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世纪末期,东莞农村小女孩黄得云被人绑架到香港做了红妓,后来母因子贵,成了香港上层社会的名流。一个苦难少女及其后人的际遇经历,构成了完整的三部曲;作者用以折射出香港自1842年开埠以来的发展历程。
    第二部《遍山洋紫荆》
    疫情在继续。黄得云失去了洋人史密斯,想投奔粤剧团又没有成功,转而靠上了通译屈亚炳。一段平静的日子没过多久,英人强租了新界,并以武力接收。乡人为保卫土地而战死,屈亚炳则成了家族的罪人。他升了官,黄得云却失去了他,万般无奈之际,她成了典当业名人十一姑的女佣,随后鬼使神差般执掌了公兴押的大权,发迹起来。
    这不是一部纯靠虚构的小说,也不是像表面上看起来那样的一部家族史。作者认真地研究了历史,着力去营造那个时代的风情背景与氛围;1894年鼠疫、1898年英人强租新界、香港两次大罢工、日据时期、七十年代中产阶级的兴起、香港经济的起飞……香港的百年大事依附着书中人物,穿插着离奇的掌故传说,“随着时代往前推展”,以图涵括百年来的香港。全书还以浓墨重彩刻画了不同时代在香港生活的洋人:他们的生活、习俗与心态。描述生动而审视深入,这在今人的文艺作品中是不多见的。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