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敌手

作者:赤川次郎

   
1

  教室中如此寂寂无声,实在是少有的事。
  并非老师大发脾气骂人所致。实际上,大家屏住呼吸,正在等待老师发言。
  “那么——”班主任摸着有点冒汗的秃头。“本年度的毕业生代表已经决定了,现在发布结果。”
  空气一下子崩紧,令人觉得用指一弹就会抖动。
  完全不紧张的,似乎只有一个人……
  “老师们也很为难,不知选甲或选乙好。若是可能的话,两个都选。可是不能这样做。”老师飞快地环视整个教室。“其实两个都很努力,老师想为两位同学鼓掌。”
  不耐烦的气氛冒起——不必开场白了,快说吧!
  无言的催促也感染了老师。他“嗯哼”地清清喉咙。
  “总而言之……”他含糊地说。“毕业生代表——最终决定是饭田康男。”
  大家舒一口气,哪个都可以。只要决定了就行了的气氛。
  康男松一口气——他百分之九十九相信一定是自己的名字被喊,剩下的百分之一是听天由命。
  结果,我赢了!康男矜夸地挺起胸膛。
  涌起掌声。起初是零零散散的几个人拍掌,然后一口气扩展为全教室。康男的脸泛起红晕。
  然后,康男不经意地里望望斜后方。
  阿茂——他回头望望另外一个对手河原茂。
  抱歉,阿茂,不要恨我,不是我决定的。是老师们作出的最后决定。
  对。小学的毕业生代表而已。那种机会,将来阿茂多得是。
  抱歉,阿茂。
  跟河原茂的视线相碰,康男困惑了。
  阿茂在鼓掌。比教室中的任何人都更热心地鼓掌。
  然后视线相碰时,阿茂莞尔—笑。平时一起游戏时,忘我地谈着有趣的故事或关于天文望远镜的话题时,他总是对康男展示同样的笑脸。
  阿茂的眼睛里,完全没有懊丧或妒忌的神色。他打从心底为康男成为代表的事表示欣喜。
  “饭田,好好地干吧!”
  老师的话使康男赫然回望前方。
  “是!”他用力地答……
  可是,不知怎地,成为代表的喜悦,在那一刻领时减半。

  “谋杀?”片山义太郎说。
  确实,在宁静的餐厅里,那句话可能有点石破天惊。不过,对片山却是相当熟悉的词语,因为他是警视厅搜查一科的刑警。
  “那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清楚。”吉井笑子摇摇头。
  不,她现在不姓吉井,而是饭田笑子了。片山下意识地先想起她学生时代的姓氏。
  “对不起。”笑子微笑。“是不是希望谈谈大学时代的陈年旧事?没想到我提起这种事吧?”
  “也不是的……”
  “片山。假如我说,今晚在这间酒店拿了房间的话呢?”
  片山停止进餐的动作。
  “还是谈‘谋杀’的事好了。”他说。
  笑子噗嗤而笑。
  “片山,你一点也没变。”她在自己的杯里斟葡萄酒。“现在仍然怕女人?”
  “别提那种事比较好。”片山说。“你说你先生会被人谋杀,是吗?”
  餐厅里面很安静,两人所在的桌子位于深处,其他客人看不见的地方。片山看得出,笑子多半不希望被人听见谈话的内容,这才指定这张桌子的。
  见到餐厅经理和大厨特意过来打招呼,显然笑子是这里的常客。
  外表看起来,笑子跟大学时代毫无改变。当然不可能不变,只是貌美出众的笑子,在大学中成了众人的偶像,她的美貌几乎原样保存下来。
  “不是的。”笑子喝了一口酒。“不是外子被杀。而是他想杀什么人。”
  片山瞠目。
  “可是……杀人是件很严重的事啊。”
  “应该是的。”笑子点点头。“不过,他那个人一旦决定做了,就会做到底的。”
  “不管怎样都好——”
  片山话没说完,笑子酒杯倒在桌面上。
  白色的桌布“唰”地染成葡萄色。片山连忙站起来。
  “没关系。侍应马上就来的。”
  说着——他跟着笑子的视线望去。
  “饭田先生,这里让我来——”经理过来打圆场说。
  “对不起,这是私人问题。”饭田康男说。
  片山也立刻知道,来者就是笑子的丈夫。怎么说,才三十多岁,已是一流企业最上层的年轻成功者,在周刊杂志上一年到晚看到他的照片。不管记忆多么差劲,片山也有直接认识他的亲切感。
  “老公。”笑子说。“这位——是我大学时代的同学片山先生。我是有事请他来商量的。”
  “是?”穿着双襟西装的饭田康男给人商业精英的印象。
  “你好。”片山致意,但对方怎么看都不友善。
  饭田连眼尾也不看片山一眼,来到桌旁,左手浅浅地伸进外套的口袋里,说:
  “回去啦。”
  笑子垂下眼睑。片山假咳一声。
  “呃——饭还没吃完。若是方便的话,不如一起——”
  “片山先生。”笑子打断他的话。“抱歉。你慢慢吃,我先走了。”
  笑子站起来,看看不知表情是在生气或想开了的丈夫,然后快步往出口方向走去。
  脚步声在餐厅里响起,其他客人也因气氛不寻常而竖起耳朵。
  饭田飞快地看了片山一眼,说:“不要向笑子染指。”然后一骨碌转过身去。
  片山听到意想不到的话,气鼓鼓地说:“看来你有所误会了。”
  饭田回过头来,接下去的瞬间,他握起拳头直击片山的下巴。
  事出突然,片山来不及闪避,被打得跌坐在地。
  “片山先生!”笑子吃惊地跑回来。
  饭田一把捉住妻子的手臂,说:“回去!”强行把她拉走了。
  片山继续坐在地上,直眨着眼……
  “先生,有没有受伤?”白头发的经理走过来。
  “没事没事……啊,吓我一跳。”
  实际上,挨了一拳并不怎么痛,反而是被吓得目瞪口呆。
  “真是万分抱歉。”又不是经理打人,但他似乎因着自己不能阻止饭田动手而感到应负责任,不住地道歉。
  “呃——饭食怎么样?”
  演变成这种田地,总不能若无其事地一个人继续吃饭。
  “我要回去了。惊扰了大家……不过,那个人经常这样暴躁吗?”
  “最近好像脾气很暴躁的样子。”经理叹息。“上个礼拜也是,他把在这里跟太太吃饭的男士揍了一顿。”
  片山哑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像傻瓜。”
  “喵。”
  “别一起说话好不好?”片山沉下脸。“有什么吃的没有?因我是在主菜端来以前挨揍的。”
  “你不是说吃过好吃的法国大餐么?福尔摩斯吃剩的三文鱼倒有一些。”
  “茶渍就可以了。”片山呕气地说。
  这里是片山义太郎和妹妹晴美的寓所。同居的福尔摩斯早已吃过晚饭,现专注于仔细地“打扮”自己。
  “不过,像饭田康男这么有身份的人,干吗做那种事呢?”晴美说。
  “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跟身份、名气无关的。”
  “那个我懂。问题是,如果他真的怀疑妻子不忠,只要使人暗中调查不就好了?”
  “这种人自尊心根强,大概不想被人知道那种事吧。”片山说。“对呀,若是那样,他就不会在大庭广众的餐厅做那种事啦。”
  “对嘛。一定有些什么特别的情由。”
  “与我无关问。除非发生什么事件了。”
  片山盘腿而坐,准备在晴美为他送上来的白饭上面浇上茶渍。
  “等等。看你怪可怜的。我为你做点小菜,等一会吧。”
  看来晴美有点同情莫名其妙地挨揍的片山。
  晴美炒了一道菜盛在碟子上时,玄关的门钟作响。
  “谁呢?哥,你去应应门如何?”
  “嗯。”
  片山站起来,出到玄关。
  “这么晚了。对不起。”出奇地清晰的嗓音。“我是饭田康男的代表。”
  片山和晴美面面相觑——不可能再被那名“代表”打一顿吧?
  开门一看,是个穿三件头西装,三十岁前后的青年。
  “你是片山义太郎先生?”
  “嗯。”
  “我是饭田康男的秘书。我叫沼井。”
  看看名片,上面印着“沼井贞夫”。
  “居然找到这里来——”
  “听夫人说的。”沼井说。“饭田先生因自己搞错了,做了非常失礼的事,觉得内疚,由我代他表示歉意。”
  觉得内疚,便自己来道歉好了。片山想着,嘴里却说:“噢,他知道是误会就好。”
  “你的宽容大量,令人铭感于心。”那人采取演戏般的说法。“为了表示歉意,请收下这个。”
  对方递出一个饼干盒。
  “不必——”
  “请笑纳。否则我不能回去。”来人推着交到片山手里。“那么,告辞了。”
  马上转身离去,干脆利落。片山哑然目送。
  “好匆忙啊——哎,饼干之类的可以收下吧。”
  片山进到屋里,放下饼干盒。
  “福尔摩斯,怎么啦?”晴美在用毛巾擦着手。“喂,它在嗅味道啊。”
  “是不是有木天蓼在里头?”
  “人家干吗要送木天蓼给你?”晴美解开包装纸,打开来看。“普通的饼干呀。两层相叠的。”
  拿开上面那层时,晴美叫一声。“——哥哥!”
  “怎么啦?难道有钞票?”片山笑。“饼干下面摆很两,武侠片集中不是常有吗?”
  “是真的啊?”
  片山过来观望,顿时哑然。
  饼干盒里,密密麻麻地塞满至少一千万的钞票。
   
2

  “厉害。一千万?不是‘大富翁银行’的钱吗?”石津说着,被片山狠狠一瞪,连忙噤声不语。
  “是片山先生吗?”穿套装的女性走过来。“久候啦。社长说要见你。”
  片山和石津有点顾忌地在磨得发亮的走廊上跟着那位女秘书走。
  “呃……”途中,石津喊住她。
  “嗯?洗手间的话,前面右手边就是。”
  “不……走廊太干净了。昨晚我在事发现场踩得满是泥泞,我怕弄脏了……”
  片山俯视石律的鞋子,说:
  “本来不是褐色的鞋吗?”
  女秘书忍俊不禁。
  “别担心。不过,如果你在意的话……”
  女子作个请稍候的手势。跑开了,很快又回到来。
  “我帮你擦一擦。”她弯下腰去,石津焦急了。
  “没有的事。”他自己也弯下腰去。“我自己来!”
  两人有如相扑力士格斗的姿态。
  石津拿着那块柔软的布走向洗手间,叫片山等他一会。
  “我是饭田社长的秘书,叫河原隆子。”
  女子举止稳重大方,却是娃娃脸,看来是个相当细心的人。
  “你那位同事刑警先生个子很大,但人很善良。”
  “他听了一定很开心——因是现场带回来的泥,说不定有重要的东西混在里面,不能随便弄掉的。”
  “啊……你们在调查凶杀案呀!”
  “大致上是的。”
  “可是——你在哪儿跟笑子夫人相识?”
  “我和她是大学同学。上次见面是毕业以来的第一次,真的。”
  “哦。那你和笑子夫人并不熟络罗?”
  “当然。”
  “社长也太大胆了,居然殴打刑警先生。”河原隆子似乎觉得很有趣。
  石津一直没回来,片山开始不耐烦。
  “喵。”
  ——不可能的!
  回头一看,见到一只灰色花纹的三色猫,片山眨眨眼。
  “啊,比特。怎么啦?”河原隆子说。
  “是你的猫?”
  “嗯。它叫比特。还有——外子。”
  这次回答的不是“喵”,而是“嗨”。
  声音很平稳,不知怎地,跟他们养的猫有点相似。
  “好快呀。”隆子说。“他是外子。这位是片山刑警先生。”
  “嗯,我听康男说了。是灾难啊。”
  他的长相可说是跟饭田形成对比,属于胖乎乎的类型。看来人很好。
  “你说的康男……是饭田先生吗?”
  “老公。在公司里,必须尊称一声‘社长先生’才是。”
  “哦,自小叫惯了。”河原搔搔头。
  “外子和社长是自小相识的朋友。”隆子说。
  传来脚步声。
  “怎么样?”走过来的是饭田康男。“我在等着呢。”
  片山回过头来时,饭田毕竟有点不好意思地打招呼说:
  “你好……那天失敬了。”
  “不,那件事是一回事,这件事才叫人为难。”片山把手上的纸袋递上去。“我只接受了饼干。盒子及其他的拿来物归原主。”
  饭田注视了片山片刻。
  “没啥大不了的事,表示歉意罢了。”
  “一千万的歉意太多。若是作为动粗的代价的话,你和我都等于在犯罪了。”
  饭田脸上浮起嘲讽的笑意。
  “罕见的人。”他说。“好吧——河原,你替我保管好了。”
  “知道。”
  片山把纸袋交给河原。河原把一个信封递到饭田手上。
  “我收下了这个。”
  “嗯。”饭田把那信封随随便便地塞进口袋。“河原,我要借用嫂夫人两三天,去北海道出差,乘搭傍晚的班机。”
  “是。”隆子说。“老公,你带比特回家吧。”
  “嗯。”河原抱起猫儿。“你呀,太肥啦。是不是物似主人形?”
  “社长,夫人来了。”隆子说。
  片山见到笑子从电梯方向走过来,
  “唔。本来我们约好一起吃午饭……笑子,抱歉,我正要准备出差。”
  “我就猜到是那么回事。”
  笑子向片山打个招呼。
  “社长。让我来预备一切。”隆子说。“请和太太用饭去吧。有的是时间。”
  “不,笑子交给河原好了。”
  “嗯,我和片山先生还有话要谈呢。”笑子抱着手袋。“他不会再打你了,片山先生。”
  “但是……”这时,片山见到石津回来。“我带了朋友。”
  而且,关乎“饮食”的这位朋友,片山觉得说明一下的好,他是稍微特殊的。
  “喵。”在河原臂弯中的比特叫了一声,石津吓一跳。
  “哗!福尔摩斯小姐?”他跳起来……

  “他根本不爱我。”
  ——午餐时间,那是消沉的话题。
  可是,石津已经吃完A餐,正在吃着B餐,而且账是笑子付的,片山总不能不认真地听她倾诉。
  “那么,他为何揍我?”片山问。
  “他无法忍受自己的东西被人夺去。不过,爱情是另外一回事嘛——哎,给我咖啡。这两位也是。”笑子叫住待应。“刚才,你见到那叫河原茂的人吧。”
  “嗯。他太太是秘书……”
  “对。其实,我是准备和那个人结婚的。”
  片山瞪大了眼。
  “但结果——”
  “结婚之前,河原工作的公司破产了。经营者是他的亲戚,他也必须负责一部分的债务。可是,一个失业的人,怎样拿出将近一亿元的钱来?因为不是结婚的时候,于是我们决定取消婚事。”
  “然后跟饭田康男结婚?”
  “对。我本身也觉得怎样都无所谓了。饭田和我结婚后,愿意替河原还债。而且,聘请他到自己的公司做事。”
  “那位太太呢?”
  “她原本是总务部的女职员。河原入社两年左右,就和她结了婚。她是很好的人,又能干,跟我是不同的。”笑子说。
  “然后她当了社长的秘书?”
  “对。大概是她结婚三个月以后吧,外子调隆子为秘书。明明有了沼井先生这个秘书了。当然,薪水加倍,隆子女士也很努力就是了。”
  “友情的证明。”片山点点头。“对了,你说你先生为何想杀人?”
  笑子正想说什么之际,侍应端咖啡来了,于是话被打住了。
  “啊,美味之极!”石津摆平了第二份午餐,叹一口气,大呼过瘾。
  有什么好过瘾的。片山苦笑。
  笑子喝了一口不加糖的黑咖啡,说:“片山先生,外子他——”
  “太太。”一个声音说。那天到片山公寓来的沼井秘书快步走过来。
  “沼井先生,怎么啦?”
  “你知不知道社长去了哪儿?”
  “外子?他说要和隆子女士商谈有关出差的事。他不在公司?”
  “是的。到处也找不到他。我以为他来这儿吃饭了,谁知又没来。”
  “奇了。”笑子站起来。“片山先生,抱歉。每次都是这样。”
  “哪里——”
  “已经结了帐的,请慢用。”
  笑子和沼井急步走了。
  片山有点不祥的预感——令人在意。
  “石津,走吧。”
  “啊?可是甜品——”
  “回去刚才的地方一趟。”
  刚才笑子的表情令人在意。若是仅仅不知道丈夫的所在之处,她会露出如此不安的神色吗?
  “完全干净啦。”
  石津一面跟着片山走出餐厅,一面给他看自己的鞋子。
  “这是原先那双鞋吗?”
  “当然啦。”
  刚才被泥弄成褐色的皮鞋,现在是黑的。根本看不出是同一双鞋。
  片山摇一摇头,直奔饭田的办公大楼。

  电梯的门打开时,河原隆子就站在眼前。
  “片山先生!你来得正好!”
  不寻常。隆子脸色苍白神色慌乱。
  “怎么啦?”
  “有人……在流血。”
  “在哪儿?”
  片山想,预感命中了。
  “社长室。上了锁,进不去。”
  石津也在,三人急忙跑向走廊。
  深处有一道两边开启的门。宛如雕像般坐在门前的,乃是猫儿比特。
  “它在干什么?”
  “不晓得……比特,让开。”隆子把比特抱到一边。“我从下面的隙缝窥望了一下,结果发现……”
  片山趴在地上,从门缝下面窥望。
  社长室里铺着地毯。由于从地面看的关系,几乎什么也看不见,不过的确好像有红色的污渍在扩散。
  然后见到有人的手摊在地面。
  “那是……女人的手啊。”片山爬起来。“说不定是吉井君。”
  他不由叫出笑子的旧姓。
  “我也觉得是。”隆子点点头。“怎办?这里从来不上锁的,我也不晓得钥匙放在哪儿。”
  “蛮坚固的。”片山用力摇动大门。“石津!你吃了两份午餐,应该有充沛的热能吧。”
  “包在我身上!”石津退后几米,摆个架势,深深吸一口气。
  “啊!”
  他狂吼着,向门冲过去。
  听到石津的吼声,连比特也毛骨悚然。
   
3

  “怎么搞的?”晴美瞪大眼睛。“发生过战争不成?”
  “差不多吧。而且有尸体。”片山说。“饭田笑子被杀了,在社长室中。门上了锁,好像是从里面上锁的。”
  “从里面上锁?”
  “里面按了锁钮。可是,当破门而入时,里头除了尸体以外,谁也不在。”
  “破门而入的呀……”晴美重新打量室内情形。
  看样子是相当坚固的锁。门的合叶飞掉了,而且门垂直断为两截。
  “石津呢?”
  “他擦伤了肩膊,河原隆子带他去了医疗室——啊,回来了。”
  石津摩挲着左肩走过来。
  “晴美小姐,你来啦?”
  “没事吧?”
  “不,只是擦伤而已。”
  “好厉害呀。刑警先生真是强壮。”隆子大表钦佩。
  乍听之下,强壮是句赞语……
  石津撞破大门,冲进室内,踢倒了来宾用的沙发和桌几,弄倒了大衣衣架,把大大的干花装饰品摔得粉碎,然后整个人栽进装文件的柜门,这才终于停住。
  “喵……”
  石津大吃一惊。
  “我还以为是福尔摩斯小姐呢。”他望望脚畔。“真的是你!欢迎光临!”
  “怎么啦?”
  见到福尔摩斯和石津之间的“对话“,晴美不解地歪歪头。
  “啊,好漂亮的猫咪。”隆子一见福耳摩斯就说。“说起来,我们家的比特呢?比特!”
  “谁是比特?”晴美问片山。
  “马上就知道的。”
  片山在笑子的尸体旁边跪下。
  在极短时间内发生的事。刚刚一起吃饭的笑子,跟沼井离开餐厅后,到片山等人追上去为止,不过两三分钟而已。
  笑子多半是直接上来这里的。然后——被刺杀而死。
  为什么?
  笑子说她丈夫想杀人,难道是说她自己?
  “饭田社长在哪儿?”
  “不晓得……”
  “你不是和他一起的吗?”
  “起初我们在会议室商量的。但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因为出差已出惯了。”
  “然后?”
  “我说‘从现在起跟太太他们一起吃午饭也有足够的时间’,他说‘就这么办’,然后走了出去。”
  “可是他没来呀。那么,他到哪儿去了呢?”片山望望倒在地上的笑子。“关于她被杀的理由,是否有些什么头绪?”
  “没有。”隆子摇头。
  “你没见到她跑回这里?”
  “没有见到。因我走进一间空的会议室吃饭盒了。”
  “沼井先生没来找过你?”
  “没有——啊,我上洗手间再回到会议室时,遇到沼井先生。他问我社长的事。我回说大概和太太在一起。”
  “原来如此”
  片山弯身看笑子的尸首——从正面来的伤势,一击中胸。
  没发现凶器。笑子的脸十分祥和。
  “怎会变成这样。”隆子叹息。“呃……我可以走开一会儿吗?有些地方必须联络一下。”
  “当然可以,请。可能还有事请教,请回来。”
  “知道。”
  隆子快步走出社长室。
  “不是很明理的人吗?哥哥,那样的女人最适合你。”
  “人家有丈夫了。”
  “最适合我的是晴美小姐。”石津插嘴。
  “更重要的是现在——福尔摩斯,到哪儿去呀?”
  福尔摩斯“噔噔噔”地走出社长室。由于门都没有了,猫也可自由出入。
  “我跟它去看看好了。”晴美说。
  “拜托。留意脚步声——”
  “我没问题的。”晴美指了一下海绵鞋底。“福尔摩斯的也是天然海绵啊。”。
  石津有点不服地燃起怪异的敌对意识,说:“我若裸足的话,不会输给福尔摩斯……”

  福尔摩斯在走廊的角落之前止步。
  “——明白吗?”传来河原隆子提醒人的说话声。
  晴美悄悄来到角落的最边上。
  “——对——对呀——我正在做那件事。好好把话谈拢。懂吗?”
  好像在讲电话。晴美眯起一双眼窥望,见其中一道门开了细缝,声音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什么也不必担心。镇定些。我会想清楚的——嗯,对呀。你不必担心什么。懂吗?我要挂线了。你也回来这边吧。再见。”
  挂断电话的声音。
  晴美稍微后退;恰好有门,她迅速打开并进入。福尔摩斯也轻巧地潜进来。关门时,河原隆子那麻利的脚步声以固定的节奏从门前经过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