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风波

作者:佚名

                    (1)

                 新编辑部故事

  1, 摄影棚里

  几只明亮的摄影灯下,女明星摆了一个性感的姿势。
  宋大力端着哈苏120相机,兴奋地说:"好,就这样,再来一次。"
  女明星却停了下来,问:"你觉得我刚才的姿势怎么样?"
  宋大力也停下来:"刘小姐,你的姿势怎么样,我有感觉的,你只好照我说的去做就行了。"
  女明星脸上露出一丝不悦:"宋先生,我们初次合作,我也不知道你的实力到哪里去。"
  女明星又换了一种比较冷漠的姿势,问:"这个姿势你怎么样评价?"
  宋大力故过思考,然后说了一句话:"性冷淡。"
  女明星大怒:"你……"
  宋大力连忙道歉:"抱歉,我这个人说话速度快,其实我要说的意思就是,你前一个动作给人的感觉是比较性感,而后一个动作给人的感觉比较冷淡。对不对?"
  女明星无可奈何地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粗俗?"
  宋大力:"刘小姐,你是个演员,演电影拍电视剧是你的本行,搞摄影是我的饭碗。摄影棚是我的地盘,所以我们相互尊重一下对方好不好?"
  女明星好象没有了脾气:"那好吧。"
  闪光灯频频闪动,女明星也很老练换着不同的衣服,摆出各种姿势。

  2,街景

  街道上已经是万家灯火。

  3, 摄影棚

  宋大力已经汗流满面了,他取出相机中的胶卷:"刘小姐,够了。拍摄了两卷了。"
  女明星好象意犹未尽:"宋先生,我们原先和你们总编说好了,要拍摄性感、冷淡和热情三个系列,但是现在只是拍摄了前两个。"
  宋大力头也没有抬,在收拾他的相机:"对不起刘小姐,我们只是拍摄一张封面照片,拍摄几张,怎么拍,那是我的专业判断的问题。"
  女明星没有说话,拿出手机:"是孙总吗,我在摄影棚,只拍摄了两个系列,好,我让他听电话。"
  女明星把电话递给宋大力:"你们孙总编辑的电话。"
  宋大力把手机关上,还给了女明星:"刘小姐,好吧,我们接着拍热情系列。"
  宋大力蹲下来,把120胶卷放到摄影包里,顺便按动了一下摄影包里面一个遥控器一样的东西。
  女明星又开始摆姿势,这个时候一条很大的蜈蚣突然慢慢爬到女明星的脚下。
  宋大力摇摇头:"这个姿势不好,你有没有见过辛迪可劳馥的一张照片,趴在地上。"
  女明星很自然地趴在了地上,她没有注意到那条很大的蜈蚣正朝她爬来。
  宋大力端起相机,脸上挂着鬼祟的笑意:"对了,用手托着腮,把一条腿抬起来。"
  这时,女明星突然看到了眼前的那条活动的蜈蚣,她呆了一下,随即惊叫了起来,然后爬起来朝宋大力扑去。
  闪光灯不停地闪烁。宋大力借着这个机会狠命地拍摄了十几张照片。

  4,编辑部茶水间

  这是编辑部专门用来吃饭和休息的地方,有一张长条的桌子。 现在有几个人在这里吃饭。
  宋大力正在墙上挂照片,当女明星被蜈蚣吓地惊恐万状的照片被挂出来的时候,大家开始鼓掌,宋大力在接着挂第二张。
  女记者袁小圆也端着一个盒饭走了进来,她看到墙上的照片来了兴致:"这照片怎么拍的?"
  有人突然对袁小圆说:"小圆,看看你的肩膀上。"
  一条蜈蚣正在袁小圆的肩膀上爬,袁小圆把蜈蚣拿下来,很讨厌地把它朝门口扔去:"宋大力,连你玩的玩具都这么恶心。"
  这个时候总编孙闻港刚好走进茶水间,那条电子蜈蚣就被扔到他的脸上。他抓起蜈蚣,一脸严肃地走了进来:"开个会。"
  大家静了下来。
  孙总走到挂照片的地方,好象很欣赏地看了几眼:"宋大力,你拍的不错吗。给我全部拿下来!"

  5,茶水间

  画面切过来。
  孙总手中拿着那个蜈蚣:"宋大力,你知道你闯了多大的祸吗?第一,她要求我们撤消对她的专访。不能用她的照片做封面。第二把我们告上了法院,要求我们赔偿损失。"
  广告总监汪桦瞪了宋大力一眼,接着孙总的话:"她可是现在最走红的女演员,谁知道她会提出要我们赔偿多少经济损失。"
  美术总监黄小飞满不在乎:"这下子她可又找到了一个炒做自己的机会。"
  宋大力看了孙总一眼:"孙总,对不起,给杂志社添了这样的乱子。她告状打官司就找我好了,没有必要告杂志社,我看她纯粹是为了炒做。"
  黄小飞点头:"大力说得对。这几年我们杂志社也捧红了几个人,这个刘小姐两年前也上过封面。那个时候她还是个跑龙套的,见了我的面还叫我老师。但是现在她居然忘恩负义。我们杂志社为什么老是要登这些浅薄的女人的照片做封面。"
  宋大力:"杂志社也该上上档次了,为什么非要用女人做封面?为什么非要用彩色照片做封面,为什么不能尝试一下黑白的照片?"
  广告总监汪桦一副女强人的派头:"你们两个人胡说八道,叉开话题。我们现在杂志社已经是档次最高的白领杂志了,还怎么提高档次?美人当封面怎么了?广告发行就要靠这些。"
  孙总摆摆手:"大家现在不要争论了,我们要解决问题!现在有两件事情最重要,第一就是把刘小姐这件事情摆平,这个不用你们大家操心,我来解决;第二件事情,我们这一期的封面照片和人物专访文章,可以说被宋大力搞砸了,所以你宋大力无论如何你必须尽快给我弄到一张封面照片。大家手头上还有什么好的人物采访,今天就报上来,抓紧采访,看看能不能补上去。"
  袁小圆:"我有。"
  孙闻港总编:"简单讲讲。"
  袁小圆打开采访本:"有两个人物,他们是夫妻,两个人都是归国留学生,一个在大学任教,另外一个在一个研究所工作。说起来他们的遭遇很可怜,女的去年得了癌症,男的因为一次实验室事故,接受了过量的辐射,也得了绝症。"
  孙闻港点头:"去采访一下,看看能不能挖掘一些感人的故事。"

  6,医院病房,日

  病房里只有两张病床,住着那对患了绝症的夫妻。 男病人躺在床上,咳嗽着,女病人打开窗帘,把一盆绿色的植物放到了阳光下。
  男病人对坐在前面的袁小圆说:"袁记者,谢谢你,人生是短促的,我们想能够安静地走过去。"
  女病人转身对袁小圆:"我们还有一个女儿,我们别无所求,只求你帮帮她。"

  7,公园里,黄昏

  夕阳为这里的一切披上了一层金黄色。
  公园湖边的一棵大树上,宋大力手中拿着一部相机,正在偷拍。
  公园的湖边长椅上,一对中年男女很亲热地坐在那里,他们就是宋大力的偷拍对象。
  长椅上的两个人把头稍微侧了一下,在接吻。 树上的宋大力抓住机会,拍摄了几张。
  突然树下传来一声大喝:"下来。"
  宋大力被吓了一跳,从树上掉了下来。
  一个公园管理人员站在宋大力面前:"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爬上这棵树,你知道不知道这棵树已经有200多年的历史了。罚款。"
  湖边的那对男女发现了这边的事情,很紧张地站起来。
  宋大力掏出记者证:"对不起,我是记者,正在这里拍摄一些照片。"
  宋大力突然发现刚才自己拍摄的那个男的正在快速地朝这边走来。
  公园管理人员:"啊,是记者,但是记者也不能破坏公园的管理规定,好了,这次就算了。"
  这个时候那个男的冲到宋大力面前:"你刚才在拍什么?"
  宋大力:"没有什么,随便拍拍风光什么的,没什么。"
  公园管理人员把记者证给那个男人看了一下:"人家是记者在拍摄,没有你什么事情。"
  男人拿过记者证看了一下,突然把相机从宋大力手上抢了下来。
  宋大力去夺:"你想干什么?" 男人已经很熟练地把相机中的胶卷取出来,放进自己的口袋。
  宋大力:"把胶卷还给我。"
  男人很冷静:"胶卷你是抢不回去的,再抢,我就砸烂你的相机,你的相机很贵,尼康F5,几万块钱。"

  8,暗房

  红色的灯光下,宋大力把一张照片在显影液里摇晃了几下,终于照片的影象越来越清晰,最后就是宋大力在公园里拍摄到的那张照片。
  宋大力举起拳头,兴奋地喊:"妈的!"

    封面风波(2)

  9,杂志社办公室,日

  宋大力在往墙上挂照片,两张照片都是相同的,就是在公园里拍摄到的那对男女在接吻的照片,不过一张是黑白的,一张是彩色的。
  几个人围了上来。 宋大力有些得意地问大家:"大家觉得怎么样。"
  袁小圆:"宋大力的作品,当然是不错的了。" 宋大力:"我是问做封面照片怎么样?"
  广告总监汪桦恰巧走了过来:"做封面,宋大力,你脑袋不是发烧吧。"
  宋大力笑着对汪桦:"求您了,汪大姐,您就多为杂志社拉点广告就行了,别来砸我的饭碗好不好?"
  汪桦:"宋大力,你是真的想用这张照片做封面,还是开玩笑?"
  宋大力:"当然是真的,这是真正抓拍的功夫,光线柔和,情调浪漫。"
  汪桦:"那你就等着做梦吧。"
  汪桦转身走了。
  袁小圆有些幸灾乐祸地对宋大力:"大力,你算是把汪桦得罪透了,他比你小两岁,你敢叫她大姐。"
  宋大力:"我知道了,袁大妈!"
  袁小圆听见宋大力叫自己叫大妈,气急败坏地叫着把手中的矿泉水朝宋大力的头上倒。

  10,杂志社集体宿舍,夜

  客厅里坐着女记者安清以及美术总监黄小飞。
  黄小飞对安清:"吃过宋大力做的饺子吗?"
  安清:"没有,那就尝尝,味道好极了。"
  宋大力端着一大锅饺子走了出来,他刚刚把饺子放下,安清就赞叹:"真香。"
  宋大力从口袋里掏出几颗大蒜。
  安清摇摇头:"大力,别吃大蒜,味道很难闻的。"
  宋大力把蒜头拿在手中:"我有一个问题,明天上午开会讨论选题,你们说我的那张照片做封面,有没有可能通过,如果你们说能通过,我就不吃;如果你们说没有希望,那我就吃。"
  宋大力用手捏着一瓣大蒜,仰头张开嘴,然后用眼睛看着两个人。
  黄小飞和安清相互看了一眼,安清:"我觉得希望不大。"
  宋大力问黄小飞:"你呢?"
  黄小飞摇摇头:"我也觉得没有希望。"
  宋大力把大蒜丢到了自己的嘴中。

  11,某餐厅,夜

  孙闻港总编和女演员刘小姐坐在一起。
  孙闻港笑着对刘小姐:"刘小姐,记得两年前刘小姐曾经上了我们杂志的封面,那一期杂志卖得不错呀。"
  刘小姐有些冷冷地说:"过去的事情提也没有意思。孙总,你如果不想打官司和解的话,我有一个条件,你必须开除宋大力。"
  孙闻港脸上的笑容消失了:"这个不可能。"
  刘小姐站起来:"那我们法庭上见吧。"

  12,杂志社集体宿舍,夜

  黄小飞把宋大力手中的酒杯夺下:"大力。别喝了。"
  安清:"大力,快去洗个澡,刷刷牙,要不然明天还是臭气熏天。"

  13,杂志社会议室,日

  广告总监汪桦推门进了会议室,发现会议室里面还有两个空位子,就坐下了。
  汪桦看了孙总一眼:"孙总,我知道今天开的是编辑会议,我没有必要参加。但是我有些话不能不说,我们这一期杂志必须尽快截稿,一定要按时印刷出街。上两期杂志我们都没有按时投放市场,杂志分销商和广告主对我们意见很大。如果这一期还不能按时出街的话,我们就要蒙受信誉和经济的损失。"
  孙总:"宋大力呢?怎么搞的,还没有来。关键时刻他搞砸了一张封面照片和人物专访。"
  美术总监黄小飞站起来:"孙总,宋大力有点不太舒服,不过他昨天拍摄了一张不错的图片,在我这里,大家看看,可以不可以做封面图片。"
  黄小飞说完就往墙上挂照片。
  汪桦一看又是昨天的那张照片,连想也没有想就说:"我坚决反对用这张照片做封面。"
  黄小飞把照片挂好后,有些嘲讽地说:"汪小姐,你是广告和发行总监, 我们今天开的是编辑会议。"
  汪桦毫不相让:"你的意思是让我当旁听生,对不起,黄小飞,我搞广告发行,我知道读者喜欢什么样的照片,我有发言权!"
  黄小飞:"听你的意思,你倒是快当总编辑的料子。"
  孙总挥挥手:"大家别争吵了。都发表一下看法。"
  袁小圆:"我也是不太赞成这张照片做封面。"

  12,杂志社会议室门口

  不修边幅的宋大力站在门口,用手放在嘴前,呼出了一口气,连自己都觉得很难闻,于是满意地闯进来。

  13,会议室内

  宋大力一走进来,几乎所有人都捂起了鼻子。 在门口位置的袁小圆很讨厌地说:"宋大力,臭死了。"
  宋大力一屁股坐在袁小圆身边:"对不起,我来晚了。"
  然后转身对着袁小圆:"小圆,你是新闻学科班出身,当然应该知道摄影记者是最脏最累最臭的,不然就不是好记者了。对不起,会议开到什么地方了?"
  总编孙闻港:"大力,平时注意检点一下自己,搞好个人卫生,不要老是这样不拘小节。好了,你是不是也想用墙上的照片做封面图片?"
  宋大力看了黄小飞一眼,暗暗点头:"是的,我不知道大家觉得的怎么样?"
  汪桦立即接上话:"宋大力,这里大多数人都反对,根本没有必要讨论。"
  宋大力站起来,走到汪桦的身边,看着她,没有说话,他突然打了个嗝,然后好象很舒服地说:"汪总监,说说你的理由好吗?"
  汪桦立即恶心地跑了出去。

  14,卫生间

  一个阿姨在打扫卫生。汪桦冲了进来。
  汪桦问阿姨:"阿姨,你这里有没有空气清新剂。"
  阿姨:"没有。" 汪桦在墙角找到一个类似空气清新剂的瓶子,就冲了出去。阿姨在后面喊:"喂,那是杀蟑螂的。"

  15,会议室

  宋大力站在他的那张照片前,解释:"我觉得这张照片比用什么明星照片,要好的多。"
  汪桦突然冲了进来,她举着那个小小的杀蟑螂的气体瓶,朝宋大力的脸部喷了起来。 宋大力突然不停地打起喷嚏,伴随着咳嗽,最后眼泪都出来了。
  汪桦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冷冷地看着宋大力。
  袁小圆吓得脸都青了:"宋大力,你有没有事?"
  宋大力停止咳嗽的时候,已经泪流满面,不停地喘气。
  黄小飞立即站起身来:"大力,别激动,有事情慢慢商量。"
  宋大力站起身,定了一下神,说:"没事,没事,大家不用担心,刚才喷的是什么东西?我有个毛病,对这种东西敏感,不会有事情的。"
  袁小圆捂着胸口,松了一口气。
  宋大力擦了一下眼睛,但是上面还有一些泪花。他说:"今天,我觉得自己像一个无赖。我吃大蒜,我不刷牙,我不洗澡,为的无非就是今天这个会,我知道大家不会同意用这张照片做封面。"
  大家都鸦雀无声。宋大力又咳嗽了一声,眼睛里又有一些泪花出来。
  袁小圆把一张面纸巾递了过来,宋大力用它擦了一下眼睛。
  宋大力:"我来杂志社已经有两年了,两年里,我拍摄了多少美女我都想不起来有多少。杂志每期封面都用美女。我知道杂志社要靠市场,要赚钱,但是说实话,我已经厌倦了,厌倦了拍摄那些空洞无物的美女,我也厌倦了靠他们那些几乎千篇一律的笑容来谋生。但是没有办法,这是市场的法则。"
  宋大力又从文件袋里抽出一张大照片,那是他拍摄的女明星刘小姐的图片。
  宋大力:"大家睁开严眼睛看看,你对这样的照片有感觉吗?没有了,早就没有了,这张照片是我拍摄的,连我都麻木了,你们还会有什么感觉,更不用说有什么震撼力了。"宋大力说着开始撕照片:"不错,我是搞砸了这一期杂志的封面和人物专访,我要向杂志社道歉,但是作为一个摄影师,我并不觉得遗憾。”
  宋大力看了一眼大家:“我知道我现在的表现很恶劣,像一个无赖,其实我对我现在的这些工作已经厌倦了。今天我只是请求杂志社能不能为我破例一次,用墙上这张照片做封面。我对这张照片有感觉,我想读者也会有感觉的,起码有新鲜感。如果这个请求不能满足的话,那我也只好跟大家说拜拜了。"
  大家没有说话。宋大力看着总编孙闻港。
  黄小飞对孙闻港:"孙总,你还没有说话呢。"
  孙总想了一下:"黄小飞,你那里还有没有一些备用的图片,可以挑选用来做封面?"
  黄小飞:"没有了。"
  孙总对宋大力:"大力,现在时间紧迫,没有办法,可以考虑用这张图片做封面。但是记住,这是一次特例。另外,你必须为这张图片写出一个故事,否则的话,不能安排做封面,现在你立即出去,刷刷牙,洗个澡。"
  宋大力朝孙总敬礼:"谢谢,孙总。"
  宋大力跑了出去。
  孙总对袁小圆:"现在我们接着讨论人物专访。袁小圆,你采访那对患绝症的夫妇的事情进展得怎么样?"
  袁小圆:"他们确实很可怜,两个人住在一个病房里,接受同样的治疗,吃同样的药,唯一不知道的就是谁先离去。"
  汪桦摇头:"就是讲两个患了绝症的夫妇,我觉得没有卖点。这样的故事并不能吸引读者。"
  黄小飞不满地对汪桦:"汪小姐,我们现在谈的是两个患了绝症的病人,你有点人情味好不好。整天就知道什么卖点、卖点。换了我,绝对不接受采访。"
  汪桦:"黄小飞,我没有人情味,但是市场更加残酷,没有读者喜欢的文章,我们的杂志怎么生存?"
  孙闻港:"你们都不要争吵了,小圆接着说下去。"
  袁小圆:"他们也确实不想接受采访。不过他们前几年收养了一个小女孩。他们希望我们能够帮一下这个小女孩。他们夫妻对她的感情很深,现在还没有告诉她他们的病情,爸爸只是告诉女儿自己去医院照顾生病的妈妈,其实他也得了绝症。"
  汪桦:"不错,不错,这倒是一个很有卖点的故事。"

  16,宋大力的办公桌旁

  宋大力把那张偷拍的照片挂在墙上,旁边是一个飞镖靶。
  宋大力一边在那里练习飞镖,一边口中喃喃有词:"故事,故事,这张图片又什么故事呢?"
  突然身后传来了袁小圆的声音:"宋大力,有人找你。" 宋大力一回头,吓了一跳,原来身后站的那个男人,就是自己偷拍的对象。
  男人看着墙上的照片:"宋记者,你拍的不错。我们出去谈谈吧。"

  16,咖啡厅

  宋大力和照片中的男人坐在一起。咖啡厅里人不多。
  男人递给了宋大力一张名片:"我姓胡。希望你能够把偷拍我们的图片全部还给我。"
  宋大力问:"你怎么知道的?"
  胡先生:"我把上次从你手中抢过的胶卷拿到了冲印店,发现全是是空白的,上面一张底片都没有用过。我为上次对你那么粗鲁道歉。"
  宋大力从摄影包里拿出那张放大的照片:"胡先生,你觉得我拍摄的这张图片怎样?"
  胡先生拿过照片:"非常好,黄昏是拍摄的黄金时间,色调柔和温馨,而且你用了一点逆光,所以效果更加好。"
  宋大力:"听起来胡先生也是一个行家。"
  胡先生:"在搞广告公司之前,我搞过影楼。"
  宋大力朝胡先生伸过去手:"那我们算是半个同行,照片冲好了我会给你的。"
  胡先生却没有把手伸出来:"对不起,宋记者,我要的是底片。"
  宋大力想了一下:"底片也没有问题。但是我觉得我们可以更加深入地合作一下。……我们杂志社打算用这张照片做封面照片。"
  胡先生几乎跳起来:"什么?!"
  宋大力:"做封面图片,另外我们还打算对你们做个采访……`"
  胡先生拿出手帕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宋记者,我告诉你,那坚决不行。"
  宋大力:"为什么?"
  胡先生喝了一口咖啡:"那会把我的一切都毁掉了!"
  宋大力:"胡先生,没有那么严重吧?"
  胡先生:"宋记者,你开个价吧,如果把那张照片还给我,你打算要多少钱。"
  宋大力好象听出来点什么:"你的意思是你已经结婚,而照片上的那个女的,……不是你太太?"

  17,医院病区小花园内

  宋大力正在为一个小女孩拍照。
  镜头里的这个小女孩显得很天真可爱。 袁小圆站在旁边。

  18,医院病房里

  女病人站在窗前,看着下面的宋大力三个人。
  男病人躺在床上,咳嗽着。
  女病人转过脸对床上的丈夫:"甜甜他们就在下面。"
  男病人从床上下来:"那我换衣服。"
  女病人眼睛湿润了:"我最担心的就是甜甜以后的生活怎么办。"
  男病人咳嗽了一声:"我会照顾她的。"
  女病人哭出了声:"我看你还是把你的病情也告诉她吧。"
  男病人脱下病人穿的衣服,换上了便装:"再过一段时间吧。这个孩子太可怜了。"
  小花园里
  宋大力朝袁小圆点点头。
  袁小圆对小女孩甜甜:"甜甜,我们上去看看你妈妈吧。"

  19,病房里

  甜甜推开门朝爸爸妈妈跑去。 女病人一下子抱起了甜甜,亲吻她。
  然后女病人把甜甜放下,男病人抱起甜甜,也亲了几下。
  甜甜杂爸爸的怀中撒娇:"爸爸,你怎么整天在医院里照顾妈妈,也不回家。"
  女病人眼睛又开始有些湿润。
  宋大力站在后面,悄悄举起相机,刚想拍摄,袁小圆拦住了他。
  这个时候,一个女护士走进来,悄悄地对男病人:"你要去照一下心电图了。"
  然后护士对女病人:"打针了。"
  甜甜在一边叫起来:"妈妈,我怕看打针。"
  女病人对袁小圆:"袁记者,麻烦你带甜甜出去玩一会好吗?"
  甜甜:"不,我要爸爸带我去。"
  男病人:"爸爸要照顾妈妈。一会我带你玩好不好?"
  甜甜:"那好吧。"
  袁小圆和宋大力带着甜甜走了出去。
  女病人站在门口,看着甜甜下了楼梯。
  这个时候男病人也来到了门口,但是这个时候他已经换上了一身白色的病人服装。

  封面风波(3)

  20,杂志社孙闻港办公室,日

  孙闻港、袁小圆、汪桦和宋大力在办公室里面。
  汪桦坐在沙发上,她一下子从沙发上弹起来:"宋大力,你说什么?你的那张封面又搞砸了?你开什么玩笑。宋大力,我实话告诉你,如果后天我们的杂志还不能按时出版,我们会损失三个彩色页的广告。"
  宋大力身子倚在孙闻港的办公桌子上,话语中带着抱歉:"对不起。"
  孙闻港坐在那里也有些着急:"现在要紧的是赶紧补上一张。"
  汪桦拿起那张甜甜的照片:"这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