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

  本人准备盗走达摩袈裟一件
  时间:明夜三更以前
  还请多多戒备
  宝贝门门主  启
        另:征门徒壹名,有兴趣者面洽
  如此奇怪的红条,不知何时被贴在少林寺大门上,瞧那么字迹,歪斜不正,有若小孩涂鸦,莫非有人开玩笑?恶作剧?
  然而达摩袈裟,是少林镇山法宝之一,岂能有所失闪?
  在宁可信其有之下,少林上下为之鼎沸,个个全副武装,围守达摩堂。
  袈裟就供在达摩神像前的四方宝盒中。
  除了一百零八名罗汉阵外,少林掌门及长老,全部守在堂内,就算出动全武林高手,想全身而退地盗走东西,恐怕只有做梦一途了。
  屋外十八层人墙,屋内、甚至屋顶,全部摆满了人。
  宝贝门,算哪一门?
  若是恶作剧,传出武林,少林寺将成为笑柄。
  还让人啼笑皆非的是……
  那三八门主,竟然还敢在此地征用门徒。
  怪事年年有,今年却让少林寺碰上最怪的一件事。
  时间一点一滴溜逝。
  已至第二天傍晚。
  一切如旧。
  只是众憎心情加重不少。
  谁也猜不透那人要如何偷走达摩袈裟。
  全寺落针可闻,鸦雀无声。
  “开饭啦--”食堂传来一声大喝,吓得众人头皮蹦紧,纷纷伸手抓向武器。
  叫不到人吃饭,伙头和尚纳闷得很,又一声大叫:“生米煮成熟饭,还不吃啊?”
  撞出来年轻和尚,十七八岁,光着上身,还算壮硕,鼻孔有些朝天,看着憨憨地。
  他眼晴一溜,千百双眼晴全瞪过来,有若尖针,刺得他好生困窘,干笑着,不知如何处置。
  一位中年和尚冷道:“本前,退回去,今晚情况特殊,三更过后再用餐。”
  本前连连点头,一溜身又躲进食堂,自有记忆以来,他就在少林寺,他从未见过如此紧张局面。
  “到底发生何事?”
  他粗中有细,开始打探,终也问出原因。得觉得好笑,也想瞧个究竟--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他能得手吗?
  三更将过,情势更为沉闷,任何飞鸟叫声,足可引来一阵紧张。
  就快三更天。
  寺外林中?终于传来一阵笑声。
  一道青光直射寺中广场。
  竟然是位小孩,见其模样,最多不会超过十四岁,一身珠光宝气,还戴着头盔,打扮十分怪异。
  他的出现又引来一阵骚动。为此小孩而大惊小怪,似乎有点儿小题大做。
  小孩溜动灵活眼珠,笑呵呵道:“多谢如此隆重欢迎。”
  掌门从屋内行出,稍行佛号:“施主就是贴字条之人?”
  他觉得,小孩身后或另有正主人,否则他岂会如此大胆。
  小孩含笑点头:“不错,在下就是宝贝门门主。"掌门哭笑不得:“你想拿走达摩袈裟?”
  “没错。”
  “可有目的?”
  “宝贝门,总该收集一些至宝啊!”
  掌门合十淡然一笑:“小施主恐怕要失望了。”
  小孩摇头:“不可能,我自出道,从未失手过。”
  “小施主可有名号?”
  “大侠丁小勾,兼宝贝门主。”
  掌门自是未曾听过,甚至连他来历都一无所知。
  “你们马上就要认识我了。还有半刻钟。”
  “少侠当真要盗袈裟?”
  “我不是已经来了?”
  掌门展眉一笑,似乎认为根本不可能。
  丁小勾也笑的甚邪。
  “掌门可知,有谁愿意加入宝贝门?有人看过广告没有?”
  “看过了。可惜少林全是出家人,施主恐怕要失望了。”
  “真让人头疼。"丁小勾为找不到手下而烦恼,忽而心生一计:“咱打个赌如何?”
  掌门一楞,这小孩花招不少。
  “你说我无法盗走袈裟,若我盗走,你再奉上一名手下如何?”
  “这……"掌门为难,毕竟出家人,很少赌博。
  “呆会儿再谈,时间到啦!我一向很准时。”
  丁小勾顿时又掠退寺外,掌门想及时抓住,却无法瞧及他如何抽身,此种身法已是江湖少有,他不得不小心防备。
  传令下去,自已也再次退入屋内。
  三更已至。
  少林群僧全身肌肉蹦紧,就快有状况了。
  猝然一声暴响,轰得神桌往下陷,桌上宝盒跟着陷下,一阵烟幕溅起。
  “不好,地面被炸了大坑。”
  任谁都想不到,丁小勾会用此招。纵有千军万马在地面,也不如地底穿个小洞。
  “快追。”
  惊得掌门领着手下想掠洞追逐,却发现洞口早被炸塌,根本无退路。
  “快、四面包抄。”
  他们不得不反追寺外,想夹抄对手。
  谁知,外头又传来了小勾笑声。
  他手中已拿着达摩袈裟,潇洒地立在广场。似乎在表示,这件事对他来说,太简单了。
  “别让他逃了。”
  “快把袈裟抢回。”
  现场乱成一团,随又把丁小勾困于罗汉阵之中。
  丁小勾面色自如,袈裟一抖:“别过来,否则我把它撕了,让你们缝个够。呵呵,包准变成乞丐袍。”
  投鼠忌器,众人未敢有所行动。
  掌门迎步走前来,冷道:“少林和你素无瓜葛,施主为何要盗走袈裟。”
  “宝物啊,正合了宝贝门胃口。不过,我盗走它,又返回,已经表示暂用不着它。”
  “施主这是……”
  少林上下这才想到,一般人盗得宝物,早就溜之大吉,哪还会走回头路,自投罗网。
  丁小勾淡笑道:“我改变主意了,我想用袈裟换你们少林一名和尚,如何?”
  罗汉堂主斥道:“袈裟本是少林物,还不归还,容你再换人?”
  “那算了,人也不要啦,我撕了它!”
  “你敢。”
  “有何不敢!”
  任何人都认为他没这胆子撕碎袈裟?然而他们却没想及连袈裟都敢偷,他还有何事做不出来?
  丁小勾右手猛扯?刷地一声,袈裟当真被撕开。
  “住手!”
  “唉呀……”
  两声同时急叫,掌门惊急想拦人。另一声则是躲在食堂的本前和尚,瞧得太过紧张而忍不住尖叫,人已撞出来。
  他的声音登时引起丁小勾注意,回头一看,朝天鼻十分惹眼,不禁想笑。
  “老兄,你有意投靠宝贝门吗?”
  “不、不是……是那袈裟……"本前十分困窘。
  “放心,只撕线缝,不用贴补丁,再下去就不清楚了,你就算为了挽救达摩祖师遗物,牺牲自己?改投宝贝门门下如何?”
  “我……我……”
  本前焦急地瞧向掌门,这是他无法处置的反应,但让人瞧来,却有征得掌门答应之意思。
  掌门难以表示意见,毕竟他有责任保护手下弟子,怎可把他当牺牲品。
  丁小勾不给他们太多时间,立即欺向本前,群僧怕他撕碎袈裟,只好退开。
  及至本前,丁小勾一手拉住他,笑道:“不必考虑啦,就是你,投我门下,保证从此一帆风顺!”
  拉着本前,他已奔向墙头。
  丁小勾又发现他武功不高,带他走,除非再拿走袈裟以威胁,否则根本走不了三十里,心下想定。
  “大和尚,给你时间考虑,免得说我强迫你,若决定了,就来找我!”
  袈裟拋出。
  淡笑久久不息,丁小勾已走远。
  虽然有人追出,然而丁小勾似早想好退路,只一剎时,已无踪可寻。
  长老们轻叹,毕竟这不是件光彩事。
  冷风吹掠,人潮已散。
  独留本前和尚,呆楞那儿。这奇异少年,已紧紧扣着他的心。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