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沙漠深处飞去。
  洁西卡:哦,上帝!
  [131-131A]被删除
  [131B]在宫殿外――阿拉肯――夜晚
  燃烧的棕榈树。
  [133]切回场景纳弗德走了出去.两个汉肯尼人抬着担架走了进来.一名卫兵把刀背递给皮特然后走了出去.门关上了.皮特走近列托公爵,靠近他,用刀在他脸上比划。
  男爵飞到了担架前。
  男爵:列托.阿特列公爵.有人把你制服上的徽章撕去了,太不小心了。
  列托表示他什么都没有听见。
  皮特:是费依德干的。
  列托的视觉:男爵和他的一切都模糊起来,好象远处的东西.他们的声音象是从远方传来的.男爵看着列托,走上前去,看着他。
  男爵:是费依德?(大笑)是费依德!公爵徽章戒指在哪?我一定要拿到那枚戒指。
  皮特:戒指?……他被带到这儿就是这样的,男爵,我……
  男爵:你那么早就把那医生给杀了,你这个蠢货!
  列托公爵:(画外音)虞恩……虞恩……死了……保罗,洁西卡安全了……牙齿!
  皮特:他醒了,殿下。
  男爵从一张堆满脏碟子和食物的桌子后边靠近公爵。
  列托公爵:(画外音)等待……等他靠近……
  男爵:你的戒指呢
  男爵的脸非常靠近公爵的脸。
  男爵:(继续)你不回答!
  列托公爵:(很微弱)靠……近……些……水……我的……生命……之水……给了……保罗。
  男爵对这些话迷惑不解,他问皮特。
  男爵:他在叫喊!他在叫喊,皮特.这些话什么意思
  皮特走上前来.男爵看见桌上有一块可以吮吸的鸡皮.他端起碟子要去拿鸡皮。
  列托的视觉又模糊起来.男爵走开去拿鸡皮,皮特靠近了列托。
  列托:就是现在!
  一声撕心裂肺的声音随着皮特的脸被咬开而传出.男爵转过身,他的脸僵住了.碟子从他的手里掉了下来,他连忙退后。
  一声巨大的咆哮,卡拉丹的生活片段在列托逐渐消失的意识中闪动……
  精神图象:
  [134]在悬崖上的墙外――卡拉丹――白天
  阿特列家族的旗帜,先是绿色的,再是黑色的.黑色的旗帜在飘扬;然后一切都淡化在沉默中。
  [135]在汉肯尼鸟翼机里――夜晚
  小飞机颤抖地飞进沙漠深处,洁西卡突然叫喊起来,带着巨大的恐惧的预感。
  洁西卡:列托!列托!
  保罗转过身,看见两行眼泪从她脸颊上滑落下来。
  洁西卡:(继续)(对保罗)列托!他死了!他死了……
  保罗:我知道.(画外音)我竟然没有感觉!!为什么
  [136]在观察室――阿拉肯宫殿――夜晚
  列托公爵和皮特躺在地上死了。
  [137]在阿拉肯宫殿――夜晚
  男爵漂浮在狭窄的走道上方接近天花板的地方,他的内心一阵狂喜。
  男爵:(尖叫)我还活着!!!我还活着!!!
  [137A]在汉肯尼鸟翼机里――夜晚
  保罗正奋力控制飞机。
  [137B]天亮了 汉肯尼鸟翼机在沙丘上飞翔。
  [137A]切回场景保罗:我无法保持高度了……我们无法到达那个安全的大岩石了.也许我们可以到那个小岩石去。
  洁西卡:你想到哪儿去
  保罗:南极地区……禁区.我们必须到那个岩石去……
  [137C]在汉肯尼鸟翼机外――沙漠深处――夜晚
  保罗:快!
  他跳出座椅。
  洁西卡:带上这个背包!
  她递给保罗一个背包。
  保罗:(在出口)快点――这次坠毁可能引来沙虫。
  保罗刚把背包挂上他的肩膀,他就感觉到了里面的东西.他看着父亲的戒指.他沉默地看着它,然后用手握紧.他们跳到飞机外面。
  洁西卡:(开始哭泣)罪该万死的虞恩……
  保罗:(画外音)(对于他母亲的眼泪)我的感情呢……我怎么没有一点感情……
  [138]在岩石外――夜晚
  保罗和洁西卡在奔跑.保罗把洁西卡拖进一面可以遮蔽的石墙后.洁西卡倒在地上.她又哭了,倾倒着悲伤,但她的哭声很快就被呼呼风声盖过了.保罗转身看着这片开阔的砂地,这里是砂的海洋。
  [138A]保罗的视线象老鼠般形状的月亮已经升起。
  沙丘在月光的照射下如波浪般起伏.谷物在风中碰击着岩石就象波浪上的泡沫。
  [138]切回场景保罗转过身,两个月亮的光照在他的脸上.他的眼睛盯着那个象老鼠的月亮。
  保罗:(画外音)第二个月亮……在梦中……
  [138B]在保罗的眼中――夜晚
  在保罗的眼中,那个老鼠般的月亮出现了,并缓缓转动.月亮爆炸了,月亮的碎片带着白热的火焰向扑面而来.在火焰中有……
  [139]被删除
  [139A]在阿拉肯宫殿外――夜晚
  ……燃烧的阿拉肯宫殿。
  [139B]在观察室――阿拉肯宫殿――夜晚
  列托公爵的脸.男爵靠着他,抓公爵的脸.他拽着公爵脸上的肉――他脸上的皮肤被撕破――黑烟从被撕破的脸上冒出来,四散弥漫。
  保罗:(V.O.)(扭曲的形象)阿特列家族被毁掉了.(扭曲得不那么严重)这个月亮保存了我的过去。
  [139C]在门厅里――观察室――夜晚
  穿过浓烟,保罗看见费依德从公爵的制服上扯下红色的徽章.他看见费依德在狞笑.徽章上闪光的红色的鹰变成……
  [139D]在卡拉丹城堡外――夜晚
  一颗燃烧的流星划过卡拉丹城堡.流星坠入黑色的大海。
  保罗:(V.O.)这个月亮代表我的将来。
  [139E]在水中――夜晚
  翻腾的泡沫变成海底不断旋转的一个胎儿.他的眼睛是闭着的.靠近他时,他的眼睛又突然睁开了.在他眼睛里的是洁西卡苍白的脸。
  [139F]在遮蔽墙外――沙漠――夜晚
  风猛烈地咆哮,离洁西卡不远处,沙丘象大海的波浪一样滚动。
  [139G]在老鼠般的月亮外――夜晚
  月亮继续一闪一闪地显现着活动的影象.破碎的燃烧的碎片在沙丘上空漂浮.一幅影象飘近了.那是一只握着拳头的手。
  保罗:(V.O.)我只是一颗种子……
  拳头开始张开。
  列托公爵:(V.O.)种子必须成长。
  手缓慢地完全张开了,蓝色的液体在手掌中心悸动.手奇怪地向前飘去。
  列托公爵:(V.O.)沉睡者一定要觉醒。
  [139H]在水外面――夜晚
  最后的画面是冒泡的发暗的蓝色的水.当画面晃过,黑烟的踪迹逐渐模糊起来,最终消失在黑暗里。
  [140]在岩石外――沙漠――夜晚
  黑暗中,保罗握紧的手张开了,在手心露出公爵的徽章戒指.保罗抬头看着阿拉基斯的月亮,再看着戒指,最后看着他的母亲。
  保罗:听我说!……你不是想知道我的梦吗……我刚刚醒着做了一个梦……你知道为什么吗
  洁西卡:镇静一点!
  保罗:是香料!它无处不在.在空气里,在土壤中,在食物里……它就象吐实药.。
  .它有毒!!!你知道香料可以改变我,但是由于你的教育,它改变了我的意识.我能看见它……我能看见它……
  洁西卡:(画外音)他是……
  保罗:在你的子宫里孕育了我的姐妹!
  洁西卡:(画外音)他知道了。
  保罗:你和贝尼杰舍瑞女教……我不是你们的奎沙特.哈德兰……我是其他的,不可预测的事物!(画外音)我是一颗种子.(说话)我是如此广博……你不可能了解我……
  [141-142A]被删除
  [142B]在岩石外――沙漠――夜晚
  保罗低下头,他把戒指戴在自己手上。
  保罗:(画外音)父亲……从今往后,我将是一个杀人者,直至我为您报了仇.(说话)父亲!
  洁西卡看着他的儿子,哭了。
  [143-143A]被删除
  [145]切回场景瑞本停在斜坡上.他脸上挂着微笑.他肥厚的脑袋和脖子上渗出许多汗水.他走了进去,门摇晃着关上了。
  [146]在汉肯尼飞船内――夜晚
  他走进飞船,进入男爵的总部,两个侏儒厨师正在料理一只没有腿的挂在链子上的牛。
  瑞本拔出牛舌,把它吃了下去.然后他从一扇门里走了出去.门在他背后关上了。
  [147]在男爵的总部――汉肯尼飞船――夜晚
  男爵正疯狂地绕着一个大型钢制淋浴器飞行.纳弗德和一个矮子正在玩一台奇怪的发出疯狂的,古怪的尖叫声的音乐.男爵看见瑞本走进来,但他仍在绕着淋浴器飞行。
  男爵:(很兴奋)瑞本!!……我们使阿拉基斯流血臣服了!我们得到了它,我们得到了它!(大笑)
  男爵飘到瑞本跟前,关爱地按摩着瑞本巨大的脖颈,边对他说话。
  男爵:瑞本,瑞本……我把你留在这儿让你掌管阿拉基斯.这是给你的奖赏,我保证.我要你好好的压榨,压榨,再压榨.(有节奏地按摩)给我送香料来!要让他们完全屈服.你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怜悯或仁慈……只有这样你才能……永不中断!(放开他)去吧……不要有丝毫仁慈!
  瑞本:是,男爵大人。
  在费依德离开淋浴器时瑞本走了.男爵爱怜地转向他。
  男爵:(对费依德)当我们把这些人杀够了以后,我会派你去的……这样他们就会把你当做拯救者欢迎你……可爱的费依德……一个可爱的孩子.(他笑了,突然他尖叫起来)我的医生在哪
  [148]在汉肯尼飞船里――夜晚
  瑞本离开时,他看着飞船里的一间舱房.在人孔玻璃后躺着萨费尔.哈威特.他被绑着头和脚,他的眼睛四处张望。
  [148A]在岩石外――沙漠――夜晚
  保罗和洁西卡穿着蒸馏衣.保罗看着背包里的东西.他发现了一张纸,上面有虞恩打的记号。
  保罗:(画外音)虞恩为我们留下了超自然模块计划。
  [148B]在月亮外――阿拉肯――沙漠――夜晚
  月亮穿过夜空。
  [148A]切回场景 突然保罗转身仔细端详他的母亲.风刮得更猛了。
  保罗:我们必须到岩石山脉那边去.我们必须在他们搜寻我们之前 赶过去。
  洁西卡爬起来.他们走向一块小岩石旁边的沙丘顶部. 保罗:(继续)这段距离比我想象的要远……沙虫肯定会出现的……我必须弄个萨姆坡把它引开。
  保罗走进了阴影.突然,洁西卡看见一道巨大的闪电照亮了远处的山脉和辽阔的沙丘。
  洁西卡:(继续)(画外音)(这时保罗走出来拿着萨姆坡)……夜晚就象隧道一样……有一个通往明天的孔……如果我们还有明天的话……
  [149-151]被删除
  [151A]在沙漠深处――夜晚
  保罗把萨姆坡种植下去,它发出有力的,有规律的噪音.他面向洁西卡。
  保罗:(回过头)记住……走路时不要发出有规律的脚步声就不会引来沙虫……它会到萨姆坡那儿去. 洁西卡:(用手指着她的鼻梁)我准备好了。
  保罗和洁西卡向右边走去。
  [151B]在沙漠深处的岩石中――夜晚
  又是一道闪电.远处的岩石看上去还是那么大.他们的肌肉开始酸疼.突然,他们听到萨姆坡在他们身后活动的声音。
  保罗:别停下……
  [152]在沙漠深处的岩石中――夜晚(一会儿以后)
  他们的呼吸显得很吃力.砂地象水波一样缓缓地上下翻动.接着,他们听见了沙虫的声音,低沉如滚雷般的嘶嘶声震撼着大地.萨姆坡的声音消失了.保罗转过身。
  保罗:快一些!!
  洁西卡:(尖叫着)我快被这声音震聋了!
  他们全身肌肉酸疼,他们觉得快要落下来了,但他们距离悬崖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沙虫的声音更响了,保罗回过头去看。
  [153]沙虫――沙漠――夜晚
  电光一闪,沙虫向他们冲去.沙虫身上的沙丘是巨大的,但它仍然以令人恐惧的速度向他们接近.沙虫的力量是可怕的。
  [153A]在沙漠深处――夜晚
  保罗:(尖叫)
  快跑!
  洁西卡:我跑不动……我跑不动。
  她回头一看,也奔跑起来。
  [153B]在沙地的鼓状突起地带――夜晚
  当他们踏上坚实的砂地时,响声已经震耳欲聋。
  保罗:鼓状砂地!
  鼓声在深层地下回响.洁西卡倒了下去.保罗把她扶起来,他们继续奔跑.沙虫的响声已大得让人难以承受.静电的闪光和白色的闪电把空气变成了臭氧.他们终于找到了一块岩石.在他们身后,沙虫的声音变了.他们转过身。
  [154]沙虫――沙漠深处――夜晚
  沙虫巨大的脑袋正刨着砂地.它的嘴张开,直径有8英尺,嘴里是一圈牙齿和黑森森的洞.它的嘴正向前拱,搜索着他们的踪迹。
  [155]在悬崖底部――沙漠深处――夜晚
  保罗和洁西卡在狭窄的岩石裂缝处往上爬。
  [155A]在悬崖的岩石上――沙漠――夜晚
  沙虫的嘴向上够,但它无法穿过岩石狭窄的缝隙。
  [156]在悬崖的岩石外――夜晚
  保罗和洁西卡已经往上爬了几百英尺。
  [156A]沙虫和岩石――夜晚 沙虫仍然在尝试够着他们.突然,沙虫开始敲击着岩石.黑色的岩石开始抖动.沙虫一遍又一遍地击打着岩石。
  [156B]在悬崖的岩石外――夜晚 保罗与洁西卡安全地蹲伏在狭小的走道后,但一块坚实的墙一般的石头阻挡了他们继续前进的道路。
  [156C]在悬崖的岩石里――夜晚
  沙虫的呼吸就象一场飓风。
  保罗:(画外音)肉桂……香料!(说话)你闻到了吗
  洁西卡:是的……
  保罗:(画外音)我知道这个秘密了.沙虫就是香料……香料就是沙虫。
  [157]被删除
  [157A]小悬崖的岩石外――沙漠深处――夜晚
  突然,一块巨大的岩石坠落下来,刚好落在沙虫的嘴里.沙虫立刻缩了回去.随着它吞下岩石,沙虫发出一声巨吼。
  [158]在悬崖的岩石里――沙漠深处――夜晚
  沙虫离保罗和洁西卡更近了.它绻起身子,再次向岩石拱去。
  [158A]在悬崖的岩石里――沙漠深处――夜晚
  另一块裂缝被撞开了,突然,保护着他们的石墙完全裂开,倒塌下来……保罗呆在其中一块上。
  [158B]沙虫和岩石――夜晚
  ……朝着沙虫……
  [159]在悬崖的岩石里――沙漠深处――夜晚
  保罗抓牢岩石,掉下悬崖,落在200英尺以外.他的腿紧攀着岩石的表面.他弹起来又停住.他跳起来,朝一块圆石倾斜,然后落下来,向砂地倒下去.他没有受伤,连忙跳到岩石的另一部分躲避沙虫。
  [160]在悬崖的岩石里――沙漠深处――夜晚
  洁西卡:保罗!
  她按着沙虫袭击后岩石遗留的下的尖角对保罗叫喊。
  [161]在悬崖底部――沙漠深处――夜晚
  沙虫继续敲击着岩石,这时远处传来敲打的声音.沙虫好象被这种声音所吸引,转过身直奔发出声音的地方而去。
  保罗:(画外音)一只萨姆坡。
  [161A]被删除
  [162]在悬崖上――沙漠深处――夜晚
  洁西卡继续往上爬,她终于到达一个地方与向上攀岩的保罗重新会合。
  洁西卡:(叫喊)发生了什么事?……它为什么走了
  保罗:(呼吸粗重)有人引发了另一个萨姆坡……附近还有其他人。
  他们向上爬,直到爬黑暗的裂缝顶端.保罗和洁西卡往岩石里黑色的小孔里张望。
  [163]在裂缝外――沙漠深处――夜晚
  保罗和洁西卡缓慢地向里挪动.风又刮了起来,声音很低沉.保罗什么都看不见.突然他看见头顶上的星星和刻在岩石上的台阶的痕迹。
  洁西卡:(低语)人刻的台阶。
  保罗:(低语)是的……
  他们爬上台阶,走进一条极为狭窄的石头通道.正当他们摸索地向前行进时,突然一道闪电照亮了一个弗雷曼士兵,他静静地站在保罗和洁西卡面前,一言不发。
  [164]在弗雷曼人的洞窟里――沙漠深处――夜晚
  斯逖尔格:可能他们就是梅蒲丝对我们提起的那几个人。
  斯逖尔格:(对洁西卡)你受过适应沙漠生活的训练吗
  洁西卡:没有,但很多人认为我受过的训练很有价值。
  斯逖尔格:我要把这个孩――人带走……我们的部落可以让他进圣所……
  一个弗雷曼部落居民正奏着管型乐器.洁西卡移开位置,正当斯逖尔格去拿武器时,保罗就看见了它.洁西卡转身攻击,并发出一种声音,他开始眩晕起来.她靠着石墙,前面是无助的斯逖尔格――她的手掐着他的喉咙.在她行动的同时,保罗也开始移动.他跑到一个满是岩石的地方。
  [165]在悬崖外――弗雷曼人的洞窟――沙漠深处――夜晚
  他高高跳起,架在低崖的两块岩石当中看着剩下的那个弗雷曼士兵。
  [166]在弗雷曼人的洞窟外――沙漠深处――夜晚
  那个士兵向保罗藏身的方向发射投射性武器。
  斯逖尔格:住手!往后退!!她有超自然的能力.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伟大的主.。
  .如果你能对我们最强壮的战士使用这一招,你就可以得到有你体重10倍那么多的水.作为我们部落的头领,我可以和你达成这样的契约:你教给我们这种超自然的能力,我们为你们提供圣所.你们的生命之水将和我们的流在一起。
  洁西卡:就是说我教你们战斗的方法……你们则与贝尼杰舍瑞女教建立契约。
  一名弗雷曼人:传说中是这样说的。
  [167]在悬崖外――弗雷曼人的洞窟――沙漠深处――夜晚
  在岩石上,保罗转过身.他向前走了一步,发现前方有一个娇小的人影.那是个女孩。
  采妮:我叫采妮,我是列特的女儿……我不会允许你对我们部落不利。
  保罗:(画外音)在我的梦中……如此的美丽.列特……是凯尼斯的女儿吗
  保罗疑惑地盯着她。
  采妮:跟我来.我带你走一条好走的路。
  他们下去了。
  [168]在弗雷曼人的洞窟外――沙漠深处――夜晚
  斯逖尔格:(和保罗相遇时,对他说)你很有力量……真的很有力量……你会象尤萨尔――就是基石和栋梁的力量――一样出名.这是你在我们军队中秘密使用的名字。
  但你要有一个我们可以公开称呼的成年男子的名字。
  保罗:(思考)你们把第二个月亮上象老鼠一样的阴影叫什么
  斯逖尔格:我们叫它马特迪波。
  保罗:保罗.马特迪波这个名字怎么样
  斯逖尔格:从今天起,你就是保罗.马特迪波了,你的母亲将是我们的谢亚狄娜……
  欢迎你们。
  风从岩石上把灰尘吹过来.高高的月亮上老鼠一般的阴影闪闪发光.最终,它熔入了太阳。
  [168A]在沙漠深处――白天
  保罗,洁西卡与弗雷曼人长途迁徙穿越沙丘。
  [169]在台阶上――盖迪.普莱姆――白天
  男爵与费依德走下几级台阶进入盖迪普.莱姆的一块黑暗区域.费依德正扛着一个小的丝线笼子,里面有一个奇怪的生物.男爵飘了下来。
  男爵:(喝了一口水)费依德,虽然萨费尔已经老了,但他仍然还是宇宙中最优秀的曼塔特之一……他是我的了,费依德……一切都是我的了……现在安静。
  费依德:遵命。
  [170]在地下室――盖迪.普莱姆――白天
  纳弗德站在萨费尔的椅子后吃糖.尽管萨费尔的手被绑着,他还是带着一支致晕枪.男爵带着费依德进来了。
  男爵:哦,萨费尔,我看见他们在你的心脏里装了一个电塞……别生气.这儿的每个人都有一个.但这不是我们到这儿的原因.我给你带了一只小猫,萨费尔.如果你想活下去,你就得照顾它.你的体内已被注入一种毒素,萨费尔.哈威特.照顾好这只温柔可爱的小猫,你就可以得到每天的解药……你每天都得这么做……而且,为了生存,你必须为我们服务.你知道我失去了皮特,我心爱的曼塔特。
  萨费尔给了男爵一个虚弱的白眼。
  费依德:我看这个阿特列人想找死。
  男爵:不,不!费依德,萨费尔已是一个汉肯尼人了.萨费尔,你说是吗
  萨费尔:(画外音)我亲爱的公爵……我怎么能这样
  [171-171B]被删除热浪与沙丘.太阳正在缓缓落下,神秘的声音在远方响起.采妮带着保罗走上沙丘顶端.他们看着日落,一块巨大的岩石在远方露了出来。
  采妮:西尔曲.泰坝。
  保罗看着岩石,然后转向采妮。
  采妮:(继续)告诉我你家乡的事,尤萨尔。
  这句话劈开了保罗的心灵.他说不出话来.他靠过去触摸她的手――触摸她的脸颊。
  [173]被删除
  [174]在入口――西尔曲.泰坝――夜晚
  弗雷曼士兵走进一间在不同方向有狭窄走道的空旷房间。
  [175]在走道里――西尔曲.泰坝――夜晚
  他们都走进一条美丽的明显用镭射枪镭射枪切割过的走道里.这些走道就象在金字塔里的走道一样,阴暗,拐角很生硬,上下倾斜;有些还很陡很长,其余的向下延伸数百英尺长.强风低吼着。
  [176-177]被删除
  [178]在走道上/台阶里――西尔曲.泰坝――夜晚
  风静静地吹着――风声低沉。
  洁西卡:湿气……
  她看着保罗,保罗也注意到这一点。
  保罗:风里带着水气……很大的水气。
  他们走下长长的狭窄的走道,到达了切入石壁的的石阶道.石阶很暗,他们走下石阶,里面更加阴暗了.风声更加响了.空气变得潮湿而又阴冷.保罗和洁西卡交换了一个疑惑的眼神.在台阶底部,他们经过狭窄的门坎时,保罗被这些突然展现在他眼前的,他完全没有预料到的东西震惊了。
  [179]在贮水池――西尔曲.泰坝――夜晚
  这是一个巨大的很深的贮水池,里面的水很深,这些水静静地躺着,显得深不可测。
  保罗:(画外音)阿拉基斯的水源!!!我在梦中见过这个地方.(说话)惊人的财宝。
  斯逖尔格:比财宝更有价值,尤萨尔.我们有上千个这样的贮水池,但只有几个人知道它们都在什么地方.当我们拥有了足够的……我们就可以改变阿拉基斯的面貌.听!
  ……
  传来滴水的声音.光线消失了――保罗脸上显出沉思的神色。
  斯逖尔格:(继续)阿拉基斯的岩石蕴藏着许多秘密。
  [179A-180]被删除
  [180A]更换场景――祭坛上千名弗雷曼人在下面等待着.保罗在两个修道士――许多弗雷曼人和老修道士拥簇着他们――的带领下走上一块凸起的岩石.人群仍然在等待,这时巨大的风琴奏响了.一名修道士走向保罗。
  修道士:我们感觉到你是那个"来自外界的声音".两个月亮告诉了我们这一切..在我们承认之前,你必须经受住考验……你必须征服沙漠的巨兽,克服它外在和内在的致命力量.(转过身)对我们来说……是来自外界。
  保罗转身接受众人的鼓励。
  保罗:(画外音)我只是一颗种子.(说话)我是尤萨尔……保罗.马特迪波。
  人群:(高声叫喊)马特迪波!
  修道士:传说中是这样的。
  保罗:(画外音)没人曾经想到这儿有这么多人.(说话)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