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了布赖顿”的凯茨警探的辖区发生了一起耸人听闻的凶杀案。尸体被肢解,器官挂满全墙。线索全无,动机不明,身份难定。侦破工作陷于停顿。另一辖区的又一起杀人案让凯茨感觉出了联系,并且预感还会有类似的案件发生。线人的举报明确了被害人作为嗜童癖者的身份。
    “安琪儿”警长因深受其害,私自卧底其中,手刃为法律所不及的犯罪分子。作为“自由执法者”,他终被识破,凯茨前往救援却鞭长莫及。凯茨微笑地回到了布赖顿受害儿童中间,难免为“安琪儿”无限遗憾。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