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的夏天

编剧:黄丹 唐娄彝

电影文学剧本

序幕

  △ 出片名(黑底白字):杀人的夏季
  △ 出演职员表……

  第1场景:工厂,伟年宿舍
  时:夜

  △ 一个男人(李来生)的手把桌上的小半导体收音机轻轻地往边上挪了挪,将三张年轻女孩的照片排在桌上。他显然是有意将一张比较时髦的女孩照片放在中间最显眼的地方。
  △ 小半导体收音机上的皮套由于磨损,有些破旧,一边的皮革翘起一只角。收音机播放着越剧《梁山泊与祝英台》:青青荷叶清水塘,鸳鸯成对又成双,梁兄啊!英台若是红妆女,梁兄愿不愿配鸳鸯?……
  隔壁宿舍的电视机开得很响,电视上播放着足球赛的实况。不时,从隔壁传来男人们激动的叫嚷声。
  △ 屋子里摆着两张床,另一个人显然不来住,床上堆着东西。属于陈伟年的空间,收拾得干净整洁,但却没有什么生活气息。为了降温,地上撒了水,一汪一汪的。
  △ 李来生,五十多岁,一脸热情,上下一色的确凉衣服,手里拿着一把折叠扇,不时地扇着。
  △ 李来生的手指着中间的女孩。
  李来生:(OS。尖细而流畅的声音)这个姑娘儿蛮漂亮的噢。她叫李曼莎,(玩笑地)我们本家。会唱歌儿、还会跳舞,厂里的文艺骨干唉!不过平时蛮朴素的。怎么样,你看?
  △ 陈伟年坐在李来生对面,二十七、八岁,一米七四左右的个子,长相朴实。
  伟年:……
  李来生:你性格比较、比较稳重,她呢,欢喜动,唱啊、跳啊,你们一动一静,最好了。怎么样?伟年:……
  △ 李来生的手指了指左边女孩的照片。
  李来生:(OS)这个姑娘,打字员。蛮好的噢!叫唐媛媛,人很 热情的。(想了想)好像廿六岁。对的对的,廿六岁。独 养女儿,不过人绝对不娇气的。这种姑娘儿现在不大找得 到了。——欢不欢喜啦?
  △ 李来生指点左边照片时,无意将中间的女孩照片碰歪了,他忙将照片摆正。
  李来生:(OS)怎么样,我李师傅给你介绍的,不会差的。
  △ 这时,隔壁又传来一阵男人激动的喊叫声。李来生的手拿起桌上的半导体收音机,将音量也调大了些。
  李来生:(OS)我真当弄不清爽,这球迷一看比赛,好像就疯掉了。不过,可以理解,可以理解。我这个人,就是欢喜越剧,还有么,给人家介绍对象。人家看我大概也不正常的噢?是不是的?
  △ 伟年尴尬地摇了摇头。
  △ 李来生也摇了摇头。
  李来生:(自言自语)也难怪噢!男人家,欢喜给人家介绍对象,是蛮怪的!但是想想也没啥怪的。小伙子讨老婆,姑娘儿嫁人,天经地义。特别是象你这样的孤儿,不帮忙,怎么来事(行)?是不是?
  伟年:……
  △ 镜头停在第三张照片上。
  李来生:(OS。语气不像先前那样自信、有把握)这个姑娘儿也蛮 好的,叫惠萍,张惠萍。华丰电器城,晓得的噢,十佳营业 员嗳,蛮时髦的噢。廿四岁。个子呢,一米六二总有的─
  △ 李来生看着伟年。
  李来生:好了,三个姑娘儿都在了。怎么样?欢喜哪个?
  伟年:……
  李来生:是要好好考虑考虑的。结婚娶老婆,一辈子的事体。马虎不来的。怎么样?怎么样?哪一个,欢喜?
  伟年:……
  李来生:要是一个都不欢喜,也不要紧的。我李师傅手上姑娘儿蛮多的。──总要寻个心满意足的。
  伟 年:李师傅,你说好了(你定吧)——李来生:这怎么来事(行)?这种事情怎么好我说了算的?三个都欢喜啊?伟年忙摇了摇头。
  李来生:都不欢喜?
  伟 年:我也想不拎清(清楚)——
  李来生:照片你总看到了,第一印象,第一印象。第一印象最重要!
  △ 伟年犹豫地指了一下左边打字员的照片。
  李来生:这个姑娘儿运气真当好。有桃花运的。(指了指中间的照片,有些遗憾地)为啥不欢喜这个文艺骨干啦?不是蛮好的啊?
  △ 伟年低头不语。
  李来生:第二个呢?
  △ 伟年摇头。
  李来生:这种事情,要多做点准备的。踢足球也要有替补队员,不要说找对象了。一、二、三,排一遍,我有个数。第二个?
  伟 年:另外两个无所谓。随便的。
  李来生:那么我有数了。后面两个我给你做主了。文艺骨干第 二,电器城的第三,好不好?
  △ 伟年点了点头。
  △ 李来生收起照片,按一、二、三的秩序排好。
  李来生:真当青菜萝卜,各有所爱。要是我,我肯定要李曼莎,会唱,会跳,多少好。——哎呦,我说你这里怎么这么热,电风扇也没么!不怕热啊!
  △ 伟年忙递给李来生一把芭蕉扇。
  伟 年:我从来不用的。
  李来生:为啥啦?省钞票啊!现在电风扇蛮便宜的哎!
  伟 年:不是的。吹了不舒服。
  李来生:(连连点头)是的是的,我就不好吹空调,骨头痛。——(站起身)那么,就这样,我去给你办去。(拿起半导体)等我好消息噢!
  伟 年:辛苦李师傅了——

  第2场景:工厂,伟年隔壁宿舍内外
  时:傍晚

  △ 门大开着,伟年和三、四个男工人凑在电视机前看着足球比赛。所有的人都十分激动。两台大电风扇哗哗地吹着。伟年不声不响地坐在电风扇吹不到的地方看着。
  这是中国对阿联酋的一场比赛。
  △ 大家都很激动,只有伟年很安静。
  工人甲(胖子):传哎,传哎,这个死人,传球,传球哎!死人!
  工人乙:怎么这么木(笨)的啦!
  △ 上半场就要结束了。中国队一次很好的射门机会。屋内的空气格外紧张。
  △ 工人丙情绪激动,仿佛支撑不住似的。
  工人丙:进进进进进!再不进,老子我今天就跳楼。我就跳楼!
  说罢,果真站起身,要往外去的样子。
  △ 上半场结束的笛声响了。工人丙绝望地倒在床上。
  工人丙:没希望,没希望,没希望,没希望!中国队没希望!
  △ 中场休息,电视上播着广告。
  △ 伟年从一旁拿起一张足球报看了起来。
  工人乙:没看头,没看头,不看了,不看了,看一次,气一次。看一次,气一次,哪里天真当要给他们气死的。下回我死掉了,(随手从伟年手中抽过报纸,装模作样地念着),死亡证明肯定这样写的——彭有生,27岁,男,死亡原因,气死。
  △ 大家笑了起来。伟年也笑了笑,又拿回报纸看了起来。
  △ 胖子站起身,出了房间,走到过道里的水龙头前,用自来水冲头。
  △ 片刻,胖子甩着头上的水,湿乎乎地走进屋来。
  胖 子:自来水也是热的!
  △ 胖子走到电风扇前吹着。屋子里的人还骂骂咧咧的。
  胖 子:哪个买点啤酒来!
  △ 大家彼此看了看。
  工人丁:就是哎,去去火,去去火。
  胖 子:哪个去?今天我请客。
  工人乙:我是不去的,我死掉了。
  胖 子:哪个去?
  工人丁:马上开始了。
  胖 子:伟年,怎么样,你去买,我请客。
  伟年点了点头,放下报纸,刚要站起来。
  胖 子:反正,你也不喜欢看。
  △ 伟年一听,反倒坐下了。
  胖 子:怎么啦,怎么啦?
  伟 年:你怎么晓得我不喜欢?
  △ 胖子向大家做了一个人所共知的手势。
  胖 子:(对大家)他说他喜欢的?他说他欢喜的?你们相信不相信?
  △ 众人都摇头。
  胖 子:你怎么坐在那面一点儿反应都没的?不欢喜也正常的,用不着装出来欢喜么!
  伟 年:……
  胖 子:好好好,就算你欢喜,去帮我们买买,好不好?
  △ 胖子说着,过来拉伟年。
  胖 子:帮帮忙,帮帮忙。(他突然意识到什么)咦,你怎么身上这么热的?汗也没的?(对大家)这家伙身上没汗的。
  △ 工人丙躺在床上,用脚蹭了一下伟年后背,象发现了新大陆,顿时来了精神,咕咚一下坐了起来。
  工人丙:真当的噢,一点儿汗都没。怎么回事体,怎么回事体?人难不难过的?
  △ 伟年本能地躲开大家。
  工人乙:这有啥难过。没汗多少好啦,我的汗一身身出,身上都臭了。(突然想起什么)嗳,伟年,那天那个娘娘腔寻你作啥?
  △ 伟年顿时满脸通红。
  △ 胖子走到伟年跟前。
  胖 子:哪里个娘娘腔?你说哪里个娘娘腔?
  工人乙:是不是给你介绍对象啦?
  伟 年:要买啤酒,钞票拿过来!
  工人丁:钞票,钞票,胖子。
  △ 胖子从口袋里掏钱。
  胖 子:真当我一个人买啊?
  工人丁:(OS)你请客哎!
  胖子不情愿地将钱交给伟年。
  胖 子:老早那个,不是蛮好的啊?真当断掉了啊?
  △ 伟年拿着钱,朝外走去。

  第3场景:小巷
  时:傍晚

  △ 伟年朝这边走来。几个不怕热的孩子在踢足球。

  第4场景:小巷,一家小食品店前
  时:傍晚

  △ 远远能看见那几个男孩在踢足球。店铺货架上放着个小黑白电视机播着健美操。
  △ 伟年正在买啤酒。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女人抱着一个三、四的男孩站在他身边,男孩拿着一根棒冰,吃着,棒冰汁流了下来,一滴一滴,滴在母亲的身上。
  △ 伟年的目光不由地被母子俩的情景吸引。
  母 亲:(问孩子)要吃啥稀(什么)?
  孩子用满是棒冰汁的手指着一包炸薯片。
  母 亲:就晓得吃这种东西,一点儿营养也没有。
  △ 这时,店老板满脸是汗地从里面搬出一箱啤酒,往地上一放。
  店老板:(问伟年)几瓶?(他看见那个女人,笑了笑)又来了?
  母 亲:小死尸(孩子的昵称)不肯回去嗳——△ 伟年愣过神。
  伟 年:四瓶。
  △ 店老板将四瓶啤酒放在伟年面前,从伟年手中接过钱,回过身找钱。母 亲:天热死个热!38度,哪里止?我昨天拿了温度计,太阳底下一放,马上41度!
  △ 店老板将钱找给伟年。
  店老板:现在最多报到39度——要啥稀(什么)?
  母 亲:(指了指)薯片。
  △ 伟年拿着啤酒,离开小店。就听女人带有爱意的责骂声。
  母 亲:(OS)哎呦,小死尸(孩子),全部弄在我身上了!要死个 要的!
  △ 伟年不由地回头看去……

  第5场景:工厂,伟年隔壁的宿舍内外
  时:中午
  △ 伟年拿着四瓶啤酒朝宿舍走来。宿舍内传来球迷们阵阵喊声。
  △ 伟年走进宿舍,将啤酒递给他们。
  △ 大家急忙开了啤酒,咕嘟咕嘟地喝了几口,又专注地看了起来。
  △ 伟年又在老地方坐下,看着。
  △ 这时,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胖子的儿子)拿着足球,汗淋淋地在门口探了一下头。
  胖 子:进来!
  △ 胖儿有些不情愿地走进屋来,往角落一坐。
  胖 子:(拍了拍床边)坐得那么远做啥?坐到阿爸这儿来。
  △ 胖儿有些不情愿地坐到父亲身边。
  胖 子:怎么这么多汗啦?!搞得这么赃!
  胖 儿:回去了——胖 子:不要急哎!现在回去,你妈饭还没烧好。
  胖 儿:我嘴巴干死了。
  工人乙:(将啤酒递给胖儿)啤酒吃一口。
  胖 子:(忙拦住)芽儿(孩子)啤酒吃不来的。(从口袋里掏出些 钱对孩子)去,买瓶矿泉水——
  胖 儿:我不去,太热了。
  胖 子:我在看足球嗳。等一歇,等一歇,马上就好了。
  △ 伟年默默地看着。
  伟 年:我房间里有开水。我去给他倒点来——
  胖 子:好的,好的。(对孩子)谢谢伟年叔叔。胖儿嘟囔了一句,不知说了什么。
  △ 伟年拿了杯子刚要走,胖子突然想起什么,朝隔壁伟年的宿舍一指。
  胖 子:那个娘娘腔在等你。
  工人乙:就是上回那个。
  △ 伟年有些狼狈,犹豫着是否过去。
  胖 子:咦,怎么还不去,人家等你呢!

  第6场景:工厂,伟年宿舍内
  时:傍晚

  △ 隔壁球迷的喊声超过了李来生半导体的声音。
  李来生:(有些为难地)怎么说呢?人家已经有朋友了,那个打字员。 这事情都怪我。怪我。老早她姆妈(妈妈)托我的辰光(时 候),到现在三、四个月的。一天二十四钟头,好碰到多少 人,不要说三、四个月了。怪我怪我。
  伟 年:……
  △ 李来生的神情更加尴尬起来。
  李来生:第二个呢,你本身也不欢喜。我想想就算了。
  △ 伟年低着头,默默地坐在一边。
  △ 李来生喝了一口茶,看着伟年。
  李来生:我现在的意思呢,就是想做做你的工作。那个叫惠萍的姑娘儿,就是十佳营业员那个,人还是不错的。我跟她阿姐蛮熟的。她们阿姐叫惠娟。他们屋里厢(家里)人我都蛮熟的。还有个阿弟。人都蛮好的,蛮实在的。唉,就是他们老子(爸爸)前几年工伤,死掉了。蛮罪过的。老太婆(妈妈)很会做的,人是真当好。
  伟 年:我想,算了吧——
  李来生:小伙子,不好一点儿打击都受不了。这个惠萍也是不错的。
  伟 年:(皱了皱眉头)李师傅,她就算了。
  李来生:哎呀,这真当麻烦了。你的照片,我已经交给惠萍阿姐了。这怎么办?讨回来总不大好。
  伟 年:……
  李来生:这样好不好,看看他们屋里厢(家里)怎么说,好不好?
  伟 年:……

  第7场景:张家
  时:夜

  △ 昏暗的灯光下,一只三十多岁上下女人(惠娟)的手拿起一张陈伟年的照片。女人的手没有任何修饰,显得粗糙。照片上的陈伟年穿着短袖衬衣,脸上的笑容有些拘谨。
  画外传来窗式空调起动的声音。
  惠 娟:(OS)不止二十七岁么!姆妈(妈妈),你看看。
  △ 照片传到张母手里。
  惠 娟:(OS)听李师傅说,三岁就送到福利院去了。他阿爸也是工伤死掉的。
  △ 一个小伙子的手一把夺过照片。他是惠萍的弟弟惠民(十九岁)。
  惠 民:(OS)这种男的好要的啊?木兮兮的(愚笨)!
  △ 说罢,将照片随手一扔。一个小女孩(姗姗)的手马上将照片捡起来,送到张母手里。
  姗 姗:(七、八岁,慧娟的女儿)外婆。
  △ 张母端祥照片。
  张 母:几级工啊?
  惠 娟:现在还有什么几级工!厂里就他一个电工。──工资比惠萍还少一百块。我看回报(回绝)了算了。
  张 母:人看上去,要比惠萍前面那个男朋友好。蛮老实相的──
  惠 民:老实有屁用!
  张 母:好在屋里厢没拖累。——惠萍又不能干。
  惠 娟:我看,也就这点好。
  张 母:要么先问问惠萍? 

  △ 里屋,惠萍房间。惠萍房间是用布帘子与张母隔开的。两边截然不同。张母那边是式样陈旧的家具,惠萍这边到处贴满了港台歌星的照片和现今女孩的新鲜玩艺儿。
  △ 惠萍听着耳机,她接过照片,草草地溜了一眼,即将照片扔在一边。
  惠 萍:我不要他。
  张 母:(OS)要么看过再说?
  惠 萍:我不要他。
  张 母:(小心翼翼)你好死心啦,有啥好啦那个人──
  惠 萍:我不要你们管!你们让我去!
  张 母:好不好,总要看过再说。我看小伙子面相蛮老实的。比老早那个好多了。我同你说话,你就是不听。现在怎么样?
  惠 萍:你不要说了,好不好?!
  张 母:不让我说,我今天还看见他和一个女的一起。一看就不是正经东西,露着个肚皮——惠 萍:烦死了,烦死了!
  △ 张母还要说什么,这时,画面突然转黑。
  惠 娟:又停电了!
  惠 民:(OS)哪个在寻死啊!老子把电线剪了,大家都不要用空调!

  第8场景:小巷
  时:傍晚

  △ 太阳早已下去,天还亮着。白天的余热弥漫在空气中。
  △ 张家坐落在一条典型的南方小巷里,砖木结构的老式房子,邻里之间紧挨着,只靠一层薄薄的木板隔开。家家户户都喜欢在家门口做市面,吃饭、纳凉、聊天等等。女人们穿着大花短裤,男人们则大多光着膀子。
  远处飘来王菲和那英合唱的《相约九八》。有个女声跟着哼唱。
  打开心灵,剥去春的羞涩;舞步飞旋,踏破冬的沉默;融融的暖意,带着深情的问候。绵绵细雨,沐浴那昨天激动的时刻……
  △ 伟年和李来生沿着小巷走来。他们的出现立即引起人们的兴趣。
  △ 伟年显得有些拘谨,但小巷里浓郁的生活气息深深地打动了他。
  △ 一户人家坐在家门口,端着饭碗,一边朝屋里看电视。电视里传来新闻联播的声音。
  △ 一个黑胖子把竹榻搬到家门口纳凉。
  △ 几个小孩叫喊着,跑出巷去。
  △ 一个三十岁的女人正在给三岁的儿子洗澡,孩子手里还拿着棒冰。
  女 人:现在吃啥唏(什么)棒冰啦?要死了!等一歇吃,等一歇吃!(看见李师傅,忙热情招呼)李师傅!
  △ 李来生乐呵呵地点点头,伸手摸摸孩子的光脑袋。
  李来生:长得这么长了啊!
  女 人:叫爷爷!快叫。(转头冲着房间)眼镜,李师傅来了。(对李来生)进去坐坐。
  △ 李来生侧头看了一眼伟年,一副重担在身、日理万机的神情。
  李来生:我还有事,下次吧。
  △ 伟年看着男孩手里的棒冰汁一滴一滴滴在洗澡水里。
  △ 女人的丈夫眼镜拎着一桶水出来。
  眼镜:(热情地)李师傅!
  李来生:还好噢?
  △ 眼镜看了一眼女人,满足地点头。
  眼 镜:好的好的──
  李来生:(露出十分得意的神色)那就好。你们忙你们忙──
  △ 李来生和伟年继续往前走。
  李来生:(颇有成就感地低声对伟年)67对──
  伟 年:(疑惑地)……李来生:这是我介绍的第67对。
  △ 一户人家正忙着准备吃饭,四十多岁的胖女主人正往家门口的地上泼水,看见李来生,忙凑上前,眼睛却瞅着伟年。
  胖女人:李师傅,有一些日子没看见了。(压低声,好奇地)介绍给哪个啦?
  李来生:张师母小女儿。
  胖女人:惠萍啊!做啥的?
  李来生:(压低声)电工──
  胖女人:(有些扫兴,喔地一声,勉强地)蛮好,蛮好。△ 伟年尴 尬地站在一旁。
  △ 胖女人的女儿端着饭菜从房间出来。
  △ 李来生仔细看了看女孩,仿佛找到了职业似的,顿时兴奋起来。
  李来生:女儿这么大了。有没有朋友?
  △ 女孩白了李来生一眼,放下碗,转身进了屋。
  李来生:(不以为然)脾气有点儿的喔!
  胖女人:(摇摇头,有些骄傲地)弄不拎清(清楚)她。
  女孩在房间里叫喊。
  女 孩:(OS)姆妈(妈妈),你进来。
  李来生:(失望地)肯定有了。
  胖女人:(依然打量伟年)小伙子蛮老实的喔。
  李来生:孤儿。心里蛮苦的。
  △ 胖女人显然有些惊讶,似乎重新掂量着伟年的价值。
  胖女人:真当的啊?
  李来生:(轻声地)张师母屋里实际回报(回绝)的。
  △ 胖女人有些意外,同情地看了一眼陈伟年。
  李来生:唉,所以说,这种事情总要帮帮忙的。
  胖女人:这倒是的,这倒是的。
  女孩又在房间里叫。
  女 孩:(OS)姆妈(妈妈)!
  胖女人:(回头对屋里)来了来了。(扯着嗓子向前方喊道)张师母, 你们屋里厢来客人的!

  第9场
  景:张家
  时:日

  △ 张母、大姐惠娟和李来生、伟年坐在客堂间,气氛有些尴尬,窗式空调嗡嗡响着。
  李来生:介绍对象这种事情勉强不来的。一句话,就是要般配。气质啊,爱好啊,脾气啊,哪里一方面都很重要。我给人家介绍,这种方面都是再三考虑过的──
  △ 伟年有些不安,他暗暗打量着周围的一切。这是最普通市民家庭的摆设,整洁而充满生活气息。他的目光在墙上的一张十佳营业员的奖状上停留了几秒钟,久久地落在一张全家的合影上。
  李来生:(OS)结婚过日子,一辈子的事情,一点儿玩笑都开不来的。 我要担责任的。有辰光(时候),我真当想省省心,不管这种 事情的。唉,没用场。看到姑娘儿小伙子孤伶伶一个人,就 困(睡)不着。没办法。不过呢,这种事情做成了,心里就 很开心。小陈呢,人蛮老实的,踏踏实实。唉,这种品质, 哪里个朝代都是最要紧的。
  △ 张母点了点头,惠娟却没什么反应。
  △ 伟年的目光离开全家照,但他又情不自禁地回到照片上。
  △ 张母端起杯子,递给伟年。
  张 母:你吃茶。
  △ 伟年愣过神,从张母手中接过茶杯。他注意到张母由于操劳而变得十分粗糙的手。
  △ 伟年接过杯子,喝了一口。
  △ 张母在伟年喝茶的时候,又仔细打量着他。从张母的神情中可以感到,她对伟年的印象很好。
  △ 伟年感觉到张母注视他的目光。他有些难为情地朝张母笑了笑。

  △ 里屋,惠萍房间。惠萍生气地坐在床上。隐约可以听见李来生的话。
  李来生:(OS)我这个人呢,最讲实际的。怎么想,就怎么说了。钞票呢,是不多。不好跟人家老板、经理去比……
  惠 萍:(厌恶地轻声嘟囔了一句)神经病!
  △ 惠萍想起什么,翻身下床,梳妆台上拿起随身听,戴上耳机听了起来。听了一会儿,又有些不安,拉下一只耳塞听着。
  李来生:(OS)我老早给人家介绍一个小伙子,人也很老实,后头,人家小夫妻两个人,最几千块钞票,开了个修理铺,现在生意做得蛮好。芽儿(孩子)也生了。
  △ 惠萍一脸不屑,撇了撇嘴,重新戴好耳机,将声音开得很大。一副耳不听心不烦的模样。

  △ 客堂间。
  李来生:唉,最重要就是人要好。踏踏实实。
  △ 这时,传来摩托车停在屋外的声音。门开了,伟年看见惠民拎着头盔,热哄哄地走进屋,见一屋子人,有些意外。但他很快判断出这些人在谈论什么。他似乎没有和家里人打招呼的意思,旁若无人地走到一旁倒了一杯凉开水,咕嘟咕嘟喝着。
  △ 伟年一直暗暗打量惠民。
  △ 张母似乎有些讨好地迎上前。
  张 母:你回来了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