何方云游?”
  沙土龙接口道:“草民之意,拟同真人和赵兄走次江南!”
  清华郡主急接道:“那好极了,咱家也要动身了,三位如有什么重要耳闻目见,务请劳驾转告一声如何?凭三位江湖阅历,定胜他人万倍!”
  玉虚真人念声无量寿佛含笑道:“公主过奖了,如有所闻,定必奉告”三人经三王及大国师和清华郡主送出王府后,立即直往南门出城而去。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