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

  秋!
  是秋的凉意把这一际无垠的草原变成了萧瑟的感觉。风走过,天地在呼息间似乎有着叹息。
  长长的盛草已是及腰,他可以感觉出来每一根草的波动都在说明着天地的运转大道。
  “这是秋天!”他喃喃的道着,长长吸了一口气,让江南冰凉的空气进入体内,随着气机到每一寸经络内感受。
  在眼睛还没失明以前,他用眸子看。
  而现在他是用“心”看,看整个宇宙大造的奇妙。
  “秋天就是秋天!”他笑了,自己对自己道:“大地就是大地,老天爷就是老天爷,人呢?”
  他叹了一口气,因为除了心以外还有耳朵。
  在半里外有四匹马在撤蹄狂奔,一前三后,倏忽间空气便充满了惊惧、惶恐和……杀机。
  他皱了皱眉头,继续走着。
  身前越来越近的那四匹马,四匹马背上的五个人是不是跟自己无关?或者有相当重大的关系?
  他不知道,但是他明白一个道理。
  天地的运行,自然造化的神妙很容易让两个无关的人,或者两件无关的事情变成密不可分。
  马蹄已近,在前面那匹马背上有两个人。
  “小心,前面有一个瞎子!”他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千万别踢到人!”
  “好!”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回答:“抓稳了!”
  那是在三丈外两个人逆着风在谈话,他却听得一清二楚。然后在“心”里很清楚的“看”到一匹马在自己左侧不及三尺处窜奔往前。
  甚至他还可以“看”到坐在后头的那个女人回过头来看他是不是受伤!
  他“看见”了她的心,是一颗温柔、善良而恐惧。
  有一颗温柔和善良的心,为什么要恐惧?
  答案在后面那三匹马上的三个人身上。
  杀气!
  又沉又重的杀气破坏了这一际草原的安详,他皱了皱眉,可一点也不喜欢这样。
  狂蹄已到了身前,有人叱喝道:“不要命的瞎子,滚远一点!”
  叫喝的声音是好大的嗓门,丹田中气相当的足,他笑了笑,低下了头。
  瞎子低下头也是看不见东西,那么这只能说是一种习惯。
  在二、三十年前他还没瞎而要拔剑以前的一种习惯。
  草长及腰,所以他的手掌握住了什么没有人知道。
  马背上的三名汉子都是相当有名头,身经百战而仍然能够生存下来的人物。
  所以就算瞎子手中握着是刀是剑,他们一点也不会吃惊讶异。
  瞎子一笑,右腕突抬一探,好快的向马背上这三个人而来。好快!快到他们全被打飞到丈许外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你是哪条路上的……”他们勉强撑着挣扎爬起来,与其说是愤怒不如是骇讶来得真确。
  “我?”瞎子笑了笑,缓缓道:“你们是天魔无极门中人?依程度看,是刑堂的‘天魔三使’!”
  “不错!”
  当中的一个硬生生忍住心头的骇异,乾涩道:“不知道你这位兄弟如何称呼?”
  瞎子看起来的年岁像是三十岁,俊朗的面貌隐约有着是藏久更显的宗师风范。
  他们是从瞎子的气度中感受到了这点。
  同时他们也想起了一个人,一个一生不但没有败过,而且永远只用一招制敌的人。
  “帝王”柳梦狂!
  “你是帝王?”他们骇然的惊叫道:“‘帝王’柳梦狂前辈?”
  瞎子轻轻一笑,仍旧开始一步一步走着。
  就好像他原先一直在踱行,压根儿没被方才的事所干扰似的。
  “天魔无极门”的人深深抱拳一揖,二话不说的上马调头就走,他们真的无话可说。
  “帝王”柳梦狂插手干预,那还会有谁有意见?
  三匹马蹄踏地的响声走远,背后正有一匹马撒蹄来到,柳梦狂轻轻一笑。
  “请柳大先生接受我们一拜!”马背上那一双男女跳落下地,双双伏地恭敬跪倒道:“今日若不是遇上了柳大先生,我们两人真是在劫难逃了!”
  柳梦狂轻轻一笑,道:“你们也是‘天魔无极门’的人?”
  “是!”那名汉子答道:“晚辈刘南陌,身旁的这位是沈蝶影沈姑娘……”
  柳梦狂淡淡一笑,道:“我不想知道他们为什么追杀你们,但是我只能说以后要多加小心便是了!”
  柳梦狂说完又开始他的漫步。
  每一步都走得好专心,彷如是用他的脚在当眼睛测量大地的一切。
  刘南陌和沈蝶影楞了一下,双双在柳梦狂背后一抱拳,便跨上了马背扬蹄而走。
  “柳梦狂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刘南陌在马背上叹了一口气道:“真是太了不起了!”
  “是的!”沈蝶影在他背后缓缓而沉吟着道:“他真是个人物!”
  “你有信心吗?”
  “没有!”沈蝶影叹息的声音令人心碎,一阵子后忽的提起了精神,道:“柳梦狂无懈可击,他的儿子可不一定!”
  “门主你要去找他?”
  “当然!”沈蝶影吃吃笑了起来道:“在三天后我和柳梦狂决战之前,非得了解他的弱点不可!”
  她已经不能不想办法要从别人身上了解柳梦狂的弱点不可。
  因为刚才从半里外开始所有的接触中,她已经明白了一件事,柳梦狂是无懈可击。
  真正的无懈可击!
  ***
  柳梦狂的儿子叫柳帝王,柳帝王有一个“好朋友”叫皮俊,皮俊又有两个“好朋友”叫夏停云和夏两忘。
  在他们来说,所谓“好朋友”的意思就是?有困难时就来找你,然后让你两肋插刀。
  “起床啦!”
  咱们皮俊皮大堡主隔着门板朝房间里大叫道:“姓柳的,你真不够意思,才结婚七天就把朋友全忘了!”
  什么话?柳帝王从床上跳了起来,答道:“喂!姓皮的,闹洞房闹了七天也该给哥哥喘一口气了吧!”
  皮俊在外头又嚷吼了起来,道:“好小子,你说好搞定这件人生大事后就帮哥哥我讨回皮家堡……”
  咱们皮俊曾经为了帮助柳大公子而被“拖”出了享乐天地的皮家堡。
  但是那家产竟然在神不知鬼不觉的叫“黑色火焰”这个神的组织所占领。
  想起这件事,这个组织,咱们柳帝王可更不想起床了,他一头栽躲到被子里,身旁的新婚娇妻已是轻笑小嗔的靠了过来,柔嫩细腻的皮肤,幽香暗浮直动人心。
  宣王星死在魔帮之手,幸好由柳梦狂所救,并且传以“帝王绝学”。
  她的“帝王绝学”可和郎君柳帝王和“帝王绝学”不同,因为“帝王”柳梦狂前无古人的自创了一门武学,偏偏他儿子将这武林珍宝的绝学视为废物,而自己也创出了一门武学来。
  正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你应该去帮助他的!”宣大美人轻声道:“因为他是你的好朋友,而皮家堡也是因为你而被人侵占!”
  “我知道!”柳帝王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只是这件事情必须等我爹和天魔无极门的人交过手以后再视情况行动。”
  “我知道爹要和天魔无极门的门主决战。”宣雨情轻轻道:“但是这两件事情不能同时进行。”
  柳帝王嘿嘿一笑,答道:“你知不知道爹今天去了那里?”
  “知道呀!他去领会一下决战场地的气息!”
  “那么你知不知道爹为什么那么慎重此事?”
  “因为天魔无极门是一个相当大的组织。”宣雨情回道:“而且他的的武功路数和中原各门派有着相当大的差异。”
  “另外还有一点是你不知道的。”柳帝王淡淡一笑道:“最重要的是,‘天魔无极门’也是‘黑色火焰’这个组织的外围机构之一!”
  宣雨情楞了楞,不由得讶异叹道:“蒙古人在退出中原五年后,真的是想卷土重来?”
  前没几个月,蒙古人皇帝胞弟拥“天源内力”的巴里特穆尔之事,才让他们吃足了苦头。
  黑魔大帮被毁,原以为蒙古人已是死心,谁知如今紧接着来的是更可怕的“黑色火焰”!
  这个传说中的组合终于要正面的出现在人世间。
  “他们是不会死心的!”柳帝王轻轻叹了一口气,道:“你记不记得我爹在闻人独笑杀了百里长居后说过的一句话?”
  宣雨情点了点头,道:“闻人独笑的‘独笑鬼剑’已是天下第一,他要退出江湖和萧灵芝姑娘隐居于山林……”
  柳帝王慎重的问了一句道:“那么爹又为什么要和天魔无极门的门主一战?”
  宣雨情知道这里面一定有一个重大的理由。
  但是她没有问,因为她相信到了时机,自然柳郎君会告诉她,这是一种信任,一种真挚不移的爱。
  “因为萧姑娘落到天魔无极门的手中!”柳帝王叹了一口气,道:“另外一个理由是,萧游云也在那里!”
  萧游云是萧灵芝的胞弟,也是萧家继承大梵天心法最后希望所寄。
  他曾经被宣雨情以“帝王七巧弄魔扇”所展现的帝王绝学所制伏,他不信,更恨。
  宣雨情曾经和柳梦狂双双摔下绝谷为世外宫所救。
  世外宫正是萧家的一处基地。
  萧游云狂恋宣雨情,也之因爱生恨,数月前被宣雨情打败即囚禁于“清国公”的别苑地牢内。
  没想到“黑色火焰”这一波行动中也包括救他出去在内,这可真是大大严重了。
  如果“黑色火焰”利用了其中的恩怨情仇,对柳帝王他们而言实在是一件相当费神处理的事。
  宣雨情叹了一口气,道:“我担心……”
  “担心什么?”柳帝王立刻明白了过来,道:“你不是担心爹和天魔无极门门主的一战,而是担心闻人独笑!”
  因为谁都知道柳梦狂一定会赢。
  但是柳梦狂这次出手必然引起闻人独笑的挑战。
  “帝王”柳梦狂那时能拒绝吗?
  宣雨情不由得长长叹了一口气,道:“本来以为废掉巴里特穆尔的武功后就天下太平,想不到反而是更多事!”
  “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柳帝王的双眸一亮,轻笑道:“哪……眼前就有一桩!”
  “什么事?”
  “我相信天魔无极门的人也一定在监视决战的那片草原,所以今天他们一定会碰上我爹。”柳帝王格格一笑,嘿道:“再来呢?他们就要找上哥哥套出我爹的弱点啦!”
  ***
  “柳帝王那小子实在太不够意思!”皮俊大剌剌的坐在“天香酒坊”内,摇头叹气道:“真是太见色忘友了!”
  夏停云和夏两忘可是耳聋了似的,自个儿大口喝酒,嘴里“啧啧”有声,没答腔。
  “你们也一样不够朋友!”皮大堡主好像真有点生气似的推椅而起,哼道:“不跟你们喝了!哥哥我一个人去清静清静!”
  什么“清静”?从头到尾就他一个人在发牢骚。
  在酒坊的另一桌,就单独坐了一个长得挺漂亮的女人,这女人不但漂亮,而且给人的感觉是温柔极了,也善良极了,像这样一个女人怎会单独一个人?
  皮俊站了起来往外头走,正巧那女人也呼叫小二付帐,一先一后,他们都离开了天香酒坊。
  “你看这里有没有天魔无极门的人?”夏停云淡淡的问了一句。
  “这里没有!”夏两忘也淡淡的答道:“不过刚才跟着皮俊出去的那个女人是不是,那就看不出来了!”
  夏停云抬了抬眼皮子,嘿道:“你怀疑她?”
  “不是怀疑的问题。”夏两忘耸了耸肩,说出他的看法道:“我只是觉得一个在外头‘单独’走动的女人不太可能不会武功!”
  但是他又看不出对方的底细。
  是因为那个女人伪装得太好,还是武学造诣已在他们之上?进入一种所谓“反璞归真的境界?”
  “管她是什么东西?”夏停云笑了起来道:“反正我们都要跟在皮俊后头就是了,对不对?”
  这是他们计划中的一部份。
  打从一个多月前皮家堡被“黑色火焰”所侵占了以后,柳帝王他们一直没有采取行动。
  那么对方的判断将是认为皮大堡主会对这些“朋友”开始不满。
  顺水推舟的结果,那就是演一场戏给人家看。
  特别是今天,柳梦狂去三里坡看堪地形,事儿更有可能发生。
  ***
  沈蝶影边走着边思考怎么跟皮俊这个目标搭上关系?就在想动念间,一个转角她无意中碰撞到一个人身上。
  “小生冒犯了!”皮俊急急叫道:“不小心撞着了姑娘,真是大大的失礼!”
  这么巧,皮俊也是低着头回身,两相撞着。
  沈蝶影轻轻一笑,道:“公子何须这么说,是小女子在想事情一时恍惚失神,所以……”
  “耶!别这么说,相撞即是有缘!”
  皮大公子笑得可真自以为有点魅力,他朗道声道:“不知姑娘在想什么事,或许在下可以帮个忙?”
  沈蝶影又叹气又摇头道:“这件你帮不了忙的!”
  “有这种事?”皮大公子可是豪气干云,昂首道:“在京师城里要我皮某人做不到的事情还真少,你说!”
  “真的!我要找一个人!”
  “谁?”
  “柳帝王!江湖上人人称为大侠的柳帝王!”
  “你找他做什么?”皮俊上下打量了人家一眼,嘻嘻笑道:“人家可是刚刚才完成人生大事!”
  沈蝶影“羞红”的半垂下头,轻声道:“我知道,但是我常常听人说起他传奇的事迹,所以想一睹风采!”
  她顿了顿,抬眉道:“公子,你认识?”
  “在下姓皮单名俊。”皮俊自我介绍了一下,呵呵抚掌大笑道:“别说认识,就算是在洞房内也可以把他出来!”
  “真的?”沈蝶影已红了红脸,道:“那……你是不是可以……”
  “这还用说!”皮俊拍着胸脯保证,顺口问了一句道:“不知姑娘你如何称呼?”
  “我姓沈……”沈蝶影轻轻一笑,接道:“称我做阿沈就可以了!”
  皮俊点了点头,嘿道:“好!阿沈姑娘,你想在什么地方见到柳帝王那小子?”
  他可真是满口子的大自信,柳帝王一定会去。
  咱们皮大堡主可不管了,反正这种可以让朋友两肋插刀,大快人心的事不做白不做!
  他心里在想,对面的大美人已是轻声细语的道:“那么,半个时辰后在东园寺相见……”
  皮俊猛力的点了几下头,笑道:“姑娘,你放心的去等,皮哥哥我一定把人用架用抬的都会送到!”
  他拱了拱手道别,可是一路兴冲冲的冲到了柳帝王面前,瞧着人家猛笑,后头跟进来了夏姓的两个家伙。
  “有什么事?”柳大公子的眼皮一直在跳。
  “大发现!”皮俊嘻嘻笑着看了宣雨情一眼,才将目光调转回来,道:“天魔无极门的人已经来了!”
  “呃?那好呀!然后呢?”柳帝王觉得眼皮跳得更快。
  “指着要找你,半个时辰后在东园寺里相见!”皮俊可是有点神似的压了压嗓子,道:“而且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
  声音低得让宣大美人刚好听到。
  “那你们两个回来做什么?”柳帝王急忙转移话题,朝向夏两忘和夏停云道:“你们应该瞧瞧她现在的动静呀!”
  “有什么好瞧的?”夏停云哼道:“她既然指名道姓的找你,早就想到如果派杀手暗袭围攻的话,在出手以前就被哥哥们摆平了!”
  这句话倒是没半点的夸张。
  天魔无极门里除了那个神的门主和刑堂堂主他们连名字都不知道以外,剩下的实在不放在眼里。
  “她说了名字?”柳帝王叹了一口气问着。
  “姓沈,人家都叫她阿沈……”皮俊皱了一下眉,道:“哥哥我不能不劝告你一件事!”
  “啥?瞧你皱眉样儿!”
  “武功很高!”
  “什么?你也会说这种话?”柳帝王怪叫道:“除了对哥哥以及对哥哥的爹以外,还有人?”
  皮俊苦笑了一声,道:“最少内力之厚难测!”
  稍早那一“撞”,皮大公子最少知道了一件事,这个女人真的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
  “我明白了!”柳帝王叹了一口气,道:“你认为她就是那个‘天魔’?”
  “最好你有这个准备!”皮俊长长叹了一口气,道:“我是在想,说不定‘天魔’和你爹的战事会变成你的份!”
  柳帝王的眉头皱了起来,耳畔却听到宣雨情娇妻的声音道:“轻松的去,愉快的回来,今晚我会下厨。”
  一句话,柳帝王可是真心的笑了起来。
  “天魔又如何?巴里特穆尔都摆平了,那女人算什么?”他瞪眼看向皮俊、夏停云、夏两忘“哼哼哼”了三声,道:“我是怕到时会有‘黑色火焰’的人在场!”
  “你放心!”他们三个抢着道:“他们没有机会看到你出手!”
  柳大公子真的能放心?
  东园寺的规模在京城里并不算顶大。
  但是它的菊花可是相当的有名。
  在这种秋高气爽的时候,整庭园六百三十四朵菊花全绽开放来,那真是动人心弦。
  像这种时节,前来赏花的人一定不少。
  柳帝王踱了进来,在鹅卵石的道径上四下已有十来个人负着手边走边看,或吟诗或赞叹。
  瞧他们个个都像挺有学问的。
  当然!在这里头也有女人,跟着男人的女眷。
  也因为如此,以沈蝶影这么美好的一位姑娘独立在花丛间望来,那就特别引人注目了。
  一抹轻笑含羞,有点像情人约会似的沈蝶影走了近来,柔声道:“可是名侠柳帝王?”
  “柳帝王是真的!”柳大公子嘿嘿一笑,道:“至于名侠嘛!有点儿不好意思啦!”
  “柳公子太客气了!”
  沈蝶影轻轻一笑,道:“那亭子上小女子已备了茶,公子可愿意风雅陪饮一茗?”
  “那有什么问题!”柳帝王哈哈一笑,跨着步子便和沈蝶影双双对坐于心风亭内。
  这亭子极是幽雅,而且位在一隅假山之侧临池而立。
  柳帝王轻轻一笑,道:“这寺里的和尚倒是大方,肯把这个地方借给姑娘煮茶论事!”
  “那是因为他们方丈不在,小女子买通了寺里执事而借得的。”沈蝶影依然含笑,没半点异容的道:“更何况和柳公子这等名侠相会,岂能不在一地相应之处?”
  “哈哈哈,姑娘可别让柳某某听了话就醉了!”柳帝王吃吃一笑,轻轻的道:“‘天魔’在言谈举止间可臻此境,真令哥哥我佩服极了!”
  沈蝶影这下想不吃惊都不行,倒是她的神情镇定的出乎柳帝王意料之外。
  “小女子叫沈蝶影。”她轻轻笑道:“柳公子口里所说的‘天魔’是指我吗?”
  她的表情不能不让人家以为自己在胡言乱语,尤其那双眸子纯洁得令人想打烂自己的嘴巴。
  柳帝王却是混过来的人。
  他可是全天下所有各城各镇大小混混的总头头。
  女人,他真的是见得太多了。
  “你的表情绝对骗不了两个人!”
  柳帝王很有把握,也很像教席在教导小学生似的表情,道:“第一个就是我爹,因为他用心眼看,而不是肉眼!”
  这点沈蝶影承认。
  但是她不明白柳帝王的肉眼凭什么看出来?
  “第二个当然就是哥哥我了!”柳大公子得意的笑了起来,道:“你知道为什么吗?”
  何止想知道,简直是不说就翻脸动手了!
  “因为柳哥哥我在‘混’的时候……”柳帝王说着,竟然有点脸红起来,道:“我曾经去过二十大城的四十四间最大青楼内晃过……”
  他的脸色正经起来,瞧着沈蝶影发白的表情,道:“柳某在这四十四间青楼内‘守身如玉’,但可也是见过了天下所有名妓所能做出最令人心动、疑惑的表情。”
  是可忍孰不可忍!
  把堂堂“天魔无极门”的门主比喻成青楼妓,就算开玩笑都可以翻脸了。
  沈蝶影银牙一挫,挑眉出手。
  别瞧人家长得一副善良、纯洁的样子,十指这厢一翻飞过来,那可真会要人命。
  柳帝王飘身而退如行云流水,沈蝶影探指而来似雷霆跨空,一前一后,便在心风亭内大小方圆打转。
  沈蝶影几度变身法换步路,却是仍然近不及柳帝王之身,一时间不由得心头惊骇油生。
  “唉!”柳大公子长长叹了一口,道:“皮小子太高估你了!说什么功力深不可测,狗屁!”
  最后两个字出来,沈蝶影已经躺了下去。
  “更令人生气的是,萧灵芝和萧游云一定不在你们‘天魔无极门’内!”
  柳帝王苦笑了一声,扶起被点了穴道的沈蝶影,直挺挺的坐回位子上,才自个儿对面坐下道:“因为你们根本没有那个能力!”
  萧灵芝和萧游云一失踪,柳帝王他们当然立刻知道了消息。
  却是怎么也查不出半点踪迹来。
  能让他们查不出两个偌大的人,那可是很难的事。
  “不错,人是不在本门内!”沈蝶影乾脆明白说道:“你认为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真话人在哪里?”
  “你说的不可能是‘真实’,但是会说‘真话’!”柳帝王淡淡一笑道:“我想你背后的那些人已经有交代过了?”
  沈蝶影真的服了。
  “黑色火焰”的成员之一潘离儿只指示她如果失败了,乾脆说出萧家姊弟在”大火轮”这个组织内。
  “至于是不是真的如此,那我就不知道了!”
  “当然不是真的!”柳帝王叹了一口气道:“他们的目的是在诱拐哥哥我和那些朋友施展拳脚!”
  最重要的两个人当然就是柳梦狂和柳帝王了。
  因为他们各自独创出一门武林中所未有的武学。
  一门你从未看过,又从未被打败过的武学,怎么样也不可能在交手时才想出破解之法。
  更何况这对父子都是宗师人物。
  沈蝶影淡淡一笑,道:“黑色火焰当然知道我不是你爹的对手,但是你爹也应该知道是不是?”
  她想问的是,柳梦狂还那么认真做什么?
  “因为我爹和你交手便中了他们的计谋!”
  柳帝王的解释很简单,又道:“你只要想到闻人独笑就明白!”
  黑色火焰的目的真正在于闻人独笑和柳梦狂的一战,只要柳梦狂出手,“独笑鬼剑”立刻会找上门来。
  这下可成全了他们鹤蚌相争,一石二鸟的好计。
  “所以我爹看‘勘察’地形,却是诱得你沈大门主来找我!”柳帝王笑道:“现在他是不是不用出手了?”
  沈蝶影真的是大大叹了一口气。
  她到现在才发觉,每个人都在下棋,而自己只不过是颗可有可无的卒子。
  “你对我们还是有帮助的!”皮俊晃上了亭子,笑道:“指挥你的那个女人叫潘离儿是不是?”
  他的皮家堡就是给这个又漂亮又美丽的女人占领。
  “嘿!你们别想从我口中问出半点风声!”沈蝶影说的可是相当的坚决。
  “柳小子刚娶了老婆……”皮俊忽的冒出这一句。
  “我知道!”沈蝶影哼道:“干啥?难道要我送贺礼?”
  “这倒不是!”皮俊“邪恶”的笑了笑,道:“可是皮某的人可比柳小子又俊又有钱,却还是光棍一个!”
  沈蝶影的脸色变了,冷哼道:“你想干什么?”
  “男未婚女未嫁,谁也不会反对吧?”
  咱们皮俊的表情可是继续“邪恶”下去,道:“说不定哥哥我只好来硬好了!”
  “如果你不喜欢皮某那张嘴脸,夏某也不错!”夏停云凑了过来。
  夏两忘也追跟着道:“别看他,你看我如何?”
  啥?这些人都是色狼?
  沈蝶影脆耳的笑了,讥诮的看了他们三个一眼道:“你们敢吗?”
  就这四个字,这三个“邪恶”的大男人可是楞死当场,支支吾吾了半天说不出半个字。
  他们都是名侠人物,就像放浪不羁也还是侠。
  侠有侠的道理,有侠的行为。
  更有侠的原则!
  沈蝶影甚至扭头向柳帝王哼道:“还不快解了我的穴道!难不成你要养我一辈子?”
  妈呀!这到底是什么世界?
  沈蝶影轻笑着以曼妙的身姿走了。
  四个男人在叹气,好片刻后,柳帝王问道:“喂!你们看出了什么?”
  “什么什么?”夏两忘瞪眼道:“除了一个中年文士比较可疑以外,剩下的就不必了!”
  “你们没有追下去?”
  “屁话!没有追下去会让皮俊这小子有那么多的机会和刚刚那位大美人说话?”
  夏停云说得很生气、很愤怒的样子,却一忽儿大大叹气颓丧的小声接道:“可是跟丢了!”
  “跟……丢……了?”柳帝王不敢置信的一个字一个字的道:“你……两个………不是天下轻功最好的?”
  “跟丢就是跟丢,轻功好有个屁用?”夏两忘也在叹气道:“那家伙滑溜得很,眨个眼就不见了人!”
  看来情况有点严重了。
  夏停云的轻功妙绝到令“天上的浮云”也为之错愕楞停,至于夏两忘,他的闪躲之术精妙绝伦数,绝对可以让你“忘了自己忘了对方”!
  由他们两个联手,无疑是全天下最好的跟踪术。
  绝对是最好的。
  “黑色火焰的成员共有八名!”柳帝王嘿嘿一哼,道:“目前我们所知道的是潘离儿、董一妙、古元文,以及传说中组合的首脑秘先生。”
  皮俊用力叹气道:“目前就以潘离儿的活动最频繁,几乎江湖上的各个事端都是由她指挥运作……”
  这其中就包括了他的皮家堡,如今正是在这位潘大美人的掌握下。
  潘离儿让柳帝王他们头痛的地方,除了人漂亮、武功高强、计谋深沉之外,最重要的是她跟宣雨情她爹宣寒波之间有着“微妙”的关系。
  柳帝王长长吸一口气,坐了下来随手拿起沈蝶影准备的茗茶轻啜了一口。
  茶很香,是上品的普洱茶,有一丝特别的韵味。
  茶好,若要风雅,盛茶的杯茗当然也得有古趣。
  柳帝王一口饮尽,有意无意翻过杯子来看杯底。
  一般像他手中这种上好的茶具底部都烙印烧窑者或是出产地的名称。
  果然四个朱红篆体字雕烙在下面?“一知妙”。
  一知妙,果然是如此,柳帝王的眼睛亮了起来,也明白了一件事。
  “那个人是董一妙!”柳帝王把茶杯给旁儿的夏姓兄弟看,笑了两声道:“现在你们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不用柳帝王再说什么,他们两们忽然就消失在柳大公子和皮大堡主的眼前。
  “有名字有长相,他们大概不会再‘丢脸’了吧!”
  “当然!刚才丢掉的面子总要讨回来嘛!”
  “好啦!”皮俊伸了伸懒腰,道:“那个‘大火轮’要谁提水去将它给熄了?”
  柳帝王可不怀好意的笑了,嘿嘿道:“听说那个狗屁组织跟你皮大堡主在以往有点过节?”
  皮家堡做的是女人的生意,从布料、手饰到胭脂都有。
  大火轮做的也是女人的生意。
  长江以北最少有五十处青楼的姑娘是由他们“供应”货色,当然有些时候会用点不太正当的手段。
  咱们皮俊大堡主有时也会有那么一点正义感,所以难免就拗上了。
  “我相信他们那边整个情形你可比我们清楚多了是不是?”柳帝王已经转身丢下了最后一句话道:“所以这件事当然由你去做最适合了!”
  皮俊当然不想这么卖力,但是一想到自己的皮家堡,除了叹气以外,还能怎样?
  ***
  “今晚的菜煮得真是好极了!”
  柳帝王睇了宣雨情一眼,呵呵笑道:“真想不到你这个女侠除了拿那把‘帝王七巧弄魔扇’以外,拿起锅铲也是有一套……”
  宣雨情红了红脸,哼道:“可别忘了,在女侠的侠字之前还有一个‘女’字!”
  在那个时代,倒很难找出一个不会炒菜作饭的女人。
  就算你是宣家少奶奶、侯门大小姐,也得会些拿手菜儿可以端出来见人。
  柳帝王心满意足的嘘出一口气,道:“可惜有一阵子不能再娘子的手艺了!”
  一阵子不能?宣雨情挑眉道:“你是什么意思?”
  “这个……江湖路很危险!”柳帝王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充满了诚恳,道:“我们觉得好应该稍避一下!”
  “我们?”宣雨情嗔哼道:“还不是你们几个臭男人!”
  她口里小嗔,心底却是有一番的感动。
  她知道他们都是为了她好。
  因为这次“黑色火焰”是个非常可怕的组织。
  也因为如此,她更不愿意让心上人单独去冒险。
  “不!我们要同生共死!”
  宣雨情指了指柳郎君又指了指自己,坚决的道:“无论多么危险的事,我们同进共出……”
  柳帝王叹了一口气,片刻的沉默之后忽然笑道:“这也不错呀!最少老公我每天都有好东西吃!”
  宣雨情笑了起来,认真的点头道:“这点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他们正谈笑着,背后忽的一阵感觉。
  那是有人近到三尺内所引动的气流移动。
  已近到三尺,这人出手的话一定令人很吃力。
  柳帝王跳了起来,回身半浮掌于腰间。
  “很好,在三尺处就能感受到我的气机……”
  后头的这人,不是柳帝王他爹“帝王”柳梦狂是谁?
  “爹!”柳帝王上前一扶,笑道:“如果你是对手,那真的会让我吓坏了!”
  柳梦狂呵呵一笑,坐下道:“黑色火焰的那些人可不一定比爹的武功差……这一战,我们可得非常谨慎不可!”
  柳梦狂皱起的眉头隐约有一丝忧虑。
  以“帝王”一生吒叱风云,可几乎没令他担心的事,现在看来,黑色火焰的压力的确超乎自己的想像。
  宣雨情急忙柔声道:“爹!是什么事耽误了您老人家这么晚回来?”
  柳梦狂瞧起来几乎和柳帝王一模样儿,只有三十年岁,如今被称做“老人家”,自己也觉得好笑,忍不住呵呵长笑道:“情儿,以后别称呼我为老人家!”
  “是!”宣雨情恭敬回着,心中可是充满了敬仰。
  不仅柳梦狂救过她,更是她的师父。
  若非“帝王绝学”,她这一世的仇恨是不可能报得了,对于这个如同再生父母的男人,她心中实在是充满了难以言喻的尊敬和感激。
  “我这么晚回来是因为发生了一件事。”柳梦狂淡淡的道:“天魔无极门里的‘天魔三使’和刑堂堂主刘南陌都被人以一种重手法杀于那片草原上!”
  他口中的草原就是指着本来要和沈蝶影决战的三里坡。
  柳帝王知道他爹沉眉的理由。
  有人在他的左近杀人竟然会没有感觉到,那么出手的人且不说武功有多高,单单是杀机的隐藏内敛已够吓人!
  “出手的人用的是什么手法?”柳帝王疾声问着。
  “指力!”
  柳梦狂挑眉嘿的一声笑中霸傲之气立即充塞于整间屋子内沛然大豁,道:“不!可以说是一把剑,一把清白的剑”一把清白的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那是剑术上一门极深的成就。”
  柳帝王朝爱妻解释道:“剑从来不沾血……”
  宣雨情皱眉想了一下,点了点头道:“是不是出手的人虽然用剑,但是真正击杀对方的却是另外一只没有握剑的手?”
  “你已经明白了一半。”柳梦狂淡淡一笑道:“但是杀人的还是握剑的那只手?那只手的手指!”
  宣雨情这下可真的不明白了。
  “一只握剑的手上的手指如何杀人?”
  “因为剑递出去的同时,手指已经离开了剑柄。”柳帝王做了一个很简单的解释道:“五根指头上的气机超越剑尖狙杀了对方!”
  所以剑不沾血。
  因为在刺到敌人以前,对方早已翻倒毙命。
  所以叫做清白的剑。
  但是这把剑却比任何的剑都诡异而邪恶。
  用剑,人道“帝王”柳梦狂是天下第一。
  柳梦狂却说“天下第一剑”是闻人独笑。
  无论是他们中的哪一个天下第一,但是说到天下邪剑第一,绝对是那把“清白的剑”。
  “最少有三十年不见于江湖。”柳梦狂长笑一声,扬眉道:“想不到此生有这个机会一番较量!”
  “帝王”柳梦狂的笑声里充满了斗志。
  因为对方已摆明了跟他挑战,而这个人正是“黑色火焰”中的一个。
  古元文!
  ***
  他对手上的剑一点也不珍视。
  因为杀死敌人的并不是这把剑,而是他的指头。
  现在这把剑就压在一个叫冬梅妓女的屁股下,这个圆润白腻的屁股在剑身上摆动着,不时传来这个女人的娇嗔道:“你真是怪人!干啥把剑放在人家屁股下?分明是折磨老娘嘛!”
  他哈哈大笑,用力一拍身躯下面这个女人的奶子,嘿嘿道:“你想知道为什么吗?那就多卖点力!”
  冬梅好像很好奇,果然卖力的扭动起来。
  好一阵子了,这一双男女才分了开来,各自嘘着气。
  “古大爷!”冬梅腻声道:“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嘿嘿!你真的想知道?”他冷哼问着。
  “当然!”女人撒娇道:“快点告诉人家嘛!”
  “嘿嘿!你听了就得死!”
  “死?”冬梅的脸兴奋了起来,她显然有点会错了意,道:“好呀!你来杀呀!我能死在你这么强壮的手臂下也是令人兴奋的事!”
  他沉嘿嘿的笑了,缓缓道:“很好,话是你自己说的!”
  “哪!那就快点告诉人家吧!”冬梅这个女人真的不知道死到了临头。
  是“真”的死,而不是做那种事。
  “听好!”他冷冷一笑道:“是为了对付一个瞎子!”
  “为了对付瞎子?”冬梅好笑了起来道:“对付瞎子要把剑放在女人的屁股下?古大爷,你是我们玉海楼的贵客,我不笑你说这个大笑话,但可别传出去了!”
  “当然不会传出去,因为这个秘密我不会说!”
  “嘻!那你不怕我跟姊妹们说?”
  “你不会!”他冷哼一声道:“因为……你答应要‘死’!”
  冬梅的脸色变了,变成黑紫色。
  眼前这个男人真的杀了她,而且正如自己所说的用手臂杀了自己,她恨,又有一丝遗憾。
  因为自己仍然不明白把剑放在女人的屁股下做那种事,为什么可以对付一个瞎子?
  古元文对一个死人向来是不多废话,穿了衣服提着剑便拉开了门板往外走。
  外头的廊道上早有三个颇有派头模样的汉子焦急的在等着。
  “古大爷,事情不妙了!”他们可是急抢着道:“大火轮被皮俊那小子给毁了!”
  古元文嘿嘿一笑,哼道:“我还以为柳梦狂会亲自来,真是太令人失望了!”
  “古大爷……”
  “少废话!皮俊那小子本大爷没有兴趣。”古元文哈哈大笑,看了眼前这三人一眼,冷然道:“算你们三个识趣,没在老子‘办事’时进去煞风景,哈哈哈……”
  古元文在一患长笑中走了,对于“大火轮”这个组织被毁就好像丢掉一只破鞋子似的没半点可惜。
  “真是太可恨了!我们简直是被他当成狗!”
  “他奶奶的,好歹我们也为他们卖过命!”
  “现在可好了!没半点容身之处!”第三个人叹气道:“江湖我看已经没有得我们混了!”
  你一言我一语,边说边跨进了古元文出来的那间房。接着,三个人全哑了口楞楞看着眼前。
  眼前冬梅那具睁大了眼,死不瞑目的体,“可恨!”他们叫了起来道:“简直不把我们当成人!”
  “报复!”有人接口道:“让那家伙死得很难看!”
  他们吓了一跳,全都好快得转过身来。
  门口的人在笑着,不是皮俊还有谁?
  “你……”他们三个拉开了架式,大有一拚搏命。
  “别那么紧张好不好?”皮俊嘻嘻笑着,耸肩道:“咱们不一定是敌人嘛!最少就算不是朋友问问话可以吗?”
  他们三个互看了一眼,终于其中一个叫佟老大的叹气道:“问吧!反正答完了今天的话以后也不理江湖事了!”
  “刚才那个猖狂的老小子是谁?”
  皮俊口里问,心中不由得有一丝震悚,方才隔着丈外瞧那家伙,只觉得全身邪气好重。
  四十许年岁,却像是个千年的老精。
  “古元文!”佟老大乾涩的答道:“你知道是黑色火焰的成员之一……”
  皮俊点了点头,难怪哥哥我觉得好大的压迫力。
  “这是怎么回事?”皮俊瞅了一眼冬梅的体,摇头道:“总不会有人逛窑子还先奸后杀吧?”
  佟老大这下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道:“姓古的把剑摆在这女人的屁股下办那种事,结果……”
  结果因为好奇而惹祸上身。
  “他为什么这样做?”皮俊讶异道:“这算是那门子怪癖?”
  “不!他是为了对付一个人。”佟老大脸色变了变,道:“我们只听到是一个瞎子,可能是……。”
  “帝王”柳梦狂。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