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路克坐在自己房里。午餐桌上,安斯杜瑟太太曾经问起他在马扬海峡的花园有些什么花,又告诉他在那种地方种什么最适合。伊斯特费德爵士又发表了一番有关“向年轻人表白”的谈话。现在他总算可以独自一个人静静地想一想了。
  他拿出一张纸,写下几个名字;

    汤玛斯医生
    艾巴特先生
    贺顿少校
    爱尔斯华西先生
    魏克先生
    爱美的男朋友
    肉贩、面包师傅、蜡烛师傅等等。
    然后又拿出一张纸,先写上“被害者”,再在这个标题上面写道:
    爱美·季伯斯被毒死
    汤米·皮尔斯被人从窗口推出去
    海利·卡特被人从小桥上推进河里(是酒醉?中毒?)
    汉伯比医生血液中毒
    傅乐登小姐被车撞死
    又写道:
    罗斯太太?
    老班?
    顿一顿,又加上:
    贺顿太太?

    他看着这张名单,边抽烟边沉思了一会儿,再度拿起铅笔写道:

    汤玛斯医生和对他不利的证据:

    汉伯比医生之死显然有很明显的动机,后者死的情况非常吻合——也就是说,用科学方法以细菌毒死。爱美·季伯斯死亡当天下午也去看过他,他们之间可能发生过什么?敲诈?
    汤米·皮尔斯呢?目前还不知道有什么关连?是不是汤米知道他和爱美·季伯斯之间的秘密?
    海利·卡特?没有什么线索。
    傅乐登小姐到伦敦去的那天,汤玛斯医生是否不在卫栖梧?
    路克叹口气,换了一个新的标题:
  艾巴特先生和可能对他不利的证据:
    显然非常可疑,也许成见很深。他为人亲切和蔼,是侦探小说中最有可能的疑犯。问题是:这是真实人生,不是小说。
    谋杀汉伯比医生的动机:
    他们之间存有明显的敌意,汉伯比医生藐视艾巴特先生,对头脑不正常的人,这已经足以构成杀机。傅乐登小姐一定不难看出他们之间的敌意。
    汤米·皮尔斯?他曾经乱翻过艾巴特先生的文件,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他不该知道的事?
    海利·卡特?没有什么线索。
    爱美·季伯斯?也没有什么线索,不过使用帽漆倒蛮合乎艾巴特的个性——守旧的头脑。
    傅乐登小姐遇害那天,艾巴特是否不在村子里?
  贺顿少校:
    不知道他和爱美·季伯斯、汤米·皮尔斯、海利·卡特等人有什么关系。
    贺顿太太呢?她似乎是被砒霜毒死的,果真如此,其他人的死可能也和这个有关——是敲诈?汤玛斯医生是她的主治医生,所以汤玛斯又有了嫌疑。
  爱尔斯华西先生:
    涉及巫术,可能是个吸血的杀人凶手。跟爱美·季伯斯有关系。跟汤米·皮尔斯和海利·卡特有关系吗?目前还不知道。汉伯比医生呢?也许看出爱尔斯华西精神不正常。
    傅乐登小姐呢?傅乐登小姐遇害那天,爱尔斯华西是否不在卫栖梧?
  魏克先生:
    看来似乎很不可能。也许是宗教狂热使然?觉得自己是天遣的杀手?小说也有过那样神圣的老牧师——可是这是现实,不是小说。
    注意;卡特、汤米、爱美都是绝对不讨人喜欢的人,也许归因于天谴最好?
  爱美的男朋友:
    也许很想除掉爱美,可是大体而言,不像杀了这么多人的凶手。
  其他人:
    想都不用想。
    他又重新看一遍这张单子,然后摇摇头,喃喃低语道:“太荒唐了!”
    他把单子撕碎烧掉,自言自语说:“这件工作实在不简单。”
  ------------------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