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涨潮时间,钓鱼专用的平底大驳船,懒懒地在水面上晃着。只有少数的钓鱼杆,从不同方向,自船栏伸向海面。东方,日光从加州海平面升起。被污染的海面有很多油渍,反射着才露面的阳光,使人眼睛刺痛。
  柯白莎,无论体型或个性,都像一捆带刺的铁丝网,坐在一只帆布导演椅中,双足足跟翘在船沿上,手里平稳地拿了一支鱼杆。她闪闪发光的小猪眼,瞪着她自己的钓线上闪闪发光的浮标。
  她伸手到毛衣口袋中,取了支香烟,放到唇边,两眼没有离开原来的目标。“有火柴吗?”她问。
  我把我的鱼杆斜靠在栏杆上,用两个膝盖固定住,擦亮支火柴,用手罩着,送到她香烟上。
  “谢谢。”她说,深深地吸了一口。
  柯白莎曾经因为有病,把体重减到了160磅。精力稍稍恢复,就开始钓鱼。户外运动使她健康进步,皮肤也晒红一点。她还保持160磅,只是多了些肌肉。
  在我右侧的男人,很厚,很重,呼吸的时候有点喘音。他说:“成绩不太好。是吗?”
  “不太好。”
  “你们来了一会儿吧?”
  “嗯哼。”
  “你们二人是一起的?”
  “是。”
  “钓到什么吗?”
  “有一点。”
  大家无言地钓了一会,他说:“我根本不在乎钓得上钓不上鱼。跑出来轻松一下,呼吸一点带盐的新鲜空气,逃避一阵文明都市的喧哗,就值回票价。”
  “嗯哼。”
  “我最近每次听到电话铃声,就感到好像要大祸临头。”他笑笑,几乎有点抱歉的样子。他说:“其实说来就像昨天,当我刚开始入行时,我会不断的盯着电话。好像看着电话,它响的机会会多一点似的。就好像你的……嗯……对不起。那位不是你太太吧?”
  “不是。”
  他说:“我本来想她是你的妈妈,但这个时代是很难说的。刚才说到她盯着看那钓鱼线,就像以前我盯着着电话一样,希望有点事发生。”
  “律师吗?”我问他。
  “医生。”
  过了一下,他说:“我们医生就是这样,太注意别人的健康,就把自己的健康忽略了。这是慢性的折磨,早上开刀,巡视病人,下午门诊,晚上出诊。最不合理的就是半夜的急诊,那些有钱人玩乐了一天,就等你上床了,才打电话来说他不舒服了。”
  “你是出来度假?”
  “不是。是溜号,我每个星期三总要想办法溜号。”他犹豫了一下说:“没有办法,医生嘱咐。”
  我看看他,他是超重不少。眼皮有点浮肿,所以每次垂下,要抬起就有点困难,从远处看来他像一堆面团,放在炉上等候发面。
  他说:“你的朋友,看起来蛮结实的。”
  “没错,她是我老板。”
  “喔。”
  白莎也许听到,也许没有听到我们的谈话。她看着她的钓线,像猫在守候老鼠洞一样。白莎想要什么东西,都是十分明显的。目前她想要的是鱼。
  “你说你替她工作?”
  “是的。”
  他前额一皱,表示出他的疑惑。
  “她主持一个侦探社,”我解释,“柯氏私家侦探社。我们才办完一件大案。偷一天闲,休假。”
  白莎的杆尖向下一沉。她立即把右手握到她卷线机上。手上的钻戒在日光下闪烁着。
  “把你的线移开,”白莎对我说,“不要绕到一起去了。”
  我把我的钓线向里面拉。突然手一沉,我也上鱼了。
  “喔!”医生说:“好极了。我来让出空位来。”
  他站起来,带了钓杆沿船边向外走。突然,他的钓杆也一弯。我见到他的眼皮一翻,脸色也兴奋起来。
  我全神贯注自己的鱼杆。左侧白莎在鼓励:“摇线,唐诺,摇线。”
  我们三个人都在忙。蓝蓝的海水里,偶然翻起银白色的鱼肚,是鱼在挣扎。
  白莎微仰上身,向后平衡自己。她双臂上举对付鱼杆。一条大鱼跳出水面。白莎利用它出水的动力,顺势把它带起,抛进船栏。
  大鱼抛在甲板有如一袋湿透的面粉。一秒钟后它用尾巴猛拍甲板。
  医生也把鱼拖上了船。
  我的鱼脱钩跑掉。
  医生笑着对白莎说:“你的比我的大多了。”
  白莎说:“嗯哼。”
  “可惜你的跑掉了。”医生向我说。
  白莎说:“唐诺不在乎。”
  医生好奇地看看我。我说:“我要的是空气,运动,清闲。我办起案子来一气呵成,没有休息时间。每结束件大案,希望轻松一下。”
  “我也是。”医生说。白莎看看他。
  船上小吃摊飘出阵阵芥末香。医生对白莎说:“要不要来只热狗?”
  “等一下,”她说,“鱼等着上钩呢。”她熟练地把鱼从钩上取下,串在绳上,挂上饵,把钓线抛出去。
  我没有再动手,只站着看他们钓鱼。
  不到半分钟,白莎又钓到了一条。医生也上钩一条,但被脱逃。过一下,白莎上了条小鱼,医生上了条大鱼。此后就没有消息了。
  “给你来个热狗,怎么样?”医生问。
  白莎点点头。
  “你呢?”他问我。
  “可以。”
  “我去买。”医生说:“我们庆祝一下,你继续努力。请你照顾一下我的钓杆。”
  我告诉他,我来负责照顾。
  太阳已升过山高,晨雾全消。岸边,滨海公路上汽车移动清晰可见。
  “他……什么人?”白莎问,眼睛没有离开钓线。
  “一个工作忙,休闲少的医生。他自己的医生叫他要多休息。我想他另有所求。”
  “是不是你告诉他我是谁了?”
  “没错,他也许有兴趣。”
  “那样好。”她说:“生意是随时随地会有的。”过了一下,又加了一句:“我看他是另有所图。”
  医生回来,带了6个面包夹热狗,很多芥末和腌黄瓜。他开始津津有味地吃自己的第一个,手上最后那条大鱼的鱼鳞,没有影响他的食欲。
  他对白莎说:“我绝不会想到他是个侦探。我一直以为侦探要由粗壮的人来干。”
  “那你看走眼了,”白莎说,一面给了我满意的一眨,“他像闪电一样。而且我们这一行脑袋最重要。”
  我看到浮肿的眼泡思索地看着我。眼皮慢慢闭上,又艰难地打开。
  白莎说:“你要是有什么心事,不要吞吞吐吐,说出来好了。”
  他惊愕地看了她一下:“怎么?为什么,我没有……”然后,他停止解释,突然真正的笑出声来。
  “好!”他说:“算你厉害,我一直自夸病人不开口,我就能诊断出他三分病。没想到自已被人看透了。你怎么知道的?”
  白莎说:“你做得太明显了。唐诺说过我干什么的之后,你一直在观察我。”
  医生把第二个热狗抓在左手。他自口袋中拿出一个名片夹,很炫耀地拿出2张名片。给白莎1张,我1张。
  我看看他的名片,放入口袋。得知他是戴希顿医生。没有预约他是不看病的。地址是近郊高级住宅区,办公室在联合医务大楼。
  白莎摸摸卡片上凸起的印刷字体,用手弹弹纸片看卡片质料的优劣。把卡片放进外套口袋。她说:“侦探社重要份子都在这里,我是柯白莎,他是赖唐诺。你有什么困难,说出来听听看。”
  戴医生说:“我的问题,实在是很简单的。我遭小偷了。我希望把失窃的东西弄回来。我来告诉你们实况,我在卧室的隔壁,布置了一个舒适的书房。里面放了不少淘汰下来的医用仪器,有X光机器,电疗仪器,超音波,外行看起来蛮像样的。”
  “你在书房工作?”白莎问。
  “其实不然,”他说,“那些仪器是唬人的道具。家中客人多,或是我不想陪他们时,我就说要做点研究工作,自己躲到书房去。我的客人都见过那房间,认为很了不起。所以说,外行看起来,很唬人的。”
  “你在书房,做些什么呢?”白莎问。
  “房间的一角,有我选购的最舒服的椅子,”他说,“配上最养眼的读书灯。那是我读侦探小说的地方。”
  白莎赞许地点点头。
  戴医生继续说:“周一晚上,我们有几个特别无聊的客人。我躲到我的书房。客人走后,我太太上楼来……”
  “你溜走,留下你太太招待无聊的客人,她不怪你?”
  笑容自戴医生脸上消失。“我太太没有无聊的客人。”他说:“她喜欢热闹,她……她也以为我在工作。”
  “你说她不知道那些仪器是假的?”
  他犹豫着,像是在选择合宜的回答。
  “你不了解吗?”我对白莎说:“戴医生布置那个书房,主要是骗她。”
  戴医生看着我说:“凭什么你会这样想?”
  我说:“你太得意这件事了。每次想到这件事,你就会痴笑。好在没有什么大关系,你说你的好了。”
  “很有见地的年轻人。”他对白莎说。
  “向你说过的。”白莎涩涩地说:“星期一发生什么了。”
  “我太太戴着些首饰。我书房里有一个墙上保险箱。”
  “淘汰货?像别的东西一样,是假的?”白莎问。
  “不,”他说,“保险箱可是如假包换的真货。最新型式的。”
  “发生什么事啦?”
  “太太给我她戴着的首饰,让我放在保险箱中。”
  “她常这样做吗?”
  “没有,星期一她说有点神经过敏,好像有事要发生。”
  “这样?”
  “是的,后来首饰失窃了。”
  “在你放进保险箱之前?”
  “不是,是之后。我把首饰放进保险箱,去睡觉。昨天清早6点钟我有电话,是一个盲肠炎穿孔。我赶去医院开刀。又继续本来排在早上的手术。”
  “你太太通常都把首饰放那里的?”
  “大部分时间,是放在银行里租的保险柜里。12点钟之前,她打电话到我办公室,问我在我去门诊前,能不能先开车回去一趟,为她开保险箱拿首饰。”
  “她不知道保险箱号吗?”
  戴医生确信地说:“我是惟一知道怎么开这只保险箱的人。”
  “你怎么办?”
  “办公室护士接到电话后,转告在医院里的我。我说我2点前后会开车回家一次。我后来1点钟回去了。时间相当匆促。我除了喝咖啡外,早餐中餐都没有吃。我跑进屋子,跑上2楼。”
  “你太太呢?”
  “她跟我一起进去书房。”
  “你打开保险箱?”白莎问。
  “是的。首饰不见了。”
  “还有什么同时失窃?”
  他专心看着白莎的脸,有如白莎当初专心看着钓鱼线相似:“没有,只失窃了那一批首饰。本来保险箱里也没有太多东西。一、二本我留着急用的旅行支票。一些我对肾脏炎研究的报告。”
  “你打开保险箱的时候,你太太在哪里?”
  “她站在书房门口。”
  “会不会你放进首饰后,保险箱门没有关好?”
  他说:“不可能。绝无可能。”
  “保险箱没有被人弄坏吧。”
  “没有。开保险箱的人,一定有正确的密码。”
  “怎么会?”
  “这就是我不懂的地方。”
  白莎问:“有什么人能……”
  “我们知道什么人做的,”他说,“我的意思是……我们知道是什么人做的。”
  “什么人?”
  “一个年轻女郎,姓史,”他说,“史娜莉小姐,我太太的秘书。”
  “怎么知道是她?”
  戴医生说:“有的时候,人会不相信自己看到的。我打开保险箱还以为自己在做梦。我太太问了许多问题。才使我知道这是真的,是我把首饰放进保险箱,而后转动号码盘的。”
  “跟姓史的女郎有什么关联?”
  “我太太把史小姐叫来,请她立即报警。”
  “之后呢?”
  “1小时之后,警察没有来。我太太要知道为什么警察迟迟不来。她再叫史小姐。史小姐失踪了。她根本没有通知警察。史小姐也多了1小时逃亡时间。”
  “又之后呢?”
  “之后警察来了。他们在保险箱上找指纹。他们发现做案后,有人用一块有油的布擦抹过保险箱。在史小姐房间,一只空冷霜罐里,他们找到了那块抹布。”
  “同一块布?”我问。
  “他们有办法证明这是同一块布。有一种特殊厂牌的擦枪油在这块布上,和保险箱上留下的油相同。用了一半的擦枪油,连瓶也在史小姐房内。一切显示紧急潜逃。史小姐什么也没带走,化妆品,甚至牙刷。她是空手走的。”
  “警察没能找到她?”白莎问。
  “还没。”
  “你要我们做什么?”
  他转头望向海洋说:“遇见你们之前,我并没有想要做什么事。但是,假如你们能在警察找到史小姐之前,先一步找到她,对她说如果她把失窃的东西退回我,我就既往不咎。我会付你们一笔可观的费用。”
  “你说你不准备控告她。”白莎问。
  “我不告她。”他说:“我还准备给她点现钞奖金。”
  “多少?”
  “1000元。”
  他站在摇晃的甲板上,眼望外海,等着白莎回音。我知道白莎在想什么。她希望自己完全不出声,能使医生回头看她,她再提出问题:“我们又有多少好处呢?”
  戴医生带我跟他回家吃晚饭。他直截了当地介绍,我是个私家侦探,是他请来“补偿警方工作不足”的。
  他的居处,证实了我对他的印象。房子是西班牙式建筑,白粉刷的水泥墙,红瓦,铁卷花栅栏的走廊,精心设计的花园,仆役宿舍,东方地毯,方便清洁的浴厕,大玻璃窗,厚帘子,内院,喷水池,金鱼,仙人掌园……造这房子是要花钱的,维持这房子也要花钱。
  戴太太双下巴,爆眼,喜爱她的食物和美酒,常说一些无意义的话,她的名字叫可兰。
  可兰娘家姓丁。有两门娘家的亲戚与他们共住。
  戴太太的侄子丁吉慕,皮肤晒成古铜色,可能以为多晒日光会防止起自他头顶的秃发,但没有成效。深黑而直的头发,剪了一个短发。眼珠是透明的淡褐色。整齐形状的嘴,笑的时候露出白齿。从他与我握手时的手劲,可以知道他户外运动很多。他是戴太太已死哥哥的儿子。
  另外一位亲戚是戴太太的甥女,劳芮婷太太。劳太太有一个3岁的小女儿珊玛。珊玛在保姆室较早用餐,已先上床,我没见到。劳太太是可兰姐姐的女儿。我看得出劳太大自己很有点钱。她大概二十八、九岁,能节食,身材好。大大的黑眼,很热诚。没有人提起劳先生,我只好不发问题。
  戴医生家有一个木脸男管家,两个一般女仆人。另一个女仆人名叫珍妮,既有曲线,又有点气派。戴太太有一个司机,我没见到,正好是他轮休。戴太太有社交狂热,戴医生不愿太参与。戴医生最喜欢的是,诊余时间能独处,而他的诊余时间也并不多。
  晚饭后,戴太太交给戴医生一张从办公室护士处转来的来电名单。医生建议我跟他一起去书房,他可处理这些来电。
  书房正如他自己所形容。我坐在一张四周都是电子仪器的椅子中。他坐在他自己的舒适椅内,把一台桌上电话移到手边,名单放在椅子把手上,说道:“把心电图仪器柜打开,赖。”
  “哪一台是心电图?”
  “在你右边的一台。”
  我打开柜门,里面没有电线,但有一瓶苏格兰威士忌,一瓶波旁威士忌,几只玻璃杯和一瓶苏打水。
  “自己动手。”他说。
  “给你弄一杯?”我问。
  “不要,我还要出去一下。”
  我倒了杯苏格兰威士忌,他所用的牌子,是市面上最贵的一种,戴医生开始拨号打电话。他有很好的脾气,他的语调是十分关切的。旁听他对病人的问题及建议,可以知道他的病人都是有钱的,而且小毛小病都喜欢找他谈一谈。名单上多数的病人,他都会在电话上知道症状,打到药房,叫药房送药给病人。其中两人他答应出诊去看他们。其他都借故推托了。
  “每天就是这样。”打完电话,他向我说:“我现在去出诊,看几个病人。一个小时就够。你是留在这里,还是跟我走一趟?随你。”
  “我在这里等。”
  “你也可以附近走走,”他说,“我太太可以帮你忙。”
  “那两个出诊,”我问,“真的都是急诊吗?”
  他扮了一个憎厌的鬼脸。“一点也不急,”他说,“他们是老病人,理应伺候。一批超过50岁的有钱神经质,玩牌每天打到12点,肚子里油水太多,又不断喝酒,没有运动,体重超过太多,当然麻烦就接踵而来。”
  “实际上没什么病?”我问。
  “当然有很多病,”他说,“血压高了,动脉硬化了,肾脏吃不消了。他们对自己的健康,认为不是自己的事。他们汽车坏了,叫技工给他们修理。身体不舒服了,叫我给他们修理,我是他们身体的技工。”
  “你怎么处理?给他们一张食谱?什么可吃,什……”
  “食谱个鬼!只要你建议改变他们生活方式,他们明天立即另请高明。每星期四、五个宴会,你怎么能注意饮食!连我都不能做到,怎能要求病人做到?我给他们镇静剂。告诉他们,好好睡一觉,没有精神,明天不能多打4圈,或是叫他中午吃次素食,晚上稍稍开荤不妨。奇怪,我为什么告诉你这些……连我自己也讨厌的谎话。”
  “因为我问你,因为我也想知道。”
  他的语气转变。“把你的好奇心都集中在找史娜莉小姐。”他说:“让我来管我的病人。”
  他的手放在门把上时,我说:“我已经知道首饰在什么人手中。不是史小姐。”
  “什么人?”
  “你。”
  我现在注意到,他眼皮有多肿。他已经很努力了,但眼睛还是睁不大。“我!”他说。
  “没错。”
  “你疯了!”
  我说:“没疯,我推理不太会出轨。珠宝失窃实况,不可能像你所说。警方一定问过你首饰的形状重量。有人典当,警方一定可以发现归还。1000元奖金太多一点。你也出得没什么理由。
  “我的臆测,保险箱中另有对你十分重要的东西,你发现被窃,你希望知道是什么人下手,但不能用一般方法。所以你请你太太把首饰交给你,放入保险箱。你自己在第二天早晨把首饰拿出来,再请警察来。这样,不论是谁拿了你的东西,都加重了负担。史娜莉受不住这个压力。当她了解,你要把珠宝失窃的事套到她头上的时候,她怕了。也露出了一切你要的马脚,现在你希望先找到她,谈一谈。”
  他把门关上,向我走回来,走得很慢,怪怪地,好像想揍我。距我二步的地方,他站住了,对我说:“赖,真是太荒谬了。”
  我说:“不管怎么样,我来这里的目的是帮你忙。病人不给你说实话,你没有办法帮他忙。你不说实话,我也没有办法帮你忙。你要见史小姐不是为了首饰,对不对?”
  他说:“你的推理完全错了。你找到史小姐,把首饰弄回来。你的责任就完了。不要乱作推论。”
  他看看他的表说:“我得去看这两个病人了。我还要先到药房补几张处方。你在这书房等我。在超短波治疗器里,你会找到一些有趣的书。我回来后我们再聊。”
  “哪一个是超短波治疗器?”
  “我那舒适椅左手侧那个,你可以坐我的椅子,把灯打开,慢慢看。”
  “你什么时候回来?”
  他又看了下表,说道:“我9点钟可以回来,最迟9点半。不要乱推理。不要乱跑。坐下来看书。”他说完转身,很快地走出书房。我有感觉,他很高兴能离开。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