勃谿

作者:彭家煌

  从放工的钟声里走出工厂,便杂在一群奔跑着赶午餐的女工中了。他想:在这一堆堂客们里漫踱着,设若其中的一个垂青起来,或无意间互相推撞一下,那成?三脚两步跳出这漩涡吧,但家里那个娘姨年纪不算老,也许楼上两个年轻女人在灶间烧菜,或在后门口谈天,自家在那中间呆呆的站着,那又成?……怀着这不安的心情,于是前后左右那些穿旗袍的,系裙子的,剪鸭屁股的,梳横S的,以及长的,矮的,蛮的,俏的,平常本可任意回头去瞧瞧的,这时也只得非礼勿视,头端端正正的竖着,眼珠斜斜的溜一溜便直射着老远的车马和眼前许多活动的曲线;身体是东闪西避的像在交织的电网里穿插,也像热锅上的蚂蚁那般走投无路。他知道如此小心翼翼恐还不足以赎其辜,因为后面一大群里有他那个她,而她那双眼睛又一定还像巡洋舰上的探海灯,在监视着他,巨炮瞄准着他,一有动作就会被轰毁的,实际,别的事他并不怕她,但在男女的关系上她对付的能力可不弱,一丝一毫都不放松的,有时还无缘无故在挑衅,以为不如此这野马定规给什么贱货牵了去。因此,起码,他对她是不能有点不(足局)(足脊)的。
  家门口是到了,娘姨已经烧好饭抱着小人在弄堂口候着,灶间也是冷火秋烟的寂静,他脱了险似的在客堂间门外很挺拔的待着,以为一路都在上帝鉴临之下,自问是可告无罪于她的,但不久,突现在后门口的却仍是老早就板起的一座三角脸;本来这不过板一板而已,没别的变故终究要复原的,可是楼上那两个偏在这时走下来,而且不能避免的满不在乎的在他身边擦过,这就不能不使那个她眼珠朝他和她们之间翻着,强盗似的从口袋里抢出钥匙,粗重的开了锁,猛烈的推开了门,随即把那“贱货”暴出来。如果他回嘴,那“不关你事”定规可以听到的。他是已经做过几年的男人,当然知道怎样利用男人的火,那火一发,在女人看是应该了不得的。这小风波用威严的沉默尽对付得下,因之他不响。看形势,她也就不敢再多嘴。
  饭菜像贡在两个雷神前,没有声息也无暇玩味就被吞掉了,又生怕这局面的开展,男的便饭碗一丢就走了。
  说是两家头暂时离开了太平些,但那只是暂时的事。
  到下午放工时,他还是不敢忘记上午那回事,特意在工厂多待一会,揣想着马路上那些妖精是已经绝了迹,揣想他那个她是一路平安的已经走到家,已经好好生生开了房门一屁股钉在床沿正默念着“现在该是他回来的时候了!”然后他才急忙窜到家,一直冲进房,使自家和楼上人连打照面的机会都没有,这才算差强人意的,他沉默的看他的书,她也放下板起的面孔料理她的一切。
  人是到家了,没问题的,然而这天是腊月二十三,她祖母家请在晚上吃年饭,两家头早就答应一定去,前一天也有人来嘱咐过,十回请就有九回不敢到的他,这回当然不反悔,可是那时形势似乎又变了,她打扮好了自己,关照好了娘姨,预备好了孩子的饮食,一切都安排好了,抬头瞅着伏在写字台上一本正经的看书的他,装出个不自然的和颜悦色来:“喂,你究竟怎样喽?——不早啦,还不预备?”这样问的时候,然而他不理。实际,他是嫌她只肯出五成“低首下心”的价格来买自家的承诺的,男人在女人身上图报复,有时宜于在晚上用严峻的态度,也宜于她娘家有事故的时候,因之等第二的“喂,赶快啊!”发出了,他才头都不抬的强勉着答道:
  “你去你的好喽!——我是不去的。”
  “哟哟哟,又装架子,因为上午说了那末句话就——?”
  看形势,只要他肯开口事情是可以转弯的,她就涎着脸把话顶上去,生怕弄僵这桩生意似的即刻加了几成价。但这反而引起对手的居奇:
  “无论如何不去!”
  “那你就当初不能答应人家呀!——害他们等,而且请了多少次,一次都不去是不行的。——等下他们问起来,我把什么话答应?”
  “不去,不去,死人也不去——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他们问起来,你随便扯句谎就行。何必定要我同去?——跑到人家吃一顿,回家要呕几天气是犯不上的。”
  逼到“呕气”上,实在是使她无法解辩的,就只好沉默着。但排了许久的阵,不去是太扫兴,一人去又不便,且在玻璃柜前扭了一扭,总觉着那旗袍太合式,头发也剪得真称意,新皮鞋在地板上阁托阁托的也着实有韵致,时钟是早已催走了黄昏,还在滴打滴打的真令人烦煞,人是伏在写字台上在装腔作势,去是未尝不可去,就为着通下过“呕气”那难关,于是,起首,她不能不“只要你自己……我为什么要……”的低语着,但终于立即改口说:“呵哟,走吧,老天爷,我决不和你吵就是。”这似是带嗔带笑的语调,实际她是已经做出实足的派头在哀恳了,且蛇精般走拢来缠,推,他虽则口里说“真讨厌!”“真麻烦!”心里未尝不这样说:“是时候啦,只等你再恳求一下就可以……”于是,果真等到受了她一下推,他才勉强收拾收拾。一道走了,脸上依然满堆着不情愿的乌云。
  祖母家有她的一个寡婶婶,是她先叔由堂子里接出来的,年近四十还是胖里藏娇,不曾减却一点畴昔的风度,也有她的两个年轻嫂嫂,分居的她的弟弟也带着小巧的媳妇儿来了。这些人都伶俐活泼,擅应酬,在她的眼里那都是些尤物,足以迷惑她的他而有余,在敬茶敬烟等事上也都是些引诱的勾当,说他俩是和她们在一块吃年饭,那真罪过。
  这自然是饭吃了就不愿在那儿多停留的,加之男的女的聚在门口送别时,那又简直等于在幽会,在情话,总之,她是嫌他和她们太接近了,就匆忙的往前冲,示个范好使他识相,随即又转头嚷:
  “走啊,还站着干什么!”
  在许多人前他不便回嘴,只闷着走,他是完全被卖了,被骗到她的势力范围内给白骂了一顿。他的血在倒流,全身在发热,人是机械的被一肚子蒸气在推行,直到街口才从一堆恶毒的愤怨的言语里找出那极轻松的一句,不管那已是几乎失了时效的:
  “走自然是走,谁还想在这里过夜不成!——我原是不肯来的,妈的,不知是什么鬼要牵引我。”
  这几乎是对自己说,在车马喧嚷中,她已经低着头在两丈远的人缝里钻了,然而他总算吁了一口气。他眼光四瞩着,觉身后没有巡洋舰,也没有向自己瞄准的巨炮,心头一舒展就忽然被一种神妙的感觉牵制了他,他不明白她为什么无缘无故要顶撞自己,却又在愤怒中把自己放弃了,让自己在男女杂沓的通衢这般的自在?难道她是藉着这玩意来消遣?那就自己何必那末的认真?于是他就像人海中的夜的梦游者一般,把自己搁在一个旁观者的地位来观察自己以外的他和她,以及一切,那酝酿着正待暴发的火花早已无形消灭了,突现在眼前的仿佛是一个奇特而桀骜不驯的不许任何雌动物占有她的伴侣的雌动物;她没头没脑直往前窜,让那些雄动物把她推到左又挤到右,有些是走过她连连扭转头迷迷的瞧着她,有些是牢牢的在她后面跟着,于是他想:假使她是为自家所有,自家能看得过意,不把那婊子崽槌个臭死?假使她不为自家所有,自家能不像别的动物样也扭转头瞧她个仔细?甚至趁着黑暗着实拿出手法来进行一下?那鸭屁股,旗袍,高跟鞋,岂不和别的雌动物一样具着引诱力?她又何尝不像在别的动物的眼中的一样可爱?假使别的动物对于她进行成功了,她是不是又给占有了使别的动物又和痛苦的自家一样?……这奇迹在他心里一来回,几乎使他笑。总之,仔细想,实际上他是她的。名义上,她也是他的,这是大数难移的没法挽救的事。他不是个旁观者,他实在熬不住被人占有的日子呀!于是他就在心里又长叹起来:在马路上来往的仁人君子啊,你们倘能吊膀子把她吊上,把自家解救出来,那真是该谢天谢地的事!为着她,自家常是脑袋胀,胸胃痛,和男朋友等于绝了交,和女朋友简直不通信,和国家社会也绝了缘。和家乡也几乎不来往。同学们都在政府里当科长局长,拿三四百块钱一月,自家也不是绝无门路可钻,何必定要把住那三十几元一月的所谓铁饭碗,受穷受罪,将自家幽囚着,沉闷着?这全是为着她,全是为着她啊!然而她还是这样不体谅,甚至使自家受种种的奚落与薄待!况且自家还是真正坏到怎样的程度和她婶婶或祖母吊过膀子?跟别的女人恋爱过?狂嫖滥赌过?退百步讲,就算自家不爱她;也是不能勉强的,而且这全是她爱无中生有的吃醋,自作自受啊!这值得她束缚自家?监视自家?她到什么地方去,自家从来不过问,她可以和别的男人独来独往,自家为什么就不可以?人类除了男便是女,自家难道只能和人类以外的动物们往来吗?世间的女人不绝灭,恐怕自家是永无宁日吧……唉,假使海洋中有这么一个荒岛,连雌禽雄兽都绝迹的荒岛,比鲁滨逊住着的还荒漠百倍,自家真情愿漂流在那儿,无声无息的活着,无声无息的死去,到那时看她又将怎样说?好幸运的鲁滨逊!好悲哀的自家呵!……
  郁闷,悲愁忽又将他紧紧的包围着,头缩进大衣里,一步高一步低的僵尸般将自己搬到家之后,原想顺顺畅畅的在冷静的被里埋葬了自己,好玩味那空幻的荒岛中的乐境。可是刚进房,小孩在娘姨手里忽然呕吐起来,他那个她跄踉的走拢去一把接住,就开始无名的咒:
  “都是吃了这顿倒霉的年饭!”
  好像这话不受听,那态度也不受看,火山在爆发啦!地在震动啦!他忍着忍着,但总觉那是无可避免的天灾,自己不能不陷落到那种天翻地覆的境界里去。朋友们曾勉慰他过:居家用得着糊涂二字。又有个朋友曾替他打过一个比方:男子顶好做个牛皮糖,可圆可扁,然而这时的他是觉得再糊涂再牛皮糖化也不成功的。
  “谁叫你去的啊?谁叫你去的啊?——你在这里咒?”他眼睛睁得圆圆的,嘴唇在发抖。
  “这不关你事。”她扭转头也眼睛半天不瞬的睁起和他的对射着,眈眈的像要吞掉一切。
  “我晓得这不关我事!——这全是我的不是:不该接那寡妇一支烟,不该和她们点头,更不该听了鬼的话——去,去,——我早划算到吃了这顿年饭是要倒霉一世的,妈的!”他除睁眼之外又咬着牙,似乎光这样还不行就又在桌上加了一巴掌。
  “用不着扯三扯四的,你这副样子没人怕,你要借着由头闹,你闹好咧!——一来就拍巴掌!”她把孩子放了,腾出右手,用无名指指着他。
  “是我借由头啊,我就来借借由头看。”没人怕是再羞耻不过的,那非借重暴力不成功,他就眼光四面逡巡着。但一时不知从何处下手,最后是椅子的不幸,由房里飞到天井里,断了一只腿,再用手在桌上一扫,杯碟就遭了殃,滚了蛋,由墙壁上溜到地下,散了,接连地握紧拳头慢慢的走近她,“妈的,我真恨透了,非把这鬼窝毁了不成,非大大的破它一个坏不成!”
  原无意打人,但照这形势进行,假使对方还不怕,那就非打不可的,因之他只是慢慢的向前走。但前途没有什么障隘,好使自己盘马弯弓,而且相距本极近,这样慢踱着颇近于徘徊,因之他忽然感到这样的徘徊好像在做戏,对于刚才说的像做小说样的句子也太不伦不类,但又不能当作玩笑事,否则空头威势会失效,英名会扫地,于是不能不走拢去,在她的头上摇晃着蓝筋暴出的拳头,同时就补了这一句:“而且非做点样子给你这混蛋看看不成的。”
  “哎呀!你们看呀!无缘无故打人呀!——哼,小孩呕吐,我说不得呀!我叫人跟你评理去。”
  一半的话是在后门口嚷出来的。娘姨也走开了,孩子起首是惊哭着,终于被掷在褥子上吓呆了。并非怯,她只是要在深夜里叫人来评理。
  “别走,用不着怕呃——妈的!”他向着空洞的后门口又挥着拳吆喝了两句。
  虽然不知道有无理可评,说是去叫人评理,人总是不能不去叫一叫的。她的确是去了,他也就不便安心睡,抱着孤哀子似的小孩抚着拍着,久之,这小生物也就服服贴贴的睡着了。他把他放在被里,自己在一边陪伴着,一边回忆方才的一刹:那没有动武的理由的,她并没彰明的说:“不该接香烟,”“不该和她们点头”呀!总算自己还稳健,不曾打着她,否则当真评起理来,那就……仗着空头威势吓走她,把她吓走了就算成功了吗?……“毁了这鬼窝”……“破它一个坏”……哈……哈。——他在回忆过后又环诵这两句,于是微笑着,几乎不相信自己会干上这么一回滑稽事的。
  夜深了,这女英雄终于率了一个平常接都不到的堂兄,这可出乎他的意外,幸而那是个先淫了丫头后娶亲,老婆两个还不常在家住夜的平常也在被她讥嘲之列的堂兄,年饭还在口里就吵着要打牌的堂兄。他是皱着眉,轻着脚步,头缩进大衣里走进房的,看那没灵魂的不尴不尬的样子,早就晓得他是从麻雀席上被拖来的。见了客,床上这个就连忙起身打招呼:
  “刚才在府上打扰,多谢!多谢!夜半更深又劳驾跑到这里,真对不住得很!”他苦笑着,赶忙敬了一支烟。
  “呃——怠慢,怠慢!——不必下床,天冷得很!——唉,在家正玩牌消遣,忽然舍妹跑回来——唉!——”堂兄也苦笑着,因为有“评理”的嫌疑,使他非常的(足脊)(足局)。
  “横蛮东西!——你不要看他那涎皮搭脸的鬼样子,背啦人才又是一副腔调!这强盗我定规跟他离婚。”她眼珠通红,手指着他,脸对着堂兄说:“我今天请你来就为这件事。——哼,动辄就打人,还了得!”
  堂兄只是笑。
  “没有的事,我打着了谁啦!——开口离婚闭口离婚,你离好了喽!”他看不过那凶像也就不肯默认这回事。
  “没打人,哼,不是走得快——喏,地下这些东西是谁打的?”她指给堂兄看,惜物的眼泪不期掉下来。
  “打人是没有的事——讲起起衅的原因,——真丢丑!”他对堂兄说:“我也不高兴讲,——这事情恐怕老兄来了也是难解决的。”
  堂兄很为难的苦笑着。室内很静穆,只有她抽噎的声音。
  “近来工厂里事情忙吗?”许久之后,堂兄设计找出了这么一句。
  “还好,——老兄今晚不做夜工吗?”
  “不,近来的夜工是玩牌,邮政局里的工潮还没解决呢?”
  “呵——是的,工潮没解决,将来解决之后总会加点薪吧?”
  “难说。——据罢工委……”
  “特此请你来不是谈这件事的,要你在这里东扯西扯干什么?”她在旁边实在听不进邮局的工潮,那和“评理”相隔得太远,就不能不打断这无聊的叙述。
  堂兄还是笑。什么都不便谈,该谈的是:
  “现在时候不早了吧?”
  “你走好咧,用不着你来!”她瞪着眼向堂兄。
  堂兄于是便笑着告辞了,他之来本是多此一举的,而麻雀席上却无端缺了一只脚,因之告辞是他非常满意的事。
  “舍妹的脾气是——总得请你原谅点。”堂兄走到后门口,回头低声向后面相送的他说。
  “没有什么,您放心好了。——唉——这么晚使您——”他很抱歉的答。
  “谁是你舍妹?——还请他原谅点!——放屁!——你们都是一巢货,没一个好东西。”她听见了堂兄的话,立在房门口将恶语送出去,随即碰的把门关了。
  关了门也并不使人为难,亭子间的地板上有一副灰色的铺盖,本是招待一位同乡丘八用的,丘八走了,他让那东西留着,原想以备自己不时之需的,虽然楼板太硬点,铺盖太脏点,但总觉那又是一个天地,自由的世界,也就很舒服的很安慰的进去躺了,那总比伴着自己那恶婆强。
  此后是谁都抱着“你不理我啊,我也不理你”的心情过日子,她有孩子玩,当然不寂寞。他有他的去处,每天饭碗一丢就走,睡觉时才回来。那是多末的惬意!
  不久,年关来访问这家庭,然这家庭却无意于接待。他是成天在外面逍遥。她也不能不成天访女友,研究对付这逍遥者的方法,研究的结果是站在亭子间门口狠狠的咒:“小心点,我已经找着了真凭实据——哼,哼,你莫逃,自然会有人来办你。”或把情书找出来说:“这是放的什么屁,你自己看看?——强盗,骗子!”此外也少不了到娘家去宣传。宣传的结果终于把她的弟弟请来了,那算唯一的救兵。
  “听说你们常常闹,还打人,这不成个样子,——祖母不答应,娘舅也不答应。”她弟弟把他请下楼盛气的说。
  “是谁找谁闹,这我用不着辩,——至于打人,虽然我脾气丑,却不曾有过,你们不答应就不答应好咧,听便你们怎样处置我!”他脸色苍白的起身往亭子间走,头埋在被里,身子抖着,似乎受了委曲般的在饮泣。
  “你用不着动气呃!——我不过对你这样说说罢了。”她弟弟跟上楼禁抑着不好的情感说。
  “不必跟他谈,——你看他这副样子,还有样什讲头,离婚就是。”她在亭子间门口威武的嚷。
  “姊,你别响,你这副样子也难看。——来,来,我们到下面再谈谈,大家平心静气的。老是这样吵下去真太难了。——”
  于是大家走下楼在客堂间坐定了。
  “旧帐不必算,现在,你的意思究竟想怎样?”她弟弟对她说。
  “我还是想同他离,一动就拍桌打椅的——孩子给他吓坏了,娘姨也不肯做,我情愿一个人住安耽。”她口是心非的说,以为一提起“离”就够把他收服的。
  “你的意思想怎样?——她说是要离。”她弟弟试探着问他。
  “我不怎样,随便她要怎样就怎样。”
  “不能随便,随便是不行的,——她的话你究竟同意不?”
  “我没有什么不同意,只要她怎样合式就怎样,总之,吵闹的日子我也过不了。我是承认我的脾气坏,但她——”他始终含糊的答,生怕承认了。或者会有出乎他能力之外的条件终归使自己屈服的。
  “你的脾气好,你的脾气好!——我不要同你这强盗住。”她横蛮的说。眼泪滔滔的流,已决心收服不了他就只好铤而走险的。
  “姊你还是这样我就不管了,随你们自己去。——我看你们并没有大了不得的事值得离婚的,况且当初既是恋爱结的婚,一点小事就闹到这样,不是笑话吗?像小孩子一样的,你们自己想想——我的意思不妨暂时分开住试试。你住在这里,他住在亭子间,谁都不能走到谁的房里闹,如果谁走到谁的房里闹就是谁的不是,到那时就没有法子想,只有离。你们都同意吗?”
  “可以,好。”他爽气的说。
  “就分开住也好,——但是他,每天饭碗一丢就跑,一定是外头有个贱货在等他啦,不然,他这样赶来赶去干什么啊?”
  “那末,你究竟有没有相好的喽,外头?就是有也不妨直说啊?”
  “有,有,多得很。随她怎样说就是,但是你问问她看见过一次没?”
  “谁知道,我又没跟他一道走,——谁知道他的鬼把戏?”
  “那末,我有个办法,你们在上下午定一个时刻同进厂——上午就定在八点五十分,下午就定在一点二十分吧,到了时刻就谁都不必等谁。回家呢,——回家就各走各的吧。”
  “好,好。”这是她的爽气的回答。
  “我不能照办,——如果定要这样就索兴在我的头上贴着‘某人之夫’的纸条,在她的头上贴着‘某人之妻’的纸条还来得妥当些。”两家头一道走是亲密的表示,大闹之后就这样似乎太滑稽一点的,也好像太压迫他一点,他实在不情愿。
  “喏——不是有鬼心思,他为什么不情愿啊?”她忽然露出半个笑脸说。
  “这又不是使你吃亏的事,如果也不肯照办那就是你无诚意啦。”
  “好,好,我就承认了也算不了一回事。”
  “至于经济方面呢,——她对我说过小孩她要领,如果你答应,你可以拿出多少津贴,每月?”
  “她要领那更好,我每月拿出二十块钱来。”
  “谁要你的钱,谁要你的钱?”她插口说。
  “她自己能生活,不要这许多钱,你只每月贴孩子十块好了喽!”
  “不,我给十五块,我给十五块。”
  “好,你定要出十五就十五,至于房饭钱大家分摊好了,饭是最好也单开,各人在各人房里吃,省得生是非。等将来感情恢复了再在一起吃,住。”
  “还有欠的四个月房租。”她赶忙补了这一句。
  “我一个人还好了。”他打肿脸称胖子的答。
  “那也大家分摊好了喽!——还有什么吗?——没有不同意喽吧?——那末,好,就这样,就这样。”她弟弟站起来说:“好,到开年我再来看你们。唉!”伸了个懒腰,算尽了责任一般很满意的走了。
  其实,男女间事是可用契约式办法能解决的吗,爱情是可以凭着图章能维系的吗?本来一点小风波,时过境迁的会自然的平息的,然而经过这番手续之后,反而在彼此的情感上留着深深的痕迹,不是一时消灭得掉的,总之,现在他们是正式分居了,也可以说是变相的离异。女人的心理状态是不易于捉摸的,那无从断定,然而他,起码是有这种感觉的。
  第二天是腊月二十九,工厂放了假。他躲在亭子间的地板上的被里像冬季的虾蟆,无声无息的潜伏着,像是没有家,没有妻,没有孩子,没有一切,像落魄的浪人,乞丐,总之他是只想在自己的生活上尽量流露出他是已经和她离异的凄清的表情来。
  她呢,她以为他是一个纸包,平常是放在口袋里的,因为种种的不便,暂时搁在亭子间罢了。也可以说是自己将他暂时幽囚在那里,让那强盗安静的去忏悔,去收心做好人,她可以左右他,编派他,他始终是她的。他是在那里安分守已,这使她高兴。于是,上午,她忙着办年货,送年礼,下午收拾房间,又搬出一套干净的铺盖,叫娘姨拿到亭子间,又叫娘姨替他架了个小木床,且布置桌椅。
  第三天是年底,绝早她就带了娘姨上菜场买了些鱼、肉、蔬菜和许多糕点以及一切,晚上又亲自在乌烟瘴气的灶间弄饭菜,在自己房里的五斗柜上用年糕,橘子,“长命富贵”的纸签儿和蜡烛贡了一个磁菩萨。总之她是忙着厂,忙着了又还生怕他寂寞,悲愁,就叫娘姨看孩子,提着小灯笼,走到他房里,虽然他是起了“孩子,谁是你父亲啦?”的悲感,甚至因怜惜这孩子的命运而坠泪,然而她叫娘姨抱着孩子陪了他以为足够安慰他的。
  饭菜弄到差不多了,想起他爱喝酒的,她叫娘姨买了一瓶“白玫瑰”。家家在欢天喜地的吃年饭,这是父子、兄弟、姊妹、夫妇团圆的佳节,游子游孙还有不远几千里赶到家来叙天伦之乐的,自己的小家庭里并没家破人亡,虽然暂时分居着,并没分屋住,更没有当真的离异,难道就不能同席喝一杯吗?而且他难道对自己真正干了许多鬼心事?于是,在忙碌中她关照娘姨说:
  “娘姨,你去叫少爷下来喝酒,菜会冷啦。”
  隔了一会,他没有下来,又叫娘姨催了两次。
  他是熄了灯躺着在那里悲哀,他知道她买了许多菜,也闻到鱼肉的香味。他以为她吃着隆重的年饭也许不叫他的,他怀着恨,决定不起床,虽然听到她关照娘姨来请他,还是把那恨意延续着:你不如决绝的把我丢了吧,既是这样爱和我闹!如今既已分居了,就不能当作我是死亡了吗?就不能当作自己是孀妇吗?又来叫我干什么?……其实这是一种报复的撒娇的情感,不过这情感反把他弄悲哀了:我是我,她是她,没有理由安闲的享受她的邀请的,没有结婚时,自家不是也和今宵一样年年睡在客地的斗室中的单薄的被里,灯都不点的冷冷清清的听着惊人的爆竹声渡过这年关吗?如今虽则结了婚,有了孩子,然而结婚所给与自家的吵闹,严厉的拘束,累赘等等的苦痛;她是坚决的想把自家逼进坟墓才甘心;她藉著名义把堂兄请过来,把弟弟请过来:她祖母对于自家不答应,她娘舅不答应!自家的苦痛可向谁诉述啊?又有谁说句公道话咧?她是多末势力雄厚,自家是怎样孤单啊?一点小事就请娘家人,这日子过得了吗?如今正好,算正式离婚了,她用不着请自家,自家心是死了的,起码她已是个实际上的孀妇。她用不着叫我在她房里吃。她自己享受那馐馔吧!她和孩子团聚着畅叙天伦之乐吧!自己在黑暗的牢狱般的斗室里,这沙漠般的床上仰卧着,凭着炸弹般的爆竹声,那漂流的回忆,那在眼眶边长流的眼泪不够享受吗?……这不消说他是在吞声饮泣了,但在悲哀之余,经她连催了两次,他的心又复活了,那种悲愤的情绪又转变为怜惜:他念及她那种呆笨的妒嫉,那不顾生命的吵闹,那不知厉害轻重的妄举,那不知不觉中弄到极其消瘦的身体,以及年节那末热忱的劳碌与渴望和自家团聚的隐衷,他又觉着如果自家不去她房里吃一顿,她在这佳节中将会怎样冷落,扫兴,悲愁啊!于是他还是毅然走进她房里。
  馐菜冷冷静静摆在桌上没有多少热气了。她只抱着发热的孩子徘徊着,脸色很难看。等他进房了,两手撑着头盘在席上了,她才伴着孩子坐了,一面叫娘姨筛酒,一面

[1] [2]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