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

  一阵马蹄声,自大街的转角处,传了过来,宽阔的大街上,熙来攘往的人群,先是呆了一呆,接着,像潮水也似,向两旁奔了开去,大街上在转眼之间,变得冷清清,所有的人,都站在两边的屋檐下。
  宽阔的大街空荡荡地,是以马蹄声听来,更加惊人。
  马蹄声越来越近,八匹骏马,分成两排,不急不徐,驰了过来,马上骑的全是甲冑鲜明的将士。
  在那八骑骏马之后,又是三匹高头大马,那三匹马,正中一匹,是一匹大宛良马,全身雪白,马鬃亮得像是银丝一样,马上骑的,是一个穿着朝服的大将,神威凛凛,气概非凡,萧大将军每日上朝回来,总要经过这条大街,回将军府去。
  街上的人也都知道,替萧大将军开道的八个将士的马蹄声一传到,还是快快让道的好,不然,那只是自己倒霉。在萧大将军两旁,却是两匹黑马,马上骑着的两个人,只是穿着普通的劲装。
  那两个人离得萧大将军极近,他们不断四面张望着,一脸的精悍之色,虽然骑在马上也有一股矫健之气。
  在那三匹马之后,又是八个将士,前后簇拥着,真是威风之极,本来,街上何等喧闹,但这时,却静得一点声音也没有,人人都在景仰萧大将军的风采。
  近二十匹马,不急不徐地在大街上驰过,不多久,便已到了街心,也就在这时,只听得街右首,一家酒棋的楼上,陡地响起了一下暴喝声。
  随着那一下暴喝声,又是“哗啦”一声响,酒楼的栏杆,断折了一大片,随着栏杆的断折,只见一个黑凛凛的大漠,双手执着板斧,自酒楼的三楼上,向下直跳了下来,扑向萧大将军。
  那大汉像是怪鸟也似,自天而降,街道两旁的人,尽皆呆了,各自发着喊,僵立着难以动弹。
  那大汉的来势十分之快,他是向着萧大将军的头顶,直扑而下的,只见在萧大将军前后的十来人,各自振动手臂,十来枝短矛,一起飞射而上。
  那大汉身在半空之中,舞动板斧,将向他射来的短矛,一起砸了开去,一时之间,“铮铮”之声不绝,被他板斧砸了开来的短矛,势子比向他射去时,更来得劲疾,萧大将军马前的八个将士,已有四五个反被震落下来的短矛射中,倒下马来。
  那只是电光石火的一剎那间,只见人仰马翻,大街中心,已乱了起来,大汉手中两柄明晃晃的板斧,离萧大将军的头顶,已只不过七八尺了!
  也就在这时,只见萧大将军身旁的那两个汉子,一声厉叱,道:“刺客休得行凶!”
  他们两人一面叱喝,一面一伸手,早已各自抓了一柄被大汉的板斧震下来的短矛在手,一抖手,又向上激射而出,那两柄短矛的去势之快,实是非同小可,只听得“飕飕”两声响,那大汉又抡斧来挡时,却只来得及格开其中的一柄!
  另一柄短矛,“噗”地一声,已剌进了他的左腿!那大汉木来是向下直扑了下去的,可是这时,大腿上一被短矛刺中,登时血流如注,哇呀大叫。
  只见他身子在半空之中,猛地翻了一翻,溜下了一大蓬鲜血来,他那一翻,令得他的身子,向上倒翻起了五六尺来,但是却也阻不住他下跌之势。
  眼看这个大汉,如果跌到了街心,他已然受了重伤,无力还手,必然要被萧大将军的护卫,乱刀分尸,两边胆子小的人,已闭起眼睛,不敢再看。
  那大汉像是也自知再无幸理一般,他身子一面在向下跌下去,一面还在半空之中,猛地一扭身,手中的两柄扳斧,挟着“呼呼”的劲虱,向萧大将军,直拋了过去,萧大将军仍然坐在马上,看来还很能沉得住气。
  当那两柄板斧,向他疾飞了下来之际,他左右的那两个人,手腕一翻,在他的手中,已多了两柄长剑,那两柄长剑才一出手,剑身似乎在弯曲不定,不住发出“铮铮”的金铁交响之声来。
  那两柄长剑,才一出手,旁观的众人,便觉得光华夺目,只见他们剑向上一挺,“铮铮”两声晌,已将两柄板斧,格得向外,直飞了开去。
  而他们在格飞了板斧之后,剑尖又向上疾剌,那时,那大汉身子,还在向下直坠了下来,看那两人的剑势,就像是要在半空之中,将那个大汉刺死一样!
  那大汉“哇呀”大叫着,眼看他是绝对避不过去的了!
  可是,就在那电光石火的一剎间,只听得酒楼二楼的栏杆处,又是一声陡喝,道:“快抓住。”
  随着那一声陡喝,只见二楼的栏杆上,出现了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那三个人,最近栏杆的一个,一手抓住了栏杆,一只脚抵在栏杆上,另一只脚向前伸着,而第二个人,则抓住了第一个人的手,一只脚,却抵在第一个人的膝头之上。
  第三个人的姿势,和第二个人,也是一样,第二、第三两人,看来像是凌空而立一样!
  他们三人,伸出栏杆,已有六七尺,第三人的手中,“呼”地挥出了一条七八尺长的软鞭来。
  那大汉一听得一声陡喝,和看到软鞭扫到,立时在半空之中,翻手一抓,抓住了鞭梢,他才一抓住了鞭梢,那突然在酒楼二楼上现身的第三个人,手臂向上一抖,竟将那大汉,直抖了起来。
  那大汉的身子,被抖停在半空之中,抡了一个半圆,“哗啦”一声臣响,又撞进了酒楼之中。
  这一下变化,更可以说是突兀到了极点,护卫着萧大将军的那些将士,有小半已被反震回来的短矛所伤,滚跌下马,未受伤的,也早已下了马,一看到这等情形,略呆了一呆,立时抬箭张弓,剎那之间,箭如飞蝗,向上射去。
  但是,等到利箭射出之际,只见那三个人,像是连成了一串一样,也早已一个翻身,进了酒楼。
  街心之中,只听得萧大将军怒喝道:“别走了刺客!”
  而在酒楼的二楼,却更是乱到了极点,那家酒楼,唤着“万盛楼”,乃是京畿之内,一等一的豪华去处,这时也有着五六成食客,那突然冲出栏杆,救了黑大汉的三个人,乃是两男一女。
  这两男一女,两个男的,一个已有四十上下年纪,貌相威严,四平八隐,看来像是达官贵人,年轻的一个,只有二十来岁,文士打扮,甚是英俊潇洒,那女的却是身形高大粗壮,非同凡晌。
  刚才,那三个突然行动,第一个抓住栏杆,承受了两个人的重量的,便是那金刚也似女子,那年轻人是第二个,挥鞭向黑大汉,将黑大汉抖上来的,则是那个貌相威严,四十来岁的中年人。
  当那个黑大汉自三楼疾跳下去之际,酒楼中的食客,一听得呼喝声,便人人将头向外望去。
  当他们看到,竟然有人,手持双斧,当街向萧大将军砍去时,已是人人吓得面无人色。
  因为萧大将军,乃是朝中炙手可热的人物,朝中文武百官,见了他尚且不敢大声说话,连皇帝见了他,也得避忌三分,他手握兵符,拱卫京畿,手下猛将如云,一向横行无忌,若真是他盛怒之下,只怕会将整条街尽皆拆平,在这条街上的人,都得倒霉!
  各人的心头,正在“怦怦”乱跳间,那两男一女,忽然出手,偏偏那两男一女三人,出手又快得出奇,酒楼中的食客,根本还未看清是怎么一回事间,他们三人,已经得了手,那黑大汉的身子,已经撞断了窗棂,直飞进了酒楼来。
  那黑大汉是被中年人的软鞭抖起之势,直抖进酒楼来的,实是身不由主,是以他一被抖进酒楼来,身形下沉,“砰”地一声响,跌在一张桌子上。
  那桌子旁,正围坐着六七值客商,一看到黑大汉凌空压了下来,早已吓得呆若木鸡,不能动弹。
  黑大汉的身子很重,“砰”地跌在桌上之后,“哗啦”一声响,将整张桌子,都压得倒了下来,剎那之间,桌上的杯碗碟盏,尽皆破裂,鲍翅金肚,一桌的好酒好菜,也唏哩哗啦,倒了一地,还有不少破碗破碟,都嵌进了他的身内。
  黑大汉皮粗肉厚,也不在乎那些硬伤,他压塌了桌子之后,在地上一个打滚,已站了起来。
  这时,不但利箭自窗中射进,还听得楼梯上一阵吆喝声,分明已有人追了上来,那黑大汉伸手脸上一抹,大声骂道:“他奶奶的熊,王八——”
  他下面的话,还未曾骂出口,人影一闪,三个人已然到了他的身前,那中年人一伸手,便抓住了黑大汉的手腕,喝道:“朋友,还不快逃!”他一面说,一面拉着黑大汉,便向后面闯了过去。
  那黑大汉被中年人拉着,身不由主,向外闯了出去,那年轻人立时跟在后面,这时,已有四五名将士,抢上楼来,那女子一声大喝,双手一托,托过了两张桌子,向前直拋了出去撞向那几个将士。
  她拋出了两张桌子身子倏地向后,退了开去。
  这时候,那中年人已拉着黑大汉,到了后梯口,那年轻人在后梯口略停了一停叫道:“快来!”
  那女子一个箭步,窜向前去,四个人自后梯上,直闯下去,到了店重的后面,那女子已抢到了前面,见人就推,她虽然是女人,可是身形粗大,被她推中的人,不是仰天八叉,跌倒在地,就是一个筋斗,向外翻出了好几步去。
  一行四人,抢到了饭店的后巷,这时,只听得饭店前面,蹄声急骤,人声鼎沸,显然萧大将军的护卫,已有增援的人赶到,那中年人拉着黑大汉,停步不走,着急道:“我们怎样辫?”
  那身形粗壮的女子焦躁道:“什么怎样办,闯过去!”
  那黑大汉回头望着那女人,看他的神情,像是对那女人,十分佩服,可是他脸上在淌着血,还有一条鱼骨,剌在他脸颊上,半条鱼尾,在幌来幌去,看得那女子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那年轻的道:“看来,我们只好在这巷子中躲一躲!”
  那中年人苦笑道:“这巷子直通的,如同能躲人?”
  他们四人在巷子中,眼看巷口已有人影出现,同时听得叫道:“堵住了坑口,莫放他们走了!”
  那中年人忙道:“不行,我们还是退进酒楼去!”在这情形下,退进酒楼去,自然也不是办法,但是总比被人家在巷子中间堵死的好!
  那女人一扬眉,刚待说什么,忽然看到酒楼厨房的后门,打了开来,一个胖厨子,身上困着白裙,手中拿着锅铲,探出了头来,沉声道:“快进来,我这里可以藏身!再迟就来不及了!”
  中年人等四人,都是一怔,因为那厨子出现得极其突兀,而他们全是萧大将军要捉拿的人犯,那厨子竟敢招呼他们进厨房去躲藏,着实有点不可思议!如果情形不是那么危急,那中年人一定不会答应的。
  只是此际,除了听那厨子的话之外,别无他法可想了!
  那中年人向女子和年轻人一使眼色,扶着黑大汉,便走进了厨房。他们四个人才一走进厨房,便看到那巷子的两端,各有几个军官,抢了进来。
  在最前面的一个,一看到后巷石板上的血渍,便叫道:“刺客曾受伤,这里又有血渍,一定是躲进厨房去了,快进厨房去搜,可以拿到他!”
  他一面叫着,一面大踏步来到了厨房的门口。却不料几个军官,一起挺着兵刀,逼了过来,厨房的门,已经打了开来,只见那胖厨子,一手提着一只大公鸡,一手握着一柄明幌幌的菜刀。
  他一开门看到门口站着好几个军官,呆了一呆,胖脸上满面堆笑道:“列位军爷,有何贵干?”
  离胖厨子最近的一个军官,伸手便向那胖厨子一推,推得胖厨子一个踉跄,向外跌了开去。
  那军官推开了胖子,便已经抢进了厨房之中。
  只见厨房中热气蒸腾,有三个厨子,正围着厨裙,在忙着生火、炒菜、切肉,看到有人进来,头也不回,一个还是女厨子,身形一样高大,扯着喉咙叫道:“胖子,你宰的鸡,还不够数!”
  那三个两男一女“厨子”就是刚才在楼上逃下来的三个人,但这时他们围着白裙,满面油光,倒像是在厨房中,不知道己耽了多久一样。
  那女子一叫,胖子在门外应道:“这就来了!”
  他一面说着,一面将鸡捉到了后巷的墙脚下,一刀向着鸡额上割了下去。他抓住了鸡的双翼,鸡脚痉挛着,他也不等鸡血流尽,便又捉着鸡走了回来。在他经过之处,鸡血淅淅沥沥,滴得满地上皆是。那几个军官互望了一眼,一个道:“喂,刚才你有没有看到几个人,自上面逃下来?”
  胖厨子瞪大眼道:“没有啊!是些什么人?”
  那军官也不再问,“哼”地一声,便各自向外奔了出去。
  两边巷口处又有人涌了过来。那几个军官道:“这里没有,将整条街封住了再说!”
  那些已挤进来的官兵,又退了开去,但仍守在巷口。胖厨于提着鸡,走进了厨房,顺手将门关上,抹了抹额头,道:“真险,好妙好妙,你还大呼小叫!”
  那女子笑道:“我一叫,他们就不盘问我,要是我不叫,被他们问上几句,谁知油盐酱醋是怎么个?喂,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救我们?”
  那中年人和年轻人也一个放下锅铲,一个放下菜刀。只听得一个篓子之中,那黑大汉道:“他奶奶,还要我蹩上多久?”
  那女子向着那竹篓踢上一脚,道:“不叫你出来,你就别出声,躲上一回怕什么?”
  那年轻人说道:“师姐,他受了伤,别难为他!”那中年人也道:“阁下神勇无比,我们十分佩服——”
  他才讲到这里,突然听得一阵靴声,传了进来。
  那中年人忙住了口。胖厨子也立时低声道:“大家快干活,装得像些,由我来应付来人。”
  那女子又向竹篓踢了一脚,道:“听到没有,别出声!”
  他们四人,才一转身去,便听得“砰”地一声响,厨房门上被踢开来。站在门口的,是一个手中握着铮亮锋利的长剑,一身劲装的汉子。
  那汉子正是刚才,骑在马上,傍住萧大将军的两个人中的一个。只见他沉着脸,使他瘦长的脸,看来更长,有着一股阴沉的神秘,叫人心头发寒。
  在那人的身后,站着七八个军官。门被打开之后,可以看到,巷子中满是军士,墙头上,也全是将士。整座酒楼,看来已然被围得水泄不通。
  那人站在厨房门口,向内望来,也不说话。他身形瘦削,但是却十分挺拔。站在门口,双眼神光炯炯,另有一股高手的气势,看来极之慑人。
  那胖厨子满面堆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万大爷。万爷,可是萧大将军又要宴客,要万大爷来厨房查看可有闲杂人等,想趁机下毒么?万大爷只管放心,有我刘胖子在,怎会有这等事?”
  那胖厨子姓刘名福,倒是京都之中,大大有名的人物,人称“第一把刀”。那刀,自然是指菜刀而言。刘福也是身怀绝技之人,但是他一直深藏不露,不为人知。
  这时,刘福捞捞叨叨地说着,那个被他称作“万大爷”的人,却只是寒着一张脸,一声不出。
  刘福心头在打着鼓,他久在京师居住,自然知道萧大将军的左右,有两个高手,最难应付。
  那两个高手的武功极高,一个是飞虎舒展,轻功绝伦。另一个,就是现在站在门口的百花手万顺。这两人之中,飞虎舒展人极豪爽,萧大将军的声名何等之糟,但是飞虎舒展,却也颇得江湖上人推崇。
  但是武林中人,见到了百花手万顺,却都敬鬼神而远之。因为万顺为人沉默寡言,但是足智多谋,又终日寒着一张脸,喜怒哀乐,皆不形诸色。根本不知道他的心中,在想些什么事。
  正因为如此,是以他突然有些什么举动,人家也根本无从防范他。刘福这时,救了四个人在厨房中,不知道是不是能逃过万顺锐利的眼光,手中着实捏着一把汗。仍然只好望着万顺傻笑。
  这时,那女子,年轻人和中年人,正忙着在切菜,勺水炒肉,倒像是真的厨子一样。
  那女子端了一盆滚水来,将刘福刚才杀的鸡,浸到滚水中去,又大把大把,拔着鸡毛。
  过了好一会,才听得万顺冷地道:“刘胖子,这三位,面生得很啊!”
  刘福笑道:“万大爷您哪,六个月不来一次,瞧见的人,自然个个面生,这三位是郑州府有名的大厨子,是我托了人请来的,手艺可着实不错!”
  万顺的双眉,向上微微一扬,指着正在剎肉的那中年人道:“那么,请这位师傅,炒一碟腰花来尝尝!”
  万顺这一句话,说得不急不慢,轻描淡写,若无其事!
  可是,听到了这句话的人,心头却都怦怦乱跳了起来!
  因为那全然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事!刘福本来,还只当仗着自己一张笑脸,就可以将百花手万顺,敷衍过去的。可是万顺显然已在起疑了!
  如果万顺不是心中起疑,又怎会叫那中年人炒一碟腰花来尝尝?要知道他正带着人,在搜捕逃犯,又那里有那样的闲情逸致。刘福的心中,不禁叫了一声“苦”。
  忙道:“待我来动手!”
  万顺又冷地向那中年人一指道:“不,要他动手!”
  刘福陪着笑道:“万大爷,你瞧,炒腰花这玩意儿,炒老了不好吃,炒嫩了沁血丝,有腥味,不是简单的,还是由我来动手的好!”
  万顺的两道眉,又向上一扬道:“咦!你不是说,他们三人,全是郑州府有名的大师傅么?难道河南人不常吃猪腰子,是以他们不会那种手艺?”
  万顺这句话一出口,刘福的口齿再伶俐,也答不上口了。这时,厨房中的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那女子、年轻人和中年人,一起停了手,向万顺望来。万顺陡地笑了起来道:“刘胖子,你倒是真人不露相,看不出这厨房中,倒是卧虎藏龙!”
  刘福还想装下去,可是那女子却已沉不住气了。只听得她大喝一声,端起面前的一盆滚水来,向前直拨了过去。那盆水浸满了鸡毛,随着水一齐向前拨出,倒像是有不少暗器,一起激射而出一样。
  那女子的动作,来得突然之极,可是百花手万顺的反应也真快。水才一拨出,他身子一缩,已缩到了门外。只苦了在门口站着的几个军官!
  一大盆滚热的水,照头淋了下来。那几个军官,被淋得哗呀大叫,着地乱滚。
  其中一个,凉到了竹篓之旁,那黑大汉自竹篓中直跳了起来,兜头便是一脚。登时将那个军官,踢了个半死!
  只听得万顺在一出厨房之后便喝道:“围住了厨房!刺客就在厨房之中!”
  那中年人“拍”地一声,将手中的菜刀,剁在砧板之上,一掀衣襟,便抖出了一条金钱鞭来。
  那女子淋出了滚水之后,反手自背上抽出一柄尖刀。那年轻人自腰际掣出长剑。黑大汉跃起之后,双手早已紧紧握走了两柄板斧。刘福顺手操起一把菜刀。五个人的动作,都快到了极点。
  刘福一脚踢出,将厨房的门踢上,向一睹墙一指,道:“将墙砍倒了!”
  那黑大汉一声大喝道:“我来。”他抡超两柄板斧,便向前窜了过去。他腿上伤得相当重,那一窜之势虽猛,但是身形踉跄,却一个站不稳,不过他两柄板斧,还是砍到了墙上。
  只听得“轰”地一声晌,墙上出现一个大洞。
  那黑大汉却不是向外冲去,一闪身,回头冲那女子叫道:“小娘们先走!”
  那女子大怒,道:“你妈才是娘们!”
  这一骂,倒令得那黑大汉傻了眼,不知是何处得罪了对方。他自然不知那女子豪爽豁达,比男人更甚,最不喜欢人家当她是女人!
  刘福沉声道:“别吵了,快冲出去,一冲出巷子,便各管各走,我们在北门外真武庙内相见!”
  中年人也立即道:“就听这位大师传吩咐!”
  他们三人是在一起的,至于那自酒楼上跃下,手持双斧,要行刺萧大将军的黑大汉,叫什么名字,他们三人也不知道,也不知道那救了他们的胖厨子,是何方神圣。这时,厨房之外,人声鼎沸,他们再不走,是万万不行的了。那中年人在情急之下,自然也只好听刘福的吩咐。
  那中年人的话才出口,只听得“砰”地一声晌,厨房门外已被撞了开来,门一撞开,只见有人冲进,十数柄短矛,已然振着劲风,射了进来。
  那中年人抖起金钱鞭,只听得“铮铮”之声不绝,将飞射进来的短矛,一起格了开去。刘福已一声大叫,向那墙洞之中,直穿了出去。
  紧随在刘福身后的,是那年轻人,那女子向黑大汉喝道:“臭小子,你还不逃却在作什么?”
  那黑大汉被那女子骂得直瞪眼,但是他一个转身,自墙洞中奔出,再跟着,便是那女子。那中年人迅速后退,将厨房中杂物,全部推翻,才从那墙洞中穿出。
  等到他们五个人全出了洞,不禁叫了一声苦!
  那墙洞之外,乃是这家酒家的一个院子。四面全景甚高的围墙。围墙之上,已站满了人,在院子的门上,立看长身玉立,英姿枫爽的飞虎舒展。舒展手中的一柄薄剑。正抖得铮铮有声!
  五个人一冲了出来,看到了这等情形,不禁齐呆了一呆。那女子扯看喉咙,大叫道:“冲!”
  只见她舞起手中的单刀,便向前冲了过去。她向前一冲,那年轻人便跟在后面。两人转眼之间,使到了后院的门口。这时,在墙头上的士兵,纷纷跃了下来。
  那中年人鞭起之处,已卷倒了两人。
  他一面鞭发如风,一面啤道:“各管各冲出去!”他身形疾拔而起,迎看在墙头上的两个军官掠去,那两个军官,“腿腱”剌出两剑。可是那中年人金钱鞭横扫,一鞭便将两人扫下墙头来。紧接看,他身形一闪,便下了墙头,出了院子。
  那女于和年轻人冲到了门口,飞虎舒展身形一飘,便从门上落了下来,那女子一刀砍出,舒展扬剑便格,“铮”地一声飨,刀剑相交,舒展一伸手,便抓住了那女子的左腕,顺势向怀中一带。
  也就在那一利间,那年轻人身子一闪,已在舒展的身边,凉了出去。那黑大汉赶了过来,双斧齐出向舒展砍下。舒展手臂一移,将那女子身子,移了一移。黑大汉的双斧,变得向那女子直砍下来。
  那女子骂道:“小子!你敢伤我一根毫毛?”
  黑大汉大吃一惊,硬生生地收住了双斧的势子,却已叫舒展,飞起一脚,踢中了他的胸口!
  黑大汉究竟腿上是受了伤。再受了一脚。怪叫一声,身子向后。直跌翻了出去。手中的双斧也把捏不稳,脱手飞出,一柄斧头,正好砍中一个士兵的胸口。另一柄“叭”地一声,陷在门性之上。
  黑大汉一倒地,立有七八个士兵,一起向他拥了过来。
  这时,万顺也带看人,冲丁出来。一见这等情形,便道:“拿活的!”
  那黑大汉还想挣扎看爬起身来,但是早已被抓住了脚,动弹不得。在那一阵混乱间,刘福菜刀翻飞,砍翻了几个士兵,也已杀出了院子去了。
  那女子虽然被舒展抓住了手腕。但是也不减其勇。仍然在挣扎看,可是究竟武功相去太远,被舒展拉着手,直拖到了院子之中。早已有人备了绳索,将她和黑大汉两人,紧紧地捆了起来。
  万顺向舒展瞪了一眼,道:“走了几多个?”
  舒展道:“走了三个,各处都兜截,谅也走不远!”
  万顺又向舒展瞪了一眼,道:“围住了院子,还会有三个走了,倒也算得是奇事一件。”
  舒展双眉一扬,一挥手,道:“事发仓猝.府中高手,未曾赶到,这几人的身手,尽皆不弱,只是些士兵,如何拦得住他们,拿住两个,已经很不错了!”
  万顺又冷笑一声,不再言语,转过身喝道:“将这一男一女两人,押回府中去,等我来盘问!”
  那黑大汉和女子,虽然已被绑得像粽子一样,但是他们两人,却不约而同,仍然在张口大骂。
  开始的时候,还是那黑大汉骂得多,可是那女子却是越骂越起劲,大有后来居上之势,而且一连串的粗言秽语,出自那女子之口,直听得所有的人,口呆目瞪,连那黑大汉也为之失色。
  等到那女子骂得稍歇口之际,黑大汉忍不住道:“好,真好气概!”
  那女子瞪着眼,道:“你姑奶奶是有名的女中豪杰,提起女旋风李秀逵的名号,谁不知道?”
  那女子这一句话出口,黑大汉首先“啊”地一声。接着,万顺和舒展两人,也互望了一眼,万顺立时向押着两人的军官道:“可得小心些!”
  舒展笑道:“女旋风李秀逵确实名头不小!”
  那女子虽被绑着,可是意态仍然极豪,一挺胸,骂道:“总算你们两个小王八羔子,也知你姑奶奶的大名!”她一面骂着,一面已和黑大汉两人,被五六个军官,簇拥着推了出去,万顺又沉声道:“我们再分头去找找,那逃走的三人,也得缉拿了归案!”
  舒展答应了一声,各自带着人离开了那厨房。
  却说那中年人,直冲了出去,迎面来的士兵,全被他的金钱鞭,荡了开去,剎那之间,便已然伤了五六个人,被他窜出了巷子,有他开道,便宜了刘福和那年轻人,三人一起,冲到了巷口。
  一到了巷口,四面大队士兵,又拥了过来,又是一场混战,将年轻人逼到了一睹高墙之前。
  那年轻人眼看已难以和前面那人会合,身子贴墙掠起,翻过了墙头,穿过了一座后园,在那后因的另一边墙上,翻了过来,向前疾奔而去。
  而那中年人和刘福两人,边杀边冲,杀开了一条血路,转进了一条小巷子之中,刘福喘着气,沉着道:“这位大哥别乱走,我路熟请跟我走来。”
  那中年人答应着,跟在刘福的后面,专拣小巷穿去。
  开始的时候,他们还渐渐听到喧哗之声,但是渐渐地,越走越远,人声也听不到了,那中年人将鞭缠在腰际,刘福也掀起衣襟,掖好了菜刀。
  那中年人转过头去,叹着气,道:“只走脱了我们两人,他们不知怎么样了,唉……”
  刘福道:“吉人自有天相,说不定早到了。”
  那中年人又叹了一声,刘福道:“来,跟我来。”他们两人,急急向前走着,不多久,已到了城北,两人来到了北城城门近处,却见城门旁,十几个武士,长戈大矛,如临大敌,进出的车马,正在大肆搜检,刘福忙拉着中年人一缩身。
  因为虽然隔得远远,但是他们却已看到,带着那十几个武士,在搜检出城车马的,不是别人,正是万顺!
  刘福拉着那中年人后退,悄声道:“不行,走不过去!”
  那中年人道:“我们翻城出去。”
  刘福点了点头,两人又穿过了一道街,来到了城墙脚下,那地方甚是荒僻,只有七八个孩子玩耍,刘福大声吆喝,将那七八个孩子,尽皆赶走。
  那中年人又抖出了鞭来,刘福道:“我去找些绳索来,攀出城去。”
  那中年人笑道:“刘朋友,你在酒楼中当厨子,谁不识得你,如今你出了事,满城全是萧大将军的爪牙,你还不快出城去,却还要在人前露脸?”
  刘福苦笑道:“不如此如何能出得这座城?”
  那中年人笑道:“我自有办法,你看我这些家伙!”他一面说,一面在自己的衣袖之上一拉,只听得一阵“拍拍”响,他衣袖之上,自肩头到袖口,原来有排钮扣在,被他一拉,一起拉了开来。
  那排钮扣一被拉开,他衣袖的里层,却是一只夹袋,只见大大小小,缝了不少钩子在,有的是三叉,有的还有倒扎钩,不下十余个之多。
  刘福一看,“啊”地一声,立时指着那中年人,惊喜交集地道:“你……你便是江湖人称“九臂飞龙”,宋铁群宋大侠?”
  那中年人道:“大侠两字却愧不敢当!”
  刘福喜得手舞足蹈,拍着自己的脑门,道:“胖子啊胖子,你今天算是交了运啦,识得了宋大侠那样的人物!”
  宋铁群给刘福逗得笑了起来,道:“刘兄,若不是你仗义相救,我们也早落入敌人手中了!”
  刘福连道:“那算什么?请宋大侠展绝技!”
  宋铁群自衣袖之中,摘下一个极其锐利的铁钩来,将铁钩装在金钱鞭的鞭梢之上,又取下了一个三叉铁钩,套在左腕上,他一鞭挥出,“叭”地一声响,鞭梢的利钩,已钩住了城墙的砖头。
  他回过头来道:“刘朋友,抱住了我左腿。”
  刘福走了过来,伸手抱住了宋铁群的左腿,宋铁群左手也向墙上抓去,他套在左腕上的那只利钩,锋锐无比,一击下去,就陷在墙中,他先鞭后钩,一步一步,向上攀了上去,虽然他的左腿上挂着一个肥胖过人的刘福,动作一点不慢。
  转眼之间,他们两人,都已经翻上了墙头,刘福笑道:“宋大侠真不枉了九臂飞龙的外号!”
  宋铁群笑着,刚将左腕上的铁钩,摘了下来,便听得一旁,忽然有人道:“清平世界,朗朗乾坤,有人行剌大将军不遂,却要攀墙而逃,真是奇事!”那几句话,讲来不急不徐,乍一听得突然之间有人声传出,饶是宋铁群久历江湖,刘福生性豁达,两人不禁陡地一呆,连忙转头看去。
  只见城头之上,有人倚着一堆尺许来高的砖头,双手反抱,枕在后颈,形态优闲,正在半卧着,望定了刘福和宋铁群两人,面上神情,似笑非笑。
  宋铁群和刘福两人,刚才急于攀上来,上了城头之后,也未曾发现有人,若不是那人出声,只怕他们,已经跳下城去了!这时,他们一看那人,年纪很轻,不过二十四五上下,文士打扮,生得神清气朗,有一股说不出来的俊秀之气!
  他一面说话一面缓缓地站了起来,刘福沉不住气,一揪衣襟,掣出了那柄菜刀,便扑了过去。
  可是那年轻文士,却“哈哈”一笑,一伸手,手中已多了一柄一尺二寸长的折扇,向前一拍,“铮”地一声,正碰在刘福的那柄菜刀之上。
  刘福的菜刀,被他碰了一碰险险乎跌落在地!
  刘福大吃一惊,连忙后退,那年轻文士笑道:“这是什么家伙,切猪肉的玩意,也当得兵刃么?”刘福抗声道:“虽是切猪肉的玩意,也除得奸,杀得敌!”
  宋铁群究竟老练得多,他早已看出,那年轻文士,决不会是萧将军的爪牙,可是对方的现身,却又来得极是突兀,自他折扇轻点,便将刘福逼退这一点来看,他的武功,还着实不弱!
  这样的一个人,在是敌是友未曾判明之前,也确然不能轻举妄动!他一拱手,道:“阁下何人?”那年轻文士一笑,道:“宋大侠不必多礼。”
  宋铁群道:“阁下认识我?”
  那年轻文士道:“就算不识,刚才听得这位胖朋友在城脚下大声嚷着,谁还不知大侠的威名?”
  宋铁群面色一沉道:“你是专在等我们的?”
  那年轻文士,居然直认不讳,道:“不错,专程相侯!”
  宋铁群已然手臂轻抖,他手中的金钱鞭,在发出一阵“呛啷啷”的声响来,他道:“阁下意欲何为?”
  那年轻文士笑道:“想见识见识大胆刺客,是何等样人!”
  宋铁群和刘福两人一听,不禁尽皆一怔,因为对方的这句话,实是可大可小。
  作为他真想结识几个朋友,固然可以,但是,说他有意挑战,又何尝不可?宋铁群也不知道该如何应付才好!
  那年轻文士手中的折扇,在他左手的手心上,轻轻拍着,道:“宋大侠行刺虽然不成,但是全京师中人,都知道出了这样一件大事,真了不起!”
  宋铁群仍然拿不准对方的用意,他沉声道:“当街行刺的,并非在下,只是一位不相识的朋友,是我们见他,身受重伤,是以出手将他救了的!”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