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家聚会杀人事件



神探柯南系列

──No.1重要的聚会──

  “天野龙治!不就是那个有名的大企业家吗?”小兰看著邀请函,惊讶地问著。
  “是呀!他可是日本数一数二的商业钜子呢!”小五郎回答说。
  “这么有名气的企业家怎么会邀请爸爸去参加他们公司的年终聚会呢?”
  “喂!我也算是全日本最有名的名侦探——-毛利小五郎耶!名企业家邀请名侦探有什么不对呀?”
  “……呵呵呵”柯南在一旁苦笑。

———天野的别墅———

  “哎呀!毛利先生!欢迎欢迎!我就是天野龙治,您好您好”说话的就是大企业家天野龙治(50岁),他的身材矮矮胖胖,看起来不像个名人。
  “喔!这位就是大侦探毛利小五郎啊!久仰久仰!”
  “哪里!想必你一定就是天野先生的夫人吧?”
  “没错,敝人叫做天野实惠(42岁)。”
  “好啦!各位,废话就不多说啦!请进来吧!”一行人进了天野的别墅。
  “哇!我本来以为像您这样的大企业家所举办的年终聚会一定会有很多人参加的,没想到只有四、五个人啊!”毛利有点惊讶。
  “哈哈哈!毛利先生,这次聚会我只邀请了本公司重要的职员,也可说是本公司的高级主管聚会!”天野笑著回答。
  “啪啪!”天野拍了拍手“各位!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名侦探毛利小五郎!”
  “喔喔!原来他就是毛利小五郎啊!”四周响起了一片惊喜的声音。
  “来!我为您介绍介绍,毛利先生”天野带著毛利一一介绍。
  “这位是松下广彦(30岁),我的得力助手。”“您好!敝姓松下。”
  这个人身材高大,一点也不像在商界屡创佳绩的大企业家助手。
  “她叫做加藤真纪(24岁),是我的秘书。”“嗨!毛利先生!”
  “还有这位佐佐木雄二(41岁),他是公司的高级主管之一。”“你好!”
  “至于这位则是美国分公司的社长,土居正勇(48岁)”“很高兴见到你,毛利先生。”
  “这场聚会所出席的来宾来头还真不小!”柯南在心里想著。
  “咦?”柯南注意到了一个站在墙角的人。“小兰姊姊!”
  “嗯,什么事?”
  “那个人……”柯南指向墙角的那个人。“是不是小渊广治?”
  “没错!他就是那个名作家小渊广治(29岁)。”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呢?”
  “听说小渊广治是天野龙治的亲生儿子,但是因为小渊不肯继承天野龙治的公司和遗产,所以他们就断绝了父子关系了”“原来是这样子啊!”柯南似乎懂了,不过它还是不了解小渊为何要参加这场聚会。
  天野好像也发现了小渊“你来这里做什么!”
  “哦!难道我连参加一个曾经对我有恩的人所举办的聚会都不行吗,天野龙治先生?”
  气氛突然变得很紧绷。

──No.2密室杀人?──

  “哼!你是没有资格来参加这场聚会的,小渊先生!”天野相当生气。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都少说几句!”天野夫人赶紧出来打圆场。
  “对不起,各位!”天野向大家喊著“我要先回房去了,请你们自行享受这场聚会吧!”天野走出了大厅。
  “老公!”天野夫人追了出去。
  “真是的!每次都这样!这可是今年的年终聚会耶!如果社长本人不在的话,未免也太不像话了吧!”秘书加藤也有点不高兴。
  “没关系啦!真纪,等会儿社长气就会消了啦!”松下这样劝她。
  “唔~~”毛利向松下问了一个问题“天野先生平常就是这样吗?”
  “是啊!别看社长平常待人和气,但是只要一看到他儿子就气的火冒三丈。”松下没回话,被加藤抢先了一步回答。“而且啊!天野社长他……”
  “加藤!”高级主管之一的佐佐木雄二突然喊了一声“这种事不需要跟毛利先生说吧?”
  “是……”加藤回答的有些委屈。
  “到底是什么事呢?”柯南在一旁嘀咕。
  “其实啊!这也是我听说的。”小兰回答柯南“天野先生可能是用不法的手段才把自己的事业弄得这么大,所以呢,小渊先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不肯继承他爸爸的事业。”
  “原来如此!”“不过你这个女人也太八卦了吧!”后面这句话柯南当然不敢说出来。
  “真是抱歉,毛利先生!”天野夫人回到了大厅“原本应该是一个快乐的聚会,竟然变成这样……”
  “哎呀!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嘛!”毛利笑著回答后来,毛利和其他的人在大厅中聊了一些关于天野公司的事“哇!已经十点多啦,对不起,恕我失陪一下。”佐佐木说完就走出了大厅。
  “那我也去准备一些点心给大家吧!”天野夫人走向厨房。
  “那我来帮忙吧!”加藤也跟著天野夫人出去了。
  “我出去看一下车子。”松下也离开了。
  不久后,小渊也离开了大厅。
  大厅内只剩下土居正勇和柯南他们三个人。
  “不好意思,他们这些人就是这样忙忙碌碌的,还请见谅。”土居苦笑著。
  “啊,对了!”毛利好像想起了什么“土居先生……”但是话还没讲完,就传来一阵尖叫声。
  “呀啊啊啊啊啊~~~~~~~”“怎么回事?”“是真纪小姐的声音!”
  “快去看看啊,叔叔!”柯南督促著毛利。
  “发生什么事了?”松下也从前门跑进来。
  “不知道!赶快去看看!”
  五个人赶到真纪的地方。

———天野的房前———

  “怎么了?”
  在天野的房前有加藤真纪、佐佐木雄二和天野夫人。
  “天……天野社长他……”佐佐木惊慌的说。
  “什么!”毛利冲进房内,却发现了天野的尸体,胸口附近插了一把利刃,而且头部撞击到一旁的雕饰品,也有大量的出血。
  “怎……怎么会……”松下相当惊讶。
  “叔叔,你看!”柯南指向窗口。窗户是关起来的,而且还挂著一支钥匙。
  “那是……”“这房间的钥匙。”松下接口说。
  “难道说……天野夫人,你们刚才到这里来的时候,门是锁著的吗?”
  “是啊!是我请佐佐木先生将门撞开的。”
  “这房间又位于三楼,这么说……”毛利坚定的说。
  “这是一桩密室杀人案!”

──No.3找出线索──

  “这么说来,案发当时除了土居正勇先生和毛利老弟、小兰以及柯南四个人以外,其他人的不在场证明都难以成立喽!”说话的是目暮警官。“但是,为了确定还是再听一遍比较好吧!”高木警官有些不太放心。
  “好吧,就由发现尸体的天野实惠、加藤真纪和佐佐木雄二先说吧!”
  “当我老公被杀害时,我正准备大家的点心。”
  “我和天野太太在一起。”
  “我在打电话”“哦!打什么电话呢,佐佐木先生?”目暮警官问道。
  “打给我的客户,我本来跟他约好了要在十一点去喝酒的,不过看这情况,大概也去不成了。”“那么松下广彦先生呢?”目暮警官又问。
  “我那时在外头检查车子,因为我的车子在路上好像就出了一些问题。”
  “那你呢,被害者之子——-小渊广治?”
  “我?我只是出去走一走而已。”小渊回答的漫不经心。
  柯南想起了当时的情形。
  当他们听到秘书加藤的尖叫声时,土居的确是与柯南他们一起待在大厅,而不久后,松下才从前门跑进来,至于小渊则是到了大家都发现了尸体后才出现在众人面前。天野先生死亡的时间正好就是大家都离开大厅的时候,就时间而言,松下也不太可能犯案,这么说……是小渊吗?他犯案的时间的确很充裕,也有充分的杀人动机,可是……
  “等等,当时那个人……为什么知道那件事?”柯南又摆出了他的标准沉思姿势。
  “什么!真的吗?”毛利突然大叫。
  “是……的,当时天野夫人是离开了四、五分钟。”加藤好像有点被毛利吓到。
  “没错,那时我去拿点心的材料。”
  “也就是说,你们两位也有足够的时间杀害天野先生喽!”目暮警官在旁说著。
  “嗯……”
  这两个人……应该也不太可能。
  “我还是回现场看看吧!”柯南跑向二楼天野的房间。

———天野的房间———

  “啊,柯南!不能进来,现在还在鉴识中!”高木警官发现了柯南。
  “哎呀!没关系啦!”柯南笑嘻嘻的“对了!高木警官!”
  “什么事?”
  “那个窗户是锁著的吗?”
  “对啊!而且当时房间的钥匙也挂在这上面。”窗户是一般的玻璃窗。
  “咦?”柯南发现窗户的外框,有被某种东西磨过的痕迹。
  “这里也是……”窗户的锁上面也有类似的痕迹。
  柯南又发现到在窗户上方的墙壁上有著一个像是滑轮的东西。
  “这个又是……”
  “喂!柯南,好了吧,可以出去了吗?”高木警官赶紧把柯南送出了房间。
  “可恶,凶手到底用什么手法从这个房间逃脱的!”柯南离开了房间。
  “我一定会抓到你的,杀人凶手!”柯南在心里发誓。
  “事实的真相只有一个!”

──No.4得来不易的绝对性证据──

———大厅———

  “可是,天野先生也真可怜,被人一刀刺死。”柯南听到松下的声音。
  “算了吧!是他死有余辜。”加藤毫不留情的说。“要不是他……”
  “够了!”佐佐木再度阻止加藤说下去。
  “讲了又不会怎么样!反正他都已经死了啊!”加藤喊得比佐佐木还大声。
  “加藤真纪!你……”
  “冷静点,各位!”目暮警官适时阻止了即将爆发的战争。
  “但是”毛利开口说“加藤小姐,我还是要请你解释一下,你想说的那件事。毕竟这件事可能是这桩命案关键。可以吗?”
  “那是六年前的事了,那时正值日本泡沫经济崩溃之时,我们公司也不例外,就当我们陷入危机的时候,社长他却用了极为卑鄙的手段将对手的公司一加一家的搁倒,其中社长的最大对手—古谷建夫还因此自杀了。”
  松下、佐佐木、土居还有天野夫人的表情都变得相当凝重。
  “嗯~~~~如果是为了古谷复仇的确有这可能,不过……”毛利转头看著小渊“你这家伙也很有可能!”
  “哼!毛利先生,我的确是与天野龙治不合,但是我可没有无聊到杀了他啊!”
  “总而言之,在真相查明前,请各位留在这里。”目暮警官再度开口。
  柯南趁著他们不注意的时候跑出了屋外。

———别墅外,天野房间的正下方———

  屋外还下著雪,搜索起来特别辛苦,柯南站在天野房间下方思索著。
  “当时天野的房门是锁著的,凶手想耍诡计从房门走出去是不太可能的,就算他真的从门口走出来,在半路上遇见其他人的风险非常高,这样的话,凶手应该是从窗户逃脱的,但是窗户是锁住的……”
  柯南突然发现二楼的水管上的积雪有部分掉落的现象。
  “刚才的确是在天野房间的窗户发现了那两条奇怪的痕迹和一个不明用途的滑轮……
  如果真是如此,那个东西应该还埋在雪里。”柯南在雪地找著他想要的证据。
  “找到了!果然还在!但是还差一项,光是这点证据是没用的啊!”
  “等等……那个人为什么会说……”柯南恍然大悟“好!只要去确认一下就好了!”
  柯南跑回了别墅,却在玄关处碰到了小兰。
  “柯南!”
  “呜哇!”
  “你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小兰生气的问。
  “没……没有啦!走一走而已啦!”柯南笑嘻嘻地跑掉了。
  “真受不了他!”

———天野的房间———

  “柯南!你怎么又跑来了?”高木警官好像对柯南的行为有些困扰。
  “是毛利叔叔叫我来的啦!他叫我问你说……”
  “喔!他是……”高木把实情告诉了柯南。
  “果然没错!跟我想得一样。”柯南在心里想著。
  柯南走下楼梯,看著四个嫌犯。
  “一定没错,凶手就是那个人!”

──No.5证词的矛盾──

———三楼楼梯间———

  “毛利老弟!你到底知不知道凶手是谁了呀?”
  目暮警官已经急了。
  “伊啊啊啊~~~~想不出来呀!”以毛利的功力,当然不可能知道凶手会是谁。
  “哎呀!一定是小渊广治嘛!他不但有足够的杀人动机,也有充裕的时间犯案,所以一定是他嘛!”毛利又在胡言乱语了!
  “要我跟你讲几遍!人不是我杀的!”小渊不甘示弱地骂回去了。
  “天啊!得赶快让叔叔闭嘴!”柯南赶紧将手表型麻醉枪瞄准毛利。
  “咻!”“唔……唔哦……怎么又来了……”毛利刚好跌坐在天野的房门前。
  柯南迅速地跑到毛利身后,把变声器调成毛利的声音。
  “没错,说小渊先生是凶手,的确是个玩笑。”
  “什么!”目暮警官急忙问“毛利老弟!谁才是真正的凶手呢?”
  “目暮警官,你先别急,在说出凶手是谁之前,我要先解释一下凶手所使用的密室杀人手法。高木刑警,是否能麻烦一下?”
  “没有问题!”高木回答的相当乾脆。
  “柯南!”柯南又开始自导自演了“把钢琴线交给高木刑警。”
  “是!”柯南从毛利身后跑出来,把钢琴线拿给高木刑警。
  “这条钢琴线是我刚才在外面的雪地里找到的。”柯南又很快地跑回毛利身后。
  “首先,先请你将钢琴线对折,然后挂在窗户上面的滑轮上”“是这样吗?”高木警官照著毛利,不,应该是柯南的话去做。
  “没错!接下来,看见了窗户的锁上面,有一条被类似钢琴线磨过的痕迹吗?”
  “有的!的确有一条被细线磨过的痕迹!”
  “那么,高木警官,请你将钢琴线的其中一头打出一个小圆圈,务必将结打紧一点。再将这个圆圈套在窗户的锁上面。”(这里真的很难看懂,就请大家包容一点吧!)
  “好了,毛利先生!”
  “最后呢,再将钢琴线的另外一头穿过两扇窗户的缝隙之间,这时要请扮演凶手的高木警官爬出窗外,把窗户关起来。”
  一切都照著毛利(柯南)意思完成了,高木警官已经爬到房间外面去了。
  柯南对著外面喊说:
  “听得到吗,高木警官?”
  “是,听的很清楚!”
  “高木警官,再请你把钢琴线往外拉,这样就大功告成了。”
  钢琴线因为被外面的高木警官不断地往外拉,套在锁上的小圆圈慢慢地往上拉。
  不久后,窗户就很自然的被锁上了。
  “这……”“原来如此。”在场的每个人至此终于恍然大悟。
  “好了,把锁打开,让高木警官进来吧。”柯南继续他的推理。
  “如果要从窗外勉强用线把窗户锁起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但是只要有那个滑轮,一切就变得轻而易举了!”
  “原来是这样子。”目暮警官也想通了“那凶手到底是谁呢?”
  “我想只要再做一项确认,就能知道谁是凶手了。”
  “松下先生,我记得你之前是不是说过:‘天野先生也真可怜,被人一刀刺死。’这句话?”
  “没错,我的确说过这句话。”
  “那就对了。杀害天野龙治先生的凶手就是你——-松下广彦!”
  “什么!”“广彦是凶手……”全场每个人都惊讶不已。
  目暮警官追问毛利:
  “这话怎么说呢?毛利老弟!”
  “你为什么会知道天野先生是被刺死的呢,松下先生?”
  “想也知道嘛!当初我们赶到案发现场时,天野先生不是胸口被插了一把刀子吗?
  而且警方也这么说啊!”松下赶紧辩解。
  “警方?哈哈哈哈!”毛利(柯南)冷笑了几声“那我们的警方人员还真是失职啊!高木警官,请你告诉他,天野先生真正的死因是什么?”
  “是的,天野先生虽然是被凶手用刀刺倒在地,但他真正的致命伤是头部撞到一旁雕饰品而死。”
  “什么!”松下非常地吃惊。
  “至于你会说天野先生是被刺死的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就是告诉你案情的警官说错了,第二种,人是你杀的!”松下低头不语。
  “可是,毛利先生”土居在一旁插话“这样还是没有确实的证据来证实松下就是杀人凶手啊!”
  “的确,这样还不足以证明。但是,我之前有叫柯南去观察天野先生房外的情形,二楼的水管积雪有部分的脱落,而且最重要的是,墙壁上异常的乾。照理说,在这种天气中,墙壁上即使不可能积雪,但多少会会有一些熔雪或是水珠之类的液体,但是在那里却什么都没有,可见是有人不久从这里沿著墙壁回到大厅。当时有离开别墅的只有松下先生和小渊先生而已,我们现在就可以看看,是谁的衣服上有著明显的水迹。”
  目暮警官看了看这两人后说:
  “松下先生,你的衣服上的确有未乾的水迹,事到如今,你还要说什么吗?”
  “如果你觉得这还不够的话,我们还可以检查屋外的脚印,看你是否真的有去看你的车子。”
  “哼!不必这么麻烦了!”看来松下已经坦承犯案。
  “为……为什么松下你要杀掉天野社长呢?”佐佐木问松下说。
  “刚才不是有提到被天野整垮的古谷建夫吗?我就是他的儿子——-古谷广彦”“你……”“古谷建夫的儿子……”
  “我来到这个公司纯粹就是要报仇,为了要杀掉这个害死我爸爸的恶魔。所以我才努力的工作,在六年之内就成了他的得力助手。这六年来,我一直在等待时机,终于这个机会来了,我杀了天野这混蛋……这漫长的六年终于过了,一切都结束了……”
  “我们走吧!”目暮警官将古谷铐上了手铐,坐上了警车。看著警车离去的我们,什么话都说不出口,只能默默地看著警车离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