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平凹·废都             第七章
 
  这当儿,巷道有人用三轮车拉炭块,门口的洗衣盆把路挡了,叫着挪盆子喽,穆家仁赶忙出去挪了盆子,又把盛污水的桶提了进来,三轮车才过去,桶再提出去。穆家仁没事,也没活。就又在盆里搓洗起来,阿灿便让他出去买些熟食来,要让客人在这儿喝酒。庄之蝶赶忙谢绝。阿灿却恼了:嫌我们管不起一顿酒?嫌不卫生?还双手按了庄之蝶的肩要他实实在在坐下,随手弹掉了庄之蝶后领上的一点尘土。
  酒就在阿灿家喝了.无外乎有一些猪肝、肚丝、猪耳朵、竹笋和蘑菇。阿灿又烧了一条并不大的鱼。鱼在门外的炉子上煎时,香气就弥漫了半个巷,对门的房子里有孩子就嚷道要吃鱼。庄之蝶从门里看去,对门窗里是一个老太太在擀面条,也是赤了上身,两个奶却松皮吊下来几乎到了裤腰处,而背上却同时背着两个孩子。老太太说;吃什么鱼,没长眼睛瞧见阿灿姨家来客人吗?吃奶!便白面手把奶包儿啪啪往肩后摔去,孩子竟手抓了吸吮起来。阿灿便盛了一碗米饭。夹了几块鱼走过去,回来悄声说;你们一定要笑话老太太那个样子了,听说她年轻时可美得不行,光那两个奶子馋过多少男人,有两个就犯了错误了。现在老了;也不讲究了,也是这地方太热,再好的衣服也穿不住的。喝过酒,四人又说了一阵话,穆家仁洗洗了锅碗就要上班去,庄之蝶和孟云房也要走。
  穆家仁按住说;你们急什么.我是上夜班,不去不行的。你们谈你们的。晚上在这儿吃我们河南人的浆面条。庄之蝶说;哪能吃个不停,以后来就不让吃了。阿灿说:我知道的,你是嫌男人不在家避嫌吧?心里干净、男男女女睡一个床上也没个啥!说得之蝶和孟云房脸脖赤红,只好呆下。穆家仁走了,阿灿问你们怎么来的,车子放在哪里?知道了骑的是摩托车。就让孟云房去推过来,免得老太太们回家去了没人照看。孟云房一出去。阿灿明亮亮的眼睛就看着庄之蝶,说;你说实话,是真的要走,还是不好意思的话?庄之蝶就嘿嘿嘿地笑,说:你待人好实诚,虽初次认识却觉得关系很熟了,很近乎的。阿灿说;真话说了中听。你不知道,你能来我多高兴,要不嫌弃了,你就多呆会儿,我去隔壁先借包瓜子儿来嗑。说完就走出去。孟云房回来,庄之蝶说;你觉得阿灿怎么样?孟云房说;天生丽质,性格也好。庄之蝶说:我倒少见过这种女人,她长得比阿兰大方,更比一般女子少了脂粉气。女人没脂粉气,如士没有刀客气、僧没有香火气一样可贵可亲!孟云房说;你又喜欢她了?这时阿灿进了门,一人一把抓了瓜子儿让嗑了,说:阿兰很晚才回 来的,你何不就在这里再给钟主编写一封信,明日我就拿邮局给我大姐寄了。钟主编那么个处境,多一封信就能多活一个年头的。孟云房说:阿灿也有这份体会。阿灿说:将心比心嘛!只是我年轻轻的,倒没个写信处,也没个信写来。孟云房说:像阿灿这么好人材好气质的,哪有没写了信来的?阿灿说:人都这么说的,可正是这脸面和气质害了我!年轻时心比天高,成人了命比纸薄,落了个比我高的人遇不上,死猪烂狗的又抖丢不离。哪里像你们?孟云房说;都一样的,庄先生信倒不少,都是求写作窍道的,没见他说过有女的找他。阿灿说:恐怕是庄夫人漂亮,女孩儿们自己掂量了,就不敢去了。孟云房说:夫人倒还一表人材。阿灿就笑道:这就好了!孟云房说:好了什么?阿灿说:你要说庄夫人人材不好,我倒丧气了!你想想,别的女人见了庄先生.保准都有一份好感,说是为了啥,怕是谁也说不清;若听说庄夫人丑了,她就觉得庄先生标准太低,要爱上他也觉没劲儿的。孟云房说:你这想法倒怪,一般爱上一个男子,盼不得那男子的老婆丑,才有攻破的希望的。庄之蝶就直摆手,说扯到哪里去了?!却看着阿灿说:阿灿真可惜是这巷子的。阿灿说:也没什么可惜的,这世上多是甲女配丁男么!人常说金子埋在土里终究也是金子,当然不是说我就是什么金子,可即就是块金子,把你埋在土里了你是金子又有什么用?铁不值钱,铁却做了锅能做饭,铁真的倒比金子有了价值的!我现在宽心的是我还有个好儿子,儿子一表的人材,脑瓜儿也聪明。孟云房说;儿子呢?阿灿说:上初中了,晚上回来晚,学校加课的。我希望全在他身上了,我必须叫他将来读大学了再读博士生,然后到国外闯事业去!庄之蝶心里不是个滋味,说:你这么年轻的,正是活人的时候,若一门心思在孩子身上就……阿灿笑了一下,笑得很硬,低头在桌面上看了一下,看着桌面一层灰,拿抹布去抹了,说:你说的对着呢,可你不懂……又笑了一下,说,我曾经给阿兰说我过去在新疆饿过肚子,阿兰说她也饿过、可阿兰是一次出差到山里去,走了一天的路没吃一口饭,而我是怎么饿肚子呢?我是真正吃了上顿还不知道下顿吃什么,家里穷得没了一 把米!都是饿过肚子,那情况不一样哩!庄之蝶说;我懂的……孟云房一旁听着,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不明白,只沉得他们能谈在一起,就说他用摩托车去城里办个事的;让庄之蝶在这儿写信等着。两个小时后回来的。不容分说,出去开了木兰就走了。
  孟云房一走庄之蝶多少又有些不自然了。阿灿说:你现在就可安心写信了?庄之蝶说:写的。阿灿取了纸和笔。把桌上乱七八糟的东西一下子拥到一边,让庄之蝶坐了。她说她不影响,坐在那里看会书的。庄之蝶一时入不了境界去。连开了几个头,撕了。阿灿就说太阳晒吧。过来拉了窗帘,又怕他热。在后边给他摇扇。庄之煤忙说不用的,寻着了感觉写下去,一写下去竟带了深情,如痴如醉。阿灿在床头看了一会书,拿眼就静静地看庄之蝶在那里写信的样子。不知过了多久,庄之蝶写完了,回过头来,见阿灿呆呆地看着他发愣。
  他看着她了,她竟也没有觉察。就说;写完了。阿灿冷丁一怔,知道自己走了神儿,脸倒羞红,忙说:完了?这么快就完了?庄之蝶在这一瞬,心想,这么半天了还没见她羞过的。阿灿就走近来,说:你能给我念念吗?庄之蝶说:怎么不能念的!你听听,有没有你们做女人的味,我真担心钟主编看出是假的。就念起来.整整三页,庄之蝶念完了,猛地发现在面前有一只白净的手,五指修长,却十分丰润,小拇指和无名指紧紧压着桌面,中指和食指却翘着.颤颤地抖动。才知道阿灿什么时候就极近地站在自己身边,一手扶了桌上,一手在他的身后轻摇了蒲扇儿。他抬起头来,头上空正是阿灿俯视着的睑,双目迷离,两腮醉红。庄之蝶说:你觉得怎么样?阿灿说;我恍惚觉得这是给我写的。庄之蝶一时冲动,哑了声叫了一句:阳灿!阿灿说:嗯。身子就摇晃着。庄之蝶握笔的手伸过去,在拿笔的手扶在阿灿的腰际时,身子同时往起站,于站起未站起的地方,俯下来了一张嘴接住了上来的一张嘴,那笔头就将墨水印染了一点黑在阳灿的白衫上。两人抱在了一起,把一 张藤椅也撞翻了。庄之蝶说:阿灿,这是我写的最好的一封信,我是带了对你的好感之情来写的。阿灿说:真的,你真的喜欢我?庄之蝶又一次抱紧了她,他不想多说,也不需要说,他以自己的力量以自己的狂热来表示他对她的同情和喜欢。阿灿在他的怀里,说:你不知怎么看我了,认作我是坏女入了。我不是,我真的不是!你能喜欢我,我太不敢相信了,我想,我即使和你干了那种事也是美丽的,我要美丽一次的!她让庄之蝶坐好,又一次说她是好女人,是好女人,她当年学习很好,但她家成分高,她从安徽去新疆支边的,在那里好赖找了穆家亡,前几年一块又调到西京的。她现在日月过得很糟很累,是个小人物,可她心性还是清高。她是不难看的,有一副好身架,脸子还算白嫩,可她除了丈夫从未让任何人死眼儿看过她,欣赏她。庄之蝶说:阿灿,我信你的,你不要说了。阿灿说:我要说的,我全说给你,我只想在你面前作个玻璃人,你要喜欢我,我就要让你看我,欣赏我,我要吓着你了!竟把衫子脱去,把睡衣脱去,把乳罩、裤头脱去,连脚上的拖鞋也踢掉了,赤条条地站在了庄之蝶的面前。庄之蝶并没有细细地在那里品赏,他抱住了她,不知怎么眼里流出了泪来。阿灿伸了手来擦眼泪,说:你真的被我吓着了?!庄之蝶没有说话,待阿灿在床上直直地睡下了,他也把自己的身子交给了阿灿。阿灿轻声叫起来:你真的喜欢我,你真的喜欢我么?***(作者删去四百十一字)阿灿把他拉下去,他只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香。阿灿说:我是香的,穆家仁这么说过,我的儿子也这么说,你闻闻下边,那才香哩!庄之蝶趴下去,果然一股热腾腾的香气,就觉得自己是在云雾里一 般。****(作者删去二十二字)阿灿咬了牙子喊疼,庄之蝶就不敢,真怕伤了她。阿灿说:你怎么觉得好你只管你的好。生儿子时,医生就说我的骨盆比一般人窄,还怕生不下孩子的。庄之蝶又慢慢地试探着。她摇摇头,就只是笑。说说话话的,待到庄之蝶说他要排呀,阿灿却让他排在外边。***(作者删去五十一字)阿灿说:让你排在外边,是因为我是没带环的,我怕怀孕的。说着,又双手楼了他去,紧紧抱了睡在-起,突然脸上抽搐,泪流满面。庄之蝶赶忙就要爬起来,说:阿灿,你后悔了吗?是我不好,我不该这样的。阿灿却又扑起来搂了他躺下,说:我不后悔,我哪里就后悔了?我太激动,我要谢你的,真的我该怎么感谢你呢?你让我满足了,不光是身体满足,我整个心灵也满足了。你是不知道我多么悲观、灰心,我只说我这一辈子就这样完了,而你这么喜欢我,我不求你什么,不求要你钱,不求你办事,有你这么一个名人能喜欢我,我活着的自信心就又产生了!
  我真羡慕你的夫人,她能得到你,她一定干什么事情都干得成功,干得辉煌,我嫉妒她,太嫉妒她了!但你相信,我不敢去代替她,也不去那么想。我和你这样,你放心,我不会给你添任何麻烦和负担的!庄之蝶从没有听到过女人给他说这样的话,他爬起来,擦干了她的眼泪,说:阿灿,我并不好,你这么说着倒让我羞愧!就坐在那里,木木呆呆起来、阿灿却说:我不要你这样,我不要你这样!再一次把他抱住,头倚在了怀里。两人静静地坐了一会,阿灿轻声问:你想抽支烟吗?手就去床头的烟盒里抽出一支,叼在嘴里点着了,取出来塞在庄之蝶唇上。庄之蝶却取下了,说:你让我能再闻闻你的香吗,让你的香遮遮我身上的臭气!阿灿温顺如猫地睡平了,庄之蝶就跪着,从头到脚又吻着闻了一遍。他告诉了阿灿求缺屋的地址,他希望他们还能见面,阿灿满眼泪光地答应着。
  西京大雁塔下有个名字古怪的村子,叫爻堡,人人却都能打鼓。相传,爻堡的祖先是秦王军中的一名鼓师,后落居在此了,鼓师的后代为纪念祖先的功德,也是要团结了家族,就一直以鼓相传,排演秦王破阵的鼓乐。世代的风俗里,二月二是龙抬头的日子,在爻堡却是他们的鼓节,总要打了一面杏黄旌旗,由村中老者举旗为号,数百人列队击鼓去城里大街上威风。那时街上店铺图吉祥,鼓队所到之处,便将三尺三寸红绫缚于带旗人的头上,千支头万支头的鞭炮放得天摇地动。到了这些年,形势衍变,爻堡人仍是击打鼓乐,却以鼓乐为生。城市郊区的农民经营企业,一有新开发的产品要宣传,突破了多少万元要报喜,就请爻堡人的鼓乐。因此上,城墙圈内的市民不光在二月二满街跑着瞧鼓乐队,平日一听得鼓响,就知道那又是城郊农民发了业了,有了钱了,来城里张扬显夸的,就潮水般地涌了去看。
  这一日,是星期天,鼓乐又在街上击响,声势比往昔又大了许多。牛月清和柳月光是在家里缠毛线团儿,鼓点子就惹得心里慌。双手握着毛线束儿的柳月不时地走神儿,牛月清骂句猴沟子你坐不稳!却收了毛线,要柳月去拿了她的高跟鞋来,说要看咱都看去。两人就收拾了一下头脸,来到街上。街上人山人海的只是走不过去。柳月就牵了牛月清的手,跃过了行人道栏,只从自行车道里避着车子往前走。牛月清挣脱柳月的牵扯,嫌不雅观,却又喊:柳月,你走那么快,是急得上轿吗了牛月清只说庄之蝶赌气住了文联大院那边,一两日即回来的,没想到许多天日不见踪影,自个心就有些软了,却也要长一口作夫人的志气,硬撑着也不去的。这样在家呆得烦闷,也寻思丈夫往日嫌其不注意收拾,就买了几件新衣,把平日穿的并不旧的衣装全给了柳月,今日看鼓乐出来穿了一双尖头高跟皮鞋,走不到一会儿,已憋得脚疼,只恨柳月走得快、柳月返回来,只好放慢脚步,说:这鼓乐队我可没见过,陕北乡里逢年过节闹社火,但鼓也没敲得这么紧的,把人心都敲得跳快了!牛月清说:街上看鼓乐是要看的,但不仅是看鼓乐,还要看看鼓乐的人才有意思呢!柳月这才注意街上的人物怎么这般多,都穿戴这般鲜艳。便立即发现了有许多人瞅着自己看,悄声说:大姐,你好漂亮,人都看你的。牛月清说:看我什么,老太婆了谁还看的,是看你哩!柳月虽穿的是夫人送她的旧衣,但柳月是衣服架子,人又年轻,穿着并不显旧,更比新做了的衣服合体。听了夫人的话,知道街上人在看着她,偏高扬了头脸,不左顾右盼,只拿眼角余光扫视两旁动静,将那一副胸脯挺得起起的。牛月清说:柳月,不要挺得那么起!柳月就吃吃地笑。好容易挤到钟楼下,鼓乐队从东大街就开过来,围观的人更多。两人跳上了一家宾馆门前的喷泉石台上,便见三辆三轮车并排驶着,一个巨大的标语牌就横放在那三轮车上,牌上金粉写了101农药厂厂长黄鸿宝向全市人民致意!三辆三轮车后,是一辆三轮车上站着一个黑胖汉子。笑容可掬,频频向两边人群挥手。再后又是四路三轮车纵队。两边的车上是钹手,持着黄铜黄系儿的响钹;中间两排车上各架一面大鼓,红色鼓圈,焦黑泡钉,而所有人都是右肩斜着到左胯,挂了黄边红绸绶带,上写101农药厂报喜队。
  阳光底下,两边的铜钹在手中猛拍三下,呼地一声双手高举,将钹一分,齐刷刷一道金光闪耀,那击鼓人就里敲三下,边敲三下,在空中绾了花子,一槌却在空中停了,一槌落下。如此数百人动作一律,鼓钹交错有致,早博得街上两边看客齐声喊好,掌声不绝。牛月清看了半会儿,突然说道:瞧那黑丑汉子,像毛主席检阅部队的,现在有钱,什么格儿都可以来了!那人我是认识的,到咱家去过的。柳月说:我说怎么眼熟的。我记起来了,他这般威风,到咱家对庄老师却龟孙子似的!突然叫起来,哎,哎--!牛月清说:胡叫什么,尖声乍语的像个什么!柳月说:那不是唐宛儿吗?牛月清看时,人窝里正是唐宛儿和夏捷,两个人容貌美艳,服饰时兴,显得非常出众。听见叫声,唐宛儿的一颗头转轴似的扭着四周看,终于看到了这边,就叫道:柳月,你和师母也看热闹了,庄老师没来?两人就挤过来,跳上石台,拉手攀肩,嘻嘻哈哈不停。这边原本花团锦簇,笑得又甜。早惹得众人都拿眼光来瞅,便有一帮闭汉在那里冲了她们笑。四人忙避了眼。听见一个人说:小顺,小顺,你没听见吗,你魂儿走了吗?一个说:瞧,四个炸弹!柳月听着了,悄声问夏捷:炸弹是什么?夏捷说:就是说你能把他震昏!柳月就捅了唐宛儿的腰,说;你才是炸弹的。今日打扮得这么娇,让谁看的?美死你!动手偏拔了她头上一个发卡,别在了牛月清的头上。牛月清取下来,看是一枚大理象牙带坠儿的发卡,说:宛儿,周敏也给你买了这卡子?唐宛儿脸先红了,嗯了一声。牛月清说:你戴上好看的,你庄老师前年去大理开会,也买了一枚给我,太白艳,我怎么用得出来!还一直放在箱里。我只说大理有这货,西京也有卖的!?就重新卡在唐宛儿头上。唐宛儿就用脚踢了一下柳月。柳月从石台跳下去,没站稳跌在地上,把那灰白萝卜裤沾了土。就使劲抖着,重新上来。唐宛儿说:你好大方,遗下那么多好东西也不捡了?!柳月就往地上看,说:什么东西,没有啊?唐宛儿说:一裤子的眼睛珠子,让你全抖了!三人愣了一下,就都笑起来。牛月清说:宛儿这骚精想得怪!今日要说让人看得最多的怕只有你宛儿!这时候,鼓乐突然停歇,产品介绍单就雪片似的在那边人头上飞,森林般的手都举起来在空中抓,柳月便跑过去抢了。就见得鼓乐队的人都突然戴上了面具,有的是蚜虫,有的是簸箕虫,有的是飞蛾,有的是苍蝇,奇形怪状,形容可惧,一齐唱起来;我们是害虫。我们是害虫。101--!把我们杀死!把我们杀死!杀死!杀死!
  唱毕了,鼓乐就又大作。如此唱了击鼓,击鼓了又唱,街上人一片欢呼,尽往前去拥挤,一时秩序大乱。就听见有妇人在破口大骂了。哪个死不要脸的把我的钱包偷了!小偷,小愉,你以为乡里人都有钱吗?101有钱,我哪儿有钱,就那些进城要用的五十元你倒看上了?城里人,你偷我的钱不得好死!有人就喊:是小偷偷了,你骂城里人?那妇人就又骂道:城里的小偷,你偷我的钱买好吃好喝,你老婆吃了不生儿,狗子吃了不下崽!有人就说:这好了,你给计划生育了!西京城里贼多,谁叫你不把钱装好?妇人说:我哪里没装好?我在人窝里,几个小伙子就身前身后挤,直在我胸上揣,我只说小伙娃娃家没见过那东西,揣呀你揣去,我是三个崽的人了,那也不是金奶银奶!谁知这挨枪子的挨砍刀的不是要揣我的奶是在偷我的钱!街上人一片哄笑,妇人说:我气糊涂了,我说了些什么呀?身子就在人窝里缩下去,人群又如浪潮一般。夏捷就对唐宛儿说:这你要吸取教训哩,今日又是没戴胸罩呀?唐宛地说:夏天我嫌热的!柳月就跑近来,说:大姐,这上边有庄老师写的文章。唐宛儿一把抓过了产品介绍书,说;让我看看,庄老师的文章怎么样?就念起来。牛月清说:别念了。把你庄老师的名字刊在这儿,多丢人的!姓黄的一定是又没打招呼!这么一说,旁边就有人指着嘁嘁啾啾起来。牛月清隐约听得一个男的对旁边人说:瞧见了吗,那就是一帮作家的夫人。几个声音问:哪个?哪个?一男的说:中间那个穿绿旗袍的,是庄之蝶的夫人。牛月清心里咯噔一下,心想:这人必定是认得我的,我却怎不认得他;他要是认得我,按往常儿也必是过来与我打招呼的,却不过来招呼,只在那里说长说短,这是什么意思?知道了我和庄之蝶闹了矛盾,在取笑了我?!当下就对三人说:咱们走吧,这里人多眼杂的。四人就走下石台,向南大街走去。夏捷说:既然不看了,这里离我家不远,去我那儿打牌去!牛月清说:我和柳月得回去了,逛了半天的。夏捷说:正是因了你,我才说这话的。平日你那么辛苦,总是忙得走不出来,今日有逛街的闲情,怎就不去我那儿?宛儿,柳月,你们两个架了她,抬也要抬去的!牛月清就笑了说:好,不过日子了,豁出击浪一个白天!四人就风过水皮一样拐了几条巷,到孟云房家来。
  四人进屋洗脸擦汗,唐宛儿就又用夏捷的化妆品描眉搽红。然后支了桌子,掷骰子定方位,坐下码起麻将来。牛月清说;云房呢?孕璜寺里又练气功去了?夏捷说:鬼知道!
  现在没黑没明研究邵雍哩。一只眼睛瞎了,还要再瞎一只的。孟云房一目失明大家都知道了的,就说笑要全瞎了谁看你夏捷这花不楞登的模样呀!夏捷说出一句:瞎了双眼,我引野男人来,他眼不见了心不烦!说得大家都哑了口,不知怎么接应。牛月清就听得门外有叫卖鲜奶的,说:柳月,这声像是刘嫂,你出去看看,是不是她?柳月出得门来,门口正是牵了奶牛的刘嫂。就说:刘嫂,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卖奶?刘嫂说:这不是柳月吗,你怎么在这儿?今日去北大街送了奶,回来路就堵了,怎么也走不过来的。柳月说:把牛快在那里挂了,你进来吧,我家大姐也在这里码牌的。不容分说,把牛拴了那棵紫槐树上,拉刘嫂进来。牛月清、唐宛儿、夏捷便招呼让坐,刘嫂说:我这模样,怎么到你们这儿坐了!牛月清说:这是我们的一个朋友家,没干系的。
  平日总是吃你卖的牛奶,今日既然这么迟了,也不急着就回去,在这儿玩吧,中午饭咱都在她这儿吃,不怕吃穷了她的!就硬按她坐了牌桌。刘嫂平日在村里也是好码个牌的,如今见这些城里夫人要她玩,也巴不得乐乐。更觉得体面。但不知她们玩多大的价儿,按了按贴身口袋里卖奶的零钱,只怕输了精光白跑一趟城,更是伯欠帐惹人家笑话,就不来。牛月清看出她的意思,便说:数儿不大,五角一元的,你来替我打好了,赢了归你,输了算我的!唐宛儿说:师母有钱,今日咱就赢她的!刘嫂只好坐了,说:那我只替你打,我手臭的,打一圈你来。柳月见牛月清立在旁边,就说:大姐,你来打吧,我得赶文联大院那边给庄老师做饭去。唐宛儿故作糊涂说:庄老师近日住在文联大院那边?牛月清没回答她,只对柳月说:甭管他,他整日在外说回来就回来,说不回来就不回来,他以为咱就不会?!唐宛儿就问柳月;他们闹矛盾了,不在一块住的?柳月低声说;哪里!不再理睬。唐宛儿鬼机灵,不知庄之蝶两口到底怎样,见柳月这样,有些恼,却不显在脸上,一边码牌,一边心里嘀咕庄之蝶两口到底是怎么样了,就把一张不该打出的牌也打出去了,乐得柳月吃了夹张,捡了那牌用嘴梆掷地亲。唐宛儿说:我真是个好饲养员!就站起来说要去厕所放放毒的。让牛月清替她码牌。出去到大门口,看见奶牛像一尊石头一样卧在那里,只有尾巴活着。左右摇赶了苍蝇、牛虻。就暗中打卦道;庄之蝶一再说要我等他,他真是寻机闹了矛盾还是平时的口舌唠叨?若是为我。这牛就唉一声的;若不是为我,这牛就是不动。
  看了一会,牛双耳耸起,打起一个响鼻,却是没叫。唐宛儿也说不准是为了她还是不为了她,怏怏返身回来,在门口,却突然尖锐锐叫道,哎呀,庄老师、你怎么也来啦?这真是山不转路转。竟在这里都碰着上啦!屋三听说庄之蝶来了,牛月清忙推了牌说:不要说我在这儿!闪身进了卧室,放下帘子。唐宛儿平看见牛月清的动静,明白他们真是有了生分,就越发得了意,一边笑着给那三 人摆手,一边说:庄老帅你这儿坐。师母也在这儿的。师母呢?众人见她这样,也都跟着耍恶作剧。说:师母知道老师来了,在那里女为悦已者容哩!就憋住笑。唐宛儿也强忍了,说:你怎么要走呀?你一听说师母在这里就要走?!便自己踏了步走到院里,又重重地摔了一下门。便听得牛月清在屋里骂道:让走吧,都不要拦,让他走吧,他不愿见我,就永远不要见我罢了!那骂声中却带了哭腔。众人就哈哈大笑,夏捷和柳月跑过去拉了牛月清出来说;都是唐宛儿作的恶,哪儿就来了庄之蝶?宛儿。你还不快些给师母磕个头儿道歉!唐宛儿好一阵开心,摇头晃脑走进来,却真地跪在牛月清面前。牛月清又气又笑,一把拧了唐宛儿嘴,骂道:你这骚精货,真该是街上唱的我们是害虫,用101,把你杀死!要了四圈牌,孟云房却回来了,领了一个小孩,正是前房老婆生的儿子孟烬。孟云房让孟烬来-一问候众婶娘,孟烬眼并不看各位,嘴里只道了牛婶娘好、唐婶娘好,就钻到孟云房书房去翻书动笔。夏捷脸上不好看起来,却没有说什么。孟云房就高兴地去厨房做饭,声明谁也不得走的。刘嫂过意不去,用五个缸子出去挤了牛奶要给大家一人一杯。牛月清说她不喝生奶的,让给孟烬,孟烬一口气尽喝了。牛月清说。这孩子都这般大了,活脱脱一个小孟云房。夏捷低声说:为这事我和云房没少怄气!当年结婚时我就约法了三章,第一条就是孩子判给了你前妻,你要照看他可以,但不能让到这个家来、他那时答应得好好的,可现在却常把孟烬领回来。我说了他,他嘴上说以后不了,但我一出门,又是领了来好吃好喝,今日他以为我又不在家的,这不,就又领了来了!牛月清说:那毕竟是云房的儿子,领来就领来吧,一个孩子又能吃了多少?夏捷说:我倒是不嫌孩子能吃了多少,只是我与前夫离了婚,我那孩子判了跟我,云房原本对我那孩子嘴爱心不爱的,若又领了这一个回来,他只待孟烬亲爱,冷落了我,更要让我那孩子显得可怜了。牛月清一时不知怎么说了好,劝道:你把水端平就是,云房那边,我去说他。现在既然是一家人,两边的孩子都是咱的孩子,万不得偏这个向那个的!唐宛儿见她们说得亲密,也坐了过来,两人就岔了话,论起天气来。
  吃饭时,柳月还在牵挂着庄之蝶,说:庄老师不知这顿饭吃些什么?孟云房说:他呀,吃好的去了。中午我在街上碰上他了,他说去杂志社的,到那儿不是他请人家,就是人家请他。吃罢饭,刘嫂说她肚子饱了,牛肚子还是空的,她得赶快回去,就走了。孟云房陪众人又玩了四圈牌方散。
  刘嫂牵牛往回走,才后悔不该在那里呆这么长时间,又吃了人家的饭。一是奶牛没有吃料,再是超生的那个小儿还在家里,虽是婆婆在照管着,但她的奶却憋得难受。当下看看周围也没个僻静地方,前胸的衣服已湿了一大片,就寻着一个公共厕所,进去挤了一通奶水。
  牛慢慢地跟着主人走,先还是摇头摆尾,后来就勾下了头。脑壳里作想起许多事情来。刚才主人在那家里码牌吃饭。它是一直卧在门外树下的。街上看鼓乐的人从钟楼那儿散了,车辆人群就像水一样从这条街巷漫过,它是看清了所有过往人的脚的,看清了穿在脚上的各种各样的鞋的。但它不明白,脚是为了行走的。但做了那样的有高跟的、又尖瘦的鞋子为了什么呢?那有何种的美呢?牛族的脚才是美的;熊族的脚才是美的;鹤族的脚才是美的。人常常羡慕和赞叹了熊脚的雄壮之美和鹤脚的健拔之美,可人哪里明白这些美并不是为美而美,只是为了生存的需要!它这么想着,就又要悲哀人的美的标准实在是导致了一种退化。他们并不赤脚在沙地上或荆棘丛里奔跑,他们却十有八九患有鸡眼,难道有一日都要扶了墙根踽踽而行吗?更可恶的是车。是楼上的电梯。什么都现代化了,瞧瞧呀,吃的穿的戴的,可一只蚊子就咬得人一个整夜不能睡着;吃一碗未煮烂的面就闹肚子;街上的小吃摊上,碗筷消了毒再消了毒;下雨打伞;刮风包纱巾;夏天用空调;冬天烧暖气。人是不如一棵草耐活了嘛!早晚刷牙,把牙刷得酸不能吃,甜不能吃,热不能吃,冷不能吃,还用牙签?!更可笑的偏还有一批现代艺术家,在街头上搞雕塑。作壁画,那算什么呢?大自然把一切都呈现着,那每日里的云,画家能泼出那么丰富的水墨吗?那雨淋过的墙皮,连那厕所里粪池中的颜色、那颜色组合了的形象,几个现代艺术家能表现得有它离奇吗?城河沿上学武术的算什么玩意儿!武术是多好的名称儿,却让人只演成了一种花架子!人每晚都看电视,什么奥林匹克运动会,那里边的人是人类的运动精英吧,百米赛跑能跑过一只普通的羚羊?西京半坡氏人。这是人的老祖先,才是真正的人。他们或许没有这些运动员跑得快,但运动员能有半坡人的搏击能力吗?人一整个儿地退化了,个头再没有了秦兵俑的个头高,腰也没有了秦兵俑的腰粗。可现在还要苗条,街上还是要出售束腰裤、束腰带,而且减肥霜呀,减肥茶呀的。人退化得只剩下个机灵的脑袋,正是这脑袋使人越来越退化。牛终于醒悟城市到底是什么了,是退化了的人太不适应了自然宇宙,怕风怕晒怕冷怕热而集合起来的地方。如果把一 个人放在辽阔的草原上,放在丛山峻岭,那人就不如一只兔子,甚至一个七星瓢虫!牛想到这里,丧气地把头垂得更低,它就听见旁边的行人在说:瞧这老牛,好蠢笨的样子啊!它没有生气,只是噗噗地喷响鼻,牛是在笑人的:咳,他们哪里还懂得大智若愚呢?!行人见牛并没有发火、就走近来,用树枝桶桶他的屁股,甚至还拍了它的耳朵,说:它不敢动的。它就睁了眼,站住不动。这不动,倒吓得戏弄它的人都哗地闪开,说:那大嫂,你管好你的牛啊!牛在这个时候,真恨不得在某一个夜里,闯入这个城市的每一个人家去,强奸了所有的女人,让人种强起来野起来!这种冲动,它是有过一次的、那是一日在街上听一 个老头打开了收音机,收音机中正播放《西游记》,《西游记》讲的是一个和尚和孙悟空、猪八戒、沙无净、白龙马去打了妖怪取佛经。它相信现在的人是不懂古人写书的含义,只会听热闹。他就在那时想喊:不是师徒四人,那是在告诉说合四为一才能征服自然,才能取得真经的!可现在,人已经没有了佛心,又丢弃了那猴气、猪气、马气,人还能干什么呢?!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