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外传

作者:孔维勤

  下班了,整个人虚脱得要爆炸一样。
  每天的工作都是水平直线,一点兴奋也无,婚姻的无能、事业的无能,像盖大楼的打桩机一样,毫不容情的袭来。
  回家前,老婆早就打电话催他准时回家,今天小姨子来家作客。老婆家族观念很重,她为她家族的任何牺牲都心甘情愿,伟生所以有些甜头,也无非在她家人面前表现得可圈可点,让老婆很有面子。
  每次伟生都为自己陪着笑脸叫屈,老婆的家族太大了,他对送往迎来已经厌烦到极点。
  尤其面对蝗虫过境的灾情,他处理善后一丝也不快乐,洗碗槽大堆杯碗盆瓢,油腻腻的碟子像一辈子都洗不干净。他每次建议老婆用免洗餐具算了,老婆坚持不肯,“我一早上菜场买菜煮菜都不嫌累,才几个碗你就不情愿。”他没话可说,越洗越一肚子窝囊,谁叫他天生怕老婆,一辈子翻不了身。
  “姐夫回来了!”
  小姨子迎面亲切的问候,老婆家人中,只有小姨子最善体人意,平常住在学校的单身宿舍,少与家人来往。
  偶而与老婆打电话,多是中部乡下的岳父岳母有事交代,或她从中部回来,家里托她带些土产来。
  “怎么有空来?”伟生换了拖鞋,放下公文包,亲切的问。
  “该结婚了吧,有没有对象?”
  虽然他有些厌倦老婆的家族,但对这位年轻的小姨子却格外和颜悦色。
  老婆听到门铃,从厨房探出头,看到伟生劈头就说:“怎么现在才到家?”满脸的不高兴。
  “今天下班比较晚,车子又挤不上,懒得和人凑热闹,等稍微空了才上车,所以晚了。”伟生有点心虚。
  “你就是死脑筋,挤一点有什么关系?”
  老婆边埋怨的关上厨房门。
  伟生松了口气,结婚多年,怕老婆成了习惯,若不是小姨子在家,老婆不会这么轻易过关。其实伟生实在没什么可挑剔的,除了有些懦弱,平常日子总是准时上下班,每个月薪水如数交给太座,无不良嗜好,同事戏称他是“好好先生”,一个好字是恭维,两个好字是讽刺,“乖宝宝”是暗地里对他的称呼。伟生并不引以为忤,他有自知之明,一向循规蹈矩惯了,况且,要叛逆多少需要本钱。“男人呀,要看紧一点”,老婆不止一次提醒小姨子,伟生每次都不以为然。
  小姨子永远神色自若,伟生一肚子呆滞,见了她仿佛不快一扫而空。
  趁着老婆在厨房忙,他可以摆出姐夫的样子,把小姨子端详个够。
  伟生舒适的坐在沙发上,伸伸懒腰,擦了擦眼镜再戴上。小姨子适时端上一杯茶,伟生连说几声“谢谢”,老婆家里仍保留传统女人美德,若不是老婆刁蛮一点,平心而论,贤妻良母当之无愧。只是同样一杯茶,小姨子的侍候却格外不同。
  “有男朋友吧?”伟生问。
  “还没有。”
  “别眼界太高,以后嫁不出去了。”
  “嫁不出去就不嫁了,为什么女人一定要嫁人,现在单身贵族多得很呢!”
  伟生没听进小姨子的话,只“对!对!”的应了。他发现小姨子今天穿一袭黑色洋装,黑色丝袜称着均匀的小腿,脱下鞋的脚踝,裹着一层轻盈的性感。伟生忽然间有些紧张,心跳一下子不安起来,内分泌增加许多。
  “姐夫,你怎么了!”小姨子问。
  只一剎那,伟生把视线转移到小姨子柔和的脸上,“没什么,大概上班太累了。”伟生突然一阵凄凉,如果老婆换成了小姨子,小姨子的温柔体贴会让自己更爱回家,但天底下的事总是觉悟太迟,一晃婚姻七年,什么遐思都没有了。
  餐桌上,伟生有意无意的招呼小姨子,殷勤款待的老婆一点也察觉不出伟生的异样,直到小姨子说“太晚了要回宿舍”的时候,她突然发现伟生闪过失望的神色,等小姨子一走,伟生就像泄气的球,刚才谈笑风生的兴致立刻消失。男人的生龙活虎常在看到喜欢的女人,等到激情一过,便什么都没有了。
  老婆可从来没想到伟生会对自己的妹妹有兴趣。
  老婆一直对这小她二岁的幺妹有歉意。家里兄弟姐妹十个人,属她和幺妹最小,妹妹长得可爱甜美,小时候大人出门逛街照相都带着她,买漂亮衣服也只有她,最小的女儿获得最多的宠爱,倒数第二的自己却被忽视冷落了。小时候她常不平衡,遇到和幺妹争吵打架,她总要弄到妹妹哭了才算,她谁都能让,只有幺妹是不让的。
  但事过境迁,求学在外,自己结了婚,而幺妹读了师大,毕业后在国中教书,一年一年过了,三十好几仍小姑独处。幺妹太静,性格内向,对自己的婚姻大事一点也不在意。为了怕幺妹生活太单调,她常要幺妹来家坐坐,有时候也关心得过头,像要弥补小时候她的不是。
  万万没想到伟生会对幺妹有意思,好兔不吃窝草,男人哪,就是这点可恨,他们是近水楼台,一点原则也没有。
  那一夜,老婆和伟生各怀鬼胎,老婆试探性的要和伟生亲热,伟生推说上班太累,翻过头去,不一会便打鼾沉睡。
  从此,老婆再也不邀请小姨子来家里,小姨子的婚事她不再过问,连有事都以电话联络,在咖啡厅见面,碰面时也避开提到伟生,甚至听到幺妹说“姐夫”两个字时都会神经紧张一下。
  倒是伟生常常提起小姨子:“最近是不是交男朋友了,怎么许久都不来家玩了”,老婆支吾的响应,心里却恨得咬牙。幺妹一丝也不觉得异样,生性寂寞惯了,从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也不在意别人。
  倒是伟生心里少了什么,他爱情的遐思,仿佛断了线的风筝,再也接不下去。中年男人的恋爱,一天可以有好几次,随时随地,但三秒钟就结束了。

  (※谨按:本文作者孔维勤,笔名天官赐,现于台湾新埔技术学院任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