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方娥真

  珠海有一条林荫道是种植红棉的。有一次车过,看到两三朵红棉花坠落道上,我很想下车去把花朵拾回来。
  好几回都想在中途下车,但好像腾不出几分钟的时间,因为那是中途站,那不是我下车的地方,我似乎没什么理由下车,又似乎是无法从日常的责任中抽空,想随兴下车就下车。
  没下车,但从车窗望去,树上树下的红棉我都忙着看。我又想着要找一天下车去拾落在道上的红棉。
  当我想到把树下的花朵拾起来时,心中忽有诗意侵袭。
  几回路过,要下车拾红棉的念头闪过,忙里偷闲中感到才华在创作深处暗流汹涌。才华,似可感却触不着的流光,以瀑布之势,要溢出我的生命。
  红棉是我喜爱到想用手触摸的花,连我自己也不相信,到今天我仍没有机会碰过它,只在车过时隔着玻璃窗远远观赏。有一天要下车拾落地的红棉成了我的一份精神恋爱,想像无穷。就像小女孩时,把一瓣嫣红的花夹在日记簿里,想像无穷的展开写作里程的序诗。日记里的花瓣压得薄薄的、半透明的,但花姿和颜色永远不褪,我觉得自己有力量让花瓣在盛放的一刹里永远活着。一年又一年,她会记得我在她开得最盛时摘下其中一瓣,即使整朵花已死去多时,我还是为她留下不朽的一瓣。每回翻日记,因揭开美艳不尽的生命而才思泉涌,我就这样逐渐步上写作之途。
  这是其中一种孕育才气的药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