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盒子里有什么
  教母:痛苦。
  突然,她向他脖子伸出一只手.保罗看到闪烁的金属.他尝试逃脱。
  教母:(继续)(使用控制声调)停下!把手放在盒子上。
  保罗把手伸了进去.害怕的神情从他脸上闪过。
  保罗:(画外音)又是控制声调。
  教母:我握着你的脖子.如果你感觉有毒,别跑走.公爵的儿子应该接触很多毒药──这一种只能杀动物。
  保罗:你是否在暗示公爵的儿子只是一个动物
  教母:我把你当作一个人.你的意识很强,足以控制你的天性.你的天性会让你从盒子里抽出手来.如果你这样做了,那你就会死.你觉得痒吗──那儿……感觉到了吗
  现在痒变成了痛……,变热,越来越热。
  保罗:(低语)很烫。
  教母:安静……安静。
  保罗:(画外音)(努力使自己平静)我不能害怕.害怕是心理杀手.害怕是造成全盘失败的致命因素.我必须面对惧怕……我要让它从我身上经过。
  教母抬头看他.她老迈的脸上的金属假牙闪着微光,呼吸也急促起来.她笑了。
  教母:你感到肌肉酥脆了吗
  [36]手──保罗的感应影象保罗的意识看到他的手在火中受到各种疼痛.皮肤开始起泡。
  [37]在洁西卡的祈祷室──卡拉丹城堡──夜晚
  教母:肉掉下来了。
  [38]手──保罗的感应影象他看到他的手完全掉了下来──血喷出烧伤的地方。
  [39]在洁西卡的祈祷室──卡拉丹城堡──夜晚
  保罗的脸上显出极度的痛苦。
  保罗:(无法抑制,终于爆发)疼死了!
  教母:不!!够了!!没有一个女人的孩子能承受这么多痛苦.我一直希望你失败.把手抽出来看看,年轻人……抽出来!
  保罗把手抽出盒子.他的手没有任何受伤的痕迹.他转过手,弯弯手指.他望着教母。
  教母:(继续)(解释)疼痛是神经产生的……人会抵制任何疼痛.我们测试的是危急关头的反应。
  保罗:我相信。
  教母(画外音)他是吗?……也许……但他能为我们所用吗?(说话)你能分辨别人是否说真话吗
  保罗:可以。
  突然教母把手放在保罗头上.她闭上了眼睛。
  [40]在储藏室──午睡躺椅──夜晚──教母的感应图象她看见保罗刚才梦境的模糊画面.她看见那个美貌女子的身影.她听到一个被抑制的声音在说;告诉我有关你家乡的事,保罗。
  [41]在洁西卡的祈祷室──卡拉丹城堡──夜晚
  教母:你的母亲要你告诉我你做的梦.我只想知道一件事……它们实现了吗
  保罗:有些没有……我知道哪些会实现。
  教母:也许你是奎萨特.哈德兰。
  保罗:那是什么
  教母:(高深地)一个能在许多地方同时出现的人……一个能横跨时间和空间的人。
  ..他能看到我们看不到的地方。
  保罗:什么地方
  教母:你知道生命之水吗?……吐实者的药
  保罗:听说过。
  教母:它很危险……很痛苦.贝尼杰舍瑞女教成员饮用他用来预视……一个令我们震惊的地方……令女人震惊……传说有个男人会到那儿……他就是奎萨特.哈德兰……他将会去我们去不了的地方……很多男人都试过了……
  保罗:他们都失败了
  教母:尝试过的都死了……(她大声叫道)洁西卡!
  洁西卡立刻进来.看到保罗一切都好,她显得很解脱。
  教母:我能感觉到你们对他的教育.别在乎普通的训练.他的安全要靠控制声调。
  保罗:对于安全我可听够了……我父亲会怎样?……我听到你们提到过。你的语气好象他已经死了似的.他不会的!
  洁西卡:保罗!
  她试图拉住他。
  保罗:他没死……他不会死……告诉我他不会死!
  教母:能做的都已经做了。
  保罗:母亲!你说呀!
  教母遮住自己,迅速从门口出去了。
  [42A-45]被删除BBS水木清华站∶精华区发信人:Nullgate(空门大师~戒网中),信区:SFworld标题:DUNE[2]发信站:BBS水木清华站(MonNov813:25:191999)
  [46]盖迪.普莱姆──白天
  汉肯尼人的家乡行星──从太空中看,那颗黑色的行星的确象保罗的微缩图书里的那样。
  [47]盖迪.普莱姆──白天
  行星的表面是广阔的黑色的油海.一辆小型缆车横穿大海向巨大的城市开去.汉肯尼人的城市是由超过100层的直角盒子构成的.在城市前端,有许多行巨大的高耸的铁矿炉.浓烟从矿炉中滚滚而出。
  [48]缆车里──盖迪.普莱姆──白天
  皮特站在缆车里.他的手里拿者列托公爵盖过戒指印章的文件纸卷。
  皮特:我将让我的直觉指导我的头脑.思维获得速度──嘴唇获得着色──着色变成警告──我将让我的直觉指导我的头脑。
  [48A]在精美的绿色陶瓷房间──盖迪.普莱姆在盖迪.普莱姆内部,一个绿色的陶瓷房间里.两个大个子汉肯尼士兵正使用巨大的水管冲洗着墙壁和地板.视野延伸到水管来源的水槽,水中有血,肉和毛发的碎片。
  [49]盖迪.普莱姆──白天
  缆车加速开进城市.矿炉散发出滚滚浓烟.城市巨大的影子隐约出现──上百万根电缆从城市顶端的黑色能源出口四处相连。
  [50]盖迪.普莱姆──白天
  在城市里,缆车开进一个巨大的满是绿色陶瓷房间,电线密布的房子。
  [51]被删除
  [52]在男爵的房间──盖迪.普莱姆──白天
  在巨大的蒸汽锅炉前,缆车停了下来.皮特从里面出来,顺着钢制台阶走进一间陶瓷房间,房间里,男爵正在接受医生对他的脸部和身体的治疗.医生使用一台产科椅为男爵医治嘴唇.男爵很胖,很吃力,看起来很不健康.他可能病了有一端日子了.当皮特进来时,他转过身面对他。
  皮特:大人!
  男爵:皮特。
  皮特走上前去。
  皮特:阿特列家族很快就要离开卡拉丹了,男爵大人,我到这儿听您的回复。
  男爵:列托说了些什么,皮特
  皮特:他想告诉您,族间仇杀──他是这么说的,使用一种古老的说法,肯利的艺术--依然存在.因此他不想见你或和你说话。
  男爵:(咽了一口唾沫;生气地)我已经作出了和平的姿态……肯利的形式必须遵从。
  他扔下纸卷。
  皮特:正如您指示的,我很高兴您的侄儿关注我的计划……
  男爵:我的计划!
  皮特:击败阿特列家族的计划.费依德,瑞本……悄悄地进行……不会有其他家族知道皇帝陛下对男爵大人的援助.整个王国将会屈从于男爵大人您和皇帝陛下。
  医生:把挑刀放在瘀点上,把它扭正。
  他的助手照做了。
  瑞本打开一只斯库得(活的食物).斯库得微微尖叫了一声,瑞本把血和体液喝了下去.他把空的小动物的肉扔到黑色的水中,水从屋子中央流向水槽。
  穿过房间,两个汉肯尼士兵用枪押着一个穿白色裤子的男孩走进来.男爵看到男孩,笑了起来,而男孩却怕得要命.卫兵强迫男孩到男爵对面的墙边台子上整理紫罗兰花束。
  男爵:(看着那个男孩)孩子,你多漂亮.你的皮肤,疾病温柔地照顾你,永远……
  男爵:我将把阿拉基斯夺到手中……谁掌握了香料,谁就控制了整个世界……皮特没有告诉你我们已经控制了列托公爵身边的一个人.这个人……这个叛徒……将比10个皇帝的近卫军团还有价值。
  费依德:那个叛徒是谁
  男爵:(笑)在我们发起进攻前我不会告诉你他是谁.无论如何,公爵死在眼前了.他将会知道,是我──弗拉德米.汉肯尼男爵──是他的宿命的终结。
  男爵打了个手势,墙上的几扇门开了,传出巨大的声音.突然,男爵浮了起来,离地25英尺高.这是一个可怖的景象.他在很大的,嗡嗡响的电子管子里往下飘,并用小孔里渗出的黑色液体搽着他的头和身体.费依德和瑞本紧张地看着,随从们害怕的站着,一动也不动。
  男爵冲下来抓住心胆俱裂的男孩.汉肯尼士兵紧张地笑着退了出去.当男爵抓住他的胸口时,男孩尖叫起来.随之而来的是,紫罗兰花也被弄乱了.男爵面向费依德笑了,然后他开始咆哮。
  [52A]阿特列家族的飞船外部──卡拉丹──白天
  鼓乐队在海边的军炮前敲着有力的节奏,这时公爵,保罗和洁西卡正从钢梯上登上飞船.在飞船门口,他们回头看了最后一眼.公爵把手按在保罗肩头,我们可以看到公爵的印章戒指.洁西卡想让保罗看着她,但保罗愁容满面地转向他的父亲。
  洁西卡:(转身走开)(画外音)我不能害怕.害怕是心理杀手……害怕是造成全盘失败的致命因素……
  飞船的大门关上了。
  [53]在赫林那──太空里3415艘阿特列飞船接近了基尔特.赫林那.巨大的星球看起来似乎在晃动.公爵的飞船进入了轨道,直向赫林那开去。
  [53A-54]被删除
  [55]在阿特列家族的飞船里──太空保罗,洁西卡和列托公爵从前方的玻璃向外望去,微小的光束在黑暗中闪动.他们可以听到和感觉到在巨大的金属碰撞中停了下来.他们沉默地对望。
  列托公爵:他们很快就要进行跃迁。
  保罗:(画外音)在远处的控制室……不需要移动的航程。
  他们等待。
  [56]被删除
  [57]在控制室──赫林那──太空在电子护盾以外2000英尺高的控制室里充满着橙黄色的香料气体.在地板上有一个巨大的光栅覆盖着过滤系统.上吨的香料在整列机器中被转化为香料气体.在一个金属隧道里有一个基尔特领航员.他在隧道里游过1000英尺到达整个宇宙的六维层次空间的微缩物前.领航员从他的嘴里放出一道光,闪到宇宙的边缘,并变成一个很象卡拉丹行星的地方.它又变成了阿拉基斯.领航员开始把他纤细的手指放在星群中.他发出一种声音,又在星群和银河里放出一道光.宇宙开始摇晃,开始拉长,然后扭曲.当宇宙弯曲成U字形时,电子闪电从卡拉丹横穿到阿拉基斯.阿拉基斯浸没在光亮中.领航员游到阿拉基斯消失的地方,从宇宙中拉开一个孔.星星开始闪烁,声音和光环也随着咆哮的风声出现了.领航员变得越来越透明,最后消失在黑暗中.声音也逐渐淡化。
  [58-60]被删除
  [60A]在赫林那外部──阿拉基斯上空──太空突然,真实的阿拉基斯行星出现了,巨大的赫林那使它物质化了。
  [61-63A]被删除
  [63B]在阿拉肯外布──白天
  橙褐色的薄雾在满是尘埃出现在阿拉肯行星上。
  [64]阿特列家族的飞船──阿拉肯──白天
  阿特列家族的飞船在阿拉肯着陆了.舱门打开了──整个家庭走下台阶──列托公爵带着他的狗,以及保罗和洁西卡。
  [64A-64C]被删除
  [65]在陆地上──阿拉肯宫殿──白天
  ……一群群的士兵在无尽的黑暗前严阵以待,公爵,保罗和洁西卡走进阴暗的宫殿大门。
  [65A-65B]被删除
  [65C]在宫殿外──阿拉肯──白天
  阿特列家族的旗帜在宫殿顶部升起。
  [66]被删除
  [67]在地下室──阿拉肯宫殿──白天
  阿特列的士兵高声吵闹。
  [68]在走廊里──阿拉肯宫殿──白天
  在黑暗的走廊里,风扇的转动投下深深的缓慢转动的影子.声音在远处回响。
  [69]在通讯室──阿拉肯宫殿──白天
  满屋的技术员和电子设备.可以听到信号的传输,然后中断了。
  阿特列技术员:汉肯尼人。
  [70]在黑色岩石外──阿拉肯──白天
  远方黑色岩石深处,汉肯尼的间谍在走动,他携带着奇怪的电子设备。
  [71]被删除
  [72]在走廊里──阿拉肯宫殿──白天
  萨费尔带着一队士兵向一个门厅走去,不时传来声音和光亮。
  萨费尔:(对着通话设备)为什么仍然没有人守卫这里
  [73]在发电室──阿拉肯宫殿──白天
  在地下室,阿特列的工程师正从一台重型机械中拆除一个复杂设备.一个人向萨费尔回电。
  阿特列工程师:我们又发现一件用于故意破坏的设备,现已排除.我想它现在可以使用了。
  [74]在宫殿外──阿拉肯──白天
  拉起第二根杠杆以后,一个巨大的房屋护盾已经支起,就象一个盒子.它闪闪发光,围住宫殿。
  [75]在窗外──阿拉肯宫殿──白天
  在一扇小窗子里,萨费尔用一种挑剔的眼光观察着护盾。
  萨费尔:(忧虑的画外音)这些用于破坏的设备太容易被发现了……
  [76]在大厅里──阿拉肯宫殿──白天
  洁西卡与虞恩医生瞪着大厅,看着巨大的牛头被挂在防火墙上.士兵们正忙着打开箱子和摆放家具.洁西卡看着他们,远处通风口传来的声音不断回响。
  虞恩医生:听……外面有阿拉肯居民的声音……你听到他们和贩卖水的商人的争吵吗
  洁西卡:这儿处处都能体现出缺水。
  虞恩医生:你注意到沿墙的那排棕榈树了吗……汉肯尼人种的……他们在人民中炫耀他们水资源的富足……这些棕榈树每天消耗的水能足够100个人生存。
  洁西卡:你评价汉肯尼人的方式……我并不认为你有那么多仇恨他们的理由。
  虞恩医生:(很快地)我的妻子……你不知道我的妻子……他们……
  洁西卡:(说话)请原谅……(画外音)……他的妻子也是贝尼杰舍瑞成员……
  他身上也有这种迹象……他们一定洗劫过这儿。
  洁西卡看见虞恩的脸颊下有一滴汗珠。
  虞恩医生:很抱歉,这件事我没法说出口。
  在上面石头深处的窗槽上,一系列铁帘开始展开,一道道光线射进屋里.两个穿着制服的阿特列女人走了过来。
  阿特列女人甲:(提及几个站在屋里的被劫掠人)女士……当地居民……男仆和女仆在等待您的诊治.哈威特已经让他们回去了。
  虞恩医生面向洁西卡。
  虞恩医生:汉肯尼人肯定在药物上弄了手脚……请等一会儿。
  他打开一盏黄灯,照在人群里.黄灯照着一双双深蓝的眼睛.其中一个女人,薛达特。
  梅蒲丝直盯着洁西卡看.虞恩的手在轻轻抖动。
  洁西卡:(画外音;注意到虞恩的手)他在掩饰──他一定隐藏了什么.(他仔细地看着他的脸)不是他的妻子……他是一个没有痛苦经历的人.他试图遮瞒我的感觉.。
  .(我们可以看见她的嘴)我可以使用控制语音……让他说实话……但这会使他羞辱.(我们可以看见他的眼睛)我应该信任自己的朋友.(我们可以看见虞恩害怕地转向她)
  [77]在通道里──阿拉肯宫殿──白天
  保罗在黑暗的走道里独自徘徊,他的脚步声在回响.他饶有兴趣地看着石头宫殿的细节,但他觉得这一切让他不安──他的恐惧情绪在增长。
  [78]在保罗的卧室──阿拉肯宫殿──白天
  保罗进入一间小卧室,坐在床上.他打开了微缩图书。
  [78A]插入──微缩图书巨大的运载机将香料采集车卸到沙漠的地面上.解说员开始叙述。
  解说员:(V.O.)一架运载机能同时为四个采矿队服务,它一次只能运载两辆香料采集车.现在,我们已经拥有930辆香料采集车与981架运载机……
  [78]返回场景保罗抬起头.穿过房间,他看见一碟馅饼已放在桌上.他走过去,用他腰上的毒品测试仪检验.悦耳的声音响起:安全,绿灯也亮了.保罗边吃着馅饼边走向他的床.突然他停了下来.他看着馅饼。
  保罗:(画外音)香料……
  他继续吃着,他突然注意到阳光从窗外投射到地板上使地板变得又白又热.保罗盯着亮光,他的眼睛显得很紧张。
  保罗:(继续)(低语)可怕的阴谋……到底是什么呢
  [78B]插入──红色液滴一些红色的液滴在白光中出现了,接着是三个影象:感应图象:
  [79]在控制室──皇宫──白天
  一个模糊的基尔特领航员的身影。
  ──────────────────-
  缺页
  ──────────────────-
  薛达特.梅蒲丝:我叫薛达特.梅蒲丝,这儿的管家。
  保罗:一个弗雷曼人……她会是操作者吗?不……
  薛达特.梅蒲丝:我必须扫清我们之间的道路……你救了我的性命……我们弗雷曼人回还这份情的.我们都知道在你们中间有一个叛徒.我们不敢说他是谁,但我们都能肯定。
  保罗:(画外音)一个叛徒……
  在他能说出话前,薛达特.梅蒲丝已经走了──她跑出了走道.洁西卡进来了。
  保罗:(继续)(看着洁西卡)在我们当中有一个叛徒。
  [80A]被删除
  [81]在走道内──阿拉肯宫殿──白天
  士兵们携带着电子设施和致晕枪跑进过道。
  [82]在走廊里──阿拉肯宫殿──白天
  萨费尔迅速走向几个士兵。
  萨费尔:马上搭起一个声纳探测器!
  [83]在验尸房──阿拉肯宫殿──白天
  几个士兵跑了过去,虞恩医生往门外张望了一下。
  [84]在观察室──阿拉肯宫殿──白天
  列托公爵正在使用无线电设备通话.几位将军和哥尼站在他身边。
  列托公爵:(通话)萨费尔?……什么?……继续观察.(画外音)……一个叛徒……上帝,请帮助我们。
  [85]在很深的地下室──阿拉肯宫殿──白天
  士兵们从电梯上下来.增长的数值显示已到了第18层地下.地面的石头不平,天花板也很低.士兵们用灯光四处照着.一名士兵突然停了下来.在他前方,灯光照着一个死去的汉肯尼人──他嘴里呕出的血已经干了.在他身边有一台电子设备。
  [86]在验尸房──阿拉肯宫殿──白天
  虞恩医生用手捂着脸在黑暗的房间里啜泣。
  [86A]在墙外──阿拉肯宫殿──夜晚
  探照灯扫射着阿拉肯宫殿外的坐着或走着的严肃的弗雷曼人.他们中的一些在咏唱着救世主,其他的举起一只手表示他们感觉到弥塞亚就在附近.一只狗慢慢地舔着蚁丘上的蚂蚁一边哼哼地叫着。
  [86B]在大厅里──阿拉肯宫殿──白天
  在黑暗的大厅里,可以听到远处传来的弗雷曼人庆祝的声音。
  [87]在观察室──阿拉肯宫殿──白天
  列托公爵,保罗,萨费尔和八个将军,六个中尉副官坐在一起.公爵的小狗在桌子下转来转去,最后靠在公爵的靴子上休息.在萨费尔前面有一台闪闪发光的仪器,把光亮投射在他的脸上.其余人都在谈话.突然,萨费尔的脸变得通红(就象他的嘴唇)并用一种紧张的高音对着机器快速说话。
  萨费尔:(神经语音)第6-80节──拷贝第六个──最高的──8个四分仪超过9加80──4周──组织80并调用第4个拷贝──进入第9个──7个一组,7个叫7B7──进入圆周呼叫第六拷贝超过顶点……8。
  仪器不规则地闪着信号.然后它停下来发出嗡鸣声.萨费尔脸上的红色褪去了。
  萨费尔:(继续)(非常快速和随便)8……萨费尔.哈威特……神经……暗杀首领。
  嗡鸣声停止了.萨费尔转向列托公爵.他抬起头.每个人都不说话。
  萨费尔:(继续)宫殿里现在还很安全.阿拉肯城正在戒严……在这里我们在6-10层地下室部署了士兵.剩下的士兵部署在阿拉肯城里和太空船坞.新兵正在训练,所有的一切都在防护之下……在防护下,我们是不会被攻破的.凯尼斯博士正在等待采集香料矿的指令,殿下,但从少殿下开始尝试起,我反对您离开宫殿。
  列托公爵:(很生气)尝试失败了……汉肯尼俘虏已经被抓住了.我们必须摧毁汉肯尼人在阿拉基斯的机器……你们知道该怎么做.(转向哥尼)……哥尼!我们急需大量的采矿者……许多人要乘第二艘飞船离开.我们需要香料采集车,气候探测器,沙丘居民……以及任何与开阔沙地有关的经验.你必须说服他们帮助我们。
  哥尼:迫于暴力,他们都会来的:他们将被囚禁在沙漠里。
  列托公爵:(斜视着哥尼)很能打动人,哥尼.用你的方法……照顾好凯尼斯博士,直到保罗和我到达.我们不会在这儿当俘虏的。
  哥尼:(巧妙地平息公爵的怒火)你们将看到我象一只发疯的驴子去做我的工作。
  哥尼大步走开了.萨费尔坐着沉思.保罗和列托公爵摇着头相视而笑。
  [88]在洁西卡的祈祷室里――阿拉肯宫殿――白天
  洁西卡坐在小房间里,笑着阅读着一张条子.条子上写着:我想你.――列托.她把条子放下.突然,她开始颤抖,她开始害怕.在她脑海里,她看见快速闪动的画面:
  精神图象:
  [89]在控制室――赫林那一个模糊的基尔特领航员的身影。
  [89A]在制造室――午睡躺椅――夜晚
  保罗死在石头地板上。
  [89B]在阿拉肯宫殿外――夜晚
  起火了。
  [90]在洁西卡的祈祷室里――阿拉肯宫殿――白天
  洁西卡还在颤抖。
  洁西卡:(画外音)我必须和你说话,列托!
  [91]在走道里――阿拉肯宫殿――白天
  在走道外面,有一双脚快速走向洁西卡的房间。
  [92]在洁西卡的祈祷室里――阿拉肯宫殿――白天
  洁西卡听到听到了声音,抬起头往外看.梅蒲丝静静地走了进来。
  洁西卡:(盯着那个蓝眼睛的女人――等着可能发生的危险)什么事
  薛达特.梅蒲丝:我是薛达特.梅蒲丝,你们的管家.尊敬的贵族,有什么我可以效劳的吗
  洁西卡:你可以称呼我"女士",我不是什么尊敬的贵族.我只是列托公爵的妻妾――他的继承人的母亲……这是一个古老的词语。
  梅蒲丝:(古怪地问)你听得懂一种古老的语言吗
  洁西卡:我会波塔尼.基布语和切克布萨语,以及所有的捕猎的语言。
  梅蒲丝:就象传说中所说的。
  洁西卡:(画外音)正是它!传教保护已经传播了防护性的传说以对抗贝尼杰舍瑞需要的那一天.我必须揭穿这一骗局.(说话)我知道那件不光彩的事情以及大教母的处事方式。
  梅蒲丝后退了一步想走。
  洁西卡:(继续)我知道很多事.我知道你穿着紧身胸衣使用武器准备暴力行动。
  梅蒲丝:我的女士,我……如果你被证明值得,那件武器可以当作礼物送给你。
  洁西卡:那就意味着我的死亡.还要我证明什么?(画外音)现在我们可以看看决定会怎样被作出。
  梅蒲丝缓慢地从她的衣裙里取出一把带鞘的刀.她把刀抽出来。
  梅蒲丝:你认识这个吗,我的女士
  洁西卡:(画外音)这只有一个可能……(说话)这是克莱斯刀。
  梅蒲丝:不要这么随意地说它……(缓慢地)你知道它意味着什么吗
  洁西卡:(画外音)在正是这个弗雷曼人服侍我的原因.提问与错误的回答同样危险。
  薛达特是个切克布萨人……刀子是……死亡的制造者.(说话)它是制造者……
  梅蒲丝怀着高兴和悲伤的情绪尖叫起来。
  洁西卡:(继续)(画外音)制造者?……制造者是一个关键词……沙虫的牙齿
  它很靠近……(说话)你是否认为我知道大教母的秘密,而不知道制造者
  梅蒲丝:我的女士,当一个人在预言中生活了许多年,揭露事实的那一刻会引起震惊。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