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花女



  (歌剧)*
  拉特拉维阿塔
  (薇奥莱塔)
  --------
  
*歌剧《茶花女》于1853年在威尼斯首演时,剧名为《拉特拉维阿塔》(意大利语:意为走上邪路的女人);1864年在巴黎上演时,改名为《薇奥莱塔》;在中国上演时,仍用小说译名《茶花女》。
  (歌剧脚本)**
  --------
  
**《拉特拉维阿塔》的脚本系意大利作家皮阿威所写;后由法国作家爱德华·迪普雷译成法文,改名为《薇奥莱塔》,本书脚本根据法译本译出。
  
第一幕

  薇奥莱塔·德·圣依丝家的客厅
    [舞台深处有一扇门,两侧有边门;右边有一只壁炉,上面有一面镜子;中间有一张摆满丰盛酒菜的桌子;家具陈设豪华。
  
第一场

      薇奥莱塔、医生、克拉拉、男爵、侯爵以及男女宾客
    [幕启:薇奥莱塔坐在沙发上,在跟医生和另外几位朋友交谈,其他人走向门口去迎接后来的宾客;其中有男爵和挽着侯爵胳膊的克拉拉。
  第一群宾客 欢庆会上少了老朋友!……
        你们将终生负咎!
  第二群宾客 (上场)
        欢乐像长着翅膀,
        把我们带来这个地方。
  薇奥莱塔 (向克拉拉和其他宾客迎上前去)
        克拉拉!……各位美丽的夫人,
        鲜花,黄金……还有甜蜜的微笑!
        一切都使人赏心悦目,
        我们的生活无限美好。
        啊,我要在我的生日……
        众人 什么!您说在您的生日?
  薇奥莱塔 是啊,我要在我的生日,和大家一起举杯同庆;
       我活着就要欢欢喜喜,
       生活中不能缺少爱情。
       众人 是啊,夫人,人生短暂如浮萍,
       何不付于欢乐和爱情。
  
第二场

      前场人物、埃米尔子爵、罗多尔夫·多尔贝勒
        [仆人们在餐桌上安排用餐。
  埃米尔 (把罗多尔夫介绍给薇奥莱塔)
       这位是罗多尔夫·多尔贝勒,
       请您允许他留在身边;
       他梦寐以求想一亲芳泽,
       以便跟您经常见面;
       他说,他是您的朋友,
       早已对您一见钟情……
  薇奥莱塔 是吗?子爵。
  那么他有一颗和您一样的心?
    [薇奥莱塔把手伸给罗多尔夫,罗多尔夫在她的手上吻了一下。
  侯爵 (握住罗多尔夫的手)
      这位亲爱的朋友!
  罗多尔夫 (握住侯爵的手)
       侯爵,我的友情请您接受!
  埃米尔 (对薇奥莱塔)
      夫人,在您的石榴裙下,
      这是另一颗心在向您问候。
    [仆人们准备完毕。
  薇奥莱塔 替我们上菜吧!大家请坐,
      让美酒来暖暖我们的心窝。
  众人 我们的心,除非是冰雪所做,
      您将会看到它们热情似火。
    [大家入席。薇奥莱塔坐在罗多尔夫和埃米尔中间,对面是克拉拉;克拉拉两旁是男爵和侯爵;其他人随便坐。在仆人上菜时静场片刻。薇奥莱塔和埃米尔在低声交谈。
  埃米尔 (对薇奥莱塔)
      是的,罗多尔夫是多么爱您……
  薇奥莱塔 他疯了!
  埃米尔 您生病时他每天都来,
      闷闷不乐,愁眉不展。
  薇奥莱塔 (插嘴)
       太好了!可是说到爱,
       爱我?……真是奇谈!
  埃米尔 什么!您说什么?
  薇奥莱塔 (对罗多尔夫)
       先生,您为我的身体担忧,可是真情?
  罗多尔夫 难道您不相信?
  薇奥莱塔 请别见怪。(对男爵)
       您呢,男爵,您也会像他那样对我关心?
  男爵 我,我来这儿才一年时间。
  薇奥莱塔 而他,他认识我才一个钟点。
  克拉拉 (对男爵)
       她在跟您找碴儿。
  男爵 (低声对克拉拉)
       这个自以为漂亮的青年让我讨厌!……
  克拉拉 这是为什么?
       说真的,他倒很讨我喜欢。
  埃米尔 (对罗多尔夫)
       有什么新闻讲给我们听听。
  侯爵 (对薇奥莱塔)
       好啦,夫人,有什么事,请吩咐!
  薇奥莱塔 (为宾客斟酒)
       我是赫柏,(赫柏:希腊神话中的青春女神,宙斯和赫拉的女儿:赫柏在
       奥林匹斯山向众神斟仙酒,献神食。)
       我来斟酒,大家干杯!
  罗多尔夫 啊,但愿您就是赫柏,
       斟出的是琼浆玉液!
  众人 干杯!干杯!大家干杯!
  埃米尔 (对男爵)
       亲爱的男爵,让我们来同享欢乐,
       请您唱一首轻快的饮酒歌。
  男爵 (对罗多尔夫)
       罗多尔夫,您来唱?
  罗多尔夫 我现在没有兴致。
  埃米尔 您不是诗人吗?
  罗多尔夫 (对薇奥莱塔)
       夫人,您可要我唱?
  薇奥莱塔 我要您唱。
  罗多尔夫 要我唱?……那我就唱。
  侯爵 请大家安静!
  众人 安静!让我们洗耳恭听。[唱饮酒歌。
  罗多尔夫 喝吧,朋友们,
       美酒能使我们陶醉!
       喝吧,朋友们,
       把一切烦恼都丢开!
       尽情地喝个痛快,
       把所有忧愁都忘怀!
       干杯!干杯!
       为一时的异想天开干杯!
       干杯!干杯!
       为瞬息即逝的幻想干杯!
       干杯!干杯!
       为昙花一现的欢乐干杯!
  薇奥莱塔 喝吧,朋友们,
       别虚度了我们的青春!
       喝吧,朋友们,
       我们的生命由欢乐和爱情组成!
       明天会怎样,
       谁都难预见;
       无论多么美丽的花儿,
       鲜艳的日子也不过几天!
       企盼,遐想,憧憬,
       都将是黄粱一梦……
       干杯!……玻璃杯的叮当声,
       决不会吓走爱神!
  众人 干杯,玻璃杯的叮当声,
       决不会吓走爱神。
  薇奥莱塔 (对罗多尔夫)
       这样的生活真是美好……
  罗多尔夫 是的,爱您的人是多么快活。
  薇奥莱塔 谁会爱我呢?……我根本不知道。
  罗多尔夫 是我,我这是在劫难逃。
    [歌声:干杯,等等。
  众人 这是什么声音?
  薇奥莱塔 这是华尔兹,
       舞曲的声音。
  众人 有了华尔兹,必定有爱情!
  薇奥莱塔 我们去跳舞吧!
    [薇奥莱塔刚起步又突然站住,像是身体不舒服。
       天哪!
  众人 (殷勤地)
       您怎么啦?
  薇奥莱塔 (尽力稳住自己)
       我吗?……没事,没事。
  众人 夫人,您怎么啦,
       连站都站不稳?
  罗多尔夫 您感到不舒服吗?
  众人 啊,可怜的女人!
  薇奥莱塔 我好些了……完全好了。
  众人 总算没事了,夫人!
    [众宾客散开,走向另外几个客厅。
  
第三场

      薇奥莱塔、罗多尔夫、埃米尔(后上)
  薇奥莱塔 (以为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照镜子)
       我脸色有多么苍白啊!(在镜子里看到了罗多尔夫)
       您怎么在这儿?
  罗多尔夫 您感到难受……
       所以我呆在这儿。
  薇奥莱塔 我稍许有点不舒服!
  罗多尔夫 不……不是的!
       您一定感到很难受,
       您身心都有病……
       这样的生活不能太久。
  薇奥莱塔 我的生命又值得什么?
  罗多尔夫 对我来说,金银财宝,
       我都无所祈求,
       我只是企盼天主,
       将您身上的病魔驱走。
  薇奥莱塔 您讲什么蠢话……见鬼!
       我的病痛很快便会消除。
  罗多尔夫 您在咒骂神明……
       但愿您得到天主的宽恕。
  薇奥莱塔 (沉思)是的,伟大的天主!……
  罗多尔夫 您什么人也不爱?
  薇奥莱塔 是的,我只会寻欢作乐,
       我什么人也不爱。
  薇奥莱塔 什么人也不爱!
       难道您真的不会动情?
  薇奥莱塔 动情……可能会,
       可这何用您来操心?
  罗多尔夫 要是我向您献上一份纯洁的爱,
       您是不是会跟我心心相印?
  薇奥莱塔 您感受到有这种爱?
  罗多尔夫 这种爱已钻入了我的心灵。
  薇奥莱塔 您还没有认识我便爱上了我?
  罗多尔夫 我早已对您一见钟情!
         (二重唱)
       一天,我看到您美丽的身影,
       心中顿时充满了对您的爱怜;
       您似乎不像人间的女子,
       倒像是仙女下凡来到人间;
       我心中在暗暗寻思,
       刚才是谁摄走了我的灵魂;
       究竟是一位天使,
       还是一个普通女人?
       对于这个谜团,
       我最终也未能解开;
       只是从那天开始,
       我心中产生了纯洁的爱。
       薇奥莱塔 我可以坦率地告诉您,
       如果您表达的都是真情:
       “离我远远的吧!”
       死去的心儿难以苏醒。
       我们可以交个朋友,
       可是不要再谈什么爱情;
       我的心中根本没有爱,
       对谁都不可能忠心。
  罗多尔夫 喔!不,决不要亵渎神明!
       有一颗高贵的心在爱您;
       如果您想过幸福的生活,
       请您同样献出您的爱情。
       薇奥莱塔 爱情,爱情,多么美妙的词儿,
       不过这是痴心妄想;
       如果我受了您的诱惑,
       到头来必将是美梦一场。
  埃米尔 (出现在门口)
       嗨,你们在干什么事情?
  薇奥莱塔 (笑)
       我们在谈内心的感情。
  埃米尔 那么就胆子放大一些,
  我走了,让你们安安静静。
    [他回到在跳舞的大厅里。
  薇奥莱塔 朋友,您看,我的想法,
       已经完全对您讲清楚。
  罗多尔夫 您讲得很坦率;我要走了。
  薇奥莱塔 请把这朵花儿拿去,以后再还我。
    [薇奥莱塔从缀在晚礼服上的花束上摘下一朵花,递给罗多尔夫。
  罗多尔夫 什么时候还您?
  薇奥莱塔 它什么时候枯萎?
  罗多尔夫 那么说明天就要还?
  薇奥莱塔 是的,明天就要还。
  罗多尔夫 啊,我的生命有了归宿!……
  薇奥莱塔 您不必那么激动;
  不要发誓,也不要保证。
  罗多尔夫 我已经对您发了誓,
       我已经对天主作了保证!
  薇奥莱塔 (伸手给罗多尔夫)
       再见!
       罗多尔夫 再见!
       我走了,我真幸福!……
       再见!
  薇奥莱塔 再见!
    [罗多尔夫下。
  
第四场

      薇奥莱塔、众宾客(跳完舞后,微微喘着气从跳舞大厅回来)
  众人 曙光已经显现,
       白天即将来临;
       昨夜玩得真是痛快,
       从来也没有这么高兴。
       天色微明,该收场了,
       但愿这样的晚会;
       永远不会结束,
       生活永远有如朝晖。
    [他们告辞后离去;薇奥莱塔目送他们出去,独个儿陷入沉思。
  
第五场

      薇奥莱塔(独自一人)
    [乐曲。
  薇奥莱塔 (说白)
       我究竟怎么了?
       我怎么会这样激动?……
       我软弱的心刚才被打动,
       尽管全力克制也没有用。
       这是真的吗?我竟然还能去爱!……
       这一生我还能有好日子受用。
       我的爱情被纯化,
       灵魂也有了高尚的冲动;
       我究竟是在做梦,
       还是真的发了疯?……
       (歌)
       我心里犹豫不决,
       在无力地跟我的软弱争斗;
       这究竟是不是爱情?……
       我刚才总算逃过了他的追求。
       什么!我竟然要在一天之中,
       给自己套上锁链,失去自由。
       啊,不论我们有多么高傲,
       讨人喜欢心中才能好受。
       有一种世人偏爱的财富,
       它能在幸福之中注入美酒;
       这种唯一的财富就是真正的爱情,
       它能使人生活幸福,尽情享受。
       仁慈的天主什么都能看到,
       他看到了我是多么孤独;
       他要赐给我他祝福过的爱情,
       让我能得到安慰和幸福。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放荡的生活就此了结;
       在今天这个命中注定的日子,
       罗多尔夫要我向耻辱告别。
       过去的一切欢乐和感情,
       都是虚假的幻影;
       抛开这些表面的荣华,
       只剩下一种真正的感情。
       有一种世人偏爱的财富,
       它能在幸福中注入美酒;
       这种财富就是真正的爱情,
       它能使人生活幸福,尽情享受。
       啊!我的想法真是荒唐!
       难道是我失去了理智?
       什么!自由!……什么!爱情!
       可是我成了一个白痴?
       我要牺牲一切爱好,
       甚至我的欢乐!
       我要抛弃所有乐趣,
       再也不能随心所欲!
       而得到的会是什么呢?
       也许只是长吁短叹,闷闷不乐?……
       (咏叹调)
       啊,不行,不行!……
       你这一生已经命中注定!
       你的生活不能缺少欢乐,
       但决不会得到真正的爱情!
       啊,你这个可怜的女人,
       早已被世人无情抛弃;
       你的日子已经不长,
       还是及时行乐,逢场作戏。
       是啊,我来到这个世界上,
       只能像电光一闪,昙花一现。
       我要正视现实,接受命运,
       不去为梦中的爱情冒险。
       (罗多尔夫在薇奥莱塔窗下唱歌的场外音)
       去寻求你真正的幸福,
       百折不挠,决不回头。
       过去的一切欢乐和感情,
       今后必将化为乌有。
       有一种世人偏爱的财富,
       它能在幸福中注入美酒;
       这种唯一的财富就是真正的爱情,
       它能使人生活幸福,尽情享受!
  
第 二 幕

      一所乡村别墅的内院
      [左面凸出一座小楼的一角,窗子对着观众,楼门朝向院子。正面和右面是小楼的侧墙;近台处是栅栏门,漂亮的栅栏门上攀满了绿色的藤蔓,通过栅栏门可以看到里面的楼房。在左面小楼前面放着花园里用的桌椅,前台右侧有一条长凳。
  
第一场

      罗多尔夫·多尔贝勒
  罗多尔夫 (说白)
       不,不!如果离开了她,
       任何欢乐都是粪土,
       爱情要我留在这里,
       这才是真正的幸福。
       三个月来她对我温柔体贴,
       我得到了从未有过的欢娱;
       我心中再也离不开她,
       她是个和蔼可亲的仙女。
       我的世界,我的天堂,
       全部都在她的眼里。
       她对我说:“我的生活,
       可以从今天算起,
       你要宽宏大量一些……
       把过去的一切全都忘记。
       你心中的气息,
       能净化我的灵魂;
       有了你神圣的爱情,
       我将获得新生。”
       (舒缓的行板)
       是啊,亲爱的天使,
       一切都在向我叙述;
       你的心灵已经有了变化,
       不再像从前那样轻浮。
       我肯定可以得到,
       一种纯净的幸福。
       我毫不怀疑地相信,
       我已得到了你的宽恕!
       爱情能净化一切,
       你的誓言使我信任。
       在这里,我什么也不用忧虑,
       因为我是你的心上人。
  
第二场

      罗多尔夫、阿内特(穿着出门服装到来)
  罗多尔夫 阿内特,您从哪里来?
  阿内特 我从巴黎来。
  罗多尔夫 可是采购东西?
  阿内特 不……不是采购东西。
  罗多尔夫 那您去巴黎干吗?
  阿内特 夫人想卖掉她的马车……
       她的马具……和她的骏马。
  罗多尔夫 她怎么会要卖掉她的马车?
  阿内特 她的马是多么美丽,
       马车的装备又多么豪华!
  罗多尔夫 是啊,她究竟是怎么啦?
  阿内特 她这样做是否明智?
  罗多尔夫 当然不!……这样做过于鲁莽。
  阿内特 可是她欠了两万法郎!
  罗多尔夫 去,马上去告诉夫人,
       她的债我来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