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蒲丝缓缓归刀入鞘。
  洁西卡(画外音)这儿还有很多……是的!(说话)梅蒲丝,那把刀没有沾血就入鞘了。
  梅蒲丝摒住气,把刀抛在洁西卡手中并拉开她的上衣。
  梅蒲丝:取走我的生命之水吧!
  洁西卡从鞘中抽出刀只是在梅蒲丝的右边胸脯上划了一道。
  梅蒲丝:(继续)你是我们的一员……你是的。
  洁西卡的眼睛盯着前方.她知道这些与真相相关的名词。
  [93]在隧道里――观察室――阿拉肯宫殿――白天
  公爵,保罗与几个武装士兵进入隧道.顶上一个象烟囱的出口透入一道道光线.凯尼斯博士和他的弗雷曼卫兵站在哥尼身边。
  凯尼斯:(对哥尼)那么,这位是列托……
  哥尼:(尖锐地)我想把事情说清楚.你可以叫他公爵或者殿下,或者用一种你可能记得的古老的语言――尊敬的贵族。
  凯尼斯:(画外音)在你能当权时就多玩些花样吧.哥尼打开了仪器.
  [93A]插入――鸟翼机……一只鸟翼机展开翅膀准备飞翔。
  [93B]在隧道里――观察室――阿拉肯宫殿――白天
  两队人见面并互相介绍。
  列托公爵:你就是凯尼斯博士,伟大的生态学家
  凯尼斯:(面向哥尼)我更愿意用古老的名词,星球生态学家……尊敬的贵族。
  列托公爵:这是我的儿子,保罗。
  保罗:你是弗雷曼人吗
  凯尼斯:我是皇帝陛下的仆人.我在阿拉基斯工作的时间足以更换我的眼睛。
  保罗:(画外音)他在隐瞒什么。
  列托公爵:我知道我们能够见到你完全归功于这套衣服,博士。
  凯尼斯:这是弗雷曼人的服装,殿下。
  保罗:你的天份是为我们带来河流。
  凯尼斯的弗雷曼卫兵听到这些都有一些骚动.凯尼斯使他们平静下来,仔细观察保罗。
  凯尼斯:(画外音)救世主用神圣的语言使你高兴,你的天份将会是一种赐予.(冷淡地说)多数沙漠地区都很迷信.但是他们没有恶意.假如你同意,我将检查你的装束是否安全。
  哥尼与士兵谨慎地向前移动。
  哥尼:(生气地)公爵将到……
  凯尼斯走上前检查公爵的衣服,检视衣缝合衣带。
  凯尼斯:基本上……
  哥尼:(跳到前方保护公爵)殿下!
  列托公爵:哥尼,一切都很好。
  哥尼退后。
  哥尼:是,殿下。
  凯尼斯:这是一套高效过滤器和热交换系统.汗水从第一层经过,在第二层集中.盐分被分离出来.呼吸和行走带来泵动.回收的水分在你颈部饮用水管中循环.尿和粪便从大腿后的衬垫排出.如果你要进入开阔的沙漠,记住用嘴吸气,用鼻子呼气。
  公爵开始适应了.凯尼斯将呼吸面具戴在鼻子上。
  凯尼斯:(继续)正确使用弗雷曼人的装束,可以生存几个星期,甚至在沙漠深处。
  他取下了呼吸面具。
  列托公爵:多谢。
  凯尼斯:如果你允许……
  凯尼斯走向保罗,把他的手放在光滑的织物上.他以一种奇怪的姿势站着,令人疑惑。
  凯尼斯:你以前穿过这种装束
  保罗:没有。
  凯尼斯:你的服装很象沙漠中的式样.谁教你这么做的
  保罗:谁也没教我.它……我认为这是正确的方式。
  凯尼斯:是的.(画外音)他知道你们的生活方式就象生长在你们当中一样。
  凯尼斯的弗雷曼卫兵靠近保罗仔细地看着他。
  哥尼:我们在浪费时间,殿下。
  列托公爵,凯尼斯博士,哥尼与保罗进入了鸟翼机……
  [88-89B]被删除
  [90]在洁西卡的祈祷室――阿拉肯宫殿――白天
  洁西卡在颤抖。
  洁西卡:(画外音)我必须和你说话,列托!
  [91-92]被删除
  [93C]在阿特列鸟翼机――隧道――阿拉肯宫殿――白天
  ……鸟翼机逐渐转向,通往光亮处。
  [93D]被删除
  [93E]在阿特列鸟翼机外――白天
  在宫殿的原子防护罩外,我们可以看到鸟翼机从小开窗经过,完美地经过就象一件闪光的珠宝。
  [93F-94]被删除
  [95]在阿特列鸟翼机里――白天
  他们修饰着通往黑暗的,火山喷发形成的破碎的岩石的墙的顶部.在另一边是巨大的,无边无际的大沙漠.在朦胧的远方,可以看见火焰的闪动。
  [96]在阿特列鸟翼机里――白天
  保罗:我们会见到沙虫吗
  凯尼斯:哪儿有香料和香料矿,哪儿就有沙虫。
  保罗:总是有吗
  凯尼斯:是的。
  保罗:它们来那儿干吗
  凯尼斯:保卫它们的领地.震颤吸引着它们。
  保罗(画外音)我已经感觉到他了……他左手握着带鞘的刀……他很强壮……一个天生的领导者……他隐藏着许多事.(突然说话)沙虫与香料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凯尼斯立即转身盯着保罗.哥尼看见凯尼斯眼中的疑惑。
  哥尼:少殿下是一个训练有素的精神力量使用者,普拉那.宾度的高材生.他跟宇宙中的许多最好的教师学习过。
  凯尼斯向年轻的保罗又看了一眼。
  凯尼斯:就我个人来说……它们保卫着出产香料的沙地.至于它们的关系……谁知道呢。
  [97-97A]被删除
  [98]在阿特列鸟翼机里――白天
  哥尼:前面有沙暴,殿下。
  凯尼斯:是它……香料矿……没有其他烟尘是这样的.看见上面的观测员了吗?他们观测虫迹……沙地的波动情况.在地上有地震探测器,殿下……沙虫可以在很深的地下移动,以致难以靠沙地的波动来发觉……看起来就象香料矿区的一块补丁。
  列托公爵:虫迹?那就是虫迹
  凯尼斯:是的!……沙虫.大沙虫!你的视力很好,殿下……是吗
  凯尼斯取过望远镜,调到适当的频率。
  [98A-99]被删除
  [100]在阿特列鸟翼机里从窗里,我们可以看到沙地在起涟漪,就象一条大鱼躲藏水面下。
  凯尼斯:(调到适当地频率后,对着通话器)呼叫九号开采平台,虫迹!
  静电干扰声……然后传来一个人的声音。
  嗓音(大声对通话器呼叫)说呼叫九号平台
  哥尼:(快速)别提到公爵……这是一个未加密的频道。
  凯尼斯:未列入计划的飞行――东北方向……有虫迹进入……估计十五分钟到达。
  嗓音:(呼叫)发现证实.停止准备维修.16分钟以后再联系.很精确的估计.谁在进行未列入的飞行
  凯尼斯关掉了通话器。
  列托公爵:发生了什么事
  凯尼斯:运载机必须把香料采集车全部运走.努力靠近采集车……你会发现它很有趣,殿下。
  公爵驾驶着鸟翼机加速向采集车飞去.保罗看见……
  [101]在采集车外――沙漠――白天
  ……大量的砂子在采集车金属制的巨大的顶部不断翻动。
  [102]在阿特列鸟翼机里――白天
  凯尼斯:他们将工作到最后一分钟。
  黄色的烟尘遮住了他们的视线.公爵飞近了一些。
  嗓音:(呼叫)观测控制台……没有运载机出现……快回答。
  大家面面相觑。
  哥尼:殿下,再过8分钟沙虫就过来了。
  嗓音:(呼叫)观测控制台――给我一个数字报告。
  在通话器里,许多声音报告他们没有与运载机联系上。
  列托公爵:该死的……汉肯尼人。
  他按下一个控制按钮,抓过一个通话器。
  列托公爵:(继续)(对着通话器)我们正下降把你救出采集车……我命令所有观测台回答。
  嗓音:(呼叫)谁在命令
  列托公爵:(生气地)列托.阿特列公爵……
  哥尼与保罗担忧地看着对方。
  嗓音:(呼叫)是……是,殿下!
  列托公爵:你们有几个人
  嗓音:(呼叫)所有的人员――26人――但是,殿下,我们不能离开香料……
  列托公爵:该死的香料!离开这儿。
  [103]在采集车外――沙漠――白天
  所有的观测着开始降落,公爵直接在采集车前面降落下来.采集车已经停下来,但还在传出研磨香料的声音.没有人从里面出来。
  [104]在阿特列鸟翼机内/外――沙漠――白天
  哥尼紧张地探查着天上是否有敌人的飞船.一个非常低沉的,有力的声音开始响起,大地开始震动。
  [105]在采集车外――沙漠――白天
  一扇小舱门打开了,人们涌了出来。
  [106]在阿特列鸟翼机里――沙漠――白天
  列托公爵:(对那个人喊叫)观测台的两个人……你!……到那边去……跑!!
  地面又开始震动.低沉的雷声伴随着令人焦躁的嘶嘶声响起。
  凯尼斯:(对保罗和哥尼――为盖过噪声高喊)我看不见它,但是它一定离这儿很近。
  .。
  列托公爵:(他看着那个人奔跑,高声对自己说)该死的阴雨天气――真正该死的阴雨天气。
  四个人爬进公爵的飞近。
  哥尼:孩子们,进来……快.(然后,对公爵)我们快超载了,殿下。
  那个人望着哥尼和保罗.保罗可以感觉到他的害怕.恐怖的咆哮声以及深处的隆隆声使鸟翼机剧烈地震动.空气突然开始伴随着静电闪着电火花。
  凯尼斯:(紧张地)它来了……我们得马上走。
  公爵关上门,朝那个地方看了最后一眼,开始控制飞机。
  [106A]在阿特列鸟翼机里――白天
  飞机抖动了一下,缓慢地起飞了。
  保罗看着那些人衣服里的棕色粉末和块状物……他们带蓝色的眼睛.他闻闻香料.他开始感觉到它的效果。
  保罗:(使人眩目的光一样的画外音)香料!……纯的未提炼的香料!
  凯尼斯:(低语)祝福造物主和他的生命之水……祝福他的行踪……希望他能够涤清这个世界。
  列托公爵:(叫喊)你在说什么
  凯尼斯:没什么。
  一个采矿者转过身看着一言不发的凯尼斯。
  采矿者甲:(惊奇地)列特!
  采矿者乙:嘘……
  保罗听到这些,看着凯尼斯――他的影象在他心里上了锁。
  保罗:(画外音)列特
  凯尼斯:(指着下面叫喊)你们将看到一些难得一见的景象――快看!快看!
  保罗往下看着公爵曾靠着的采集车。
  [107]在采集车外――沙漠――白天
  静电在空气中闪烁,采集车周围的砂地在翻涌.他们看见了沙虫.一个巨大的洞在砂地上出现了,里面有许多白色的辐条.这个洞有两倍的采集车那么大.突然,采集车翻转过来,滑入了洞里,采集车的一部分爆炸了.声音震耳欲聋.公爵的飞机被气浪推到高处。
  [108]在阿特列鸟翼机里――白天
  哥尼:上帝,好一个怪物。
  列托公爵:有人将为此付出代价……我发誓。
  凯尼斯:(画外音――他仔细地看着公爵)这位公爵对他部属的关心更甚于香料!我必须承认……这些判断……我喜欢这位公爵。
  淡出。
  [109-113B]被删除
  [114]在观察室――阿拉肯宫殿――夜晚
  列托公爵走进房间.他走过时,巡夜卫兵向他敬礼.邓肯.艾达华穿着一身黑色的满是灰尘的衣服从阴影里走了出来.列托公爵与邓肯走到一起.他们拥抱着,然后分开。
  列托公爵:(高兴地)邓肯!你在弗雷曼人那儿发现了什么,邓肯――告诉我.怎么这么久没有你的消息
  邓肯:殿下……我觉得很多事值得怀疑.我认为他们正是我们寻找的同盟……他们强壮勇猛……他们不会轻易和很快向别人效忠……你知道,当局从来就没能对弗雷曼人进行过统计.大家都认为沙漠里有――但是很少――一些弗雷曼流浪者……殿下,我怀疑在这颗行星里藏有难以想象的巨大秘密……弗雷曼人大规模的存在着……
  有很多人……他们控制着阿拉基斯。
  [115-116]被删除
  [116A]新场景――薛达特.梅蒲丝独自呆在走道里。
  [117]在保罗的地下室房间里――阿拉肯宫殿――夜晚
  列托公爵的声音:卫兵,打开这扇门。
  保罗正处于间断的睡眠中.列托走了进来,对他的儿子微笑。
  列托公爵:睡得很好……我的儿子。
  公爵朝保罗微微一笑,离开了房间.他走后,保罗用尽全身力量坐起来,大声喊叫。
  保罗:(痛苦地挣扎)父亲!……父亲!……毒药……
  [118]在地下走道――阿拉肯宫殿――夜晚
  公爵在狭窄的走道里踱着步子.走道里很昏暗.突然公爵听到一声奇怪的低泣声.他走向更加阴暗的走道.他能听见防护罩的声响.他几乎可以感觉到方向.他走向前方,看到一个人形.他弯下腰,看见薛达特.梅蒲丝躺在冰冷黑暗的石头地板上.她想说话,但说不出.她倒了下来.突然,公爵听到防护罩发电机开始减速。
  列托公爵:发生了什么事?什么?(梅蒲丝死了)防护罩!
  公爵激活了护盾,但一支飞镖还是击中了他的肩膀.他往前倾斜,然后倒在了地上.虞恩医生从黑暗中走了出来,飞镖落了下来,一切就象是不可能的。
  列托公爵:(继续)(飞速思索――挣扎)虞恩!(画外音)他破坏了发电机组,我们完全暴露在外了。
  虞恩:(自我厌恶地)我摧毁了阿特列家族.我摧毁了新军队的超自然模块。
  列托公爵:(沙哑地低语)为什么
  发电机的声音越来越低。
  虞恩:我想杀一个人……不是你,我亲爱的公爵,是汉肯尼男爵……你已经死了。
  ..但是在你死前你将会很接近男爵.你将被绑起来并被迫服药,但你仍然有攻击力。
  当你看到男爵时,你将会有一只带毒的牙齿.他会让你靠近他以便嘲弄你.一旦咬他一口,强烈的药性……
  列托公爵:我拒绝……
  虞恩:不!――你不能……作为回报,我将救出你的妻子和儿子。
  虞恩取下公爵的戒指图章给他看。
  虞恩:(继续)为了保罗……
  他开始移植牙齿。
  虞恩的身影越来越模糊.他的影象逐渐淡去.他的嘴唇在黑暗中移动.发电机的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低。
  虞恩:(继续)见到男爵时,记住你的牙齿!牙齿!
  [119]被删除
  [119A]在通讯室――阿拉肯宫殿――夜晚
  阿特列卫兵甲跑下台阶走向上尉和一个技术员。
  阿特列卫兵甲:防护罩能量不足!防护罩能量不足!
  阿特列上尉:汉肯尼人……(转身高声喊叫)提高防护罩能量!
  [119B]在宇宙船坞外――阿拉肯――夜晚
  警报响起.军队涌向机场。
  [119C]在岩石外――宇宙船坞――阿拉肯――夜晚
  士兵们跑向他们的飞船。
  [119D]被删除
  [119E]在警戒室――阿拉肯宫殿――夜晚
  阿拉肯卫兵:防护罩!防护罩!
  [120]在走道里――阿拉肯宫殿――夜晚
  警报声高高响起.萨费尔从小房间的走道里冲出来,他看到了恐惧的景象……
  [120A]插入……化学火焰吞噬着数以千计的超自然模块。
  [121-121A]被删除
  [122]在男爵的工作室――汉肯尼飞船里――晚上男爵的脸――没有表情的脸.他的飞船在尖啸中穿过背景空间.医生坐在他身边。
  [123]在宫殿外――阿拉肯――夜晚
  上千艘汉肯尼飞船冲向阿拉肯和宫殿.巨大的爆炸撕裂着大地.死亡的烟雾不断翻滚遮住了宫殿。
  [124]在走道里――阿拉肯宫殿――夜晚
  士兵从走道里穿行,烟雾和恐怖的石头碎裂,滑动的声音不断持续.公爵的狗从走道冲出来,害怕的扭动。
  [125]被删除
  [125A]在汉肯尼飞船外――宇宙船坞――阿拉肯――夜晚
  沙丹军团的士兵从一艘汉肯尼飞船里涌出来.他们的脸被电子信号扭曲着,尖叫着冲了出来。
  [125B]被删除
  [126]在宇宙船坞外――阿拉肯――夜晚
  汉肯尼轰炸机攻击着地面,将机场炸出一道道巨大的裂缝.汉肯尼人的报警器高声响起。
  [126A]在汉肯尼人的飞船里――阿拉肯――夜晚
  阿特列士兵从轰炸机里跑出来。
  [129]在地面上――阿拉肯宫殿――夜晚
  烟和火四处弥漫.一声尖叫,一名阿特列士兵的头被炸得粉碎.在黑烟中,大群的沙丹军团士兵在黑烟里跟随着三人一组的水压枪士兵冲锋.一道刀光击中了一个士兵的头部,从他的鼻子里穿了出来.巨大的战场厮杀声震耳欲聋.哥尼和一群士兵在尸体和浓烟中穿行.公爵的狗安全的呆在哥尼的大衣里.小狗深出头四处张望.到达安全一点的岩石背部以后,哥尼拍拍小狗的脖子.四处黑烟,他们看见成千上万的沙丹军团士兵在战斗。
  哥尼:公爵万岁!
  士兵们:公爵万岁!
  士兵们喊叫着,疯狂地与沙丹士兵作战。
  [127]在验尸房――阿拉肯宫殿――夜晚
  远处传来汉肯尼轰炸机的轰鸣.洁西卡睁开眼,看见两只大靴子朝她走来,仿佛飘在她躺着的地面上空一样.她被绑着,嘴里塞着东西.她抬起头,看见汉肯尼男爵正朝下盯着她.她听到远处战斗的声音。
  男爵:药性该过了.虞恩医生对我们很有价值……很遗憾,你必须被塞着嘴.我们不能让女巫的声音动摇我们的意志,不是吗
  洁西卡:(画外音)列托……你在哪儿
  [86]在一间房间里――阿拉肯宫殿――白天
  虞恩医生用手捂住脸,在黑暗的房间啜泣……
  [127]切回场景男爵依靠重力抵消系统漂浮着穿过房间。
  男爵:再见,洁西卡,还有你亲爱的儿子……我多想往你头上吐唾沫……吐在你的脸上――多么美妙。
  他往她脸颊上吐唾沫.男爵飘出了走道。
  男爵:(继续)皇帝命令我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129]切回场景――战斗
  [127]切回场景纳弗德:皮特,请下命令。
  皮特:把他们带到沙漠里去,就向那个叛徒所说的,沙虫会毁掉一切证据.他们的尸体永远不会被发现。
  [129]切回场景――战斗
  [127]切回场景皮特:(小心地用手抹去她脸上的唾沫,轻声说)我曾经想象过和你呆在一起的美好景象.但恐怕你还是死在沙虫的腹中更好.别把我的话当耳边风……那很不好……很糟糕。
  [129]切回场景
  [128]在地下室走道里――阿拉肯宫殿――夜晚――防护罩室邓肯.艾达华杀了一个沙丹士兵,疯狂地往前冲.他的眼睛紧张的闪光.他对其他阿特列士兵高声喊叫。
  邓肯:他们在这一层的某个地方……
  士兵们散开往其他方向搜索.邓肯奔跑着,冲向走道――他的眼睛搜索着每一个入口。
  突然,他看见12个高大的沙丹士兵围着一个东西快速向前行进.邓肯打开护盾向他们冲锋.他看见保罗和洁西卡在他们后面,被捆绑着拉走。
  邓肯英勇地战斗,但他寡不敌众.在战斗中,灯被打灭了,邓肯被一颗子弹击中了头部,快死了.保罗挣扎着跑去救助.保罗:(看着邓肯)邓肯!!邓肯!!
  保罗和洁西卡被拖走了,拉到黑暗中.战斗的声响仍在持续。
  [128A]邓肯的尸体――在地下室走道――阿拉肯宫殿――夜晚――防护罩室邓肯死了,他的尸体被护盾罩着闪闪发光,映在走道的墙上。
  [129]切回场景――战斗――在桥头堡
  [131C]被删除
  [132]在宫殿外――阿拉肯――夜晚
  四处烟火。
  [133]在观察室――阿拉肯宫殿――夜晚
  爆炸的火焰和光亮映着男爵的脸.皮特在招待叛徒虞恩,男爵转过身来。
  男爵:(对虞恩――平静地)你希望和你的妻子在一起,是吗,背叛者
  虞恩的脸上闪过一丝希望的红晕。
  虞恩:她还活着
  男爵笑了,几乎带着同情的神色。
  男爵:你想和你的妻子在一起……和她在一起,那么。
  皮特走向虞恩,他手里的刀子在闪光.它刺进了他的背.喘息声从虞恩的喉咙里发出,他的脸上显出悲伤的神色,好象在说:我想得太美好了.他僵直地站着,喘着气倒了下来.他尝到了自己的血,死了。
  男爵:把他拖走。
  [144]在地面上――阿拉肯宫殿――夜晚
  冒着黑烟的棕榈树。
  [145]在宇宙船坞――阿拉肯宫殿――夜晚
  瑞本在他叔父的飞船前拖着凯尼斯的肩膀大步行走.汉肯尼人和沙丹士兵向他立正.瑞本撕开凯尼斯的衣服,凯尼斯倒在地上。
  瑞本:他和阿特列在宫殿里……我也认为他是皇帝的间谍.(看着士兵们)走开!把他扔到沙漠里让他死在那儿.快去!
  [129]在汉肯尼鸟翼机外――夜晚
  一只鸟翼机在满是烟尘的空气和远处忽明忽灭的爆炸闪光中向防护墙爬升。
  [130]在汉肯尼鸟翼机里――夜晚
  洁西卡:(画外音)虞恩的信号.他留下了一个背包。
  洁西卡和保罗被绑着躺在舱房里,两个士兵看守着.飞船和鸟翼机在他们头顶上穿梭,远处的火焰照亮了她的脸,她看见虞恩在舱顶留下的三角形划痕。
  汉肯尼卫兵甲:在杀掉她之前我想从她身上找点乐子。
  汉肯尼卫兵乙:(狞笑)当然了……你想怎么做
  洁西卡看着保罗。
  保罗:(挣扎着使用控制语音)不许碰我母亲……
  洁西卡:(画外音)哦,大教母!他在使用控制语音.教母说这能够救他。
  汉肯尼卫兵甲:你听到这个小家伙发出的声音了吗
  汉肯尼卫兵乙:我什么都没听到。
  汉肯尼卫兵甲:没有
  汉肯尼卫兵乙:没有。
  他用致晕枪朝保罗的肩膀打了一下.保罗恢复过来,开始深呼吸。
  洁西卡:(画外音)平静练习。
  汉肯尼卫兵甲:小家伙!(他们大笑)
  突然,卫兵甲走上前抓住洁西卡的衬衫.他呼吸急促.保罗清清喉咙。
  保罗:(使用控制语音)放开她的脖子!
  洁西卡:(画外音)太好了!
  卫兵甲发现他放开了洁西卡的脖子,卫兵乙控制不住自己,但也无力阻止他.于是洁西卡诱惑性的声音开始在传播。
  洁西卡:(继续)(控制语音)没必要为争夺我而战。
  两个卫兵瞪着对方.卫兵甲手里的刀闪着银光,插入了卫兵乙的胸膛.他拔出刀狞笑。
  鸟翼机掉转方向开始进入危险的俯冲。
  汉肯尼卫兵甲:然后呢
  洁西卡:(使用控制语音)先割开我儿子身上的绑绳。
  卫兵甲缓慢地割着保罗身上的皮带,他的眼睛不停地盯着洁西卡.鸟翼机越来越接近防护墙顶端锯齿状的表面。
  洁西卡:(继续)(控制语音)对了。
  刀刃割断了保罗腿上的皮带.保罗用尽全部力气朝他胸口猛踢,他一脚踢破了卫兵的胸腔,卫兵的心脏被冲向头部,血从他的嘴里冒出来.保罗一把抓过控制杆,但太晚了,飞机撞在了岩石上。
  [130A]在汉肯尼鸟翼机外――沙漠――夜晚
  鸟翼机滑过岩石,撞坏了一只翅膀.突然,他们发现自己在大沙漠以上3英里高的大岩石上方,垂直往下就是沙丘。
  [130]切回场景保罗拼命把飞机拉起来保持鸟翼机不下坠.他驾驶着飞机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