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黎烈文

  乐到极点,便“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真情之流的自然流露,确是这样不容遏制的。同时,假若外界给予人们的刺激太深,则为刺激所掀起的强烈的反应,也会使人情不自禁地顿足锥胸,逼得非骂不可。
  但拿伪君子的眼光来看,骂是顶野蛮不过的,他们虽则背着良心,干了不少损人利己的坏事,表面上却满口甜蜜,企图不露半点儿痕迹,谁若要鸣不平,想把心中淤积的愤火发泄发泄,不管你心直口快,句句是道,他们总极力反对,不,严加干涉。处于这时代,伪君子的权威高压在他人之上,所以人的真情,竟然多少被凶焰掩盖住了。
  其实,反应节R-B-S这公式,断断乎没有例外,我们冷眼旁观,既处处有不平存在,即处处有该骂之事。所谓骂,只要是严正的批评,无畏的反抗,则正义之伸,也许由此而始。像现在,有的为富不仁,有的昏淫无道,有的兄弟阋墙,有的厚颜变节,有的堕落自戕,等而下之,竟至卖女求荣,认贼作父;如此奇形怪状,真是指不胜数!平心而论,那个不该痛骂?说句笑话,若要供求相应,就赶办几个骂科速成班,也算不得多事呢。
  越怕骂,越有丑处给人家骂,也就越发禁不住骂;要人不骂,除非自己肯洗心革面,由黑暗的重围中冲出来,向着光明的程途前进。
  再为骂的人设想,也不好说笑骂由我,于是乎信口谩骂,当骂怕骂,或竟先骂后不骂。祢衡打鼓骂曹,声色俱厉,几死不屈,这是值得我们效法的精神!不然的话,就算自己胆大,到处乱骂,把人骂得走投无路,但这与真情的自然流露,毕竟不知相去几千百万里了。

  原载1932年12月5日《申报·自由谈》(未署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