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日月无光胜有光

--------------------------------------------------------------------------------

  “师父,这是什么地方?”
  “小子,这是太昭城,你小子进入中原已经有大半年了,问的问题也真多。”
  一个矮胖老人带着一个十五、六岁年纪的小子,这时拖拖拉拉的,走得不但慢,而且做懒散散的往西康太阳城外走,他们不是由城里出来,而是绕城僵行。那个老人很怪,在五月天里还穿着皮袄,头戴皮帽,老眼圆而大,一脸是毛,不加修饰,嘴阔,长了一口怪胡子,松松的没有多少根,但根根四散扩张,又粗又长.看起来真有点像海豹。
  “师父,这半年在中原,你知道人家把你当什么看?”
  “小子,你听到什么了?
  “‘嘻嘻,师父,没有一个不把你当怪物看,而且替你取了一个雅号。
  “哈,雅号?该不是你小子告诉人家,泄了师父我的底?”
  “没有呀
  “那是什么雅号?”
  “师父,你的胡子有多少根?”
  “我没有数。”
  哈,不多不少,三十八根。”
  那又怎么样?”
  “哇哈,人家叫你作“老三八”啊!
  真妙,老人闻言愣住了,惊奇道:“西皮娣,这是什么意思?”
  西皮娣哈哈大笑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大概不是什么好话.但也不太坏吧。”
  “好小子,你明明知道但不告诉我,当心,你是女孩子,你不说.我会当着别人揭你的底。”
  “嗨嗨,师父,我不在乎,其实早已有两个家伙看出我是西贝货啦。”
  “咦,我教你的易容术,可说是北极独一无二的啊,谁能看出来?”老人一顿忽然跳起道:“可是那两个叫什么‘冬瓜’和‘年糕’的小子?”
  西皮娣忽然气道:“当然是尽华和年高啦,他们还把我们认作是‘红冰派’的人哩。”
  “小子,你今后要小心,他们是‘剑王’沙士密的人,不但武功高,而且鬼得很,我们迢迢万里入中原,目的就是要请求剑王相助啊。”
  “师父‘鹅妈妈’雅恩娜不也是来了中原,她也带着徒弟香泽普来的,但至今尚未会见呀?”
  老人道:“中原地方,比起我们北极地区还要大,如不联络.要想会面,谈何容易。”
  “喂,‘老三八’,咱们又见了。”
  忽然侧面奔出两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来,人未照面,先就叫开了。
  西皮娣一见,立向老人道:“两个坏蛋追来了。”
  老人轻笑道:“小子,他们不坏,只是和你一样捣蛋罢了。”他停身呵呵笑道:“冬瓜、年糕,你们也要向西去?”
  “哈哈。”年高抢先大笑道:“老三八,我们追来,只想替你改个字号。”
  “什么?替我老人家改字号?”
  “对!”尽华道:“三八’太难听了。”
  西皮娣道:“怎么改?”
  年高道:“拔掉一根海豹须。”
  尽华道:“拔掉一根就是三七啦。”
  “呸,‘三七’还有云南白药哩,小子,你们追来到底为了什么?”
  尽华大笑道:“说真的,入高原,我们个儿小,太孤单了,想和你们作伴儿,它头子,你不是要找剑王?我们知道他的下落。”
  老人大喜道:“那好极了。”
  四人凑在一块,这下话可多了,西皮娣初入中原,当然不懂风欲民情,这会却问个不停.她惭渐与两小混熟了。
  年高笑问老人道:“老头子,今天我才打听出,你叫“拉皮”?
  不是叫拉皮条呀?”
  “小子,什么拉皮条?”
  尽华道:“不是就算了,你也不懂‘拉皮条,是什么。对了,拉皮老头,听说你们师徒今早被人欺悔过,这是怎么一回事?”
  西皮娣道:“对了,我要问你一句方言,什么叫,他妈的’?今天早上就是不懂那欺侮我的人物这句话。”
  年高向尽华做了一个鬼脸,立向西皮娣道:“这不要认真,如何开始的?”
  老人道:“西皮娣看到地上有块碎银子,顺手捡了起来,一个大汉冲过来抢了去就说出,他妈的,样子很凶!”
  尽华道:“这证明那银子是他妈的了,这没有什么。”
  西皮娣道:“不对呀,他应该说这银子是‘我妈的’才对。”
  年高道:“算了算了,也许他急了说错了,对啦,你为何任他抢去?”
  老人道:“我们不愿多事,我们只求见到剑王,小弟,剑王在那里?”
  年高道:“在九火山。”
  老人噫声道:“他打退红冰主宰了?”
  尽华道:“现在情况不明,有的说红冰主宰杀了三只,烈火蛛’.却中了‘火蟒,毒;有的说是杀死了火蟒,却被火
  攻伤了,每三种说法是他已经夺到‘火龙珠,啦!不过我们去找到剑王就明白了。”
  老人道:“其实火龙珠拿到北极去也只有避寒而已,作用不大.目前北极已被瓜分了,红冰主宰的势力只是北极六大势力中第五大罢了。剑王要去北极消灭红冰派,必定还要遭到另外五
  派的攻击。”
  年高大惊道:“除了白冰派,还有四大派?”
  西皮娣道:“最强最神秘的是北极‘极光派’,其次是罗刹大帝,第三为北极‘冰母派’,还有白熊精,不过‘白冰派,比较温和一点。”
  正说着,忽然有人哈哈大笑道:“冬瓜、年糕,你们在这里。”
  大家循声一看,只见侧面奔出一男一女两个少年,年高急向老人道:“老三八,他们是剑王的三弟沙中宝和三弟媳云蓝云霞。”
  西皮娣噫声道:“看样子,他们也只有十五、六岁,难道这样小就结婚了?”
  尽华道:“只定亲,尚未结婚,蓝云霞还是我和年高大师伯的师弟.又泼又辣,武功高极了,千万别惹她。”
  这时走近了,年高大笑道:“沙三哥,你由九火山回来了’情
  沙中宝郑重道:“红冰主宰以三个继承替身作送死鬼,与三种火妖拼命,他却夺走了火龙珠,我大哥和两位大嫂先追去了.第二批是二哥、二嫂、尚文强、白露丝,加上两个巨人夫妇。”
  尽华道:“无边大士、修眉罗汉、通天真人三位呢?”
  沙中宝道:“不知去向,现在由我大哥师父赛摩勒带着他的大徒弟白矮神,二徒弟黑矮神去找啦,也许三老也去了北极。”
  年高大声道:“你们不去?”沙中宝道:“当然要去,为的是接你们,还要请你们师傅和蓝云霞师父凡尘王母。不过老辈子的已经有企鹅仙翁去
  考人惊奇道:“少侠见过鹅妈妈了?”
  少女蓝云霞道:“我大哥大嫂就是鹅妈妈带路向北极方向追红冰主宰去的。”
  老人道:“少侠,我们就从这里奔北极如何?”
  “慢点,我大哥有消息传回来,他已发现不少神秘人物在途中出现,传言沙少侠在中原武林中是最顽皮的人物,今日一见,怎么回彬彬有礼了?”
  年高大笑道:“沙三哥是两面人,见正派走小边,间邪门走大边,话得说回来,近来也许受了某个人的征服之故吧。”
  蓝云霞闻言,柳眉一竖,狠狠的瞪了年高一眼,但未发作。走路无聊,说说北极各派内情,这对我们从未去过北极的人有利啊!”
  老人道:“这真是一言难尽了,先说老朽吧!考朽本来生长在白令海,在七十年前,为了保护一群鲸鱼,不知不觉就这缘故。”
  西皮娣道:“北极人喜欢杀海豹为食,我师父到了又全力保护海豹。”
  尽华道:“鹅妈妈又是怎么一会事?”
  传言北极有个海豹神?”老人道:“他也是保护海豹和海狮的,不过他与爱斯基摩人搞不好,因为爱斯基摩人以海豹海狮为食的。”
  蓝云霞道:“不滥杀就可以了,不能断绝这一族人的食粮呀。”
  老人道:“老朽也就是姑娘这种意思,可是爱斯基摩人有个领袖,被爱斯基摩人视为该族之神,此人个性古怪,他就不听海豹神那一套,这反而替邪门助长了威势。”
  沙中宝道:“我担心红冰派一旦被我大哥逼急了会挑起另外几派邪门联手阿!”
  老人道;。要联手只有罗刹大帝,其他各派不可能,先说极光派吧,这一派主宰号称‘无形杀手’,连老朽都未见过,传言她是个女的,甚至说她是个,美人鱼’精。”
  蓝云霞噫声道:“听家师说,海中确是有美人鱼存在,难道北极也有?”
  老人道:“这是个神秘的传说,据爱斯基摩人说,他们猎海狮海豹时真的见过。”
  沙中宝道:“北极‘冰母派’又是什么样的组织?”
  考人道:“是北极原始族!简直就是北极野人,他们以母系为主,最忌一切外人侵入.男女只在腰下围着一片海狮皮[其他一丝不挂,可是他们的邪门十分可怕。”
  年高道:“白熊精呢?”
  西皮娣道:“那确是妖精,北极白熊无数,连人都吃,我师父就几乎败在白熊精的掌下。”
  沙中宝向老人道:“是真的?”
  老人道:“是真的.有一次,老朽曾深入冰山下近三十里,为了想找寻几粒玄冰珠贝!不意竞发现一只其大无比的白熊,它后面还跟着一批比它略小的,但也是平时见不到的大熊,那一
  次被围攻,几乎回不来了。”
  蓝云霞惊奇道:“冰山之下居然有珠贝。”
  老人道:“造物之玄,无奇不有,那种玄冰珠大如桌面.珠子有拳头大.有红、黄、蓝、白、黑,甚至有七彩一体的神珠,据传北极的极光就是七彩神珠发出的,其实那是北极人的迷信:不过七彩神珠能避烈火,又能不惧玄冰之寒图是真的。”
  沙中宝大喜道:“我到是希望找颗七彩神珠啊!”
  蓝云霞道:“那得先打败白熊精不可。”
  老人道:“不但要对付白熊精,还要对付各路邪派,因为七彩神珠也是他们做梦都想得到的宝物之一。”
  “之一?难道还有其他宝物?”尽华好奇的问。
  西皮娣道:“白熊精胆,极光镜,玄冰冰母,美人鱼丹,无一不是稀世之宝,而且又是武林人物做梦都想得到的,不过其用途尚无人知道。”
  老人忽然注视着一处岭上,表情十分古怪,口中不知在说些什么话。沙中宝笑道:“老三八,你说些什么呀?”
  西皮娣道:“他有时作海豹叫。”
  老人生气道:“你胡说。”
  沙中宝道:“那岭上刚才有三个人,他们似在暗窥你老呀!”
  老人道:“他们是罗刹大帝的爪牙,想不到也派人入中原来了。”
  尽华急向沙中宝道:“我去捉住他。”
  沙中宝道:“走远了,我们暂时不管,前面有镇,年高,你去买吃的,咱们不落店。
  不出三里,年高买到吃的拼命追上大叫道:“沙三哥,奇事出现了!”
  老少五人闻言立停!尽华抢先问道:“什么奇事?”
  年高道:“两个大汉竟被一只小鸟追得无路可逃呀!”
  沙中宝道:“那有什么稀奇,两大汉一定是接近鸟巢只故,正逢巢中有小鸟,母鸟护犊,
  自然拼命。”
  老人道:“沙少侠,你没有听清楚,两大汉无路可逃啊。”
  “对”年高急接道:“他们还是江湖武林人物啊,甚至头上留了血啊!”
  沙中宝哈哈笑道:“有这种事!”忽然有人大笑道:“中宝,动心了?”
  突见一个矮老人从路旁林中闪了出来。沙中宝一见高声叫道:“黑矮人。”
  矮老人大喝道:“没大没小,小子,我是你大哥的师兄,你敢叫字号。”
  他忽然走向老人道:“鲸王,又见面了。”
  “哈哈,老侠,原来你是剑王的师兄呀。”
  黑矮神道:“我来请问一件事情,北极可有什么‘天外天’这个地方?”
  老人道:“没有,只有‘梦世界’.那是北极最神秘之区。”
  黑矮神道:“梦世界之名我已听过了,我是查天外天。”
  考人道:“老侠,发生什么事了?”
  黑矮神道:“天外天出来不少老少异人,年高刚才看到一只小鸟攻击两名武林黑道高手,那小鸟就是天外天一个女童所有,鸟名我已查出,名‘佛法僧’,但不是普通的佛法僧鸟。”
  鲸王老人大惊道:“竟有这种事。”
  黑矮神道:“那女童号‘如意龙女’,另外一个男童名吉祥童他也有一只‘三宝鸟’,其实该鸟又名佛法僧。”
  年高问道:“黑伯伯、那两个男女不会比我和尽华、中宝大吧?”
  黑矮神道:“差不多,小也是小岁把,好了,你们继续向北极去,但注意.这一趟远行不下万里,沿途又有处处危险,千万要小心。”
  黑矮神向鲸王拱手别后.沙中宝立即道:“我们就在林中吃东西,这一个月要赶过昆仑山。”
  尽华道:“那太快了吧?”
  沙中宝道:“在国内不快一点,入了罗刹境就更慢了,想得到,必定时时有问题发生。”
  年高拿出吃的,边吃边问老人道:“老三八,当前罗刹境内情形如何?”
  鲸王道:“罗刹境内在目前是四分五裂,比起你们西域更乱,你们入境,除了注意武林人之外,谁也不过问,可是江湖武林各驻一方,势力多如牛毛。”
  沙中宝道,”所谓行程慢,就是这个原因了!·
  西皮娣向老人道:“师父,罗刹大帝派人人中原,八成是为你来的,他是怕你请去剑王程必定凶险了。”
  鲸王点头道:“只伯不止是罗刹大帝,另外几派也少不了,不来追杀我们师徒的只有极光派了,同时鹅妈妈也很危险!”
  沙中宝道:“我大哥料事如神,他一定有安排,鹅妈妈那边我大哥会派人在暗中相助,问题是,鹅妈妈本身武功不知怎么样啊?”
  西皮娣:“她和师父差不多,除了罗刹大帝亲自出手。绝对不怕他的爪牙。”
  老人叱道:“你知道什么?罗刹大帝身边有多少高手?
  你只知表面,不明白该派内情,就是那个已知的’拔提戈:水督,就是师父我也要出主力!”
  沙中宝道:“你老还不清楚敌人的实力?”
  老人道:“少侠,越是邪门,越难了解其内低否则者朽和鹅妈妈也不致万里求援了。”
  刚吃完,蓝云霞忽然跳起道:“这是什么声音?”
  沙中宝噎声道:“这是两个奇怪高手拼命的打斗/。”
  他回头向鲸王道老头子,你带冬瓜和年糕向右奔出,那儿半里处可能有养·佛法憎·的人物,我已听到了那怪鸟的叫声,千万别和他冲突,盯着他就是,原则上我们不脱离去北极的方位。
  不要找我。”
  尽华道:“你要去查看那两人的打斗。
  中宝道:“这是定,八成又是天外天神秩地方出来的厂分开后,
  蓝云霞问道:“你说怪,怪在哪里?
  沙中室道:“怪在不是使用拳脚掌。你听听就明白,那是在施展神力掷石头。”对,有重物落地声!”
  沙中宝道:“高手向对手掷石头,这与村童打架何异?八成是两个老顽童。”
  当沙中宝与蓝云霞找到发声处时。一眼就看到两个奇异而又肮脏的老人在比郑巨石,别的不说,就以他们掷出的巨石来说.已经够使天不怕地不怕的沙、蓝二人大吃一惊了。”
  “中宝,你估计他们掷出石头有多重?”
  “少说也有四干斤。”
  蓝云霞郑重道:“他们不但比重,似还要比拥远。”
  沙中宝道:“每次少说也有三十丈远,奇怪.他们的远近相差无几.这个落后一点点,那个却不见大喜,他们争的只是几寸啊。”
  蓝云霞道:“但落后的接着又超过一点点了。”
  沙中宝道:“他们无法水远掷下去.你看,他们二人都尽了全力啦。”
  他未说完,突见一花衣脏老头大吼道:“烯哩呼嗜,现在与比远一样.接着就是内功耐力了,还是以百次为准、谁的一次掷得最近谁就输。”
  “鬼扯蛋.难道我伯你不成,好。远的功力提不上,比近的,百次以最近的人算输。”
  蓝云霞一听他们的名号,几乎笑出声来,但忽然有只手掌在她后面伸出,一把就将她的樱桃小嘴给堵住了。
  “中宝.你的手脏死了,干嘛捂我的口?”
  她说出时,忽觉沙中宝两手是抱拳的.而且看得正出神,那.;是沙中宝助手,达下可使她大惊不已。
  回头一看:“师父,你.……”
  “丫头,轻声。”
  原来蓝云霞后面立的是中年妇人,原来她竟是凡尘王母。凡尘王母已经超过百岁了,可是看起来还只五十左右。
  沙中宝被惊觉了,他回头一看,立即行礼道:“师父,你老
  “孩子,别大声。”
  沙中宝不是凡尘王母的徒弟,他根本就没有师父,他这样叫.完全是因蓝云霞的关系。
  凡尘王母看了一会叹声道:“他们的武功已到超凡入圣之境
  蓝云霞急问道:“师父,你老认得他们?”
  “唉,这是为师已知武林中两个武功最高的奇人了。”
  沙中宝道:“他们是‘天外天’来的?”
  .“孩子,你知道‘天外天’?不可能,天外天和梦世界不是我们所处的世界,那两个世界说是不存在,但又确有那两种世界。”
  “师父,你老没有去过?”
  王母道:“在我已知的武林中,只有三个人去过,那是误摸误闯去过的。”
  沙中宝急问觅:“是谁。”
  王母道:“第一个是企鹅仙翁。”
  沙中宝惊奇遍:“我大哥的师伯。”
  “对,但他出来后,想再找进口时,再也找不到了,不过他远记得是在阴山山脉中一座大石洞里,可是出来时却又在昆仑山中。两相距离几千里,这证明出境和入境是凭缘分的.没有缘找
  不到出、进口。”
  “师父,还有两个呢?”
  王母道:“那是北海帝君和南海神君去过,这件事情,你们不要向外面人说,两君在天外天遇上‘希虎录’和‘挂车胆’,要求收归门下,但没有如愿,反被赶出了天外天。”
  “希虎录和挂车胆就是眼前两个老怪物了?”沙中宝妄加猜测。
  “是的,天外天的世界大得很,那是一个专为练武的世界一样,没有一个不会武,武功虽也有高低不同.可是似一出生就得练武。”
  沙中宝道:“原来啊,‘烯哩呼嗜’和‘鬼扯蛋,只是他们的字号,噫,他们出来做什么?”
  王母道:“也许,天外天’已经发生了什么大事,我已看到好几个了.其中还有两个童男女,养了一种会攻击人的鸟。”
  沙中宝道:“我们知道,那鸟名叫三宝鸟,又名‘佛法僧’,想不到天外天也有这种鸟。”
  王母道:“天外天什么都与我们现在这世界一样,就没有什么作官,当然,有些事情连企鹅仙翁也未看到罢了,他只有在里面游过十几天:算算日子,竞与我们的世界有别,他们的好似
  长很多。”
  王母看了一会向沙中宝道:“你们不可与希,挂两老敌对,但能设法接近是最好,他们性情古怪,千万要小心,我要去找企鹅仙翁商议去北极的事,你们也得朝北极赶,入了罗刹境时,以
  不生枝节为上策。”
  两小送定王母后.蓝云霞道:“我们出树林去,他们快比完二人刚刚走出,突见那个脏老人不比掷石头了,同时向二人冲过来,其一大叫道:“吉样、如意.快还我的小宝贝来。”
  沙中宝闻言,知道他们是看错人了,立即哈哈大笑道:“烯哩呼嗜、鬼扯蛋,别把冯京当马凉,什么是你们的小宝贝?”
  二老一到面前,鬼扯蛋噫声道:“烯哩呼嗜,他们不是啊。”
  “嗨嗨,疯子,他们有罪!”
  “乱扯,他们偷看我们比武。”
  “对,揍他们。”
  沙中宝看到他们要动手,立即大笑道:“慢点,这里不是天外天,是你们偷来我的世界,你们才有罪。”
  “噫”烯哩呼咱吓声道:“小子,看你胎毛尚未退,知道却不少,不但叫出我们是谁,而且知道我们去处,你叫什么?”
  “两个糟老头听着,小爷姓沙名中宝,侠号‘杀手王’,她叫蓝云霞,字号‘天不怕’,知罪的束手就擒吧”‘
  蓝云霞想笑,忖道:“我什么时候号“天不怕”?他才是真正的乱扯。”
  “哈哈,小子,我叫挂车胆,在天外天,人家称我为鬼扯蛋,简称‘乱扯’,想不到,你小子居然也会扯呀1好了,我不问你们偷看之罪,你也别间我偷入境地之罪了。”
  烯哩呼嗜哈哈大笑道:“乱扯,你今天遇上对手了。”
  “疯子,有意思吧?”
  蓝云霞突然一掌拍向烯哩呼噶,娇比道:“接我一掌”这种莫名其妙的主动,竟把沙中宝也看呆了。
  烯哩呼嗜一觅劲风强大,立即闪开,哈哈大笑道:“丫头,你疯啦。”
  蓝云霞如影随形,又是一掌推出,娇叱道:“你是天外天来的,我是‘天不怕’,接招。”
  鬼扯蛋一见大笑道:“疯子,老疯子遏上小疯子了,有意思吧?”
  稀哩呼嗜闪边大乐道:“我们找到对胃口的了。”他立即就和蓝云霞打开了。
  沙中宝起先大惊,但看了一会,他发现烯哩呼咯是逗着蓝女玩,这下可放了心,忖道:“。我明白了,阿蓝只是用这种方法去接近他,她想得真妙!”
  突听老疯子大叫道:“小疯子,够了够了,你在拼命呀。”
  蓝云霞虽然是在开玩笑,但也有心试探一下老疯子的功夫,
  连扑数十次,竞连衣角都摸不到,这下使她惊服了,立即住手娇笑道:“不打可以,但有条件。”
  老疯子大吼道:“我又未败,要什么条件?”
  蓝云霞装出又要出手道:“不答应,好.再打。”
  “慢点慢点,什么条件?”
  蓝云霞道:“陪我去北极。”
  鬼扯蛋如风向她走近道:“你们要去梦世界?”
  沙中宝接口道:“正是。”
  鬼扯蛋立向老疯子道:“妙啊,咱们有伴了。”
  蓝云霞娇笑道:“原来你们也要去?你们去干什么?”
  鬼扯蛋道:“我们的世界出了一个魔王,他以‘暗藏法’现在把天外天的‘武圣神宫’占住
  了,要破‘黑暗魔法’.非北极‘极光珠,不可,我们要找‘极光珠’,小疯子你的条件也就是我们的条件,走,现在就动身,哈哈,多妙叼。”
  沙中宝道:“你们天外天出来不少人?”
  “对”鬼扯蛋接口道:“有神童‘程道高’、八杆子’.有‘九九老人’、,一百老人’,还有‘大老倌’和他徒弟‘一阵烟’,对了,还有偷我们小宝贝的‘如意龙女,和‘吉祥童子’,他们是九九和一百的徒弟。”
  蓝云霞道:“你们不在一道?”
  老疯子道:“天外天的武林你们不明白,虽无门户之见,但却各行各的。”
  沙中宝道:“不团结?也不争斗?”
  鬼扯蛋道:“这是习惯,一言难尽,你不是看到我与老疯子也比武嘛,好在我和他比较讲得来,比武归比武,从来不分开。”
  老少四人在十分开心的奔走了,不知不觉竟走了十几天,沙中宝非常惊奇二老的行程,他发现他们对地形的熟悉胜过每一藏区的当地人,因之他偷偷的向蓝云霞道:“阿蓝,你看出玄妙
  处没有?”
  蓝云霞道:“他们也许不止一次离开天外天了,尤其去北极,他们定为识途老马啦。”
  “不对,在内地,我们就算走过好多次的熟地方,但也有时走错路线的,你看他们,如同走自己家园一般。”
  蓝云霞道:“难道他们有什么玄妙不成?…慢点,让我试探一下。”9
  沙中宝问道:“如何试探?”
  蓝云霞道:“再走二十里。我知道就是乌兰山口了,出口就是罗刹境,那儿五方混居,人口杂
  乱,我问他是什么地方。”
  沙中宝笑道:“这两个邋遢老头鬼得很,只伯不上当哩。一路上我们与他们斗心智,我们并未得到便宜啊。”
  蓝云霞笑而不理,急急走上叫道:“疯子、乱扯,我们到什么地方停下,天又快黑了。”
  老疯子哈哈笑道:“后面有个野和尚上来了,问他一下就知道了,他是中原产,罗刹长的狗肉喇嘛。”
  沙中宝回头一看,真的看到一个破烂和尚走近了,不过他不在乎和尚,他却向蓝云霞笑道:“如伺,他们的穷门多得很,这下又被他挡捎过啦。”
  “阿弥陀佛,四位老施主少施主可是要去口外?”
  老疯子哈哈笑道:“狗肉和尚我想向你打听一个秃头.他在年青时住在乌兰山口外,曾经和该地一个恶霸大打出手,他杀了恶霸无数爪牙,但自己也负了重伤.不久.恶霸逃走,那秃颅也从此失踪了。”
  和尚哈哈大笑道:“老施主,真会骂人。”
  鬼扯蛋接口道:“最近两年,那恶霸又回到乌兰山口外了,而且带回来大批手下,不过他不以恶霸现形,居然成了大财主啦。”
  和尚道:“老施主,可是那个被老施主所骂的和尚也回来
  老疯子哈哈大笑道:“真是山不转路转啊。”
  “老施主,那‘乌兰狂虎’费格暗中行事,他似要消灭‘乌兰三百户’啊。”
  鬼扯蛋道:“那户头维吾静可要伤脑筋了,三百户人数不下干口.非被杀光不可,当年那秃颅广济就是为了替三百户抱不平才动手的。这一次他恐怕无能为力了,据说那费格的武功非常高深哩。”
  “阿弥陀佛,老施主,只要广济不死,他会替三百户拼命的。”
  老疯子道:“和尚,我们今晚想找那户头借宿一晚,不知他肯方便?”
  “老施主,那老户头已经过世,不过他儿子小维吾静颇有父风,一宿两餐决无问题,可惜贫憎无法引进。”
  “哈,小维吾静不认识你
  和尚道:“三百户中老辈子也剩不到几个了,就算维吾静还活着,他不会认识贫僧了,不是嘛,三十年的变化多大啊。”
  这一段对话很明显,听在沙中宝和蓝云霞耳中,他们当然心里有数。
  快近乌兰山口时,忽见侧面奔出一批人,一个为首的老者直向和尚走近,满面奸笑的道:“广济大师,三十年不见了。”
  和尚面色沉沉的,但却又没有不愉之情、只见他谈淡的道:“老施主,恕贫僧冒昧,施主可是三百户中‘八大户’族长波儿荡老施主?”
  “哈哈,大师的记性真好。”
  “老施主,当年你与维吾静老施主那件小过节全化解了?”
  “广济大师,当年的事儿已成过去了.不提也罢,三百户户头,我还不是让给维吾静了。”
  “老施主,你是由此经过?”
  “不,有人看到大师由中原内地回来,我一得报,特地前来迎接大师,不过还有一点小事想和大师谈谈。”
  “什么事?老施主要和我出家人谈。”
  “大师,那费格现在是三百户中的首富了,他过去的性情一点也没有了,他想话大师过府一谈.目的在于化解你们之间的恩怨。”
  和尚淡淡的道:“我和尚侍奉的是我佛如来,老施主要我再侍奉魔鬼?”
  波儿荡忽然放下脸色道:“广济,你又要眼看乌兰八百谷流血了。”
  “老施主,贫僧劝你一句话,八百谷中三百户户头体就放弃吧,不要再窝里反了。”
  “好,我会把你的话转告费格的,再会。”
  那老人带着手下忿然而去;老疯子哈哈大实道:“狗内和尚,原来当年打斗竟是这个波儿荡要争户头而起。”
  广济道:“乌兰狂虎如不是看准此人的虚荣心,他也不敢侵入三百户了。”
  在到达八百谷之前,广济就走入另外一条路上去了。这时老疯子笑向沙中宝道:“小子,你和丫头想本想耽搁一点时间?”
  蓝云霞格格笑道:“两个老邋遢又想拣石头了?”
  鬼扯蛋接连摇头道:“你们两个别拖我们下水,不想耽搁就算了,不过我是看到沙小子有点动心啊,他不插手才怪。”
  沙中宝忖道:“好厉害的老家伙,他们竞能看透我的心意。”
  立即笑道:“不知三百户里有多少高于啊,假如他们不须外人帮助,再加上一个广济和尚,我又何必多事呢?”
  老疯子道:“三百户人人都会两下子,可惜高手不多,未来的这场打斗,除了狗肉和尚,其余只当排场而已。”
  蓝云霞道:“广济的武功呢。”
  鬼扯蛋道:“他只能对付那‘乌兰狂虎’费格一人,可是费格的党羽可不少。”
  沙中宝闻言,立刻在心中有了某种初步的构想,他轻声在蓝云霞耳中嘀咕了一阵,“中宝,行得通嘛?”
  “当然,只要设计完善,一定行得通。”
  老疯子发现两个少年有异,急向鬼扯蛋道:“乱扯,那小子和丫头在摘什么鬼?”
  鬼扯蛋回头看看路在后面十丈远的两个少年人,轻笑道:“他们莫非想替三百户采取釜底抽薪的举动。”
  “什么,沙小子会去宰掉‘乌兰狂虎’费馅?”
  鬼扯蛋道:“擒贼先擒王,杀了费格,群贼无首必自散,这是可行的。”
  老疯子摇头道:“我看那小子另有什么诡计,狗肉和尚广济这次回来,主要是要向费格报仇,沙小子怎会做出使广济难堪的事,同时我看这小子不是一个草包英雄。”
  忽然看到沙中宝追上了,二老立即住口。
  “喂,两个老邋遢,罗刹境内用的是什么钱?”
  “噫,小子,忽然问出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沙中宝道:“我想二老身上不会有分文,就算有,那也是天外天的货币,在罗刹境内是不适用的,可是我身上除了中原银票、剩下的就是碎碎银子,我想罗刹境内只怕不收碎银吧?”
  老疯子忽然道:“这倒是一大问题了,你不想到,我们此来这一路吃喝怎么办?小子,罗刹境内是用卢布,那是金币.最低单位为五卢布,其中含纯金只有五九.七厘,有七五卢布,内含纯金八九厘,十卢布含纯金一一九厘,十五卢布含纯金一七九厘,共实里面都是铜,只有十五卢布以上才是纯金币.他们不用银子,银子用途只作器皿!”
  沙中宝道:“那很糟,我们没有带金子去换卢布啊。”
  鬼扯蛋大笑道:“急什么,入了罗刹境,见机行事呀。”
  蓝云霞不屑道:“你想抢?或者偷?”
  老疯子道:“丫头,你有更好的办法?否则要饿到北极,到了北极再靠冰雪度日?”
  沙中宝向蓝云霞笑道:“那只有实行我们的计划了。”
  鬼扯蛋急问道:“你们想到办法了?”
  沙中宝立向二老耳边咕噜一会后,笑道:“此计如问?”
  两个老邋遢突然跳起大笑道:“妙啊,沙小子.你的鬼点子太绝了。”
  蓝云霞道:“我们先到三百户户长维吾静家中后再采行动?”
  沙中宝道:“那是当然。”
  进了八百谷,蓝云霞向老疯子道:“疯老头.此谷名称好怪啊!”
  疯丫头,有什么可怪的,此谷四面是山、方圆八百亩,故称八百谷,谷中住有三百户,户户富有,出产铁矿,外力无法浸入,此谷是世外桃源。”
  沙中宝道:“那费格原来想霸占此谷据为已有。”
  到了—家大户门前,这时只见那广济和尚与另一中年立在大门前迎接,当老少近前时,他连声道:“阿弥陀佛.四位施主才来呀,快请厅里坐。”
  鬼扯蛋道:“这位就是维吾静主人了。”
  和尚合十道:“正是户长,老施主,想不到那费格已与波儿荡勾得很紧啊。”
  老疯子道:“别担心,我这位沙小子有妙计,快拿吃的来,吃完了好办事。”
  进厅坐下后,主人奉上茶水,一会又开出吃的。
  吃完了,沙中宝向蓝云霞道:“第一步,你的行动开始了,注意,到了费格那里.只可显出武功,暂时不可出手。”
  蓝云霞笑道:“假使那费格要发动手下向我围攻呢?”
  老疯子道:“情况不明,费格是老狐狸,他不会冒失从事的。”
  和尚急问道:“老施主,蓝妨娘要到费格庄上去?”
  “狗肉和尚,这个你别问。”
  蓝云霞走后,沙中宝看到和尚和那维吾静十分担心,于是不瞒他们,立即向二人耳边说出了什么话,也许他不愿厅中大家听到,说得十分轻声。
  和尚听完急急道:“少施主,那费格一定要留给贫僧阿。”
  沙中宝道:“这个你放心,否则我何必麻烦,说真的、我是要费格先破财,同时我也需要他的金币。”
  不出一刻,蓝云霞回来好快,她一进厅就笑道:“他庄中高手真不少,但被我突发的举动,全有点莫名其妙。”
  鬼扯蛋急问道:“你露了一手什么功夫?”
  蓝云霞道:“我去时,带了一根木头,碗口大.五尺长,当我到了他的庄中广场时,那费格老头正在广场指导庄丁练晚功。”
  老疯子道:“你怎么说?”
  蓝云霞道:“当我问明他是费格时,我就说我是维吾静户长的保镖,警告他不可乱来,说完,我就把那根木头硬住广场地下插,插到只有数寸才停手,就这样,我冷笑一声就回来啦。”
  鬼扯蛋哈哈大笑道:“他看到你的内功一定发呆哪。”
  沙中宝立即起身道:“现在轮到我向他要金币的时候了。”
  说完不等大家说话,他就直往大门外走去。
  “乌兰狂虎”费格的庄院,距离维吾静的家里不到半里.位于谷北出口处,沙中宝问清去处,直奔费家庄,一进广场,只见广场内人头拥挤,于是大声叫道:“那一位是费格庄主?”
  费格是个又高又大的老人,这时满面煞气,突由人群中走出,他一看不是女得,却是个十七、八岁的青年,表情立即缓和了,直到沙中宝面前才宏声问道:“年青人,老朽就是费格,有何
  指教?”
  也许他是经过蓝云霞示威在前,口气不怎么狂傲啦。”这时他后面跟上了十几个中、壮年大汉,沙中宝口气猖狂的大声道:“我姓沙,是保镖的。”
  又是保镖的,费格有了误会,吼声道:“又是维吾静请来的。”
  沙中宝摇头道:“你错了,我是前来保你的。”
  这是从何说起?费格一听楞住,他觉得自己有点糊涂,不过只要不是对头的人,他的心里倒是安定多了,立即拱手道:“沙师傅,是敝庄哪一个请沙师傅前来的?”
  “”哈哈,没有人请我来,是我自己推荐的.你不懂古人毛遂自荐嘛。”
  这时费格背后走出一个六十岁的另一老入道:“沙师傅.你自荐的时机不错,敞庄确实需要武林高手保镖,不过……”
  “哈,阁下言未尽,我明白.要我露一手是吧,容易,你要看点什么,说罢.看在下的武功够不够格。”
  那老人道:“沙师傅,你后面地上、人家内功插进一根木头,你能拨出来,再换个地方照样插进去嘛。”
  沙中宝转身一看,他就明白那木头就是蓝云霞的杰作,哈哈笑道:“这样考试太容易了。”
  他行近那仅在地面露出数寸的木头前,既不弯腰,也不伸手,双脚平踏,暗运黑阳神功,低喝—声“起”突见木头由地里上伸,紧接着,木头尚未出来时,就如离弦之箭“嗖”的一声,直冲空中,足有百丈之高,真如玩戏法一般。
  这种神功,当时就把费格和他大批手下生震住了。良久,只见费格连连拱手道:“沙师傅,老朽有眼不识泰山,见谅见谅。”
  沙中宝反向那六十开外的老人道:“老丈,还要不要在下再把木头插进地里了?”
  那考人连连作辑道:“沙师傅神人.快请庄中坐。”
  沙中宝摇头道:“生意尚未作成!”
  费格道:“沙师傅,保费多少。”
  “一百金币。”
  “不。”
  “一月?”
  “费庄主,你是在慢慢还价?告诉你,一天。”
  一天一百金币,这下可把费格吓住了,急急道:“沙师傅,敞国一位公爵,一天薪水也只有十二金币啊。”
  “费庄主.你莫忘了维吾静那位女保镖啊,没有我,你们全庄出动也不是她的对手。算了,你既然嫌贵嘛,我就告辞了。”
  那六十开外的老人立向费格丢眼色道:“老大,顶多两天嘛。”
  费格立即带笑抱拳道:“沙师傅,请进厅里坐。”
  “慢点,费庄主,我保镖的规矩与众不同,你如只要我对付维吾静户长那位女保镖,一百金币一天也就算了,假如再要我对付别人.嗨嗨,那就不够了。”
  费格道:“当然,沙师博只对付那女子就行。”
  沙中宝道,”我要先付清。”
  那老人不等费格同意,立向身后一大汉道:“费亚,快去向师爷取金币。”
  大汉如飞而去。可是沙中宝便是不动,直到大汉回来,把一包金币交到他的手中,才示意道:“费庄主,请见谅,在下小气了。”
  “哈哈;沙师傅那里话,快请进.考朽要替沙师傅洗尘。”
  沙中宝心中暗笑,口里连声道:“庄主太客气了。”
  洗尘酒吃到一半,沙中宝又有灵感了,他向着费格笑道:“庄主.你不查问我的来历。”
  哈哈,沙师傅,你当然是中原来的,中原真是神秘的地方,就是我们隔邻天山派来说,常常有高手经过我们八百谷哩。”
  这时菜还是继续上,沙中宝叹声道:“庄主,你这一桌酒莱,在我中原馆子里,最少也要十几两银子。”
  “哈哈,沙师傅,这算得了什么?这桌酒菜,在我罗刹境内还不到三十几卢布呢。”
  “庄主,一金币能换多少卢布?”
  “沙师傅,原来你还不明白敝国的币制呀,金币可是纯金的啊,一金币可换三百卢布呀。”
  原来沙中宝转弯抹角是在探听今后的日常用途,只见他哈哈笑道:“承教承教了。”
  突然有个气呼呼的壮汉奔进大叫道:“头儿,不好了,广场来了一个老头子,穿得十分邋遢,居然要冲进厅来。”
  费格大声道:“你们是饭确,为何不赶走他。”
  那大汉苦脸道:“头儿,我们已有七个被他用什么武功制住了。”
  费格闻言大惊,立向汐中宝道:“沙师傅,称请坐、待老朽去看看。”
  沙中宝一面容气,心中却暗笑:“一定是老疯子来了。”
  不一会,那个花甲老人急急进厅道:“沙师傅,那老头的武功十分怪异,庄主挨了几下重的了,快请沙师傅出去。”
  沙中宝摇头道:“二庄主,你忘了,咱们有言在先啊。”
  二庄主焦急道:“沙师傅,对付那老头,请你开个价I。”
  沙中宝道:“这老头的功夫如此厉害,只怕我会被他打死。对不起,这个价……”
  二庄主在他故意刁难下,急急道:“沙师傅,你不去,庄主可能无救,这样如何?两百金币。”
  沙中宝尚未同意,忽又走出一个猿头鼠目的家伙来,看年纪还不到三十岁,只见他向二庄主道:“二叔,在帐房里.金币已不足两百了。”
  二庄主吼声道:“费申,你管什么账,不足?叫庄内所有的要,叫他们把私钱全拿出,难道要眼看到你爹被人打死。”
  沙中宝忖道:“原来庄内现金不多啊。”
  他站起道:“二庄主,这一次我不必先拿钱后出手,不过我如胜了,回来时两百金币一个不能少,我输了,那就不必说了,我的命完了,贵庄也完了。”他说着向外跑。
  二庄主紧紧跟着道:“沙师傅,你一定要打赢,否则不堪设想。”
  沙中宝闻言,心里实在太乐了,心想自己的计划太顺利了,言时已定出大厅。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