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一八七二年十二月,在大西洋上航行的底格拉底亚号,发现一艘破旧不堪的帆船。
  那艘帆船上的帆布大部分早已腐烂,破败地垂挂在桅上,船身则如醉汉般,左右摇晃地盲目航行。
  在任何人眼中,那艘从浓雾中倏地浮现出来的帆船,简直就像传说中的幽灵船一样若隐若现,充满诡异之气……
  “我的妈呀!是幽灵船!”
  一名船员恐慌地向同伴大叫。
  “加快速度追上那艘船!”
  底格拉底亚号的莫亚。
  郝斯船长迅即下了这个命令。
  然而当底格拉底亚号开始掉头追逐时,帆船竟然减缓航行速度,似乎正等待底格拉底亚号靠近。
  底格拉底亚号发出信号弹,可是对方并没有任何回应;船员们用望远镜观看,不但甲板上空无一人,甚至连同舵室也没看到人。
  “船长,或许他们发生事故正等待救援,请您允许我登船察看!”
  大副奥利佛。
  迪波自愿前去一探究竟。
  “好吧!放下小艇!”
  船长下令后,奥利佛便带着两名船员坐上小艇,在白茫茫的浓雾之中划向那艘神秘的帆船。
  他们三人划至帆船附近后,仰头看着镶在船腹上的字“玛丽。色列斯”“上去吧!”
  奥利佛带着一名船员爬上色列斯号,留下另一名船员固守小艇。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他们俩一上船,同时被眼前诡异的景象吓得说不出话来。
  船舵因为没有舵手掌控,此时就像损坏的风车一般,毫无目标地不断转动着。
  垂挂在船桅上的破帆,发出如大鸟振翅般的咄咄声响,看不出有任何船员整理过的痕迹。
  两人接着到船舱内探查,看到更奇怪的景象:厨房、餐厅和房间都整理得干干净净的,丝毫没有使用过的迹象。
  船员们的衣服也都洗得很干净,而且摺叠得很整齐,摆在衣柜里。
  厨房里还留着做到一半的早餐,餐桌上排外着盛着面包和肉干的盘子,连餐巾和餐具也都一丝不苟地摆放得很好。
  这种景象仿佛舱门随时会被一群遭太阳晒昏了头的船员们撞开,然后开始狼吞虎咽吃起早餐似的。
  但此刻船内却找不到任何人的踪迹。
  “奥利佛……我、我们离开吧!”
  随行的那名船员一边在胸前划着十字一边说道。
  “我们还没有看过船长室,或许那儿会有人在……不,应该是一定会有人在的……非得有人在不可。”
  奥利佛企图消弭恐惧的气氛,努力地让自己镇定下来,他强拉着不停颤抖的船员,打开船长室的门。
  “啊!”
  没有船长的身影!
  空荡荡的船长室中,只留下一桌丰盛的早餐,等待主人来享用。
  “他们一……一定是遇见暴风雨,在混乱当中所有的人都弃船逃走了!”
  奥利佛指着桌上的杯子说:“不,你错了!果真如此,留在杯子里的饮料应该会溅到四周,而那边的药瓶也一定会倒下来。我想,绝对不是暴风雨!”
  奥利佛突然发现桌上有一本被翻开的日志。
  那是船长留下来的航海日志,上面说明航海过程一直持续处于平稳状态。
  记述在十天前的十一月二十五日早上突然中断。
  “真令人难以置信……”
  这艘无人的船在这十天之中仿佛有个幽灵船长掌舵一样,仍然照着原定的航路平稳地前进。
  奥利佛看完日志之后,因为过度震惊,无力地跌坐在地上,而随他上船的那名船员早已吓得跑出船舱。
  当奥利佛对在小艇上待命的船员打信号,正要越过船缘的扶手时,他突然回过头来。
  因为,他感觉到周围有一股“人气”!
  可是眼前能没有“眼睛看得到的人”。
  奥利佛环视着笼罩在浓雾中的无人甲板,喃喃地说着:“幽灵船长……”

  ------------------

[1] [2] [3] [4] [5] [6] [7]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