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行漫画》题记

作者:阿英

  当我从一位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同志的手里,接到这一束生活漫画,而逐一看过的时候,我内心的喜悦和激动,真是任何样的语言文字,都不足以形容。
  虽只是二十五幅的漫画,却充分的表白了中华民族性的伟大、坚实,以及作为民族自己的艺术在斗争与苦难之中在开始生长。
  我以为,在中国漫画界之有这一束作品出现,是如俄国诗坛之生长了普希金。俄国是有了普希金才有自己民族的文学,而中国,是有了这神话似的二万五千里长征的生活纪录画片,才有了自己的漫画。
  在中国的漫画中,请问有谁表现过这样朴质的内容?又有谁表现了这样韧性的战斗?刻苦,耐劳,为民族的解放,愉快地忍受着一切,这是怎样地一种惊天地动鬼神的意志。非常现实的在绘画中把这种意志表现出来,如苏联文学之有《铁流》、《溃灭》(即《毁灭》——编者),是从这一束漫画始。
  其次,中国既有漫画,虽不乏优秀之作,但真能表现民族的优越性,生长性,不渗杂任何病态的渣滓,内容形式,甚至于每一笔触,都百分之百表现其为“中国的”,如这一束漫画,在过往是还不曾见过。
  因此,这经过了悠久的旅程,而又从辽远的陕北带到南方来的一束漫画,它将不仅要伴着那二万五千里长征历史的伟大的行程永恒存在,它的印行,也将使中国的漫画界,受到一个巨大的新的刺激,走向新的开展。它要成为漫画界划时代的纪念碑,分水岭。
  发挥着民族伟大意志的反侵略战争,现在是在继续的开展。广大民众为着民族的生存是毫无顾惜的在忍受着一切的苦难。这正表现了这一束漫画所反映的民族精神的更进一步的发挥。把它印行出来,正是要在当前的战斗事实而外,向全世界有正义感的人们,提供一项中国抗战必然胜利的历史实证。
  我谨以无限的敬意,呈献给这一束漫画的作者——萧华同志!

  一九三八年

  录自《阿英散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