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NE WITH THE WIND(飘)

编剧:佚名

  这是一片骑士与棉花园之地,名叫古老的南部。曾有一群雅士在此世外桃源享受最后的升平。这就是最后可见到的,只可在书本中追溯的情景,却不能再重温此梦。一个随风而去的文化…
   
第一章 思嘉的妒忌

  (德国,思嘉美丽的家园,她正与一对孪生兄弟在台阶上交谈。)
  布伦特:思嘉,把我们赶出学校又能怎样呢?战争迟早要爆发,我们早晚要退学。
  斯图:战争,那不是很刺激吗,思嘉?你知道那些北佬是实的想打一仗?
  布伦特:我们给他们点厉害瞧瞧!
  思嘉:全是废话!战争,战争,战争。这个话题让这个春天的每次聚会都索然无味。我要闷死了,真想大叫一声。而且根本也设战争这回事。
  布伦特:根本没这事?
  斯图:噢,哥们,当然会有战争。
  思嘉:如果你们两个家伙再说一个关于战争的字,我就回家关上门不出来了。
  布伦特:但是,思嘉,亲爱的……
  斯图:你难道不想有战争吗?
  布伦特:等等,思嘉……
  斯图:我们再谈谈……
  布伦特:别,我们都依你……
  思嘉:好吧……但是记住,我警告过你们。
  布伦特:我有个好主意。我们说说明天威尔克斯家在十二橡树举行的烧烤聚会吧。
  斯图:好主意,到时候你跟我们一起烧烤,好吗,思嘉?
  思嘉:我还没想过呢。我,我明天会考虑的。
  斯图:你要和我们跳所有的华尔兹,先是布伦特,再我,再……
  布伦特:再我,再索尔。说定了?
  思嘉:我很乐意。
  斯图:哟嗬!
  思嘉:如果,如果不是每曲都有别人请我的话。
  布伦特:亲爱的,你可不能这样对我们。
  斯图:那么我们告诉你一个秘密怎么样?
  思嘉:秘密?谁的?
  布伦特:你认识媚兰·汉密尔顿小姐吗?亚特兰大那个。
  斯图:就是希礼·威尔克斯的表妹。她要来十二橡树拜访威尔克斯家。
  思嘉:媚兰·汉密尔顿,那个造作的女孩,没人想知道她的秘密。
  布伦特:好吧,反正我们听说……
  斯图:他们说……
  布伦特:希礼威尔克斯要和她结婚。
  斯图:你知道威尔克斯家总是和表亲结婚的。
  布伦特:怎样,跟我们跳所有的华尔兹吧?
  思嘉:当然。
  布伦特:哟嗬!
  思嘉:不可能的,希礼爱的人是我。
  斯图:思嘉!
  (思嘉不能接受希礼结婚的事实,她跑去找父亲。奥哈拉先生刚刚骑马回来。)
  奥哈拉:全国,全州都没人敢碰你。
  思嘉:爸爸,你很骄傲。
  奥哈拉:原来是思嘉·奥哈拉。你在监视我,你是不是要象你妹妹苏爱伦那样向你妈告我的状呢?说我又跳栏栅了?
  思嘉:爸爸,你知道我不象苏·爱伦那样爱搬弄是非。但是你去年跳栏弄伤了膝盖,从那后我就觉得这栏……
  奥哈拉:我不用我的女儿告诉我是跳还是不跳。这是我自己的事。
  思嘉:好吧,爸,随你喜欢吧。十二橡树那边怎么样?
  奥哈拉:威尔克斯家?还能有什么呢?明天的烧烤会,谈来谈去不过是战争。
  思嘉:烦人的战争,还有其他人吗?·奥哈拉:还会有他们的表亲,亚特兰大来的媚兰·汉密尔顿。
  还有她弟弟查尔斯。
  思嘉:媚兰·威尔克斯,那个面青唇白的傻瓜,我讨厌她!
  奥哈拉:希礼·威尔克斯可不这么想。
  思嘉:希礼·威尔克斯可不会喜欢她这种人。
  奥哈拉:你怎么对希礼和媚兰小姐这么感兴趣。
  思嘉:晤,没什么,我们进屋吧,爸。
  奥哈拉:他缠你了?他向你求婚了?
  思嘉:没有。
  奥哈拉:想也没有,他也不会。今天下午约翰·威尔克斯报确定地告诉我,希礼要和媚兰小姐结婚。明天晚上在舞会上他们要宣布这个消息。
  思嘉:我不相信!
  奥哈拉:喂,喂,你想问什么,思嘉?你怎么了?你是不是在追求一个不爱你的人,招人耻笑?这个国家的男人你可以随便挑呀。
  思嘉:我没追求他,我只不过是有些惊奇,仅此而已。
  奥哈拉:别躲开我,如果希礼想娶你,那我才担心呢,我希望我的女儿快活。你和他不会幸福的。
  思嘉:我会的,我会的。
  奥哈拉:嫁给谁又有什么区别呢?只要他是个南方人,跟你想法差不多就行。而我死了以后,德园就是你的了。
  思嘉:我不要,种植园有什么意思,如果……
  奥哈拉:思嘉,你想告诉我德园对你毫无意义吗?要知道,土地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值得你为它去工作,去战斗,去牺牲的东西,因为它是唯一永恒的东西。
  思嘉:爸!你说话象个爱尔兰人!
  奥哈拉:我正为我是爱尔兰人而光荣呢,而且别忘了,小姐,你也有一半爱尔兰血统,而且任何人只要身上有一滴爱尔兰人血液,他就会爱土地如同爱自己的母亲。不过,你还太小。
  将来会有一天你会感受到这种爱。只要是爱尔兰人就不会有例外。
  (第二天,奥哈拉一家驱车前往十二橡树参加烧烤聚会。)
  奥哈拉:噢,约翰·威尔克斯,今天的天气搞烧烤真是太好了。
  约翰·威尔克斯:是啊,吉洛德。怎么,奥哈拉太太没来?
  奥哈拉:她要和工头结帐。不过她会来参加今晚的舞会的。
  英迪亚:欢迎您来十二橡树,奥哈拉先生。
  奥哈拉:太感谢您了,英迪亚。约翰,你的女儿一天比一天漂亮了呀。
  约翰·威尔克斯:英迪亚,奥哈拉先生的女儿们来了。欢迎一下。
  英迪亚:我受不了那个思嘉,你看她向希礼投怀送抱的样。
  约翰·威尔克斯:那是你哥哥的事,别忘了你是女主人。早上好,女孩子们,真漂亮。你好,思嘉。
  思嘉:英迪亚·威尔克斯,多漂亮的衣服。真让人看不够。
  (思嘉与家人走进大厅。)
  男1:早上好,思嘉小姐。
  思嘉:早上好。
  男2:思嘉小姐,今早上可真漂亮。
  思嘉:谢谢。
  男3:早上好,思嘉小姐。
  思嘉:早上好。
  男4:很高兴见到你,思嘉小姐。
  男5:您好,思嘉小姐。
  思嘉:希礼!
  希礼:思嘉!亲爱的。
  思嘉:我到处找你,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我们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好吗?
  希礼:好啊,但是……我也要告诉你一件事,一件你很乐意听的事。来,见一下我的表妹,媚兰·威尔克斯。
  思嘉:噢,一定要这样吗?
  希礼:她一直希望再见到你。媚兰!这是思嘉。
  媚兰:思嘉,很高兴再见到你。
  思嘉:媚兰·汉密尔顿,在这儿碰上你真让人意外。这次你至少要多呆几日。
  媚兰:我也希望多留几日让我们彼此成为真正的朋友,思嘉。
  我真的希望如此。
  希礼:我们把她留住,好吗,思嘉?
  思嘉:我们这下可真要拿她小题大做了,是吗,希礼?希礼最懂逗女孩开心了,不过你这么正经,让我们高兴的事在你看来一定蠢得要命。
  媚兰:噢,思嘉,你真有生气,我一直羡慕你这样。我要象你一些就好了。
  思嘉:不要奉承我,媚兰。别口不对心的。
  希礼:没有人会指责媚兰,说她不诚恳,是吗,亲爱的?
  思嘉:那她可不象你了,是吗,希礼。希礼对女孩子从来都是口不对心。噢,查尔斯·汉密尔顿,你还是那么英俊。
  查尔斯:奥哈拉小姐……
  思嘉:你觉得你带这么个英俊小伙子来伤我这可怜纯朴乡村姑娘的心好吗?
  (英迪亚和苏·爱伦从远处看着思嘉。)
  爱伦:看思嘉,她以前从不多看查尔斯一眼。现在查尔斯是你的男友,她就缠着他。
  思嘉:查尔斯·汉密尔顿,我想和你一起烧烤。不要再逗别的女孩子,要不我会很妒忌的。
  查尔斯:我不会,奥哈拉小姐。我不会的。
  思嘉:说真的,弗兰克·凯利,你的小胡子让你看上去可真帅。
  弗兰克:谢谢,谢谢,思嘉小姐。
  思嘉:查尔斯·汉密尔顿和雷·凯尔沃特都想和我一块烧烤,可我对他们说不行,因为我已经答应作了。
  英迪亚:你快别得意。看她,又在追你男友了。
  弗兰克:您太过奖了,思嘉小姐。让我想想能做什么,思嘉小姐。
  凯瑟琳:你妹妹怎么那么生气,思嘉小姐。你勾引她男友了?
  思嘉:好象我找不到一个比那穿裤子的老处女的男友更好的似的。布伦特,斯图,说话呀。你们真英俊。噢,不是,我并不是说你们让我发疯。
  布伦特:为什么,思嘉,亲爱的……
  思嘉:整天看不见你们。我穿这件衣服就是因为你们喜欢它。
  我还想跟你们一块烧烤呢。
  布伦特:那来吧,思嘉。
  斯图:当然好,亲爱的。
  思嘉:我怎么也想不出你们俩谁更英俊一些。昨天晚上我想了一整夜。凯瑟琳,那是谁?
  凯瑟琳:谁?
  思嘉:那个笑着朝我们看的人。那个丑八怪。
  凯瑟琳:你不知道?那是瑞德·巴特勒,查尔斯顿来的,名声坏透了。
  思嘉:他看起来好象,好象知道我没穿内裙会是什么样子似的。
  凯瑟琳:怎么会?亲爱的,他是不受欢迎的。他在查尔斯顿的亲人不理他,所以他多在北部。他是被西点军校开除的。他很不检点。而且还有他和他不愿意娶的女人的事……
  思嘉:讲啊,讲啊……
  凯瑟琳:傍晚,他坐四轮车带她外出。连个女伴都没有。但他却不肯娶她。
  思嘉:(耳语)…凯瑟琳:不,那个女的名声也一样糟糕。
  (希礼和媚兰站在朝向花园的阳台上。)
  媚兰:希礼。
  希礼:高兴吗?
  媚兰:很高兴。
  希礼:你好象属于这里,一切都象为你而存在的。
  姆兰:我很高兴我能属于你爱的东西。
  希礼:你象我一样爱十二橡树园。
  媚兰:是的,希礼。我爱它,它不仅是一栋房子,它是一个盼望优美典雅的完整的世界。
  希礼:人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一切不会长久了。
  媚兰:你害怕战争会带来的一切,是吗?我们不用怕。对我们来讲,希礼,没有战争会进入我们的世界。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象现在一样爱你,直到永远。
   
第二章 思嘉初识白瑞德

  (中午,绅士们聚集在楼下的大厅里,谈论战争。)
  奥哈拉:我们已经受够了讨厌的北佬的气了。现在我们该让他们知道不管他们批不批准,我们都要有奴隶制。如果想让奴隶制脱离佐治亚州,也就是让佐治亚州脱离联邦。
  男:对!
  奥哈拉:我们南方人也该用武力表现一下自己了。我们在萨默特堡和北方流氓开过火。我们必须打下去,没别的办法。
  男1:打,对。打!
  男2:让北佬来求和吧。
  男3:现在形势很简单。北方伦不懂作战,我们懂。
  全体:你说得对!
  男:我也这么想,他们每一战都只会扭头就跑。
  男1:一个南方人就可对付二十个北方佬。
  男二一场战役便可以把他们全收拾了。邪恶不会战胜正义。
  男3:对,邪恶不会战胜正义。
  奥哈拉:我们的队长怎么看的?
  希礼:各位,如果佐治亚州参战。我会为她而战!但象我父亲一样,我希望北方人会让我们和平地独立。
  男1:但是希礼……
  男2:希礼,他们侮辱了我们。
  男3:你不是说你想逃避吧。
  希礼:世界上绝大多数痛苦都由战争引起。但是战争一结束,往往又没人知道当初是为何而战。
  奥哈拉:诸位,我听说巴特勒先生曾经北上,巴特勒先生,你同意我的意见吗?
  瑞德·巴特勒:各位,我认为纸上谈兵没什么作用。
  查尔斯: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瑞德:汉密尔顿先生,我的意思是南方根本没有火炮厂。
  男:但这个对君子来讲又有什么分别?
  瑞德:恐怕这会对许多君子意味着很大的不同。
  查尔斯:你是否是想暗示北佬会打赢我们?
  瑞德:不,我并不是在暗示。我是在明白地讲,北佬的装备比我们好,他们有工厂、船坞、煤矿和足以封锁我们的港口,把我们全饿死的舰队。而我们有的只是棉花、黑奴,以及自大。
  男:简直是叛逆。
  查尔斯:我不想再听任何反叛的言论。
  瑞德:如果事实令您不快,我向你道歉。
  查尔斯:光道歉可不够,先生。听说你是从西点军校被驱逐的,巴特勒先生。在查尔斯顿,没有一个体面的家庭肯接受你,即使自己家也不例外。
  瑞德:我为我所有的缺点再次向您道歉。威尔克斯先生,我可不可以四处走走,参观一下您的家。我似乎在破坏各位对白兰地、雪茄的兴趣,以及…·对胜利的梦想。
  (瑞德离开大厅。)
  男:这就是象瑞德·巴特勒这种人的行事。
  奥哈拉:你应该直接叫他出去。
  查尔斯:他不敢接受我的挑战。
  希礼:并非如此,查尔斯。他不过是不想占你的便宜。
  查尔斯:占我的便宜?
  希礼:是的,他是全国几个顶尖射手之一。好几次都证明了这点。他的双手和大脑比你稳定、冷静。
  查尔斯:我会让他知道厉害。
  希礼:不,不,不。别这样,不要再惹他了,还有更重要的战斗等着你呢,查尔斯。如果你们不介意……巴特勒先生是我的客人,我应该带他四处转转。
  (希礼离开了大厅,原本想带瑞德四处走走。但就在这时,思嘉把他叫进了旁边的小房。)
  思嘉:希礼!
  希礼:思嘉,你在这儿躲谁呢?你想干什么?你为什么不和别的女孩一样在楼上休息呢?怎么?思嘉,什么秘密呀?
  思嘉:噢,希礼,希礼,我爱你……
  希礼:思嘉……
  思嘉:我爱你,真的。
  希礼:今天你取得其他所有男人的心这还不够吗?我的心总是你的。
  思嘉:不要再耍弄我了。我得到你的心了吗?亲爱的?我爱你,我爱你……
  希礼:你千万不要再说了。你会因为我听到这些而恨我的。
  思嘉:我永远也不会恨你。我知道你一定是在乎我的,是不是?
  希礼:是,我在乎。噢,我们走吧,忘掉这些吧。
  思嘉:但是我们怎么能那样呢?你难道不是,难道不是想娶我吗?
  希礼:我要和媚兰结婚。
  思嘉:但你不能,只要你在乎我就不能。
  希礼:噢,亲爱的,为什么你一定逼我说出伤害你的话呢?
  我怎么才能让你明白呢?你这么小,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婚姻。
  思嘉:我知道我爱你,我想做你妻子,你不爱媚兰。
  希礼:她就象我一样,思嘉。她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们相互十分理解。
  思嘉:但你爱我!希礼:我怎么能不爱你呢?你有我缺乏的生命热情。但这种爱不足以让你我如此不同的两个人成就一次成功的婚姻。
  思嘉:那你怎么不说了?胆小鬼?不敢娶我,你宁可娶那个只会说“是”或“不是”的傻瓜结婚。然后生一堆她那样面青唇白的傻孩子。
  希礼:请你不要这样说媚兰。
  思嘉:你是谁,敢命令我?你骗我,让我相信你会娶我。
  希礼:思嘉,公平点,我从来没有……
  思嘉:你是这样的,没错!我恨你到死。真不知该怎么骂你!
  (希礼离开房间,思嘉恼怒地将一只花瓶扔向墙壁。破碎声惊动了沙发上的瑞德,他坐起身来。)
  瑞德:战争开始了?
  思嘉:先生,你……你应该让我们知道你在这儿2瑞德:噢,中途打断刚才那美丽的爱情剧吗?那可不理智,是不是?不过别担心,我会为你保密的。
  思嘉:先生,你可真不是一个君子。
  瑞德:小姐,你也不是淑女。不过我不会以此要挟你的。我对淑女从不感兴趣。
  思嘉:你先是不光彩地占我的便宜,还侮辱我。
  瑞德:我是想赞美你,而且我希望你从这位高尚的威尔克斯先生的魔咒下解脱后会多多见到你。在我看来,你这样的女孩,他一半也配不上。你那种,什么,生命的热情?
  思嘉:你算太大胆了!你连替他擦鞋也不配!
  瑞德:而你要恨他一世了。
   
第三章 思嘉和查尔斯成婚

  (外面一片混乱。绅士们,包括希礼在内,正准备应征往前线。)
  查尔斯:奥哈拉小姐!奥哈拉小姐,太可怕了,林肯居然召集士兵、志愿军攻打我们。
  思嘉:又是废话。你们男的就从不考虑其它重要的事情。
  查尔斯:但这是战争,奥哈拉小姐。现在人人都去应征了。他们马上要走了,我也要。
  思嘉:每个人?
  查尔斯:奥哈拉小姐,你会伤心吗?我是说看到我们走。
  思嘉:我会每晚趴在枕头上哭。
  查尔斯:噢,奥哈拉小姐,我已经告诉你了我爱你。我觉得你是世界上最美的姑娘,最甜美的,最可爱的。我知道我不敢妄想作会爱我,我又蠢又笨,配不上你。但是如果你可以,可以考虑嫁给我,我会为你做一切事情,一切事情,我发誓!
  思嘉:噢,你说什么?
  查尔斯:奥哈拉小姐,我说你可以嫁给我吗?
  思嘉:好,汉密尔顿先生,好吧。
  查尔斯:你要嫁给我?你会等着我?
  思嘉:我想我不愿意等。
  查尔斯:你是说你要在我走之前嫁给我?唤,奥哈拉小姐……思嘉,什么时候我向你父亲说?
  思嘉:越早越好。
  查尔斯:我现在就去。我等不了了。我走开一会好吗?亲爱的?
  (媚兰与希礼结婚后的第二天,思嘉与查尔斯成婚。)
  媚兰:思嘉,昨天在我们的婚礼中我希望你的婚礼也会一样美。看来的确这样。
  思嘉:是吗?
  媚兰:现在,我们真的成为姐妹了,查尔斯。
  查尔斯:别哭,亲爱的。几个星期后。战争就结束了,那时我就回到你身边了。
   
第四章 思嘉再遇白瑞德

  (查尔斯在前线阵亡,但思嘉毫无哀意。她穿着黑衣和媚兰一起参加募捐聚会。)
  米德医生(简称“米”):女士们,先生们。我有一个重要的消息,光荣的消息。我们的军队又取得一次胜利。李将军狠狠教训了敌人,把敌军全部赶回弗吉尼亚以北。现在,给大家一个惊喜。今天晚上,我们有一位最勇敢的勇士,他的帆船突破了所有的防线,躲过了北佬的炮林弹雨,给我们带来了今晚大家所穿的衣物。我向大家介绍这位来自查尔斯顿的希望的使者,我们无人可比的朋友,瑞德·巴特勒上尉。
  媚兰:巴特勒上尉,很高兴又见到你,上次我在我丈夫家中见过您。
  瑞德:威尔克斯太太,谢谢您还记得我。
  媚兰:思嘉,你在十二橡树见过巴特勒上尉没有?
  思嘉:我想见过吧。
  瑞德:只是一会儿,汉密尔顿太太,是在图书室里,你,你当时打碎了什么东西。
  思嘉:是的,巴特勒上尉,我记得您。
  男人:女士们,联合政府希望各位为我们神圣的事业捐些首饰。
  思嘉:我们没戴,我们在服丧。
  瑞德:等一下,这是为威尔克斯太太和汉密尔顿太太捐的。
  男人:谢谢,巴特勒上尉。
  媚兰:请稍等一下。
  男人:但这是您的结婚戒指。
  媚兰:脱下这戒指可能会给我丈夫更多的帮助。
  男人:谢谢。
  瑞德:威尔克斯太太。您做的真好。
  思嘉:喂,还有我的,为了我们的事业。
  瑞德:啊,汉密尔顿太太,我知道那戒指对您的意义有多大。
  男:媚兰,你是盟会一员,我们需要您的同意。我们有点让人惊奇的事,失陪一下可以吗?
  瑞德:我想说一点,这战争塑造了最特别的寡妇。
  思嘉:请走开,你若有一点教养就该知道,我不想见到你。
  瑞德:怎么这么傻,你没理由恨我,我永远为你保守你罪恶的秘密。
  思嘉:我想,恨这次战争中一个伟大的英雄应该是不爱国的表现。我得说看到你摇身一变,成了个尊贵的角色,很让我惊奇。
  瑞德:我实在不敢骗你,奥哈拉小姐。我既不尊贵,也不是英雄。
  思嘉:但是你突破了防线。
  瑞德:为了钱,仅此而已。
  思嘉:你是说你根本不信这场事业。
  瑞德:我只信瑞德·巴特勒。他是我唯一知道的事业,其它的对我都没意义。
  米:女士们,先生们。为了医院的福利,我有一个让人惊异的建议。先生们,如果你想和你心目中的小姐跳第一支舞,你就要为她竞价。
  女士:卡罗琳·米德,你怎么可以让你丈夫这样做,这是拍卖奴隶。
  卡罗琳:亲爱的玛丽韦瑟,你怎么能批评我呢?媚兰·威尔克斯告诉医生,如果是为了我们的事业,这没什么。
  女士:她这么说?
  贝蒂姨妈:天啊,天啊,我的噢盐呢?我要晕了。
  卡罗琳:莉莉·贝斯汉密尔顿,你不能晕,媚兰说可以,那就可以。
  米:先生们,叫价吧。不要尴尬。先生们。
  男1:20美元。20美元为麦伯利玛丽韦瑟小姐。
  男2:25美元。为芬尼·奥辛。
  米:只肯给25美元。
  瑞德:150美元,用金币。
  米:为哪位女士,先生?
  瑞德:为查尔斯汉密尔顿太太。
  米:为谁?先生?
  瑞德:查尔斯·汉密尔顿太太米:汉密尔顿太太正在服丧,巴特勒上尉,我想我们亚特兰大的美女都乐意……
  瑞德:米德医生,我是说查尔斯汉密尔顿太太。
  米:先生,她不会同意的。
  (思嘉双眼放光。)·思嘉:噢,不,我同意。
  (思嘉挤过人群,走向瑞德。俩人跳舞。)
  瑞德:我们让那些联合政府的人大吃一惊了,思嘉。
  思嘉:这有点象作突破防线,是吗?
  瑞德:也许更糟,但我想从中得到更可观的收益。
  思嘉:我不管你想得到什么,或者他们怎么想,我要跳舞,跳舞。今晚就是和亚伯拉罕·林肯跳也不要紧。
  (汉密尔顿家。瑞德拜访思嘉,并带来一项巴黎的帽子。)
  思嘉:噢,真漂亮,瑞德,太漂亮了,太漂亮了。你不会是真的为我专程从巴黎带来的吧!
  瑞德:是这样的,我想应该是我帮你走出这个虚假的服丧期的时候了。下次我给你带些丝质绿色礼服来衬它。
  思嘉:唤,瑞德!
  瑞德:让后方的女孩漂漂亮亮,以保持我们前方小伙子们的斗志,这是我的责任。
  思嘉:我很久没有新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