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女情怀

作者:陈琦元

  故事梗概:秀兰、彩莲和丽娟是三个最要好的姐妹。秀兰由于她家里要她嫁给一位50多岁的“水斗”公司老板做六房姨太太而瞒着家里人梳起。秀兰梳起后,到了缫丝厂做工。
  彩莲由父母做主许配给村长丑陋兼瘸腿的儿子,所收礼金又被花光,只好选择出嫁后不落家。彩莲在出嫁后最初的三个晚上,在秀兰和她的姑姑霞姑的协助下,摆脱了新郎的纠缠,但在三朝回门时,受到村长的阻挠,后来在秀兰、霞姑和几位姐妹的协助下翻墙逃出村长家,来到姑婆屋。村长的家丁闻讯追来。在霞姑的帮助下,霞姑决定赔钱给丈夫娶小妾,事情才得到解决。
  丽娟与家昌相爱。家昌被丝厂老板派去押送货物到香港。家昌走后,丽娟被迫嫁给姐夫续弦冲喜。丽娟从村里人那里了解到姐姐是被姐夫害死的,决定用迷夫教的法术来为姐姐报仇。丽娟在新婚之夜施法术时被发现。第二天被装入猪笼抛入青龙河。
  秀兰和彩莲都到了丝厂做工。她们俩由于在生活中相依为命,产生了同性恋的特殊的感情。后来丝厂倒闭,秀兰被迫到香港打住家工。
  四十多年后,秀兰告老还乡。秀兰在火车上无意中认出了已成为富翁和富婆的家昌和丽娟。原来丽娟在被人浸猪笼时,正好被刚从香港回来的家昌救起。后来,家昌和丽娟成亲,悄悄去了南洋。
  秀兰、家昌和丽娟回到久别的乡下。他们了解到彩莲早已不在人世,他们对家乡的沧桑变化感慨万千。
   
丝女情怀·一

  [淡入]
  丝绸印花机落布处。印好花的色彩鲜艳的丝绸源源不断输出。叠配纺织机的噪声和表现思古幽情的中国民乐。在画面左侧叠印以下图片:
  战国铜器上的采桑图。古代手摇缫丝车缫丝图。
  在“丝绸之路”上穿越沙漠的阿拉伯商人的骆驼队图片。在“海上丝绸之路”上航行的大帆船图片。近代缫丝厂女工正在缫丝的黑白照片。
  在画面右侧出现字幕(男声独白):中国曾以丝国之称闻名于
  世。自古以来,中国丝绸便通过陆路、海路销往世界各地,对人类的文明产生过重大影响。然而,当人们身上穿着华丽的丝绸织物的时候,可曾知道南中国粤中的女性曾为桑蚕业牺牲了自己的青春、幸福和生命。她们为着自身的独立,与命运进行着顽强的抗争。在清代至民国初年,这一带曾盛行“自梳”和“不落夫家”的奇风异俗。本片将向人们讲述这样一个故事……
  拂晓。粤中的一个小村镇正在苏醒。这个小村镇位于平原地区。村镇后面远处隐约可见一些小山坡。村舍都是些古老的青砖房子。隐约可听见鸡鸣犬吠声。有些房子的窗口亮起灯光。有些房顶的烟囱冒出炊烟。村镇的周围是桑基鱼塘。村镇前有一条大河流过。
  字幕:三十年代粤中某村镇
  秀兰家的大厅。拂晓。大厅正中供奉着嫘祖(黄帝元妃)塑像。塑像下有一红漆木牌用金字写着“蚕神嫘祖神位”。梳着一根油光大辩的秀兰(17岁)右手拿着一盏小煤油灯从右侧的门出来。她将油灯放在大厅的方形饭桌上。然后在神台取数枝香,左手拿开灯囱,右手持香在灯上点燃。秀兰双手持香在嫘祖神位前拜一下。将香插在香炉上。
  秀兰家大门外。拂晓。大门被打开。秀兰挑着箩筐从大门出来。秀兰挑着箩筐走到邻居的门口,放下箩筐,走到屋侧的窗门前,用手敲了几下窗户。
  秀兰:阿莲,去摘桑叶啦。彩莲:哎,兰姐,等一等。我很快就出来啦。秀兰:快点呀。大门被打开。梳着一根油光大辫的彩莲(16岁)挑着箩筐从大门走出来。彩莲:兰姐,今天这么早的?秀兰:是呀,今天我很早就醒来了。我们把阿娟也叫上。彩莲:好的。秀兰和彩莲挑着箩筐走到街道对面的一户人家的门口。两人放下箩筐,走到屋侧的窗户前。彩莲用手边敲窗户边叫喊。彩莲(面带微笑):瞌睡虫,快起来。再晚点就太阳晒屁股啦。丽娟(画外音):听到了。好像催命鬼一样。等等我。丽娟家的大门被打开。梳着双辫的丽娟(15岁)挑着箩筐从大门走出来。她用手背柔了柔眼睛,边打呵欠边说。丽娟:现在还早着呢。我都还没睡醒。秀兰:现在该上路了。我比你睡得更少。这段时间每晚都要起四五次喂蚕。
  秀兰、彩莲和丽娟三人挑着箩筐有说有笑走在街道上。乐队奏起广东音乐《小桃红》。推出片名:丝女情怀演职员表叠印如下画面:三个姑娘挑着箩筐走在晨雾萦绕的桑基上,并互相嬉戏。从背侧面拍摄三个姑娘各自在摘桑叶。姑娘的手采摘沾满露珠的桑叶的特写。演职员表毕。广东音乐《小桃红》停。
  河边。早晨。旭日东升,霞光万道。姑娘们的箩筐已经装满了桑叶。她们一起来到河边,将毛巾浸到河水中,拧干,擦汗洗脸。
  不远处,家昌(18岁)将一群鸭赶下河。鸭群向姑娘们这边游来。有一对鸭正在戏水交配。
  丽娟:哎,你们看,那两只鸭在干吗?彩莲:不害臊。
  家昌没有发现姑娘们。他脱光衣服,露出壮实的臂膀,以优美的姿势潜入水中。秀兰和彩莲正在洗脸。丽娟发现了家昌,流露出兴奋的目光。丽娟拍了拍秀兰和彩莲,指着河水中的家昌说。
  丽娟:哎,我们捉弄他,将他的衣服藏起来。
  秀兰和彩莲:好啊,好啊!
  她们三人走过去。丽娟抱起家昌的衣服就跑。家昌的头露出水面。他用手抹去眼睛周围的水,发现了姑娘们。
  家昌:喂!你们干吗?快把我的衣服放下。丽娟:你追得上我们就给回你。家昌:你们欺负我不敢上来吗?你们不害臊就别跑呀。家昌向岸边游来。姑娘们看到家昌快靠近岸边便着急起来。秀兰和彩莲用手捂住眼睛。大声喊道。秀兰和彩莲:不要上来呀!不要上来呀!丽娟左手抱着衣服,右手捂住眼睛,但手指缝打开一条缝偷看。面带微笑地说。
  丽娟:衣服给回你。丽娟把衣服扔向河中的家昌。衣服被浸湿。姑娘们在岸上拍手叫好。丽娟:看你将来敢不敢欺负老婆。
  桑基上。早晨。姑娘们挑着满箩筐的桑叶,面带笑容行走在桑基上。后面传来家昌的叫喊声。家昌(画外音):你们弄湿我的衣服,我不会放过你们的,等着瞧吧。丽娟:别理他。姑娘们挑着桑叶,继续行走在桑基上。丽娟:今晚有鱼灯会咱们一块去看吧。秀兰:好的。今晚吃过饭后我来叫你们。
  村镇街道。晚。鞭炮鼓乐齐鸣。鱼灯巡行队伍沿街巡行。街道两旁站着观赏鱼灯会的男女老少村民。走在巡行队伍前面的是彩旗队。跟着是鼓乐队。乐师们把二胡放在头上拉,三弦放在背后弹,铙钹用武功带吊着飞快的打。再跟着是一队武士打扮的小伙子,挑着玲珑精制的木花篮桶,瓢步前进。再接着是飘色柜。两个飘色柜上的幼龄小孩分别作鲁智深和宋江扮相。最后为鱼灯队。小伙子们举着各式约3米长的鱼灯行进着。鱼灯彩光闪耀,照彻夜空。家昌举着通体红光的红鱼参鱼灯,后面有黄光的黄花鱼灯,青光的鱼咸鱼灯,黑光的鳗鳝鱼灯等。
  秀兰、彩莲和丽娟夹在观众中。丽娟发现举着鱼灯的家昌,用手指给身旁的两个姐妹看。
  村镇街道。晚。鱼灯会刚散,地上留有鞭炮纸屑。人们三五成群点着竹柴火把回家。秀兰、彩莲和丽娟结伴点着竹柴走在街道上。
  秀兰:我表姐明天梳起,叫我去喝酒。我都不知道送些什么给她。彩莲:送双绣花鞋给她就行了。我记得你前些时候做过一双绣花鞋。秀兰:好的,这次我就听你的。你跟我一块去吧。彩莲:好,不过……秀兰:大家这么熟,怕啥呀。彩莲:好吧。丽娟:我姐姐明天出嫁。这几天我不去摘桑叶了。彩莲:是啊,你姐姐嫁了个有钱人。你以后都不用像我们那么辛苦了。丽娟:别乱讲,要不然我以后不理睬你了。秀兰:唉,你们别吵了。
   
丝女情怀·二

  村边桂香独居的房屋。日。秀兰的表姐桂香(19岁)的房屋大门贴着一副对联。对联写着:
  自梳淑女冰肌玉骨
  妙善真修求渡仙桥
  横额:素心修行
  屋内和门外热闹非凡,人声沸腾。大门两旁挂着两串鞭炮正噼噼啪啪地燃放。门口围着一些看热闹的人。都是些年龄不等的女村民。她们有些用手指指点点,有些在窃窃私议。有两三个顽皮男童冲到门口去检未炸开的鞭炮。
  陆陆续续有一些女眷前来赴宴。她们有的用竹蓝提着礼物;有的用双手抱着礼物;有的拖儿带女,右手拉着较大的孩子,背后用背带背着较小的孩子。秀兰手里拿着一包用红布包着的礼物与彩莲一道来赴宴。
  丽娟家。日。人声沸腾,鼓乐齐鸣。由仪仗队和八音班引路,
  一辆花轿抬到丽娟家门外。后面跟着迎亲的大队人马。两辆装满彩礼的木轮手推车跟在花轿后面。每辆手推车载着一个红漆大木箱。大箱上面放着红色绸面被子,红色毯子,新蚊帐及成匹的各色绸缎。
  花轿放下后。鼓乐声停止。有人燃放鞭炮,有人将手推车上的彩礼卸下来,搬进丽娟的家里。花轿两旁站着许多看热闹的村民。
  新娘是丽娟的姐姐丽娥(18岁)。她身穿大红色丝绸衣裤,脚穿红色绣花鞋,头上遮盖着一块红布,由大妗姐甲背出门口。后面还有大妗姐乙丙护着新娘。大妗姐穿白色卷黑边柳条府绸大襟衫,黑色长裤,黑鞋黑袜。梳髻。髻隙簪白玉兰。腕戴玉镯,指戴塔香式金戒指。
  大妗姐乙丙将花轿前面的红布帘掀起。大妗姐甲将新娘安放入轿内坐好,并将红布帘放下。新娘开始一直放声大哭。
  送嫁的人将嫁妆抬到手推车上。嫁妆包括梳妆箱、红漆大木箱、贴有“喜喜”字的红漆木制洗脚盆,以及内装百果和用红线贯穿的制钱,外面贴有“喜喜”字的红漆木制马桶──子孙桶。丽娟身穿粉红色丝绸衣裤被夹在送嫁的人群当中。迎亲的人再次燃放鞭炮。鼓乐齐鸣。鼓乐声暂时掩盖了新娘的哭声。由仪仗队和八音队引路,后面跟着大队人马开始出发。
  村镇街道。日。迎送新娘的队伍经过小镇的街道。街道两旁站着一些看热闹的人。这时鼓乐声停止,只听到新娘的哭声和人群的嘈杂声。
  田间大道。日。迎送新娘的队伍经过乡间大道。这时鼓乐声再次响起。一些在田间劳动的农民暂时停下来,向迎送新娘的队伍张望。
  田间。日。从侧面拍摄两个正在锄地的男青年农民甲乙。远处可见迎送新娘的队伍。隐约可听见鼓乐声。
  农民甲:我们这个地方的姑娘真奇怪。要不干脆梳起不嫁,不然就嫁了又不落夫家。我们做男人的真麻烦。
  农民乙:谁叫我们这里办这么多缫丝厂。女孩子大了一个个都去缫丝厂做事。她们赚的钱比我们多,当然看不起我们这些男人啦。她们更加不想受家公家婆、三姑七婶或者小姑子的气。
  农民甲:那你说如果娶到个不落夫家的老婆怎么办?农民乙:那就看你能不能制服她。如果你制得服她,把她的肚子搞大。她想不落家都难呐。如果制不服她,就要她赔回些钱给你娶小妾。反正她又不用你养。只不过逢年过节,或者家公家婆去世的时候回来住一两晚。她只不过想将来有个地方摆神主牌嘛。农民甲:那,怎样才能制服她?农民乙神秘地笑着说。农民乙:你今晚去祥叔那里坐一坐,叫他教你两招。
  桂香的屋内。日。乐队奏广东音乐《倒垂帘》。桂香屋内大厅墙上正中贴着一个大红的“喜”字。大厅中摆有一张桌子。桌上摆着女眷们送来的礼物。桂香身穿黑色丝质衣裤,头已梳起髻,头发乌黑光亮,束发的粉红色头绳格外鲜艳。她站在桌子边接收女眷们的礼物并接受祝贺。秀兰和彩莲将礼物交给桂香。
  秀兰:表姐,恭喜你啦。阿莲跟我一块来。彩莲:恭喜香姐。桂香:谢谢你们。随便坐吧。大厅摆有多张方形饭桌。主持宴会的霞姑(40多岁)是一位束髻的自梳女。霞姑:大家请坐。
  同上。女眷们围着摆满饭菜的饭桌坐下。大家心情轻松,有说有笑,人声沸腾。
  霞姑站在大厅中间。霞姑:今天是桂香梳起的大喜日子。大家开开心心,别客气,多吃点菜。女眷甲:好,大家开筷。女眷们愉快地吃饭。两位负责招待的姑娘抬来一坛酒。姑娘甲:谁要喝酒的,拿碗过来装。
  一些女眷将碗拿过去装酒。
  姑娘乙将长柄竹勺伸入酒坛,舀出酒倒入女眷们的碗中。秀兰拿两只碗来装酒。然后将酒端到桂香的身边,将其中一碗递给桂香。
  秀兰:表姐,我敬你一碗。桂香:我不会喝酒。秀兰:大家这么开心,喝点啦。彩莲:我们敬香姐。数位青年女眷:好!桂香:谢谢大家。桂香说完,将酒喝下,然后用手抹一抹嘴,被呛得咳嗽。众女眷:好!(大笑)桂香笑道:你们都干了它。众女眷将酒喝下去。有些人也被呛得咳嗽起来。众人大笑。
  大家坐着吃饭。秀兰和彩莲坐在一起。坐在同一张桌的还有炳嫂(30多岁),自梳女翠姑(30多岁)及中年已婚女眷乙、丙、丁。炳嫂面色憔悴,髻鬓染霜,穿灰色破旧衣裤。她左手抱着女婴,身边坐着一位5岁小孩。红姑头发黑亮,两耳戴金耳环,穿黑色绸衣。大家吃着饭。炳嫂怀里的婴儿哭,炳嫂忙给她喂奶。小女孩用匙羹舀汤喝。
  小女孩:妈,我要撒尿。炳嫂:这么多尿拉。炳嫂左手搂着婴儿,右手牵着小女孩出门外。同桌的女眷们议论起来。女眷乙:有小孩真麻烦,整天忙忙碌碌,吃餐饭都没空闲。翠姑:炳嫂比我还小两岁,你看她,整个人多憔悴。
  女眷乙:她肯定不像翠姑你那么自由啦。她一个人要带五六个小孩,她还要侍侯家公家婆。你就好口罗。住在姑婆屋里。除了养蚕,其他什么都不用管。
  女眷丙:是呀,不怪得现在这么多女孩梳起不嫁啦。
  女眷乙:嫁了之后,想进缫丝厂做事就难啦。
  女眷丙:穷才去缫丝做事嘛。可是,我们这里很多有钱人家的女孩也一样不肯嫁人。她们家里只好替自己的女儿“买门口”,找夫家的时候讲明自己的女儿不落夫家,宁愿出钱给女婿娶小妾。
  女眷丁:为什么我们这个地方的姑娘梳起的时候就有说有笑,出嫁的时候就又哭又喊呢?
  女眷丙:因为这里没有男人嘛。这就叫做:老猫一走,老鼠打筋斗。众女眷苦笑。秀兰和彩莲一直在观察和品味她们的谈话。广东音乐《倒垂帘》停。
  钱财旺家门外。日。钱家大门外贴着对联。
  对联写着:鸳鸯福禄成佳偶
  鸾凤和鸣结良缘横额:百年好合
  鼓乐齐鸣。花轿抬到大门外。新娘一直大哭,声音已经沙哑。花轿放下后新娘的哭声顿时停止。
  鞭炮齐鸣。新郎财旺(20岁)身穿深蓝色丝绸长袍,头戴宽边帽,身挂披红,手持白纸扇,走出大门,步向花轿前。
  大妗姐甲:新郎踢轿门。新郎用扇头敲了一下花轿。
  大妗姐乙丙将花轿前面的红布帘掀起。大妗姐甲背新娘下花轿。
  同上。两个仆人将竹梯架在大门。众人扶住竹梯,新郎爬到竹梯最高处。大妗姐甲将新娘背至竹梯。新娘的脚站在竹梯最低一级。大妗姐乙端来一碗酒,给新娘喝。
  新娘将酒喝下。众人雀跃。丽娟在人群当中,表情复杂。
  众人:好!步步高升,步步高升……
  新娘在步步高升的叫喊声中一步一步爬竹梯。当新娘爬到与新娘相等的高度时。新郎用手揭开新娘头上盖着的红布。众人雀跃。只见新娘头戴凤冠。
   
丝女情怀·三

  钱财旺家大厅。日。钱家大厅墙上中央贴着大红的“喜喜”字。大厅正中是供奉祖先的灵位的神坛。大厅的中部摆着一张方桌。钱老爷(50岁)、钱太太(40多岁)和两个姨太太(30多岁)背靠神坛坐在大厅正中,与方桌隔有一定的距离。众亲属与方桌隔着一定距离围着方桌坐着或站着。新郎新娘面对大厅神坛及钱老爷等人跪在方桌前。
  大妗姐甲:一拜天地。新郎新娘跪着双手合什拜一下。大妗姐甲:二拜高堂。新郎新娘跪着双手合什再拜一下。大妗姐甲:夫妻对拜。新郎新娘转为面对面跪着,双手合什互拜一下。
  同上景。黄昏。现在只剩下新娘跪在钱老爷的面前。大妗姐甲:新娘向公公敬酒。大妗姐乙将一杯酒交给新娘。新娘接过酒,向钱老爷叩头,敬酒。钱老爷将酒喝尽,送一个红包给新娘。
  新娘将红包放在大妗姐甲捧着的托盘里。
  大妗姐甲:向大奶奶敬酒。大妗姐乙又将一杯酒交给新娘。新娘跪行至钱太太跟前,叩头,敬酒。镜头拉开。只见新娘绕着方桌跪行,不断向围坐在方桌周围的众亲戚叩头敬酒。
  大妗姐甲:向二奶奶敬酒,向三奶奶敬酒,向二叔敬酒……大妗姐甲(画外音):向二婶敬酒,向三叔敬酒,向三婶敬酒……
  在场的人群各自流露出不同的表情。丽娟流露出惊讶的表情。新娘强忍痛苦不断膝行向众亲戚叩头敬酒,最后终于忍不住,倒在地上大哭起来。大妗姐丙走过去扶起新娘。
  钱财旺的新房。晚。新房布置得古色古香。在一侧墙上贴着大红“喜喜”字,“喜喜”字下面贴有鸳鸯剪纸图案。正中摆着一张传统式样的婚床。床前有一梳妆台。新房里还有几个传统式样的衣柜。房内有一烛台,燃着两支龙凤蜡烛。乐队奏忧郁的音乐。
  新郎和新娘坐在床边。周围站满亲戚。有人喊道:闹新房开始,新郎回避。
  有几个小伙子将新郎拉出门外。一个小伙子喊道:大家说,我们要新娘表演什么节目?另一个小伙子说:用手剥四个沙田柚分给我们吃。众人:好!
  一个小伙子捧来四个沙田柚放在床上。众人说:快点剥呀!新娘想用牙剥柚皮。有人喊:不准用牙!
  新娘带着痛苦的表情用手剥柚皮,并将剥好的柚肉分成一瓣一瓣,递给闹新房的人。
  新娘连续剥了三个柚子。有人喊:还有最后一个。新娘:我的手指好疼啊!众人:快点!快点!
  有人将点燃的鞭炮扔向新娘。新娘忙抱头掩耳。新娘:不要啊!不要啊!我剥!我剥!
  新娘忍着痛剥最后一个柚子,将其分成一瓣一瓣,递给众人吃。柚子肉已染上鲜血。众人雀跃,叫好。
  丽娟看到此情景,流出眼泪,离开新房。
  有一妯娌:第二个节目,吃两碗辣椒。
  另一妯娌端上两碗煮熟的辣椒放在梳妆台上。
  众人:快点吃!快点吃!新娘左手端碗,右手用匙羹舀辣椒放入口中,咀嚼吞下,辣得直流眼泪,直咳嗽。新娘:肚子好疼啊!新娘用右手捂住肚子。有的妯娌幸灾乐祸地笑。众人:快点吃!快点吃!
  有人将燃着的鞭炮扔向新娘。鞭炮烧着新娘的衣服。装辣椒的碗掉下地。新娘发出惨叫。
  [淡出]
  [淡入]
  蚕房内。日。蚕室的两侧各有一排多层木架。木架上放着养有幼蚕的大簸箕。蚕室的中央有两个四脚的给蚕架。其中一个给蚕架上放着一个养有幼蚕的大簸箕。霞姑左手端着一个盛有切碎桑叶的小簸箕,右手将切碎的桑叶细心地撒在养有幼蚕的大簸箕上。
  蚕房的门被打开。秀兰、彩莲和丽娟从门外进来。
  秀兰:姑姑。彩莲、丽娟:霞姑。霞姑:你们来了?秀兰:姑姑,我们来帮你的忙。
  同上。秀兰和霞姑给一个簸箕添桑叶。彩莲和丽娟给另一个簸箕添桑叶。她们边干活边交谈。
  秀兰:姑姑,前几天表姐梳起请客,大家都很高兴。霞姑:那当然,那天没有男人在那。很多姐妹平时整天受老公的气,很少有机会轻松一下。
  丽娟:我姐姐那天可就惨了。跪酒跪茶跪到膝盖都破了。还要掰柚子,吃辣椒。衣服还给鞭炮烧破几个洞。真是令人害怕。霞姑:现在才刚刚开始,将来一辈都够她受的。
  丽娟:我姐姐本来喜欢村尾打铁那个小伙子。谁知道我爸妈嫌他穷,一定要姐姐嫁给现在这个姐夫。听说姐夫很凶的。我真替姐姐担心。霞姑:女孩子的婚事自古以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里轮得到自己作主……我们女人的命真苦。你们还记不记得我们小时候唱过的那首儿歌。
  [闪回]
  画外音童声合唱粤语儿歌:“鸡公仔,尾弯弯,做人媳妇甚艰难。早早起身都话an,眼泪唔干入下间。下间有个冬瓜仔,问过老爷煮定蒸?老爷话煮,安人话蒸;蒸蒸煮煮都唔中意,拍起台头闹一番。三朝打烂三条夹木棍,四朝跪烂九条裙。”
  以上儿歌叠印如下画面:
  童年时的秀兰和彩莲在一个禾坪上甩绳索,丽娟正在跳绳(儿童主观镜头)。
  一群背着小孩,面容憔悴的妇女在河边洗衣服(儿童主观镜头)。秀兰、彩莲和丽娟在河边上看见鸭子戏水交配,以及她们与家昌嬉闹的情景。
  一位妇女面向祖宗神位跪在大厅。她的家婆用一根棍子打她的屁股。妇女抱头痛哭(儿童主观镜头)。桂香梳起请客的情景。
  [闪回毕]
  同前。
  彩莲:嫁人这么痛苦,别嫁人不就行了。
  霞姑:那怎么行?俗话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女孩子大了不嫁会成为家里的包袱。还有,将来死了,神主牌又不能摆在家里,这样会变成孤魂野鬼的。
  丽娟:那怎么办?
  霞姑:那还是有办法的。一是梳起不嫁。女孩子梳起之后,父母要她嫁都不行的啦。梳起之后,可以住在家里,也可以象我现在这样,几个梳起的姊妹找间房子住在一块。将来死了,神主牌可以摆在贞女祠,这样就不会变成孤魂野鬼了。
  彩莲:如果家里人不准梳起,那怎么办?霞姑:那就看你斗不斗得过家里人了。如果斗不过的话……还有一条路,就是不落家。丽娟:什么叫做不落家?
  秀兰突然打断大家的话题。
  秀兰:哎呀!差点忘了。刚才虾女叫我们今晚到英姐家里聚会。她说英姐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咱们。姑姑,我们回去吃饭了。
  霞姑:好的!
  英姐家大厅。晚。大厅正中墙上贴有一张武则天女皇的肖像画。画的两侧挂着纵向书写的条幅:
  效法则天武后巾帼不让须眉
  大厅中央摆着一张方桌。桌上有盏大油灯。桌旁四周有许多条凳。二十多位13~28岁的姐妹们三五成群坐着或站着。她们在谈笑,议论修眉梳头装扮之事,或将自己的刺绣拿给众姐妹鉴赏。她们当中多为梳单辫或子子辫穿花衣服的姑娘,也有几位已梳起穿白衣黑裤,或黑衣黑裤的自梳女。秀兰、彩莲和丽娟坐在一块,旁边有几位姐妹。坐在方桌后面正中的穿白衣黑裤的自梳女英姐(28岁)站起来。
  英姐:今天请大家来,我有几件事跟大家讲。第一,姐妹们既然选我当头头,以后大家一定要听我的话。第二,如果有男人敢欺负我们的姐妹,我一定会替大家报仇。不管他是谁。
  秀兰、彩莲和丽娟等静听英姐讲话。旁边有人在小声议论。姐妹甲:听说英姐学过咏春拳,功夫很棒,两个小伙子都打不过她。秀兰:这么厉害?
  英姐(画外音):第三,如果有哪个姊妹违反了我们村的规矩。我们照样会惩罚她。如果哪个梳起之后还和男人勾勾搭搭,或者决定不落家又跟老公同床。给我知道了,我一定会惩罚她。
  姐妹甲:前几天,大妹被英姐她们打了一顿。她觉得没脸见人,昨晚跳到河里淹死了。
  秀兰:为什么?
  姐妹甲:大妹本来决定不落家,谁知道三朝回门时,英姐她们一检查,她穿在里面那件防御衣的麻线全都断了。肯定跟老公那样了。姐妹甲将两手食指竖起,指尖靠在一起。旁边的姐妹愕然。
   
丝女情怀·四

  村道上。夜。乐队奏起广东音乐《迷离》。秀兰、彩莲和丽娟点着竹柴走在回家的路上。秀兰和彩莲心事重重。
  丽娟:兰姐,你们在想什么?秀兰:我想,我们都不小的了,应该想一下自己的将来。丽娟:那,你打算……
  秀兰:婚姻不能由自己作主。嫁给自己不喜欢的男人,一辈子都受苦……我想好了,我要梳起不嫁。丽娟:你有没有想过,梳起之后,一辈子都会很孤单寂寞的?
  秀兰:这些,顾不了这么多了。
  彩莲犹豫不决地:我都有点想梳起。不过,我很怕家里人……嗨,以后再说吧。
  秀兰:阿娟,你呢?丽娟:我还没想好。她们继续走路。彩莲突然若有所悟。诡秘地说。
  彩莲:哦,我知道了

[1] [2] [3] [4]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