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急迫降

编剧:郝建 导演:张建亚

   
人物表

  李嘉棠──男,43岁,正方航空公司FU569航班的机长。资深飞行员,为人稳重沉默,飞行技术一流,心理素质极佳。
  刘远──男,37岁,正方航空飞行部总指挥,他在空军航校学飞行时是李嘉棠的学员,比较新派的专家。
  丘叶华──女,30岁,FU569航班乘务长。李嘉棠的前妻。
  图拉其──男,41岁,FU569航班机务员。外号"砂锅"。
  小飞──男,20岁,FU569航班上的飞行员,年轻却做事周到,脑子灵,资信较丰富。(小飞是航空界对刚上岗的年轻飞行员的习惯称呼)
  舒骏──女,27岁,FU569航班乘务员,聪明、表面上看起来很自我,有良好的职业训练和敬业精神。
  马依俐──女,19岁,FU569航班乘务员,以前是舒骏的学员,第一天独立上岗。
  季兰田──女,23岁,FU569航班的乘务员,因发型不合格被拉下。
  茜茜──女,7岁,李嘉棠和丘叶华的女儿。
  周书记──男,53岁,市委书记,具有组织能力和综合协调能力、勇于负责、信任专家。
  吴市长──男,56岁,市长。
  葛宏增──男,55岁,正方航空公司总裁。
  何文滔──男,45岁,机场指挥中心总指挥。
  章丙兆──男,28岁,塔台空中管制室主任。
  卞正治──男,28岁,乘客,某医院医生,为人有正义感,热心,勇于主张公道。
  魏朝成──男,乘客,49岁河北某乡镇企业厂长,只关心自己为厂里要来的一箱现金。
  孟凡──男,35岁,乘客,某报社记者,经常坐飞机。飞行知识较丰富,在起飞前与工作人员吵架把票换到这一班。
  麦杰里──男,55岁,乘客,美国旅游者,退休飞行员。
  赵雅旋──女,24岁,乘客,公司职员。

  1、正方航空公司乘务队化妆室 日 内

  特写:女人的手在唇、眼睛上化妆。画外是宁静安祥的音乐。
  镜头拉开,化妆室里空无一人。只有丘叶华在一排镜子前给自己化妆。她已经穿好制服,很精神。她化妆时非常仔细,每一笔都追求完美。
  飞机起飞的轰鸣打断了音乐。

  2、机场 日 外

  一架飞机起飞,升上天空。忙碌的机场,飞机在滑动,车辆穿梭,塔台与航班的对话声。
  飞机的呼啸声中,"紧急迫降"四个字先后急速飞入画面。演职员表。
  一架DG-150飞机停在机坪上做短停检查。镜头跟着在飞机肚下忙碌的维修工运动,飞机翅膀掠过我们的头顶。机身在阳光下闪亮。这就是那架要飞FU569航班的飞机。
  阳光渐渐西斜。

  3、正方航空公司签派室 日 内

  一整面玻璃墙对着跑道和停机坪。长条桌上摆着望远镜,对讲器、电脑、旁边是电视屏幕和立式开盘机等仪器。
  三四名指挥人员在紧张工作,不时与航班和塔台通话。正方航空飞行部总指挥刘远在电脑前工作:“波音737要例行检修?换那架DG-150飞北京。
  “他疲倦地按自己的太阳穴,合上自己面前的大本外文资料,关上电脑下班。
  他掏出一片感冒药,和水吞下。
  他对一年轻指挥员解释:“要犯困,下班了才敢吃药。"他探头看了一下窗外的塔台。

  4、机场塔台 日 内

  塔台。特写:滚球在调动雷达的标图定位、话筒、空管员手上翻动的金笔。
  一个飞机航班号牌从滑槽里滑到右边:又一个航班由进近空管交给了机场塔台。
  塔台又是一个年轻人的天下。他们在紧张而有秩序地与各航班通话。
  塔台指挥员:“西北2825,右转航向三三洞,调速到二五洞,有间隔。”
  一小扬声器里传出另一机长的声音:“新海256,开好车请求起飞。”
  塔台空中管制室主任章丙兆站在指挥员身后检查着各人的工作。他指指雷达一排数字说:“你给它上上课,怎么现在就打开应答器。”
  塔台指挥员:“新海256,等待,短五边有飞机,起飞后再打开应答器。”
  新海机长:“明白,等待。起飞后再开应答器,新海256抱歉。”
  (职演员表结束。)

  5、正方航空乘务队化妆室 日 内

  屋子里人声嘈杂起来。好几个FU569航班的乘务员在一排镜子前化妆。一个男孩的背影进入镜子,一转身,是季兰田,本航班的乘务员,她刚剪了今年夏天很流行的男孩头。
  季兰田看见马依利,季兰田很潇洒活泼地拍拍她:“哈,单独上岗。已经放单飞了?激动吧?你师傅呢,她怎么不陪着你?”
  马依利:“她比我还激动,在宿舍里清理铺盖呢!”
  季兰田:“什么,这就走了,今天是她最后一班岗啊!”
  马依利:“她是备份。人都到齐了,用不着她了。”
  丘叶华进来了,她手上拿着乘务长的纸夹本。一见她来,众空乘员加快了动作。
  丘叶华盯着季兰田的头。她围着季兰田转了一圈:“你看看我们的这三种规定发型(指指墙上挂着的几张标准照片)……哪一种是你这样的,背后看就是男孩。”
  季兰田:“乘务长,《插翅难逃》里那个空姐还不是短头发?她一个人把飞机降下来。”
  “头发长起来了再上飞机。"丘叶华公事公办地说。
  “乘务长,求求你了。"季兰田苦着脸说。
  丘叶华不理她,指着另外两个年轻空姐:“你,眼影和唇膏要重新化,唇膏用桃红的,眼影太冷了……马依利,头发用摩丝固定一下,现在好看,上机一做服务就会披下来。抓紧时间到准备室,我去通知备份。”
  马依利:“完结,我师父走不掉了。”

  6、机场办公楼门口 日 外

  这里是紧挨候机楼的办公楼,可以通到塔台,正方航空公司的飞行部和乘务队都在这里。门口是一队队出航和归来的机组、乘务组,他们列着整齐的队伍进进出出。
  正方航空的资深机长李嘉棠脖子上扛着女儿茜茜匆匆赶来。他现在没穿制服,外表有点邋遢。茜茜揪着她爸的两个耳朵指示方向:“往这边,往前,不对,是右转航向90。”
  丘叶华匆匆忙忙下楼来,与一空姐错肩而过:“舒骏还在宿舍吗?”
  空姐:“在。正在开她的欢送会呢。”
  丘叶华加快脚步,猛一抬头,撞见前夫李嘉棠扛着女儿走来,十分惊讶。
  “怎么又把孩子带来了?”
  李嘉棠要放下女儿,茜茜抱住他的头不下来:“临时通知我替班,我昨晚就给你打电话,上午接着打,你不在……只好把她带来了。”
  丘叶华:“带来怎么办?我今天有航班你不是不知道。唉,轮到你带孩子怎么老跟我弄点事出来!”
  李嘉棠:“还让她到乘务队宿舍去。"他扛着孩子要走,被丘叶华叫住。
  丘叶华把女儿从李嘉棠脖子上抱下来:“哎,今晚飞回来还是你接,我有事。
  “为茜茜整理衣领,"在你那里呆两天就脏成这样。你自己就是这样,你看你的头发,这叫西服?”
  李嘉棠赶紧从兜里掏出手绢给茜茜,丘叶华夺过手绢扔还给他,掏出自己的给茜茜擦。
  丘叶华看见茜茜口袋里的飞机模型:“你又给她买飞机模型?茜茜是女孩子,今后跟你的航空事业不搭界的!”
  二人还要争执,见楼内刘远走出来,便十分默契地停止。
  刘远向李嘉棠打招呼:“教官你好。"他边向丘叶华和茜茜扬手致意,边向自己的红色吉普走去。
  丘叶华:“小刘,不好意思,要占用你宝贵的时间了。”
  刘远:“没关系,你带茜茜来好了。”
  李嘉棠疑惑:“怎么了,有什么事情麻烦他?”
  丘叶华:“每个礼拜六让茜茜跟他练英语,刘远美国回来的,语音标准。”
  李嘉棠颇为光火:“茜茜才七岁,学什么口语?”
  丘叶华:“我得为茜茜的前途操心,不要象你除了开飞机什么也不懂……”
  丘叶华带着孩子走了。

  7、红色吉普车 日 外

  刘远见李嘉棠楞在那儿,向他招呼,"我在你桌上留了包日本茶,尝尝吧。”
  李嘉棠醒过神来:“谢谢。你那天电视上讲得不错啊。”
  刘远:“那个主持人,尽引着我讲大道理。”
  李嘉棠:“你也够会说的。听起来,我们不用自动导航仪的,都成了螺全桨的一代了。”
  刘远纠正他的口音:“螺旋桨,我的教官。可是我真的不懂,听说你高空巡航,一只手还是忍不住要去摸手杆。”
  李嘉棠:“我还是认为手上的感觉最重要。”
  刘远:“国外机场现在大多是三类盲降设备……”
  李嘉棠打断他:“可我还是只相信我的一杆一舵。开慢点啊。”
  刘远驾车离开他。

  8、正方航空公司乘务队宿舍 日 内

  (这一场戏人物可都说上海话或苏州话)舒骏和一群空姐在外间说笑,气氛热烈。里屋有两个空姐在帮她清理家当。
  空姐:“舒骏姐,这个还要吗?”
  空姐:“舒骏:“不要了,都不要了。你们谁要都送给你们吧!”
  外面有人喊:“FU-569航班的人到齐了,舒骏你好跑了。”
  舒骏答应了一声。她正在开玩笑地念自己乱编的迎宾词:“女士们,先生们,下午好。欢迎乘坐天国航班,我是这里的国王、王后,你们的慈母领袖和仆人。请坐好并自已戴上手铐,在飞机的左右两边,是非常出口,当遇到不听话的旅客时,我将从这里把他们踢下去。遇到紧急情况,我第一个逃跑,你们必须在我出去以后才能离开……”
  她还没有说完,一屋子的人咯咯大笑,笑得前仰后合。
  笑到半当中,忽然收声──丘叶华来了。
  舒骏见了丘叶华,明白自已最后的这个备份班还要飞。她一言不发,垂头丧气地去换衣服。她以惊人的速度换好衣服从里屋出来,这时她精神焕发。
  她在门口撞见季兰田,"我的话你就不听,非要赶这个酷。睡觉吧,好养头发。”
  季兰田揽住茜茜:“乘务长,你去吧,我来带茜茜。”
  丘叶华:“她爸爸会来接的,别忘了让她听英语录音。”
  茜茜习惯地爬上她常睡的一个双层铺的上层:“咦?我的塔台呢?”

  9、候机大厅 日 内

  丘叶华带着7个空姐整齐列队走过候机大厅。
  她们出画后,我们看到FU569航班的人在办票。大多数我们将要认识的乘客都来了。
  一个55岁的白种男人麦杰里在等办票的时候还在认真地看英语书,后来我们知道,他是个退休飞行员。
  一对上年纪的老夫妇在一位正方航空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来了。
  一位25岁左右的妇女抱着一个1岁不到的婴儿在办手续。某医院的医生卞正治主动帮她把行李提上输送带。
  某证卷公司的经纪员赵雅旋是个23岁的上海姑娘,她一边等着办票一边打电话:“你们几个都来,不用,我找得到。不在新疆村?”
  电子显示牌:FU569 北京,18点起飞。

  10、候机大厅内的电话亭 日 内

  提着拷克箱的魏朝成神秘兮兮地后住话筒低声说:“拿到了,我提着呢……
  不行,四个人绝对不够。听着,你给我来八个人,分两辆车来接我……怎么没必要?告诉你,咱没条件,要不然你得跟我弄辆装甲车来!整他妈一箱现金哎……"他拔高嗓门喊了半截便咽下肚去,小心看看两边。

  11、停机坪 日 外

  机场上,各种飞机在缓速穿梭移动。
  丘叶华带领乘务组在停机坪穿过。她带队上机。
  在舷梯上,丘叶华发现李嘉棠带着机务图拉其和小飞正往下走。
  丘叶华有些吃惊。这时,她才知道本航班机长就是李嘉棠。她向上的目光中,换上了机长制服的李嘉棠英俊沉着,男人风度十足。
  两人目光交流,在舷梯上擦臂而过。舒骏、马依俐等几位空姐也把关注和欣赏的目光投向李嘉棠。不知是哪个小空姐吹了一声口哨,这声口哨让跟在机长身后的小飞脸有点红。
  李嘉棠带着机务图拉其和小飞绕机一圈做飞前检查。
  运动镜头中,金色反光的飞机在我们头顶显得巨大无比。
  他们走过前起落架后,镜头急推上收放动作筒上部的连杆处,并停在那里缓缓移动。
  不祥的预示性音乐响起。这音乐来得突然,强起急落,让人摸不着头脑。

  12、候机大厅 日 内

  魏朝成是最后一个办票的旅客。机场票务小姐看一眼大厅的时钟:5点35分。
  她收拾东西,关上电脑。
  某报社的记者孟凡急急忙忙地来了。
  他对票务人员:“小姐,这里还有一张,给我改签这一班的候补。”
  票务小姐:“对不起,你这是下一班的票,再说,这一班换票的时间也过了。”
  孟凡伸出自己的手表:“刚过5分钟。麻烦你给我办一下。”
  票务小姐:“先生,我确实没法给您办,电脑系统到时间就把这一班关了。
  飞北京的航班很多,您就乘下一班2546好了。”
  孟凡:“不行,不行,下一班机型不好。我挑了一个小时才选中了你们这一班。”
  这时,早就在远处观察的值班经理走了过来。礼貌地询问。
  值班经理:“先生,这一班的办票时间确实过了,我们给你安排下一班。也是马上就走。”
  孟凡掏出自己的证件扔在台上:“你要是不能给我解决这班飞机,把你的名字签在我这票上。要不然,你就直接给你们总指挥何文滔打电话,问问他是不是想上内参?我叫孟凡,凡人一个。当然喽,这点小事也犯不上把焦点访谈叫来。”
  值班经理看见他一付要拉开架势大闹的样子,就拿起电话与中心调度室联系了一下。然后对那个票务小姐:“给他一张登机牌。先生,我们照顾你的困难。但我得说明这是特例,请您下次务必准时到达办票口。”
  孟凡不屑一顾地拿着登机牌走了。

  13、餐室 黄昏 内

  因为乘客还没来,几个空姐边工作边议论。
  空姐甲:“李嘉棠穿上机长制服还就是神气。”
  空姐乙:“当年他们可是我们正方航空的一对顶尖夫妻。今天航班有好戏看,前夫前妻排在一起了。”
  舒骏走来:“他们俩就是生活上合不来。”
  空姐乙:“舒骏,你以前教我们跟乘客只做朋友不谈恋爱,怎么到最后还是跟头等舱的人结婚。”
  舒骏有点不高兴:“那是过去。你们现在年龄大了,知道做空姐找老公不容易了吧?日夜颠倒过日子,挣那么多钱没时间花,到头来身边同事找一个,弄个双飞家庭完事。”
  丘叶华来了,她瞪了舒骏一眼,舒骏不说话了。"今天航班不满座,只有125人,大家要注意,工作时间不能说与工作无关的话。”
  舒骏想解释什么,但克制了。

  14、驾驶舱 黄昏 内

  外号叫"砂锅"的机务员图拉其仔细地叠好脱下的制服上衣,放好,又掸掸灰。副驾驶笑话他:“"砂锅,你到底是干机务的,对什么都这么仔细。”
  图拉其一看表说:“时间到了。”
  小飞说:“还早呢,客人还没上。”
  副驾驶说:“不,是他吃药时间到了。你知道砂锅是干什么用的?装药熬药的。”
  图拉其对小飞:“叫餐室给我送点水来。哎,要矿泉水。"他拿出好几盒补药来,对着一张每日营养曲线表吃,还精细地掰了几个半片。
  来送水的舒骏对他开玩笑:“砂锅,你也没病,怎么一天到晚在吃药?”
  图拉其说:“这是补药,人过四十,身体最要紧。我们这些人,整天在天上飞,能享受到什么?能享受的就是补药了。”
  舒骏嘲笑他:“吃补药多活十年,不抽烟,又多活十五年。不喝酒,也可以多活8年。砂锅,你好活一百多岁了。”
  机长命令:“做准备检查单。”
  副驾驶:“SD状态页。”
  李嘉棠和副驾驶一起回答:“检查。”
  副驾驶:“氧气系统、氧气面罩。”
  李嘉棠:“检查完毕。”
  副驾驶:“调定100%。”
  做完检查,李嘉棠叫小飞:“我要喝茶,你们几个谁要?"大家都说不要,小飞要出去时,机长又说:“再要几块点心,我饿得慌。”

  15、头等舱 黄昏 内

  舒骏泡好茶。刚要往驾驶舱端,丘叶华接过盘子。"我来。"她刚出现在驾驶舱门口,里边的男人都乐了。
  图拉其:“哇,乘务长亲自送水!”
  丘叶华板着脸。
  李嘉棠接过杯子,起身跟丘叶华出来。
  李嘉棠:“不要把家里的矛盾带到航班上来好吧。”
  丘叶华:“我告诉你,我不喜欢让人看着我们面和心不和地演戏。”
  李嘉棠:“我更不喜欢。”
  丘叶华:“那你刚才对我嚷嚷什么?”
  李嘉棠:“人家刘远也是有家有孩子,业余时间忙得很……”
  丘叶华:“跟刘远不仅是学英语,我是为了茜茜将来跟得上潮流,不要像我们过这种闭塞的日子,成天飞机飞机。你是不是看不惯人家刘远白又专?”
  李嘉棠:“又白又专?”
  丘叶华:“又白相又专,哪像你。”
  李嘉棠:“你们这种年龄,光脚板也追不上年轻人时髦!”
  丘叶华:“还好我醒悟得早,我还没放弃自已──好了,航班上谈私事我要被扣分的!"听见外面有人叫"乘务长,签收无人陪伴旅客。"她转身就走。
  李嘉棠被呛着,气得把一直想往嘴里塞的曲奇扔在盘里。
  机舱门口,乘务员已开始迎客。
  “你好。”“你好。”

  16、飞机舷梯上 黄昏 外

  一对老夫妻在舷梯上慢慢上来。快到舱门口了,老头又要下去。
  老头嘴里嘟囔着:“我不去了。我还是不敢。两个人两千块钱,二毛哪里是孝顺,这是买罪给我受。”
  舒骏过来搀扶老人:“老伯伯,您坐我们的飞机就像坐在自己家里一样舒服。”
  老头上下看看,最终由舒骏搀扶着进去了。
  正方航空票务部送两位老人上来的人让乘务长签字,同时介绍:“俩人都是一辈子没坐过飞机。北京的儿子非要孝敬老人,老头有恐高症。”

  17、客舱 黄昏 内

  这之后旅客们陆续上来了。卞正治先生来了,空姐们跟他点头微笑并问候,他也礼貌地跟乘务员们还礼。
  抱孩子的少妇来了,门口的一个空姐看她拿东西多,要帮她抱孩子,少妇微微一躲。丘叶华连忙上前去接过她手上装着奶瓶奶粉、纸尿布的包。
  提着一箱子钱的魏朝成也来了,箱子很沉,可他一直提在手里。他一上机就自说自话地直奔后舱的最后一排,坐到最里面一个座位。他左右看看,找到点安全感。
  舒骏跟过去要过他的登记牌看着说:“请你按登机牌的号码坐。”
  “这里不是没人吗,空得很。”
  “不行,飞机要配平的。请你跟我来。"舒骏坚持把他领到前舱他的位置上。
  魏朝成坐下时就把箱子抱在怀里,他东张西望,一副很小心的样子。
  舒骏:“请把箱子放到行李舱里。”
  魏:“啊,不行不行……”
  舒骏打开头顶的一个行李舱要帮他放箱子,魏朝成老大不情愿地把箱子放进行李舱。
  趁着舒骏她们点乘客数的时候,魏朝成悄悄地又从行李架上把箱子拿了下来。
  这一回,他先抱着箱子,看见乘务员要过来了,又把箱子塞到前面位座下,用脚踩住。
  老夫妻却在点空座位,算计航空公司损失了多少钱。
  老头:“41、42、43,哎一个位子就是900块,五九四万五千块呀。”
  老太太又发现后舱:“后面还有一间,一个人都没有。”

  18、候机大厅 黄昏 内

  机场大钟显示:17时50分广播在找人:“乘坐FU569航班飞往北京孟凡先生请赶快到16号登机口登机,你乘坐的航班马上就要起飞了……”
  孟凡却在厕所里看《环球文摘》杂志。他听到广播。半天,他把书折上一道收起。急忙往外跑。

  19、客舱 黄昏 内

  孟凡进来了,胳膊下还夹着《环球文摘》杂志。他受到乘客们的侧目而视。
  舒骏向丘叶华报告:“乘客的餐食少一份,这是个候补上来的旅客。”
  丘叶华看一下表:“不等了,把我的餐食给他,现在的时间刚好没延误。关舱门。”
  舱门关上了,声音显得很响。
  传来舒骏的声音:“乘务长又为我们正方航空饿出一个正点航班。”

  20、塔台与FU569驾驶舱对切 黄昏

  李嘉棠:“虹桥塔台,正方569请求推飞机开车。”
  塔台指挥员:“正方569,使用K0-A1号滑行道,至18号跑道入口处待命。”
  李嘉棠:“正方569明白,使用K0-A1号滑行道,至18号跑道入口待命,机头向南。地面机务,可以推飞机……”

  21、停机坪 黄昏 外

  地面机务拿开起落架固定器,将飞机拖向跑道,飞机开始滑行。一组机场工作的动感镜头穿插在这上下至起飞前的场景中。

  22、客舱 黄昏 内

  丘叶华开始念欢迎词:“女士们、先生们,下午好。欢迎您乘坐中国正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的FU569航班。很高兴与大家一起由飞往祖国首都北京。我叫丘叶华,是本次航班的主任乘务长。我将带领机上的7名乘务员尽力为您提供良好的服务。"接着是她用同样恬美、自信又给人亲近感的声音念英文。

  23、塔台与驾驶舱 黄昏 内

  塔台指挥员:“正方569,可以起飞。起始高度900米,有交叉。”
  李嘉棠:“正方569明白。可以起飞,场高900,有交叉。”

  24、机场跑道 黄昏 外

  飞机滑行进入跑道,起落架下,巨大的轮胎碾过跑道。
  这时,太阳正好降到地平线上面一点。天边是一片胭红的晚霞。
  FU569航班在跑道上加速,起飞,金光闪闪的巨大机身在夕阳余辉中上升。

  25、驾驶舱内外 黄昏 外

  李嘉棠拉起拉杆,同时推油门手柄。
  飞机轰鸣着从我们头顶上压过去,升入云中。
  机舱内,李嘉棠发口令:“收起落架。”
  手的动作特写。
  特技镜头:从机身外面看,后起落架收起,前起落架往里缩。
  李嘉棠:“起飞后检查单。”
  副驾驶:“扰流板手柄"他自己回答:“解除待命。”
  副驾驶:“起落架。”
  李嘉棠回答:“收上。”
  副驾驶:“起落架仪表灯。”
  仪表上的灯是亮着的。图拉其立即提醒报告:“起落架报警!”
  紧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