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

  风在狂戏,狂戏着雪的冰冷。
  深遽的眸子在看着眼前这一际的荒野,荒野大地在风雪中显得无限的辽阔而沉寂。
  是因为天因为地的颜色在十二月风雪中太相近而令人不容易分辨出来增加了大地的广阔!还是一颗历经六年挣扎的心在下定决定后,大地在心中有了不同的感觉!
  他不知道。
  粗旷的身躯在熊皮大衣下傲立风雪天地间有如一座永恒的大岳,梭菱深刻的面庞在一双如夜穹沉寂的眸子闪烁下——有一种惊心动魄的感动。
  是,因为他是冥大帝!
  这条路通往金陵城,金陵城里有一个年轻人正在那儿大口饮酒大声放笑大力唱歌大戏人间。
  “柳帝王!”冥大帝的嘴角有一丝奇特的笑意,甚至连声音在风雪中都能穿透这十二月天最可怕的力量。“我要杀你三天!”
  “我要杀你三天”!
  声音才在他喉咙里吐出来,已是放迈大脚步往前飞射。
  一抬足一点地一抬足一点地,动速胜风走。
  声音还在风中汤着,人却已不见了踪影!
  江湖上人人都知道“天下第一大混混王”柳帝王这号人物。但是,冥大帝又是个谁来的?
           ※        ※         ※
  “柳大混混!”
  皮俊大堡主隔着一张桌子的“远”距大声叫吼着:“喂,瞧你心情好像还挺好的?”
  “怎么会不好?”柳大公子笑的可贼了,“掌指握酒,目流佳人,人生一大享受的事儿。”
  可不是,咱们柳大公子身畔不但有宣两情宣大娇妻,而且又有白雪莲、黑珍珠、倪不生、韦皓雁四大美人在侧。放眼天下江湖,最美的女人差不多都到了!
  “享受你的个猪狗牛大响……”皮大堡主硬生生把“屁”字在众美人之前咬牙根下吞回肚里,好大力的喘了一口气哼声接道:“你晓不晓得有大麻烦了?”
  “呃?是吗?”柳帝王可真是一付混混的嘴脸,嘻嘻一笑指着额头太阳穴道:“顶多是夺情大蛊在这儿啦!”
  他可是轻松的大笑了起来:“不怕,反正修罗天堂内有法界草,要来了吃下便解啦!”
  “还有更大的事。”
  皮俊嘿嘿一笑,哼道:“你把冥大帝的信当放屁!”
  屁!皮大堡主终于说出了这个字,心情可是好的多。对面,柳大小子的脸庞紧了一紧,苦笑的耸了两下肩头回话啦:“哥哥我能怎么办?人家明目张胆的说三天内要取首级回去供奉,他的兴趣咱们可阻止不了。”
  “那个冥大帝到底是什么来头?”黑珍珠剥着橘子,偏头问着:“瞧皮俊吓得那个样子。”
  真难听的用语!皮大堡主用力咳了三下,这才哼哼的对珍珠姑娘发话:“他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嘿嘿!只不过在修罗四异鬼王以及天堂四大天王之上的人……”
  黑珍珠一片要下口的橘子可是停在半空中,忍不住呆了片刻后急忙的往柳帝王这小子的口里塞。
  “干啥?”
  柳子子显然有点受宠若惊,“怎的如此温柔客气了?”
  “唉!怕你以后没机会吃啦!”
  “什么话?”
  “什么什么话!”黑珍珠大力叹一口气,道:“修罗天堂这个组合分成修罗和天堂两部份对不对?”
  “不,外加一个人间世,生死林总共是三部!”曾停云和夏两忘这对兄弟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嘿嘿的笑着接道:“他们属于横的联系为盟而没有纵的关系……。”
  四异鬼王是“修罗”掌管天下东南西北各处分舵的大护法;四大天王则是“天堂”控制武林各地的最高首领。
  “在四异鬼王和四大天王之上则是由修罗天堂共同组成的‘三十三天地总坛’。”宣两情一双俊眉轻蹙,缓缓接道:“目前这三年是由修罗的人担任盟主,号称‘天地人第一大修罗’……。”
  “另外有三个常设的副盟主,分别由天、地、人中各有一人担任……。”夏两忘一大屁股坐下,嘿嘿啜了口酒哼道:“修罗派出的那家伙就叫做‘冥大帝’!”
  这些柳帝王都知道,而且是知道的非常清楚——最少比这屋子里的每一个人都清楚,因为是他告诉他们的。
  而咱们柳大公子这消息又是从潘离儿口中得来。
  潘离儿是云夫人的女儿,云夫人是四大天王之侧阳、月、星、云“四大天人”之一。
  所以,她的消息多一些,也可靠一些!
  柳帝王可真有心情笑着,好轻松的抬了抬眉,道:“你们知不知道那个冥大帝老小子长啥样儿?”
  没有人知道!
  “有谁知道他的兵器是什么?”
  没有,这更是一个秘密!
  “或者……,有谁知道他要狙击的方式会用那一种?”
  “你屁话了老半天。”夏停云叹了一口气,道:“结论是,反正什么都不知道就当它不存在?”
  “聪明!”
  柳帝王大笑道:“你们这样苦着脸有什么帮助?”
  没有,的确一点也没有。
  柳帝王的话才说完,倪不生已经冲了出去。
  屋外有人!
  这人有一双套着黑鹿皮套的手中握着黑檀剑柄下是把黑玄太湖石打磨锋说的黑剑身站在黑夜的风中云中黑色的衣袍猎猎有声散发黑色死神的气息。
  “冥大帝?”倪不生的瞳孔缩了缩。
  倪不生是个很美很美的女人,有一双很美很美的眉毛和一双很美很美的眸子。但是,当她很美很美的手指握住冰冷的刃柄时,你绝对不会有任何其它的念头。
  唯一的是,这个女人是个死亡天使。
  没有错,以前潘离儿位居黑色火焰八大成员之一的时候,她的手下有五名“要命天使”。
  倪不生是五个人中的“大姐”,白雪莲和黑珍珠也是。
  现在,她们三个都踏在雪地上,都盯着眼前这个黑的融入黑夜中的人——人手指中握着的剑!
  “这家伙不是冥大帝。”柳小子靠在窗口叹了一口气。
  “他当然不是了。”夏两忘接口道:“如果那老小子是这付德性,那不但好打发,而且修罗天也不怎样…:。”
  “你们怎么知道他不是?”韦皓雁大美人忍不住问了。
  “因为他没有那么魄力!”这是夏两忘的回答。
  “因为他眼中只有挑战和不服的感觉……。”皮俊叹了一口气,解释道:“一双不过沉稳深寂的眼睛,怎么能看得清人的心?”
  “一个看不清人心的人又怎么能够爬上冥大帝的位置?”宣两情轻轻一叹道:“不知道他是自己来还是冥大帝派来的?”
  “自己来的!”四个男人都异口同声的肯定道:“一个会光明正大写挑战信的人,又怎会派一个瘪脚货来?”
  他们说完了,忽然间竟然没接着大笑。
  因为,那个黑袍黑剑鹿套的男人的黑眼睛变了。
  变得非常的沉稳,非常的深邃,非常的有一丝……讥讽。难道,这个人真的是“冥大帝”?
  “你们三个。”这个人冷冷的对着倪不生她们三个道:“已经死了!”
  这是他说的第一句话。
  “你们几个……。”声音有好浓的冷讽:“太看轻了别人,也太看轻了修罗天堂的能人!”
  这是他说的第二句话。
  两句话,说完转身就走!转身,完美无瑕。
  “你到底是谁?”柳大公子忍不住脱口而问。
  那个人没有回答,足足走出了六步后才冷冷一笑,对着眼前空旷天地出一口气道:“邝,邝八地!”
  “邝八地!”黑珍珠叫道:“哼!你凭什么说我们三个已经死了!”
  邝八地没有回答,出声的是一声长啸,贯通天地。
  雪,风,亦为被啸声喷舞一片白茫。
  这等内力火候!柳帝王啧啧的摇了一下头朝屋外三个目瞪口呆的女人叹气道:“他是能这么说。”
  “为什么?”白雪莲知道柳小子一定知道这个姓邝的是号什么人物。
  “因为他是‘冥大帝’……。”
  “邝八地就是冥大地?”
  “前任的‘冥大地’!”柳帝王双肩一皱,沉吟道:“问题是,他为什么在这节骨眼上出现?啥目的?”
  他问,问自己也问所有的人,但是没有人可以回答。
  夜更深!
  更深,已是深到接近清晨。在金陵城的上空和四周!
           ※        ※         ※
  这就是金陵城?金陵城的清晨,清晨的街道,街道的十二月冰雪,冰雪很凉,很凉的有一丝古意。
  古意笑了,缓缓的由口中吐出白气淡淡的声音在说着话:“这真是一个大行动,一个可以翻天覆地的大行动,嘿嘿!”
  他是跟身旁的那个人在说话,一个好年轻的少女。
  “这个行动本来定下的名称就叫做‘屠龙’。”身旁的这个少女的名字是百鸟,在笑着用脚尖踢起一街的雪花咯咯轻笑的好脆耳。“龙,明里指的是柳梦狂和柳帝王!”
  暗中指的又是谁?
  他们双双笑了起来,柳氏父子是武林中的“龙”。
  另外,还有一条“天下大龙”——就是坐在金鸾殿上如今号令天下那个姓朱的家伙。
  朱元璋定都大明于金陵,如今是天下最热闹的地方。
  可不是,如今不过寅牌刚换卯时,一街道望眼过去已有不少户人家点灯在干活了。
  “是中原人过年的气氛近了。”古意嘿嘿一笑,摇了摇头:“可是有多人能过得了今年?”
  “再过几天就是他们中原人所说的牛年是吧?”百鸟轻轻嘻笑着:“洪武六年,黄历癸丑属牛。啧啧,岁尾篦弄变大怪牛可是凶得哩!”
  古意和百鸟双双纵声大笑了起来。
  他们两个都属牛,都是二十三年岁。
  只不过,那个二十三岁的“少女”看起来像是十一岁而已。
  “看起来像十一岁,她的那一双牛角刃使用出来可是毒辣的像是七十一!”夏停云绝对记得这句话:“这个女人,危险,危险的不得了!”
  “他们是‘天堂的五名刽子手’……,”夏两忘的声音在寒风中叹气:“古意、又沉、百鸟、飞羽,雅风外带一名光头列……。”
  这个组合和修罗的五名刽子手是一样的,光头列就如同以前的“星海亡人”调度配合五名执刑狙击手的行动。
  “屠龙?这些关外来的家伙想做什么?”夏停云打了好大一个哈欠,弯道:“你喜欢他们在咱们中原第一城的街道上说这种话?”
  “不喜欢!”
  夏两忘回答的很乾脆,“可是哥哥我喜欢他们在中原第一城留下这生中永远的记忆。”
  他说完还不怀好意的笑了两声。夏两忘笑,夏停云也笑,一双身影已是好快的拔身而起!
  动如流星,直追前方那一对“牛”的背影。
  每一尺的接近,每一次的呼吸,他们都调整着身上每一寸的肌肉。近,更近,已到最完美的合搏双击!
  古意和百鸟倏然回身,尺半的薄刃早已在手。翻飞四利锋刃,锐风破空划开冰凉的空气。
  很乾脆、很直接出来的就是死亡的味道!
  夏两忘的身影忽然不见,四刃交会于夏停云的胸前。
  刃与刃之间相距只有——只有仅仅的一根指头宽。
  “好险!”夏停云可是笑着,“还好哥哥我的手指够粗够有力……。”
  咱们夏停云的左手五指四缝夹住了刃身,左手五指四缝则夹住了刃尖。
  刃尖已划破胸膛衣袍刺入里头的两层棉袄和一块贴胸的铁片。再后面,可是噗通噗通大力直跳的心脏!
  古意和百鸟倒了下去,在他们身后是夏两忘这小子一张得意了的脸。
  “嘿嘿,怎样?哥哥我这手‘冲天断地’的腿法够漂亮吧?”夏两忘公子可得意的咯咯笑了:“真是在年底划下了完美的句点。”
  “是很漂亮!”咱们停云公子看着自个儿的手痴痴的笑着:“唉!普天之下能像哥哥我这么胆大心细的人简直是没有了!”
  他们说的可高兴,黑暗处有人冷冷一哼:“这算什么?”
  这算什么?夏姓的两位公子可火了:“那个混蛋躲在那儿,出来!”
  “嘿嘿,想见面嘛?”暗处里一道身影恍若鬼魂似的飘了出来,冷冷的目光可不比这冰天雪地稍差。
  “好小子,原来你还活着!”夏停云哈哈大笑道:“人称天下杀手一界中排名第一的贺波子!”
  “六指蝶”贺波子,一个奇怪的老头!夏两忘打量眼前这老头子颔下长白胡上结了个大红的蝴蝶结,咯咯笑了:“贺老——,打从一年前你这老小子狙杀了‘卒帅’晏蒲衣以后便没有了消息。是不是隐退去了!”
  “是不是娶妻生子啦?”
  “还是自忏一生造孽太重,住寺拜佛?”
  “够了没?”贺波子从鼻孔大力的喷出一口气,沉沉冷笑道:“金陵城的龙少爷你们不会不知道吧?”
  “龙少爷?龙在世!”
  夏停云的表情可有一丝严肃,“你提起这小子干啥?”
  “杀他!”
  贺波子说的可轻松又直接:“我要你们两个帮我!”
  “我们为什么要帮你?”夏姓两兄弟可叫了起来:“咱们跟他无怨无仇,再说帮了你又有什么好处?”
  “九风楼你们也知道?”
  “废话,金陵城内第三大户。”夏两忘啧啧怪声道:“老小子,你到应有啥事别吞吞吐吐的行不行?”
  贺波子看了地上的古意和百鸟一眼,轻轻笑了起来:“如果你知道这两个小子住的是龙在世的家,吃的是龙在世的饭,而老子的雇主是九风楼……。”
  九风楼的老板麻风流一向和龙家不太和。不管是五年前蒙古统治的元朝或是现在的大明都是一样!
  夏停云嘿嘿笑了两声,哼了回去道:“一码归一码,哥哥我可没这个兴趣帮你……。”
  “你没有,柳姓的那小子可不会没有!”
  贺波子压低了嗓子淡淡一笑:“贺某人能告诉你们的一句话是,姓龙的那小子很喜欢女人…¨。嘿嘿,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在那里他的人就在那里!”
  他的话说完最后丢下一句是:“有事,九风楼!”
  人走的可是潇,幌眼间便不见了人影。两忘公子了又,左右手各抓提了古意和百鸟边道:“瞧来今年的年可不好过呢?”
  “可不是!”
  在暗巷,另一处的暗巷有人很沉很沉的声音道:“十二月十八的,今天真是杀人的好日子!”
  声音,很沉——很有很有威严。
  夏停云和夏两忘连回头都没有已经很有默契的双双拔腿飞奔。
  是逃命的那种!
           ※        ※         ※
  “你们两个干啥?”皮俊怪叫道:“是不是偷看女人洗澡被抓到了?”
  “去你的大屁话!”夏两忘用力喘气的把古意和百鸟往地上一扔。他可是吓得连人都忘了放。
  “这两个家伙是谁?”
  “天堂五名刽子手中的古意和百鸟!”
  “也?他们被你们擒回来?”
  黑珍珠痴痴笑道:“想要邀功也用不着这么拼命啊!”
  邀个屁!夏停云盯了人家大美人一眼硬生生的把不雅的话吞了回去,嗤哼道:“冥大帝,现任的冥大帝来了!”
  这可是够惊人的话!
  “你们看见了他?”宣大小姐急问着。
  她不能不关心,因为冥大帝明白指着目标是她的夫君——咱们柳大混混是也!
  “没有!”
  “没有?没有你们怎么知道他来了?”
  “声音!”
  “哈哈哈,真好笑!”黑珍珠差点笑弯了腰,直抚着肚子哎哟叫道:“只听到声音就吓成这个样子,那见到了人根本不用打了。”
  “这是有原因的!”
  倪不生沉呤道:“第一,古意和百鸟这两个人带回来对我们有相当的价值!”
  黑珍珠愕止住了笑,那身旁的白雪莲紧接问道:“第二呢?”
  “第二,那个冥大帝是个极为可怕的人物!”倪不生缓缓接口道:“最少,他的气势让两位夏公子觉得不要硬出头才好!”
  “聪明!”夏两忘拍手大笑道:“柳小子的事咱们何必那么卖命?”
  韦皓雁大美人可瞪眼了:“那有你们这种朋友?”
  “不错啦!”皮俊嘿嘿笑道:“最少他们两个也出了点力!”
  可不是,眼前地上的古意和百鸟就是他们这一对兄弟博命带回来的。
  夏停云挺了挺胸,得意道:“你们要知道,哥哥对付这两名大杀手可是……。”
  “历经千辛万苦?”“生死关卡?”“万死一生?”“动心忍性?”“智慧过人?”“以命搏命?”
  一干女人一人一句,夏姓兄弟可说不下去啦!
  “柳小子呢?”夏两忘叹了一口气:“死到那里去了?”
  “找人啦!”
  “是找那个屁小子?”
  “鼎鼎大名,龙在世!”
  “他?惨了!”夏停云和夏两忘双双惨叫了起来。
           ※        ※         ※
  柳帝王现在并不是在龙在世那间宽敞舒适的豪华大厅里。
  但是,这里一样有温暖,有温暖的火炉!
  更重要的一点是,这里有个大美人中的大美人。
  “我派人通知你来这里是为了一件事……。”潘离儿的声音绝对跟人一样的美,“注意龙在世!”
  “这一定有很重要的理由是不是?”
  柳大公子的眼睛亮着,映着火炉里柴木上的飞焰。这是间舒适的木屋。不大,却是舒适极了!
  潘离儿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轻轻叹了一口气道:“我所知道的,是修罗天堂正进行一场极大的阴谋——屠龙!”
  “屠龙?”
  “是!在中原武林中的目标是你和你爹……。”潘离儿双眉一皱一垂,道着:“另外一个真正的目标就是大明新朝!”
  柳帝王嘿哼一笑,点头道:“天堂是关外女真,修罗是塞外蒙古,可以想见他们早有异心!”
  他顿了一顿,接道:“人间世和生死林呢?据说他们是由中原人组成的,不是吗?”
  “天堂开门,修罗出动!”潘离儿苦笑道:“阻止天堂开门的就是人间世和生死林!但是……。”
  她叹气,眼中有一丝极深的忧虑。“但是人的心却不是用教条可以约束的!”潘大美人摇了摇头,道:“人间世和生死林中有不少是陈友谅的旧部……。”
  这话已经很明显。
  野心,足可以令一个人丧失了理智,当然也会丧失了民族社稷的情感!
  更何况陈友谅和朱元璋之间的仇也结的够深。
  “这个计划……,我所知的是分成两方面进行……。”潘大美人轻轻叹了一口气,看了郎看一眼苦笑道:“一方面对付你,另外一方面在长安城……。”
  长安城,正是目前“帝王”柳梦狂和闻人独笑两家子人住着的地方。瞧来,这回修罗天堂在玩真的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告诉你这些……。”潘大美人一双翦水瞳子抬了起来,幽幽一叹道:“长安……,由我娘率领春兰、夏竹、秋菊、冬梅进行第一波的攻击!”
  柳大公子心中一阵感动,忍不住轻轻拍了伊人的头顶柔声道:“你放心,我爹对你娘一定会有适度的节制!”
  潘离儿默默的点了点头,接口道:“龙在世和修罗天堂有相当深的渊源,你要特别小心那个人。他的来历我不清楚,甚至可能是在三十三天地总坛中人!”
  柳大公子沉重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他说完起身,轻轻笑着:“我们见面,一定比原先更有趣了!”
  “你还是要去找他?”
  “当然!”柳大混混的表情好坚决,人走到门口忽的转问了一件事:“昨夜邝八地到了武侠居!”
  武侠居,就是柳姓、皮姓、夏姓及一干女人们住着的地方。
  “邝八地?”潘离儿倏然睁目道:“为什么?修罗天堂内一向退任的‘冥大帝’是不出江湖……。”
  “有什么特别的情况会出三十三天地?”
  “有,只有一个!”
  “什么?”
  “现任的冥大帝……,”潘离儿的眼神和表情复杂极了:“现任的冥大帝已经不可靠!”
  “不可靠?”柳帝王当然明白这句话的背后有很重要的含意。
  “他只不过是事先寄发了一张信笺给哥哥我。”柳大公子耸了耸肩站在门口处沉吟道:“几个字——三日内杀你!”
  潘离儿了一口气,眼眸却是极深的关切。“这五个字……,代表了一种很复杂的心境。”
  “什么意思?”
  “如果……三日内他杀不了你……。”潘离儿道:“他很可能就是‘朋友’?”
  柳大混这回不得不为之一楞,道:“有这回事?”
  “是!现任‘冥大帝’阎如来是个很奇特的人!”潘大美人倒是有相当的信心:“在修罗天堂里流传着不少他的传奇的事。”
  柳大公子倒是很有兴趣的坐了回来,嘻嘻笑道:“说给我听听吧!”
  潘大美人看了这个心上人一眼,又瞪又笑了:“你呀!如果不是有趣的事真留不下来……。”
  柳大混混可是嘻皮笑脸的道了:“那儿话!如果不是心中想你,怎会被人一叫就过来了。”
  潘美人这话听在耳里可是叹在心底。
  她知道柳帝王深爱着宣雨情,永远。
  他有做丈夫的最基本原则——一个令妻子绝对安心的原则。所以,就算她爱他,而他也珍惜自己,但是那个原则是不能有任何一丝丝的更改!
  潘离儿轻轻啜了一口茶,双眸盯着身前的火焰整理着思绪一阵后,道:“这一代的‘冥大帝’阎如来在以前就是个很特别的人。可以说……,是一个根本不把组织规定看在眼里的人……。”
  柳帝王桃眉一笑,道“有意思,连修罗天堂的规则都敢不遵行而能当上‘冥大帝’这个位置,绝不是普通人!”
  潘离儿瞅了他一眼继续道:“他的确不是普通人。最少,六年前就曾上少林在罗汉院十八长老面前把他们的眉毛全给剔了回来。”
  大事情!这真是一件大事。
  “难怪有三年的时间看不见少林那些和尚们的踪迹。”柳大公子格格笑着:“整个江湖都以为他们闭关苦练去了,谁知道是在‘养眉毛’……。”
  你想想,一个年高德劭的大和尚少了那一对长长的白眉像什么话?
  更何况少林寺中最负盛名的罗汉堂十八长老!
  “五年前则在蒙古皇帝托欢特穆尔避走开平时尤且于千军万马中取走了自成吉思汗先祖传下来的天神宝刀……。”潘离儿轻轻一叹,接道:“你应该知道,那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柳大混混承认这点。
  托欢特穆尔远走开平时左右最少有二十万兵马。在那种肃杀的情况下能够取走蒙古可汗向来视为生命珍宝的“天神宝刀”就等于是可以轻易的取走托欢特穆尔的首级!
  “他自个儿是蒙古人,为什么要这么做?”柳帝王可疑惑了:“托欢没有了宝刀,对族人可不好交代!”
  “所以才会有洪武二年托欢再逃和林,三年崩逝于应昌!”潘离儿缓缓道:“最主要的原因是应顺帝失去了宝刀也失去了对部族的号召力!”
  柳帝王双眉一挑,道:“你的意思是,阎如来故意要造成这种情况?”
  “真正的目的我就不明白了。”
  潘大美人摇了摇头,道:“这两年期间不但江湖武林没有他的行踪,就是修罗天堂内也没有他任何消息。”
  这又是一件怪事。
  是修罗天堂的人怎么会没有任何消息?更何况他当时已经是“冥大帝”的身份!
  “冥大帝是十年一任!”潘离儿道:“所以,没有他的消息反而是变成了一个大消息!”
  这点柳帝王完全明白,的确是很奇怪的事儿。
  “三年前的冬夜又有了他的传说……”潘离儿轻轻一皱眉,道:“据说是在极西的波斯那个国度参加了一个战争,而且帮忙帖木儿帝国的兴起……。”
  “乖乖,这家伙干的事可真不少!”
  柳大公伸了伸舌头,嘿道:“还有呢?”
  “去年,朱元璋派兵攻下和林后进杀扩廓。”潘离儿轻哼道:“这一战之所以无法攻胜,据说又是这位阎如来的关系!”
  柳大公子长长嘘出了一口气,苦笑道:“看来,这老小子果真是一个好对手咧!”
  潘大美人的眼中可充满了关切,“你……能应付得了他?”
  “怕什么?”柳大混混为自己壮胆,用力的哼了两哼道:“男人的世界里,会怕可是成不了大事。”
  “有意思!”
  窗外有人轻轻的笑了:“不知道敢说出这句话的人能做得了几分?”
  声音柔缓的在外头冷风中送进来,有力!
  有力,而且非常的有威严!
  “是他!”潘离儿脸色变了,连声音都不像以往那般娇媚醉人:“现任的‘冥大帝’阎如来!”
  “嘻嘻!要见面了?”柳大混混鼓起勇气大力的站了起来,放声长笑道:“等着,哥哥剥个橘子吃完后出去见你。”
  “哈哈哈,柳帝王果然是个有意思的人!”
  门外,阎如来淡淡的笑着:“今天才第一天而已,还早呢!”
  话完人走,柳帝王冲出了屋外却只见得两个好大的雪人摆在那儿。
  有一个是像极了自己,另外一个则是粗旷的身影勾雕出轮廓看不清面貌。后者的“雪掌”则好有力的切插于自己这个雪人的咽喉上。
  “真好玩!”
  柳帝王哈哈大笑,对着风雪呼呼道:“老小子,这是你的预告?嘻嘻,哥哥的脖子可硬着咧!”
           ※        ※         ※
  “长安,真是个很不错的古城!”
  说这话的人姓沈,沈京飞。
  沈京飞在武林中并不太有名,但是在朝廷里可是鼎鼎大名的一号人物。
  北天王!呵,朱元璋派驻守长城关外第一把货色!
  “王爷今儿个休假一个月回来,见了皇上之后便马不停蹄的到了咱长安城……。”有个女人轻脆的笑着:“这……可是有什么原因?”
  自古沙场老将封王称爵还是常事。
  既是王爵,喝酒有佳人相伴更是当然的事。
  所以,在长安城这座古城里最有名的“飘香酒楼”自然咱们沈王爷的身旁会跟了五、六个大美人。
  “本王是特地回来故里看看老朋友们!”沈京飞朝在座对面那个五旬汉子哈哈笑道:“易通,咱们哥儿俩快有二十来年不见了吧?”
  “是!”
  这位飘香酒楼的老板微微一笑,道:“想当年我们都是三十少壮,如今两鬓已飞白发!”
  “哈哈哈,易兄何必气馁?”沈京飞高声长笑,意气风发道:“五十盛年,正好是留名青史的时候!”
  易通苦笑一声,道着:“王爷……。”
  “也——咱们是兄弟,何必如此官场称呼!”
  “是!”易通轻叹一声,道:“沈兄如今已是王爷身份,小弟仍旧是个酒楼老板,来日成就今天已见千里差别……!”
  他们在这儿说着话,楼梯口可是有几声脆悦的娇笑里上来了四个女人。
  可真惹眼!
  沈京飞由厢房的竹望了出去,忍不住赞呼了一声:“这大城可比长城关上有劲多了。哈哈哈,这四个大美人上那儿去找得?”
  易通回头一瞧,双眸闪了两闪后回首朝沈京飞道:“沈兄可是想认识她们?”
  “你认得这四个美人儿?”沈京飞的兴趣可来了。
  “她们据说是金陵龙家的亲戚……”易通微微一笑,道:“各有个俏名字—兰香香、竹翠翠、菊黄黄、梅雪雪!”
  “好个春兰夏竹秋菊冬梅!”
  沈京飞抚掌大笑,一双眼珠子可是直盯着那端落坐的四个美人儿,嘿声笑道:“易兄你可别见怪。这四个妞儿可把你这个飘香酒楼的女人全压了下去。”
  “那当然!”
  易通轻笑声中压低嗓子道:“她们可是由一名叫云夫人的妇人千挑万选出来,经过种种训练后准备其中一个做为日后龙家的少奶奶——。”
  “原来是这回子事。”
  沈京飞可犹豫了:“龙家龙在世在京城有相当的影响力,沈某人这下倒是不好……。”
  “沈兄你放心!”易通察言观色的可快:“龙在世少爷早有倾心的对象,这四个女子只是个幌子……。”
  “幌子?”
  “是!这……可是一个秘密!”易通的声音更附了:“龙少爷倾慕的人是静心公主……。”
  “唉呀!这小子……可真大胆!”
  “谁说不是?”
  易通嘿嘿笑了:“偏偏那位云夫人据说是龙少的姑姑。硬是自个儿想订下龙少爷这门亲事来……。”
  在那个时代,这是常有的事,甚至到了现代也是!
  “有一回龙少爷来到了长安就曾跟在下抱怨过这档子事!”易通对沈京飞眨了眨眼,道:“只要有人能摆平这四个女人,他可是会重重谢礼!”
  这话可是大大引起咱们“北天王”的兴趣了。
  “易兄,你这话可是千真万确?可别害了沈某!”
  “兄弟以人头担保!”
  易通的眼瞳里可闪过一丝奇异的光芒,“沈兄你只要想想为什龙少爷把这四个女人留在长安而不是在金陵京城就可以明白了!”
  “哈哈哈。”沈京飞大笑道:“长安果然是个好地方!”他笑完,可又皱眉头了:“问题是,咱们如何进行呢?”
  “这简单!”易通十足有把握的道:“明儿她们会到云天观上香,届时兄弟我再帮两方介绍不就成了?”
  易通连笑几声,边回头边道:“以王爷的身份和彪彰功绩,对她们来说可是……。”
  可是什么?易通的笑声和表情在回头掠过去看那四个美人时忽然凝结冻住。
  因为不知何时在一个最后边的角落坐了个人。
  一个身旁放了根杖的——瞎子!
  柳梦狂。
           ※        ※         ※
  “幸好你没有去找龙在世那小子!”夏停云用鼻孔哼着气道:“否则,现在回来的可能只有你的身体!”
  柳大混混笑了:“为什么不说回来的是哥哥的人和姓龙的‘头’?”
  “少骗了!”黑珍珠哼道:“你有把握的话,从潘姐姐屋子里出来后为什么不去龙家逛逛?”
  柳帝王可是瞪了她一眼,哼了又哼两声后朝向皮俊嘿道:“咱们看来得跟九风楼合作不可了!”
  跟九风楼合作就是跟贺波子合作!
  “你为什么瞧着哥哥说话?”皮大堡主可觉得不妙!
  “因为柳某人希望、一定、绝对要在后天大早你的皮家堡成千上百女人用的玩意儿在九风楼来个大展!”
  “什么?”
  “好主意!”夏两忘拍手笑道:“届时来的女人可多了。”
  “你这小子想干啥?”皮俊可苦下了脸,道:“这种事如果不花上三两个月准备,搞不好会把皮家堡给弄砸了名声。”
  “咱们在明天一天之内宣告天下。”柳帝王不怀好意的笑道:“我想,修罗天堂会有不少人来瞧瞧咱们在卖什么玩意儿是不是?”
  “然后由潘姑娘帮我们指出那些人是修罗天堂的成员?”倪不生轻轻一笑:“这倒是个省力的方法。”
  皮俊的一双眉头可是皱了半天,这才重重好用力的一叹道:“行啦!哥哥我只好展示办事的能力给你们瞧瞧!不过……。”
  他可是哼哼的怪笑了:“为了更热闹些……这些女人们可不能闲着!”
  这些女人,当然是指眼前这五位武林中的大美人了。
  “你想干啥?”
  “请他们穿上皮家堡明年春天新设计的衣服和佩饰!”皮俊哈哈大笑,道:“怎样?这下大伙儿都有事做了。”
  “大大的好主意!”
  窗外,忽然有人连着声音冒进来吃吃笑着。那颔下的白胡一个大红蝴蝶结可是幌呀幌的。
  “我贺某人就知道柳小子一定能想出好方法来!”贺波子哈哈大笑道:“龙在世那小子可是爱财爱名爱女人。嘻嘻,到时候他一定会来。”
  一来,就是他贺波子狙杀的上好机会。
  “错了!”这是柳大公子的声音。
  “错了?你说他不会来?”
  “不是!他是会来……”柳帝王嘿嘿一笑,道:“不过,你要狙杀的目标不是龙在世!”
  贺波子可要翻脸了:“小子,你想挡人财路!”
  “谁挡你财路了?”柳帝王“奸”笑两声,道:“而是……,你已经有了另外一个目标要动手。”
  “谁?”贺波子皱眉。
  “我!”又从屋外窜进来一个家伙!
  “你!”贺波子讶异极了,简直不敢相信。
  因为进来的这个人也是一个杀手,在杀手一界中鼎鼎有名的“状元杀手,杀手状元”。
  容状元嘻嘻笑着道:“怎么?你不相信?”
  贺波子的一双眼瞳可是收缩着,这种行业的同行相见本来就是很奇怪的事。更何况是排名第二的要排名第一的去杀他?
  “姓柳的,你最好把话说清楚!”
  贺波子可有些不高兴啦:“你的目的想干啥?”
  “是啊!说明白一点吧!”韦皓雁忍不住紧问着:“怎么会变成杀手杀杀手这回子事出来?”
  十来道男男女女的眼光全看向了咱们柳大公子身上。其中,就有那么一双充满了坚定的信任!
  眸光的主人是,宣雨情。
  柳帝王朝爱妻轻轻一笑后,这才缓缓朝众人道:“修罗天堂现刻正实行一个‘屠龙’的大计划……。嘿嘿,咱们也来一个反制的大计划——龙威!”
  “名称不错!”皮俊叹道:“内容呢?”
  “长安那边由我爹去应付,三两下就摆平了。”柳帝王嘻嘻一笑,道:“至于金陵这端,容大先生的目的就是混入修罗天堂里做为内应!”
  贺波子双目一瞪,哼道:“贺某人可是一向真杀人。”
  “没有人叫你假做呀!”容状元嘿嘿一笑:“不过,还得看你是不是真有这个能力!”
  “是吗?”
  贺大杀手这两个字从喉咙吐出来的时候,十根手指可是有了十条细鲜红的丝线紧扣缠住!
  “慢、慢!”柳帝王可急忙阻止道:“两位要动手可不急于这一刻啦!日后……多的是机会。”
  “哼!”贺波子大力一哼,道:“可惜贺某人已经先接下了别的事,恕难……”
  “怎么,一个好杀手向来可以同时接好几件‘工作’!”夏停云公子可是高高抬起了下巴,哼道:“难道你不成?”
  “谁说不成?”
  “那太好。”柳大公子嘻嘻笑道:“就这么说定了!”
  “谁跟你说定?”贺波子冷冷一笑:“价码还没谈。”
  这倒是很现实的一个问题。
  别说贺波子这种鼎鼎大牌的杀手,就是一个曾经做过一两件“工作”的家伙也挺有身价。
  “好吧!你要多少?”这可是容状元问的。
  “这个……”贺波子左看右看容状元一番,又是上下打量了一阵,这才哼哼道:“看在同行的份上,打个折!”
  “明说!”
  “一个铜板!”
  “一个铜板?容某人这么没价值?”
  “可以了啦!”柳大混混插口道:“哪!一个铜板儿拿去!”
  一个铜板,由这手交到那手。很简单的一件事、很简单的一个动作、很简单的一个交易。
  每天都有千百万人在做的一件事。
  但是,别小看一个铜板。
  它可以逼死英雄,也可以改变武林!
  一个铜板!
  “我要杀你!”贺波子接过了铜皮说出了这四个字。
  江湖上、武林中,天天有人说的四个字。
  “我要杀你!”
  由贺波子的口中说出来就会大大的不同,由贺波子向容状元说出那简直是轰动江湖的事。
  一夜之间,金陵城内最常听到的一句话就是——“我要杀你!”
           ※        ※         ※
  这是距离金陵城南五十里的一个山洞。
  山洞的名称是“三天外洞”。
  这夜,阮豪卿大步的跨进洞里朝洞底腹地的一个老头子道:“金陵城传出来两个消息。第一,皮家堡将在九风楼举办一次前所未有的展示会……。”
  洞里这个老头笑了,他的名字是“三天冥王”,那张黑和乾瞿的面庞在少掉一只眼和一个耳朵后特别诡异。更诡异的是左右手的手掌各只剩下一根小指。
  阮豪卿知道,那个曾经砍掉这个老头眼睛、耳朵、手指的女人叫云夫人,留下两根小指的目的是在——羞辱!
  两根小指没有办法用筷子,但是却能合在一起挖饭捡菜来吃。
  她要他活下去,活的非常屈辱和痛苦。
  “第二件事……”阮家豪咳了两声,道:“贺波子要杀容状元……。嘿嘿,很有趣也很狗屁的事!”
  三天冥王翻了翻左眼皮,冷冷道:“你对这件事很有兴趣?”
  “不错!贺波子和容状元都是狗屁杀手。”阮豪卿哈哈大笑道:“真正的杀手……必须能面对面告诉对方……然后出手——毙命!”
  三天冥王冷冷看着眼前这个三十五、六年岁的汉子,淡淡道:“不准你杀柳帝王!”
  “什么?”阮豪卿的脸庞抽搐了两下!
  “我知道你跟他有极深的仇恨!”三天冥王冷冷一哼,嘿道:“但是当年我救你时……。”
  “我记得!”阮豪卿咬牙道:“先杀云夫人!”
  “嘿嘿,你记得是最好。”三天冥王哈哈长笑,道:“杀了云夫人以后,想做什么就随你便!”
  阮豪卿的拳头已是紧紧的握住。他永远忘不了十年前那件事!
  十年前,他是洞庭湖阮字世家的新主人。阮字世家的势力足可以影响两湖的动向,也就是说当时朱元璋和陈友谅之战,如果他帮陈友谅的话如今大明的主人就不姓朱!
  他是想帮陈友谅,但是姓柳的可不想。
  更让阮豪卿咬牙切齿的是,那时的柳帝王才二十年岁,一个二十年岁的小混混竟然打败他这个二十五年纪的名门新主人!
  “嘿嘿嘿,”三天冥王一阵冷笑,哼道:“为了让你谨记这点,我让你知道三个人!”
  右侧的岩壁倏然间打开,三个洞口里有三道通道。里面,各有人冷肃的坐在那里!
  同样的气息!阮豪卿双目一闪,哼道:“这是什么意思?”
  “哈哈哈,他们三个分别叫冬叶寒、百风凤、赵不丢!”三天冥王沉沉一笑,接道:“这两男一女随时在你的左右帮你狙杀云夫人!”
  “帮”,同时也是“监视”!
  “现在柳帝王正和修罗天堂对抗,所以他是助力!”三天冥王的左眼闪了两闪,冷嘿着声音:“你的命是我救的,你的狙杀技巧是我传,回报我的唯一方法就是不择手段的杀姓云的那个贱人!”
  “明白了!”阮豪卿叹了一口气,看着洞口又重新闭。但是,岩壁后的杀气仍然依旧凝聚!
  “他们彼此相互不认识,可是都认识你!”三天冥王哈哈大笑,“你们——代号‘毁天灭地’!”
           ※        ※         ※
  “贺波子要杀容状元?”
  一个女人的声音从一团惨绿的鬼火后面传出来,沉沉的笑着:“很有趣的一件事!”
  “更有趣的是卦象上的显示!”-卜痴嘿嘿笑着,朝眼前这位修罗四夫人之一的鬼夫人道:“在下卜出来的是坎离卦象。嘻嘻,水火集聚!”
  “喔——?依你的意思是可以吸收容状元?”
  “是!最少……容状元和柳梦狂有过节!”
  “状元杀手,杀手状元”的容大先生曾经想刺杀“帝王”柳梦狂。只可惜他没有贺波子狙杀“卒帅”晏蒲衣的运气。
  所以,出手一招便败在柳梦狂的剑之下容状元从此消失于江湖,没有人有他的下落,更没有人知道他是被柳梦狂的宝贝儿柳帝王带到了一个地方参武去了。
  当然,也不会有外人知道他们竟变成了好朋友!
  男人的友谊有时候是很奇妙的,特别是在武林中;生死仇敌有可能变成生死之交,相同的生死之交也可能有一天是要了你的命的人!
  “桀桀桀,吸收容状元与否是一回事。”鬼夫人沉阴阴的笑着:“但是,这件事情本来就值得我们参与是不是?”
  “是!”卜痴哈哈大笑,道:“无论事情的背后如何,这绝对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        ※         ※
  长安城外的云天观可不是闲杂人等可以去的地方。
  这里种植的樱花,据说曾让唐朝大诗人李谪仙为之神往,直呼天下别无二处可以醉酒躺卧天地更美之所!
  ------------------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