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正当少女

作者:方娥真

  一提起笔,就想叫你回来。
  你知道吗,我现在很宁静呢,一点脾气都没有。以前吵架时的生气,都化成深深的内疚了。以前伤过你的,现在一齐后悔起来了,真的很对不起你的,就更想你快快回来让我弥补。
  那天阿廖问我几号,我一看日历,震了一震,日历上的日期正留在你走的那一天里。啊,时间过了那么多,我却一直忘记撕日历,因为平时都是你撕日历的,我便自然地没有了这个习惯。你在的时候日历上每天都写满你要做的计画。每天我们从外面荡回来,临睡前你把那些完成的计画一条条的用笔割掉,我看了心里会很充实,觉得今天并不完全是浪费掉了,毕竟还有做了些东西的。虽然那些事不是我做的,我还是很心安。
  日期在日历上停顿了,一刹那我有一种能把握得住某些东西的错觉。错觉一过,房间还是空空的,你照样是不在。而我自己却像停在这间过了时的室内,门外的人都在进步,自己有点赶不上的难堪。
  我又想到你从不喜欢落人后的,我和你一起就常有遥遥领先的感觉。而且我们都很从容的。在繁忙的场合你偏喜欢逗我气急。你常常喜欢在我手腕上写名字:你写丑小鸭,写一个字就念一个字,丑小鸭三个字一念完,你也刚刚写完。我缩手不给你写,你还是笑着非要写完不可。你一写完我就赶忙把它擦掉,写回方娥真三个字。有时你写猫,小猫,我又赶快擦了它,怕来生自己会变成一只猫,而你还是人,跟别的女孩子好,那我怎么甘心做猫呢。你总是喜欢胡乱地叫我,有时写姬小玑,等一下又写爱小姬,又是姬小几,爱小娥。每次你在我手腕上写字,我都会本能地擦掉。但在信上看到它时,我又自然地认为那是我的名字了。
  一分离就有恋爱的心情,不知为什么呢,一天都在幻想,容易温柔,有时又禁不住笑出声来。这种恋爱我真喜欢。想念时又有一种说不出的肯定,知道对方也在恋爱。其实,我都不知道自己恋爱了多少次呢,每次分别,我就有这种心情。不管是分离三天或是一夜,这次是最长的一次分离了,要三个星期才见面啊。我早知道不和你吵架,我现在还是很想听你的话的,想什么都依你吧,就算没有个性也心甘情愿的。
  分离还是好的──还是爱情的最美丽。像现在,我就对你很内疚,想像着自己对你很柔顺。想到你对我说对不起时为什么我不肯出声呢。那时你心里一定很难过了。其实,心里一内疚是很想说对不起的,真的忍不住要讲出来才会减轻那份负担,才会轻松的。
  现在我竭力想像自己在对你说你才没有对不起我。我不知道你这一走,到底是不是安全的。只是,要是我是男孩我一定是很爱飘流的,那一定比我更向往四方飞扬了。我最不能忍受我们也是念大学,然后成家,然后安定的这类公式,我想,这一套公式我是绝不填它的,凭什么嘛,这简直是一种偷生呀,是谁规定的?我还是盼望你去那儿,我喜欢孤注一掷的冒险,说不定,一页青史就是这样写成的呢。其实,我一点也没有准备你的后果,我只有一个想法做后台,万一你遭不测,是我害你的,我当然陪着你死,唯有玩火才看到灿烂的光啊!

    日子正当少女
    我笑着沾火
    惹它红艳飞上白衣
    又及时回避
    短暂的惊
    畅快的怕
    我笑着沾雪
    待看雪崩的奇丽
    引它埋葬月亮
    看它繁华的倾城
    看它豪华的倾国
    火灭了,雪塌了
    而我还在
    日子正当少女

  我很想告诉你,我真的想听你的话啊。青山那么高,白云更远,我要在秋天的风里等那约会。想到你回来的日子啊,那一天我要怎么打扫房间呢,镜子要擦亮一些,叫阿还买一束粉白的江花吧,有清远的香,让你进来时意料不到。你猜我会穿什么衣服呢,你猜不到的。那时我的头发刚好长及肩上。那时我刚好写完一本书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