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风与天

--------------------------------------------------------------------------------

  银大先生的瞳孔在映入江南九月秋雨中,闪过一丝奇特的光彩。
  这道含藏惊讶和赞叹的眼神,并不是因为“黑枪”陆三绝出招的速度,快到可以在滂沱雨珠中穿过。也不是因为“武林典诰”中排名第六十九的“双鱼刀”柳峰,已势将败在籍籍无名的陆三绝枪下。
  而是与这场西湖畔的决斗,完完全全一个不相干的人!
  一个年轻人!
  二十岁左右年岁,凌散的长发拂面,半的双眼却隐藏不住深邃的神采迸射。神采中,又带着无以言喻的野性!
  激烈的交战就在十丈外翻杀,而这年轻人却是兀自怀抱着一堆小狗和轻抚着母犬。
  杀气,在这个青年三丈外似乎没入虚空;更惊人的是,这年轻人所坐位置的草地丈许内,竟没半点水湿!
  好深的内力罡气!银大先生几乎忍不住想趋前问问,这门内功修为,是不是当年苏小魂和苏佛儿两位父子大侠曾经告诉过他的:“天下间还有比我们苏家更高更殊胜的内功心法!二十岁便可成就绝顶高手。”
  苏小魂父子的天蚕丝和大势至无相般若波罗蜜神功已是独领江湖风骚六十年,竟然还有令他们深觉赞叹的武学?!
  有!
  银大先生清清楚楚的记得,苏小魂大侠在九十大寿那天告诉他:“那系统武学,总称为大自在无相解脱禅功,空中不空,无招有招,任运通神。”
  庚子年九月,西湖畔大雨,银步川第一次看到龚天下!
  北冥极地,风雪连天遍地。
  这里已是罗刹国国境以北荒漠(注:罗刹国即今日苏俄),落目所见无不是冰雪白茫。“天剑”游闻松追剿长白三残一百零二部众深入极地,足足两个月终于剩下“长白飞虎”余不端。
  银大先生的眼神再度闪过一丝异彩?那个年轻人!
  在冰冻数丈的河面上,那个连名字也不知道的年轻人,竟用一条小指粗的软打在冰面。
  啪!
  清脆又干净的声音穿过风雪,清清楚楚的如在耳畔。
  银步川看到的是,那个青年每击打冰面一次,便从冰层下震弹一尾肥鱼上来。
  而令银大先生更加深对这年轻人有点了解的是,他的身旁就躺坐着一只庞大的北冥白熊和三只似乎才出生不久的乳熊。
  年轻人将打上来的肥鱼丢到白熊口中,就像食家中宠物!
  三年来,银大先生西湖一战后一直想找的人,赫然又出现眼前。
  正如以往,他必须有责任见证这次“天剑”游闻松的行动,他必须在风雪中看着游闻松废掉余不端的武功,并听着“长白飞虎”说出他们十年来抢掠的藏宝洞窟所在。
  癸卯年正月,北冥风雪中,银大先生第二次看到龚天下!
  这回,他多了解的一点是,这个年轻人喜好与动物为伍,而这些动物又似乎很信任他!
  大漠狂沙足以吞月,俞欢的刀是另一个奇景!
  江湖上人人都知道在六十年前苏小魂大侠时代,有位叫俞傲的生死之交。
  “闪电刀”俞傲,人人称颂一代奇侠;为了与苏小魂决斗,两人竟成生死莫逆。
  俞欢是俞傲的孙子,当然也是闪电刀法传人。“武林典诰”中排名三十九,当然武学上的造诣在当今武林可以排在前二十。不过“武林典诰”的排名除了武功成就外,还综合了对江湖上的贡献。
  以俞欢的年纪,二十五岁能进入典诰中前四十名,已是十分难得。
  银大先生的瞳孔又收缩了起来。因为,这次再见到那个年轻人,已经是两年时间。
  狂风卷沙,俞欢的刀硬是以一敌九,而这九个人绝不是普通人。大漠龙鹰帮的势力,就是中原武林大帮名门也会忌惮三分。
  一龙九鹰,大漠地王。
  中土商贾任何人只要出关,没有相当的保护费,绝对没有人可以平安通过。
  你想想,龙鹰帮四千徒众几乎是队军伍,有谁可以抗衡?!就算中原最神秘的魔教,也不过两千余人而已!
  银大先生看着这惊心动魄的一幕,却也忍不住看着那年轻人的背影。
  年轻人身侧一只老垂的骆驼倒在风沙之中,而那个年轻人正一掌一掌打在周遭的仙人掌上。
  仙人掌的掌液奔出,竟在狂风沙中串成一条水线,直入骆驼口舌。
  这个年轻人的内力似乎已至化境?!银步川叹了一口气,如果以他的修为能为武林维护公义,日后成就必不在苏小魂、苏佛儿两位父子大侠之下。
  稍为有一点点令银大先生忧虑的是,这个年轻人身上那股神秘的野性气息,似乎对人并没有对动物那么信任!
  喜欢动物的人,应该不会是恶人吧银步川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乙巳年三月,大漠风沙中,银大先生最后一次看见龚天下?一个他一直想了解,却连名字也还不知道的年轻人!
  “两腿活”是长安大城东五里外的一家茶馆。
  茶馆的黄老板是个矮胖和气的中年汉子,十二年来很努力的工作,从一家小茶寮发展到今日有四十来个伙计的大茶馆,全日十二时辰三班无休。
  这成就也算是十分难得!
  “全托银大先生的鸿福,”黄老板说的是实话:“因为银大先生住在长安大城里,每天来来往往多少人物拜谒,全会在这儿歇个腿。小店就靠这么旺起来。”
  这一旺,店面已经摆了有六十桌,差不多可称得上天下第一大喝茶嗑牙闲聊处啦!
  唐凝风这会儿赶了三天三夜的路要进长安城,瞧这家铺子挺大,名字取得也有意思,就进来喘口气。
  喘气?赶路那么急干嘛?唉呀,因为有人在追杀他这位老兄。
  可不是,咱们这位唐大少爷才喝了第一口极品三香乌龙,外头已经奔进来四个人,哗啦的就将唐公子给前后围住。所谓手已扣剑,无话好说!
  “慢!”
  唐大公子赶快喝下第二口茶,嘘出一口气,半闭着双眼哼哼两声,这才点头又道:“好茶,真是好茶!”
  来的那四个人可是双眼要喷火,牙根紧紧一咬,迸出几个字来:“小贼,把我家公子的乌……宝物交出来。”
  这茶馆内一伙子大众这下瞧有好戏看了,可不像一般茶楼,一哄鸟兽散,而是纷纷调整好了椅子,跷起腿膀子边品头论足起来。
  “这四个拿剑的有名堂,”一个留山羊胡的六十开外老头呷了口茶,啧啧道:“嵩阳四剑,武当别传。”
  武当俗家弟子中最有名的,首称“八卦回真剑”皇甫追日;排名第二的是“武林典诰”中排名二十五的“太极八风刀”韩德德。再来就是“嵩阳四剑,四象合一”的赵大甲、赵二乙、赵三丙、赵四丁这四位兄弟。
  “唉呀,这么说那位小兄弟可是凶多吉少啦!”隔桌一位胖老头颤着两个腮帮子,接山羊胡子老头的话道:“嵩阳四剑是破烟山庄的四大护院,得罪了少庄主柳挽云,就是得罪了柳破烟柳大庄主!”
  一茶馆的人听得可起了不小的骚动,兴致更高了。
  柳破烟一生自负极高,武学造诣深邃不明,在江湖中自成一局,虽不列名“武林典诰”,但是银大先生曾说了一句:“足堪与排名第十的‘黑枪’陆三绝并列!”
  “黑枪”陆三绝自七年前西湖畔一战打败“双鱼刀”柳峰后,这些年来每年排名窜升,去年竟然已列名第十。
  大伙儿眼光全投向咱们唐凝风公子身上,个个想知道眼前的事如何善了?
  “哼哈,各位请说说看?”唐大少爷清了清喉咙,又赶紧喝了口茶,说道:“你们家少主的‘离地龟’哥哥我是偷来的?”
  嵩阳四剑个个面面相觑,哼的一声回道:“不是!不过……”
  “不过是打赌输给咱的是不是?”唐凝风笑得有点恶劣!
  “两腿活”茶馆可是骚动啦,个个窃窃私语,纷纷论道:“想不到破烟山庄的奇宝‘离地龟’来做赌注输了人?”
  “离地龟是啥东西这么宝贝?让破烟山庄输赌不服?”有人问。
  “待会儿说,先看戏!”另个随口回答。
  “问题是这位兄弟拿什么赌?”又一个如是说!
  “不,”有个大嗓门的问道:“他们怎么赌?!”
  好问题,全场子人都噤了口,上百道目光又投向那个坐着和四个站着的主角。
  “我们赌猜拳!”
  唐大公子快把一壶茶喝完啦,这才对着前后左右嵩阳四剑环顾一巡,盯着眼前的赵大甲道:“我出五指张开的‘布’,你们家少主出五指不见的‘石头’,对吧?”
  赵大甲无话可说,但是又不能不说:“呸!我们少主原本出的是剪刀……”
  “喔?!”
  一茶馆的人全发出了惊叹声,个个想着是,天下哪有这种话?
  “这也算是个道理?破烟山庄未免……”留山羊胡的老头子大力的摇了摇头停了口,意思大家都明白。
  赵大甲涨红了一张脸,他可管不了人家信不信,大声解释道:“我可没说谎,当时在场的人,包括在下都是亲眼看到我家少庄主在出拳的时候是剪刀……”
  问题是,柳挽云明明是赢了,却在手臂摆定的刹那变成出“拳头”。
  柳挽云的眼力没问题,把人家的“布”看成“剪刀”,他更不可能故意输掉庄中至宝“离地龟”!
  “山贼,你到底是施了什么邪法?”赵家四兄弟同时大喝一声:“把离地龟交出来。”
  唐凝风终于喝完最后一口极品三香乌龙,满足的放下一两银子,嘿嘿道:“这茶真贵,不喝完实在浪费!”
  嵩阳四剑再也忍不住,四把剑同时奔出。
  “好!”
  茶馆内有不少名家好手,这嵩阳四剑的出手实在漂亮,几乎可以说是一把剑从四个角度同时攻向目标。
  更重要的是,四个人不但要心意相通,而且力道、角度、内力要完全相融相辅。
  四象合一,一力四击!
  唐凝风还是那么悠哉,甚至对治的招式竟然是江湖卖艺的不入流招式:鹞子翻身!
  这个烂招也可以躲得过鼎鼎大名嵩阳四剑的合力一击?!有人甚至心底下叹气。真想赌一把,如果这都躲得过,那自己就退出江湖算了!
  还好他们没说出口,否则明天在江湖中就少了在场的八十来个好汉。
  嵩杨四剑的剑停在半空中,在半空中落下,叮叮叮叮的插在桌面上。
  唐凝风唐大公子早像一阵风哈哈大笑的狂奔出门,留下一句话:“谢谢各位手下留情?。”
  在座没人会相信这句话!
  所有的人脸色都变了,这种不可能的事曾经发生过!
  “七年前……”
  胖老头两个腮帮子不知道是因为震撼还是激动而大大跳动着:“五台山妙吉祥寺后山……”
  那是武林中一大传奇!
  七年来武林中每个人都听过那个传奇,也都在找一个人?一个他们只知道名字,却再也没有人见过的年轻人。
  唐凝风!
  小雪一夜英雄榜。
  银大先生的眼前摆了笔墨,更摆着四大匹红色布条。
  每一匹布条将会写上二十五个名字,这一百个名字将是武林中最高的荣誉。并受当今圣上永乐皇帝封为“视同进士”,阶同朝廷武学一部“训导”官阶,地位如前朝武郎官中武翼郎四品分量。
  银步川在八年前燕王兵变称帝后(西元一四○二年),受苏小魂及苏佛儿两位大侠推荐,主持武林公义英雄名榜,称为“武林典诰”。
  当年燕王朱棣发动“靖难之变”,三年攻下帝都南京。因怕天下人心骚动,江湖豪雄乘势起乱,是以特别微服造访一代大侠苏小魂。最后由银步川、鼎九然、藏别悟三人中以银步川为钦点首席人选,设“武林典诰”以倡公义,安定民心!
  此后,江湖人人皆知“银鼎藏”三大先生。他们敬重的不是当今圣上诰召,而是苏小魂、苏佛儿大侠对这三个人的尊敬!
  武林典诰,年年公布于节气“小雪”之夜。
  长安大城“逍遥别居”茶楼,从三楼红花坠时,就是年年排名公布。多少英雄人物,每逢小雪之前半月便群聚长安城内,人人想争着看看当今是由谁来导领风骚?
  银大先生看着窗下数百武林人物,虽才近午却早已是塞道。
  他当然知道自己的责任,每个名字的先后填写都有可能引起争斗,尤其镶金边的那匹红布,正是要编列江湖中排名前二十五位绝顶英雄。
  “银大先生心中是不是有所遗憾?”
  跟银步川同在逍遥别居三楼的还有十名德高望重的武林耆宿,八年来以绝对公平为原则来帮助银大先生收集一年内武林发生的大小事情报。
  据说,他们共有八百三十九名探子在江湖中活动,每月所收集的资料足以成书三十册!
  “银大先生是想着传说中的唐凝风?”
  十人之中最老成持重的公孙堂恭敬的说道:“一个时辰前,据报已经进了长安大城。”
  银步川很遗憾!因为城东五里“双腿活”传来的消息,所形容的那个年轻人好像平空消失了似的。长安城里他有多少眼线,竟然看不住一个人。
  “另外应该还想着曾有三面之缘的那位神秘年轻人吧?”十人之中以轻功见长的吴长北接道。
  银步川点了点头,他很高兴有这些知心的朋友能分担自己的心绪思维。
  除了他们两人之外,银大先生缓缓道:“老夫还特别担心一个人……”
  “魔教少教主,宗王师?”十人里有“步步川”,被誉为银大先生继承人的华一道恭敬说道:“银大先生是思考这位魔教教主宗无畏的独子,行事亦正亦邪,是否该列名武林典诰?”
  若是列名,所谓正道武林人物何以信服?
  若不列名,武林典诰义旨在鼓励人心向善常扬,如今大有机会令魔教改正,武林得以安定靖绥,又岂可放弃?!
  “宗王师是最近两年才为天下武林所知晓?”
  银大先生轻蹙眉头,沉声道:“这一年八个月来总共有七件资料……”
  七件之中,有五件绝对称得上仁义之事,但却有两件令人难以说服!
  “当今魔教教主宗无畏是前皇惠帝宫中第一护卫高手,被今日圣上称为魔教也是有所委曲?”华一道缓缓道着:“宗王师诛灭青城派以及重伤华山派掌门人魏用和,虽是与正道武林为敌……”
  “但是青城派和华山派当年曾三次入宫殂杀前皇惠帝,”十人之中以谋略有名的周原卫接着分析道:“身为大内第一护卫的后人,进行这项报复也非完全无理!”
  江湖有江湖自己的规矩!
  武林中人,名誉往往重于性命。
  “去年宗王师并未列名,因为有青城、华山事件!”吴长北忍不住将眼前桌几上的资料又看了一眼,道:“但是这一年来三件案子全是仁义之举!”
  大家都同意这份资料的记载,但是他们担心的是,宗王师如今也在长安大城里的某一处,而且这次目标似乎是为了对付少林戒律院监院印真大师!
  银大先生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如果今年列名宗王师,而他又对印真大师出手……”
  武林典诰维持了八年的公信,将会荡然无存!
  他又叹了口气,缓声道:“老夫出去走走!”
  银步川很喜欢到城南梅花四弄道,这附近有一片梅园,冬风之中特别亮眼,淡香袭鼻和周遭的幽静恍若遗世独立。
  一串急促马蹄声,既快又猛飙近!
  好马!
  银大先生微微闭起双眼,霎时清楚浮现:“是绝品名驹‘雪蹄红’!”
  他有点讶异,这种马十分难以驯服,剽悍异常。甚至可以食肉而不食草,据说当年蒙古大汗成吉思汗就是骑这种马,被誉为天下第一。
  更让银大先生讶异的是,他抬眼望去,在马背上竟是一名清秀貌丽的大姑娘。
  这位姑娘的骑马术显然极好,勉强可以扣紧绳夹坐在马背上;但是要完全控制这匹神驹,却还力有未逮!
  狂马直飙近前,那骑上姑娘大叫:“老先生小心,快点闪开!”
  银步川微微一笑,正待这“雪蹄红”更迫进之际,好一试自己内力可否让它不得动腾半毫。瞬间,几乎无所觉得好强一股气机在自身三尺斗然引动!
  有个人就这么出现在自己眼前,来得几乎不知从哪个方向进入自己和狂马之间。
  只见那人伸手几乎要碰到马头之前,轻轻又极具魔力的低沉一喝:“停!”
  停!
  好一个字!那强悍不驯的“雪蹄红”竟真是硬生生的停了下来,恰恰好头顶的鬃毛让那人轻拍轻抚,嘴角直嘶嘶地喷着大气。
  是他!
  银大先生两眼迸出光彩。七年,终于第四次见到这位神秘的年轻人!
  “唉呀,好危险啊!”
  马背上的姑娘翻身下来,娇笑着道:“这位小哥,没伤着你吧?”
  年轻人像是没听到大姑娘家说话似的,自顾自的绕着马走了一圈,这才缓缓道:“你?算是对这匹马照顾得不错!”
  那位姑娘也没生气,嘻嘻一笑,道:“原来小哥你也懂马呀?太好了,遇上知音人。”
  她喀喀笑了两声,朝向银步川道:“老先生,没吓着您吧?”
  银大先生和霭一笑,觉得这位姑娘家教挺好,气度风范绝非寻常人家,应道:“姑娘放心,老夫无碍!”
  姑娘如金铃般的笑声一串,嘻嘻一张脸再朝向那年轻人道:“本姑娘姓藏,芳名雅儿,你呢?”
  姓藏?莫非是藏大先生的后人?银步川笑了笑,难不成“藏法在心,别有外悟”的老朋友也来了长安城?
  眼前,这位神秘的年轻人似乎不愿搭理藏雅儿,倒是直盯着“雪蹄红”瞧。
  “这样吧!”
  藏大小姐挺不死心的,仍旧一脸笑意,道:“这位小哥,你喜欢这匹马嘛?送你罗!”
  “为什么?”年轻人总算回话,不过正眼也没瞧过来。
  “因为它听你的话。”
  藏雅儿姑娘说得振振有辞:“我骑了一个时辰只能这般,而你可不同了,一个字就摆平了它!”
  年轻人终于缓缓转过头,看了藏大小姐一眼,道:“马,你留着,好好善待!”
  话说完,人就要走。那藏雅儿急急一呼,娇嗔叫道:“喂,小哥哥,马的事我不跟你争,但是名字可以告诉我吧?”
  那年轻人竟然头也不回,话也不搭,这么就三两步离去了六丈外。
  好快!
  银大先生正要出声,蓦底又不知哪儿冒出一个人在自己眼前,呵呵朝着那年轻人的背部叫道:“他没有名字,但是哥哥我已经帮他取好了一个!”
  唐凝风!
  银步川真是难以相信这个消失了一个时辰的家伙,就这么冒出来!
  那个神秘的年轻人仍旧在往前走,但是脚步慢了下来!
  “这位小兄弟?,”银步川缓缓道:“你可是七年前五台山妙吉祥寺那一战的唐凝风唐少侠?!”
  唐凝风可真吓了一跳,嘿嘿道:“人称银大先生备受苏小魂大侠推崇,果然好眼力!”
  他这话才说完,那个神秘的年轻人突地到了银步川左侧,三人成为犄角之势。
  “你是唐凝风!”那年轻人双眼闪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揉和着慈悲与野性的光彩!
  “哥哥我正是!”
  唐大少爷呵呵笑着,嘻一张脸道:“而且我也知道阁下的大名是龚天下!”
  “唉呀,原来小哥你的名字是这般称呼呀!”藏大小姐拍着手道:“很好听,真有气势!”
  那年轻人神色不变,淡淡道:“这不是我的名字!”
  “是你的名字没错!”
  唐凝风可坚持了:“因为是我帮你取的!”
  银步川真有点好奇,这个现在被称做龚天下的年轻人为什么毫无动怒之色?
  这人是心死?或者内在修为的定力极高到神色自在?!
  “我回来是要向你要个东西……”那年轻人淡淡道:“听说‘离地龟’在你这里?”
  “想要跟哥哥我要东西?可以!”
  唐凝风有点恶劣的笑道:“除非你承认你的名字是龚天下!”
  银步川终于第一次看到这年轻人有了反应,眼神中闪过一丝精射迫人的光彩,瞬间即逝!
  “好!”龚天下回答得很干脆。
  藏大小姐今天心情可真好!
  首先,她认识了龚天下,接着又遇上了七年来武林中人人谈论的唐凝风,想不到同时也见到与爷爷齐名的银步川银大先生。
  不过比这些更快乐的是,她终于看到离地龟!
  “这乌龟有什么特别?”她问。
  唐凝风手中的黑不溜丢乌龟,好大头大眼,那龟壳似乎没法子让头装进去。
  “它可不同咧!”唐大公子嘿嘿一笑:“这龟背是软壳,而且这只乌龟四肢关节骨头可以配合肌肉自由收缩舒展……”
  他顿了顿口气,看了龚天下一眼,接道:“所以它是可以爬树的乌龟!”
  藏大小姐懂了:“所以才叫做离地龟?”
  “聪明!”
  唐凝风真的把那奇宝乌龟给了龚天下,道:“你的!”
  那头,龚天下也毫不客气的收下。
  “太不公平了吧?”
  藏雅儿可有点不高兴了:“难道我的‘雪蹄红’比不上人家的一只乌龟?”
  “你别生气啦!”
  唐凝风大少摇着头,道:“我问你,天下总共还有多少匹‘雪蹄红’?”
  “不超过三十!”
  “好!”唐凝风嘿了一声,道:“天下除了这只公的‘离地龟’外,只剩下一只母的!”
  藏雅儿伸了伸舌头,道:“难道这位小哥有那只母的?”
  “说你聪明,半点不假!”唐凝风笑得可乐了:“所以啦,我们不能让它们绝种对不对?”
  “我还有个问题!”
  雅儿姑娘皱着鼻子道:“为什么是你给他,而不是他给你?”
  “这个可是秘密喔?”
  唐凝风瞅了在旁的银大先生一眼,才故作吞吞吐吐的道:“因为两件理由……。”
  银步川可被这些年轻人勾起好奇心,笑了。年轻人的心真好,直接又质。
  “第一,这位龚老弟要帮我找‘翻天鸟’!”
  “呀?有‘离地龟’,又来个‘翻天鸟’?”藏大小姐只觉得这位号称传奇的唐凝风真会唬人!
  龚天下竟然没吭一声,只是盯着唐凝风看!
  “另外一件理由呢?”藏大小姐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第二个理由是……”
  唐凝风昂了昂首,得意地道:“因为这位仁兄是在下所知,普天之下唯一一个可以跟所有的动物讲话沟通的人!”
  城南梅花四弄道东侧三条街,长霞大院并不是特别有名。当然,江湖中也几乎没有人知道,破烟山庄在长安大城分院就是此处!
  柳破烟的双眼迸着一丝寒光。在他那双长满厚茧的手掌中,正摊翻着不断传进来的资料。
  唐凝风!这个名字让柳破烟已稍泛灰的眉毛不由自主挑动了一下。
  “你们是怎么输的?”
  柳大庄主对面,是四张涨红了脸,连血管都快爆出来的嵩阳四剑。
  他们真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答案。
  柳破烟嘴角一丝冷笑,淡淡道:“说!”
  好一个字——说!
  赵大甲全身一个冷颤,两腿几乎就要站不住,硬生生吐出一句话来:“报告庄主……我们四兄弟有负您老人家栽培……”
  说着,那嵩阳四剑个个举起左手便往自己太阳穴打下。
  “混帐!”柳破烟低喝一声,长袖斗翻拍起似大云奔涌,嵩阳四剑只觉扬起的左手紧紧一缩,整臂膀子肌肉像石块那般坚硬,全停在半空中落不下来。
  藏云破烟指!
  “你们又没背叛本座……”
  柳破烟的声音虽然还是那么冷漠无情,却也不是绝情:“死,只是懦夫的行为。”
  赵氏四兄弟全垂下了头,半晌,赵大甲才说道:“谢谢庄主宽恕……属下之前与唐凝风那小贼交手,发现了一件事……”
  柳破烟静静地在听,同时也不断的接收由外头传进来的消息。
  “唐凝风将离地神龟交给了龚天下!”
  “藏雅儿据查确是藏别悟藏大先生的孙女。”
  “黑枪陆三绝也进入了‘笼子’!”
  柳破烟的双眼又闪过一丝寒光。
  “笼子”,是破烟山庄的暗号,指的是庄主亲自督阵事态变化的地区。
  换句话说,“黑枪”陆三绝也现身在梅花四弄道!
  破烟山庄全庄上下都知道,去年银大先生一句:“破烟山庄庄主武学造诣可与陆三绝大侠等量。”这话对柳破烟有着非常复杂的感受!
  足以名列武林前十,是个极大荣誉!
  但是,以柳破烟自视自负如许之高,让自己和小自己二十岁的年轻人并列,又是一种污辱!
  所以他一直想会会“黑枪”陆三绝。眼前,各种因缘际会,于公于私,为了破烟山庄名誉,为了柳破烟他自己名誉,他非得走一趟梅花四弄道。
  取回离地神龟!
  击败“黑枪”陆三绝!
  柳破烟压抑内心的激动,耳里听着赵大甲道:“属下四人当时使用‘四象合一,一力四击’,就待内力贯注即将使出的刹那……”
  赵二乙低声接道:“我们都觉得头皮顶一紧……”
  “虽然非常轻微——”赵三丙也能喘一口气啦:“却像闪电般倏忽即逝的麻了右膀子!”
  “如果不是事后我们四兄弟再三反覆的回想互问……”赵四丁终于也开了口:“在当时激烈的搏杀,根本不会注意到!”
  柳破烟静静的听完,半起了双眼,好半晌这才缓缓道:“藏沙于海畔,立木于森林,无有入无间,大空弄太虚!”
  “庄主的意思是……?”嵩阳四剑脸色大变,同声而问。
  “传说中的武学!”
  柳破烟双眼精光迸射,忍不住放声大笑:“好!好!老夫今生就想会一会比苏家大势至无相般若波罗蜜神功更传奇的大自在无相解脱禅功!”
  陆三绝要找的人并不是唐凝风,而是龚天下!
  “七年前西湖畔秋雨中……”陆三绝盯着龚天下,缓缓道:“我和‘双鱼刀’柳峰一战,你也在场!”
  龚天下没有回话,他只是盯着唐凝风在看。
  银步川也没有出声,正忖测这奇特的一幕。他想,龚天下心中在想什么?是不是正想着唐凝风为何会知道自己的身世背景?
  他们两个人之间又有什么关系?!
  “你老兄可真有空!”
  唐凝风唐大公子突然出声,而且蛮大声的吓了所有人一跳:“你跟柳峰那老小子决斗,还有空分心看别人在抱小狗?”
  这会儿可不仅是陆三绝吓一跳,连银步川都楞了一下!怎么?当年西湖一战中,连唐凝风也在场?!
  陆三绝这下可真要正眼瞧瞧我们这位唐大少爷了,片刻后才嘿了一声:“我不是分心……”
  陆三绝根本不是分心,而是完全不用担心当时他与“双鱼刀”柳峰的决斗!
  “当时你在哪里?”陆三绝问出了银步川心底的话!
  “水里!”
  答话的竟然是龚天下:“你是不是在西湖底下千尺泥中寻找辟水冰晶?!”
  “哈、哈、哈!”
  唐大公子这回可笑得很乐啦,瞅着双眼凑向龚天下道:“哥哥我有没有说过,咱们一定会变成好朋友?知我者莫若兄台也!”
  藏雅儿这位俏娇大姑娘再也忍不住啦!插口道:“那又是啥玩意儿?”
  没有人回答这个问题!她姑娘人家也不生气,嘻嘻笑着自个儿接道:“那我问另外一个问题好了……”
  她还没来得及问出口,柳破烟已经跨入了藏大小姐的视线!
  就在同时,一只硕大的黑鸽飞来。
  这种黑鸽头顶有一道白线,江湖中人人都知道,这是银大先生最紧急的传讯神鸽——墨顶一线银!
  此鸽之悍,足以搏鹰。
  武林之中没有人敢擒杀此鸽,因为它脚上的字条随时可能关系着千百人命。
  银大先生的脸色微变,只见那黑鸽在半空中快急振翅,硬是能停在银步川眼前而不着地。
  这个意思只有编排“武林典诰”的人才懂!
  天下之事,此为第一!
  银大先生探手取下字条,那黑鸽犹停半空,双翼急鼓弄风,喉里急啾咻啾咻的出声!
  龚天下双眉一挑,朝唐凝风看了一眼。
  唐大公子也是双眉一挑,忍不住道:“你有话说?”
  龚天下随即恢复一脸漠然,倒是银步川长叹了一口气:“宗王师对少林监院印真大师出手……”
  少林有八大金刚护法,隶属戒律院,专司监院座下。
  这八个和尚不但是威震少林,就是整个武林也凛摄于他们八人联手的大力金刚掌。
  银大先生赶到“净临别苑”时,心中不禁泛起一股忧虑。
  宗王师和印真大师已不知所踪,而少林震赫天下的八大金刚却没有一个人的手臂抬得起来!
  十六条手臂全被震断了骨骼垮落下垂,陪伴着是八张不敢置信的表情。
  “唉呀!那老小子算是不错啦!”
  唐凝风东瞧西看那八个和尚片刻,伸手摸了人家手臂两下,哼一声道:“只弄断了骨骼,可没把筋脉弄碎!”他说着,边把人家断骨给接了回去。
  藏雅儿当然也来啦,呃了一声接道:“这么说,是手下留情罗!”
  少林八大金刚不得不承认这点!
  方才一战,连他们都难以相信。宗王师竟然只以一只左手连连跟他们对了十六掌,结果人家不但没事把印真大师带走,而自己这边却像放鞭炮似的断了一堆骨头。
  “各位大师——”银步川双手合十,缓缓问道:“敢问方才事情过程如何?”
  “银大先生有礼——”少林八大金刚首座,圆圣大师有些尴尬的将可以恢复活动的双掌合十,回道:“半个时辰前,那位宗施主到净临别苑来拜谒本寺戒律监院主持印真长老……”
  “印真长老要我们八人到门外听候,只留他老人家与那魔……”圆圣话说一半,硬是吞了回去,嘘出一口气才接道:“与那宗王师施主在房里密谈……”
  紧接着半柱香时间,里头谈什么他们并不清楚,只是最后听到印真大师沉缓的话道:“我虽说涅盘,是亦非真灭,诸法从本来,常自寂灭相……”
  “妙法莲华经方便品第二!”
  唐大公子可卖弄佛学造诣啦:“佛子行道已,来世得作佛。我有方便力,开示三乘法;一切诸世尊,皆说一乘道。今此诸大众,皆应除疑惑,诸佛语无异,唯一无二乘!”
  藏大小姐瞅了唐凝风一眼,嘻嘻道:“看不出来,小哥你除了武功好也懂佛学呢!”
  唐凝风可得意了,脱口道:“嘿!想当年哥哥我在五台山妙吉祥寺……”
  话说一半,斗然住了口。圆圣大师浓眉一挑,欲问又止,继续朝银步川道:“紧接着须臾,我们八人便听得长老在房内沉喝一声……”
  他们八大金刚可忍不住推门入内,看到的是宗王师右掌紧扣在印真大师头顶,正冒出白烟来。而那印真大师全身颤抖,一脸由红转黑,似将心脉断裂喷血而亡!
  纵使监院有令在先,他们也不得不动手!
  “这么说,宗王师那老小子只有一只左手就摆平了八位大师?”唐凝风这一问,连自己都吓了一跳!
  这个魔教教主之子,到底修为到了如何境界?!
  “你们误会他了!”
  龚天下突然开口,吓了所有人一跳!
  圆圣大师虎得瞪开双眼,盯着龚天下问道:“施主恕老衲眼拙,不知是哪位少侠?何出此言?”
  龚天下没有回答!
  唐凝风倒是笑了一笑,也不理圆圣而直接朝龚天下道:“你来,是为了宗王师知道‘翻天鸟’的下落?”
  翻天宝鸟,本在大内禁宫。当年燕王兵变后,其中雌鸟被宗无畏给带走。传说,只余雄鸟将会噬夺天子福运;雌雄同在,则国祚祯祥。
  “但是雄鸟又杀不得,”乡野传云:“雄鸟灭则天子亡!”
  “老衲问施主,何出此言!”圆圣可有些忍不住了。
  唐凝风瞅了这和尚一眼,哼道:“我这位兄弟有两个特点,大师你最好记住。第一,他不想说话时,谁也别想勉强!第二,他说的话绝对不会假!”
  很少开口的人,往往只说真话!
  “老夫不管你们少林的事!”
  柳破烟已经算是够忍耐了,他盯着唐凝风冷冷道:“将老夫本庄之宝离地神龟交出来。”
  “你想要那只乌龟?”
  唐大公子笑了,笑的有点得意,指了指龚天下道:“在他身上,自个儿去要吧!”
  柳破烟那两鼓太阳穴一突,可再也忍不住自己是一大名庄庄主身分,沉喝道:“今日纵便银步川在此,老夫也是下手毫不留情!”
  话才落声,猛得朝龚天下瞪眼道:“这位少侠,神龟是本庄之物,你是否交还?!”
  龚天下半晌也不回半句,只是翻眼看着空中。
  空中有什么?一只蚊子!
  那蚊子在龚天下额前飞来飞去,在龚天下的眼中,似乎这蚊子比柳破烟重要多了!
  如果说柳大庄主这时还不生气,恐怕早已成为一代高僧啦!
  他出手,绵密变化毫无迹循!
  藏云破烟指!
  柳破烟的袖子刹那翻滚似叠层千万云海,一股真气派涌旋起周遭一片迷蒙。
  即是强悍,却又绵柔阴狠!
  “黑枪”陆三绝不得不承认,如果没有实际交手,实在不知道自己与柳破烟胜负如何!
  龚天下还是在看蚊子!柳破烟的藏云破烟指完全引不起他的兴趣。
  陆三绝突然觉得背脊一冷,他看到了七年前的自己!
  西湖畔,秋雨一战中,自己岂不也蛮不在乎双鱼刀的那式搏命夺龙双刃杀?
  柳破烟的手指倏忽由千幻万变的袖云中奔出,又快又有力,那角度更是奇特。
  赫然由龚天下后脑点下!
  龚天下没有动,一动也不动!
  柳破烟却是大叫一声,全身弹在半空中拗曲了好几下,又重重的摔落在地面。
  砰!
  没有人出声,半晌,连个大气都没人喘!
  少林八大金刚个个脸色十分僵硬。他们并不是因为刚刚可能得罪龚天下而担心,而是因为他们发觉,少林武功可能没有自以为是的那么雄霸武林!
  唐凝风是第一个说话的人,而且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清风微动山林歌,大空只斩有情人!”
  龚天下竟然也会回话,而且更奇怪:“我只吃素,你呢?!”
  “素心斋”是藏别悟藏大先生的独门斋膳,总共八菜一汤,如果不是至交那可连名堂也听不得。
  “兄弟,这道汤可有名堂的咧——”咱们唐大公子啧啧了两声,瞅着龚天下道:“你可别看它像清汤似的没半点料,其实……”
  “其实这汤叫‘慧眼观空’!”藏大小姐心情好得不得了,能够邀请到唐凝风和龚天下,顺便把银大先生也请了来藏门别院,可够她得意了。
  龚天下倒没什么表情,伸手引碗喝了一口,说句:“我只跟熟人吃饭!”
  这话在武林中可是会拔刀子砍人的!只见龚天下对面那位藏大先生一捋灰银胡髯,哈哈大笑道:“干脆!”他一侧头,朝身旁银步川道:“老友,这儿留给年轻人,咱们两个老头子到书房去聊聊吧!”
  银步川霭然一笑,点头道:“小雪一夜英雄榜!在下正有一个奇想,想请老友替我参究一番……”
  藏雅儿瞧两位老人家走了,咭的一笑直盯着龚天下看,边问道:“那我算不算熟人?”
  龚天下没有搭腔,随手挟了片素鱼开始吃起来。
  “有眼光!”唐凝风也不客气啦,一边快速伸着筷子,边道:“这道菜叫‘降龙伏虎’,收集了八大名山的药材炖了四个时辰做成的!”
  这回可让藏雅儿惊奇啦,道着:“唐大少爷,怎么爷爷的素心斋秘方,你好像全懂似的!”
  “那有什么难?”
  唐凝风可顾不得吃相难看,猛塞着那道‘直超三界’,半闷着声音道:“天下第一名厨姓啥?”
  藏雅儿笑得像一串铃声,嘻嘻道:“莫非你认识董叔叔?!”
  唐凝风可没空回答,只是用点头带过。耳里,听那藏姑娘又是嘻的一声,道:“不过,董叔叔现在只称第二啦!”
  “啥?!”
  唐大公子差点一口被噎住,急忙把食物吞下了肚子,这才喘一口气道:“难道有人在厨艺上可以打败董天食?大小姐,你可别把这话乱说!”
  藏雅儿嘻嘻一串笑,皱着鼻子道:“我不是大小姐,我是二小姐。至于天下厨艺第一,正是家姐……”
  “雅儿,别胡说!”
  蓦底轻轻飘渺的一句话回汤而出,声音非常柔美,但又有一股摄人的灵气。
  藏雅儿伸了伸舌头,低声道:“我姐姐来了,你们两个男人可要小心点……”
  小心什么?
  唐凝风正要问,鼻习已是闻到一股兰花幽香。人影,由纱幔之后飘然而出;刹那,唐大公子立刻明白了方才那位藏二小姐的话。
  美人他可是见多了,不过这是第一个让我们唐大少爷需要调息定神的姑娘。
  唐凝风第一次佩服龚天下!
  龚天下仍旧以自己的速度在吃饭,那已经进入一种化境的韵律中。不快,却很扎实。
  藏雅儿跳了起来,一把挽住她姐姐的手臂,朝吃饭的两个男人道:“这位正是家姐,雪儿姐姐!”
  唐大公子嘻嘻一笑,道:“藏大小姐安好,不过不能招呼你坐下啦!”
  因为龚天下不喜欢跟不熟的人吃饭。
  因为他是龚天下的朋友,所以他绝不会做对不起朋友的事!
  唐凝风说这话的刹那,很多人的眼瞳里闪过一丝光彩!
  龚天下是其中之一,藏雪儿是其中之一。
  两间厅外的书房里,银步川和藏别悟也是其中之一!
  “银大先生的构想果然非常惊人!”
  藏别悟轻轻呷了一口天池三还茶,半闭着眼道:“依老夫之见,银大先生似乎这着棋下得很有功力、很有见地!”
  银步川扬了扬眉,应道:“这么说来,藏大先生是赞成小弟愚见了?”
  “哈、哈、哈——银兄太客气了!”
  藏别悟大笑道:“这是高见、高见!那位唐少侠看似随意不拘,骨子里绝对是个重情重义的君子……”
  藏大先生将茗茶一饮而尽,才又缓声道:“至于那位龚少侠,老夫对他循乎自然大道的个性,也认为是人中龙凤!”
  他语气一顿,低声问道:“半个时辰前,柳破烟才败在他手下?”
  “藏兄好耳目!”
  银步川笑了两声,道:“在下暗忖,龚兄弟与唐兄弟两位武学系出同宗……”
  “呃?”藏别悟一挑双眉,道:“莫非是传说中的大自在无相解脱禅功?”
  “在下亦是这般以为!”银步川轻轻嘘出一口气,道:“幸好,今年在英雄榜的‘天下三人’正好过了六十大寿!”
  银大先生的话才刚说完,前厅突然传来一阵喧闹声。藏别悟沉哼一声,缓缓道:“看这杀气,好像来了些不速之客!”
  唐凝风正要挟着一筷子的‘笑口常开’的赛螃蟹,冷不防一股罡气将筷子给硬生生震断!
  “啥?哪个家伙把哥哥吃饭的家伙给毁了?”唐大公子扭头瞪眼,瞳孔里映入了一个人。
  一个抱着和尚的人!
  宗王师!
  唐凝风楞了一下,突得哈哈大笑,自个儿道:“天下就有这么巧的事?长安城里万千户,偏偏你选这家来!”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