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撒娇地用手打了田根几下。彩莲:你真坏!
  彩莲的卧室。夜。卧室有张木床。床上有旧被席。床头边有个梳妆台。床底下有个装衣服的木箱。
  彩莲从梳妆台的抽屉里找出梳、篦、骨簪、红头绳等,摆在梳妆台上。梳子的特写:这是刻有两朵荷花的红木梳。
  彩莲将床底下的木箱拉出来,打开,从木箱里找出新的内外衣裤和新袜,放在床上。
  彩莲(画外音):还差一对新鞋。
  彩莲母推开房门走进来,一看梳妆用具和新衣服等,大吃一惊。彩莲母:什么?你想梳起?我现在告诉你,你已经订过亲了,你不能梳起。彩莲:我什么时候订过亲啊?
  彩莲母:我们还没有告诉你。去年冬天,我和你阿爸为你作主,将你许配给村长的儿子……
  彩莲:什么?村长的儿子长得这么难看,又瘸腿,要我嫁给他?我死都不嫁……死都不嫁……
  彩莲放声大哭。彩莲父闻声闯进来。彩莲父:哭什么呀?彩莲母:阿莲不喜欢村长的儿子,她想梳起。
  彩莲父:你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你都要嫁给他。阿婆看病抓药要钱,买鱼苗也要钱。我们已经把别人的礼金都花光了。你不嫁,你叫我们拿什么来还给别人?
  彩莲边哭边说。彩莲:我不管这么多,我就是不嫁……死都不嫁……彩莲母:阿莲,你听我说呀……彩莲:不听,不听……你们都出去,等我死掉算了……彩莲母:不要这么傻……彩莲父:别管她,等她哭够为止。
  彩莲父母退出卧室。彩莲父随手将房门锁上。彩莲便一边拍门一边哭喊。彩莲(画外音):开门啊……开门啊……特写:一把旧式铜锁在晃动。
  彩莲父母的卧室。夜。卧室有一张床。床对面有一个旧衣柜。衣柜旁边的墙壁上挂有簸箕、斗笠、蓑衣等,地上堆放着蚕簇和蚕网等蚕具。在门角有一个尿桶。床边的桌上有盏昏暗的煤油灯。彩莲的母亲盖着破旧的被子躺在床上。彩莲的父亲正脱掉外衣裤上床。房外传来彩莲的哭声,声音已有些沙哑。房外还不时传来老太太的咳嗽声。
  彩莲母:阿莲整天晚上在哭,怎么办?
  彩莲父:我想明天跟七姑一块去找村长,选个好日子,将这个衰女嫁掉算了,免得夜长梦多。
  煤油灯的特写。彩莲的哭声,老太太的咳嗽声以及彩莲父母做爱发出的喘息声和床板响声交织在一起。
  村长的家。日。大厅陈设古色古香。大厅正中靠墙摆着一排红木椅子。最中央的一张是装饰考究的红木大椅。大厅左右两侧各纵排一列椅子。彩莲父母和七姑坐在大厅左侧的椅子上。七姑手提一个竹篮。村长(50多岁)在太太和女仆的搀扶下,从右侧的门走出来。村长身穿黑色丝质长袍,留着黑色长须。他的后面跟着一个容貌丑陋、瘸脚的儿子阿杰(25岁)。彩莲父母和七姑见村长出来,忙站起来。
  彩莲父:村长。村长在大厅正中的大椅上坐下。村长:亲家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呢?
  彩莲父:是这样的。去年冬天我们的彩莲跟少爷订了亲。本来说今年秋天嫁过来。我想,春天办喜事比较好意头……村长:是啊,你们今天不来,我都准备叫七姑去找你们。这段时间很多人娶亲。我的儿子都等得不耐烦了。(对阿杰)阿杰,还不快叫外父外母。
  阿杰:外父外母。彩莲父母:少爷。村长:叫他阿杰行了……哎,七姑,你帮我们算一下,最近哪一天是好日子?七姑:好的。
  七姑从竹篮里找出一本通书,像在翻找什么,然后,翻到某一页,看着书扳起指头算起来。她自言自语地说。
  七姑:子、丑、寅、卯……水生木,木生火……今天初七,后天三月初九。(大声地)对了,后天三月初九是个大吉日子。三月,意思是早生贵子;初九,意思是天长地久。这是好意头。
  村长:好,那就后天办喜事吧。我们两家都准备一下。彩莲父:那,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先回去了。村长:好,那些彩礼,后天接亲的时候,我会派人一块送过去的。阿杰,还不送外父外母。
  阿杰:哦。阿杰送外父外母和七姑出门口。阿杰:外父外母慢走。彩莲母:阿杰,你回去吧。
  彩莲家门外。日。彩莲家大门紧锁。屋内一直传出彩莲沙哑的哭声,还不时传出老太太的咳嗽声。门外围着一大群村里的年轻姐妹。她们在议论纷纷。霞姑、秀兰、丽娟和英姐也在人群中。姐妹甲:这样的父母都有的?为了贪图虚荣,把自己的亲生女儿嫁给一个丑八怪。
  姐妹乙:还是瘸腿的呢。英姐:她家里的人不知道都到哪里去了?不如我们撞开大门,把阿莲救出来。
  英姐说着就准备用身体去撞开大门。彩莲父母回来,看到这情景愕然。彩莲父:喂,你们想干什么?不关你们的事。你们快走开。英姐:你们这样欺负阿莲,我们就是要管。彩莲母:你们走开点。
  彩莲母拨开众人前去开门。彩莲父母进屋。众姐妹还在门外张望。
  彩莲家的走廊。彩莲卧室的门和窗开向走廊。卧室的门仍然锁着。彩莲的卧室传出沙哑的哭声。隔壁的房里传出老太太的咳嗽声。彩莲母端来一碗饭菜,从窗口传进去。
  彩莲母:阿莲,吃点饭吧,你已经两天没吃饭了。
  彩莲边哭边说。彩莲:不吃……等我饿死算了……呜呜呜……霞姑、秀兰和丽娟从外面走进来。霞姑:大婶,打开房门,等我们进去劝一下她。
   
丝女情怀·八

  彩莲的卧室内。日。彩莲盖着被子坐在床上,眼睛都哭肿了。霞姑坐在靠床头的一张凳子上,面对彩莲。秀兰和丽娟坐在床边。霞姑:你爸妈为你订了亲,收到的礼金都花光了,又没有钱赔给别人,这样你是没办法梳起的。不过,你可以不落家。虽然嫁了人,一样可以保住自己身子的清白。
  彩莲:那,我应该怎么做?
  霞姑:你先吃点饭吧,等一会儿我慢慢告诉你。秀兰将饭碗递给彩莲。彩莲慢慢地吃。彩莲:霞姑,你一定要帮我,不然,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霞姑: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帮你的。对了,准备什么时候出嫁?
  彩莲:阿妈刚才说,是后天。霞姑:这样吧,你出嫁的时候,我和阿兰做你的大妗姐。我们现在去帮你准备点东西,到时我会告诉你怎么做。
  彩莲的卧室内。晨。彩莲坐在梳妆台前。特写:霞姑用没有图案的红木梳帮她梳头,用深红色头绳扎发尾,束髻,帮她戴凤冠。乐队奏广东音乐《妆台秋思》。
  彩莲脱去外衣裤。彩莲身上只穿白色丝质短褂和内裤,显示出优美的曲线。霞姑和秀兰帮她穿上防御衣。防御衣用淡黄色粗麻布做成,无领,衣裤相连,在背后正中有一条自腰至领口的裂缝。特写:防御衣穿好后,秀兰用麻线缝合裂缝。
  霞姑和秀兰帮彩莲在防御衣的上面穿上嫁妆。
  霞姑端来一小碗已经捣碎的白果喂彩莲吃,并对她说。
  霞姑:你把这些白果吃掉。记住,这三天内不要喝水,不要吃夫家的东西。这样就不用上厕所。
  霞姑将一把剪刀交给彩莲,并对她说。霞姑:最要紧是不要被新郎靠近你。这把剪刀你拿来防身。如果他硬要来的话,你就叫救命。我们会来帮你的。你千万不要学大妹那样,听到没有?彩莲:听到了。
  霞姑:你住够三朝就回门。以后就不用回夫家了。最多逢年过节回去一下。
  音乐《妆台秋思》停。
  阿杰的新房内。夜。新房中间靠墙有一张婚床。古色古香,挂着丝质罗帐。床上铺粉红色丝绸床单,床中央摆着叠得整齐的大红丝绸绣花被面的棉被,床头摆着一对米黄色绣花枕头。靠右的床头有张梳妆台。左侧的墙壁上贴有大红“喜喜”字。床的对面有衣柜。房间中央有张红木圆桌。桌上点着一对龙凤蜡烛。新郎阿杰和新娘彩莲隔着圆桌坐在红木椅子上。他们都还穿着婚礼服装。彩莲头上还戴着凤冠。阿杰剥一条香蕉,递给彩莲。
  阿杰:你一整天没吃东西,吃条香蕉吧。彩莲:不吃!阿杰:已经很晚的了,我们上床睡觉吧。彩莲:我不睡,要睡你自己睡吧!阿杰:老婆,来喇。阿杰说着就要去拉彩莲。彩莲取出剪刀。彩莲:你不要过来啊!你要是过来的话,不是你死就是我死。阿杰扑过去抓住彩莲握剪刀的手,大家相持不下。彩莲:救命啊!救命啊!房门外响起急促的敲门声。霞姑(画外音):不要乱来啊!秀兰(画外音):你想搞出人命啊?!
  阿杰闻声只好放手。自己垂头丧气地倒在床上。乐队奏幽怨的音乐。彩莲一直坐在圆桌旁的椅子上,有时瞌睡便闭一下眼睛,但很快又惊醒。桌上的一对龙凤蜡烛越烧越短。音乐停。
  村长家的饭厅。晨。村长太太、阿杰和阿杰的两个妹妹围坐在饭桌旁吃早餐。餐桌上摆满美味佳肴。阿杰还穿着新郎服。大妗姐打扮的霞姑和秀兰搀扶着手挽一个包袱的彩莲从里屋出来。彩莲由于三个晚上没睡觉,没吃东西,显得面容憔悴,眼圈发黑。
  彩莲:老爷,太太,媳妇已经住满三朝,请求老爷太太给我回门。村长:不行,你已经是我梁家的人。你一天不为我生个孙,你就不要指望回外家。
  霞姑:住够三朝回门,这些是规矩来的。
  村长:我不管你怎么说。在我家里,我讲的话就是规矩。门外聚集了英姐等一群姐妹。她们在大吵大闹。英姐:快点放人啊!姐妹甲:村长都不守族规。村长:来人啊!五个身体壮实配带皮鞭的家丁从里屋出来。家丁领队:老爷,有什么事?村长:给我赶她们走。家丁领队:是!
  家丁们:你们快走,快点走啊!家丁们来到门口举起皮鞭驱赶姐妹们。英姐:你们真是欺人太甚,等着瞧吧!
   
丝女情怀·九

  村长家里。深夜。天上明月当空,星光灿烂。四周很静,可听见蛙鸣虫叫声。
  新房内。阿杰睡在床上打鼾。彩莲还是坐在圆桌旁的那张椅子上。桌上点有一支蜡烛。
  有人轻敲房门。秀兰(画外音,轻声地):阿莲。
  彩莲见阿杰已睡熟,便拿起包袱,轻轻地走去开门。霞姑和秀兰在门外等着。秀兰手拿两个包袱。霞姑拿着一捆麻绳。
  霞姑:我们爬围墙逃走。跟我来。秀兰和彩莲跟着霞姑轻轻穿过走廊,抽开后门的门闩,打开后门,从后门悄悄溜出去。
  村长家的围墙下。夜。乐队奏表现紧张气氛的音乐。霞姑、秀兰和彩莲来到围墙下。围墙内有一棵大树。树枝伸出围墙外。秀兰先爬上树。
  秀兰(对围墙外,轻声地):英姐。英姐(画外音,轻声地):我们在这里。
  秀兰将绳子绑在树枝上。霞姑先后将两个包袱递给秀兰。秀兰将包袱扔到围墙外。
  秀兰:英姐,接住。英姐(画外音):好!秀兰伸手将彩莲拉上树叉,让彩莲抓住绳子。秀兰:你抓住这条绳子慢慢滑下去。彩莲抓住绳子滑下去。彩莲(画外音):哎呀!秀兰:没事吧?彩莲(画外音):行了。秀兰:姑姑,你上来。秀兰将霞姑拉上树叉。屋内传来狗吠声。秀兰:姑姑,你先下去。霞姑和秀兰先后顺着绳子滑下去。
  户外。夜。秀兰、彩莲、霞姑、英姐和另两个姐妹在月夜里摸索着行走在桑基上。她们不时被东西绊倒。
  她们在月夜里行走在村道上。两旁的人家不时传来狗吠声。她们终于来到“冰玉堂”。音乐停。霞姑带姐妹们来到侧门,用钥匙打开老式铜锁,推门进去。
  秀兰在姑婆屋的卧室。夜。秀兰、霞姑及另两个姐妹围着英姐和彩莲。英姐为彩莲脱去外套,仔细地检查她的防御衣背面的缝线。英姐对同来的两个姐妹说。
  英姐:没事,麻线还是原样的。我们走。
  同上。秀兰和彩莲分两头睡在同一张床上。窗外已微露光亮。外面传来敲大门的声音。
  村长的家丁(画外音):林彩莲出来!快点出来啊!秀兰和彩莲被惊醒,从床上坐起来。彩莲:他们派人来抓我,怎么办?秀兰:找我姑姑商量一下。敲门声和叫喊声不断。秀兰和彩莲起床。她们披上衣服,走出房去。
  霞姑的卧室。霞姑从床上坐起来。秀兰和彩莲坐在床边。彩莲:霞姑,帮我想想办法。我很害怕。
  霞姑:这样吧,等一会儿阿兰出去跟他们说,你不落家,愿意赔些钱给夫家,让他娶小妾。彩莲:我现在没有钱。霞姑:我去叫醒那些姐妹,大家凑钱借给你。以后你才慢慢还。
  彩莲:那真是太谢谢你了。秀兰:自己人,不用客气。
  姑婆屋门外。拂晓。秀兰打开大门。有五个佩带皮鞭的村长的家丁等在大门外面。有个家丁提着灯笼,还有个家丁拿着一捆绳索。领头的家丁:叫林彩莲出来啊,要不然,我们就不客气了。
  秀兰:你们回去跟老爷说,彩莲决定不落家,这些钱是她赔给少爷娶小妾的。秀兰将一个装着钱的小布袋递给领头的家丁。领头的家丁打开小布袋,拿出钞票,用左手拨了一下。
  领头的家丁:这样还差不多。我们走。领头的家丁挥挥手。众家丁跟着他掉头回去。
  姑婆屋内秀兰的卧室。晨。秀兰在梳妆台前梳头。彩莲从床上坐起来,正在穿衣服。
  彩莲:今天是端午节。我老公今天娶小妾。我准备回去住一晚。秀兰:你不怕你老公……
  彩莲:我已经赔钱给他娶小妾。我不会跟他在一起的。我回去喝过小妾斟的茶,给她起个名字,住一晚就回来。
  村景。日。村口的道旁。村中许多人家的门口燃香,在门口悬挂菖蒲。有位老太太拉着一个小女孩慢慢地走着。小女孩的腰际挂着一个小香包,额头有一个用雄黄涂成的圆点。我们可以看到几个身穿粉红色、蓝色、灰色和黑色新衣,梳着髻,年纪为20~40多岁的不落家妇女先后从街道两旁的大门出来。她们手里挽着包袱,或者提着一篮粽子。她们当中,有些人头戴斗笠,或将斗笠挂在背后。她们都匆匆赶路。提着一篮粽子的彩莲也路过这里。她跟老太太打招呼。彩莲:二叔婆。老太太:回老公那里过节啊?
  彩莲:是啊。你的孙女真乖。小妹妹,给个粽子你吃。
  彩莲从竹篮里拿出一个粽子,递给小女孩,拧一拧她的脸颊,就匆匆赶路。
  [淡出]
  [淡入]
  河边的码头上。日。有几个以黑头绳束髻,穿蓝衣黑裤的少妇
  在洗菜或洗衣服。丽娟正在洗青菜。少妇们边洗东西边说话。丽娟在听她们的谈话。
  少妇甲:今天端午节,个个不落家的媳妇都回老公那里过节。你们说,她们今晚会不会跟老公一块睡呢?少妇乙:那就很难说了。有些人说是说不落家,谁知道到时忍不忍得住……众少妇大笑。
  河里正举行龙舟比赛。锣鼓喧天。划龙舟的小伙子发出“嘿哟,嘿哟”的呐喊声。
  龙舟上插有龙山村,青田村,水头村等旗帜。由家昌领队插着龙山村旗帜的龙舟遥遥领先。龙舟经过码头时。众少妇停止洗东西,议论纷纷,情绪雀跃。丽娟朝着龙舟喊。丽娟:昌哥,加油,加油,真棒!
  丽娟的家门口。日。丽娟用右手提着装有洗好的青菜的竹篮快步走进屋里。然后,她手里拿着两个粽子从屋里快步走出来。
  河边。日。乐队奏广东音乐《流水行云》。丽娟坐在河边一块大石头上,双脚浸在河水中玩水。赛完龙舟的家昌手提面衫沿着河边轻快地向丽娟这边走来。他时而将面衫搭在肩上,时而将面衫拿在手中甩动,情绪欢快。家昌走近时,丽娟拾起一个石头扔到家昌身旁的河水里。水花溅到家昌的身上。家昌假装发怒。
  家昌:又是你啊?上次弄湿我的衣服,我还没有报仇呢。家昌随手也拾起一个石头扔到丽娟身旁的河水中。
  丽娟大声叫喊。丽娟:啊,不要嘛!家昌朝她笑了笑。丽娟:我赔两个粽子给你吃,行了吧。家昌:那还差不多。丽娟走上前,将粽子递给家昌。丽娟:你还生不生我的气?家昌接过粽子,乘机抓住丽娟的双手。家昌:这是开玩笑,我没这么小气。家昌与丽娟相对而视,相互流露出爱慕的表情。丽娟缩回双手。
  丽娟:对了,我还要回家做饭。丽娟离开家昌,转身走了。
  家昌双手拿着两个粽子发愣,久久回味。《流水行云》音乐停。
  桑基。日。乐队奏表现爱情的音乐。丽娟挑着两箩筐蚕沙走在桑基上。家昌扛着锄头迎面走来。
  家昌:我帮你挑吧。家昌将锄头递给丽娟,自己替丽娟挑担子。挑着担子的家昌和扛着锄头的丽娟一前一后走在桑基上。
  桑基鱼塘旁。日。丽娟和家昌各自用畚箕盛蚕沙,分别将蚕沙撒到两口塘里。撒完蚕沙,她们微笑着看看对方。
  鱼塘。日。家昌用铁刮将塘泥装到畚箕里,然后将泥端到塘边。丽娟在塘边接过畚箕,将塘泥倒在桑基树脚下。
  桑树从中。日。丽娟在摘桑叶。家昌左手提着一个白布袋,悄悄从后面走近丽娟,用右手蒙住丽娟的眼睛,并模仿女孩的声音说。
  家昌:你猜我是谁?丽娟:是兰姐。家昌:不是。丽娟:是莲姐。家昌:也不是。丽娟:你是谁?家昌放开手,并用正常的声调说。家昌:你看我是谁?丽娟:你真坏,我打死你,我打死你。家昌:看你能不能追得上我。家昌手提白布袋在桑树丛中绕圈奔跑,丽娟在后面追。丽娟:你别跑了。家昌假装摔跤倒在地上。丽娟:还不抓住你!丽娟跑向前扑向躺在桑树丛中的家昌,两手抓住他的胳膊。家昌乘机将丽娟搂住并一个翻身将丽娟压在下面。家昌热烈地亲吻丽娟。一棵桑树的枝叶在猛烈地晃动着。
   
丝女情怀·十

  切入一组表现大自然美丽风光的空镜头。
  同上。丽娟和家昌并排坐在桑树丛中,家昌在左,丽娟在右。家昌:丝厂的老板要我跟船送一批货去香港,可能要半个月才能回来。等一下我马上就要上船。丽娟:你一定要回来啊。
  家昌:我肯定会回来的。不管碰到什么波折,你都要等我回来。丽娟点点头。
  丽娟:我一定等你。
  家昌打开布袋,取出一把刻有鸳鸯图案的红色木梳,把它递给丽娟。家昌:这把梳是我送给你的信物。这对鸳鸯是我自己刻上去的。喜不喜欢?丽娟:这对鸳鸯刻得很漂亮,我很喜欢。家昌左手搂着丽娟的肩膀,右手紧紧握住丽娟拿着梳子的手。
  丽娟家的大厅。日。大厅中央有一张饭桌。七姑坐在饭桌左侧,表情严肃。丽娟母坐在饭桌右侧,在流泪哭泣。丽娟父坐在左侧的一张矮凳上,右手拿着烟斗,左手搂着小儿子阿刚(7岁)。阿刚边哭边用手擦眼泪。丽娟挑着空箩筐心情愉快地回家。她进门一看,脸色马上阴沉下来。
  丽娟:妈,出了什么事?丽娟母:你问七姑吧。丽娟:七姑,到底出了什么事?说呀。
  七姑:你们都知道,你姐姐上个月小产大出血死了。你姐姐死后,你姐夫一直有病,吃什么药都治不好。老爷找算命先生来看过。算命先生说,你姐夫的妻妾宫有两朵姊妹花,所以,他一定要在你姐姐七七那天,娶你过去续弦冲喜,他的病才会好。要不然,他在半年之内就会没命。老爷只有一个儿子,他说无论如何要救这个儿子。所以,老爷一定要你嫁过去。如果你不肯嫁的话,他就把让给你们家的桑基鱼塘全部收回去。明天就是你姐姐的七七忌日。
  丽娟母:如果没有桑基鱼塘,我们一家人都要喝西北风。丽娟:这么会这样的?我不嫁!丽娟边说边哭。她说完,提起一篮脏衣服走出门去。丽娟母:你到哪里去?丽娟:去洗衣服都不行吗?
  河边的码头上。日。有一群姐妹在码头上洗衣服。她们边洗衣服边说话。丽娟心神不定地挽着一篮衣服向码头走去。她在离码头有一段距离,比码头地势高的地方站立着,听姐妹们的谈话。姐妹们没有发现她。
  姐妹甲:哎,你们知不知道丽娟的姐姐是怎么死的?姐妹乙:是因为小产大出血。姐妹甲:我是问,她怎么会小产的?姐妹乙:这我就不知道了。
  姐妹甲:我告诉你们吧。她因为出身穷,所以整天被老公欺负。她老公把她当成佣人一样,稍为有点不顺心,就拿她来打。她有了身孕之后,她老公还整天打她,有时还踢她的肚子。你说,这样不小产才怪呢。依我说,她是被老公害死的。
  丽娟听到她们的谈话,手中的竹篮掉下地,连同衣服滚到码头下面。乐队奏激动人心的音乐。
  姐妹们发现了丽娟。姐妹甲:阿娟──丽娟边哭边掉头往回走。音乐停。
  家昌的家。日。这是村边的独户小屋。不远处有间牛栏,里面有一大一小两头牛。家昌的母亲正在门外的一条长竹杆上晾衣服。这条长竹竿两头由两个由竹扎成的三脚架支起,丽娟急匆匆来到家昌的家门前。她见到家昌母亲便问。
  丽娟:六婶,阿昌回来没有?家昌母:还没有,应该差不多了吧。他已经去了十几天。你找他有什么事?丽娟:哦,没什么……随便问一下。
  河边。日。乐队奏表现思索的音乐。丽娟坐在上次遇见家昌的那块大石头上,手上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