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同好会

作者:赤川次郎

  片仓敦子早上八点就起床了。
  虽然世俗有所谓有钱人家都是不睡到中午不起床的说法,但是其中的反证之一,就是片仓敦子。
  片仓家是一栋拥有二十间房间的大宅邸,而里面的装潢也是极符合大宅邸给人的印象,设计得十分豪华。另外,厨房并不像一般家庭那般窄得可怜,而是宽敞得有些过分,这在当今的世界里,不能不说是极少数真正的富豪人家之一。
  “早安。”新来的年轻女佣对敦子鞠躬问安。然后,才想到刚刚前辈的提醒,慌忙地又加上一句,“太太。”
  “早安。”敦子微笑着说道,“早餐淮备好了吗?”
  “是的,准备好了!”
  “那,我现在就吃好了。”
  “我马上去把咖啡温热。”
  年轻的女佣急急忙忙地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敦子走进西式风格——由英国、法国、西班牙等风格混合而成的宽敞起居室之后,全身放松地往沙发上靠了上去。
  敦子是这片仓家当家主人的夫人。但是,外面的人看成是主人的女儿的时候较多。
  不管怎么说,片仓泰长已经五十七岁了,而敦子才二十二岁,所以会被误认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让您久等了。”
  虽然听到有人说这句话,但把早餐送来的不是女佣,而是一位二十七、八岁左右的青年。
  “啊!真谢谢你,靖夫。”敦子愉快地说道。
  “你为什么每次都在起居室吃早餐呢?”比敦子“年长”的儿子问道。
  “因为我懒啊。”敦子说道,“你还没去上班,可以吗?”
  “你别赶我了。”靖夫笑一笑然后放松地往沙发上一靠。“我喝杯咖啡再去总可以吧?”
  “那当然喽。”
  靖夫拿起旁边的电话,吩咐厨房。
  “把我的咖啡杯拿过来。——什么?不对,不是那个。——对,就是那个有剑的图案的。拜托你帮帮忙记在脑里,行不行啊?”
  敦子一面啜着咖啡一面说道:
  “你别对人家太凶了,他们不是很可怜吗?”
  “他们啊,就会让我焦急不安。”
  靖夫皱了皱眉头。敦子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什么事那么好笑?”
  “你啊!一做那个表情,就简直和你爸爸一模一样。”
  “是吗?”靖夫耸耸肩说道,“那,你跟我结婚就好了嘛!”
  此时,门开了,年轻的女佣手上拿着咖啡杯进来。
  “喔,就放那里,等一下我自己倒。你可以下去了。”
  靖夫一面慢慢地辍着咖啡,一面说道,“听说今天好像有客人要来,是吗?”
  “是我的朋友。”
  “喔?以前的男朋友?”
  “你别乱说啦!”敦子笑着说道,“是女孩子啦!我高中时代的好朋友,一直到现在。”
  “漂亮吗?”
  “很可爱哟!”
  “那,我可舍不得就这么地走了,突然觉得头开始痛起来了,今天就请个假吧!”
  “你爸爸会怎么说呢?”
  “开玩笑、开玩笑。”靖夫一口气把咖啡喝完之后说道,“真是的,哪有早上八点就已经上班的董事长呢?真是个不好待的公司。连当他儿子的我,都不能迟到半秒钟。”
  “那不也很好吗?九点上班是很正常的嘛!”
  “那,我这就去了。——亲爱的妈妈!就麻烦你替我向你那位美丽的朋友打声招呼喽!”
  靖夫调整了一下领带,然后快步地走了出去。
  敦子大大地喘了一口气。——丈夫片仓一过七点就上班去了。然后两个小孩子……一个比她大,还有一个是小她一岁、二十一岁的女儿片仓亚理沙。
  大家都出去了之后,她顿觉安心了许多。然后,她才发现自己原来是那么紧张。
  “好吧!开始来准备了!”像是在为自己打气似地敦子出声说道。
  朋友来访,至少也该用自己做的蛋糕或点心来招待。
  还不到九点,她根本就不可能来。即使明明知道如此。敦子仍有些坐立不安,无法安静下来。

  “你真是沉不住气哟!”永井夕子说道,“厕所在那边啦!”
  真是的,竟然对一个四十而不惑的男人,就像对待小孩子一般。
  “不是因为那个啦。”我说道,“我是在等电话!”
  “喔,是女朋友的吗?”
  永井夕子故意取笑我似地说完后,用吸管搅动着杯子里的汽水。
  真实真正让我沉不住气的是这间一进来就会让人产生一种像是进入了花园般错觉的可爱的咖啡屋,而这种气氛对一个四十岁的男人来说,毕竟不是那种可以稳重地坐下来的。
  我可是不想让凶恶的罪犯看到警视厅搜查一课的刑事组长在这种地方品尝着冰淇淋的样子。
  “我是在等可爱的原田的电活。”我说道。
  “看样子,说不定我非得回办公室一趟不可。”
  “那,你和我的约定怎么办?”
  “你别对我说啊!麻烦你去对在逃的杀人凶手埋怨,好吗?”
  “没关系的啦!反正少你一个,搜查一课又不会垮掉。”
  ——身为一个二十二岁的女大学生,有个这种轻松身分的夕子,心里的想法是世界总是以自己为中心在运转的。
  “要等到什么时候?我刚刚打了电话给我朋友,说我们十二点左右会到。”
  “这……原田早该打电话过来的啊!可是……”
  “那,不是正好吗?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嘛!也就是说你已经不再被需要了,你的时代已结束了!”
  “你这么一说,我就好像被人在胸口刺了一刀似的。”
  “被我刺几刀,也是你本来的希望,不是吗?”
  夕子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
  就在这时,店门口传来了一阵令人不禁想到“该不会是大象跳绳子吧”的一阵震动声。
  “喂!你看那个——”
  “嗯,好像是原田。”
  我离开座位,往店门口走去。果然不出所科,原田刑警正以他巨大的身体,在入口处的前面猛跳着。
  我将门用力一拉。
  “喂,你在干什么?”
  “啊,宇野前辈!”原田露出牙齿笑了笑,然后把眼睛睁得大大的,“咦?这,这不是自动门啊?”
  “所以,你就在这里拼命地跳,是吗?”
  “是啊!我还以为我太轻了,所以门不开……”
  如果世界上还有以原田的体重仍开不开的自动门的话,我想大概也只有像是围着动物园的大象或是河马的栅栏了吧!
  “——啊,夕子小姐!你还是那么美丽!”夕子的大倾慕者原田,往沙发上砰地一屁股坐下去后说道,“和宇野前辈最近处得不错吧?”
  “喂!总有办法的。”
  夕子吃吃地窃笑着。
  “喂,原田,怎么回事了,那件事?看你特地亲自跑来,看样子我不去是不行的喽?”
  “啊,如果是那件事的话,您就甭操心了,已经都解决了。”
  “——那,你为什么不打个电话过来呢?”
  “我是想找电话亭打电话,结果走呀走的就走到这里来了。”
  我以绝望的心情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为了搜查一课的和平,我还不能死……

  “夕子——!真是太欢迎你来了。”
  光是房厅,就已经比我的公家宿舍还大吧。夕子的这位好友,对她说。
  “她啊,有恋父情结,”不过倒真是个美人胚子。被带到宽敞的客厅后,夕子为我们介绍。
  “——我们俩都真糟糕,交的都是年纪比较大的对象。
  夕子的那张嘴真是够缺德了。
  “可是,那不是也很好吗?这种成熟的关系。而且我还有两个大孩子呢。”片仓敦子说完后开朗地笑了。“你等
  一下,我正在烤蛋糕呢!”
  “住这种房子,没有佣人岂不是会很累吗?”
  “有啊!只是,我今天放她们的假。况且我想和你好好聊一聊。——你等我一下哦!”
  客厅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后,夕子说道。
  “我终于可以放心了。”
  “什么?”
  “我来之前一直在想她会是过着什么的生活?再怎么说。她是嫁给年过五十的富豪做继室啊,我以为会有很多事让她操劳顷心的。”
  “你看她不是过得相当愉快吗?”
  我放松地坐在沙发上。
  “是啊,不管她再怎么装,精神上的辛劳,还是会表现出来的。”
  “不过,她也真能下得了决心。如果我是她的父母的话,我想我一定会强烈反对。”
  “她父母早已双亡了。所以啊,她才会对年长的男性怀有恋父情结,一定是这样的。而且,她的先生也一直都对她很执着。每天都在大学门前等她。真是很厉害。”
  “哦——到了那种年纪之后,恋爱的热诚反而会烧得更火热吗?”
  “而且,他一点都不像是个有饯的富豪,人好得很,又很诚实。——片仓泰长,在企业界似乎是个相当有名气的人物。”
  “我听过他的名字。”
  “问题是以后。”
  夕子所说的意思我明白。也就是说,他的前妻留下了孩子,当她这位叫敦子的女同学又生小孩的话,事情会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
  “可是,那也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夕子毫不在意地说道。
  “没什么问题吧?”
  当我品尝着敦子亲手烘制的蛋糕,吃得正高兴的时候,夕子问道。被问的敦子微微一笑,有些暖味地说道,
  “是啊。——大体上来说。”
  “怎么了?难道真有什么事不成?”
  “如果要说有的话……我先生每个月去与他的前妻见一次面这件事,不知道算不算?”
  “去见他的前妻?”夕子瞪大了眼,“可是——她不是已经过世了吗?”
  “是啊,去和她的亡灵见面啊!”
  我用斜眼瞅了一下夕子。一谈到“亡灵”这两个字,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什么好事。不出我所料,夕子的眼睛开始发射出危险信号的光芒。
  “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嗯——我该怎么说才好呢?总归一句话,是有个专门可以和亡灵讲话的地方。”
  “——像是招魂术之类的?”
  “据他说好像是一种科学化的招魂术的样子。他现在……”
  “是啊,可是……”
  敦子稍做停顿。
  “怎么了吗?”
  “有点病。”
  “病?”
  “相当严重的失眠症。一天,大概只能睡两个钟头。”
  “什么?那样没关系吗?”
  “身体蛮虚弱的,所以很容易疲倦。——平常即使上了床,也得花很长的时间才能睡着,而且一旦以为自己睡着了,却又马上醒过来……”
  “那也真是痛苦。”
  “所以她在这个家,算是最早起的。四点起床,六点左右就出门了。”
  “早上?”
  “当然啊。”
  “真的啊!要是我的话一定要好好地睡上八个小时呀。”
  “我都只睡五、六小时,实在太忙了。”
  我一插嘴,夕子马上接着说道。
  “你没关系的啦,人一上了年纪,睡眠少一点也没什么关系的。”
  夕子毫不留情地用残酷的话语浇我一盆冷水。
  “那,她今天也已经出去了吗?”
  夕子一说完,敦子接着说,
  “是啊,那是当然的,天还没亮就——”然后突然停了下来。“——奇怪了。”
  “怎么了?”
  “她的鞋还摆在房厅。我刚刚看了也没注意……”
  “她说不定是穿别双鞋子出去了。”
  “她一直都穿同一双。这点又几乎可说是接近病态。她有很多双相同样式的鞋子,穿旧了就拿新的出来穿。可是从来也没见过她把旧的丢掉。”敦子站了起来说道,“我去看看就来。”
  “说不定是今天早上睡得特别好啊!”
  “如果是那样的话就好了,可是……对不起,我去去马上就来。”
  敦子急急忙忙地走出客厅。我对她那种似乎有些焦急不安的样子觉得颇为纳闷。
  “——她似乎有些奇怪。”
  夕子好像和我持有同样的感觉。
  差不多过了二、三分钟吧,客厅的门突然被弹了开似地,敦子飞奔了迸来。
  “糟糕了,房间——亚里沙的房间——”
  夕子立刻站了起来,而我也回到了刑警的身分。
  “你带路。”夕子说道。
  二楼上有个门开着。站在房门口时,我们都愣住了。是个相当宽大的房间,门的正面是窗户,石手边是床。可是,所有衣柜、橱柜的抽屉全部被打开,里面的东西被扯出来扔了满地。
  不仅这样。花瓶、墙壁突出的部分、天花板上的美术吊灯、镜子……。全部都被砸坏,碎片满地。
  “这可真是太过分了……”我自言自语地说道。
  “别进去!脚会被玻璃碎片给割伤。”
  “可是亚里沙她……”
  床上凸出个像是人的形状的东西。
  “好吧。走廊上有长椅子是吧。把那个搬来,试试看能不能够到床那边。”
  急急忙忙地把长椅子搬来之后,开始试着往床边走过去。虽然差了一点点,不过总有办法可以跳到床上去。
  我借着长椅子越过地面,将床上的隆起之处小心地掀了开来。
  结果一掀开被单,出现了一张安详的睡脸。的确有些苍白,不过……就在此时,我的身体起了颤抖,像是有电流通过一般。
  “怎么了?”夕子问道。
  “麻烦你去打个电话通知譬察。”我说道,“——这个女孩已经被杀死了。大概是被刺中胸部……”
  “这真是……”
  我坐在客厅的沙友上叹了口气。想都没想到连来这种地方都会那么恰巧地碰上杀人案件。夕子似乎拥有一种可以引来犯罪案件的磁力似的。
  “——情形如何?”
  有声音传来,我抬头一看,夕子走了进来。
  “她怎么样了?”
  “打了镇静剂之后,已经稳定下来了。”夕子在我斜前方的位子上坐了下来。“事情变得很严重了。”
  “无庸置疑死者是被杀的。胸前被刺,几乎可以说是立即死亡。”
  “凶器呢?”
  “大概是刀子之类的……被凶手带走了,而且还在尸体上盖上被单。——从她那种安详的表情看来,大概并未感到痛苦就已经死了吧。”
  “这可不是什么可以值得安慰的。”
  “我也是这么想。”
  以后的时间里,气氛凝重,过了一会儿,夕子才又开口说道。
  “她……也有嫌疑,是吗?”
  “嗯……大体上说来是脱不了关系吧。”
  “明知道我会带个警视厅搜查一课的刑警来,她还杀人,那不是简直就像个笨蛋吗?”
  “按理说没错,可是实际上的搜查是必须重视可能性和证据的。”
  “推测死亡的时刻是?”
  “下午三点前后。”
  “三点?”夕子睁大了眼,“我们来的时候差不多是一点半左右啊。”
  “是啊。所以再怎么说,都应该是在我们在这里的时候被杀的。”
  “我们就在楼下,竟然……真是令人难以相信!”
  夕子开始陷入沉思之中。这时坐在那里的已经不是女子大学的学生永井夕子,而是名侦探水井夕子。
  “的确,按道理上来说,你的朋友明知自己确实有可能会被怀疑而还杀入,这是不太可能的。不过,也不能说就一定不是她……”
  “这我知道。”夕子点点头,“不知道有没有趁我们在这里谈话时,偷偷潜入的人……”
  “原田他们现在正在清查这一点。”
  就在我说完话时,原田走了进来。
  “哇!宇野前辈,这里真不是普通的宽敞啊!”
  说完后还喘了口气。
  “怎么样了?”
  “大致看了一遍,好像没有潜入的家伙。而且,这里有电子监视器之类的装置。如果有人潜进来的话歹听说会有机器狗跑出来咬人。”
  “机器狗?”
  “哈哈!开玩笑的啦。是暂报器会响啦。”
  他就是那种在杀人现场还说得出笑话的怪胎。
  “但并没有发生异常的通报唆?”
  “似乎是如此。再仔细查查看的话,说不定可以查到些什么。”
  这案子似乎不是个简单的案件。把敦子当成犯人是最简单的方法。因为虽然她和我们在一起,可是由于她准备了很多东西招待我们,离开座位的余地也相当多。
  可是,的确正如夕子所说的,不应该有人会故意在客人来访的时候杀人。心理上来说,怎么想都是不可理解的。
  “宇野。”夕子说道,“现场仍旧保恃原状吗?”
  “嗯!大致上都还没动过。”
  “那,我想去看看。”夕子站了起来,“有些事想确定一下。”
  “——拜托你小心一点。”我对夕子说道,“到处还都是碎片。”
  “这拖鞋底很厚,应该没关系才对吧。”
  夕子缓慢地沿着房间的墙边走了过去。
  等定到床边的时候,往床上看了看。虽然尸体已经被运走了,可是其他都还维持着原状。
  夕子眼光凝视着被单的表面。
  “——玻璃碎后的细屑有些掉在被单的上面。房间被破坏的时候,她是否已经被杀了……”
  “如果还活着的话,不是会被吵醒吗?”
  “正是如此。”夕子说道,“患了失眠症的她,为什么只有今天一直睡到三点左右呢……”
  “也就是说,是不是被下了药?”
  “那得等验尸报告出来才知道。还有一件我不太懂的——”
  “是什么?”
  “为什么,只有窗户的玻璃没被打破呢?”
  “那是因为如果破坏了窗户,警报就会响起,不是吗?”
  “那这么一来的话,凶手是敦子的可能性就减小了。如果是她的话,她应该可以先将警报装置系统的电源切掉才对。”
  “原来如此……”我点了点头。
  “可是,怎么说好呢?”原田开口说道。
  由于大部分这种时候,他说出来的都不会是什么有意义的话,所以我先瞪了他一眼,不过他本人似乎丝毫没有察觉到。
  “为什么要把东西都打坏呢?那不是得花相当多的时间吗?”这还算是一句相当正确的话,“——该不会是有人在这里面练习打高尔夫球吧?”
  “总之一句话,最重要的问题是杀人的动机。”我急忙地接着说道,“方法、手段或是做法这都是次要的问题。”
  “宇野前辈,方法、手段和做法有什么不同吗?”
  “——字不一样吧!”
  我回了他这么一句。
  “啊!好痛!”夕子舔了舔手指,“我的指头割伤了。”
  “我刚才不是叫你要小心点吗?有没有关系?”原田也满脸担心的表情,说道,“要不要叫救护车?”
  “没关系啦,只割到一点点而己。”夕子走到走廊后问道。“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和敦子的先生联络上了?”
  “他刚好出去,没联络到。不过,大概待会儿就可以找到他吧。”
  “杀了亚里沙,到底谁会得到好处呢?……真是个困难的问题。”夕子皱皱眉后摇了摇头。
  等我们回到楼下时,有两个男人从房厅处走了过来。一看就知道他们是父子。
  “您是片仓泰长先生吗?我是警视厅的人。”
  “您好。——亚里沙的遗体——”
  “已经被运走了。我真是感到非常难过——”
  “更重要的是——”片仓打断我的话说道,“敦子在哪里?”
  “刚刚打了镇静剂,现在正在休息。”夕子说道。
  “你是……永井小姐吗?”
  “是的。刚好今天来这里玩……”
  “真是一件出乎意料之外的事。”片仓说完后叹了口气。
  虽是五十几岁的人了,可是给人一种还很年轻的绅士印象,当然,女儿被杀对他来说一定是个打击,可是他却一点狼狈的样子也没有。
  “凶手的行踪有线索了吗?”
  “现在正在搜查。等一下想请教您几个问题。”
  “当然,我会全力协助。”片仓点点头。
  就在这时候——
  “亲爱的。”
  有个声音响起,教子小跑步过来。
  “敦子!要不要紧?”
  “嗯……我……真对不起,亚里沙发生这种事情……”
  敦子将脸埋进了丈夫的胸瞠里。
  “你冷静一点,又不是你的错。走——,我陪你上楼去休息一下。”
  片仓紧扶着敦子走上楼之后,另一个年轻的男子开口自我介绍道。“我叫靖夫,是他的儿子。”
  “这真是吓了我们一大跳,太突然了。”
  大致上说来,杀人这种事都是突然之间发生的。
  “有关你妹妹的事,想请教你几个问题。”
  “嗯,好的。在问之前请先让我喝一杯。”
  片仓靖夫说完之后迅速地走入客厅。他的内心似乎没有他外表表现出来的那么沉着的样子。
  “——我妹妹有件不太正常的事。”靖夫手握着酒杯说道,“不知你是否已经知道她患有失眠症这件事?”
  “是的。是否有什么原因呢?
  “这……”说着说着,靖夫将眼睛望向天花板,“是我父亲的再婚,从那时候开始的。”
  “哦!这么说,她对你父亲的再婚还是有所反对?”
  “是吧。再怎么说,毕竟亚里沙和敦子只差一岁。”
  “可是,不是相处得很好吗?”
  “表面上如此。因为亚里沙也是真心地、很努力想和敦子好好地相处。可是,我想在她的内心还是有些无法割舍的东西吧!”
  “在那之前,她不曾得过失眠症吗?”
  这次是夕子开口问话。
  “不,她原本就神经质,也会有过轻微的精神衰弱症。不过,患那么严重的失眠症还是头一次。”
  “令妹照理是被人杀死的,所以——”
  我才刚这么一说,靖夫即抢先说道。
  “你是指凶手的线索是吗?——有。”
  “是谁?”
  我以为靖夫会说是敦子。
  “是亚里沙的男朋友。”
  “男朋友?”
  “嗯。最近处得不太好,经常在电话里争论。”
  “那男子叫什么名字?”
  正当我问靖夫的时候,客厅的门被打开来,原田的脸露了出来。
  “字野前辈,有个小子藏在储藏室里!”
  砰的一声,被原田的神奇怪力押住,就像是滚着进客厅似的,活像是在电线杆上套了牛仔裤那样,瘦瘦长长的年轻人。
  “啊,就是这小子。”靖夫大声说道。“他就是亚里沙的男朋友。”
  对我来说倒真是意外。当然,人各有所好,可是被这么一位富豪千金当做男朋友的却是这么一个寒酸相的男人。
  “——我叫津田一郎。”唐突地说完这句话后,拢了拢他那头可以跟女人比长的长发。“没错,亚里沙是我的女朋友。”
  “你躲在储藏室里做什么?”
  “我并不是躲在里面。”
  “那,你是说你在玩捉迷藏喽?”
  “我是住在里面。”
  夕子眼睛为之一亮。
  “住在里面?——你是说你在里面生活?”
  “是啊!”津田一郎耸了耸肩膀说逍,“我是个穷画家,可是亚里沙一直都给我鼓励。——像她那么好的女孩子是世上仅有的。”
  “可是,你为什么会住进那种地方?”
  “我因为付不起房租,从公寓里被赶出来。然后,亚里沙就说:‘反正我家多得是房间,你藏在里面也不会被发现。’所以……”
  “那,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住进储藏室的?”
  “大概有两个礼拜了吧?”
  “真是太意外了!”
  “吃饭都是亚里沙送过来的,而且我自己也一直很小心。并且我也不是一整天都待在里面,早上很早就出门去工作了。”
  “工作?”
  “贴海报或是帮人家画画像之类的…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