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马歇尔返回中国



  ●杜鲁门的“枪手

  一架新型专机,向太平洋东北方向飞去。这是蒋介石新从美国购买的专机。首次开航,由蒋介石政府的高贵客人,马歇尔将军和妻子凯瑟琳及子女占了前半舱,随行人员在后半舱。此刻将军的心情并不平静,他担心离开中国后的变化,有些是他预料到的,他心目中国共这两个不同观点的巨兽,还会发生冲突。他认为共产党有周恩来这样人物,还是会讲信义的。他见过毛泽东之后,感到这个人物不一般,蒋介石不是他的对手。看来这人很傲慢,但还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
  马歇尔在回国之前,可以说为蒋介石在中国北方争得了占稳脚跟的地方,满洲铁路、京山铁路,基本给他打通了。美国从海上。空中给他运去一些军队,从装备来看,超过共产党军队几倍,而且蒋介石把他的心腹战将,王耀武、杜聿明、孙连仲都安插妥当。戏,何时开台,不就等锣鼓敲起来吗?如今,马歇尔看出蒋介石心里猴急,准是被比蒋介石精明的共产党干了一下,吃了亏,才往美国发公函叫苦。蒋夫人给他写的亲笔信,也带着苦苦恳求的口吻。
  “……虽然古勒姆在您走后已尽了力,但局势依然严重。我认为我应该坦率地告诉您,如果举行进一步磋商,您的在场是至关重要的。我早就这样说过,即使您离开的时间短,也证明了我所一再说过的——中国需要您……赶快回到我们这里来,并把马歇尔夫人带来。”
  马歇尔看着手中蒋夫人的信,猜想着中国眼下的变化。他看着凯瑟琳已经安详地把蓬松的美人头依在靠椅上,舒适甜美地睡着了。她怀里抱着《时代》杂志,这期的封面恰是马歇尔的肖像,下面一行醒目的标题是“我们决不能糟蹋胜利”。马歇尔的朋友和妻子看着肖像说:“身材修长,有着一副饱经风霜的朴实面孔,令人肃然起敬。在杂志的文章中描写他的工作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一位美国公民所承担的最重要的使命’。”他看着妻子那憨厚的睡态和她抱在怀中的肖像,他的心中充满了爱和甜蜜。他感到这次去中国仍是大鹏展翅,任凭翱翔。这一份杂志的礼物,比上一次离开华盛顿时朋友的妻子送给他的五辫草吉祥物要宝贵得多了。
  马歇尔看着《时代》杂志和他妻子优美的睡姿,立刻想到该杂志发行人亨利·卢斯。他是一位美国传教士在中国出生的儿子,是蒋介石最热烈的支持者之一。他的杂志宣称马歇尔:第一次在战后的一项重大争端上,建设性地、积极地体现了美国民主的威力、威望和原则……这位伟大的平民军人在一场集权式的战争中,一点也不采取集权主义的做法去建立和指挥一支军队,他是争取非极权主义和平运动的领导人和发言人。
  马歇尔感到给了他这位和平天使崇高的评价。他吸一口大气,想起回国的当天,在记者招待会上,他多么自豪地说:“如果世界需要和平,在中国的努力就必须成功,而这一成功主要靠其他国家。”有个记者问道:“其他国家是指那些国家呢?”“难道说还会有别的国家吗?只有伟大的美国。”“难道说,马歇尔先生,俄国不可以援助中国吗?”“俄国援助从来就是斯大林式的代价。也就是说,他们索回的东西太多。”
  “美国的援助没有代价吗?”
  “有!我们是精神多于物资。”马歇尔又滔滔不绝地说,“美国在当前是最能够给中国以国家援助的,但是我们不能十分肯定。……美国的政界领袖人物是否懂得,假如我们希望太平洋地区有持久的和平,目前在中国的统一和经济稳定所做的努力,其成功与否对美国有不缺少的重要意义。”
  “那么你马歇尔先生,认为俄国不会向中国伸出手吗?”
  “伸出的手中有东西和没东西,绝不是一样的取得一样效果的手。”马歇尔此刻心里想到,在他要从中国回华盛顿时,英国的邱吉尔爵士来到美国,并且希望和他见面。这位英国前首相,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们是朋友。在“雅尔塔”,“波茨坦”会议上,他当时是在罗斯福总统的军事班子里,战争结束了,他们还没有见过面,这位在英国赫赫扬名的首相落选给艾德礼了。他很快地迁出唐宁街10号,他还没有安排好住处,只好在克拉里奇饭店的顶楼住了几天。当美国的原子弹投中日本时, 他为原子弹发生巨大威力叫好。8月15日,邱吉尔以反对党领袖身分,跟在议长身后走向圣玛格丽特教堂,参加对日战争胜利的感恩祈祷。他在伦敦中心肯辛顿海德公园门28号买所住房,他原打算像平民一样地度假,由他女儿玛丽陪着在草木茂盛的花园里散步,绘画、写回忆录消磨时间。其实他安定不下来,他接受了美国杜鲁门总统的故乡密苏里州富尔顿市的威斯敏斯特学院的邀请,到那里发表演说。距离演说日期还差一个月时间,他听医生劝告,找个气候温和的地方休息。他乘坐“伊丽沙白皇后号”轮船,离英国到纽约,先到佛罗里达,在魁北克的弗兰克·克拉克上校的迈阿密海滩家中下榻。这阵子他见了许多战争中的老朋友,一下子勾引起他的火暴性格来,把绘画、散步全扔掉了,他非讲演不可。杜鲁门总统陪同他乘坐巴尔的摩和俄亥俄铁路专列,到密苏里大肆演讲起来,引起相当大的影响。他的讲演中公开要求联合国成立一支维持和平的部队,首先建立一个空军中队。当记者问他为什么要成立这种部队时,他说:“因为有俄国,有斯大林,有共产主义。”他权力赞成杜鲁门等人的主张:西方国家保持“有关原子弹的知识经验的秘密”,并且在继续维持军事联系的基础上——主要是联合参谋部。他大肆赞扬杜鲁门的加强欧洲的军事部署和俄国对峙,一直到把俄国挤倒为止。他还大吹“保持英语国家的特殊关系”。他当杜鲁门讲,他多么希望见到在中国的马歇尔将军,他称马歇尔是当代最了不起的人物。他贬低蒋介石连个小人物也够不上,他极力主张,不能让俄国的共产主义在中国存在,他发誓一千年香港还是他邱吉尔的。
  斯大林本人很快就作出了反应,他在接见《真理报》记者时说:“邱吉尔‘现在采取了战争贩子的立场’。”
  马歇尔回到华盛顿没有见着邱吉尔,但他赞成这位一生中不容共产主义的战土。他和杜鲁门总统作了好几次长谈,在椭圆形办公室里对杜鲁门说:“我此次离开中国,不是匆忙的,我对国共双方可以说都摸了底,可以说从他们的心理到实际力量都有足够的估计。”他感到说这样话,不是沾沾自喜,而是恰当不过的自我表白。
  杜鲁门是十分相信马歇尔的。他感到马歇尔去中国的时间,不管怎么说,也不算太长,却干了这么多的漂亮事,是难能可贵的。除了马歇尔这样有高贵身分,受人崇敬的资历,超人的才能的人,别人是绝对不会干成的。杜鲁门从罗斯福时期就带有继承性的成见,对蒋介石的个性有着不可动摇的怀疑。不过他把蒋介石的中国当作是反俄的前哨,绝不会丢下,可以说时刻在虎视眈眈地注视着。”斯大林二月间的一次讲演,把对西方和解一脚踢开了。把第二次大战的发生归咎于资本主义,并断言只要资本家还控制着世界无论哪一部分,和平就没有希望。苏联必须重新武装,把生产消费品的事情统统置之脑后,斯大林要求铁、钢、煤的生产要加两倍。他说;“必须保证我们国家的国防生产增加三倍”。在美国顿时认为斯大林的演说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宣战书”。
  邱吉尔一系列的演说,杜鲁门认为是向美国人民说明有关俄国的真象。在剑拔弩张的局势中,把邱吉尔邀请到美国密苏里州总统的故乡旅行一趟,就十分重要了。威斯敏斯特学院,是古老而有声望的学府。学院院长弗兰克·麦克卢尔是沃恩将军的同班同学,他来到白宫见过总统。沃恩介绍,这位身高仅五尺的汉子,外号恰当地叫“子弹”。他行动敏捷,陪着邱吉尔和总统。在专车上给沃恩将军的一道命令,就是弄威士忌酒来。当把酒倒在杯里递给邱吉尔时,邱吉尔把杯子举到亮处照一下说:“好酒。在南非战争期间,那时我是个少尉。那里的水实在难喝,我不得不加。威士忌酒,经过一番努力之后,我渐渐喜欢这宝贝了。”他说得那么精彩还带有几分回忆的味儿。
  杜鲁门看着邱吉尔,他知道这位爵士舌头沾了这“宝贝”,就口吐珍珠似的讲演起来。他和邱吉尔又玩起扑克来,开头邱吉尔不是他的对手,连着输了几把,当邱吉尔三杯“宝贝”落下肚后,扑克成了魔牌,赢得总统手忙脚乱了。
  由于招待的疏忽,列车上没有带足够邱吉尔喝的威士忌酒。富尔顿又是做茶酒的城市。总统像下空投原子弹的命令一样,要沃恩将军不惜工本为他们的贵客,大雄辩家邱吉尔爵士找到饮料。经过一阵四出寻找,将军终于显出了身手,拿到“宝贝”和冰镇水。当他拿酒走进邱吉尔房间时,邱吉尔爵土两眼盯住酒瓶说:“将军,看到你很高兴。”沃恩说:“为爵士效劳。”
  邱吉尔拍手说:“我不知道是在密苏里的富尔顿,还是在撒哈拉的富尔顿。”他贴到鼻子上闻着说,“我的演讲腹稿打出来了。是够斯大林老小子呛的。”
  一个小时后,杜鲁门把邱吉尔介绍给听众了。邱吉尔演讲轰动了。他以非常精辟的语言抨击俄国的侵略,其中难忘的话,成了当时美国时代词汇:“从波罗的海边的什切青到亚得里亚海边的底里雅斯特,已拉下了横贯欧洲大陆的铁幕。根据我战争期间对俄国朋友和盟友的观察,我坚信,他们所钦佩的只是实力,他们所蔑视的又莫过于军事上的软弱。……”邱吉尔的演讲成了美国和世界各地报刊的大标题,而且第一次是由邱吉尔先生这样有身分的人对俄国策略提出大胆的指责。因为他不是国家的无言,这位前首相坚决提醒听众说:“我是邱吉尔先生,代表邱吉尔本人。”
  杜鲁门总统没有明确的表态,但他陪同讲演的行动本身,足以说明他是支持这位他邀请来的枪手。
  总统把邱吉尔的演讲,绘声绘色地讲给马歇尔听了。
  马歇尔是喜欢邱吉尔的豪爽演讲的,而且要把防线拉在斯大林的铁幕四周,可见中国这块位处俄国大半圈包围中的土地上,是该怎么繁衍生殖他们的共产主义。听了总统的这番话,对蒋介石的分量是增加几分了。
  杜鲁门总统把邱吉尔的精神灌输给马歇尔之后,问道:“蒋介石目前的状况如何,你了解吗?”
  马歇尔很有把握地说:“在关内蒋介石的战后布置,由重庆谈判到我们草签了建议书,他已经有占上风的趋势了。”
  “噢!”杜鲁门点点头,这意味着马歇尔将军去华不足两个月的使命,似乎确实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随后,他敏感地问道,“将军离开后,停战小组能否进入满洲?”他把话音有意拖长了,好像费劲地从舌头尖上喷吐来似的。
  马歇尔很痛快地说:“总统请放心,在我离开中国之前,蒋介石最后答应让停战小组进人满洲。而这在以前他是反对的。”说到这里他那两条修长的眉毛,上下耸动了几下,他的心里对蒋介石还是有琢磨不定的感觉。
  “蒋介石不能反悔吗?”杜鲁门不是军事家,但他的政治头脑却比马歇尔高一筹。接着补充一句,“我是说对他有利的时候。”
  “是呀,现在对他有利。”马歇尔的回答没有敲中杜鲁门的点子。于是又补充说:“共产党的威逼力量没有完全解除,蒋介石还不敢轻举妄动。”
  杜鲁门看的很清楚,实际上,马歇尔认为这一情况使自己可以暂时离开中国一下,向他汇报这两个来回的中国之行,是比史迪威、赫尔利等家伙都干得成功、出色的。杜鲁门深知,在时间上,蒋介石比共产党需要拖延。因此,他看着马歇尔说:“将军,看来你对蒋介石比对共产党有把握,那就好办了。不知道将军你要何时返回中国?”
  “两三个月内,中国不会有大变化。”马歇尔很有把握地说,他见杜鲁门脸上气色始终很平稳,就把舌头敞开了说,“给中国贷款问题,我觉得是关系到蒋介石政府能否稳定的问题。”
  “我们的大使馆说,蒋介石的政府是无官不贪。”
  “这种现象在抗日战争时期很普遍,有人发了战争财。”
  “还不是蒋宋孔陈四家子?”
  “战后蒋介石有所察觉。尤其他的儿子蒋经国在这方面要治理一下。”
  “蒋经国不是在满洲吗?”
  “他离开了满洲,蒋介石要他儿子去满洲,不外是想调节俄国在满洲驻军问题。现在看来,俄军在国际舆论压力之下。退出像满洲沈阳那样的大城市没有难度了。但关于旅顺大连一时是不会撤的。俄国认为我们在帮助蒋介石,在天津、青岛、上海有军舰和陆战队,他们就起反射作用。”
  “嗯,关于贷款给中国问题,将军和政府官员商谈吧。”
  “总统,关于船舶和剩余物资的问题,要明确指出就好办了。”
  “存储在中国的剩余物资交给中国。保证中国可以得到若干小型沿海与内河的船舶使用。我责令财政部在各方面都和将军合作。”
  “谢谢,这就好办了,总统阁下,这就是说,可以给予中国五亿美元贷款?”
  “立即给予。”
  “中国方面在文件上签字了!”
  “由中国驻华盛顿大使签字吧。”
  “由我和中国具体商量签字问题。”
  “将军多咱返回中国?”
  “这些消息传给蒋介石,我看,我再耽搁一年,中国也不会发生大问题。
  “国共双方只是草签了建议书,还没有正式签定协议?”
  “我想签字用的金笔和装璜考究的签名簿均已准备停当了。”
  “将军,剩下还有什么要谈的吗?”
  “总统,我觉得是该谈的时候了。”马歇尔心平气和地说,“在我离开中国的时候,我曾经向魏德迈将军透露,在向总统汇报时,我要向您举荐他为美国驻中国大使。我感到我的使命到国共签字就完成了。我还是回多多纳庄园去养老。”他说到这里满脸皱纹都舒展开了。
  杜鲁门总统对马歇尔举荐魏德迈驻中国大使一事没有考虑,尤其边举荐出自将军之口。他接到大使馆一些报告,知道将军到中国时,魏德迈给这位老人,他的恩人,泼过凉水,两个人彼此很不协调。后来将军连踢三脚,好像打开了局面,这使一惯看风使舵的魏德迈,对将军有所转变,看出这位老将军还是有肚量的。于是说:“将军,驻中国大使应该有个安排了。蒋介石是和史迪威搞不到一起,却和魏德迈搞得拢。国务院已经收到魏德迈回国治病的要求。他们考虑是要批准的。”他说着注视着对方的反应。
  马歇尔猜中魏德迈所谓国国治病,其实是回国活动任驻中国大使的事,可见这个人的动机和心切了。于是说:“总统,我看待我返华后再走,因为魏德迈对蒋介石的军事方面掌握全面,可能在后一个时期,我还需要他帮助呢。”
  杜鲁门立刻说“我同意将军的安排。目前不要过急处理中国的人事问题。”
  两个人这次谈话是一致的。但在杜鲁门的心里,对中国的局势老有不安全感。他准备在下次有机会,顺便催老将军还是早日返华为好。他在临别时,要马歇尔将军注意身体,不要在回国期间,忙于办公事,又要会亲朋好友,光是新闻记者就够难缠的了。

  ●能做的都做了

  马歇尔离开白宫,心情很激动,感到这次在中国,自己还是把赫尔利扔下的乱摊子收拾起来了。对于国共两党都有个较为准确的认识,如果再次回中国,掌握住双方军事冲突,再有半年完全有可能在中国奇迹般地出现和平。这样在消弱亚洲共产党势力和俄国共产主义的伸延,都会取得相应的成功。
  马歇尔离开白宫,可谓马不停蹄,集中十几天时间在和政府官员商谈给中国贷款问题。他找到蒋介石驻华盛顿的大使,要他在文件上签字时,提出几项说明,要把抗日战争时美军囤集在中国昆明的军用物资。标明有部分物资超期了,抗战胜利后就宣布无偿赠送,现在要算在五亿贷款中。蒋介石的大使坚决要求在签字之前对此项内容作一些修改,这样事情就复杂了。
  马歇尔对此很恼火。他准备说服国会把这些退役无价值的破烂武器赠送给蒋介石,这就要他到政府各部门游说。他心里比较宽裕的是,他有时间在美国办妥这件事再去中国也迟不了。
  这天马歇尔刚从财政部回到多多纳庄园,在等候财政部消息时,想陪凯瑟琳玩几天,散散心。凯瑟琳是个很贪玩的女人,她从来不问男人干的事。1924年马歇尔将军在中国天津任美军第15步兵团代团长时,曾经携爱妻莉莉驻守在国外,一般年轻人爱玩,他却服务社团里,使得莉莉很不开心。1927年被调回国任陆军军事学院教官,这年爱妻莉莉得了心脏病,在临去世时,拉住他的手说:“你把青春全泡在军队里了,是不应该的呀!”三年后他和凯瑟琳结婚,他已经是步兵学校副校长了。他下决心要陪妻子多玩玩。这位妻子就是爱玩,他几乎没有办法对妻子的贪玩加以制止。这次他回国说把妻子带中国去。虽然妻子年岁大了,但还是玩的兴趣满浓。一天问他几次,在什么时候动身去中国?他总是说:“我们在美国玩。还得三五个月回中国吧。”
  这天他刚和妻子坐下身来,看他从中国带回的风景照片。妻子着迷一样,催他快回中国。这时突然接到杜鲁门总统的电话。
  凯瑟琳拍下手高兴地说:“是不是催你速回中国的电话?”
  马歇尔去接电话,摇着头说:“夫人,不会的,我的中国很稳定哟。”
  杜鲁门在电话里告诉他中国发生了变化。蒋介石在他们白宫谈话的同一天,发表了一个演说,这个演说实际上就是要和共产党诉诸武力。大使馆反映:中国内战已经开始了。
  马歇尔听着,半晌才说:“总统,我这就赶到白宫去。”他手里还在擎着电话机子。
  杜鲁门安慰地说:“将军不要那么急,您来到这里我们商量吧!”他知道这比用火把烧马歇尔脑袋还火暴,因为这样把他前几天的希望闹不好烧成灰了。
  马歇尔放下电话耳机子,没有办法再打起精神来,他那稀疏的白头发和发灰的脸,就像一片沙滩,什么也猫藏不住了。
  凯瑟琳一眼就看出发生了什么事,她说:“又是总统不方便的电话。不过这次我不会埋怨作,我想,准是催你快返回那个不安定的中国。我可以告诉你,一切我都准备妥当了。”她活像个孩子,神色飞舞地说着。
  马歇尔瞟了夫人一眼,他没有说话,只是吻了夫人就赶往白宫去了。
  马歇尔在白宫得知,是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发回的汇报,在他离开重庆的当天,蒋介石就已下令向满洲共产党军队进攻了。三人小组要求去满洲观察,蒋介石给三人小组很多刁难,他们到了沈阳,没有国民党人员迎接,差不点睡了大街。国民党军事当局不但不向三人小组汇报情况,而且不准他们接触老百姓。结果他们除游山玩水,只是看见沈阳城像蚂蚁似的爬进大批国民党军,在乡村可以看见为数不少的东北民主联军,有时也难分是老百姓还是共军。这些情况使美国国会认为中国不能实现政治解决,那么给予贷款就不符合美国的政策了……
  马歇尔认为他这匹马不能轻易地倒下,他向杜鲁门请示,他还要在华盛顿活动几天。杜鲁门同意了。他赶到五角大楼,那里人员正忙于准备解散中国战区。他根据魏德迈曾有过的提议, 他们提出在1946年,5月 1日解散中国战区。但美国海军方面认为太急促。陆军计划是在中国留下军事顾问团和北平军调执行部之后。陆军预计到7月1日在中国驻有两千三百名官兵,其中七百五十名在军事顾问团。中国战区留下的工作由海军、军事顾问团和军调部分担。马歇尔见到海军上将库克。这位上将极力反对减少驻华海军,他是极力支持蒋介石的人物。他对马歇尔这位离职的总参谋长吼着说:“你站不住脚!你过早解散美国的中国战区总部将损害美国在华利益。”
  马歇尔说:“及早撤离美军会增加对俄国人的压力,使他们撤出满洲。”
  库克海军上将说马歇尔忘了美国的强大。
  马歇尔权力顶住国防部美国海军方面的冲击。他赶快给吉勒姆中将发电,催促吉勒姆安排停战小组进入满洲。他把停战小组推上满洲,是为他回到中国之后,不致使满洲乱了套。
  吉勒姆中将对往满洲派执行小组事拖而不决。
  马歇尔知道吉勒姆是极力支持蒋介石的人,他看出此刻对蒋介石有利,吉勒姆不会执行他的电报命令的。他干脆急电催吉勒姆立刻前往满洲,再拖延会使停战垮台。要吉勒姆立刻和蒋介石会谈,为了支持对方会谈占上风,他向对方透露了他和总统、国务卿、进出口银行总裁以及其他重要官员讨论了中国的经济问题,他肯定说,不久中国就会得到更多的经济援助。他要用这有力的手段去打动对方。
  吉勒姆回电说,执行小组先去沈阳不合适。他和拜罗德担心三人小组会毫无所获的。
  马歇尔不能看他支撑到岸边的船,被人一脚踩翻。他坚持吉勒姆要亲自去沈阳。他说进入满洲是他和委员长谈定的,委员长亲口应下的。必须大力促进小组进人满洲。不能再拖延了,不然满洲的战斗会发展得更严重,并且会向南向西甚至扩展到热河那里。
  吉勒姆去找蒋介石,他提出马歇尔的意见,吁求委员长同仍在南方的共军和解。
  蒋介石一甩袖子说:“他们既然不走,那我就消灭他们。”
  吉勒姆说他正在按马歇尔将军的安排,为被围困在华北的一支共军解围。
  蒋介石大发脾气,他吼道:“华南是在我鼻子底下,我让他们跑掉,他们会来掐我的脖子。满洲,你们愿意去,就去吧!”
  马歇尔稳住情绪,他看出了在中国踢开的那点局面要塌台了。他在临上飞机返回中国的前几天,还继续为中国经济争取援助,他认为只要给这位委员长援助,委员长会软下来的。他逐一拜访有关部门,筹措款项,还出席参众两院的有关委员会,召开记者招待会。在动身前一小时,又对刚刚回国的魏德迈说:“我能为中国做的,我都做了。”他在关上机舱门的一刹那,还在对追访他的记者说:“看着吧,美国的马歇尔和中国的和平在一起。”
  机舱门重重地关上了。那位激动得不得了的凯瑟琳夫人,要马歇尔按着画报,讲中国迷人的风景。马歇尔虽然顺从地讲着,但他却是心猿意马,在中国北方、南方看见的不是迷人的风景,而是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的穷困和痛苦。他想到中国此刻发生的事情,可能是使蒋介石得利了,不然蒋介石不会那么嚣张。但作为一个军事家,他明白蒋介石不让停战小组进入满洲,这是军事上的短见,如果不能在东北、华北站住脚跟,蒋的政府不会安定下来,甚至会全部垮台。
  马歇尔见妻子微微闭上眼睛,知道她安详地入睡了。她会像天使一样,张开翅膀在中国大地上飞翔。
  当马歇尔透过稀薄的海雾,看见中国海岸线的时候,他的心情十分沉重。这位五星上将马歇尔将军,在美国人的心目中是有着崇高威望的。他为了逞能,夹着大皮包来到这么个多事之秋的中国,想以他还没有用完的智慧,来拯救这个国家。说句心底话:他这匹老马陷在烂泥沼里了。在他坐在总统身边,汇报他在中国取得伟大成功的时候,美国人听了都感到乐观。中国参加盟国、盟军,在中国开辟了战区,而且还打到缅印去……
  飞机徐徐下降了,降落在北方最大的城市——一北平。
  马歇尔在飞机起飞时,途径几次降落、加油、起飞,他都没有给国民党政府拍电,只给北平总部拍了电。
  还好,机场迎接马歇尔和夫人的只有美国吉勒姆中将和工作人员。凯瑟琳眨着惊奇的眼光看着眼前这片灰朦朦的大地,她在想:这是地狱还是天堂。
  吉勒姆和马歇尔拥抱时,悄悄地在他耳边小声说:“将军阁下,在您飞机着陆前两小时,中共军队进入长春了。”
  马歇尔知道长春是满洲的重要铁路中心,日本人1932年建立的伪政权时以此为满洲国的首都。他心声地说:“好吧,我准备停一下去重庆。”
  吉勒姆淡淡地说:“委员长正忙着迁都回南京。”
  “我还是去重灾!”马歇尔语气重重的、带有疲倦的嗓音说着。给人的感觉他是在哪里跌倒,还要哪里爬起来。


  ------------------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