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败的“探索”,无聊的“碎片”

作者:梅静


  作为“中国第一位采访情感隐秘的女记者”而暴得大名的安顿,在由“纪实”转向“虚构”的当口露怯了,号称《欲望碎片》一书,处处露出记者的尾巴:想象力的低能、思想的贫乏、结构故事能力的低下(依然是电话倾诉、录音采访的方式),以及语言的苍白、空洞、无味。令人吃惊的是,采访过那么多情感隐秘的安顿,对生活、对人以及情感的理解却依然是时下流行的那种肤浅的贴标签的方式。书中处处刻意交代“我用伊丽莎白·雅顿的第五大道香水”,穿“纯棉老土布的格子长裤、亚麻色的上衣”,喝“很体面也很便宜的屈臣民汤力水”,喜欢“白色剑兰”,“靠写文章、卖字为生”。而我的“白马王子”于涛则开一辆“黑色林肯轿车”,“是个真的有钱人”。两人的艳遇缀满了诸如驱车去吃日本料理,听邓丽君的歌,送999朵红玫瑰这样一些“小甜点”,徒有浪漫的空壳而无内在激情。显然,这些标签和小甜点将使这本书成为地摊上的抢手货。

  尽管如此,这本书作为小说却失败得一塌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