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画的伎俩

作者:佚名

  这一天派克美术博物馆举行募捐活动,开场戏是“与缪斯九女神共进早餐”,时间在早上8点。这样安排主要是为了让商业界和金融界的头面人物在和姑娘们翩翩起舞的时候能慷慨解囊。接下来还安排了午餐和晚餐;还有女神的个人表演。所有的活动都在博物馆的门廊里举行,门廊的周围陈列着十个世纪的艺术珍品。
  扮演缪斯九女神的姑娘都是来自纽约的现代舞学员。她们在城里已经住了两天,前一天晚上还举行了服装和个人舞的彩排。扮演女神的姑娘之一丽塔这天特别兴奋,6点半就离开饭店。她先摇醒了和她同住一屋的克里斯蒂娜,告诉了她时间,然后匆匆下楼叫了辆出租车,7点不到已经来到博物馆的后门。
  博物馆总监珀尔曼正在那里等候着。他在昨晚的彩排中对丽塔印象不错,所以一下子就认出了她。“是丽塔吗?你来得真早。这讨厌的雨,但愿它会停。”珀尔曼50开外,大腹便便,头发已经脱落。他把丽塔领到底楼的临时更衣室,它隔壁是博物馆工作人员的衣帽间。
  丽塔一进更衣室就换装,迅速脱去身上的外衣,换上了肉色紧身丝袜裤。就在这时,更衣室的门打开了,进来了一个女人。她比丽塔年龄大,看上去已30开外了,一头金发框住了那张苍白的脸。
  “你好,”那女人和她打招呼,“你是缨斯女神中的一个?”
  “是的。”丽塔注意到她个子和自己差不多高,一双腿非常迷人。她一面说一面穿上藏红色的长袍。“我叫丽塔·莫洛尼。”
  那女人甜甜地一笑。“我也是演女神的。”
  “你也是?我没见过你埃”
  “我是顶替一个生病的姑娘的。我叫桑德拉·派黎斯。”她说着开始解雨衣的纽扣。
  丽塔仍抱有疑心。“你的演出服呢?”
  “正穿在你的身上。”桑德拉说着一拳猛击在丽塔的下巴上。
  几分钟后丽塔醒来时,桑德拉已经把她的手脚捆起来。她想叫喊,但嘴被东西堵住了。“听着,”桑德拉说,“我要把你关在门厅对面的道具间。别出声,不然倒霉的是你自己,明白了吗?”
  丽塔点点头。桑德拉先看看门厅,确定那里没人之后就把丽塔拖进道具间,放在一堆地毯上。她又匆忙回到更衣室,把丽塔脱下的外衣和拎包拿来,扔在她身上。“我不想让你为了我而着凉。”她笑着说。
  她回到更衣室,刚穿上丽塔那件藏红色袍子,又有两个姑娘进来了。她们有些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其中一个问道:“你没穿错演出服吧?昨晚彩排的时候,这件演出服是我同室的姑娘穿的。”
  “她叫什么?”
  “丽塔·莫洛尼。”
  桑德拉松了口气,“这就对了。她今天早上来这儿后病了,总监要我顶她。”
  和丽塔同室的克里斯蒂娜听了很惊讶,“她在哪儿?他们把她送医院了?”
  “不知道。我想不会很严重的。”
  其他几个姑娘都到了,桑德拉作了自我介绍。一个姑娘问她:“你知道整个舞蹈的程序吗?”
  “当然知道,”她说,“上个月在波士顿举办过一次这种演出,我也是演这个角色。”
  时间很紧,姑娘们不再说什么。当珀尔曼总监和导演陶特来到更衣室时,九个姑娘都已经换好了演出服。
  “好好干,”珀尔曼对姑娘们说,“可别让大人物们失望。”
  陶特赶紧领着她们来到博物馆的大门廊。那儿摆着十几张桌子,一些商业界的头脑人物正在用早餐。姑娘们立刻上台表演各自的角色,只有桑德拉在一旁用几个最基本的舞步敷衍着。陶特这时才注意到她,不禁皱起眉头穿过餐桌向她走过去。
  桑德拉跟着脚尖旋转着离开了表演台,向门廊最靠近她的那堵墙走去。墙上挂着一幅梵·高的早期作品,是博物馆收藏的珍品之一。只见她从长袍里拿出一颗照明弹,猛地把火帽拔下,点燃了导火线。顿时,所有的眼睛都集中到她身上。
  她甜甜地向众人一笑,把照明弹向画的中央投去,然后看着它冒出一团熊熊的火焰。
  里奥波德深长只去过派克博物馆一次,那是陪他妻子去的。星期二的早上,一个紧急电话把他和副探长弗莱彻叫到了博物馆。大楼前停着一辆警车、一辆消防车和警长的车子。
  “我们完事了,”消防队长冲着里奥波德说,“剩下的该你们来干了。”
  “谢谢。”里奥波德一边挥手,一边和弗莱彻走上大理石台阶。
  在大门口等候的是总监。“我叫珀尔曼,博物馆总监……”“里奥波德探长。这位是弗莱彻副探长。这儿出了什么事?”
  “一个疯女人毁掉了博物馆里最珍贵的一幅画——一幅值好几百万的梵·高的作品。”
  里奥波德跟着他来到里面。“这些人是谁?”
  “我们正在举办募捐活动,请来了100位各界知名人士。”
  里奥波德认出了几位——一位法官,几位律师,一位声名显赫的地产商,还有几位银行家。但他的目光立刻转向门廊墙上那块烧焦的地方,那儿只剩下了一个宽18英寸、长24英寸的空框架。“那个女人抓住了吗?”他问总监。
  “没有,她趁着烟雾和混乱逃走了。她留下了这张卡片。”
  里奥波德朝它扫了一眼:
  白色女皇
  有早餐前办不到的事?
  “查一查,”他把卡片递给弗莱彻,“看有没有她的记录。”
  “她把一个舞蹈演员捆起来,顶替了她的位置,”珀尔曼解释说,“幸亏我们的舞蹈设计师找到她了。”
  里奥波德走近几步,用食指轻轻地摸了摸烧焦的画框内侧。警局的摄影师和指纹专家也赶来了,里奥波德稍作检查后便把余下的工作交给他们。“我们去和那个姑娘谈谈。”他说。
  在底层的一间屋子里,穿着紧身丝袜裤和雨衣的姑娘蜷缩在一张椅子上,一个身材细长的年轻人和一个20岁左右的黑发姑娘和她在一起,好像在安慰她。里奥波德想,那小伙子一定就是陶特。“是你找到她的?”里奥波德问。
  陶特点点头。“楼上那件事发生之后,我发现丽塔被那个女人顶替了。我下楼来找她,发现她被捆在道具间,嘴被堵上了。”
  里奥波德朝姑娘微微一笑。她的眼睛红红的,一定受了不少苦。
  “请问你叫……”
  “丽塔·莫洛尼。”
  “我和她在饭店住一间房,”那个黑发姑娘主动说。“我叫克里斯蒂娜。今天早上她比我先离开。”
  丽塔点点头。“我是第一个到这里的。珀尔曼先生领我进来,我正在换服装时那女人闯了进来。”
  “你能说说她的长相吗?”
  “人很漂亮,金发,和我差不多高,大概35岁。”
  里奥波德记了几笔。“说说事情的经过。”
  “当时我正在换演出服,她进来了。她说她也是九女神中的一个,是顶替一个生病姑娘的。我问她的演出服在哪儿,她说正穿在我的身上,随即重重一拳打在我的下巴上。”她活动了一下嘴巴。“现在还痛呢。等我醒来时,她已经堵上了我的嘴,捆住了我的手脚,把我拖进了道具房。”
  “后来呢?”
  “我拚命想挣脱绳索,折腾了老半天。我听见楼上警铃大作,还有骚动的声响。这时我听见陶特在喊我的名字。我一脚把将包踢向那个铁桶。他听见声音后找到了我。”
  “你后来再没有见到那个女人?”
  丽塔摇摇头,“但她说了自己的名字,她说她叫桑德拉·派黎斯。”
  “很可能是个假名,我们可以查一下。”
  更衣室的一面墙上有一排铁箱子,里奥波德打开几只箱子的门,里面挂着姑娘们的外衣。“哪个是你的更衣箱?”他问。丽塔告诉了他。
  他打开一看,里面有一件蓝色的雨衣。“这是你的?”
  丽塔皱起了眉头。“我想那是桑德拉的。我现在想起来了,她除了内衣什么也没穿。’”里奥波德很快地摸了一下雨衣的口袋。他不指望能找到什么,但他摸到的东西却使他吃了一惊。那是一只空的火柴盒,上面写着:135YYZ。
  他正对着火柴盒沉思的时候,弗莱彻急匆匆地走了进来。“探长,有麻烦了。珀尔曼发现又少了两幅珍贵的画,是从画框上割下来的。”
  “好,我就去。”
  “还有......”
  “还有什么?”
  “在停车场发现了一具尸体。”
  尸体倒在一辆小型货车的驾驶盘后面。这是弗莱彻的手下在侦查桑德拉可能逃跑的路线时发现的。死者的驾驶执照上写着:“姓名:弗雷德里克·法利。年龄31。住址:韦切斯特,拉伊。”“这是纽约的牌照吗?”里奥波德问。
  “是的,”弗莱彻说,“我再去查一直。”
  “右太阳穴中了一枪。伤口有灼伤的痕迹。杀他的人可能就坐在他的旁边。使用的是小口径手枪。如果当时车窗像现在这样拉上的话,声音不会传出很远。”
  “你看是内杠吗?”弗莱彻问。
  “很可能是分赃不匀引起的。也许这是她准备逃跑的汽车。但这样一来,她是怎么逃跑的呢?”
  “验尸官已经在路上了。也许他能告诉我们死亡的时间。”
  里奥波德检查了仪表板上的血迹。然后又绕到车后看了看牌照。上面不是135YYZ。
  他把火柴盒递给弗莱彻。“查这辆车的时候把这个号码也查一下。”
  “这是车子的牌照吗?”
  “不清楚。有可能。”
  警局的摄影师忙完了博物馆里面的活,就被叫到停车常珀尔曼紧跟在他身后。“这是一起谋杀案吗?”总监问。
  “好像是,”里奥波德说,“你以前见过这个男人吗?他驾驶执照上的姓名是弗雷德里克·法利。”
  “晤,记不起有这个名字。”
  “过去瞧瞧,会不会是你以前的雇员或者警卫?”
  珀尔曼透过车窗朝里面看了一眼,“不,我从未见过这个人。”
  陶特和几个扮演女神的姑娘也来看了,都说不知死者是谁。
  里奥波德转身对博物馆总监说:“珀尔曼先生,请领我去看看油画被盗的地方吧。”
  总监领着他从边门过去,上了几级楼梯。在一面墙偏下的地方有一只空的画框,画框宽8英寸,长13英寸——略小于梵·高的画。旁边站着一个警卫。画框下面的卡片上注明失踪的那幅画是马蒂斯的。
  “值多少钱?”里奥波德问。
  “上百万,”珀尔曼说,“和被毁的梵·高的那幅同样值钱。这儿还有一幅。”在对面的墙上也有一只空的画框。“这是莫奈的。”
  “三幅最值钱的画?”
  “是的,都是价值连城的珍品。”
  里奥波德查看画框后说:“好像都是用剃刀刀片割的。当时警卫在哪儿?”
  “火警响了以后,他们都去了门廊。那个女人毁画是为了转移视线,好让她的搭档——就是车里的那个人——趁乱盗走这两副画。”
  “我们没有在车里发现画。”
  “当然不会发现啦——她杀死了他,把画拿走了。”
  “可能吧。”里奥波德说。
  里奥波德命令指纹专家查指纹,但他明白画框上是不会留下指纹的。而且他断定不可能找到一个叫桑德拉·派黎斯或白色女皇的人的档案。然而在这一点上他偏偏错了。
  尸体被抬走没多久,弗莱彻就急急忙忙地找到了他。“货车是死者的,他有过一些小偷小摸的前科,但这件盗窃案不像是他干的。”
  “也许有人雇他开车。你找到桑德拉·派黎斯这个名字了吗?”
  “桑德拉·派黎斯,化名白色女皇。因涉嫌抢劫和盗窃被抓过几次,但只有一次被证明有罪。她在新泽西被判处一年徒刑,罪名是在大西洋城的赌场里偷了一只赌博轮盘。”
  “赌博轮盘?”
  “她犯罪的时间都在早饭之前,所以‘有早餐前办不到的事?’成了她的一句口头禅。”
  “135YYZ是怎么回事?”
  “没有查到,探长。”
  “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我们并不是在和一个疯女人打交道,她也不可能为了转移视线而去毁坏一幅名画。”
  “可每个人都看见她把画毁了。”弗莱彻说。
  “我们不妨先作个不可能的假设:她并没有毁坏那幅画。”里奥波德暗示道。
  桑德拉留下的那件蓝色雨衣被送去检验,但里奥波德不相信会有什么重要发现。雨衣是新买的,很便宜。
  中午时分,他发现好多汽车停在博物馆的门前。“怎么回事?”他问陶特。
  “珀尔曼先生说募捐活动要继续进行。舞蹈演员都来了,食品也准备好了。珀尔曼先生还部署了更严密的保安措施。”
  “我也去看看。”里奥波德说。
  当一阵为舞蹈喝彩的掌声平息下去后,里奥波德问身边的总监:“这些画拿了有什么用呢,很难销赃。”
  “她会把它们弄到国外去。欧洲和远东的收藏家会出大价钱。”
  “弄到国外去……”里奥波德自言自语。他看了一下表,离1点还有5分钟。这时姑娘们正向更衣室走去,他一把抓住丽塔的胳膊。“跟我走。”他说。
  “去那儿?”丽塔很紧张。
  “别害怕,我只要你帮我去认个人。”
  “谁?”
  “桑德拉·派黎斯。”
  赶到停车场,他把弗莱彻喊来:“去机场,快!得抓紧时间!”
  桑德拉最后一次理了理黑色的假发,对镜子里出现的那张面孔很满意,然后拎起一只体积很大的手提箱走出女厕所。就在这时,登机的广播响了:“去多伦多的348次航班现在登机,飞机起飞时间是1点35分。”
  在安全检查口,一个穿制服的女保安人员朝她那只超大的手提箱看了一眼。“箱子太大了,无法接受X光的检查,”她说,“只好打开检查。”
  “没问题,”桑德拉说着拉开箱子顶部的拉链。“这是作广告用的画。”
  “请过去给海关检查。”
  “好的”
  桑德拉重新拉好拉链向海关检查口走去。那儿站着一个年轻女子和一个上了岁数的男人。那女子一直盯着她在看,她觉得有些面熟,一下子记起在哪儿看见过她。
  “我想是她,”丽塔说,“尽管头发不同……”男人笑了笑,颇有礼貌地问道:“你是桑德拉·派黎斯?”
  “你一定搞错了。我叫……”
  “我是里奥波德探长,”他给对方看了一下警徽。“请跟我来。”
  桑德拉心想,甩掉这个男人并不费劲,他也不可能在人群拥挤的候机厅里使用手枪。
  想到这儿她猛一转身,却听到里奥波德喊道:“抓住她,弗莱彻!”突然另一个男人冲过来,一把扭住了她的手臂。
  他们把她带到警察局。里奥波德从手提箱里拿出一大张广告的版面排版,撕开衬在背后的纸板,小心翼翼地从夹层中抽出一张油画。
  “当珀尔曼先生发现这张梵·高作品还完好无损的时候,他肯定会很高兴的。还有两幅在哪儿?”
  “还有两幅什么?”
  “油画。”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我们发现了法利的尸体,桑德拉,”他说,“我在谈一起谋杀案。”她默默地足足坐了一分钟。“怎么样?”里奥波德问道。
  桑德拉用舌头湿润了一下嘴唇。“我能打个电话吗?”
  “当然可以。打给你的律师?”
  “不,一个朋友。”
  这个星期二的下午尼克·维尔维特可没闲过,帆船运动的季节已过,所以他在帆船俱乐部忙着准备帆船的保养工作。这时他打开一听啤酒刚准备放松一下,电话铃响了。
  他抓起电话,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尼克,我是桑德拉·派黎斯……”“桑德拉!你好吗?”
  “谢天谢地找到你了!我今天遇上了倒霉事。”
  “你在哪儿?”
  “在离你15英里的监狱里。”
  “监狱?发生了什么事?”
  “你能来一下吗?我求你把我从监狱里弄出来。”
  “我马上就到。”
  他立刻驱车来到警察局,接待他的是里奥波德探长。“我是尼克·维尔维特,来看桑德拉·派黎斯。”
  “是她的律师?”里奥波德问。
  “不,她的朋友。我想把她保释出来。”
  “能否保释要到明天早上才能决定。这是件大案,也许不能保释。她涉嫌一起谋杀案,她没告诉你?”
  尼克没有直接回答。“我想和她谈一谈。”
  “这没问题。顺便问一下,你的职业是什么,维尔维特先生?”
  “我是个私人侦探。”
  里奥波德把他领到专供律师会晤当事人的房间。不多一会,桑德拉出现在他们面前。
  “很高兴又见到你,尼克。”桑德拉说。
  “你怎么会到这儿来的?”他问。
  她环视了一下房间。“这地方隔墙有耳。”
  “能说多少先说多少。”
  “派克美术博物馆今天有一个募捐活动,从纽约招了一些舞蹈演员在招待会上表演九女神的舞蹈。我在化妆间里袭击了其中一个姑娘,把她藏在道具间,然后在演出时顶替了她。”
  尼克笑了,“你什么时候又多了跳舞的才能?”
  “雕虫小技。后来他们指控我点燃了照明弹朝一幅梵·高的画掷过去,把画毁了。”
  尼克又笑了,“敢情那幅油画连一点碎片也没留下。”
  “猜对了。我趁着一片混乱逃跑了,可事情变得复杂起来。他们还指控我在逃跑的时候又盗走了另外两幅画,然后在停车场枪杀了我的同伙。”
  “我知道你是喜欢单独干的。”
  “当然啦。整个事情可笑极了。但我如何证明我是无辜的呢?”
  “看来有人利用了你在博物馆的举动干了他们想干的事。”
  “可车里的那个人是谁呢?为什么有人要杀他?我跟他毫无关系。”
  “他们是怎么抓住你的?”
  她低下了头,“说起来真叫人发窘。为了能快一点换上演出服,我把外套脱在车里了,内衣裤外面只被一件雨衣就进去。后来我把雨衣忘记在那里了,口袋里有一只火柴盒,火柴盒上写有航班的时间和目的地:135YYZ,135指1点35分,而YYZ是多伦多的机场编码。当我意识到我把它留在口袋里时,我并没有担心。我不相信这个城里会有哪个聪明的侦探能破译我的密码。”
  “可是?”
  “还真的让我碰上了,他叫里奥波德。”
  尼克点点头,“我已经见过他了。”
  “该说的我都说了。”
  “你要我干什么?”
  “把我弄出去。”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桑德拉。你得把实情都告诉我。你真的不知道是谁杀死了车里的那个人?”
  “不知道。”
  “是谁偷了另外两幅画?”
  “不知道。”
  “但他们确实在你的箱子里找到了梵·高的画,这一点无法否认。”
  “我一切都靠你了,尼克。”
  “让我和那个里奥波德探长谈一谈,看看他手里掌握了些什么。现在把你做的一切详详细细地写下来给我。”
  她在监狱的便笺本上写了10来分钟,然后撕下几页交给尼克。尼克把她怎样进了博物馆,怎样把复制品换下了梵·高的真画,把它藏在底层通往停车场那扇门的附近,然后又怎么袭击了丽塔等细节读了一遍。
  “为了把梵·高的画带出去,”她在纸上写道,“我必须把他们的注意力引开,因此在众目睽睽之下把画烧毁。他们很快就会发现被烧的并不是真的,而是一张替代品,但那时我早已在去国外的飞机上了。”
  尼克看完以后,把纸塞进了口袋。
  他来到办公室的时候,里奥波德正呷着咖啡在等他。“和你的当事人谈完了?”里奥波德用略带讥讽的口吻问。
  “我不是正式律师,探长先生。我想我已经告诉你了。今天我来是想使桑德拉获释。”
  “眼下毫无这个可能性。地方主控官要求不予保释。”
  “但画已经找回了。”尼克提醒他道。
  “还有两幅没有找到,而且还有谋杀的指控。”
  “你没有证据。”
  “我们有丽塔.莫洛尼的证词,就是这个。”
  尼克看了一遍,“死者的身份查明了吗?”
  “他叫弗雷德里克·法利,从纽约来,专门搞小偷小摸,正是桑德拉愿意合作的那号人。”
  “她没有同伙,她是一个人干的。”
  “你是说她一个人偷走了博物馆的名画?我不信。”
  “我也能一个人实现这个计划,”尼克说,“我可以重复一次给你看。”
  “再让你毁掉一幅名画?你不可能有这个机会。”
  “你还认为梵·高的画被烧毁了?那你在她的手提箱里找到的是什么?”
  “我不知道,”里奥波德承认道。“也许是一件复制品,博物馆总监珀尔曼先生正在作鉴定。”
  “如果我用同样的手法偷到其他一样东西,你能相信吗?”
  “但它对谋杀这件案子又能说明什么呢?”
  “你认为桑德拉烧毁梵·高的画是为了转移视线,从而达到偷盗另外两幅名画和杀死同伙的目的,对吗?”
  “我倾向于这个推论,”里奥波德承认道,“但我并没有下这个结论。当我检查梵·高的画框时,我发现画是被割下来的。但我不明白她如何在几百双眼睛的注视下下的手。”
  “我可以使你知道。”尼克许诺道。
  “你准备偷什么?”
  尼克靠上椅背,看着探长,略微思考了一会说:“你的警徽怎么样?”
  “不,别想干这蠢事。”
  “行啦,这是你个人的东西,我是无法当场仿制的。我不知道你警徽上的号码,所以你可以轻而易举地确定我偷的是不是真家伙。而且我保证等示范一结束就把警徽还你n”“如果你不成功呢?”
  “那我就打道回府,把桑德拉留给你和法庭,如果我能使你信服,她与另外两件案子没有牵连的话,那你就把人给我。”
  里奥波德总了想,最后点点头,“好吧,你准备在什么地方行窃?”
  “当然是派克美术博物馆啦。我现在需要从你那儿得到的是另外两幅名画的大小尺寸。”
  尼克驾车来到停车场时,里奥波德也刚从车里出来。他身边是副探长弗雷彻。
  尼克随身带了一只薄薄的纸包。“想不到这儿还是热闹非凡,我以为出了盗窃案和谋杀案以后博物馆一定关闭了。”
  “他们正在举办募捐活动。”里奥波德一边解释一边领着他朝边门走去。“他们为募捐者安排了早餐、中餐和晚餐三场活动。再过一小时,出席晚餐的贵宾就要到了。那个在门口抽烟的是导演。”
  陶特看见警察显得有些烦躁。“又出什么事了,探长?我希望你别再去提问那些姑娘了。她们很紧张。盗窃已经够糟的了,现在又出了一起谋杀,她们都想回纽约了。”
  “她们今晚就离开?”里奥波德问。
  “等表演一结束就走。”
  尼克看了一下表,“表演什么时候开始?”
  “7点。”
  “时间足够了。带路吧,探长。”
  一走进边门,迎面走来两个化了妆的姑娘。里奥波德和她们打了招呼,并介绍了尼克。
  “真是倒霉的一天,”其中一个高个子、黑头发的姑娘说,“我一生中从未碰到过这种事。”
  尼克对她笑了笑,“你不是遭到小偷袭击的那一位吧?”
  “不是,那是丽塔。”
  另一个姑娘说:“我就是丽塔。我还得回答更多的问题吗?”
  “只需要你把发生的一切简单地说一遍。”
  “她一拳击在我的下巴上,当我醒来时她已经把我捆住了,捆得很紧。她把我拖进了道具间扔在地上,又把我的衣服和包也扔在那儿。”
  尼克点了点头:桑德拉疾陈述是真实的。“后来我听见了火警声,害怕极了。我拚命用脚踢东西,想弄出些响声来。陶特找到了我,替我松了绑。”
  导演点点头。“这时候画已经被毁了,另外两幅画也被盗了,停车场又有一个人被杀。”他取出汽车钥匙,“请原谅,探长,我得去取一些新的演出服。”
  尼克一直望着陶特和两个姑娘走到停车场边的一辆蓝色货车前。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桑德拉是怎么从这儿去机场的?”他问里奥波德。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